Toái tiêu + Ác cảo – Phong Duy (Niuniu)

碎萧 + 恶搞 BY 风维 (Niuniu)舞 玥 鸢

这是一个尘封已久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两个根基深厚, 旁枝繁多的大户氏族文家和池家世居在青州. 两家虽不算怎么亲密, 却也彼此相安无事, 从未有过什么冲突.

这一年秋天, 池夫人的内侄女, 一个闺名玳湄的秀雅少女因父母双亡投靠至池家. 夫人念着亡弟的情份, 待之如亲生, 玳湄姑娘的饮食起居, 服饰仆从都与池家的少爷小姐们无异, 还在原由少爷小姐们独享的后花园为她新建了一座绣楼.

后花园是池家最精美雅致的园林, 新绣楼与少爷小姐的居处比邻而起, 也有三面回廊, 面面开着雕花大窗. 站在绣楼上可以眺望到很远的地方, 不过大部分视野还是那片龙吟细细, 凤尾森森的竹林.

玳湄便是在这个瑟瑟的季节里第一次看见那个白衣男子的.

他首次露面是在玳湄搬入绣楼后的第二个月. 在竹林深处, 飘飘的衣衫在绿幽幽的竹影下微泛莹光. 因为距离太远, 玳湄看不清他的面目, 只觉得他一直在偷偷地朝绣楼这边看, 久久都不愿离去.

第二天他走得近了一些, 在竹帘后亦可看见清眉如剑, 黑眸如星的俊逸面容, 只是那疏阔的眉宇间总萦绕着一股忧郁的气质, 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分外的落寞与萧索.

玳湄打开了窗.

白衣男子缓缓举起手中的洞箫, 幽幽咽咽地吹了起来. 箫声婉转悠扬, 只是伴随着竹枝细沙, 听着过于凄清高亢了些, 如遇缕缕秋风卷过, 便会断断续续的如泣如诉.

玳湄突然觉得自己眼中有泪. 泪眼迷离中那白衣男子挺秀的身影似模糊, 又似更清晰.

他吹了很久很久, 薄暮时分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临走时还抬头朝着玳湄郁郁的一笑.

那笑意淡淡的, 却有着化不开的浓浓清愁. 玳湄感觉自己的眉梢眼角, 鬓丝口齿都印上了这个笑, 软软的, 柔柔的, 凉凉的却又暖暖的, 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味道.

从此以后, 每天清晨玳湄便早早打开窗子, 而他也总是已在墙外倚竹而立. 窗户一开, 清丽凄美的箫声便迎风而至, 带着润润的竹叶香, 直沁人心脾. 每次离去, 他也不忘抬头对她一笑, 虽然那笑容永远是淡淡的, 象薄雾下浅阴的天空.

一个月后, 玳湄从丫环口中得知他就是文家的二公子, 当时不禁心头一沉, 似乎有些明白他为何如此郁郁寡欢. 是啊, 高贵门第的文家如何肯娶她这样一个寄人篱下的寒门碧玉呢?

他依然眉尖深锁地天天来吹箫, 风雨无阻地吹了一个冰雪交加的严冬, 又吹了一个草长莺飞的阳春. 她依然在窗口静静地听, 静静地收下每天离别的笑意, 满心盼望着有一天能跳下绣楼去, 抚平他额头的阴云.

当她那一天看见竹林另一头出现了第二个听箫人时, 心里敏感地觉察出不妙. 那是个身材修长的中年人, 眉眼很象他. 她本能地猜出了他是谁.

果然第二天他没有来… . 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她天天坐在窗口眺望竹林和竹林那边的文家. 她不敢想象现在的文家大院里究竟正在发生些什么.

几天之后的喜信来得如此突然, 简直令她不敢相信. 文家登门提亲, 池夫人已答应将她许配给文二公子, 婚期匆匆订在十天之后.

独自回到绣楼, 她艰难地消化着这个消息, 一刻一刻地感受到越来越大的欣喜之情. 隐隐地, 耳边似乎又捕捉到一两丝缈缈茫茫的熟悉箫声, 清洌幽婉地从竹林那边的文家游絮般飘来, 似有似无. 她推开窗户, 四野清寂如禅, 月华似水, 夜风习习, 黑暗柔柔地拥着她, 她满心的甜蜜, 感觉不到一丝儿寒意.

十天过去了. 锣鼓声中, 她嫁作文家妇. 姑母给她备了厚厚的嫁妆, 夫家的迎娶之礼也一丝不苟. 红红的盖头拂弄着脸颊, 玳湄看不见喜缎那头的新郎, 也不知道一身白衣, 清逸落寞的他穿上大红喜服会是什么样子.

可是新婚的洞房之夜却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甜美. 丫环面带歉意地告诉她新郎醉得厉害, 扶到书房去了. 她很知礼地没有多问, 独自上床睡了.

然而午夜梦回时, 她却突然听到邻院传来清越的洞箫声, 音调哀哀婉婉, 如哽如咽, 静夜听来, 分外的凄凉.

三天后她的新郎才第一次跨入新房. 仍是一袭素白衣衫, 清瘦了许多, 面容也很憔悴, 执着洞箫的手腕上隐隐竟有勒伤的青紫淤痕. 他径直走到窗前开始吹箫, 就象当日在绣楼下一样, 只是那箫声更凄昂, 更无奈, 也更绝望. 吹完之后, 他朝着竹林那边痴痴地望了很久, 才缓缓回过头, 对她淡淡的一笑.

她离他很近, 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眼中迷迷蒙蒙的痛楚与眉间深刻入骨的悲哀, 然而却寒心地觉得自己已飘离到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永远失掉了他的目光, 再也触摸不到他一根发丝.

其实这一刹那她就已经明白, 却又徒劳地挣扎着想去挽救自己那颗正一点点粉碎下去的少女的心.

她欲哭无泪.

之后的十几天便这样滑过. 她日日听箫, 夜夜听箫, 他昼夜不停地吹着, 吹得两颊慢慢下陷, 面孔日渐苍白. 但两人心里都明白, 这箫声, 是穿不过那片重重的竹林的.

所以他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更凄楚, 她的心也痛得一天比一天更麻木.

每天晚上, 当他没有力气再吹下去的时, 他就在一张很大很大的宣纸上写字, 满篇密密麻麻地写着同一个字, 雪, 雪, 雪, 雪, 雪, 雪, 雪… …

虽然初夏的季节里是没有雪的.

那天早晨, 他坐窗边细细擦试着那根洞箫, 她面无表情地坐在床沿上看着他.

他的哥哥走进来, 很慢很慢地告诉他一个消息.

洞箫落在地上, 碎得清清脆脆又彻彻底底.

玳湄扯开了床边的罩帐, 遮住自己的脸. 她不想看到他的表情.

“池家的小少爷死了.”

池雪死了.

那个玉为肌肤花为肚肠的美丽男孩死了, 那个温柔细致如雕如画的善良男孩死了.

每一个曾见过池雪的人都惊讶于他的清灵容姿, 同时也惋叹他失明的双眸, 纤弱的身体.

窗外传来丫环们低低的议论声, 谈着池家少爷令人扼腕叹息的死讯. 据说这个天使般可爱的男孩最喜欢竹叶的清香, 天天都会倚在自己的房间窗口静静地享受风中的馥郁, 直到他病倒的那一天.

玳湄清清楚楚地记得表弟病倒在她订婚的那一天.

她可以想象池雪是怎样在没有箫声的黑暗中慢慢枯萎憔悴, 无声地消失, 虽然他是那么拼命地夜以继日地吹着, 以求能传递去一丝一缕.

池雪死了. 融化在初夏的风里.

她木然地坐在帐中, 听他哥哥在费力地解释劝慰.

苍白的声音虚弱地在房中回荡, 她突然觉得自己既想哭又想笑.

那天晚上无星无月, 窗棂暗影扶疏.

她发现他不在房内, 便披衣出门去找.

那把洞箫的碎片埋在后园的一个小坡上, 他一整天都在那里呆呆地守着, 直到家人强行将他架回房中.

所以她猜他一定又去看那象征着池雪的坟了.

提着一只烛光微弱的纸罩灯笼, 她踏着一地夜色幽灵般地走着. 黑暗如嫁前般柔柔地拥着, 但此刻她的心却冷得如同冰窖一般.

风掠过树梢, 几处夜鸟惊飞. 她突然觉得喉咙发紧, 胸口刀扎般的疼痛. 纸灯笼坠地, 跳跃着燃烧起来. 在一闪一闪的火光中, 她跌坐在地上, 用尽全身力气也哭不出一声, 只有把手团成拳头塞在嘴边, 狠狠地咬着, 齿间感到了血腥的滋味, 又苦又辣.

就在此时她抬起头来.

支离纵横如鬼影的树丛间, 一个人形身体在空中荡荡悠悠, 一身的白衫飘飘, 却比血还刺目.

她一声也没响地昏了过去.

收敛下葬的那一天, 文家上下哭成一片. 他的哥哥铁青着脸把那片竹林砍得一根不剩, 文家二老也接连哭晕了几次. 唯有她, 在醒过来以后, 一滴泪也没掉.

池雪与文雨杭的坟隔着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 静静的遥遥相对. 有时暗夜里, 隐约还似有箫声飘过, 仔细去听时, 却什么也听不到.

又是很多很多年过去, 世家大族里的恩怨叠起, 那两个中途消失的年轻生命已渐渐被人所淡忘, 象所有曾经惊世骇俗的故事一样被时光的余尘层层的封住, 如同从未发生过.

只有现在文家当家的老太太, 偶尔会从自己的窗口向外望过去, 望望那水流潺潺的小溪, 和溪边起伏的芳草离离.

那苍老迷蒙的目光中, 竟还会有水波闪动… . . .

–end

如果他们怀孕… . . . ( 吐血, 真的是恶搞啊 )

场景一:

小典脸红红地揉着双手, 一会儿看这边, 一会看那边, 吞啊吐啊吞啊吐啊吞吞吞吐吐半天才说: “楚哥哥, 我… 我好象是怀孕了…”

结绿公子温柔无比地微笑, 立即扶他在床上躺下: “真的? 辛苦你了, 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嗯… 气血很足… 发育得还不错… 嗯… 胎位也是正的…”

( 汗… 胎位? 安楚啊, 就算你是神医, 也不见得会透视吧? 或者你有 B 超仪? )

场景二:

琪琪伏在康泰的怀里, 即得意又娇俏地笑着说: “泰哥,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 你先坐稳了… . . . 听仔细, 我, 怀, 孕, 了! !”

太子殿下立即从床上弹起: “来人啊, 宣太医! 宣御厨! 宣老嬷嬷! 宣奶娘! 宣太傅! 宣… 哦不, 请皇后娘娘过来一趟!”

东宫顿时鸡飞狗跳… . . .

( 不过… 康泰啊, 宣奶娘恐怕早了一点儿吧? 至于宣太傅… 难不成要从胎教开始抓起? )

场景三:

素素平静地坐在窗前, 象闲话家常一般说: “麒弘, 我怀孕了.”

二皇子殿下傻傻地: “啊? 什幺?”

“也就是说, 接下来的十个月内, 我会出现呕吐, 晕倒, 食欲不振, 情绪无常等种种症状, 然后肚子慢慢大起来, 生的时候如果难产, 就需要你决定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另外… 咦? 你怎幺啦? 别害怕, 一切有我处理, 你不要这幺紧张嘛, 深呼吸, 再深呼吸, 别抖啊, 过来我给你擦擦汗… 麒弘? 麒弘”

( 有人晕过去了, 猜猜是谁? )

场景四:

昱飞 ( 爆! ) 欢天喜地来报信: “秦似秦似, 我怀孕了耶!”

秦似大吃一惊: “这把年纪了还怀孕? 高龄产妇很危险的! 你也真是, 好的不学竟去学人家怀孕, 我去叫安楚想办法给你打掉!”

昱飞嘟起嘴: “不要, 我偏要生! 自己生一个粉嘟嘟水嫩嫩又香又软的小宝宝, 爱怎幺抱就怎幺抱, 爱怎幺亲就怎幺亲, 谁也管不着…”说着口水已流成一片汪洋… . . .

( 看来秦似与小宝宝争宠的日子不远了… )

场景五:

凤非离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脚步虚浮地走进来, 眼泪汪汪地看着朱宫棣, 委屈地说: “怎幺会这样, 你对我这样坏, 为什幺我居然会怀上你的孩子?”

皇帝陛下一听当场吐血, 急得团团转, 用头砰砰地撞墙.

凤阳王欣赏良久, 方满意地拉住他: “我骗你的. 这你也信? 你也不想想, 就算要生, 那也该是你怀孕才对啊哦活活活活”

( 朱宫棣今天的日子, 依然过的愁云惨雾… . . . )

场景六

小保咚咚咚咚跑进来, 兴奋地满面通红, 一面喘气一面说: “闻. . . 闻烈! 我… 我… 我怀孕了! ! ! 你知道吗, 我居然怀孕了! !”

闻二少爷慢慢站起来, 端一杯水喂给他喝, 摸摸头发, 眼神中透出深切的怜悯, 平静地说: “你终于发现了吗? 我两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

( 倒… . . . 闻烈你… . . . 你实在是太… 无语 ING… )

场景七:

海真白衣如雪, 美丽的脸上散发着圣洁的母性光辉, 又夹杂着一丝醉人的羞涩, 轻轻低着头说: “我… . . . 我怀孕了…”

闻烈与小保一齐跳起来, 大吼一声: “孩子是谁的? !”

( 再倒… . . . 这个怪 niuniu, 谁让偶一直拿不定主意… . . . Q_Q)

场景八

席天仰着玫瑰红的小脸, 水灵灵的大眼睛闪动着说: “我怀孕了, 爹爹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席贝贝…”

楼京淮尖叫 N 声后, 扑过去抱住: “太好了! ! 你真是我的亲亲小天, 名字什幺的不要紧, 只要你肯生就好, 来亲一个, 啵啵啵…”

当晚小天在床上招认: “京淮哥, 我实在不想再继续骗你了… . . . 其实我没怀孕, 是爹爹他捡了一个宝宝, 怕大哥不让他养, 就叫我装怀孕, 然后他再把那个宝宝抱回家去说是我生的… 咦? 你怎幺啦? 为什幺脸色发绿? 是不是青菜吃的太多…”

(… . . . 摊上这幺个爹, 还有啥好说的… . . . )

标 题: 偶们公司今天接待了一对来谈判的外商, 是真正的一对哦 ~~~ 欲知详情看进来 ()

作 者: niuniu

刊登者: niuniu[197531]

文章类别: 其它

文章等级: 普通级

发表时间: 2002-06-14 17:51:31

偶是基于以下理由做此判断的:

1, 关系: 属于执行总监与他的私人助理, 应该会每日厮磨在一起… ( 先表慌打啊! ! ! )

2, 外形: 那个总监, 身材高大健美, 黑发绿眸, 从任何角度讲都是绝对的帅哥; 那个助理, 可能矮上半个头, 淡蓝色眼睛, 褐色头发, 粉红的皮肤, 俊俏可爱, 脸上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 为了争得给他们倒茶的机会, 几个接待小姐已经打破了头;

3, 言辞: ( 为方便大家, 译成汉语 )

(1), 总监 ( 先喝一口茶, 倾过身子 ): 小心, 有点烫…

(2), 总监 ( 离开办公楼去现场时 ): 啊, 下雨了, 你冷不冷?

(3), 总监 ( 在偶老板向他们推荐一道川菜并问他们怕不怕辣时, 笑眯眯道 ): 我很喜欢中国菜, 也不怕辣, 但安迪今天不行, 他太累了, 嘴里长了一个水泡, 不能吃辣的… . . . ( 各位想想, 人家嘴里长水泡, 他怎么知道, 连数量都知道! ! )

(4), 总监 ( 偶老板向他介绍中国的风景名胜, 提到桂林时说那是一个渡蜜月的好地方, 他点头道 ): 哦, 桂林, 我知道, 我和安迪一起去过. ( 当时狂汗… )

(5), 助理 ( 当我们一起从风很大的室外进屋时, 小小声地说 ): 你的头发乱了…

4, 行为:

(1), 我们从会议桌旁一起站起来, 助理不小心撞到桌角, 总监先生竟伸手去帮他揉膝盖 ~~~

(2), 总监为助理拂去肩上雨水的水珠…

(3), 助理把总监咖啡杯的把手转向好拿的那个方向…

(4), 两人并肩坐在汽车后排, 经常进行 30 秒以上的深情凝视…

(5), 在参观一个工地时, 总监伸手拉助理爬上一个很高的坎后, 竟一直牵着他的手走了约二十米的平路后才想起来应该松手…

5, 最后这一个是铁证! ! 绝对的铁证! ! ! ! ! 他们两个人, 住在同一家酒店 ( 废话! ) 里的一间只有一张 KINGSIZE BED 的套房中! ! 停留期是七天! ! ( 问偶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酒店是由接待方, 也就是偶们公司代订的, 简而言之, 就是偶帮他们订的啦 ~~~)

现在他们和偶老板正在办公室详谈, 偶就坐在一墙之隔的外间发这张帖子, 并且随时准备捕捉养眼镜头! ! !

偶刚才进去递文件兼做讲解, 看到以前遗漏的一点:

他们两个人戴着对戒呢.

麦尔斯 ( 就是那个总监啦 ) 和安迪把头凑在一起低声商量事情, 头发都会拂到对方的脸上, 可他们彼此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看来是习惯这样的距离了.

偶那个胖胖的老板慈爱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笑 ( 当然, 他心里是在想怎么把条件杀下来 ).

等一会儿就要陪他们一起去吃晚饭, 偶一定会睁大了眼睛观察, 明天再向大人们报告.

标 题: 美人外商追踪报道之周六篇 ()

作 者: niuniu

刊登者: niuniu[197531]

文章类别: 其它

文章等级: 普通级

发表时间: 2002-06-15 15:43:25

昨天的晚餐乏善可陈, 因为偶那个胖老板谨遵礼仪, 没有安排他们坐在一起, 而是在中间插了一个一点也不美形的中年工程师.

安迪不爱吃鱼, 麦尔斯爱吃, 因为他把安迪的那份给吃掉了. 由于是穿长袖衬衣, 所以米看见是否戴的是对表, 偶对古龙水也米有研究, 所以也不晓得是不是一样的 ( 汗, 有负小犀大人所托 ). 席间安迪很少说话, 不喝酒, 只喝清水 ( 可能嘴里的水泡还没消 ), 每次谈到有趣的话题, 两人都会相视而笑, 这时偶就特别激动, 拼命喝汤以免口水流下来.

晚餐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 当晚十点, 偶提前半个小时前去送文件, 本想以在大厅未看到他们的理由上楼去敲门, 不料两人比偶还先到大厅, 计划破产.

他们两个人把座位拉靠在一起翻看文件, 偶在一旁喝茶兼偷窥. 中途麦尔斯电话响, 他按着安迪的肩膀 ( 注意! 不是椅背, 是肩膀 ) 站起来到室外接听. 偶试探着笑: “一定是麦尔斯太太打来的.” 安迪一边看资料一边漫不经心地答: “怎么可能?” ( 偶心里尖叫,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你才是麦尔斯太太是不是? )

今天是周六, 老板安排他们去游览市内景点. 当两人双双从电梯款步而出, 偶倒吸一口冷气晕倒 ~~~~ 情侣装耶! ! ! !

麦尔斯是浅灰色圆领 T 恤衫, 安迪是天蓝色无领无袖 T 恤衫 ~~ 什么? 这不是情侣装? 当然是! 虽然颜色和样式不一样, 可胸前的图案是成对的! 大大的抽象圆形, 从中间飞出一支箭头, 一个人是挑向左肩, 另一个人是挑向右肩 ~~~ 下装都是牛仔裤配便鞋, ~~ 唉 ~~ 偶花了一天的力气也没查出来是不是一个牌子的.

不过除了偶米人觉得他们穿的有什么暖昧, 偶偷偷问老板: “你觉不觉得麦尔斯先生和安迪先生穿的很奇怪?” 老板认真地看了两分钟, 摇摇头, 接着很紧张地问偶: “你看我的衣服穿对了没有?”

~~ 倒 ~~~~ 五十来岁的胖老头, 只要是穿了衣服的, 谁会在意他穿的是什么! !

以下是游玩途中发生的暖昧镜头;

? * 有黑发女生回头猛看这两个帅哥, 麦尔斯说: “哦, 黑发, 是你最爱的型啊.” ( 各位还记得否? 麦尔斯就是黑发啊 ~~~~ 尖叫 ~~~) 安迪左看右看, 估计也没找着和他一样发色的人来回嘴, 只好耸耸肩笑一笑.

? * 偶递给安迪一瓶水, 他喝了几口, 顺手就递给麦尔斯替他拿着. ( 天哪, 谁才是当助理的那个人啊, 偶要是敢这样做, 早就被老板打得满头包的说 ~~)

* 安迪不知说了什么 ( 偶没听清 ), 麦尔斯捉住他的头一边乱揉一边向下按 ~~~~

? * 偶老板走不动了, 偶留下来陪他, 两位贵客表示可以自己继续去逛. 十分钟后, 偶向老板请求去看一下客人有米什么需要, 老板同意. 于是偶实施合法跟踪. 跟了大半圈, 很可惜他们即米有牵手也米有接吻 ~~~ 呃 ~~ 忘了说, 虽然偶和偶老板不在, 但还有一个导游陪着他们… ( 表打啊, 要打也挑西红柿扔, 表扔砖头啊 ~~~) 但是, 但是, 但是, 尽管条件恶劣, 偶还是清清楚楚地发现, 只要是转弯的地方, 麦尔斯一定会搂住安迪的肩一起转过去…

? * 这一个, 这一个是偶辛苦大半天最好的回报! ! 下午 3: 00 送他们回酒店, 走进大厅的那一瞬间, 安迪摘下墨镜, 几缕头发被带到汗湿的脸上贴着, 麦尔斯伸手帮他重新捋回耳后, 两人交换甜蜜的笑容 ~~~~~ 啊 ~~~~~ 偶当场头晕目眩 ~~~~~ 老板问: “你中暑了吗?”

? * 告别时, 老板询问明天的安排, 麦尔斯笑答: “不用麻烦了, 我们自己安排就好了.” ~~~~ 嗯? 你说什么? 这是很正常的回答? 奇怪, 为虾米偶会觉得不正常呢? ~~ 暴! ! ! ! 怎么又打偶 ~~~

有些大人问他们的来处, 偶很想回答是荷兰, 可惜是加拿大, 也有人问他们是做啥的, 偶很想回答一个浪漫一点的行业 ( 例如珠宝设计什么的 ), 可惜是建筑用起重机的代理授权机构 ~~~ 至于偶们现在所处的城市, 呵呵, 独家报道最重要的就是神秘感 ~~ 啊 ~~~ 又开始打了 ~~ 砖头瓦片不要啊 ~~ 铁榔头更加的不要啊 ~~ 啊 —— 打, 打, 打吧 ~~~~ 打死偶也不说! ! ! !

标 题: 美人外商追踪报道之周一篇 ()

作 者: niuniu

刊登者: niuniu[197531]

文章类别: 其它

文章等级: 普通级

发表时间: 2002-06-17 14:55:03

昨天是周日, 一大早偶就埋伏在酒店外, 希望能追踪到一点蛛丝马迹, 反正就算被撞见也不怕, 谁规定偶不可以出来逛街兼巧遇帅哥? ~~~ 唉, 可惜的是一直晃到酒店保安都快起疑了也没见着一个影子, 铩羽而归. (~~ 暇想: 在这种有太阳雨的美丽日子, 为虾米不出来? 窝在房间做什么? ~~~)

今儿是继续谈判的日子, 偶遵照小三熊熊大人的吩咐观察脖子, 不过人家衬衫领带裹得严实, 露出来的部分毫无异样, 什么紫斑红斑咬痕统统米有, 又不能扑上去撕开来朝里看. 倒是偶老板, 昨天大概被蚊子咬, 脸上臂上几个大红包.

谈了约一个小时, 他们走出来, 老板说又要去工地现场, 偶飞奔了拿了两个安全帽来, 粉狗腿地全递向麦尔斯, 他果然中了偶的诡计, 顺手拿过来帮安迪戴在头上, 然后再自己戴. 偶正在双眼冒星星的时侯, 听见老板冷冷地问: “怎么只有两个, 难道你和我不用戴的吗?”

~~~ 大人们哪, 如果偶这个月的绩效奖金因此泡汤, 就要米有饭吃了 ~~~

进入工地凹凸不平的现场, 偶数次试图将石材砖块什么的踢到安迪脚下制造险情, 希望可以看见英雄救美的镜头, 不幸的是他身手敏捷, 除了老板责备的目光外偶什么也米看见, ~~~ 大人们, 请原谅偶的无能 ~~~~ 偶要引咎辞去报道员之职 ~~~~

在一号基坑 ( 算了, 偶不用专业名词, 反正就是一个走起来粉麻烦粉容易跌跤的地方 ) 外, 麦尔斯温柔地说: “安迪, 你不用进来了.”

安迪顺从地回答: “是, 麦尔斯先生.”

暴! ! ! 这怎么行? 那种步步暗藏杀机的地方才是偶十万分想看到他们携手走过的桃源仙境啊 ~~~ 麦尔斯你怎么可以, 这样会宠坏他的! ! 带他进去 —— 带他进去吧 ———

此时老板许是看见人家情深意切, 关怀下属的样子, 第一次良心发现, 竟破天荒地对偶说: “你也不用进去了.”

于是, 于是就这样, 就这样, 偶得到了与安迪两人单独相处的金子般的机会! ! ! ! !

以下便是偶与安迪的诱供记录 ( 已经整理, 去除掉大量诸位不会感兴趣的东西 ):

偶: 麦尔斯先生真是一个好上司啊.

安迪: 是啊.

偶: 为他工作一定很愉快吧?

安迪 ( 微笑 ): 是啊.

偶: 看你们那么默契, 一定在一起工作很久了吧?

安迪 ( 思索 ): 不算太久, 大约只有两年.

偶: 你一直做的是这个职位吧? 呃, 我是指私人助理?

安迪: 是啊, 从进他的公司起就是.

偶: 麦尔斯先生一定很赞赏他的人事部门, 有眼光给他挑到这么好的一位助理 ( 千穿万穿, 马屁不穿, 先拍为上. )

安迪 ( 失笑 ): 其实不是, 我们早就认识了, 我们读的是同一间大学.

( 心里在尖叫 ~~~~ 学长学弟啊 ~~~~~)

偶厚着脸皮问了那间大学的名字, 安迪也回答了, 不过偶英文水准欠佳, 米听明白, 也米好意思重新问… …

偶: 麦尔斯先生真是那种所有人都想要的好老板啊 ( 其实是想说情人 )

安迪: 你老板也不错啊. ( 暴! ! 话题方向错了, 扳回来! ! )

偶: 看得出来你和麦尔斯先生都是喜欢旅行的人, 不过工作这么忙, 恐怕很难排出假期吧?

安迪: 的确很忙, 但每年还是会尽量安排休假吧, 我们总不能一整年都在工作.

偶: 你们经常结伴旅行吗?

安迪有些起疑地看偶一眼.

偶赶紧弥补: 我觉得因为工作关系的缘故, 你们恐怕没办法分开休假吧?

安迪 ( 笑了一笑 ): 的确是这样, 时间安排上当然是在一起比较方便.

偶: 常来中国吗?

安迪: 只来过两次 ( 呵呵 ~~ 有一次就是桂林的蜜月之旅 ~~~). 我们常去欧洲, 一些非常安静的地方.

此时偶的老板和他的老板一起出来, 老板问: “聊得很开心啊?”

偶乘机说: “我正在跟安迪先生谈旅行, 其实中国也有很多安静美丽的地方, 有机会两位可以带太太一起来, 纯渡假的, 不谈工作.”

麦尔斯 ( 大笑 ): 好的, 好的, 一定来, 不过我和安迪都还没有太太哪.

大人们啊, 第一次听到这样确实的回答, 偶当然开心极了, 忍不住就兴奋地说: 两位都还没有结婚? !

结果, 人家还没有说话, 偶老板先说: 你激动什么? 他们虽然还没有结婚, 但是你已经结了啊.

~~~ 狂倒 ~~~~~~~~ 偶要雇人杀偶老板, 哪位大人肯干?

( 由于报道员持续气绝中, 兼当事人和一群工程师关在会议室里审资料, 偷窥无门, 本日报道到此结束. )

周三篇被露删掉了, 找不到, 大意是他们从国内来了个金发女助手, 似乎与麦尔斯有绯闻滴 ~~~~

标 题: 美人外商追踪报道之离别篇 ()

作 者: niuniu

刊登者: niuniu[197531]

文章类别: 其它

文章等级: 普通级

发表时间: 2002-06-21 14:34:10

看了标题就什么都明白了吧?

话说当日偶接来那只金发狐狸精, 当晚几乎想剪麦尔斯的小人来扎, 第二日发了帖子后不久他们一行四人就到了, 麦尔斯仍是与安迪并肩坐在汽车的后排, 行动时也是他们两人比较接近, 金发女很守规矩地跟偶走在一起, 没有表现出与上司之间有特殊的关系.

偶找机会悄悄逼问老板消息是否可靠, 胖老头见这副情形也有点说不准, 看样子多半是马路消息. 通过会议时的观察, 偶终于可以肯定, 麦尔斯是冤枉的, 原来真正花心的是安迪.

安迪和金发女坐在一起, 一向不爱说话笑容也很淡的他明显比平时高兴, 两人常常交头接耳不知在嘀咕什么. 而时常对视并交换会心笑容的麦尔斯与安迪在一个小时的会谈中竟一次也没有目光交接过, 让偶几欲暴走.

去酒店签约场地之前, 麦尔斯直接吩咐金发女坐另一辆车, 偶既想按惯例坐在安迪他们前面, 又想找机会去套金发女的话, 正在两难之间, 偶老板竟在此时跳过来吩咐偶跟他同车, 掐指一算, 本月奖金今日尚未到偶帐户上, 不敢顶嘴, 只得无限哀怨地随他去了.

因为心里实在着急, 在车上时偶看左右无人 ( 司机忽略不计 ), 悄悄跟老板进行如下对话:

偶: 张总, 威瑟尔小姐好象跟安迪先生比较要好呢.

老板: 是吗? 你怎么知道?

偶: 看得出来啊. 您看麦尔斯先生都不怎么跟威瑟尔小姐讲话.

老板: 麦尔斯先生是在跟我谈判, 又不是跟威瑟尔小姐谈判, 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讲的?

偶: 可是安迪先生就不停地在跟威瑟尔小姐讲话.

老板: 他在指导威瑟尔小姐写意向协议书啊. 再说你管这个干什么?

偶再看看左右无人, 鼓足勇气小声道: 张总, 你觉不觉得安迪先生不仅仅是麦尔斯先生的助理啊?

老板: 怎么他们是亲戚吗?

偶狂汗: 我不是那个意思… 呃, 不, 我就是那个意思, 您觉不觉得他们之间就象家人一样, 很亲密的.

老板 ( 警觉地看我 ): 你又在拐着弯说我对下属没有人情味了?

偶再次狂汗: 我不是那个意思… . . . 张总您最近进步多了… 我是说象张总您这样的, 虽然很亲切, 可那是正常范围内的亲切. 我觉得麦尔斯先生有时对安迪先生太好了, 好到有点不象是老板了.

老板: 那象什么?

偶 ( 再次鼓了鼓勇气, 但还是不敢把情人二字说出来 ): 象好朋友, 很好很好的好朋友.

老板: 你不是在公司网站论坛上不停地发帖子, 说老板和下属就应该象朋友一样平等吗?

偶 ( 大惊 ): 你怎么知道是我发的? 论坛上用的是网名啊 ————

老板: 一看就知道, 公司除了你, 还有谁讲话那么毒?

之后, 话题就再也没能回到原处… …

接下来报道签约酒会上收集到的情报兼养眼镜头:

1, 签字完毕, 交换合约, 麦尔斯与老板亲切握手, 然后回身轻轻拥抱安迪, 再拍拍金发女的肩膀, 这样的差别待遇令偶高兴地吃了一大块蛋糕.

2, 麦尔斯与安迪一起去上洗手间… ( 爆, 这也值得高兴? ~~~ 当然高兴, 安迪都没有跟金发女一起去 ~~~ 表, 表打 ~~~~)

3, 麦尔斯与安迪交谈的时间约是安迪与金发女交谈时间的五倍 ~~~~

4, 金发女与安迪之间的距离约是安迪与麦尔斯之间距离的三倍 ~~~~~

5, 偶拿了相机要求麦尔斯与安迪站在一起合影, 刚说了一句”近一点儿”, 他们俩就自自然然地抱在了一起… . . . ( 不过他们是非公众人物, 抱歉不能贴上来, 只能是偶的私人珍藏了 ~~~~ 呵呵呵 ~~~)

6, 偶再拿着相机要求安迪与金发女合影, 说了两遍”近一点儿”, 安迪才把手绕上她的肩膀 ~~~~ 呵呵呵 ~~~~~

7, 偶找公司同事帮偶拍与麦尔斯和安迪的合影, 一次站在麦尔斯左边, 一次站在他们中间, 一次站在安迪右边, 每次都要求连按三张 ~~~~

8, 疯狂偷拍, 终于捉到一张经典照片, 从安迪侧后方照过去, 两人正在私语, 看起来就象在 KISS 一样 ~~~~

9, 老板要求偶帮他和麦尔斯拍合影… 汗… 没胶卷了 ~~ 慌忙去换 ~~ 本月的奖金啊 ~~~~

10, 安迪喝了两杯香槟, 偶故作随意状问麦尔斯: “安迪先生嘴里的水泡是不是已经好了啊.” 他想也不想就答道: “好了.” ~~~~ 看来知道的真清楚啊 ~~~~

周四 ( 就是昨天啦 ) 上午, 他们一行飞上海, 偶借口他们行李多, 坚持要去帮着换登机牌. 安迪很感动地对老板说我们接待的真是周到, 其实偶主要的目的是去要求机场地勤小姐将麦尔斯与安迪的位置换在一起, 把金发女与另一个闲杂人等安排的远远的… …

目送美人们进了安检口, 偶难过地按着胸口感叹: “帅哥没得看了 ~~~” 旁边一位男同事酸溜溜说: “外国人脸蛋还不错, 可惜毛太多.”

偶大怒: 你说什么, 人家安迪皮肤比你细一百倍.

他扁嘴: 安迪更不怎么样.

偶大大怒: 哪里不怎么样?

他简洁地道: 瘦.

偶顿时转怒为喜: 你也看出来他是”受” 了?

同事看着我, 满头雾水 ~~~~~~~~~~~~~~~ 呵呵呵 ~~~~~~~~~~~~~~~~~~~~~~~~~

老板说他们今年还会再来一趟, 或者我们过去, 届时如果大人们还记得的话, 偶就再开追踪报道.

现在大家知道偶为虾米哭得这么伤心了吧? ?

尖叫 ~~~~~~ 他们又来了啊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