Ô long ký – Bạc Mộ Băng Luân

乌龙记by薄暮冰轮

这是一个丢了 U 盘的同人男和捡到 U 盘的腹黑的故事.

–> 一·

这是一个在丢了U盘的同人男身上发生的悲剧。

那天晚上苏南轻松愉快地跑去光缆机房下电影,怀里揣着自己心爱的U盘。作为一个轻微取名癖患者,苏南给自家U盘取名:小M。

然后呢?然后苏南把他家小M忘在了机房。

回到寝室才惊觉小M已经离他而去的苏南含泪扳手指:不和谐小电影共计三部、BL广播剧五期、耽美小说差不多十来本,还有他自己写的耽美文,这样算了,他干嘛要骚包地给文件夹取名为“我的大作”啊!这不是摆明了诱惑人家去看嘛,自作孽不可活。

这个U盘不能要了!苏南一狠心决定放弃心爱的小M。

不对!苏南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这几天在机房边下载边写小说,勉强把交稿底线是明天的稿子搞定了,但是!他没来得及在电脑里备份啊!编辑会拿枪崩了他的!

熄灯时间到了,机房已然关门大吉,苏南咬着被角捶床:小M我错了,你回来吧,我一点都不嫌弃你啊,你回来啊!

次日,脸色青白眼圈乌黑的苏南先去上了课,今天第一、二节是人称“当课杀手”的比较文学课老师,再借苏南两百个胆子也不敢翘。坐立不安地呆到下课,苏南把背包往室友眼镜男吴谦怀里一塞道:“帮我拿回去,我去找小M!”

急急忙忙跑去光缆机房的苏南冲到自己昨晚坐的机子旁,心里一凉,没了。

插U盘的接口干干净净,啥都没有。苏南不死心地打开电脑桌的抽屉,没有,再打电话问值班室,没有人捡到。

苏南顿时如坠冰窖,心拔凉拔凉的。

回到寝室的苏南赶紧上线向编辑解释,编辑冷笑着回道:“这个理由在我实习第三天就已经完全不相信了!三个月前你说你生理痛死去活来根本不能码字,然后呢,然后呢,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男声是怎么回事?丫的你连男变女这种没下限的理由都能想出来你还有什么编不出来的,交稿交稿交稿!”

苏南火速下线关掉QQ装死,这时候手机来了条短信,苏南心想大概又是编辑催稿来了,懒洋洋地拿起来一看,清醒了。

【你是苏南?我捡到了你的U盘。】

苏南猛然想起U盘里还有几篇运动会的通讯稿,上面是有班级和姓名的。

苏南十指如飞噼里啪啦回道:

【谢谢谢谢,我急得要命,好人啊~】

结果五分钟后那人才回短信给他:

【我有说要还给你吗?】

【……你不还我联系我干嘛?】

那边又迟钝了五分钟:

【我没说不还你。】

【那你想怎么样?】

那边继续慢吞吞地回道:【把U盘还你啊。】

苏南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无力,强打起精神问道:

【时间,地点?】

【在上课,下午有事,晚上再说。】

苏南几乎要哭了:

【大哥(姐),麻烦你快点还给我吧,我急用啊急用啊!】

过了五分钟,那边还是没反应,苏南负手在寝室里转了二十圈,甚至去隔壁寝室巡逻了一圈,被臭袜子击败溃逃回寝室,手机还是在他手里没震动一下。

苏南炸毛了,顷刻间的怨念几乎穿过手机乘着手机信号爬到对方手机去,他恨不得掐着那个混蛋的脖子使劲摇,一边怒嚎:还我小M,还我小M,还我M,M、M、M、M……

苏南开始持续发短信骚扰那位仁兄:

【大姐?】

【大哥?】

【还我吧……】

【我急用啊TAT】

【求你了】

【拜托……】

【爷】

【陛下……】

【求你了,我请你喝一个月的奶茶,行不,行不?】

苏南绝望了,小M,小M,我不能没有你啊!

结果在折叠电脑桌上安然挺尸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惊得苏南一跳,赶紧打开来看。上铺的吴谦还调笑道:“怎么,妞的?”

苏南愤愤道:“爷的!”

果然是那位不知名的大爷的:

【两个月。】

什么两个月?苏南一回想,然后破口大骂:“你大爷的!”

三位室友纷纷扭头给予注意,上铺的吴谦哼哼两声问道:“被妞开涮了?”

苏南冷笑道:“兄弟们,有人敲诈我,你们说该怎么办?”

手机又震了,一条新短信飞来:【其实我的室友很有兴趣看一下你的U盘,不过我听说最近有人传播此类不和谐十八禁物品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所以暂时阻止了他们。】

苏南拿着手机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一看,再一看,最后怒号一声:“人不能这么无耻,这么无耻,这么无耻!!!”

虽然他是同人男,还是个弯的同人男,但是他绝对没有在学校出柜的打算啊!这厮怎么可以用这种猥琐的胁迫方式,怎么可以?!

“到底咋了?”上铺的吴谦把头伸了下来问道。

苏南面无表情地握着手机肃然道:“爷不小心将几张□放在U盘,现在U盘被人捡了,这厮威胁我。”

“威胁你啥?”无良的室友们好奇了,新版艳照门事件?

“让爷请他两个月的奶茶。”

“切——!”

三人不以为然:“爱请不请,奶茶而已。”

一个月三十天,一天四块钱,一个月下来就是一百多,苏南掰了掰手指,大概等于两千字的稿费,好吧,他忍了。

【好!U盘,立刻还我!】苏南回道。

【12点半,16幢楼下等,热的咖啡奶茶,要珍珠。】

苏南的手抖了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1:30,他需要冷静一下以便待会拿回U盘时更加淡定,他也不想在宿舍楼下掐着人家的脖子往树上撞……太惹眼了。纯洁的人会以为他抢了他的妞,不纯洁的人会以为发生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件——好像会这么想的人就只有苏南自己了……

时间是中午12:30,苏南一手拎着刚从奶茶店买来的加料咖啡奶茶在16幢楼下严阵以待,这是男生宿舍,苏南终于确定了对方的性别。既然是男人就更不能手下留情了,他决定这两个月用各种方法报复这家伙:给他的电脑发病毒,在他的奶茶里加肠清茶,在他宿舍里顺手牵羊然后以此要挟某人忘记某件事情!

于是苏南说服奶茶店的店员在奶茶里加了一整包肠清茶,信誓旦旦表示他只是肠胃不便需要清肠,绝对不是拿出去恶作剧。

“苏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苏南身后响起。

苏南是个声控,瞬间被这个声音电到了,猛一回头,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男生正微笑看着他,鼻子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十足的挺拔俊秀。

苏南也是个颜控,光凭对方这张脸他可以给个90分,再加上美好的声音,快满分了……可是,结合这厮的人品,苏南决定把他列为衣冠禽兽那一类。

“U盘。”苏南冰冷着一张脸摊手。

“我叫傅墨。”那人对他露齿一笑,一脸儒雅俊美。

“U盘。”苏南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摊手。

傅墨微笑:“奶茶。”

现在苏南相信他就是用短信跟他你来我往尔虞我诈的家伙了!

苏南板着一张脸把奶茶给了眼前这个笑得有点碍眼的男人,心想就等看他喝了奶茶五分钟内疾奔厕所的糗样了,肠清茶,那可是大杀器。

“要不我们去外面走走?”苏南不怀好意地建议,他的目的是想找个方圆五百米内没有WC的地方。

傅墨已经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然后抬眼对苏南笑:“好啊。”

“味道有点怪。”傅墨喃喃道,然后怀疑地看了苏南一眼。

苏南故作不屑地斜了他一眼:“难道你还觉得我在里面下药?”

“为了证明一下阁下的人品,请务必全部喝光。”傅墨微笑着将奶茶递给苏南。

“……!”

苏南的脸痛苦地扭曲了一下,眼前的那人还保持微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似乎就在等他说不。

不行,他丢不起这个人!

苏南计算了一下喝完奶茶到跑回寝室需要的时间,五分钟够了,喝就喝谁怕谁!

苏南怀着烈士般悲壮的心情一把夺过奶茶咕噜咕噜全部喝了下去,眉毛都揪成了一团,没想到肠清茶加上咖啡奶茶这个味道真是……销魂。苏南忽然想到,这家伙不会早就知道里面是什么玩意儿了吧?!

喝完了,苏南在傅墨面前晃了晃空空的奶茶杯,一脸证明自己是无罪的得意样子。

傅墨嗯了一声,脸上绽开了一个让苏南不寒而栗的笑容:“你不是说出去走走吗?刚好运动场有篮球赛,一起去看看吧。”

“……”他一定是故意的。

不行,现在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不能浪费!苏南挤出一丝笑容:“不,我想起来有急事,改天再说。”

说完也不管傅墨用什么眼神看他飞一样地跑了,冲出16幢楼一口气奔回寝室,直奔厕所。吴谦拿着NDS边打游戏边在寝室里转圈,险些被苏南撞倒。

“你干啥呢你?被狗追啊?”吴谦郁闷道。

“疯狗,那是一条疯狗!”苏南皱着脸蹲在厕所哀嚎。他预感他未来两个月将会被厄运大神如影相随。

16幢楼下,傅墨勾着U盘的链子看着忘记目的某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微笑。

–>

二·

塞在裤袋里的手机又震了,被腹绞痛弄得冷汗涔涔的苏南无力地扯出手机,一条新短信:

【其实肠清茶和咖啡奶茶混在一起的味道真的挺糟糕。】

苏南的脸色更白了,已经接近面无人色。

“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这·一·点·都·不·好·笑·嘛!”

从厕所里传来的恐怖的笑声和充满怨念的低气压让寝室三人都为之一震,吴谦还体贴地敲了敲厕所门:“贞子姐姐从厕所爬出来偷窥了?还是你又忘带厕纸了?”

“你才没带厕纸,你们全家都没带厕纸!”厕所内一阵咆哮。

吴谦叹了句好心当作驴肝肺,拿着他的NDS继续玩他的黄金太阳。

蹲完厕所的苏南越想越不甘心,愤愤地在寝室里转圈,因为空间太过狭小,几次和拿着NDS玩游戏的吴谦撞在一起。

“你就不能坐着玩躺着玩站着玩?非要走着玩,你这是病啊,得治!”苏南对吴谦说道。

吴谦扶了扶眼镜肃然道:“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东西吗?”

苏南摇摇头。

“像锅里烤着张牙舞爪到处乱爬的螃蟹。”吴谦说完,火速爬回上铺,苏南对他竖中指,奈何人家欢快笑纳。

手机又开始震了,苏南瞪着手机,手机没法回瞪他,只能在那默默躺着。苏南狠狠心打开来一看。

【你的U盘还在我这。】

=口=

苏南咬咬牙回道:【晚上我来拿】

那边简洁明了地回了一个字:【好】

苏南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傅墨忽然之间这么好说话,但是能拿回U盘真是太好了,至少他不会被编辑斩杀了。

结果没一会又一条短信来了。

【你的小说写得不错,文笔很好,构思也很新鲜,思想……嗯,很先进。】

思想很先进,很先进,很先进……这几个字像脑中的LED大屏幕反复滚动着字幕,苏南焦了。

【无耻小人,你偷看我的东西?】

【不看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啊,放心,只有我看过了,看了一点】

苏南觉得胸闷气胀,狠狠灌下了一大杯水后才勉强浇灭了内心奔腾汹涌的怒火。

人而无耻,不知其可!

苏南哆嗦着嘴唇再给自己来一杯水,他需要冷静一下,好好冷静一下。

傅墨约了他吃晚饭,苏南抱着鸿门宴的态度去了,心心念念的是拿回U盘和找个机会恶整某人。

“去吃米线吧。”某人很愉快地建议道。

苏南不置可否,于是两人在食堂的面店柜台一人点一碗米线,苏南指着鸡块对食堂工作人员道:“多加点多加点。”

食堂阿姨瞪了他一眼,见这孩子长得挺俊,还一脸讨好的笑容,又多给了一小勺。

苏南笑嘻嘻地把米线碗往自己方向拉,一拉,发生悲剧了,柜台上面有条不宽不窄的缝,碗在上面一绊,瞬间倾倒,米线上的鸡块全部贡献给了柜台。

傅墨看着苏南,苏南看着碗,碗里还有半碗米线,纯米线,连根葱都不剩。

食堂的阿姨正在给下一位装料背对着苏南,苏南面红耳赤端起碗就跑,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把碗一放,呆呆地看着没有鸡块的米线。

“喏。”傅墨给了他一双筷子,苏南面无表情地接过,狠狠往碗里一戳,开始努力捞,企图从里面捞出一块鸡块来,哪怕只有指甲盖这么大。

傅墨看着好笑,看他做无用功。半分钟后苏南确定了,这米线里面确实没有鸡块,死心了。

“衣服脏了。”傅墨递了一张纸巾过去,苏南瞥了他一眼,接过来擦了擦衣服。

米线只剩半碗了,苏南食不知味地吃,一脸郁卒。

忽然碗里突然多了一块鸡块,苏南抬头一看,傅墨正将自己碗里的往他碗里搬。

“你干嘛?”苏南警惕问道。

傅墨没回答,只是微笑了一下,鉴于笑容瓦数太大苏南挺不好意思地低头继续扒米线,这下好歹上面有点鸡块了。

两人默不作声地吃完了一顿不怎么愉快的晚餐,苏南伸手要U盘。

拿到U盘的那一瞬间,苏南深深地觉得这个世界不真实了。

也许……傅墨也没他想象的这么差劲。

“两个月的奶茶,一天都不能少。”傅墨笑眯眯地说道。

“……!”

他错了,渣永远是渣,就算皮相好那也是渣,只是有时候掩饰得太好了!

傅渣,老子诅咒你被个渣攻压一辈子,一辈子!

苏南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憋屈生活。

傅爷每晚在图书馆自习,苏南诚实守信每晚送一杯奶茶过去,顺便给寝室三宅男带夜宵回去,每次他对夜宵摊说老板来四份炒面的时候都觉得被后面排队的人用眼神砍砍杀杀。

“喏,奶茶,大晚上的喝咖啡奶茶也不怕睡不着。”苏南咕哝着把奶茶塞给傅墨。

傅墨摘下眼镜揉揉鼻梁,桌上摊着一本《民法》,苏南扫了两眼,顿时觉得自己的脑细胞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虐待。两人都是大二,苏南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是个出了名好混的专业,也挺对苏南这个伤春悲秋小文青的胃口,写点古风耽美小说还挺像模像样,赚点零花钱。傅墨学的是法学,这厮还野心勃勃准备大三一次过司考,勇气可嘉啊。

“走了,拜拜。”苏南奶茶送到就准备走人。

“等等,一起走吧。”傅墨收拾了书本装好杯子也起身走出了图书馆自习室。

已经是秋天了,天渐渐冷了下来,傅墨拿着热乎乎的奶茶没打开来喝,苏南在一旁闷不做声,也不知道说啥。

两人认识半个月了,一直是不冷不热的,傅墨每天给他一条短信点要的奶茶,苏南从来不回,还是风雨无阻地把奶茶送到图书馆自习室。

“苏南。”

“嗯?”

“你很讨厌我吗?”

苏南尴尬了,傅爷麻烦您别这么直白啊,我是个小弯男还是个同人男,您这么直抒胸臆的问题很容易让我产生YY的冲动啊,奈何,奈何对象是自己,这种自我代入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糟糕。

“没有啊。”苏南赶紧澄清道。

这句“没有啊”倒是实话,处久了苏南也发现傅墨这个人基本上属于常人眼中品行优良学习优秀脸蛋符合大众审美的家伙,人缘也不错,在自习室常常能看到有人路过特地跑到他身边打个招呼——女生尤其多。

除了性格有点腹黑恶劣外,傅墨确实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那就好,你每天板着一张脸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傅墨看着局促的苏南笑道。

“饿不饿?”傅墨又问道。

苏南点点头。

“我请你夜宵。”

“你这么好心?”苏南不假思索地反问道。

傅墨无辜地指着自己问道:“我看起来这么小气吗?”

苏南瞥了他一眼,哼哼两声表示默认。

“那好,为了证明我不是个吝啬鬼,我决定……今天开始请你吃夜宵。”傅墨认真道。

苏南瞪着他:“此话当真?”

傅墨点点头。

苏南欢呼一声,一把拽着傅墨的胳膊跑到卖炒饭炒年糕的地方豪气冲天对老板说:“老板,来四份炒米线!”

然后不怀好意对傅墨笑:“傅爷,结账吧。”

傅墨笑眯眯地掏出钱包,认真地拉开每个空空的夹层给苏南展示一遍,最后从一个小夹层中掏出仅有的一张五块钱递给老板娘。

“太糟糕了,没带够钱。”傅墨一脸遗憾地说。

苏南颤抖着手攥成拳头,然后颤颤巍巍地掏出十五块钱付了另外三份炒米线。

“傅墨。”

“嗯?”

“你真是个渣……”苏南在最后一个字紧急收尾,险些把那个“攻”字给吐了出来。

傅墨露齿一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苏南咬牙切齿道。

傅墨竟然伸手摸了摸苏南的头:“明天请你吃午饭,乖。”

那个尾音上扬的“乖”彻底戳中了苏南的炸毛点,苏南深吸一口气准备炸毛了。傅墨已然转身走了,还回头对苏南露齿一笑,挥手告别。

“你的炒面。”老板娘将适时完成的四份炒面塞进苏南的手里阻止了他的暴走。

苏南默念了三遍“我是个温柔可靠有文化有思想的新好男人从不以暴力解决问题”后,郁闷不已地拎着四份炒米线回寝室去了。

那晚以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好了起来。苏南算了一笔账,每天给傅墨带的奶茶是四块钱,每晚他蹭来的夜宵是五块钱,前十四天他免费给傅墨带奶茶,但是以后他每天有一块钱的差价算盈余,那么两个月下来……61x4—(61—14)x5=9

苏南觉得他的损失大大减少了,如果交易多持续个十天他就能转亏为盈。

有时候苏南也跑去自习室和傅墨一起晚自习,不过他真的没什么课本要看的,考前突击一下总能顺利低空掠过。所以苏南一般去图书馆借几本书然后拿去隔壁的自习室打发时间。

百无聊赖的苏南合上书,拿出MP4听广播剧。他昨晚刚往里面塞了一堆带H的,看着屏幕上红果果的《哭腔X轨》字样,苏南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不适宜在大庭广众之下鉴赏,遂换到了《金钱帮》。

“法律有趣么?我觉得我完全没法理解。”苏南小声问傅墨。

——此刻他的耳机里回荡着: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还行,学好了才能钻法律的空子啊。”傅墨纤长的手指翻过了一页书,连翻书的动作都是苏南想象不到的优雅自如,看得苏南直发愣。

——MP4: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法律的空子啊,这可不像守法好公民应该讨论的问题。”苏南喃喃道。

——MP4:好,既然你说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我就无情给你看残酷给你看无理取闹给你看!

“好公民,呵。”傅墨轻笑,扭头看着苏南,一面轻声道,“一个好公民可不能在U盘里乱塞不和谐物啊。”

——MP4:看吧,还说你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现在完全展现了你无情残酷无理取闹的一面了吧!

苏南囧了,立刻尿遁:“我去洗手间。”说完就跑了。

MP4的耳机不知怎么的在椅子上一勾,MP4摔在了地上,耳机瞬间滑脱,MP4里的声音顿时公放了出来:

——MP4:“我想我该离开了,既然我们的思想观念不同,那也没有理由在一起了。希望以后见面我们还是朋友。”

苏南的脸白了。

——MP4:“……&*@!%)*#……”

MP4里传来的让人脸红的水渍声……

——MP4:“我向你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杀人了。”

——MP4:“为什么?”

——MP4:“因为,我到现在才发现。我是如此爱着你,不能没有你。我宁愿不报仇,也不能没有你。”

整个自习室的人在确定MP4的对话主角是两个男人后,都用惊悚莫名的眼神看着苏南。傅墨大概是里面最镇静的一个了,他对苏南眨眨眼,捡起了MP4递给苏南。苏南的脸由白转红,一把抓起MP4飞一般冲出了自习室,边跑边在心里默默流泪,这地方他以后再也不敢来了!!!

–>

三·

苏南像受惊的兔子似的在厕所的单间里默默蹲了十分钟,

“苏南,你的书。”傅墨的声音在洗手间响起。

苏南犹豫了一会,打开单间门垂头丧气地接过书,准备回寝室去了。

图书馆到寝室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苏南一路上沉默着,MP4乖乖躺在他口袋里,他觉得他近段时间内都不敢带它出来了,心理阴影啊。

“没精神?”傅墨轻声问道。

“嗯。”苏南闷闷地应了一声。

“苏南。”

“嗯?”

“你喜欢男人吧。”

“……”苏南没敢抬头看傅墨,低着嗓子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这个混蛋捡到了他的U盘,估计还看了个遍,没拿去给室友分享广泛传播已经算人品好了。

“苏南。”

“嗯。”

“我喜欢你。”

苏南停住了,抬头看着傅墨,傅墨的唇抿得很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南,那双眸子在微弱的路灯下有种异样的深邃。

苏南张张嘴,没能发出声音来。

“原来表白也没想象的这么难。”傅墨有些释然地微笑道,“我知道很突然,你也很惊讶,可是我绝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注意你很久了,从大一刚开学开始。”

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男人和男人表白不是件稀罕事,但是自己被男人表白的震撼度绝对不下于刚才在图书馆丢人。

他还是没法觉得傅墨是认真的。

“我们还不熟。”苏南冷冷道,转身就走。

胳膊被拉住了。

“苏南,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但是,请不要就这么草率地拒绝我。”傅墨低声道。

苏南沉默着扯回了自己的胳膊,回头默然看着傅墨。

苏南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像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不一般。长得俊秀,笑起来一脸温柔儒雅,但是内在属性绝对是个腹黑。像他这个年纪的男生混日子的居多,很少有人像他这样非常明白自己要什么。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明白自己要什么的人,对未来有十分明确的规划。”苏南说。

“是的,但是我的规划里包括你。”

“你是GAY?”苏南又问。

“我很明确。”傅墨笑了。

“嗯,晚安。”苏南点点头,对傅墨挥挥手,走了。

“……晚安。”傅墨轻声道,声音很低很低。

眼看着苏南走远了,傅墨才长长叹了口气,沮丧地卸下了冷静的面具。

太失败了,这个告白。

原先想好的计划完全走偏了,他起初觉得他可以等很久甚至可以等到毕业,他也确实等了很久,没想到今晚就这么说了出来。

冲动是魔鬼。

傅墨注意苏南确实很久了,他还记得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在住宿区大门口,他已经收拾好了寝室准备去采购生活用品。一个穿着短袖T-shirt的白净男生四处张望着走了进来,身后拖着一个深蓝色的旅行箱手上拎着一个大袋子,肩上还背着手提电脑,一个人。

他向傅墨问了路,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了目的地,但是,他没有问傅墨的名字,甚至没记住傅墨的脸,很久以后傅墨才知道,苏南近视,而那天他忘了戴隐形眼镜。

整整一年,傅墨有意无意地注意着这个人,他的名字叫苏南,汉语言文学系,住在20幢宿舍308,平时是个宅男,很少出门,不喜欢运动,但是每晚会跑下来买夜宵,还时常帮室友带。人缘不好不坏,不热衷交际,网虫一个,人有点脱线,经常丢三落四,有时会犯囧,偶尔会炸毛。

他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他们不在一个系,不是一幢宿舍,连个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有时候他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会在夜宵的摊位那里看到苏南,一人拎着四份夜宵晃晃悠悠回寝室。

傅墨有时候会想,如果他能冲动一点跑上去搭一句话,或许他们就能认识了。

可是这也仅仅是想象而已,傅墨是个冷静沉稳的人,没打算这么冒冒失失闯进苏南的世界里。

如果有缘的话,说不定也许能认识成为朋友的。傅墨这么对自己说。

在机房捡到U盘纯属巧合。那天他去下几部电影打发时间,意外发现自己这台电脑上有个U盘,好奇之下他打开一看,在翻到运动会通讯稿的时候傅墨发现了那篇通讯稿的署名:汉语言文学,苏南。

重名?傅墨有点不敢相信这种巧合,可是汉语言文学,苏南,这样的重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直到傅墨打听到苏南的电话发短信给他之后他才真正确定,这是一个巧合中的巧合。

苏南是个GAY。

这个U盘暴露了这一点,这个U盘被同样是GAY的傅墨捡到了,然后,傅墨注意苏南很久了。

很久以后傅墨和苏南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觉得像是在做梦,这世界上的巧合何其之多,但是他们两人,却真真正正是巧合中的巧合,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缘分。

这个叫小M的U盘,是个功臣。

苏南睡不着,他一睡不着就会在床上烙烧饼似的翻滚不休,动静还挺大。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半,苏南在烙烧饼,上铺的吴谦在玩NDS。

苏南很烦恼,原因嘛,自然是因为傅墨。

他不了解傅墨,但是挺欣赏这个人。这大概是因为他从傅墨身上看到了自己身上不具备的东西。苏南是个怠惰的人,过着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的日子,满足于平时写写小说刷刷网页,混迹在同人女中犯花痴,从不在网上暴露自己的性别——这让他很有成就感,他已经是N个同人女的闺蜜了——偶尔还会有读者来表白,对于这一切,苏南很满意。

可是自从丢了U盘,他就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混乱中。

他一开始就对傅墨出柜了,非自愿地出柜。然后非自愿地送了一个月的奶茶,收到半个月的夜宵,然后突然被表白。

苏南的接受度挺高的,按照一个写小说的写手的思路来走,苏南觉得目前为止发生在他身上的是个青春校园的温馨系甜文;如果他非要拒绝还老死不相往来,这就是个45°仰望天空泪流满面的青春蛋疼小说——这个想法让苏南觉得鸡皮疙瘩开始争先恐后地冒头。

手机震了,苏南迅速出手抓住,打开一看,是傅墨。

【我猜你大概睡不着】

苏南瞬间脑补了傅墨那张得看似温文尔雅实则意洋洋的笑脸,打定主意不回,装死。

没一会又一条发了过来。

【我再猜,你现在打算装睡,但手上拿着手机】

……

全中。

苏南没辙了,回道:

【有事?】

【没什么,想告诉你我是什么时候见到你的。】

苏南确实很好奇,但是忍住,如果有个人突然告诉你:嗨,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然而你完全不知道,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也有种说不出的尴尬和被偷窥般的微妙。

【大一刚入学的时候,你问过我路】傅墨提醒道。

苏南想不起来了,都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了,而且他一个人来学校报名根本不认识路,一路上不知抓了多少人问,怎么可能记得清啊。

【你大概不记得了】傅墨一条条发过来。

【那天你穿了一件白色的T-shirt,拖着深蓝色的旅行箱,还带了手提电脑,一个人站在宿舍区大门口问路】

【我带你找了寝室,但是你似乎不记得我了】

【后来我就一直注意到你,大一运动会的时候你参加了800米,结果中途摔了一跤;学生会的时候看到你去竞选,但是不幸没中;晚上我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常看到你在买夜宵,一次带四份;如果是夏天你就经常穿着拖鞋跑下来买,有一次拖鞋带子断了,你就这么一拖一拖地回去;还有一次你忘了带钱,和老板赊账;食堂打饭的时候喜欢顺便带一份粥回去,我猜是当晚餐,因为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是懒得多跑一次的——夜宵除外。】

苏南脸红了,为什么他记得的都是些糗事啊?!

苏南旷工了,旷工三日。

第一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傅墨,第二是没脸去图书馆自习室。

第四天晚上苏南寝室的门敲响了,四人都在寝室,位置靠门边的苏南跑下去开门,心想大概又是什么广告啊宣传之类的。

结果门一开,是傅墨。

“……你来干什么?”苏南诧异道。

“请你吃夜宵啊,欠了三天了,算上今天一共要还你四份。”傅墨微笑道,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无良室友们起哄:“带四份回来,今天周三吃炒年糕。”

得,这群家伙还有固定食谱。

苏南叹了口气,换了鞋子和傅墨一起出去了。

已经是夜宵时间,小摊贩们早便热热闹闹摆起来了,路边还有兼职摆地摊的学生,半条马路都被占了。

“三天了。”傅墨说。

“嗯。”

傅墨停下了脚步,面对着苏南直视他的眼睛问道:“那你考虑得怎么样?”

苏南无赖道:“没想好。”

傅墨只是笑笑,没难为他。

走着走着走远了,已经到了教学区文科实验楼后面的湖边,天有点冷了,湖边的风有些烈,吹得苏南的头发一团糟。

“苏南。”傅墨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苏南习惯性地抬头去看他。

唇上一热,一抹淡淡的温度落在了上面,一触即离,轻若片羽。

苏南傻了。

“走吧,去买夜宵。”傅墨没有解释,只是回给他一个安慰的笑脸,握住了他的手。

苏南大概是受了点震撼,大脑还没清醒过来,任由他牵着走。

天很黑,教学区的灯已经熄了大半,在黑夜中和另一个男人牵着手一起走的时候,那种隐秘的悸动和温情让苏南没舍得一下子破坏。

苏南其实是个很孤单的人,父母离异,他谁也不想跟,每月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一直一个人住校,到了大学更是自由。他朋友不少,网上的只能聊聊不可能成为多好的朋友,何况他连性别都不愿暴露,现实中更是如此。以他的个性根本不会在人前露出一点同性恋的倾向来,他藏着掖着,情愿一个人这样过下去。

如果不是傅墨这么突如其来地闯入了他的生活,他或许会这样顺利毕业,然后找份安定的工作,工资不需要很高,但是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故事,逃避现实,一个人活着。

傅墨是个突兀的入侵者。他莫名其妙地闯了进来,努力把苏南从一个人的壳里拖出来,努力……努力让苏南习惯有他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傅墨突然问道。

苏南抬头看着夜空朗声道:“今晚天气真好。”

“嗯,是不错,万里乌云,我带了伞以防下雨。”傅墨晃了晃手上的伞答道。

转移话题很失败,苏南尴尬地看着傅墨,傅墨微笑,似乎在等他继续。

“为什么是我?”对视了很久以后,苏南终于顶不住这种脉脉无语的状态,开口问道。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捡到U盘的人会是我?”傅墨微笑回道。

“……这两个问题在逻辑上没有联系。”苏南斜了他一眼低声道。

“缘分本就没有逻辑可言,可是它既然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们应该珍惜。”傅墨的声音很轻,可是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应该珍惜。因为每一份感情都来之不易。

“苏南,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傅墨的声音很低,但是语气却很认真。

黑暗中傅墨看不清苏南的表情,他听到苏南沉默了很久,期间他甚至能听见他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很久以后,苏南轻轻说了一声:“好。”

傅墨自认为会如同万里长征一般的恋爱长途突如其来地结束了。

不能低估一个未来律师的忽悠能力。

傅墨最近一直蹲在苏南的文下充当一般读者,偶尔披上马甲扮粉丝吼两嗓子“大人好萌好萌,继续写=v=”“XXX好有爱,作者你太有才了”!

自从捡到苏南的U盘后傅墨集中精力研究过苏南的爱好,最后他发现,苏南对同志文学(其实是耽美)有非常特别的爱好,他对U盘中拷出来的苏南的小说进行了深入分析,扒出了苏南所有的马甲,找了个本子记好,然后默默蹲在文坑里看。企图从苏南的小说中研究出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并分析总结了爱人的性格偏好和对同□人之间如何相处生活的看法。

毕业那年,傅墨给苏南所有的小说都写了一份长评,打印出来装订成册,买了一对尾戒,在苏南生日的时候捧出长评合集和尾戒“求婚”。

苏南翻着长评合集惊恐过度之下一时头晕答应了,晕头转向跟着傅墨去了S市发展。

看着手上的尾戒苏南怨念道:“腹黑,你这个腹黑!”

傅墨笑得很得意。他算准了苏南一见到长评合集一定会被吓到,当时只怕他要求什么都会傻乎乎地答应了。

其实摸准了苏南的个性,炸毛了顺一顺,平时他还是很好说话的。

傅墨和苏南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开头很搞笑,过程很纠结,结尾很美好。

外篇

–>

外篇一·肉食主义者与素食主义者

傅墨和苏南在一起火锅。

大冬天的也只有火锅才能打动苏南,让他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去隔壁街大快朵颐一顿。

两人吃的是鸳鸯火锅,喝的是……雪碧可乐。

“傅墨,你家真的不是信佛的吗?在食堂你吃素的我还能理解一下,那个荤菜的油实在是论斤倒的。可是吃火锅你还吃青菜和年糕我就有点理解不能了。”苏南满足地嚼着鱼丸说道。

“我也怀疑你上辈子是屠夫,不然哪能这么爱吃肉。”傅墨淡淡道。

苏南干笑了两声:“肉不能多吃,脸会变大的。”不和谐物不能多看啊,不管是肉文啊肉剧啊还是肉音啊,不然面部充血之后脸会变大的变大的……这是前辈们流下来的经验之谈。

“嗯?”傅墨修眉一挑,看着苏南。

苏南干咳了一声,赶紧捞起了一筷子平菇塞进傅墨嘴里。

肉什么的,最讨厌了。

外篇二·名字

这天,苏南看着课本上自己歪歪斜斜的签名说道:“诶傅墨,你说我的名字是不是特别没文化?”

傅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淡淡回道:“还好。”

苏南撇撇嘴道:“因为我爸姓苏,我生在南方,所以就叫苏南,要是生在北方大概就叫苏北了。”

“我觉得很不错,叫起来很顺口。”傅墨说道。

苏南稍感安慰,反问傅墨:“那你的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据父母透露是满腹墨水的意思。”

苏南斜了他一眼:“满腹墨水?哼哼,明明是腹黑。”

傅墨支着下巴抬头看着苏南,脸上似笑非笑的样子。

苏南心头一跳:“你又在算计什么?这个表情真是太危险了!”

傅墨很无辜地说:“我真的只是在想晚餐吃什么。”

苏南:“……”为什么你连想个晚餐看起来都像是在思考怎么切片油炸我?!

END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Ô long ký – Bạc Mộ Băng Luâ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