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ồng mãng chi tai – Mẫu Chi

狂蟒之灾by母之

文案:

借债不还,天理难容!

本文可以理解为一只执着的黄金蟒锲而不舍的讨债之路,至于动物是否有成为债权人的主体资格,本文不进行深入的探讨研究……

故事原型是来自于多年前看的一篇报道,作者曾经所在的那个城市有个倒霉男人半夜睡觉被一头大蛇蹭醒,大骇,速速报警,原来是楼上住户偷养的黄金蟒越狱跑到倒霉男人床上,警察叔叔拈菊一笑,哇,一级保护动物啊,立刻没收,送往市动物园。

现在,那头销魂的,忧伤的,向往自由的黄金蟒正蛋疼地窝在动物园的笼子里,旁边立着一块木牌“抚摸拍照十元钱一次!”

闭关前攒人品之作,小块炖肉!

漠视我潦草跳跃的思维吧……人家只是想炖肉熬荤粥而已嘛……

等到九月风声过,胡汉三会回来的!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小明,黄璟 ┃ 配角:小青,小白 ┃ 其它:攒人品,无责任,水

王小明是那种每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几天不想上班的人,所以早早地成为如今最带欧美范儿的soho一族。几十平米蜗居里的宅男毕竟不是山谷里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偶尔王小明也会幽怨地望向天边的浮云,苦苦思索着如何在自己发暗的人生洒上点玫瑰粉儿。

尤其是最近隔壁搬来的新邻居,天天激情夜夜扰民,也不知男方是何方神圣,相当的龙精虎猛,每次听到那娇滴滴声线慢慢地喘起来,发出像猫咪一样的呜咽声,然后慢慢高亢慢慢飘忽,最后隐忍地如释重负,王小明总有恨不得把自己二十多年的积蓄随便塞给哪个雌性生物都ok的暴躁感。

当又一场成人有声剧场轰然落幕之后,挠墙无果的王小明爆发了小宇宙,酝酿好了一篇开头点题中间论证结尾□的演讲稿,气势汹汹地去拍对面的大门。

嘭嘭嘭,砰砰砰!

门吱溜地滑开,开的比想象中快速多了,王小明举着拍门的小手,瞪大了黑白分明的桂圆眼。

开门的那位也眯缝起了细长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王小明……

演讲稿就在舌尖打着滚儿,王小明憋红了小脸,就差用手掰开那两排打仗的白牙,好让稿子一字一句顺畅地往外冒。

不料最后,还是悲愤地一甩头,出师未捷身先死地默默闪回自己的窝,关上门无语垂泪。

不怪王小明懦弱,是他突然卡了壳,特别不好意思开口。

难道要他一个五讲四美的正直好青年,对着一个刚洗完事后澡,眼角眉梢都淌着春水的大美人说:“你叫的时候能小声点不,太扰民了!还扰心!”

演讲稿在肚子里来来回回绕着圈子搅成了浆糊,王小明实在不甘心清静日子就这么和他挥一挥手带走生活的全部色彩,思前想后斗争许久,最后掏出了纸笔,慎重地在纸上写上了“这堵墙不太隔音”几个含蓄的大字。

捏着纸条勇敢地再去拍门,大美人已经吹干了长发,半掩着浴袍。

虽然个子高了点,胸平了点,可是架不住人家五官优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王小明对着那双波光粼粼的秋水眼,感到绵绵不绝的巨大鸭梨。

美人似笑非笑地望着王小明,“有事么?”

……,啧啧,做的果然太激烈了,声音都沙哑了。

王小明深吸口气,决绝地扬起苹果脸,一低头一狠心,把纸条塞给美女,转身落荒而逃,只愿美女不要看完纸条领会中心意思之后,拿把菜刀踹开门来剁了他。

月黑风高夜,奸情四射时。

以往这个时候隔壁都激战到第二轮了,也许是递的纸条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王小明难得享受了一回安静的夜晚,关紧窗户房门,调低空调温度,美美地闭上眼睛睡觉。

梦中羞答答的玫瑰也静悄悄地开了,王小明终于幸福地做了一回春梦,他梦见水波粼粼的小湖上漂着孤零零的一艘乌篷船,船外下着瓢泼的大雨,像是有人把另一个湖底朝天地倒挂在天空上一般,他躺在船舱里听着雨打残荷的利落噼啪声,骑在身上的美人落在自己脸上的亲吻却是极温柔的。

美人的唇逡巡到了脖子,带着些微的霸道吮吸着,然后伸出鲜红的舌头一路舔下,不轻不重地一口咬上左胸的一点,王小明不由地大大打了个颤,美人仿佛预料到他会这样似得一笑,两手扯开他的衣衫腰带,埋首腹下。

“她怎么这么大胆?”王小明迷迷糊糊地想,腿间的美人有感应似地半抬起头,撩开额前的长发,一边斜伸着软舌,一边送了个挑逗十足的眼神。

这眼神却让王小明身子瞬间发紧,差点没缴枪,那眼睛那唇那鼻子那眉毛,赫然就是今天被自己开了警告单的邻居美人哪……

趁着王小明震惊的时刻,美人恶质地在顶端一吸,王小明立刻在难以抑制的喘息中丧权辱国了。美人的服务十分周到,没让一个王氏子孙流落在外。

紧接着美人又柔柔地缠上来,微笑地轻啄着王小明的唇,一下又一下,像是珍惜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眼中满溢着温柔的爱意。

那吻的触感太真实,还亲个没完没了不厌不烦,王小明从梦中释放的脱力感中被吵醒转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光,迷蒙的视野中有一个棍状物在面前晃动,不时地弯折下来戳到自己的脸。

王小明晕乎乎地伸手把棍状物拨到一边,闭上眼睛继续回味春梦。

意识中残存的一丝理智突然警铃大作,还没咂摸到春梦边缘的王小明僵直了身体,一寸一寸地挪动着右手,啪嗒按开了床头灯的开关,一毫米一毫米地慎重睁开了双眼皮。

……

离自己的鼻尖不到三寸的距离,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蟒蛇头,布着弯曲的白色纹路,光滑的鳞片在灯光下反射着森森的亮光。

一人一蟒,大眼瞪上了小眼……

那蟒突然吐了吐信子,亲昵地蹭到了王小明的鼻尖。

王小明终于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亲了自己满脸口水了……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嚎叫,王小明掀开空调被,一窜三尺高,四肢并用地滚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夺门而出,砰地一声关上卧室的门,扑向客厅的电话,一边抱着听筒哆哆嗦嗦地拨号,一边战战兢兢地紧盯着房门,仿佛屋内那头大蛇有着开门的智商,能尾随出来似得。

——————————————惊吓的分割线 ——————————

警察叔叔施施然地披着早晨八九点钟的阳光,打着呵欠出现在王小明面前。

等到花儿都谢了的王小明捏着防身用的棍子菜刀,看到那一身笔挺的神圣制服,就和看到万能的救世主似得,眼泪差点没扑簌簌滚下来。

人民警察为人民哪……

警察叔叔气势十足地拍了拍警棍:“蛇在哪里?”

“卧室里!”王小明抬手仙人指路,屁颠屁颠地把警察叔叔领到卧室门边。

警察叔叔慎重地凑近门板,贴上了耳朵,闭眼全神贯注听了许久:“好像没声音……”

“蛇……蛇不会叫吧……”

“……切,你没看到电影上演的?大蛇过境,噼里啪啦咚里咚锵,你屋子里的物件都得被大尾巴给扫坏了!”警察叔叔鄙视地说。

王小明闻言悲愤地一锤门板:“啊,我刚买不到三周的新本哪……”

“我嚓,你干嘛这是,打门惊蛇啊你!”

为了先发制人,警察叔叔一跃而起,砰地踹开门。

“……,我刚装不到三周的新锁啊……”

“蛇在哪里?”门外发愣的王小明听到警察叔叔威严的发问,立刻答道:“床上。”

“床上没有,地上没有,桌下没有,不信你进来看看。”

“啊?”王小明基于对警察叔叔的信任,试探地挪着脚磨蹭进了小卧室,只见窗户紧闭,空调还在呼呼地吹着,床上堆着一坨空调被,新笔记本好好地呆在原本的位置,桌下床底甚至柜子里,哪里还有昨晚那只大蟒蛇的半点影子。

警察叔叔阴了脸,“耍我是吧。”

“没,真的,昨晚我醒过来,真的有一只大蛇趴在我脸上,千真万确!”王小明指天发誓。

“做梦了吧。”、

“……”想起昨晚的销魂的梦境,王小明不禁迟疑了一下。

警察叔叔是何等人哪,手下收拾过的犯罪嫌疑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看王小明这小样就知道今天算是白忙了,于是声色俱厉狠狠训了王小明一顿,警告他谎报警情是要被拘留的,象征性地罚了他200,一脸不爽地撤了。

王小明点头哈腰地恭送人民警察绝尘而去,正准备回屋呢,对面门突然吱呀地开了,美人倚着门框,礼貌地冲着王小明点头沙哑地说:“没事吧?”

王小明一看到春梦女主角,全身的血液直接往头顶灌:“没……没事……”

“早晨煎蛋没有油了,能借点么?”美人歉意地一笑,一排牙都白的闪光了。

“……可,可以,我给你倒点去。”

王小明忙不迭地跑去厨房,拿油瓶往一个小碗里倒油,邻居美人也跟了过来。

“我叫黄璟,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黄璟大美人似乎靠太近了,那一头长发都快蹭到自己的脖子上。

“王……王小明……”

扑哧,美人笑了,“这回怎么取了个这么俗的名字?”

“呵呵,呵呵,是很俗,不过好记……”王小明没空去想上回是啥时候,讪笑着拿着油瓶的手紧张地发抖。

“吓?”

不是王小明大惊小怪,是那美人从后面圈住了王小明,伸舌在耳廓那快速地舔了一圈,吹着气说:“昨晚梦到和我做坏事了吧?”

“……”王小明抖着手,冲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话落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干嘛不否认?

“你这里告诉我的。”美人一手抚上胸口心脏部位,重重地揉搓着,然后低低地续道:“还有这里。”

小小明就这么落入匪首,油瓶应声而落,花生油撒了满料理台。

黄璟美人力气十分之大,将王小明挤在料理台边上,掰过他的头深吻。

酥麻的感觉从口腔蔓延至四肢,每一颗牙齿似乎都被反复舔呧,一个吻便是最好的麻醉剂,王小明迷迷糊糊中上衣被卷到了胸口,手在胸前肆虐,背后有一块硬硬的东西侵略性十足地顶着自己。

什么?硬的???

身后的美人用手指蘸了点油,从股缝滑下,长驱直入。

王小明就这么绷着身体,一边瞪着窗外哗啦啦飞过的一群灰鸽子,一边感觉另一个更粗硬更火热的东西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压迫进身体来。

“忍一忍,以后就不疼了。”邻居美人一边轻柔地动作,一边舔着耳垂温言安慰。

以后个屁,真他妈的疼!

王小明终于绷不住,哇地哭了出来。

一次次呀一次次,一次又一次。

王小明悲哀地发现,他越是啪嗒啪嗒掉眼泪,邻居美人就越兴奋,几乎带着点凌虐感凶狠地缠着他,把他和煎蛋似的翻来翻去,这面熟了,好,翻一面,继续,加火!

就是在浴室里,黄璟大美人也没放过水煮蛋的机会。

然后拿浴巾,把两个人一裹,一起倒在床上,再来个绵长的事后吻,亲着亲着王小明就睡过去了,他实在是累瘫了。

黄璟微微一笑,在王小明额上印下一个吻,长手长脚密密实实地缠住王小明,抱着他一起闭上眼睛。

王小明醒过来的时候,华灯已经初上,转头看看,身边叫黄璟的邻居大美人还呼吸平稳,两人裸裎相见。

现实就这么击碎了王小明那脆弱的玻璃心,一地带血带肉的玻璃渣还和窗外的霓虹灯似的,闪着红红绿绿五味杂陈的光。

黄璟身上很凉,王小明被圈在他胸前也不觉得热,似乎是怕王小明醒来逃了似的,还紧紧捆着王小明的腰。

这触感,这缠绕方式……

王小明战战兢兢地伸手下探,摸到了滑滑的,软软的,冰冰的……

然后半撑起头来,定睛一看,一个粗大的蛇尾就这么大咧咧地缠在自己的腰上,尖尖蛇尾巴还抵在小小明那儿,顺着蛇尾往上走,上半身过渡自然地和抱着自己的邻居接在一起……

王小明这回没有惨嚎,他干脆利落地白眼一翻,安静地晕了过去。

——————————十分惊吓的分割线 ————————

自从被邻居蛇妖缠上了之后,王小明过上了既痛苦又销魂的日子。

眼睁睁地看着一只五米长的大蛇从邻居阳台探过来,轻易地掰弯王小明加固的防盗网,轻松推开王小明至少检查了三遍以上的上锁门窗,大咧咧地变成人形,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地扑倒王小明。

床铺,饭桌,浴室,阳台,地板……王小明觉得自己不仅送出了前二十年的积蓄,连后二十年也要透支进去了。

他想过去朋友家避避风头,于是叫了一辆出租车,等大包小包拎下楼,坐进驾驶副座时,那把着方向盘的人居然变成了黄璟。

“你,你,你,司机呢?”王小明不可置信地点着手指问。

“后备箱里。”黄璟眼神阴鸷。

“……”

“被我找到了就别想再逃。”黄璟低声威胁,然后一把扯住王小明,酣畅淋漓地玩了一次车震。

他也想过求助高人,贴点符纸兑杯雄黄,结果符纸被搓成团堵到了自己的嘴里,雄黄逼得黄璟暴躁地现出了原形,把王小明缠地密不透风来了一场人shou交,圆了黄璟一直以来的心愿。

他想过上爬行宠物论坛求助,一个飘红贴引起了他的注意,帖子楼主问道:“为什么我家的蟒蛇最近不喜欢盘蚊香,每天晚上都直挺挺地躺在我身边睡觉啊?”

二楼回帖“lz赶快扔了,它是在用身体量你的身高,看看够不够把你吞下去!!!”

王小明回头看着直直挺在自己的床上,蛇尾巴还堆在地板上的巨大黄金蟒,绝望想道,它要是一口把我吞了倒好……

当黄璟又上上下下一寸一寸细细品尝过王小明之后,王小明提着最后一口气,咆哮马道:“为什么,为什么偏偏缠上我?”

黄璟怜爱地点了点王小明的鼻头:“我缠的一直都是你呀。”

“放屁!你当我是聋的?以前隔壁天天现场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你是不是上完之后把人嚼嚼吃了!”

黄璟哑然,然后笑了:“是啊。”

“……”王小明悲愤地眨巴着桂圆眼:“这日子我不过了,不如你现在就把我吃了吧!”

“这么热情,那我就不客气了。”黄璟舔了舔嘴角,亮出一口白牙。

王小明不由自主地瑟缩地抖了一下,黄璟却吧唧一口亲上了他的唇。

正纠缠着,突然响起了煞风景的敲门声。

王小明得救似地窜起来,手忙脚乱地套上衣服,跑去开门。

门外站着两个美女,这回没看错了,真是波涛汹涌前凸后翘的美女。

黄璟周身冒着低气压,沉声问:“小青小白,你们跑过来干什么?”

青衣美女调皮地一笑:“拜访邻居啊。”

黄璟咳嗽了一声,和王小明介绍说:“这是小青,原形是只竹叶青,这是小白,原形是只白化眼镜蛇。”

小青得意地笑着递给王小明一张纸条,“哝,上次你递给我们的,现在原话送还给你哦。”

王小明一看,不正是上次自己送过去的“这个墙不太隔音”,联想起近日的自己和黄璟激烈战况,轰地一声飘起火烧云。

小白温柔地递给王小明一袋东西:“这种胶带和手铐质量不错,你可以试一试,多大的声音都会被堵回去的……”

小青不满地嘟起嘴,喷气道:“姐姐,你把东西都送给他了,我们用什么?”

小白蹙起眉,嗔了小青一眼,羞恼道:“你都捆了这么多次了,玩儿不腻啊?”

……

黄璟迅速地关上门,:“我这两个妹妹总是神神叨叨的,习惯就好。”

王小明石化地拎着袋子,喃喃道:“那,以前,她们……”

“蛇性本淫,两情相悦凑在一起哪能不干柴烈火?”黄璟解释说:“那些声响,于我无关。”

然后邀功似地,欺过身去:“在找到你之前,我可都是守身如玉,来,我们试一试这胶带手铐好不好?”

……

从喉咙处泄露出压抑的呻吟之后,黄璟撕掉了王小明嘴上的胶带,还没等王小明透气般地喘过来,唇舌已经堵了上去,狠狠地在深处翻搅。

在灵魂似乎都被抽去的□余韵感中,王小明气若游丝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找上我?”

黄璟满意地笑了,在耳边轻轻地说道:“你忘了?四百年前,在大明湖畔,你借了我一把伞……”

两手不规矩地滑动,化出蛇尾一下一下拍着王小明的屁股:“既然你赖着不还,那我就自己一次一次,一世一世地来讨了……”

…… en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