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ào hoa ổ – Bạc Mộ Băng Luân

桃花坞BY薄暮冰轮

1、桃花坞里有个桃花仙人 …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唐寅《桃花庵歌》

一?桃花坞里有个桃花仙人

桃花镇以北十里便是桃花坞,从桃花坞坐船便可到达金陵。

而桃花坞附近是偌大的一片桃花林,每当春季来临,桃花林里便满眼春色,远远望去一片深浅嫣红。

桃花坞的桃林深处有座桃花庵,用茅草堆起来的草屋在远近的桃花陪衬下倒也有几分悠然意境。

桃花镇里的人都知道,桃花庵里住了个爱喝酒桃花仙人,有一手好医术,若是镇子里的人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疾病,只需带上几坛好酒诚心求医,便会有只通体雪白的大雕前来引路,带着人前去寻找桃花庵里的桃花仙人治病。

桃花仙人好酒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每年桃花盛开的时节总见他翩翩然来到桃花镇,卖点晒干的桃花做药材,也卖点自己做的丹药,兴许是仙人种的草药也不同凡响,做出来的药丸才勉强供得起他的酒钱,两袖清风的桃花仙人这才不愁没酒喝。

曲酿是年后才来桃花镇的,至今不过两个月,此地民风淳朴环境宜人,他这才从金陵搬了过来,带着自己的酿酒手艺。

曲酿是只酒魅,所谓酒魅,便是好酒埋于地下,年数多了也就生了精魅,但是小小酒魅实在是弱而无害,能饮善酿,除了天性嗜酒,实在是再好相处不过的妖精。

也亏得酒魅天赋善酿,他的酒在镇子是里出了名的好,每天都有熟客来这里买上两杯过过瘾,忘了带钱也无事,桃花镇民风淳朴,赊欠的帐头一两日便补上了。

这天曲酿正忙着从地窖里搬酒,忽的听到竹帘门旁的风铃响了,然后有个清朗的声音问道:“掌柜何在?”

那声音忒得陌生,曲酿搬着一坛子梨花酒吭哧吭哧地从地窖里跑了出来:“这里这里!”

日已近西,小酒铺里暗暗的,客人也都回家吃饭去了,曲酿只看见一人堪堪立于柜台前,一袭白衣在昏黄的酒铺里显得那样夺目,那人身量颇高,虽无表情,曲酿却直个儿觉得那一双桃花儿似的眼睛笑盈盈地看着他。

那人可真好看。桃花镇中竟然也有此般精彩人物?曲酿不由看傻了眼,痴愣愣地盯着人家瞧个不停。

“梨花酒?”那人未语先笑,白净端秀的脸上露出浅浅笑容,眼神忽转,盯着曲酿怀里的酒坛子问道。

“是、是的。”曲酿慌慌张张地将酒坛子放到了货架上,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被这么个神仙似的人看着,他只觉得心慌,心尖没来由的扑腾扑腾地跳着,火热热的,连抬头看一眼都觉得有把火烧到了脖子根。

那人略一点头:“这酒倒是不错。你是新来的?以前倒是不曾见过你。”

“对,我刚从金陵来。原来这里的老板恰好要搬去临镇,我就盘下了这间铺子卖酒。”曲酿小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又问道。

“曲酿。”

那人笑了,笑得朗月风清,只见他白玉似的手指往酒铺角落的大酒缸一指,盖着的木板缝隙间溢出来的酒香就已经熏得人醉了:“这酒不错,给我来两坛,再来坛梨花酒。许久没来沽酒,家中的备酒就快喝了个空,肚里的馋虫都要作反啦。”

曲酿不由笑了,乐呵呵地从地窖里搬了两坛熏风酒和一坛梨花酒出来,用绳子系上,一并交给那人,那人从付了钱,提着美酒便欲离开。

“客人等等。”这话一出口曲酿就愣住了,忐忑地看着回转身来的客人,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最后牙一咬脚一跺,鼓起勇气问道,“可否请教姓名?”

客人微微一笑:“镇上的人都管我叫桃花仙人。”

&&&

曲酿病了,相思病。

听说桃花仙人长于医术,不知道他提着两坛自己酿的桃花酒前去求医能不能治好他的相思病。但是他怕从此被那桃花仙人嫌弃,再也不来他这里沽酒。

夜里化作原型的酒魅蔫蔫地趴在窗台上,瞅着头顶一轮明月,尾巴有气无力地扫来荡去,一点修行的念头都没了。酒魅似猫,不熟悉妖精的凡人见到酒魅多半会认作猫崽子。

酒魅想着只有一面之缘的桃花仙人,想得睡不着,只好对着月亮喵喵叫。这几天在镇上打听桃花仙人的事迹,可惜他甚少来到镇子上,来了多半也是卖药和买酒,与镇子上的居民交际甚少,但是医术却是出了名的好,又因为住在桃花坞的桃花林里,所以心怀感激的村民就管他叫桃花仙人,真名反而没人知道。

曲酿成精不久,生性又害羞,只能闷闷地每日照常沽酒,只是心里总惦记着个人的滋味……真难熬。

桃花仙人什么时候才会再来买酒啊?听说他爱酒成痴,三坛小酒怎么够喝呢?

如果他再来,他一定把自己珍藏的竹叶青卖给他,不,送给他喝。

就在曲酿等桃花仙人等得望眼欲穿的时候,桃花仙人又来了,他还是穿着那身雪似的衣裳,施施然地在一个众人归家的傍晚走进了曲酿的小酒铺。

“曲掌柜,上次的酒再各来两坛。”桃花仙人将碎银子放在柜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架子旁整理酒坛子的曲酿。

“桃花仙人?”曲酿惊呼一声,一下子站了起来,站得直挺挺地看着他。

桃花仙人笑盈盈地看着他,明明是和气又温柔的笑意,却看得小小酒魅红了脸:“你盯着我瞧什么?”

曲酿嗫嚅着说不出话来,末了用低得听不见的声音说:“你真好看。”

桃花仙人笑了:“你这小家伙也真有趣。明明是只妖精,怎么这般不小心?”

“啊?”曲酿呆呆地看着桃花仙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桃花仙人伸手,纤纤五指在他头上一摸,带着两簇短毛的猫耳朵垂在曲酿的头顶,被碰到的时候还精神地翘了起来。

曲酿吓得大叫一声:“啊,你真是神仙?!”

桃花仙人但笑不语,吓得曲酿捂着偷跑出来的猫耳朵可怜兮兮地躲到了柜台下,扑哧一声就变回了原形。

“原来酒魅长这样。跟只小猫崽子似的。”桃花仙人趴在柜台上往下看,缩在角落里的猫崽子喵咿喵咿地叫了两声,乌溜溜的眼睛瞅着桃花仙人,一脸讨好之意。

“过来。”桃花仙人伸手唤他,小酒魅怯生生地跳到了他手掌上,夹着尾巴不出声。

“知道怕了?”

“喵咿。”酒魅蜷缩成一团不敢看他,十足的可怜样。

桃花仙人捧着酒魅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摸了摸它的毛皮:“只消你没有害人之心,我也不难为你。只是修行可不能落下了,不然被寻常人见着了只怕徒增是非。”

小酒魅拼命点头,杏仁般的猫眼眨了眨,一副乖巧模样。

桃花仙人微微一笑,一手托着猫崽,纤长葱白的食指在酒魅湿漉漉的鼻尖轻轻一点:“欠我一份人情,记得拿好酒来还。”

小酒魅瞅着鼻尖上那根修长好看的手指,不由伸出粉嫩的舌头去舔,桃花仙人也不恼,只是轻笑出声:“小东西还挺缠人。”

桃花仙人可真温柔啊,小酒魅的脸红了。

幸好被毛皮盖住了,他庆幸地想。

带着曲酿准备的酒以及他珍藏的一坛竹叶青,桃花仙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直到桃花仙人的背影转出了小酒铺,曲酿才有气无力地趴在柜台上。

怎么办呢,他好像越来越喜欢桃花仙人了。

二?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酒魅可不是种容易伤感的小妖,通常它们的忧郁会被泡死在美美的佳酿中,打着酒嗝酣睡过去,等酒醒之后什么烦恼都被泡没了。

可是相思病是种根深蒂固的疾患,哪怕喝光了地窖里的美酒也治不好。

曲酿很忧郁。

不知道他珍藏的竹叶青合不合桃花仙人的胃口,万一他不喜欢……

患得患失的心情让曲酿很快沮丧了起来,趴在柜台上看客人们喝着酒谈天说地,聊得都是些仙怪无稽之事,什么临镇私塾那个假正经的酸秀才遇到妖媚狐精马上风猝死了,哪家的井里跑出了个水井妖精,半夜帮主人家打水,每天都把两个大水缸汲满水,十足得勤快。每次这样的话题最后都会拐到桃花仙人身上,镇子上的人天性淳朴,都信他是个神仙,有猜他是在天界因为喝酒误事被贬下界了,也有猜他是自己呆腻了偷偷溜下了凡间找好酒喝,更有猜测他下界办事的时候遇到了个漂亮的凡间女子,住在桃花坞的桃花林里,两人一见倾心,桃花仙人回天界报备自己欲与凡女成亲,结果等他回到人间之时那女子已经病死了,他伤心之余便留在了桃花林里,帮镇上的人治病悼念那个姑娘。

曲酿听得鼻子都皱了起来,桃花仙人看起来才不像是有什么情伤的样子呢。他这么温柔的人……这么温柔的,怎么会遇到这么可怜的事情呢。

一定是大家瞎说的。

中午的时候隔壁的私塾先生来向曲酿买酒,说是娘子最近身体不适,镇上的大夫又查不出什么病因,所以想找桃花仙人看看,就拜托曲酿卖两坛珍藏的好酒给他,价钱好商量。

曲酿歪着脑袋思考了半晌,干脆地折价卖了,只要求跟他们夫妇一起去桃花坞,私塾先生立刻就答应了。

下午曲酿早早就关了店门,高高兴兴地提着酒坛子跟着私塾夫妇一起往桃花坞走去。

桃花坞离桃花镇有十里地,走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三人站在桃花林前等了一会儿,果然有一只白色的大雕飞了过来领三人前去桃花仙人的住所。也曾有人好奇误入林子,结果转悠了一整晚都出不去,最后还是桃花仙人的大白雕把他送出了林子,从此以后就没人敢擅入了。

跟着大白雕来到了桃花林的深处,那里有座茅草屋,建在一条小溪边的空地上,在周围一片桃花的衬托下显得珊珊可爱,桃花仙人坐在溪边的石头上喝酒,看见三人不由站起身含笑问道:“两位请随我进屋,曲掌柜就麻烦你在外面稍等了。”

曲酿蔫蔫地点头,毕竟治病的是位少妇,还是要避嫌的。

等私塾先生扶着妻子千恩万谢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曲酿坐在桃花树上哼着不知哪里听来的小曲儿,抱着酒坛子馋得直想喝。

“曲掌柜,天晚该回去了。”私塾先生招呼他。

曲酿撅着嘴老大不乐意地嘟哝:“再留一会儿吧,我还没和桃花仙人说上话呢。”

桃花仙人笑眯眯地看着他:“上次掌柜送我一坛酒,我也要投桃报李。”

私塾先生就带着妻子一起离开了,曲酿美滋滋地看着树下的桃花仙人,先把怀里的两坛酒丢给了他:“都是竹叶青,上次那坛……”

“我很喜欢。”桃花仙人说。

曲酿的心情一下了上扬了起来,咧着嘴笑,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真跟猫儿似的,喜欢往树上爬?下来吧。”桃花仙人伸出手去拉他,曲酿立刻化作原形,乖乖地跳到了他的手掌上,还讨好地蹭他的手指。

桃花仙人被他逗笑了,一手提着用绳子系上的酒坛子,一手托着猫崽子回屋去了。

“小家伙,要不要陪我喝酒?自酿的桃花酒。”桃花仙人柔声问道。

小酒魅立刻馋了,乖乖地点头,变回人形老老实实坐在桌子前等酒喝。

桃花仙人取了酒来,一仙一妖对酌相饮,倒也其乐融融。

曲酿虽然嗜酒成性,但是酒量却不怎么样,喝了小半坛就晕乎乎地只知道傻笑了,桃花仙人问他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

“耳朵又露出来了,又没好好修行吧。”桃花仙人看到曲酿头上的那两只猫耳不由叹了口气。

曲酿立刻捂住了耳朵嘟哝:“你看不见。”

“是是是,我看不见。”桃花仙人说着抢走了酒魅面前的酒杯,作势要喝掉。

酒魅急了,立刻扑上去抢酒杯,坏心眼的桃花仙人轻轻一闪就躲开了,一整杯的桃花酒都下了他的肚子。小酒魅恨恨地看着他,视线从桃花仙人那双好看的眼睛移到了他被清酒润泽的唇上。

唇瓣的颜色多像是小屋外的桃花啊,衬着上面还未干的水迹,看起来像是清晨的露水。

原本脑筋就不够活络的酒魅在酒精的荼毒下更加晕乎了,此刻只知道抓着桃花仙人的胳膊讨酒喝,酒被抢了,老大不乐意的酒魅皱着眉头哼唧了两声,鼻尖一耸一耸的,像只嗅到了腥味的猫儿,踮起脚就往桃花仙人的嘴唇上凑,还伸出嫩嫩的舌头去舔上面的酒渍。

桃花仙人愣住了,一时间任由这只贪嘴的猫儿调皮地在他的唇上舔来舔去。

“玩够了吗?”桃花仙人按住了曲酿寒声问道。

酒魅乌黑的眼睛里闪过茫然的情绪,又仿佛因为喝不到美酒而委屈,桃花仙人有些起伏的心绪一下子被抚平了,他倒了一小杯桃花酒递到酒魅嘴边哄道:“想喝吗?”

曲酿乖乖地点头。

桃花仙人轻笑出声,在酒魅可怜兮兮的眼神中就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然后将覆底的杯子在他面前晃了晃,眼中戏谑的意味简直要溢出来了。

酒魅的脸一下子垮了,连脑袋上来不及藏回去的猫耳朵都耷拉了下来,末了又蹭上去想舔桃花仙人嘴上的酒液,却被桃花仙人用手指点住了下唇:“小家伙,再舔上来我可就要生气了。”

小酒魅愣愣地伸出舌头去舔他的手指,桃花仙人立刻将手收了回来,苦笑道:“喝醉了可一点都不听话了。”

醉醺醺的小东西喵咿地叫了一声,脑袋上两片毛茸茸的耳朵动来动去的。

微醺的醉意中,曲酿只觉得桃花仙人那双永远带着笑的眼睛里仿佛流动着什么让他移不开目光的东西,不管他怎么依从本性地去淘气都不会生出厌烦的情绪。

那是温柔啊。

三?情动

第二天早上醒来,曲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硬得硌人的床上,身上的被子散发着一股植物的清香味。

他揉着还睁不开的眼睛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窗子敞开着,外面是一片芳菲的桃林,清晨的鸟鸣声传入他耳中,让这个如梦似幻的世界一下子真实了起来。

曲酿有些茫然,直到有人挑开竹帘走了进来,含笑看着他:“醒了?”

晨光中的桃花仙人看起来有些不真实,曲酿一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桃、桃花仙人?!”曲酿惊呼一声,一下子从床上蹦了下来,直挺挺地站在床前。

桃花仙人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上前帮他将滑落到了手肘上的亵衣拉了回去:“我的里衣好像有点大,你的衣服晾在外面,昨晚倒翻了酒弄脏了。”

曲酿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一直从脖子根红到了眼角,连白玉似的耳垂都像被窗外的桃花染红了一般。他情不自禁想要抬起袖子闻闻衣服上的味道,可是又立刻觉得这种行径十分可耻,这才勉强忍住了。

“醒了一起用早食吧。”桃花仙人微微一点头,挑起帘子就出去了。

等曲酿晕乎乎地在小溪边洗漱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机会偷偷嗅了嗅身上的衣服的味道,皂角和花香混合的气味很好闻,就像桃花仙人一样。

觉得此刻自己简直幸福得可以晕过去的小酒魅忍不住傻笑了起来,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悦,简直飘飘然地能飞起来了!

早食是简单的清粥,可是曲酿吃得很开心,一边吃着一边偷眼打量对面的桃花仙人,他只觉得桃花仙人哪怕是拿勺子的样子都优雅得可以入画。

“你看着我做什么?”忽的,桃花仙人抬起微垂的眉眼问道。

曲酿原本就粉润的脸色一下子又烧成一片,吱吱呜呜地说不出话来。

一直到吃完两人都没再说过话,等到桃花仙人端着碗筷出了屋子,曲酿才沮丧地低下了头。

他一定是惹桃花仙人讨厌了,谁会喜欢被人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啊。

更何况他还对桃花仙人有那样的感情。

他可是神仙啊,被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妖精喜欢……他一定会生气的。

原本明朗得一丝云彩都没有的心情一下子乌云密布了,曲酿垂头丧气地走到屋外,蹲在桃花树下,手上拿着折来的桃枝把玩。

枝上的桃花开得正好,一股子水灵。

漂亮的桃花看得曲酿心生怨气,恨恨地将桃花一朵朵揪下来,又舍不得揉碎,只好丵一朵朵丢到溪水里,让它顺流而下,一直漂到他不知道的地方去。末了,他只能拿着一根光光的桃枝戳着草地上的泥土,孩子气地捅来捅去

曲酿成精不久,心性单纯,又没受过什么挫折,不知世事疾苦,凭着自己一手酿酒的好手艺倒是养得活自己。但是对于人情世故却并不那么懂,内心懵懂的情感到底是仰慕还是依恋,就连他自己也不懂。

从没有人对他格外好,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对别人好,怎样讨一个人的欢心,怎样让一个人高兴,他什么都不懂。

他讨厌这样无知又无力的自己。

“小家伙,原来你在这里。”头顶传来清朗好听的声音,曲酿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桃花仙人,垂下的嘴角还来不及折回去。

“怎么无精打采的呢?”桃花仙人撩起袍角蹲了下来,柔声问他。

曲酿不说话,只是拿着没有花的桃枝在地上画来画去。

“喏。”桃花仙人伸出暖玉似的手掌,摊开,里面赫然是一朵沾了水珠的桃花。

曲酿迷惑地看着他。

“我在溪边看到好些桃花漂了下来,原来是你丢进去的。”桃花仙人微笑着说道。

“对不起。”曲酿小声道歉,神情更沮丧了。

“道什么歉啊,看着,我给你变个戏法。”桃花仙人拍了拍曲酿的脑袋,摊开的手掌又握了起来,等手掌再次展平的时候,他掌心的那朵桃花已经化为了一只振翅欲动的蝴蝶!

蝴蝶扇动着桃粉色的翅膀,轻飘飘地从桃花仙人的手上飞了起来,曲酿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呆呆地看着这只漂亮的蝴蝶翩翩飞舞,最后停在了他头顶那棵桃花树的枝梢上,化为了一朵娇艳欲滴的春桃。

“好看吗?”桃花仙人笑盈盈地问他。

曲酿用力点头,大声回道:“好看!”

桃花仙人的嘴角微微扬起,连眉眼都弯了起来:“现在高兴了吧。”

曲酿愣愣地点头,却觉得自己涩涩的眼睛忽然有点湿漉漉的。

从没有人为了他那点无关紧要的开心而做过什么,从没有人关心那些,更何况是这样一个神仙。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妖精,会酿点酒,除此之外别无所长。

可是桃花仙人却愿意哄他开心,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戏法。

“怎么突然哭了?”桃花仙人手足无措地看着红了眼圈的小酒魅,关切地问道。

酒魅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抱着桃花仙人的腰哭得肝肠寸断,吓得林子里的小鸟儿都不敢叫了,只敢从树梢间的缝隙里偷偷地打量着两人。

他哭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这才从雷霆大雨转成了霡霂淋淋,桃花仙人的衣襟都被他哭湿了,他用力吸着鼻子,从桃花仙人身上传来的草木清香的味道安抚了他,还有桃花仙人拍着他背的手。

他觉得自己丢脸极了。

“我要给您酿很多很多的酒,是很好很好的酒。”曲酿的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好。”桃花仙人温柔地应着。

曲酿从桃花仙人的怀里抬起头,眼角还是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珠子,眨巴眨巴地就被扇到了地上。

“那我可以来陪您喝酒吗?”曲酿小心翼翼地问道,一双还泛红的眼睛里盈满了浓浓的期待,那期待是这么真切而急迫,真挚得让人觉得拒绝他都是一种罪过。

“可以。”桃花仙人说。

小酒魅立刻笑了,才刚哭完的脸上露出的笑容像是夏日疾雨后的太阳,清新得让人心头都亮了起来。

“那您可以亲亲我吗?就一下……就一下!”曲酿带着哀求的声音有些可怜,可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真是太贪心了。贪心得他自己都开始讨厌自己了。

他已经得到很多很多了,可是他还是不满足,贪得无厌的妖精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呢?更何况是神仙。

可是桃花仙人真的很温柔很温柔地俯□,在他哭得红红的眼角上轻柔地落下了一个吻,曲酿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睫毛刚好扫过桃花仙人的唇,弄得他痒痒的,也弄得曲酿的心头痒痒的,像是有根羽毛轻飘飘地扫过,却又一下子就被大风给吹跑了。

曲酿动了动嘴唇,有一瞬间他想问桃花仙人,为什么要答应他贪得无厌的恳求呢?

桃花仙人却笑了起来,那笑容是哪朵桃花都比不上的好看。

“因为你刚才的样子,好似一拒绝就会哭出来。”桃花仙人轻声说道,“可我还是喜欢看你笑着的样子,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

四?仙人,有妖怪!

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就快到了,镇子上的姑娘们都在做花灯,点上蜡烛写上许愿任其顺流而下,也许心愿就可以实现。小伙儿们也不甘落后,悄悄做着最出彩的花灯,希望喜欢的姑娘能捡到。

每年这天,这条穿过镇子的小河里总是漂满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花灯。

曲酿自然也想做一个,但是他实在想不出怎么样让桃花仙人从千万只花灯中挑中他的那个。

也许他该把半空的酒坛子直接丢进河里,说不定桃花仙人一眼就看到了。

不过桃花仙人根本就不会去看什丵么花灯吧,他可是神仙啊,怎么会对凡人的节日感兴趣呢。

曲酿自嘲地笑了笑,最后还是早早关了店门抱着酒坛子跑去桃花坞了。

这阵子他去桃花坞去得格外勤快,自从桃花仙人首肯了他隔三差五带着美酒上门之后,他整天都高高兴兴的,酿酒都格外用心。

他要给桃花仙人最好喝的酒。

到达桃花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曲酿在大白雕的领路下找到了桃花仙人的茅草屋,桃花仙人正坐在桃花树下看星星,听到曲酿的脚步声就抬起头来,对他微笑:“你来了?”

“找你喝酒。”曲酿宝贝似的捧着酒坛子递给桃花仙人,桃花仙人打开泥封嗅了嗅:“梨花酒?”

“嗯,就是梨花酒。”

桃花仙人宽袖一拂,草地上出现了两个浅浅的玉酒碗,在月光下看起来莹润剔透,他给曲酿到了一碗,又给自己满上,放到唇边轻轻一抿:“好酒。”

曲酿立刻笑得眉眼弯弯,比他自己喝还开心。

月亮逐渐往上爬,两人喝得尽兴,曲酿趁着醉意朦朦胧胧地问桃花仙人:“过几天就是花灯节了,你会去看吗?”

桃花仙人啜着美酒撩起眼角瞥了面红耳赤的小酒魅一眼:“怎么?”

曲酿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说道:“一年一次,也挺热闹的……”

桃花仙人像是对他那点小心思了若指掌,却又不直接回到,只是似笑非笑地啜着酒,急得小酒魅揪着自己的衣角不敢出声。

忽然,不远处的桃花林传来了大雕的叫声,还有打斗的声音,一道黑影从林子里闪了出来,扑腾一下就摔在了曲酿面前。

另一道黑影也窜了出来,在月光下泛着不祥红光的爪子直直往地上的人抓去。

“啊——!”曲酿惊叫了一声,眼看地上的那人就要惨死在利爪下。

桃花仙人的宽袖一振,顷刻间就将人影震飞出去,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好大的胆子,竟然擅闯我的地方。”桃花仙人收起了笑容冷冷道。

曲酿蹲下来照看受创的那人,尚算明亮的月光下,他看到地上的那人的瞳孔是异于常人的细长,眼里散发出渗人的寒光,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别怕,一只小蛇妖罢了,若是敢作乱,你叫大雕来啄了它便是。”桃花仙人柔声安慰他,视线却还停留在被他打飞的那人身上。

那也是个妖精,不过是只狼妖。

“这般重的煞气,想必是造过不少杀孽。”桃花仙人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只狼妖,末了右手五指弹动,单手掐出几个法诀来,狼妖痛吟一声,化为原形蜷缩在地,夹紧尾巴不敢出气。

桃花仙人转过身来,看着地上那只蛇妖,微微颦起眉,似乎在思量什么。

蛇妖害怕地往后缩了缩,宛若少女的脸上出现楚楚可怜的神情,又不敢出声,只是绝望地看着曲酿。曲酿心生不忍,不由求情道:“她也犯过杀戒吗?”

桃花仙人秀眉微拢:“这倒是没有。蛇妖大多性淫狡诈,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你走吧。”

蛇女忙不迭地道谢,提起弄脏的裙裾忙不迭地跑了。

“你留下,我缺个看门的,刚好给白雕做个伴。”桃花仙人微微一笑,手臂抬起,大白雕极通人性地落在他的手臂上,好奇地转动脖子看着地上化为原形的狼妖。

曲酿这才松了口气,摇了摇酒坛子还有一点酒,于是给桃花仙人满上,讨好似的端到他面前。

桃花仙人端起酒碗啜了几口,又从袖子里摸出了个玉扳指塞到曲酿的手里:“这个送你,记得带着别离身。”

曲酿愣愣地看着玉扳指发呆,好一会儿才恍恍惚惚地回过神来:“送、送我?”

那不敢相信的神情逗乐了桃花仙人,他不由笑道:“不要?那还我。”

酒魅立刻急了,捂着扳指往后缩:“你说了送我的!”

“好好好,送你,送你。”桃花仙人盈盈地笑着,安抚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微凉的指尖擦过脸颊的时候,曲酿的脸已经满是飞霞,还在心里庆幸天黑看不见,殊不知桃花仙人早已将他小心隐藏的情愫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却忍不住想要去纵容。

曲酿握着掌心的扳指,捂得火热,还偷偷往手指上套,可惜太大了点,他怕不小心掉了,打定主意回去找根绳子串起来挂在脖子上。

这可是桃花仙人送他的东西,说什么也不能丢。

五?花灯节

这天曲酿照常开着自己的小酒铺,几个相熟的客人喝完酒笑呵呵向他道别,一一回家去了。

天已经晚了,眼看着就要黑了,再一会儿花灯节就要开始了。

不知道桃花仙人会不会来呢,曲酿有些郁郁地想着,说不定他早就忘记了。

也是,凡人的节日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桃花林里看着月亮喝酒呢。

强忍下那种迫切想要见到桃花仙人的冲动,曲酿心情低落地擦拭着刚洗完的酒盏。

竹帘门上的风铃轻轻响动了几声,曲酿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妙龄少女娉婷地立在那里,对他微笑:“曲掌柜,还记得我吗?”

“啊,你是那个蛇……”曲酿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有些忐忑地瞅着蛇女。

蛇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用袖子掩住了自己的嘴:“公子可真有趣。”

“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曲酿小心翼翼地问道。

蛇妖略一俯身,小腰风情万种:“多谢那日公子为我求情,不然只怕小女……哎。”

“不客气,桃花仙人本来就不是是非不分的神仙,他人很好的。”曲酿摆摆手,不知为什么这个妖精让他觉得有种阴惨惨的感觉,明明是个长得极漂亮的女子。

蛇女笑了:“那小女可否请公子再帮我一事。”

“什么?”

“将你的本命酒卖予小女。”

曲酿愣了,本命酒也就是化出酒魅的那坛酒,酒魅既已化形便无大用,若是有心爱之人多半与其共饮,但是对于其他妖精来说却是难得的滋补良药,甚至有益于修行。

“这……恐怕不行。”曲酿咬咬牙回绝了。

哪怕这辈子桃花仙人都不会喜欢他,他还是想留着本命酒与他共饮,哪怕桃花仙人永远不知道那坛酒的意义。

蛇女失落地垂下了眼角忧郁道:“小女被那狼妖所伤,现在伤重难愈,只怕徒惹其他妖精觊觎,公子当真不肯帮小女这忙?”

“实在抱歉。”

蛇妖叹了口气:“那好吧……”说着便转身想要离去,还不等酒魅松口气,她又盈盈地转过身,幽幽一笑,“如此公子尚不动心,那小女只有得罪了。”

话音刚落,蛇女的五指间闪出锃亮的寒光,曲酿下意识地躲到了柜台下,只听噌地一声,身后的墙上已经顶入了几根闪着青光的毒针。

蛇女摇曳着莲步缓缓走向柜台,纤长的手指在柜台上轻叩两声,脸上笑意更甚:“公子,小女再给你一次如实交代的机会,若是再错过,可别怪小女子……”

“别怪你什么?”竹帘上的风铃轻响,门帘被挑开,桃花仙人冰霜似的脸出现在两人面前。

“桃花仙人!”曲酿欣喜地从柜台下钻了出来,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枚发光的扳指。

桃花仙人见他安然无恙,似乎是松了口气,转而对神情紧张的蛇妖说道:“那日我见你虽心性诡诈,但却未犯杀戒,本欲放你离开,岂知你如此执迷。”

蛇女脸色煞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求桃花仙人饶命。

桃花仙人拍了拍手掌,蛇女化为一条乌蛇蜷缩在地上,被桃花仙人收进了酒囊中。

曲酿心神稍定,好奇地问道:“拿去酿酒吗?”

桃花仙人淡淡道:“拿去给那匹狼作伴。”

曲酿又想问桃花仙人为什么会突然感到这里,可是摸着胸前那枚发着微光的扳指,他又好像明白了什么。桃花仙人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一直翘起的嘴角垂落着,眼神看起来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淡。

酒魅有点不安,还不等他开口,桃花仙人已经转身离开了酒铺。

就这么走了?曲酿想要叫住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沮丧地看着他离开。

桃花仙人好像生气了。

曲酿苦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门外已经传来击鼓的声音了,熙熙攘攘的人声越来越热闹,花灯节已经开始。

曲酿从墙上取下桃子状的花灯,拿在手里把玩着,却迟迟不敢出去。

桃花仙人说不定已经回他的桃花林去了,那就捡不到他的花灯了。酒魅拿手指戳了戳桃子状的花灯,有些郁郁地想。

要怎么样才能让仙人高兴起来呢……

&&&

桃花仙人走在桃花镇的河边,周围的男男女女成群结队地从他身边走过,嬉笑着拿着竹竿去勾漂过来的花灯,点着蜡烛的花灯各不相同,在河面上静静地漂过,看起来美极了。

桃花仙人伫立在僻静的河段,看着从上游顺流而下的花灯,却没有兴趣去捡一只。

忽然,一只桃子形状的花灯晃晃悠悠地漂了过来,桃花仙人不由笑了起来,他记得的,这个花灯挂在曲酿的酒铺里。

他蹲了下来,花灯向他漂来,缓缓的。桃花仙人捡起花灯,却发现上面还系了根绳子,他好奇地将绳子也拉了起来,原来绳子上还栓了个半空的酒坛子。

桃花仙人摇了摇酒坛,没有酒水的声音,他有些失望地打开上面的泥封,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却钻了出来,喵咿喵咿地叫了两声,像是在抱怨快憋坏了。

“你……”桃花仙人迟疑地出声。

猫崽子吃力地从酒坛子里爬了出来,软绵绵地伸出舌头舔他的手,一脸地讨好之意。

仙人叹了口气,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你呀,一点戒心都没有。”

——万一,万一不是他捡到花灯怎么办?

——万一他没及时赶到怎么办?

——万一……他没有把扳指给他怎么办?

幸好这个世界上没有万一,只有命中注定的必然。

酒魅化作人形跪坐的地上,抬起头看着桃花仙人,眼神认真:“我有一坛本命酒,一直想送给您。”

桃花仙人笑了起来,笑得比桃花更好看:“我收下了。

番外?

酒魅搬家了,酒铺照开,但是住所却挪到了桃花坞的桃花林里。

曲酿对现在的日子十分满意,有花,有酒,有仙人。

桃花仙人对现在的生活也十分满意,有花,有酒,有妖精。

桃子成熟的时候,桃花仙人摘了好些春桃拿去哄酒魅,乐得小家伙高高兴兴地将桃花仙人领进了酒窖里,还拉着仙人白玉似的手深情款款地说道:“投我以春桃,报之以佳酿,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桃花仙人笑而不语。

可惜小酒魅很快笑不出来了,当他发现酒窖里的美酒少了大半,而他自己只能光溜溜地缩在被子里咬被角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桃花仙人的认识有着本质性的错误。

——他真是被白雕啄了眼睛才会觉得桃花仙人是个温柔得能掐出水来的好人!

那就是个贪杯又好色的混蛋!

怨气缭绕的曲酿终于穿好了衣裳推开草屋的小门,桃花仙人正坐在桃花树下饮酒,听到他的声音不由抬起头来对他笑,遥遥地举着杯子问道:“小家伙,要陪我喝一杯吗?”

那棵被施了仙法不曾枯萎的桃花树上轻飘飘地落下几片花瓣,正好落在桃花仙人的杯盏中,桃花仙人咦了一声,轻笑道:“落花亦有意,只恼贪杯人薄情。”

曲酿颇为吃味,上前夺过酒盏将酒一饮而尽,末了指着花开满枝的桃花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次次落花都只落进仙人的杯子里!”

清风拂过,桃枝颤颤,仿佛是少女的轻笑声。

桃花仙人柔柔地笑了起来,用手指拭去曲酿嘴角的酒渍,打趣道:“好浓的醋味。”

曲酿不答,衣摆一掀席地而坐,手上捧着桃花仙人的酒盏为自己满上,微风送来林间气息,还有桃花仙人衣上的草木馨香。

曲酿悠悠然闭上眼睛,靠在桃花仙人的肩头啜着薄酒,只觉得此生了无憾事。

桃花仙人拿着折来的桃枝敲着空空的酒盏,朗声而歌:“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END

PS: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唐寅《桃花庵歌》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