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ên tài vu bạch si đích cố sự – Yên Cẩu

天才于白痴的故事by烟狗

白天是个白痴——这是扈可钦说的。

扈可钦是个公认的聪明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从小到大,扈可钦就没让人操过心,该念的书念了该考的试考了该拿的分拿了该上的学上了,聪明,真的很聪明。

所以,扈可钦说白天是个白痴,白天就一定是个白痴。

所以,你看出来了吧?我们这个故事,其实应该叫做——《天才与白痴的故事》。

新生报到那天,扈可钦背着破书包挤到安排宿舍的桌子跟前登记,碰上的就是白天。

那天早上出门扈可钦就觉着不对劲,后来翻翻皇历,赫然四个字:不宜出行。

火车挤得跟罐头似的,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扈可钦金鸡du立地撑了两个多钟头,下了车都不会走道了。出了站又没搭上迎新的校车,糊里糊涂的上了公交车又坐错了线,好不容易赶到地方人都快累趴下了。

“我姓扈,扈可钦。”

“顾?”负责登记的白天拿着笔写,没抬头。

“不是,扈。”

“什么?陆?”这回白天抬了头。

“扈,扈三娘的扈。”扈可钦有点不耐烦,这个人看上去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怎么一双耳朵跟摆设没两样!

“哦,扈啊……”,白天终于听明白了,可是——

“扈字……怎么写来着?”

扈可钦差点背过气去。

当时后面还排着很多人,扈可钦左手拎着行李右手攥着登记卡,身上还背着个破书包,实在腾不出手教白天写字,所以他很不耐烦地随口说了声:“你就写窗户的户吧,反正只是安排宿舍,差不离就行。”

后来扈可钦为自己这么句不负责任的话后悔了一辈子。

发钥匙的老太太拿着扈可钦的登记卡笑弯了腰:“哎哟,还有叫这名儿的呢?创可贴!”

扈可钦真的背了气,登记卡上清清楚楚三个字——‘窗可钦’。

偏偏笔迹还乱了点,‘钦’字看上去就像个‘铁’字,结果扈可钦就成了‘创可贴’了。

这就是白天送给扈可钦的见面礼:一个龊到要死的绰号。

扈可钦这人和大多数十八九、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一样,什么事儿也不往心里去,更何况白天也不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扈可钦气一阵子也就算了。再加上白天比扈可钦高了一级,平时难得打交道,所以扈可钦很快就忘了这茬事。

寒假回家的时候,扈可钦吸取了教训,没敢坐火车。学校离家不算远,长途大巴又快又方便,比火车贵不了多少,舒服多了。

背着破书包上了车,白天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上很热情地向他招手:“喂!你叫什么来着?过来坐!”

扈可钦没好气地坐过去:“扈可钦,扈三娘的扈,《水浒传》里的那个一丈青扈三娘,记住了没有!”

“哦,扈三娘……哈哈,你这名字有意思,扈可卿,扈三娘,秦可卿,都是名著里的美女呢。你老爹怎么给你取了个女孩名?”

“去你的!” 扈可钦一拳头打在了白天的脑袋上,“钦!不是‘卿’!前鼻音后鼻音都分不清楚,你小学白念了!”

“嗐!什么前鼻后鼻的,谁还长俩鼻子不成?反正差不多就行了。”白天满不在乎地一把抢过扈可钦的书包扔上了头顶的行李架。

“白痴。” 扈可钦懒得计较,哼了一声往后一躺,睡觉。

“别睡啊!这车在D城只停两分钟,我去年就是睡着了没留神,一觉睡到了终点站。醒来一看,好嘛,差点爬了秦岭!”

“秦岭离这儿远着呢。” 扈可钦没睁眼,换个姿势继续睡。

“嗐!我知道远着呢,我就是那么一比方,你较什么真啊?”白天探过身拉着扈可钦的衣服,“别睡了别睡了,咱俩说说话,一会儿就到了。”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白天不罢休,“起来起来,年纪轻轻的萎靡不振的像什么样子?快点起来咱们聊聊。”

扈可钦没了脾气,无可奈何地坐起来,“聊什么?”

“嗯……你平常在家都喜欢干点啥?”

“在家?没啥可干的,念念书,看看球赛什么的……”

“球赛!你喜欢意甲还是德甲?英超和西甲你看吗?”白天眼睛一亮,拉着扈可钦的手就念叨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好象阿里巴巴念了‘芝麻开门’,无数的词汇像宝藏一样源源不断地从白天的嘴里流了出来。扈可钦第一次知道了男人一旦八卦起来,那绝对比三十个女人还可怕。罗纳尔多的老婆拍了性感照片,贝克汉姆的辣妹又生了一个,齐达内想买

‘101’毛发再生精,卡恩和一个酒吧女郎打得火热,中国队又输给韩国了听明白没有是‘又’!你说足协那帮子饭桶是干什么吃的!

车到终点站的时候白天还没说完,扈可钦把书包拿下来往肩膀上一挎,白白了您呐!

走出去没两步就被白天揪住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又坐过站了!”

扈可钦白他一眼,“谁让你自己不小心的?记住了,相同的错误犯一次可以原谅,犯两次,活该!”

这就是扈可钦的回礼,一个教训。

扈可钦把白天带回了家,没办法,白天说他身上就剩三张毛票,总不能让人家露宿街头吧。

“你家满阔气嘛,没看出来。”白天摸着等离子电视墙,啧啧地叹。

这话搁别人嘴里也许是羡慕是妒忌,可从白天嘴里出来,就是一句话而已——扈可钦已经看透了,白天那脑袋天生构造简单,大概是上帝造人的时候打了个盹,这小子没装零件就蹦出来了。

喝点什么?啤酒还是可乐?”

“白开水就好,我这人不能喝酒,一喝就出洋相。”白天摸摸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就因为这句话,扈可钦恶作剧地把姥姥酿的甜米酒倒给了白天——这甜米酒味道甜甜的没什么酒味,可是后劲特别大,一坛子能醉倒一头牛。

白天不知深浅,咕咚咚一口气就干了一杯,“好喝!这是蜂蜜水吧?”

“好喝就多喝点。” 扈可钦坏笑着一杯一杯灌下去,没一会儿,两坛酒就见了底。

喝完酒扈可钦就等着看好戏,可是白天不但不醉反倒越来越精神,眼睛亮亮地拉着扈可钦的手开始讲演 ,近代史现代史ya片战争甲wu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一直说到了自卫反击战, 从宏观微观各方面分析了历次战争的特点——致远号的沉没标志着中国海防的沦陷;抗日战争之所以八年才结束是因为汉奸太多;百万雄师过大江其实是夸张最多也就是几十万;志愿军如果穿得再暖和点保准能打过三八线;可惜的是咱晚生了几年不然自卫反击战哪至于打得那么艰苦……

话说到这里扈可钦发现白天终于已经醉了,所以他试图说服白天洗洗睡了吧。可是白天就不!不光如此,他也不允许听众退场。这个时候的白天兴奋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他似乎把扈可钦看成了美帝国主义自己就是马恩列斯毛,义正词严大义凛然把美帝国主义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叫他永不得翻身,两个人就像相扑一样滚倒在地上,白天把全身的重量都压了上来,嘴对嘴地一字一句:“人民是杀不完的,革命是扑不灭的,共产党人是吓不倒的!”

扈可钦欲哭无泪。

第二天白天完全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事,对于扈可钦的控诉他嗤之以鼻,“少哄我!那么老土的政治口号你就是现教我也学不会啊。”

扈可钦知道了,这就叫做害人终害己。

白天就是这样还给了扈可钦一个教训。

后来扈可钦一直对白天敬而远之,他对白天的感觉已经不仅仅是讨厌了,简直就是非常讨厌!很讨厌!最讨厌!可是,如果有人问起他最讨厌的人是谁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提白天的名字的——倒不是不想和这个人扯上关系,实在是有点怕,白天这人绝对和他八字犯冲。

好在学校够大,如果想躲开什么人,那实在是非常容易,扈可钦躲白天躲得很容易。

可是太容易的事情总让人感觉不够刺激,扈可钦躲了一阵子就开始想不通了,怎么想自己都是吃亏受害的那一方,凭什么?凭什么!

想归想扈可钦可没有不理智,毕竟学校的校规很严,那些个简单的报复行为不但做起来困难,想起来也觉得孩子气——可是又不能不想,总是不由自主地就想起那个怎么看都很白痴的家伙,然后灌辣椒水上老虎凳皮鞭抽铁棒打剥皮抽筋熬骨头,想着想着那家伙就好象就在眼前,“人民是杀不完的,革命是扑不灭的,共产党人是吓不倒的!”

完了,再这么下去,自己非成马某某第二不可。

扈可钦去了心理辅导中心。

心理辅导中心其实就只一名员工,是个从警局调过来的法医,据说很有些能耐,有好几门学科的学位——包括心理学。

那个白白净净文质彬彬戴副金丝眼镜的法医官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很不耐烦地扔给扈可钦一句话:“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看上他了嘛,跟他说一声不就完了。他要是愿意呢你们就老老实实过日子,他要是不从呢你再当马某某也不迟。”

如果扈可钦真成了马某某第二,这个姓燕的绝对逃不了教唆犯罪的罪名!

不过扈可钦已经顾不上那些了,他的整个脑子都已经乱了,我,扈可钦,会看上,那个,白痴?

看上就看上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扈可钦觉得那个法医说的满有道理,不过他忘记了,这个姓燕的以前只跟死人打交道。

然后扈可钦就跟白天告白了,很凶很恶地,你小子敢对不起我,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一句话吓得白天整整两个月没敢出门。

扈可钦就是这样,失恋了。

失恋后的扈可钦第一个月胖了10斤,第二个月瘦下去20斤,不过女生们都没敢来打听减肥秘方——因为扈可钦天天抱着姥姥托人捎来的甜米酒没命地灌,灌完了就赤红着眼睛找刀子,“白痴!我和你没完!没完!”

事实证明扈可钦绝对不是威胁,因为他们后来果然没完——白天在第三个月就幡然醒悟,天天过来陪着扈可钦过来灌酒,灌醉了也不喊口号了,就一句:“嘿嘿,咱姥姥的酒真好喝嘿嘿。”

“说清楚了!谁姥姥?”

“哦哦,你姥姥。”

“你姥姥!”(汗,多嘴解释一句,免得南方的朋友看不懂,‘你姥姥’在北方话里是脏话,大概跟‘你大爷的’差不多……)

暑假回家,扈可钦背着破书包上了车,白天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置上很热情地向他招手:“喂!你叫什么来着?过来坐!”

扈可钦没好气地坐过去:“扈可钦,扈三娘的扈,《水浒传》里的那个一丈青扈三娘,记住了没有!”

“哈哈,我从一开始就记住了,你以为我真那么笨啊?创可贴!”

“你!去!死!”

很多人都不明白,那么聪明的扈可钦,怎么会栽在白天手里?——包括扈可钦自己,也不明白。

你明白了吗?谁是天才,谁才是白痴?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