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yện của gấu lớn và rừng rậm – Mặc Thủy Vưu Ngư Tử

Tên gốc: Hùng đại hòa sâm lâm đích cố sự

熊大和森林的故事 by墨水鱿鱼仔

(现代 温油1小呆0温馨HE)

☆、被抢走的熊要有个双胞胎兄弟

冬日的午后,阳光弱弱地从树梢爬上墙头,在躲进那间街边的小店里。小店装饰十分简单,一扇橙色的格子门,两扇玻璃橱。不同的是,这家小店的玻璃橱窗的下面,贴了一排各式各样憨厚可爱的小熊。店门口傻乐着的一头穿着蓝色背带裤的熊,头上顶着个大水桶,上面写着“熊宝の窝”。

平日在上午是很难见到店主林源的,因为林源同志是个闲散的设计师,每天都是临近中午才起床,吃过饭后再懒洋洋的窝进熊窝里面画图或者做玩偶熊。

正当一点半,林源顶着一束呆毛,半倚着门框,睡意朦胧地看着眼前这个抱着一个大大浅棕色熊的高大青年,嘟囔道“唔,小家伙还是觉得不像么?”

熊有点大,熊睿闻言歉意地笑着点点头,他一低头,整个下巴就陷在熊毛绒绒的脑袋里,看起来就像是在害羞。

林源晃了晃脑袋,带着头上的呆毛欢快地摆动,伸手将熊接了过来,“进来吧,说说这次又是哪儿被发现了。”

熊睿随着林源进屋,脑袋又不可避免地第三次撞在了门框上挂着的风铃,一只白色的叫“二白”的熊型风铃,一阵清脆的铃声伴着林源的笑声响起,“喂,你就这么看不惯我家二白么?”

“啊,不是”熊睿忙放下揉着头的手,去扶着不断晃动的风铃熊,“二白对不起!”

林源满意地点点头,戴上工作台的眼镜,笑道“过来吧,说说小家伙怎么发现这只小熊不是那只了?”

闻言熊睿幽幽地叹了口气,“哎,别提了,他非要说小熊的尾巴是圆的。”

“这样啊,”林源捏了捏熊宝宝的尾巴,委屈道“我好难得才会做得这么圆。”

熊睿笑起来,“没办法,小家伙机灵的很,不做成一模一样的是不行的。”

林源佯作生气地晃着熊的肩膀,“第一次是因为熊宝宝的扣子颜色不对,第二次是熊宝宝耳朵上的毛长了,这一次又是尾巴圆了。啊~~~~~~~~~你就不能告诉他熊宝宝自己嫌尾巴扁扁不好看,自己半夜搓圆的么~”

“啊?!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 熊睿歉意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不过眼睛里划过一抹狡黠的光。他怎么会讲,他本来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去哄骗自己的小侄子,这个熊尾巴圆圆的原因,可是为了来见林源,他故意让侄子熊亦发现小熊尾巴是圆的。

林源拿出一把小剪刀,小心翼翼地挑着熊尾巴的连接线,“这想看看这个魔人的臭小子什么样子,讨厌死了,居然嫌弃我家熊尾巴圆。”

熊睿低着头听着林源抱怨也不说话,他知道林源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型的,在听说熊亦小朋友被表弟抢了心爱的熊之后,整日闷闷不乐小脸憔悴,就心软地熬夜做出一只一模一样小熊。当时看着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朝他笑得一脸欢快的林源,熊睿觉得自己空荡了五年的心脏又一次活力了起来。特别是每次看到林源认真做着小熊的脸,熊睿便会觉得无比的温暖。

林源把圆圆的尾巴取下,摸了摸熊脑袋,轻声道“乖,不痛哈。mua~”

看着林源自然而然地把吻落在熊脑袋上,熊睿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喜欢熊呢。熊睿眼睛轻轻上扬了下,不过,还真是有点嫉妒呢。

林源很快就做好了尾巴,然后和原来的圆尾巴对比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取出线开始在熊屁股上缝尾巴。

“唔,我觉得,尾巴还是有点太圆了。”熊睿睁着眼说瞎话,开玩笑,他可不想这么早就离开。

“有嘛?”林源扶了扶眼镜,起身抱了另个熊过来,仔细地对比熊尾巴,“明明就很扁了嘛!”

“那就是太扁了。”熊睿坚持瞎说政策。

林源微抬起头,从眼镜上方疑惑加郁闷地看着熊睿,“我说,再扁了就成腰子形状了,那还是熊尾巴么?”

熊睿看了看他手里的熊尾巴,也是,再扁下去的话,熊就只能拖着一个腰子尾巴了,于是咳了一声,“好吧,就这样吧。”

林源撇了撇嘴巴,用线把尾巴缝上去。缝好后,林源就把熊塞回高大的熊睿怀里,“好了,大狗熊快带小狗熊回家吧。”

熊睿看了看眼前的熊,已经跟那只被抢的小熊像了个百分之九十,那么下次来的借口就没有了。“那个,麻烦你这么久,我请你吃饭吧。”

林源抬头,呆毛帅气地往后一倒,“不用了,小事而已。你快回去交差吧。”

熊睿抱着熊的手紧了紧,却没有动。

林源打开电脑,准备画工程图,一转脑袋看到熊睿呆站在哪里,抱着熊微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你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那,我走了。”

“好的,慢走!”林源开心地朝熊睿挥着爪子,熊睿顿时觉得郁卒万分,他就这么不受待见么?不过来日方长,他总有办法回来的,嗯!

☆、不趁着心上人病弱时展现自己更待何时?

“小叔小叔,你把我家大瓜抢回来了么?”软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熊睿望了眼斜倚在自家沙发上的熊,面不改色地说“熊也那个小坏蛋发动了奥特曼来抵御我,嗯,我正在想办法还击。”

“小叔,要我的哆啦a梦帮忙不?”

“嗯,暂时不用,我已经给阿笠博士发了求援信,他会派少年侦探团来帮忙的。”

“太好了,小叔加油!”

“嗯,等着我凯旋而归吧!”

挂了电话后,熊睿抱起熊,眯着眼左看右看,然后拿出美工刀把熊宝宝衣服上的小荷包的线挑了出来,拿下那一小块布料随手塞到了杂志里,然后抱着熊满意地笑了起来,还好明天是周末,哈哈哈哈哈。

却不想天不遂人愿,第二天下起了大雨,熊又太大了,抱出去哪怕再小心也会淋湿的,看到淋湿的小熊,林源肯定觉得自己是个不爱护小熊的人,于是熊睿郁闷地在家抱着熊看了一天的电视。这样的话,就只能等着周一下班后去了。

周一下班后,熊睿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抱着小熊就往林源哪去了。可等他站在店门口,却发现门窗紧闭,熊睿把脑袋贴在透明窗上往里面望,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看不到,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最大的失误,那就是忘记要林源的电话了。

熊睿想起林源就住在楼上,于是转身去问旁边童装店的老板,胖胖的老板娘摇头说没有注意到林源是否出去,正当熊睿失落地转身要走时,老板娘却叫住了他,“对了,要不我给小林打个电话吧,我替你问问他。”

“真的可以么,真是太感谢了。”熊睿高兴地抱着熊给老板娘做了个“恭喜”的动作,逗着老板娘哈哈大笑。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老板娘说了两句就把电话递给了熊睿。

“喂,林源你在家么?”

“嗯,在的,小熊又有问题么?”

“是啊,没办法,又要辛苦你……”熊睿话还没有说话就被电话里的喷嚏声打断了,“林源,你怎么了?”

“啊,”林源拿着纸巾擦了擦鼻涕,“没事,就是有点感冒了。”

熊睿这才注意到林源的声音闷闷的,“那你吃药了么?需要我去买点什么不?”

“不用不用,没什么大碍,你在张姐店里吧,我马上下来给你开门。”

熊睿看着林源只穿着一件印着熊的家居服就下来了,一副晕乎乎的样子,连呆毛都萎靡地趴着,额头上还青了一小块,不知道是不是才下楼的时候撞到的,忙把人往楼上赶,“快上去床上躺着吧。”

林源“哦”了一声,往楼梯那走,一晃神又撞到了转角的墙壁上。熊睿忙把熊放下,上前扶着林源。林源感激地对熊睿笑着,“谢谢你了。”

熊睿把眉毛皱起来,“怎么病的这么厉害?”

“啊,没什么,其实不怎么厉害的。”林源在熊睿的搀扶下躺回床上,不好意思地吸吸鼻子“就是有点饿得头晕。”

熊睿看着眼前这个笑得虚弱又简单的人,顿时觉得无语万分,“你就不知道叫外卖么?”

“啊,懒得下楼开门啊~”林源理所当然地道,“说不定睡一天就好了。”

熊睿这才知道,原来林源是个除了工作认真,万事都懒洋洋的人。要不是今天自己过来,要不是林源关心小熊的事,这个家伙怕是要饿一天了吧。

“冰箱里有东西么,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熊睿才一转身,就被林源拽住了裤子,“那个,小熊又有哪不对啊?拿给我看看吧。”

“行了,你这会儿连那么大一堵墙都看不到,还看什么熊?好好躺着吧。”熊睿是幼儿园老师,惯常跟小朋友打交道的,他的声音温柔中透着韧劲儿,总会让小朋友们心甘情愿地听话,而病的或者说是饿的晕乎乎的林源自然也没有什么抵抗力,乖顺地躺好,任由熊睿给自己掖好被角。

楼上的格局很是简单的一厅一厨一卧,熊睿走进厨房,拿出冰箱里的瘦肉和小葱,开始给林源熬粥。

锅里煮着粥,熊睿又回答卧室,他一进来就注意到林源桌上放着的药片,拿起来看了看,只是普通的消炎药,不禁皱起了眉毛。

熊睿下楼让张姐帮忙看着店门,自己跑去买了无糖型复方感冒冲剂和一包瑞士奶糖就往回赶。

林源这时还睡得晕晕乎乎,熊睿把粥端到林源窗前,轻轻地拍了拍被子,“林源,林源,起来把东西吃了再睡。”

林源嗯了一声便没有了动作,熊睿听着他艰难的呼吸声,狠了狠心,把人拖着抱起来靠在床头,然后拿过外套披在林源身上,舀了勺粥吹了吹往林源嘴边送去。

林源感觉唇边一暖,下意识地张开嘴,温暖地粥顺着食道滑下,睫毛眨了眨,缓缓睁开,对着熊睿弯起了眉眼,“好好吃。”

那一笑,三分虚弱,三分单纯,三分幸福,还有那么一分的,诱惑。熊睿不经意地咽了口唾沫,微低下头,把碗超前递了递,“来,自己端着吃。”

“哦”林源才接过碗,熊睿便落荒而逃,伴随着一声,“我去看看水开了没?”

☆、照顾人是个很好的留下来的借口

吃过粥后,熊睿把药剂冲好给林源端了去,林源才喝了一口,就撇起了嘴巴,“怎么不甜?”

熊睿淡淡地道“无糖型的。这个效果好一些。”

林源抬起被苦得水光潋滟的眼睛委屈地看向熊睿,然后一脸悲愤地把杯子里的药喝光,正觉得苦地快要吐了的时候,一颗方方正正、甜甜的东西被塞进了嘴里。嚼了嚼,嗯,好甜,是橙子味的软糖。

睁开眼,把手伸出,“还有没有?”

熊睿把空碗和杯子拿起,闻言把兜里的糖全给了林源,“别吃太多,一会儿要睡觉了。”

“哦,那个,今天谢谢你了。”林源想了想,从糖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我给你吃糖!”

说完后,自己和熊睿同时愣住,然后熊睿大笑,林源羞的耳朵通红的躲进被子里。

真是做得出来,用别人给的糖去答谢别人,果然是病糊涂了么。

熊睿去厨房洗碗,林源不好意思地表示不用麻烦,熊睿笑起来,眼睛亮亮的,“就当是感谢你老是不厌其烦地帮我修改小熊好了。”

“对了,熊呢,拿来我看看。”

“别,等你好了再说吧。”

“可我觉得好多了啊!”林源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好多了,一掀被子准备下床,猛一站起来,就头晕晕地往熊睿身上撞去。

熊睿忙用拿着碗和杯子的两只手把人搂住了,林源手忙脚乱地爬起来,羞得连耳朵都红了,“我,我,我……”

“好了,去躺着吧,你怎么还没有小朋友听话呢,嗯?”

林源郁闷地坐回床上,“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嗯,好的,不过今晚还是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啊?”林源瞪起眼睛,几次相处下来,他知道熊睿是个很有耐心的好人,可是这么费心地照顾自己,也太不好意思了吧,毕竟他们顶多算是普通朋友而已啊。

熊睿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线了,不过还真是不放心把林源就这么病怏怏地丢下,“那,要不然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吧,把你一个病人丢在家里我不放心。”

林源闻言暗淡了脸色,“嗯,我算是半个孤儿吧。我爸妈都在国外,而且,离婚了,呵呵”

熊睿看林源笑得心酸,闻言只是伸出宽大的手,像抚摸小朋友一样地摸着林源的头顶,“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朋友照顾一下天经地义不是?”

“嗯”林源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床不大,晚上林源睡床上,卧室外躺着熊睿。熊睿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只要是听到林源咳嗽,他就会以最快的速度给林源递上一杯温水,还温柔地给他拍背。

经过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细心照顾,第二天醒来的林源病好了九成,而熊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由普通朋友迅速升级为好哥们儿。

熊睿因为工作的关系,都会提前去幼儿园上班,所以当林源起来的时候就发现熊睿没在了。林源晃晃荡荡地飘进卫生间,一抬头就看到镜子上贴着的纸条,上面写着早餐的内容和位置,纸条的右下方还画着一个睡着的小熊,小熊的头上还鼎立着一根呆毛。

喝着香香的青菜粥,吃着软软的芙蓉蛋,林源的心里面暖暖的。这样简单却美好的早餐是有多久没有享受到了,林源慢慢地吃着,突然有点希冀自己的病好的慢一点,这样可不可以把这种多年难得的温柔留得久一点。但,自己与熊睿也不过算是才结交上的朋友而已,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自私地寻求别人的照顾呢?

林源笑了笑,走回卧室拿起手机想给熊睿道个谢,翻开通讯录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熊睿的电话,顿时遗憾与失落一起压下,林源倒在床上,扯过被子捂住头,郁闷地在床上打滚。一不小心,滚到床边,头撞到了床头柜上,林源“哎哟”一声地把被子掀开,郁闷地抓了抓头发,套上拖鞋往楼下走去,既然好了,就去工作吧,免得总想写有的没的。

林源一步一挪地做到了工作台边,随手拿过自己的熊宝抱着,下巴一下一下点在熊富有弹性的脑壳上等着电脑开机。

果然只有工作起来便会变得无欲无求了,林源在画图地间隙感慨地想着。

☆、保姆狗熊送上门

时间溜达到了十二点多,饭菜的香味从四面八方向林源的鼻子进攻。

“唔,好饿啊~”病还没有好全的林源哀伤地爬在桌子上,“那个熊睿也真是的,都不知道多弄点粥,好饿啊,不想弄吃的……”

林源还在明媚地饿着,这时,悦耳的铃声响起,林源费力地抬起头,一个穿着明黄色的青年提着外卖盒站在门口,“请问你是林源先生么?”

“啊!我是。”林源眼睛死盯着青年手里的外卖盒。

“你好,这是你的外卖。” 青年笑笑,把外卖盒给林源递了过去,林源忙站起来接了,一打开,里面是一份红烧排骨、一份青菜、一份米饭。青年又从衣兜里面拿出一瓶饭扫光放在林源的桌子上。

林源快要感动地痛哭流涕了,先不说谁给他定的饭,就连这家外卖的服务态度这么好,还知道给他这个感冒没胃口的人附送饭扫光,都可见这人是有多细心啊。

宁越看着眼前这个连饭钱都不提就直接开始吃的人,笑着摇了摇头,熊睿这次看上的人还不是一般的呆呢,“那个,林先生你慢点吃,熊睿让我提醒你吃晚饭记得把药吃了,还有饭扫光要压在饭底下热热再吃,还有……”

“熊睿?”林源含着一块骨头惊喜且疑惑地望着宁越。

“可不是那个死狗熊,要不然身为店主我会亲自来送外卖。”宁越两手叉腰抱怨着。

“你是熊睿的朋友?”林源把骨头吐掉,急忙把旁边的凳子让出来,“那个,你坐你坐。”

“不用客气了,林先生,熊睿还让我问你晚上想吃什么,他给你带。”宁越说完把手机拿了出来,“来,你把狗熊电话记一下吧,自己跟他讲。”

“啊,啊,好的,真是太谢谢你了。”林源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按着宁越给的号码输入了进去。

“对了,我叫宁越,是“宁家小店”的店长,这是我的名片。”

“啊,我是林源,这就是我的店,”林源憨憨地笑着。

“好了,不打扰你吃饭了,我走了,拜拜~”宁越刚走到门口,又猛地一转身“对了,别忘记给熊睿打电话,否则他会啰嗦死我。”

林源双手握着手机,笑着想宁越点点头,“不会忘的,谢谢你了~”

宁越挥了挥手就走了,林源转身看着手机里的新建联系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熊睿把所有小朋友的被子都检查了一遍后,给一起执勤的老师打了个招呼后,忙走出屋子掏出了手机。

“小宁子,你饭到底送到没?提醒他吃药没?告诉他咸菜不能多吃没?”

“送到了!死狗熊,你怎么不问问我吃了没?!为了给你心上人送饭我可是现在才吃!”

“送到就好送到就好。”熊睿谄媚地呵呵笑着,“那您先吃着哈先吃着。”

“好,挂了……”

“别!”熊睿一声急吼,吓得身旁的树抖掉了最后一片叶子。

宁越了然地把手机拿着远离耳朵后又拿回来,就知道这头啰嗦的狗熊不会那么好打发。

“那个,那个,你给了他我的号码了吧?”

“嗯。”

“那他为什么还没给我打电话啊?”熊睿郁闷地拿手指去抠旁边的树皮。

“自己问他去……”宁越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且关机,开玩笑,免费跑腿就够了,让你也郁闷郁闷。

熊睿看着再也打不通的号码,欲哭无泪,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他没回电话,你也应该告诉我一下他的号码啊!

于是这天下午,所有的小朋友都有幸免费参观了一只耷拉着耳朵唱歌跑调跳舞摔跤的大狗熊。

五点半送走了所有的小朋友的熊睿,哀怨地拎着手机在公交站牌前犯了难。到底应该坐11路回家呢,还是坐22路去林源那呢。可是林源都没有打电话来叫自己过去,就这样去不好吧。

要不,哪一路先来就坐哪一路的车好了。

在熊睿不断地默念“22、22、22……”的时候,11路公交车欢快地向他奔来。

不情不愿地掏出公交卡,提着沉重地左腿,正打算踏上公交车的动作却被一阵欢快的铃声打断。

急忙提高手机看,是陌生电话!熊睿高兴地转身接通,“喂,林源啊,你想吃什么……”

“那个,先生您好,请问您最近需要租房么?”

“不需要,谢谢了。”熊睿哀怨地挂断电话,但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对不起,我真的不用租房。”熊睿有气无力地说着。

“唔,熊睿,租什么房啊?”

“啊,林源!”狗熊的耳朵瞬间竖了起来。

“嗯,是我,不好意思啊,下午画图就忘了时间,这才给你打电话。”

“没关系没关系,你感冒好了没?”

“好多了,谢谢你了,要不我请你出去吃饭吧!”

“你才好,就不要出去吹风了,要不我买菜到你家去做,你想吃什么?”

“可是,”林源瞄了一眼旁边还没有仍掉的外卖盒,“我只会下面条和做蛋炒饭,还有把肉剁碎了煮丸子汤。”

“……”熊睿想起林源只装有牛奶、鸡蛋和碎肉的冰箱,顿时了然,“不用,我来做。”

“可那怎么好意思,不是我请你么?”林源想起早上吃的早餐,咽了咽口水违心地说道。

“没关系,菜钱你出,就当你请了啊!”

“好!”

于是,所有22路的乘客看了一只从上车就一直傻笑到下车的狗熊。

☆、保姆狗熊

晚饭很简单,奶汤鲫鱼、青笋炒肉、家常豆腐和炝凤尾。熊睿做的饭,虽然不及大厨的香,清淡的口味中却透着别样的诱人味道。

林源吃的相当投入,以致于,被鱼刺卡住了。

“你把嘴再张大一点,就快取出来了。”熊睿左手抬着林源的下巴,右手拿着筷子向林源的嘴里伸去。林源委屈地仰着头,泪眼汪汪地望着熊睿。

要不是这倒霉催的时间,和林源大张着嘴痛苦的表情,光是他无意间哼哼的声音,熊睿多想伸进他嘴里的不是筷子,而已自己的舌头啊。

取出鱼刺后,熊睿泪流满面的想着。

被卡过鱼刺后的林源想只被烫了舌头的小猫,再也不肯把筷子往鱼盆里去。

熊睿笑着摇了摇头,把一条肥肥的鲫鱼夹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

林源嘴里嚼着青菜,眼睛却死死盯着熊睿盘里的鱼,还是,好想吃啊。

熊睿却不急着吃鱼,只是慢条斯理地把鱼肉顺着鱼骨抛下来,再一点一点踢掉里面细小的刺,然后把那一小块剔好刺的鱼提起来。

林源的视线顺着熊睿的动作一不小心撞进了他带笑的眼睛里,林源忙低下头羞红了脸,没想到刚把头埋进碗里,碗里就多了那块去了刺的鱼肉。

“这下放心吃,我把鱼刺都去了。”

“嗯。”林源依旧埋着的头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呆毛也乖顺地一抖。

熊睿笑起来,好看的酒窝显现,两个人继续安静地吃饭。只是一个细心地挑着鱼刺却不吃,一个只知道埋头吃饭。

吃完饭后,熊睿以林源感冒没好全为借口,自己把碗洗了,林源靠在厨房门口看着熊睿细心地把碗擦干放好,突然觉得有熊睿这样的男人在身边真好啊。林源忙摇了摇头,自己想什么呢。

熊睿擦干了手,把没用完的肉块拿出来切成一片一片的,“我买了些鲜木耳,一会儿我给你做个木耳炒肉,明天中午你就热了吃,嗯,还有鸡汤我也给你炖好,到时候你自己再炒个菠菜就好,你会炒菠菜吧。”

“你不能也把菠菜炒好么?”撒娇的话不经意地说出来,林源又一次羞红了脸,真是的,自己还不是一般地得寸进尺,会被讨厌的吧会被讨厌的吧。

熊睿看着林源压低了脑袋,不安的佯装咳嗽着,扬起了嘴角。过去拍拍林源的肩,“睡觉前记得把药吃了。嗯,蔬菜留过夜后就不好了,所以得委屈你明天自己炒新鲜的,快进去吧,我要炒菜了,会呛着你。”

“哦,”林源听话的转身准备离开,想了想又回头说道,“要不你明天晚上过来吃饭吧,我来做饭给你吃!”

“好啊。”熊睿爽快地应了下来,正愁没借口上门呢,这下不用自己费脑细胞了。

当然第二天晚上的饭是熊睿做的。林源适时地表示了非常的不好意思,说自己一定要做一顿饭给熊睿吃。熊睿拿出哄小朋友的温柔赖皮手段,哄得林源一次又一次地放弃做饭,久了,两个人倒是习以为常了。

“要不,我们搭伙吃饭吧。”有天,熊睿对着正大嚼鳝鱼的林源说道。

“啊?!”林源咬着筷子看着熊睿,“你不觉得做饭很麻烦么?”

好吧,林源是不会有搭伙吃饭自己会去做饭的想法的,因为他那仅存的厨艺在熊睿一天天喂养下被自己嫌弃得连渣都不剩了。

熊睿露出一个我很喜欢做饭的表情,“不麻烦,反正我在家也天天做,更何况回家一个人吃,哪有两个人吃得香啊……”

“嗯,好,那我明天把生活费交给你,你出力我出钱好了。”

“好的。”熊睿笑着应了,“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就是为什么你的小熊屁股上会有一个箭矢的标志,有什么寓意么?”

“嘿嘿”林源嘴里含着半截鳝鱼,鳝鱼尾巴顺着他笑的动作一甩一甩的,“那是我和我未来老婆的暗号。”

听到“未来老婆”四个字,熊睿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誓言之类的?今天的鳝鱼苦胆怎么都没理干净,真难吃!

林源无视熊睿突然黑了的脸,一脸回忆地说道“记得六岁那年,我在机场跟妈妈走丢了,我一个人很怕就坐在厕所门口哭,有个穿着背背裙的可爱小女孩走了过来,她问我为什么哭,我却不肯说话,她就把手里的小熊给了我,说那只小熊宝宝有魔力,会实现我的愿望,没过一会儿我妈妈果然过来了,小姑娘却不见了,我一直想她会不会是什么小仙女,小时候真是天真啊。”

“那只熊?”熊睿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林源。

“嗯,那只熊我还留着,”林源起身走进卧室抱出了一个很旧却很安静的小熊递给熊睿,“你看,熊屁股上就有这个像箭矢的符号,所以我做的所有熊都有那个箭矢,我想,会不会熊宝宝真有魔力,能让我再一次遇见那个小女孩。”

“遇到又怎样呢?”熊睿摸着熊屁股上那个淡黄色线绣的印记,忐忑又略带兴奋的问道。

林源闻言两手插腰道,“要是她还没有爱人我就娶她!”

熊睿看着口吐豪言的林源,突然笑弯了腰。

“笑什么笑?这可是我向小熊许过的愿望,肯定会实现的。”说完,从熊睿手里抢过小熊紧紧地抱着。

“好吧,祝你美梦成真。”熊睿看着林源,笑得眼弯弯,笑得别有一番深意。

☆、狗熊的表白

林源在熊睿的精心喂养下长胖了一圈,一坐下来小肚皮就会嘟起来,跟自己做的小熊一样。林源为此既伤心又郁闷,他想瘦下来,可是他又抵抗不了熊睿做的各种美食。

于是,林源决定不能放任熊睿做那么多肉菜,自己要吃素吃素。于是,他决定每天跟熊睿一起去买菜,要督促熊睿多买素菜,至于肉么,熊睿够吃就好。

难道出门的宅男和熊睿上街买菜这件事,熊睿是表示万分赞同的,毕竟,这样和林源待在一起的时间又多了。

“嗯,熊睿再买两根黄瓜吧,这个减肥。”林源一手握着一根黄瓜看着熊睿。

“可是,今天晚上的素菜已经够多了,肉菜却一样都还没有买呢……”熊睿虽然这样说,还是拿过那两根黄瓜交给老板称重。

“熊睿?”一个低哑却带着一丝柔媚的声音在两人的背后响起,熊睿正付钱的手一下子僵住了,林源用肩膀碰了碰熊睿,“你朋友?”

“嗯”熊睿低声应后转过了身子,“陆寻,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看着一脸疑惑望着自己的林源,陆寻扯出了一个微笑,“这位是……”

熊睿一侧身下意识地当在林源前面,“他是我朋友。你来这儿找人?”

陆寻闻言低下眼睛,苦笑了一下,“我就不能是来这里买菜的么?”

“我记得你以前最讨厌菜市场了。”熊睿看着陆寻明显憔悴了一圈的脸,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不是,突然想吃蛋炒饭了么,却怎么做都做不出那个味道,才想起来,你做的蛋炒饭里面还有切碎的火腿、青笋和水果椒。”

“里面还有切得很碎的胡萝卜,你不爱吃那个,所以每次我都切碎了混在里面骗你说是水果椒。”

陆寻闻言抬起了头,眼睛红红的,却在看到林源拧紧的眉毛后迅速地恢复成常态,“我现在知道了,也晚了。”说罢,把头转向林源,微笑道,“好好珍惜熊睿吧。”说罢,便转身走了。

“你……”熊睿看着林源把眉毛拧得更紧,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林源蹙着眉头看着在自己眼前,想说什么又什么也说不出的熊睿,心里既有些了然又有些说不出的郁闷。

熊睿看着一向呆呆的却突然竖起了全身毛的林源,突然觉得无比的惶恐。看林源的表情,肯定是知道了,还想着一步一步慢慢来呢,可是现在看林源那一脸苦闷的样子,定是在难接受自己了吧。

“林源,我……”熊睿紧了紧提着菜的两只手,苦笑了一下,“对不起,林源,今天,或者以后怕是不能再给你做饭了。”说罢,把手里的菜交给林源,看着林源刻意躲避的动作,低下头遮住眼里的受伤,把菜放到林源脚边就走了。

林源生气地提起脚边的东西追上熊睿,在熊睿惊讶的眼神中,把菜扔回熊睿怀里,“你别扭个屁啊,你不就是喜欢男人么,老子都没别扭,你别扭个毛线啊!”

熊睿讶然地张着嘴看着眼前这个气势凶悍的人,有些话一下子就吓出来了,“可我现在喜欢你……”

“啊?!”这下轮到林源惊讶了,“你,你,你……”

“我喜欢你。”熊睿抱着两包菜,抬着头认真地看着林源,“我真的喜欢你,我想一直照顾你。”

“啊,你……”林源看着表情哀伤的熊睿,脑子里却不受控制地想起熊睿各种温柔的笑,于是他伸手死劲地拍起自己的脑子,想让它正常一点,有点正常的反应来应对现在的情况。

“别这样林源,我不会强迫你接受这份感情。”熊睿看着林源那不知所适的样子莫名的忧伤和心疼,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林源的头,“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见面好了,如果,如果你还愿意跟我做朋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吧。”

那天熊睿在林源还在修理自己脑袋的时候就走掉了,剩下孤零零躺在林源脚边的两包菜。林源觉得震惊后事莫名的委屈,那个混蛋,明明说好给那天晚饭给他做南瓜饼的呢!

不过熊睿说的话,林源还是听到了,他窝在工作台的角落,咬着自己的眼镜架郁闷着。

熊睿说要是还想和他做朋友就给他挂电话,其实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考虑,哪怕自己舍得熊睿这个人,自己也舍不得他对自己的温柔的。

嗯,那就接着做好哥们好了,还是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一起做小熊。不但可以依旧每天吃到好吃的饭菜,在自己身体稍微有些不适的时候,还有个人嘘寒问暖,在自己需要照顾的时候,还有个人细心安慰。

想通了的林源觉得自己就像是充满了电的机器,精神十足地爬起来,好吧,那就给熊睿打电话吧。

但看到屏幕上熊睿那两个字时,脑子里又响起熊睿对自己的表白。

“可我现在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真的喜欢你,我想一直照顾你。”

放任这样喜欢自己的熊睿在身边只做兄弟,会不会太自私太残忍了,林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又窝了回去。

☆、嫁给我吧

林源纠结来纠结去的想了两天,也饿了两天,这次,再没有人来给自己做饭,再没有人给自己叫外卖了。

林源委屈着委屈着便气氛了,靠,不是说喜欢老子么,以前天天围着老子转,现在连老子饿死都不管了是吧。

林源又饿又气,于是什么也不想,拿起电话拨了那个这几天反反复复翻出来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熊睿,你给老子听着,你……”

“啊,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电话里传来的却不是那个满载冬日阳光般温暖的声音。林源把电话拿到眼前死盯着号码看着。

“喂?请问你是谁?”

“哦,你好,熊睿,他不在么?”

“这死小子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喝得烂醉,现在还没醒,你有什么急事吗”

“啊,没,没有……”林源拿着手机,呆呆地看着电脑里自己模糊的影子。

“死睿子,别抱老子,靠……”电话被突然打断了,林源却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对啊,熊睿喜欢男人啊,现在照顾熊睿的也是男人啊,熊睿那么好,连分了手的陆寻都对他恋恋不忘,更何况其他男人!

林源拿着手机在屋子里团团转,一想到会有一大沓的各种款式的男人围在喝醉了的熊睿身边,他就莫名的火大。

不行,要是熊睿酒后乱性跟别人跑了怎么办,熊睿的温柔是我的,熊睿的人也只能是我的!

林源外套也不穿便跑了出去,到了外面被冷风一吹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熊睿住在哪里,只知道他是幼儿园老师。林源又打了一遍熊睿的手机,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了。

林源耷拉着脑袋回到屋子里,又窝回原来的地方。

原来自己对熊睿这么不在意,也不怪自己终究还是会错过他。

林源呆滞地爬起来打开电脑,还是工作吧,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好了。

突然林源的手指碰到了一个硬硬的小纸片,林源把它从桌子上拾起来,是上次宁越给自己的名片,对啊,宁越是熊睿的朋友,那他肯定知道熊睿住哪儿。

林源连忙把电话打过去,“喂,宁越你好,我是林源。”

“呵,是你啊,干嘛?”

林源无视宁越莫名不好的态度,焦急地问道,“你知道熊睿家的地址么,我找他有急事!”

“你不是拒绝他了么,他这会儿喝得快死了,不是正好省你的事。”话一说完宁越就把电话挂了,却没想林源又打了过来,“你有完没完啊!”

“对不起,之前是我没想明白,麻烦你告诉我他住那儿好不好,我想去照顾他。”

“你有什么资格去照顾他,放心,这会儿有他哥在,他死不了。”

“可我,我喜欢他,我也想照顾他。”

宁越听到林源快哭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你真的想好了?”

林源愣住了,真的是,想好了么?

宁越也不和林源啰嗦,“熊睿是个简单且长情的人,他想要的是终身的伴侣,如果你只是因为可怜他,只能陪他一时的话,趁早不要再招惹他了,地址我发给你,你想好再说吧……”

不知为何,在听说自己是熊睿想要的终身伴侣的时候,林源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如果,真的有像熊睿的这样一个人,可以一直温柔的守候在自己身边,自己还求什么呢。

既然熊睿要的是永久的许诺,那自己就给他一份永久,这样厚重的承诺总可以把他锁住了吧。

第二天刚醒过来的熊睿就被门铃声吵醒了,自己的哥哥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只好扶着宿醉的脑袋一步一步地挪到门口,打开门却不见人影,只有门口一个孤零零的大箱子。

熊睿把箱子抱进房间,打开后却发现里面是三个穿着燕尾服的小熊,小熊从左到右排排坐着,手势还不一样。

第一只小熊的两只胖胖的拇指弯曲着指尖相对。

第二只小熊的双手同时向外伸出。

第三只小熊却只伸出一只食指,呆呆地指向它自己。

熊睿呆呆地看着小熊的动作,一言不发。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果然是林源打的。

“熊睿,你,你看懂了么?”林源忐忑地问道。

“没有……”熊睿的声音却出乎意料地冷冰冰。

“你,你不是当志愿者的时候学过手语的么?”

“你不当面比划,我怎么明白?”熊睿的声音还是冷冷的。

“那,那你开门吧……”

熊睿猛地打开门,看着冻得一脸通红的林源握着手机站在自己面前。熊睿却在林源动作之前,将三只小熊的动作流利地重复了一遍,然后用他沙哑却不失温柔的声音说道,“嫁给我,林源。”

“啊。”林源呆住了,头上的呆毛也静止不动了。

熊睿歪着头看着他,眼神突然暗了暗,“不要告诉我你以为这是对不起的意思?”

“啊,不是不是!”林源忙双手挥舞做否定状,“我……”

林源急得跳了跳脚,然后把手机往熊睿手里一塞,自己从兜里拿出一个存折双手递给熊睿,“是我带家当来娶你!”

熊睿低头看了看红彤彤的存折,又抬头看了看林源,突然伸长了胳膊把人搂紧,干了自己一直想干又不敢干的事。

虽然林源早已被唇上温暖的气息夺走了所有的思绪,依旧还是清楚地记下了熊睿当时带笑的声音。

“我愿意。”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