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TM thật không phải cố ý – Tây Phương Kinh Tế Học

Tên gốc: Ngã TM chân bất thị cố ý đích

我TM真不是故意的BY西方经济学

(腹黑学长攻X奶哥学弟受 短萌超甜 破镜重圆HE)

1、只要相撞必有JQ …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走着!”地上的行李箱纹丝不动。

“……”

“你就不会过来帮我一下么?”看着旁边面无表情的裴子亚,裴子桐无力地炸毛。

“要是你能在下火车时仔细看地走路,行李箱的轮子就不会卡在那个凹槽。如果你的力气再小点,轮子就不会在你拖拽的时候被那凹槽卡掉。同时,如果你的力气再大点,你就不会在你妹妹的新校园里因为扛不动行李而炸毛。还有……”

“行了,扛起来了!”裴子桐严肃状扛起行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裴子亚推了推眼镜:“还有,鉴于你是我哥哥我可以帮你扛行李。但是,你每个月要加我二百块钱生活费。”

当然,这些裴子桐是没听到的。他正在终于摆脱“奶哥”这顶帽子的窃喜中艰难地掌握着平衡,脚步虚浮到随时会被重达一百五十斤的行李箱压垮。

裴子亚是体育生,行李箱里是她训练用的哑铃。裴子桐小时候就不明白,为什么人家的小妹妹都是唱着小兔子跳舞的软萌香,而自己的妹子就是肌肉发达到让他不忍逼视的魁梧雄壮。当然,裴子亚虽然雄壮,却是标标准准的女人。凭着妹子四肢发达头脑不简单考出来的成绩,她绝对可以上比X大更好的学校。但是妹子选了X大,问理由。答曰:来找汉子。

X大是全国少有的以体育而闻名全国的大学,相信这里的汉子能让裴子亚满意。裴子桐无数次想过如果妹子去他那个师范类学校的话,妹子一站,那就是一道不忍逼视的风景线。

与裴子亚相反,经过两年师范类院校的洗礼,裴子桐少年时期因为买菜赚学费而在菜市场上雕琢而成的市侩已经被书卷气取代,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到连大妈们买菜都会多买两把。

其实有句话说的不错“金絮其外,败絮其中”,裴子桐天生爱占小便宜的天性并没有消失,而就像他早上罢市后卖的烂西红柿一样,埋藏在心里。什么时候用了,什么时候取出来。

裴子桐大舒一口气,行李箱就放在了前面的小三轮上。刚一放上,三轮车保持不了平衡,一个趔趄,翻了。

三轮车上的用牛皮纸包着的方块哗啦啦就跟孟姜女哭得长城似的散了,有几个冲出牛皮纸,露出了崭新崭新的封皮。

是教科书。

裴子桐三秒钟收拾好惊愕,拖过行李箱擦掉作案痕迹,凶神恶煞地大声质问:“先生,请您不要突然停车好吗?”

这位先生与校园里的学生格格不入,颀长的身材,精致俊美的五官,黑如墨的眸子外驾着一副斯文而又儒雅的眼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雅人深致如同谪仙一般的气质。

裴子桐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了……

刚开学的校园熙熙攘攘,都被他这一声吼给镇住了。体育生个个虎背熊腰,双目放光地望着裴子桐,口哨声此起彼伏。

刚从阎王爷门口跑回来的柯默轩双手环胸而立,脸色铁青地看着他。

“先生,要去教务处把视频录像取出来看一看到底是你把行李砸在我车上还是我停车让你掉了行李箱受了惊吓么?”

一句话把裴子桐噎了回去,裴子桐的脸登时一红,不着痕迹地瞟了瞟四周,看到了右上方法桐上那个黑幽幽的摄像头。裴子桐讪笑着把脸一拉,蔫了。

从后面赶来的裴子亚看这场景就知道哥哥又闯祸了,上去拍了裴子桐一巴掌:“还不快走!”

裴子亚臂力惊人,裴子桐差点呕出血。扛起行李脚底抹油就溜,裴子亚赔笑着道歉:“对不起学长,那是我雇得临时工帮我搬行李的,冲撞了学长不好意思了啊。那什么,我还要去抢床铺,先走了。”

目送着裴子桐扛着行李歪歪扭扭地虎窜,柯默轩的眼睛里的寒光被饶有兴致所取代。刚去安顿好教室里那堆熊孩子的蒋亦忻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看到这个景象惊讶地问:“哎呀,这是怎么了?”

“被猪给拱了。”柯默轩推了推眼镜。

不过,那头猪的屁股不错。

裴子亚追上裴子桐,跟哥哥讨价还价:“刚才给你解围了,生活费加一百。”

还没从“一见钟情”中缓过来的裴子桐累得直哼哼:“也不晓得是给谁抗的,要钱没有,要命太贱。”

X大不小,现在这个速度要到宿舍还要半个多小时。裴子亚按住行李箱说:“我来扛。”

裴子桐一闪身,笑嘻嘻地说:“嘿,我是哥呢,送妹子上大学一辈子就那么一次,怎么能让你扛。”

这句话说得随意,裴子亚却有些想哭。她记得上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裴子桐都说过这句话。自从父母出车祸去世后,裴子桐包揽了父母亲和兄长的角色,尽管只比她大三岁,却面面俱到。

兄妹两个人,紧靠着低微的低保金是活不去下的。亲戚家觉得兄妹俩可怜,小时候还挨个接去他们家生活。但是随着两兄妹年纪越来越大,亲戚家也不好意思待下去了。裴子桐就开始批发蔬菜卖蔬菜,依靠着这些收入维持着生活和上学费用。

下意识里,裴子亚把自己往男生方面靠拢。她清晰地记得裴子桐冬天冻疮流脓流血仍旧在冷水里捞豆芽的场景,裴子桐不喊苦,但是她心疼。

二话不说接过行李箱,裴子亚揉了揉鼻子:“得了,过度劳累会降低精子成活率。你跟小言姐怎么样了?”

裴子桐活动着酸涩的肩部,笑眯眯地说:“分了。”说完,裴子桐心虚一笑:“我们还是适合做朋友。哈哈。”

裴子桐是gay,裴子亚天天催着他找女朋友,各种鄙视他在女儿国竟然还单身。但是裴子亚却不明白,对于gay来说,女儿国——它就是女儿国,绝对不可能成为他的后宫。

作为一个哥哥,裴子桐没敢把这事跟裴子亚说。毕竟gay是少数,社会舆论压死人,一般人都接受不了这个。很显然,动不动就要求加生活费的裴子亚绝对是一般人。

不过刚才那人是谁?长得真不错。不错归不错,两个人还是不能再见面了吧。自己一行李箱把人家车子砸歪了,还脚底抹油就溜……

好不礼貌!!!

裴子亚“唔”了一声,闷声问:“是因为咱家穷么?”

神游天外的裴子桐一愣,他叹了口气:“你觉得小言是那样的人么?你不要多想,哥现在还上学呢,哥不急哈。”

裴子亚瞟了他一眼说:“我没多想。只是昨天看了份报告,上面说自撸有害身体,建议少撸。”

裴子桐:“……”

进了裴子亚的宿舍,一道道如狼似虎的目光将裴子桐看的浑身发抖。他给裴子亚收拾好床铺后赶紧开溜,体育学院的妹子好恐怖。

裴子桐回学校给米小言打了个电话,让她不要告诉裴子亚他们分手的原因。米小言是裴子桐高中到大学的死党,裴子桐的什么秘密都躲不过米小言。高中时,裴子桐跟一个学长恋爱,就是米小言给打得掩护。

米小言正在打印室打印奖学金申请表和课程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冲着裴子桐大吼:“知道了知道了,嚓,再啰嗦老子把你电话放同性恋网站上。还有,表我都给你打了。你现在在哪?抓紧过来取。”

米小言的火爆脾气裴子桐早就习惯了,挂了电话火急火燎地冲向了打印室。米小言是班长,平时事情比较多,裴子桐经常给她打下手。

当时裴子桐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进来的,但是他不愿意做班长。裴子桐这人有着严重地排他情节,只伺候他妹子,别人的事情他懒得管。于是,米小言就接了这个累死人不偿命的担子。她接这个担子是有原因的,班长与辅导员关系近,奖学金评比什么的比较占优势。她家那么有钱自然不会在乎这些,不过是为了裴子桐才这么做而已。所以裴子桐帮她干活,天经地义。

接过两大摞表,裴子桐问米小言:“吃饭了没有?”

米小言活动活动脖子,趴在了裴子桐身上:“一早上都在做表格,骨头都快散架了。把这东西放下一起去餐厅。小亚的学校怎么样?”

裴子桐哎哟哎哟叫了两声:“你压了左边,右边给死妮子扛行李箱,都快断了。”

米小言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乖乖地换了左边。

裴子桐说:“还行啊。最好的一点就是离着我们学校近。可以随时过去。”

米小言耸肩:“体育学院帅哥挺多吧,有没有个中意的?”

米小言一问完,裴子桐的脑海里就映出柯默轩那张脸。吐出舌头挠了挠脑袋,裴子桐说:“那都是给体育学院的妹子们用的,我哪里敢觊觎。”

米小言啧啧两声:“其实体育学院是除了机械学院外基情最多的学院。不过,你真的好苦逼。当时要是选机械学院的话,说不定已经有跟你成双成对的了。”

裴子桐倒不觉得自己去机械学院里能跟谁好上,他一向遵循的原则就是“宁缺毋滥”。就像高中时的那个学长,要不是他要出国留学,说不定他们现在还会在一起。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比如……

唔,那个学长长什么样子来着?

“可以随时过去”这个优点很快发生了作用,裴子亚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让他去趟学校,说是辅导员找他有事。

以为妹子刚去学校就给人过肩摔,裴子桐连滚带爬地跑去学校。

裴子亚说自己有事就不去办公室陪着他挨训了,裴子桐心疼妹子,自然也不会让她来。整理了整理衣服,裴子桐礼貌地敲了三下门。

“进。”门内响起了低沉的男声,敲得裴子桐的心“叮”响了一声。

推开门,看着办公椅上含着笔望着他笑得男人,裴子桐心跳漏了一拍:“怎么是你!”

【耽美文学公共主页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盗文自重2862332】

2、办公室是用来搅基的 …

柯默轩笑眯眯地坐在办公桌后面说:“怎么不是我?”

裴子桐被笑得心发慌,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么个人了,没想到竟然同一天就见到了。真是蛋疼啊!

裴子桐揉了揉小心口,凑过去笑嘻嘻地说:“我是裴子亚的哥哥,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柯默轩看了他一眼说:“你这不是说谎呢么?咱们在路上碰到的时候,裴子亚可说你是她雇的钟点工呢。”

裴子桐被一句话堵住了嘴,讪笑了两声,裴子桐说:“老师,早上的事对不起了哈~我走的太急,冲撞了您,您大人大量,别见怪。”

温柔的一笑,柯默轩说:“没事,我不会给裴子亚小鞋穿的。”

裴子桐顿时热泪盈眶:“老师,您果然是个好老师,我把妹子交给你我太放心了!”

“但是……”

裴子桐真的很讨厌这个连词,要多讨厌有多讨厌。他小心翼翼地笑着,探头问:“但是?”

柯默轩被他这个样子逗乐了,将手上的资料递给他说:“你妹妹没有户口吧?”

裴子桐笑着的脸顿时一僵,资料就在手边,过了半晌他才拿起来,不自然地笑着说:“怎么可能啊老师,您看这身份证号码都在呢~”

“身份证号码,是有推算公式的,根据生日和出生地每人一个。但是,要是真查的话,其实是查无此人的。”柯默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修长的身子把裴子桐整个得笼罩住了,就像他的话一样,咄咄逼人。

裴子桐咽了口口水,妹妹是超生的,家里没有钱,所以妹妹一直是黑户。当初妹子上初中的时候就各种想办法糊弄,一糊弄糊弄完了高中。高考前他推算了身份证号码给妹子弄了个假,好歹又糊弄过去了。他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但是没想到竟然在大学被查出来了。

他上大学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严格?裴子桐的心慌乱不已。他不是不给他穿小鞋么?现在怎么又做着这种口是心非的事情。

心里想了很多,裴子桐渐渐冷静了下来。他讨好地笑着:“老师,您晚上有时间吗?我请您吃个饭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柯默轩已经绕到了裴子桐的身后。他趴在裴子桐的耳边,热气呼呼地传来,柯默轩说:“不要岔开话题,子桐,你需要给我个解释。”

“子桐,你需要给我个解释。”这句话像是一把尖刀,划开了裴子桐被锁住的记忆一般。多少年前,在学长出国的前一周的那个夜晚,他对他说:“我们分手吧。”

学长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他的话却很清晰的印在了他的脑子里,就是这句“子桐,你需要给我个解释。”

他解释什么呢?说自己会等他?会等到他回国跟他再次共谱恋曲?

这是不可能的。裴子桐那时候在心里无数遍这样说。父母早亡让他自然而然的有了杞人忧天的性格,他过着今天不知道明天的饭在哪里的生活。他对生活很悲观,晚上做着功课,他看着屋子里的蔬菜,老是想着明天卖不出去的话,那他该拿什么做本钱去批发后天的菜。如果连续好几天生意不好,他会少吃饭。因为他们不光要生存,还要生活。

单单是这些他都如此悲观,更何况是本来就不被看好的恋情。两个男人在一起,真的是空想。先不说不能结婚没有责任束缚,就说他妹妹那关他都过不去。他想着能拖一天就拖一天罢。他不会跟女人结婚,自己也是有妹子的人,将来也会嫁人的。如果自己的妹子未来嫁了个gay,他绝对会把那人给剥皮抽骨。谁没有血肉亲情,哪里能为了一己私利害了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

裴子桐很早熟,他有自己的坚持和为了生活奔波的小民特有的自私。在没有任何他所认为的保障下,他是不会等任何人的。所以,当学长问他解释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说:“因为我不爱你了。”

那次,也是米小言给打得掩护。

他的解释很强势,他说:“小言能让我妹子接受,你能吗?小言能给我生儿子,你能吗?小言能在我够得着的地方许给我未来,你能吗?”

三个“你能吗?”让学长哑口无言,他记不得最后学长又喃喃了些什么。但是学长把他搂在怀里,覆在他头上的手掌很温暖。

那个时候,裴子桐哭了。就现在来说,裴子桐想起那天的情况就想骂自己**。都说分了分了,还尼玛地跟人家上了床,还是下面那个,**、得第二天摆摊卖菜都晚了。

裴子桐不知道神游了哪里去了,柯默轩不悦地叫了声:“裴子桐!”

裴子桐吓得一个哆嗦,屁股碰到了身后的柯默轩。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抵着他,裴子桐这次才是彻底惊吓到了。他将身子使劲贴在桌子上,试图与柯默轩离开一段距离,惶惶地说:“老师,我妹子就是这个身份证号码啊?您不仔细查,学校绝对查不下来的啊!”

柯默轩闷声一笑,把身子往前靠了靠,喑哑着说:“那我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好处?什么好处?裴子桐脑袋转了三圈没有转过来,最后的时候才猛然一拍大腿,转过身子说:“啊,老师,我请你吃……唔……”

张合的唇就被那么堵住,熟悉的气味飘进来,裴子桐长大了眼。柯默轩细细地品尝着眼前的甜美,没想到这么久没见,他依旧如此诱人。

用大腿隔开裴子桐紧闭的双腿,柯默轩放开裴子桐的唇,望着裴子桐殷红而微张的唇,他说:“我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吃你!”

裴子桐彻底反应过来了,两腿被隔开,双腿间有一硬棒直直杵着他,他吓得赶紧往后退,双手一撑跳到了桌子上,裴子桐大惊失色:“老师,您别激动!”

裴子桐跳到桌子上的动作无疑大大刺激了柯默轩,柯默轩笑着趴在裴子桐身上,大手伸进裴子桐的T恤,对着胸膛上的小红点捏了一把。

“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学长。”

裴子桐:“!!!”

一把尖刀再次划开更深层的记忆,眼前这个人的脸与几年前趴在自己身上不断进出的人的脸相重合。裴子桐呻吟一声,没了反抗,软着嗓子叫了声:“学长~”

在也没有比裴子桐更能诱惑到自己的人了,柯默轩浑身的血液沸腾,小柯同学已经肿胀了起来。他趴在裴子桐身上啃着裴子桐的颈窝低声说:“是我。想我么?”

下身一凉,裴子桐的衣服已经被脱了下来。裴子桐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两层被他深埋的记忆被挖出来,瞬间充满了他的脑海。他抱着柯默轩,轻声说:“想……啊……”

尽管柯默轩已经做好了扩张,但是裴子桐完全是个雏儿,哪里经得起他这么狠地进攻,一下子疼得叫了出来。

柯默轩没有直接动,他趴在裴子桐身上不断都刺激着他的敏感点。一嘴一手含住胸前的两个红点,小裴同学被握在手里上下撸动,裴子桐呻吟出声。后面被充满的感觉让他不适地扭动起来,想要里面的东西动一动。

“好~好了~”裴子桐颤着音说。

柯默轩直起身子,看着身下的裴子桐。裴子桐躺在一片狼藉的桌子上,白皙的纤弱的胸膛上已经被嘬出了好几颗小草莓,小柯同学又大了几圈。柯默轩没忍住,架起裴子桐的双腿猛烈地抽、送了起来。

“啊~唔……”突然如此猛烈地插入,裴子桐失声叫了出来。一想到这是在办公室,裴子桐赶紧捂住了嘴巴。

柯默轩儒雅的脸上挂了个坏笑,很迷人。他边、抽、送着边吻住裴子桐的手,低笑着说:“不用担心,这里没人的。大声叫出来,学长好想你。”

埋藏在心底的火热爱意被购了出来,裴子桐泪水盈盈地看着学长,下面的感觉快要把他逼疯了。这种羞耻感和快感并头齐发的感觉,让他的手一松,叫了出来。

小柯同学被紧致火热的内壁咬住,柯默轩被欲望驱赶着大力、抽、插、着。埋藏了几年的感情在这一瞬间爆发,柯默轩高兴地快要疯掉了。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少年。裴子桐眼睛里带着一种坚强让他欲罢不能,所以,他知道他一定会等他。事实如他所想,裴子桐一直在等他。情到深处,柯默轩俯身吻住裴子桐的嘴,笑着说:“子桐,我爱你。”

如此催情的一句话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裴子桐“啊”得叫了一声,射了出来。

于此同时,柯默轩趴在裴子桐的颈窝里,也闷声射了出来。

高、潮后的余韵让两个人喘着粗气半天没回味过来,柯默轩扭头亲了裴子桐一口,起身把小柯同学抽了出来。

裴子桐轻哼一声,巨大的空虚感让他朝前拱了拱,抱住了柯默轩。坐在办公桌上,屁股里的液体流出,摊在了桌子上。

柯默轩就那么抱着裴子桐,笑着问:“我以后不走了。许给你一个一辈子的承诺,你信不信?”

裴子桐抱着他的肩膀,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他说:“我信。但是我给不了你。”

柯默轩说:“因为你妹妹?”

裴子桐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嗯。”

柯默轩仰着头想了一会:“话说我和你在高中时照得暧昧照是不是被你发现了?”

裴子桐浑身一僵,转头抓着柯默轩咆哮:“暧昧照?什么暧昧照我怎么不知道啊喂!”

柯默轩就着他的嘴亲了一口,赖皮兮兮地说:“就是咱们失去初夜的那个夜晚,我拍了不少照片。然后,洗出来夹了你课本里去了。”

裴子桐双目血红:“洗出来?!多少人看过了!?重点不对!啊啊啊啊你竟然拍那样子的照片!”

“哈哈哈哈哈”柯默轩搂着发狂中的裴子桐,笑着说:“我家有打印机,没人看到。唔,不对,只有你妹妹看到了。”

裴子桐赶紧翻身下桌,不行,不行,赶紧去找妹妹解释。刚下桌子,“艾玛~”腰一酸,又掉进了柯默轩的怀里。

柯默轩笑着抱他坐下,抽出书里夹着的照片递给裴子桐。“喏!”

裴子桐一把抓了过来,照片上两个青涩的少年,裸着身子抱在一起。柯墨轩拍照的时候还做了个暧昧的姿势,看上去两个人像是正在做着一样。

裴子桐:“!!!”

这样的照片被妹子看过了?裴子桐抬拳就要揍柯默轩:“妈的,你怎么能给我妹子看这个!”

柯默轩虚虚地截住这一拳,笑着说:“你自己不好好放,被你妹子发现了。这是她给我的。”

说完,把照片翻了过来。

照片后面全是字,裴子桐一愣。

“老哥,你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就说明我已经找到汉子了。这汉子对我说,他会对你好一辈子。老哥,你以为妹子是死的么?照片乱放,你是gay什么的我老早就知道了。正巧看到X大用这汉子做门面招生,于是我就选了X大。哥,做了这么多年奶哥,辛苦了。以后有奶哥夫,你就甭担心了。反正妹子是粗人,也不会说啥窝心的话。小言姐说一点都没有恶心的感觉,白瞎了她给拉着你给我空出那么多时间做准备。但是妹子我好歹也写了这么多,下个月生活费加一百块呗。”

裴子桐眨了眨眼,啊咧,结果竟然是他最后一个知道么?揉了揉眼睛,裴子桐暗骂:“死妮子,这辈子别想加生活费。”

柯默轩说:“我已经给她加了!”

裴子桐叉腰,转头张手,一副市井小民的样子吼:“以后,钱全归我。死妮子敢耍我哈?我让她一辈子的生活费都没得涨!”

柯默轩低头啄了他的脸颊一口,笑眯眯地应着:“好。”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

【耽美文学公共主页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盗文自重aifofo】

3 thoughts on “Ta TM thật không phải cố ý – Tây Phương Kinh Tế Học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