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vương là chú chó lang thang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Ma quân thị chích lưu lãng cẩu

魔君是只流浪狗 by云上椰子

(魔族攻 X 人类受, moe 伪人兽)

【文案】人|兽文,短的很,呵呵呵北域魔族的菲德殿下沦落为一只流浪狗,被单身的某青年……圈养。温馨文,治愈系内容标签:魔法时刻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搜索关键字:主角:青年,狗狗 ┃ 配角: ┃ 其它:

【一】
夜晚,一条狗安安静静的趴在公司门口的花池边,引起了青年的注意。

走近,蹲下,忍不住冲着脏脏的流浪狗微微一笑。

“狗狗,你低头耸脑趴在这里做什么呢?”

狗狗抬眼瞟了一眼青年,不理,继续闭目养神。

“就你一只狗么?”

“你主人呢?”

“病了还是饿了?怎么一直都这耸样?”

“喏,这是我本来要带回家去吃的面包,你要是饿了就吃吧。”

青年手里掰了一块面包,满脸笑意地看着狗狗。

狗狗禁不住诱惑,抬头吃了青年手里的面包,顺便还把他的手心添得干干净净。

完了还没良心的在心里腹诽,这肯定是一个寂寞又无聊的家伙。

“看来你果然是饿了。”青年拍拍狗狗的头:“可是没办法,这剩下的一半面包是我今晚要填肚子的了。”

“要不这样,如果你明晚还在这里,我就带丰盛点的晚餐给你吃,好么?”

再拍拍狗狗的头,青年笑着离去。

【二】
第二天夜晚,青年刚出公司,就发现了那只狗狗。

仿佛动都没动过似地,它还是一副安安静静的摸样趴在花池边。

笑着在它面前蹲下,“你还真是听话,竟然乖乖在这里趴着。”

“喏,这是今天奖励你的晚餐。”

“嗯——虽然是盒饭,但我人类都和你一样凑合了,所以你也就吃了吧。”

于是一人一狗吃盒饭……  一盒饭也很快就见了底。

“没养过狗,不知道狗狗这么能吃。”

“如果明天你还在的话,我带两盒饭来怎么样?”照例拍拍狗狗的头,青年带着好心情离开了公司。

【三】
第三天早上,青年刚走出小区大门,惊喜!

那个安安静静趴在保安室门口的不是那只流浪狗么。

狗狗见到他,敏捷地立马起身,跑到青年脚边。

青年笑,忍不住揉了揉狗狗的脑袋,“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嗯?昨晚跟过来的?”

“汪汪——”狗狗叫。

青年一时恍然,他就说和狗狗相处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它从来就不曾叫过啊。
一般的狗狗见到靠近的生人就吠起来了,不得不说这只狗狗很特别,却也意外地对他的脾气。

“好了,我现在要上班了。”青年最后顺顺狗狗的背,抬步离开。可走没几步,“嗯?你这是要跟着我步行去上班么?也对,晚上你还要在公司门口等你的大餐。”青年笑。

于是一人一狗,走在了上班的路上。

狗狗虽然身上有点脏,但走起路来却像是贵族,雍容凛冽得很。

一直跟在青年右侧一步远的地方,不东张西望,仿佛除了前面的路线,四周的一切景致都不能吸引它的注意。

青年越看越喜欢,渐渐萌生出了圈养狗狗的念头。

到了公司门口,狗狗很是自觉地止步,在老地方趴下。

青年进去时还回头看了眼花池边闭目养神的狗狗,心中忽然就有了一种名为牵挂的情绪。
作者有话要说:觉得还成就告诉俺一声,这文很短,养不肥的【怨念】

【四】
于是,青年一个上午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都有些心不在焉。

脑子里总想着狗狗会不会还安安静静的趴在公司楼下?

上午的太阳太过毒辣狗狗又会不会被晒得中暑?

又或是门口的警卫看它总在那里万一要赶它……

一到午休,他就抛下设计图,来到了公司门口。

没有!狗狗没有在原地!

青年的一颗心忽然就有点被提起来的感觉。

急忙再走前点,呼——

却又是虚惊一场。

青年笑,他早该想到的,这只聪明又特别的狗狗怎么可能还呆呆趴在太阳毒辣的原地?自然是早寻了花池投下荫凉的另一侧躺着了。

青年在狗狗面前蹲下,摸摸它的脑袋。它才终于肯抬眼瞧上青年一眼,那深不见底的黝黑眼眸好像是在不满的控诉青年打扰了它。

“我好像越来越放不下你了,不知道你晚上肯不肯跟我回家?”青年温柔的说,“我来养你。”

【五】
夜晚下班的时候一人一狗在公司的花池边各享用完了一盒饭。

然后青年起身回家,心中隐隐期待狗狗能跟在后面。

如他所愿,狗狗也确实跟在了他……身边。

青年笑,忍不住拍拍狗狗的头,“你这家伙莫非能听懂人话不成?昨天还知道偷偷跟在我后面,今天一听我要养你就光明正大的跟了。”

话是这么说着,青年还是一路都脸上挂着笑意的回到了家。

……

门刚打开,狗狗就不理换鞋的青年率先溜进了屋里。

围着沙发边的落地灯转了两圈,“啪——”前脚的狗爪准确无误地踩在了落地灯的底座按钮上,暖洋洋的灯光霎时溢满整个客厅。

忽然的亮光惊得青年僵在玄关,一手还拎着刚刚换下来的鞋。

看着狗狗很是受用的趴在落地灯旁的羊毛地毯上,青年恍然笑起:“该说你是一只很聪明的狗还是运气好到连开关都能乱踩着?”

【六】
青年来不及心疼他那雪白的羊毛地毯,换完鞋便上网查找了一下给狗狗洗澡要注意的细节。
然后到浴室放水。

正愁等下叫狗狗进浴室洗澡它会不会很不配合。

“哗——”水花四溅。

狗狗在青年还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时就跃进了浴缸。

“死狗!你溅了我一身。”

青年怒骂,但骂完看到狗狗在水里扑腾踉跄的狼狈样,又立马转为了又气又急。

“是不是太烫了?!叫你心急跳进来,我水温都还没调好啊——”

……

狗趴在青年的大腿上,任由青年用风筒给它吹毛。

“诶,刚才是不是真的烫着了?一直低头耸脑的?”青年将狗狗翻了个身,一边检查狗狗腹部还有没有为吹干的毛发,一边关了风筒。

揉揉狗狗腹部淡黄的毛发,手感甚好,毛绒绒的。

这时青年才有了养宠物的概念。觉得养个宠物来陪伴孤单的自己也挺好的。  起码宠物总比一些人要来的忠心和懂得回报。

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上一次的那个伴,总是喜欢化妆的阴柔小男生,自己和他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他的老妈子一样,累不说还不懂回报,经常厮混在夜店,自然是蹦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狗狗仰躺在自己腿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青年笑,忽然意识到,“是不是该给你取个名字?”说道取名,青年的第一反应就是从狗狗身上搜寻看看有什么特色,好叫的名副其实一点。

目光不经意间就扫到了狗狗的雄性□上。

青年勾唇浅笑,温暖的灯光勾勒着他的笑颜竟然有那么点点妖的味道。

“夫君,怎么样?”

以前一直找的伴都是他做“老公”,相处时也就难免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现在他累了,那就轻轻松松的和自己的宠物相处吧,找个夫君依赖一下,感觉应该会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丢地雷,我要炸出看过又潜水的╭(╯^╰)╮

【七】
青年家住三楼,主卧的落地窗外带了一个十平米的空中花园。

他本来是想把狗狗安置在小花园中,但考虑到什么都还没狗狗置办,遂决定先让狗狗在自己屋内呆一晚。

可到了睡觉的时间,狗狗是有灵性般,一溜蹿入青年的卧室,跳上青年的床,趴倒就睡。

弄得青年哭笑不得。“先说好,我没有和动物一起睡觉的经验,半夜踢了你什么的可不许发疯咬我。”

狗狗不搭理,仿佛早已入睡很久了。

但青年知道它没睡,顺顺狗狗背上的毛,宠溺道:“你整天就知道睡睡睡,睡狗!”
说完,面对着狗狗侧身躺着,渐渐堕入梦乡。

【八】
夜半的月光皎洁到迷离。

青年在床上自悠悠转醒。

咝——

感叹这梦做的真是越发带有魔幻色彩了。

身侧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浑身赤`裸的男人,身躯匀称修长,完美的皮肤下仿佛蕴含无限力量。
湛紫的眼眸,银耀的长发。带点中西混血的俊美五官,高贵凛冽到令人不敢直视。

“真是有够离谱的……”青年喃喃自语,自问自己平日里也不喜欢看魔幻小说,怎么就梦了这玩意?

男人一手撑着脑袋在似笑非笑的看着青年,开口,声线华丽撩人:“既然已经觉得这么离谱了,不如来做些更离谱的事?”

“什么……唔——”

青年惊愣,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感受着唇齿纠缠的热度,某种情绪被渐渐挑逗了起来

……

如果这是一沉离谱的春梦,那就尽情的沉沦。在梦里人反而能放得更开,什么都能不在乎。

事后青年累得一根手指都无力动弹,感觉这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简直要了他的命。

男人在背后搂住他,有一下没一下的亲吻青年光裸的后背。

青年对于这种不带情~\(≥▽≤)/~欲色彩的安抚吻很是受用,第一次尝试在下的感觉,原来是更能令人兴奋。不过这事后浑身都要散架的疼痛感却是他不愿承受的。

这么想着,忽然感觉到一团清寒的银光渐渐笼罩住了他。

身后男人的怀抱越发温暖,仿佛正在渐渐吸收他身上的不适感。

好吧,青年无奈地想,如果这是魔幻的梦,他不介意做的更更离谱一点。

【九】

早上,青年是被闹钟给叫醒的。

第一反应就是感知自己的身体,很是舒爽,睡衣也好好穿在身上。

忍不住嗤笑自己,谁叫昨晚的梦实在是太过真实,真实到痛感与快感都深刻在了骨髓般。

狗狗仍旧是安安静静地趴在一侧,姿势都没变的。

青年心里一慌,“闹钟这么响都没反应,是不是生病了嗯?”

探手去摸狗狗的脑袋,狗狗这才懒懒的抬眼瞅了一下青年。

“诶,不行。你这精神状态真的是很不好。”青年下床换衣,完了俯身抱起狗狗,“幸好今天是周末,来,我带你去宠物医院瞧瞧。”

一听要去医院,狗狗仿佛急了,使劲在青年怀里挣扎起来,一边挣扎嘴里还发出“咕噜噜  ——”的不满声。

“乖,去医院没什么好怕的。趁我今天有空也正好带你去做个全身检查。”

“咕噜噜——”

“听话,不要逼我不管你。”

“咕噜噜——”

“不要再反抗了!听话!”

“咕噜噜——”

“哎你这死孩子怎么可以咬我衣袖!!”

……

【十】
狗狗最终还是给带到了宠物医院。

经过一系列检查,年轻的女医生告诉青年狗狗一切正常,就是体能消耗过大需要休息罢了。
青年微微发愣,这狗天天除了吃就是睡,洗个澡还有人伺候,何来的体能消耗啊?

“哦?”女医生听后揶揄一笑:“也有可能是半夜偷偷出去和母狗交`配了。”

“呃……一晚都睡在我身边。”

“哦,人兽.”女医生喃喃,复而抬头对青年说:“对了,你这条德牧还没有做过绝育手术,如果你不想让自家狗狗到处拈花惹草生些小狗回来,建议你不妨让它做绝育手术,这样也有利于延长狗狗的寿命。”

青年刚刚听完信息还来不及消化,医台上的狗狗就忽然狂暴的吠了起来。

一个纵身跃下医台,弓着身子站在一边,背上的黑毛仿佛都竖了起来。

漆黑的眼眸沉沉的盯视着青年和医生,满含怒意和警惕。

女医生笑看青年,“你这狗狗还真通晓灵性,一说绝育立马就急了,呵呵,呵呵呵……”
青年也是哭笑不得,“对,我确实是捡了一只很聪明的狗。”

【十一】
虽然狗狗做手术后能延长寿命这个条件很诱人,但看到狗狗拼死拒绝的份上,青年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宠物医院出来,青年还带狗狗去了一趟宠物商店。狗粮,玩具,毯子,项圈。一一置办。

回到家后不算太累,青年乐得招呼狗狗到自己腿上趴着。

左右手各拿了一个带有狗牌的项圈。“喜欢哪个?挑一个吧。”

狗狗不理,径自闭目。

于是青年自作主张选了右手拿着的皮项圈,抬起狗狗的脑袋就要给他系上。狗狗不满,一个甩头,“咕噜噜——”

“诶?不喜欢这个?那就另一个吧。”说罢就要把左手上的项圈给狗狗带上。

狗狗依旧不配合,忽的蹿起,对主人怒目而视。

青年无奈,“我看你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不喜欢就别带吧!带出去被人当做无主的狗打死算!”

狗狗楞。青年抬手欲赶狗狗跳下沙发,忽然引来狗狗一个狼扑。“哎……哈……你别舔我脖子……”

颈间一疼,狗狗把脑袋离开时嘴里多咬了一条吊坠。

坠饰是一枚白金戒指。

闪亮亮的眼睛凝视着青年,仿佛在说我就要这个。

青年无奈的笑,“你还真想成为我名副其实的夫君不成?这可是我留给将来的伴儿的。”
“呜呜——”狗狗眼睛依旧闪亮亮。

青年在这样的眼神下彻底投降,“说好,只需在家里带带,出去时就得带皮项圈。”

【十二】
狗狗如愿以偿的戴到了项链,心情颇好。

积极地吃完晚餐后就趴在青年床上,安安静静地享受投射在床上的滟滟月光。

等到青年十一点上床睡觉时,狗狗早已睡醒了一觉。

……

夜半。

“嗯……”青年在男人的舔吻中醒来。

睁眼对上男人的潋滟紫眸,稍稍有些不适应。

“我还没做过续梦的。”

“那你要适应,因为以后我会经常出现在你梦里。”

青年笑,不可否认眼前这个有点邪魅的家伙很对他胃口。

无论是在外貌上,还是性~\(≥▽≤)/~事的契合度上。大概是心里最深处的意识反应才衍生出这个完美情人的吧。

目光不经意一看,落在了男人银发流泻间的吊坠。心中更觉好笑,他的潜意识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

“今天我家夫君抢了我这项链,今晚你就给戴上了,呵呵……”

男人翻身覆上青年,埋首在他颈间落下轻吻,“我就是你夫君。”

青年被吻得有些痒痒,打趣问:“你是我家狗狗?”

“……”男人咬牙,低沉道:“我是魔族。”

“……”好吧,青年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纠结,因为他对魔幻的东西不感兴趣。

意识到话题的无意义,两人便将谈话转化为行动。

交叠的身影,紧扣的双手,男人那近乎疯狂的索取让青年的呻吟变得支离破碎。

毫无疑问又是一个尽兴的夜晚。

“不要了……嗯……”青年被男人紧紧圈在怀里深吻,吻得太缠绵,让他缺氧。

意识消失前感觉一团银光又将他包围。

【十三】
春梦固然是令人沉醉,可第二天醒来的心情却是糟糕的。

难道他是因为太久没伴,饥渴难耐了么?青年无奈地想。可转念又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便投入了工作。

每每晚上回家,一开门总能看到狗狗安安静静地趴在落地灯下的惬意身影,于是心情又能被调节的很是平和。

平和到……再次迎接银发男人出现在他梦中。

一个月,男人几乎每晚都出现,两人有时会**,但更多的时候却是相搂在一起纯睡觉。
青年觉得自己的生活被那个男人搅得有点天堂地狱的感觉。梦中恬淡温馨是希望中的天堂,白天郁闷反省是现实中的地狱。

最后便剩下了可惜,可惜那样吸引他的男人不存在于现实中。

对于一个虚无的情人,放任自己沉沦实在是没有好处。

所以青年在一个比较得空的周末,去了年少轻狂时曾常去的一个GAY吧。

虽然他向来不怎么喜欢419,但现在这种情况好像只有419能助他摆脱困境了。

……

青年独自一人坐在吧台边喝酒。 不用他物色,别人就会一个接一个的前来搭讪。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青年长得挺好看,是个可以用清丽来形容的男人。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是他的最大特色,不过这点反倒为青年所不耻,打小就讨厌这么一双可以说是有点妖娆的眼眸。

“萧逸哥~好久不见你了。”漂亮男孩笑吟吟在他旁边坐下。

青年抬眼,笑:“确实很久不见。”

【十四】
青年不喜欢在外面开房,所以就带漂亮男孩回了自己家。

门一开,狗狗就敏觉得抬眼看了一下玄关处的青年。然后再向往常一样继续闭目——    嗯?!!那个跟在青年后面进来的男孩是怎么回事?!!

狗狗一脸楞相地抬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青年带男孩进入了卧室。

与主卧相通的浴室传来潺潺水声。

青年抱着一条毯子来到狗狗面前,摸摸仍旧处于呆愣状态中的狗狗的脑袋。给狗狗盖上毯子。

“乖,今天晚上你就在客厅睡一觉好么。”抱起狗狗的头,俯身给了一个晚安吻。青年转身入房。

漂亮男孩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身上只松松垮垮地披着一件浴袍。他很主动地跨坐在青年腿上,与青年交换了一个亲吻。

就想这样继续下去,可青年在一吻后将他拉离。

“真是个心急的小家伙,我还没洗澡。”

男孩不满,冷哼,“我只给你五分钟。”

青年笑,但还是进去了。

【十五】
站在花洒下淋浴的时候,青年的心情有些复杂。

不可否认,刚才他说要洗澡其实是有那么点想喊停的意思。可这种意思来得莫名其妙,只觉得自己在和男孩亲吻时脑子里浮现的却是那个银发男人。

整颗心都像是被束缚住了。如果那个男人真的存在于现实,那么青年笑着的行为无异于是背叛伴侣的偷情。

越想心情越糟糕,忽然听到外面传来“碰——”的一声。

然后就是男孩的尖叫,“啊啊啊——救命——”

狗狗不知何时进入了房间,男孩又不知为何倒在了地上。

只见狗狗气势汹汹,威风凛凛地将男孩钳制在身下,低头俯在男孩脖颈,嘴巴半张,作势要咬。

青年又惊又气,“死狗!你在做什么!”

【十六】
男孩最终还是生气的走了。

青年躺在床上看着狗狗在旁边撒欢似地打滚,气不打一处来。

“以后三天都给我吃狗粮!(狗狗讨厌吃狗粮)”青年恶狠狠地说出惩罚,翻身睡觉。
夜半的时候,又继续了离谱的梦。

“不许让你夫君吃狗粮!”男人一把翻过青年。

“这你要管,又不是让你吃。”青年不满。

男人冷笑一声,“我当然要保障你夫君的饮食,毕竟有它才能阻止你的和别人上床。”
“…………”看吧看吧,今晚洗澡时才想过的潜意识马上就在梦中浮现了,青年无奈地想,心情一下子落到了低谷,“你到底要怎样才能不出现在我梦里?”

“什么?”

“我说,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不让你出现在我梦里。”青年的神色变得落寞,“你根本就不存在,还天天出现在我梦里,人是有感情的,经不起这种天天耳厮鬓摩的相处的,以后不要再出现了好么?算我求你的……”

男人笑,将青年拥进怀里,“为什么要我离开?你难道不喜欢和我一起睡觉的感觉么?”
青年苦笑,语气温柔而迷离:“喜欢,就是因为太喜欢了……”

或许,他已经到了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的地步了。

再让这个人出现在他梦中,他会疯的!

变成一个孤僻怪异,和自己臆想出来的人在一起生活……的疯子。

【十七】

但青年到底还是没去看成心理医生,因为他自那天后就被公司的销售部经理追求了。

这换了以前青年或许是不考虑此经理的。

据他了解此经理只做top,和曾经的青年没法兼容。可毕竟是曾经。现在的青年可上可下,对经理也就抱了试试看的态度。

在和经理不浓不淡的交往半个月后,青年邀请经理周末到自己家吃饭。

如果气氛好了,上床也就是很自然的事。

意识到自己谈这场恋爱其实就是为了找伴上床,青年笑得有些苦。他还是第一次干这种如此贱卖地把身体推销出去的事。

此外,为了防止再次发生上次一样的不愉快状况。青年还特地将狗狗带到四楼的某邻居家暂放。为此还不惜撒谎说,加班晚了大概会彻夜不回,怕饿到狗狗。

外事具备只欠东风时,门铃声响。

是经理到了。

【十八】

和预想的程序一样,两人一起用过晚餐,然后坐在客厅里喝茶。

今晚的青年有点势在必得的意思。

所以言行中也刻意让自己褪去工作时的沉稳。

衬衣的袖口松松挽在手肘处,领口的纽扣也比平日多解开了一颗,言笑晏晏间,那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再加上他天生一双勾人的丹凤眼,稍稍注入点神采,就变得水光滟潋。

这样的形象,鱼儿再不上钩,青年自己都会有自挖双目的冲动——叫你丫的白长一双丹凤眼!

所幸不用自挖双目,因为鱼儿很快就上钩了。

经理靠过来亲吻时,青年只觉得有些不适。

但这种感觉被青年有意无视。

只是一个亲吻就不能忍受那接下来的要怎么熬呢?

经理覆上身来,将青年压制在沙发上。

埋首在青年颈窝亲吻,开口,是掩不住的笑意,“本是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拥有萧大设计师的,呵呵……我在上可以么?”

青年双手被情动的经理给钳住,心里已是复杂到了极点。

却还是笑着回答:“我无所谓。”

说完青年闭目,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说不清是紧张还是难过。

麻木吧,青年这样安慰着自己,起码被身上的人折腾着那个家伙今晚是不会出现在梦中了。

【十九】

落在锁骨的亲吻于记忆中的大不相同,他人的手掌游走在腰间青年觉得是那样可怕。

没有被点火的撩人快感,青年反倒是全身都僵硬了起来。

“放松,我现在还什么都没做呢。”经理轻笑。

“还好,你要体谅我第一次。”

经理显然对第一次这个概念很受用,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就来到了青年下腹。

摸到那裤子拉链正欲下拉,僵硬的青年忽然叫停。

“怎么?”

“我,好像还是有点不能适应。”青年双眼紧闭,眉头无法控制的皱起。

可经理到了这地步早已脱了绅士外衣,美人当前,冒险也要尝试一把!

用力钳住青年手臂,低头就是对唇一吻。

“总要迈出第一步,我给你施点外力……”

青年感觉到对方想强上,最后一份的忍耐也果断消失不见了。

当即反抗,怒斥,“放开我!”

可经理在姿势上早就抢占了先机,青年仰躺在沙发上,一时难以发力。

拉锯着,暗较着。

经理的唇还是恬不知耻的落下,一边还不停地说着劝服的话。

青年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恶心,而这一切都因为一个自己臆想的人而起!真是忍受够了!够了!!够了!!!

“你亲够了没有?!”一声冷冽的怒斥响在客厅。

似从九重玄天劈下来的一道惊雷,吓得人立马停止了动作。

沙发上的人惊魂未定地向声源看去。

玄关处,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个人。

待看清那人的样子,青年只觉得一颗心都快要炸裂了!

惊恐!喜悦!一时说不清是个什么心情。

只是死死地看着那人,生怕一眨眼就成了幻灭。

男人没了往昔的银发紫瞳,取而代之的是短发黑瞳,可五官依旧,眼神依旧。

一身普通的休闲服饰穿在他身上,让他有了人的气息。

“你是谁?”经理怒问。

男人缓步上前,挑眉冷笑,“你想强上的是我夫人,你说我是谁?”

【二十】

经理甩门离去时,青年还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双眼定定的看着男人。

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青年身旁,伸手给青年系衬衣纽扣。

两人一时无话。

青年垂眸,看着男人帮自己系纽扣的手,视线顺到男人脖颈,那里戴着自己的戒指吊坠。

心里反而变得平静,平静到透着一股淡淡的心安。

“我是不是该在你身上下个结界呢?让其他人等一律不准碰你!”男人开口,嗓音是记忆中的华丽。

青年听了忍不住漾起笑意,如果这是一个温馨的梦,他真是甘愿拿一生去沉沦。

所以他要问,“你到底是谁?”

“我说过,魔族。”男人抬头看了青年一眼,“北域魔界,菲德,我的名字。”

然后两人就这样坐着,独留落地灯淡黄的灯光溢满客厅,恬淡而温馨。

男人告诉青年,他是异界的魔族。

因为轻视人族,在开战时造成许多人族的无辜身亡,被他那生气的魔王父亲封印大半魔力,一脚给踢到人族统治的异界,当了一只流浪狗。

魔王还规定男人不得在人前暴露身份,不得做伤害人族的事,不然规定的一年惩罚期就得翻倍成一百年。

惩罚一下来,魔界的十大贵族都觉得重了,便替他求情。

好说歹说,才让男人在月出之时能幻化回人形。

并且把流浪狗的品种给定成了德牧。好歹是狼犬的一种,旁人不好欺负不是?

于是男人成了一只普通的流浪狗,直到被青年带回家。

【二十一】

虽然很魔幻,虽然很离谱。

可奈何这离谱实在是太甜蜜,让人不想深究。

夜晚,青年在男人温暖的怀里睡去。

梦境中,他穿过了一条长长的星芒隧道,来到了一片种满玫瑰的花园。

那里也是夜晚。

月华万丈,星芒点点。

绯红的玫瑰在夜风中摇曳生姿,散发着浓郁花香。

花丛之中,一位中年男人缓缓站了起来,他衣着随和,有着与菲德一样的银耀长发。

中年男人似乎是刚刚种下一株玫瑰,拍了拍手上的土,便笑着招呼青年到一个缠满了紫罗兰藤蔓的凉亭就坐。

那似乎是一个真正的梦境,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中间的一些细节也是支离破碎。

但青年还是记得一些那个中年男人说的话。

“……菲德是我唯一的孩子,魔族未来的王……”

“……大概是天生的强大魔力,让他轻视弱小的生命……”

“……他本性不坏,也并非是厌恶人族,只不过生长在魔族他缺少一个能与人和平相处的机会……”

“……所以我给予了菲德这样的处罚,而你,算是助了我……”

最后,中年男人笑问:“年轻人,你愿意用你的一辈子来继续帮助我……的孩子么?”

“如果你愿意,我将许诺,让他在异界恢复人形。”

……

【二十二】大结局

清晨的阳光柔和而明媚。

青年在男人的怀里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男人的睡颜。

这个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还是俊美的一塌糊涂的男人,他还是第一次,在白天的情况下见到。

没有泛着珍珠光泽的银发,没有璀璨如宝石般的紫眸。

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睡着,那慵懒而闲适的神态像极了狗狗。

看得人忍俊不禁想要去亲吻他。

青年微微向前靠近男人,在他唇角落下轻轻一吻,然后勾唇浅笑。

“早上起来能够见到我就这样令你高兴?”男人用他那撩人的声音低低问道。

“嗯哼~”青年笑,“见到美男当然高兴。”

“啧~!你昨晚见到我父亲了?”

“嗯。”

“答应了他什么?”

“你不是该知道的么。”青年笑问。

男人的眼眸懒懒睁开,再危险地眯起,“我不知道。但我不管你们交谈了什么,总之我的身份是因你而暴露的,我要在这里呆上一百年了,你必须对我负责!”

“哈哈哈……”青年终于忍不住毫无顾忌的笑了出来,因为他觉得男人生气的样子很是可爱。

“笑?你还笑?”

“好,我对你负责。”青年在男人脸上亲吻,笑着说出注定令魔君殿下吐血三丈的话。

“事实上,你父亲已经把你卖给我了。”

【后话】

于是,北域魔界人见人怕的菲德殿下要在异界呆上一百年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

魔族,人族,兽族,人鱼族,飞鸟族。

凡是有能力穿越异界的,都恨不得去看看菲德殿下的异界生活。

据说,那个曾经高傲不羁到不可一世的殿下成了一只流浪狗。

又据说,那只流浪狗遇上了喜欢的对象。

至于这个对象是人是狗,还有待争议。

人族当然是希望他的对象是人,那样的话一个高贵的人和一只低贱的狗,虐不死他!

兽族当然是希望他的对象是狗,那样的话两只狗狗再生一窝小狗狗,其乐融融~

当然,各种传闻中还是得以魔族皇宫里传出来的为准。

十大贵族之首的西尔斯大人就曾经发过话,“那个家伙,美人在怀,好不畅意!”

但可惜,没人信。

毕竟在世人看来,殿下都变成狗了,还有什么快乐可言呢。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蓝兄,K兄,柠檬兄……

谢谢所有观看的亲,没有你们的观看,这篇短文估计就坑了,哇哈哈哈=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