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áo chủ ngươi chính là cái thụ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Giáo chủ nhĩ tựu thị cá thụ

教主你就是个受by云上椰子

(嬉皮笑脸武力值高强攻 X 表面冷淡内心无节操教主受, 连载中: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600888)

文案

作者节操碎了一地, 不要责问我剧情构思人物塑造那种高深的东西, 我就没在那方面费脑子

从头到尾的顺利, 具体过程为 【 见面 】【 相识 】【 滚床单 】【 滚床单 】【 滚床单 】【 完结 】

嬉皮笑脸武力值高强攻 X 表面冷淡内心无节操教主受

到现在为止, 教主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真不是我喜欢写教主文, 而是用”教主” 二字做代号不用想名字, 挺方便的. . . .

第一章

向肉靠近

教主睁开眼,忍着身子的不适坐起来,环视四周一圈,发现自己所在之地是一个山洞。

洞外寒风习习,飘渺虚悬。

在蒙蒙云雾中,隐约可见不远处的对面是一整面的陡峭山壁。

是了。教主恍然。他本是正在魔教附近的秦云山闭关练功的。

闭了半年有余,武功正是练到紧急关头。不想教中叛乱,那乱贼冲上山来坏了他练武要的坏境。

不必出招就将他逼得一口血吐了出来,内力受缚,生死一线。

堪堪与人对过十几招,使出的每招更是反要了他的命似地。

一个不慎翻落山崖。

他知道秦云山的悬崖下是湍急的山涧河水,那一刻,他不是不绝望的。

可如今……

“你醒了?”一个属于青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教主偏头看去,才发现这个山洞有一个房间那么大,洞内又还连着一个洞口,目测里面也不会比外面小多少。

而那位青年就坐在洞内阴暗不明处。

白色的衣袍,长长的头发,面容被阴影所挡一时瞧不清楚。

“我为何,会在这里?”教主问。

内心里却不知对方是敌是友,暗自提起真气运功,还是受缚,但还是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不若受伤时那般严重了。他当然不认为会是自己昏迷一觉就好了一 些,唯一的可能就是那青年。不过要替他一个内伤严重筋脉受阻的人调养……教主的心立时更是不敢放松,只怕这人武功一流。

青年可不会知道教主那些心思,缓缓起身走出阴影,来到教主面前蹲下,与半撑起上身的教主平视。

教主这才发现青年的相貌十分出彩,二十出头的年纪,俊美而凛冽。

长长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脑后,配着他一身白衣,身在云蒸雾缭的崖壁山洞,真像个神仙,还是个战神。

青年说:“我只是忽然看见有东西往下掉,下意识便用链子给卷了进来。”

教主垂眸,心道这反应得是要多快?武功是要多高?

他现在有伤在身,无论对方是敌是友他都只能拖着,所以也就不问这位“隐世”的年轻高人是怎么会待在这崖壁山洞的。

“多谢这位少侠相救。”教主抬眸,状似诚恳道:“来日陆某一定相报。”

青年摆摆手道:“你们这些武林中人都是讲一套做一套的,来日相报什么的就省了吧。”

教主装纯良的客气道:“那陆某一定会心有不安的。”

“心有不安?”青年对上教主的眼眸,挑了挑眉,忽然漾开一个邪邪地微笑:“如果你真的要报答我的话,就做我夫人怎么样?”

“……!!!”

寂静了有片刻。

教主内心狂乱,觉得这个人简直跟他不在一个世界,所以说的话也如此的不按常理出牌。

“我是说认真的。”青年继续笑,“我现在二十二岁了还没讨个媳妇,所以现在想要个媳妇了你就报答我个呗。”

教主脸色不禁沉了下来,“你若想要媳妇,来日我送你十个八个便是,为何用言语侮辱我?”

“怎么是侮辱?我是真心实意的。”青年还是笑,“况且你现在这状况,也只有我能助你,但我不随便帮人,除非这人跟我关系密切。”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教主十分的愠怒,眼神也彻底丢了那点纯善,变得狠厉刺人。

青年笑得高深莫测:“这于你而言分明是件大好事,而且我也知道你不喜欢女人,索性就和我这男的处处呗。”

“……!!!”恼怒!难言的恼怒充斥胸膛!教主的眼睛狠得都快飞出刀子来。

不喜欢女人却喜欢男人,这是教主恨不得深埋于心的秘密。高傲如他,对着女人无感已是十分的倍受打击,更可恶的是他竟然对男人有感!还是想要雌伏于人的那种!!

可是他不能!高高在上的位置让他抛不下脸!虽说可以养男宠,但某天若是传出自己被男宠上什么的可就生不如死了!所以他一直都懂得隐藏这份变态下贱的心理。男女不近,醉心武学。

可眼前的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他知道多少?!!

心理慌乱异常,教主冷冷问:“你到底是谁?!又了解我多少?!”

青年笑道:“我叫夜扬,夜晚的夜,飞扬的扬。对你了解的不多,不过不怕,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好好了解。”

教主寒着脸,一言不发。

心中思量半晌。期间夜扬一直笑看着蹲在他旁边。

终于,教主好似妥协一般,垂眸道:“那你需助我调养,带我离开这里。”

夜扬笑得开怀,连忙应道:“好说好说,我一定会让夫人快快好起来的。”

听到夫人这种称呼,教主偏过头去,强忍着才没有发作。

第二章 继续靠近肉

作品名称:教主你就是个受 作者:云上椰子 分类:耽美同人

教主虎落平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自己给“卖”了。

夜晚来临,冷风阵阵刮过洞口,教主觉得自己体内寒气游走,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但他知道现在教中的反贼一定到崖底寻他,峭壁高深有雾气阻挡,他也不敢贸贸然暴露山洞的所在。

所以在夜扬准备点起一小堆火苗时就被他呵斥了。

结果就是他现下遍体生寒,好不难捱。内伤的身子不敢运用内力护体,于是山洞的丝丝凉气一点的一点的侵蚀着他的每一寸肌肤,让他忍不住泛起了一阵一阵的鸡皮疙瘩。

夜扬早早在一旁小憩了,一觉转醒发现了教主的异样。

翻身坐起,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教主冷冷回答。

夜扬可不信,伸手去摸。教主一惊就想躲避却反被夜扬揽住了腰,身子立马就僵了。

“你很冷是不是?”夜扬关切问。

“不是。”继续冷声。

“哎,死鸭子嘴硬。”夜扬笑了笑,身子靠了过来,彻底将教主抱在怀里。

教主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僵硬了,因为他还从没有和哪个男子靠的这般近。夜扬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教主脸颊,在两人的鼻息间形成了一个水□融的暧昧气流。腰上被有力的手臂揽着,使得自己下`身都贴近了夜扬。

教主往常是高傲到有些冷的,但这种状况却让他怎么也冷静不下来。平日里傲气的伪装被轻轻一抱就撕扯了下来,剩下的是止也止不住的羞恼。

面上却还是冰冷道:“你放手。”

夜扬笑道:“不要,你都是我夫人了,晚上抱着你睡很正常,乖,睡了。”

教主还想再说什么,下一刻夜扬的另一只手就附上了教主的唇。

低喃道:“乖,睡了。”

青年的嗓音低沉有磁性,响在耳畔分明是一种安慰,可教主却觉得这像是一种诱惑。

痛苦的闭了眼,教主发现他那下贱的心理又有些冒头了,仅仅是因为一个男子抱了他。

不想和夜扬呼吸交缠,教主在他怀里转了个身,夜扬也自动自觉的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两人前胸贴后背能够更紧密温暖些。

深呼吸清明思维,教主觉得背后的人与他而言可真真是个大折磨。

第二日一早教主就被夜扬给唤醒了,本来也是不想起的,只是天刚亮夜扬就在他腰间摸索了起来,可把教主吓得一个激灵,抬手按住某人的手。

猛然睁眼,厉声问:“你做什么?!”

夜扬毫不畏惧,嘻嘻一笑:“解你裤腰带。”

“你……!!”

“你别误会,我是想用你的裤腰带接上我那条链子,等下我带着链子先上去,然后再拉你上去。”

“你既然有链子,还要我腰带作甚!!”

“那不是长度不够嘛!”

教主气极,不过亲自检查了那山洞内放置的铁链后发现长度确实不够。夜扬又笑得很欠揍的看着他,教主这才不情不愿的解下了腰带扔给夜扬。心里只能安慰自己,反正自己的腰带不过是装饰的,抽了裤子也不会掉。

夜扬将链子与腰带系好,然后拿了铁链一头,借洞口长出的小灌木,足尖轻点便已飞身上去。

教主仰头看夜扬的轻功,心中更是告诫自己,无论夜扬做了什么都要忍住别发作,不然就凭对方的功夫,随便就能把现在的自己给捏死。

俩人按照夜扬说的办法回到平地,教主一颗心才算是略微安定了些。不过教中的叛贼仍然猖狂,教主身受重伤,即便回去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考虑到自己的内伤还需夜扬相助,便任由自己被他带下了山。

夜扬在山下的小镇牵了自己的马,带上教主一骑绝尘便出了秦云山的范围。夜晚时分到达一个小镇,夜扬随意挑了一个客栈落脚。

只是刚一进门,就发生了令教主不爽的事。

“为什么只要一个房间?!”教主质问。

夜扬笑得灿烂:“你我夫妻,难道分房而睡?”

教主沉下脸,美丽的脸庞立时覆上一层寒霜。

夜扬伸手将人揽在怀里,轻轻哄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不愿意,但若是晚上追杀你的人来了,我也好照应不是?”

教主不想答应的,可夜扬一抱住他自己浑身就僵掉了。只能沉默当默许。

第三章 洗澡

作品名称:教主你就是个受 作者:云上椰子 分类:耽美同人

俩人进房没多久,店家的小二就送来了洗澡要用的一桶浴水。

看着那屏风后面仅有的一木桶洗澡水,教主又犯了难。

“你出去!”教主头也不回的对夜扬说。

“为什么?”

“我要沐浴。”

“呃……你洗你的呗。”

“不行,你出去。”教主继续寒声道。

夜扬看这么说下去也没个结果,不禁收了笑,挑眉道:“一直太顺着你了,我就不出去,你爱洗不洗。”

教主愠怒,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夜扬要做什么,凭他的武功即使出去也跟在房间里一样毫无安全感可言,到底是在别人手里任人拿捏了。于是教主一言不发拐进了屏风后,脱衣洗澡。

洗到一半,夜扬忽然从屏风后转了进来。教主惊怒,却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扭捏僵硬反暴露了自己的害怕,便强装镇定地皱眉问:“你进来做什么?!”

夜扬笑嘻嘻走近:“我只是忽然想到这店家只肯给每房一桶的水,你洗完了我再洗可就是洗你的洗澡水了,不若咱俩一起洗吧?”

教主大惊,异常恼怒:“你别得寸进尺!!”

“我只是合理利用洗澡水。”

“你别过来!”

“乖了,别怕。”

……

“……嗯……放手!你个混账东西!”教主挣扎。

“乖了,把自己勒疼就不好了。”

夜扬坐在教主身后,吻了吻教主的脖颈,教主一时僵硬异常大脑不能运转,连自己的双手被夜扬用发带绑了都不再挣扎。

此时的俩人都是全身赤`裸,坐在浴桶中前胸贴后背的,教主只觉得水都快滚烫了。口中还是恨恨道:“想不到你答应助我竟就是如此侮辱我!”

夜扬笑着亲了亲教主的肩膀,语气有点暧`昧道:“我只是想疼爱你。”

“你个无耻卑鄙下流的孽畜!!”

“那也是你夫君~等下咱俩一起堕入畜生道去~!”

“你……!!”教主词穷,事实上他这种看不惯都是直接动手的还真不会骂人。转而道:“我教中大乱可是你也有份?!里应外合?!”

夜扬挑眉:“这种为名为利为权势的傻事我才不做,你教中之乱分明是你醉心武学无心教务外加小人作乱造成的。”

“哦?你竟比我熟悉教中?”教主冷冷问。

“一点也不熟,不过任谁没事就来魔教附近转转都可得知一二了。”

“你在我教附近作甚?!”

“……”夜扬沉默片刻,忽然凑近教主耳畔轻轻道:“我说我是图谋你,你信不信?”

轰——

脑子好像在一瞬间炸开了锅!教主一时不能思考。

夜扬轻轻的吐息萦绕在耳畔,配着那动听的情话……实在是让人心乱如麻。

“你少拿这套应付我!”

教主面色严肃……耳根……泛红。

夜扬注意到了教主的变化,忍不住唇角微弯,语气更是温柔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三年前你出现在云台比武那次的身影,可一直都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教主一身白底红边的衣服,好看的容貌,冷冽的气质。

他本不是来比武的,只是手下右护法被人所伤,顺道来讨个说法罢了。

比武台上宛若蛟龙的身影,时刻萦绕他的还有一道泛着银光的白练。

夜扬看了忍不住笑,心道这美人的兵器真是再阴柔不过了,不过看到他出手的白练能劈断他人的刀剑,才惊觉这白练可能是由已绝迹的天蚕织造,所以刀剑不入。不得不感慨这柔中带刚的美人真是再美丽不过了。

“你既是三年前就见过我,那为何要现在才与我相见?”教主还是冷冷的。

“呃……那时我还十九,武功未到臻化境界,庄子里的人不让我随便出门。”

武功未到臻化境界……

未到臻化境界……

臻化境界……

臻化……

化……

教主觉得自己幻听了。二十二岁的青年谈臻化境界怎么都有一种对方在不知天高地厚开玩笑的感觉。

“你……练得是什么?竟敢口出狂言!”

“我什么都练,只是最主要的那门武功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这种东西还真不重要。”夜扬说的随意。

教主心中就跟被锤子锤了似的,很是震撼。当今武林,没人的武功能到达夜扬口中的境界,即便出现过的,那也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作古老前辈,那人是个二十多岁就已超然武林的人物,一流的高手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五十招内就能搞定的。

“你是月白的什么人?!”

“不认识。”

“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全庄子里的人都是我师父,哎,咱能不能别谈武功上的事?”

“什么庄子?!”

“哎,留雪山庄,咱能不能别谈这——”

“流血?!”

“挽留的留,白雪的雪。”

“倒不曾听过。”

“这庄子本就默默无闻,自然不能跟武林中的几个山庄相比。”

“哼!那也是你不想出名吧?凭你所说的武功……一战便能让你的山庄威震武林。”

“我要威震武林做什么,天天有人上门挑战还要管吃管住的!拜托了夫人,咱不谈这些有的没的了行么,洗澡水都凉了!”

第四章

作品名称:教主你就是个受 作者:云上椰子 分类:耽美同人

教主十分不愿当着夜扬的面全身赤`裸的站起来,所以夜扬便不顾教主的反对,趁教主一个不备,打横将人抱出了浴桶。

教主双手被绑,发作不得,只得羞愤难当的被夜扬抱到床上。期间感受到夜扬放在自己赤`裸肌肤上的目光,恨不得挖了那人的双眼。

“下流的东西!你看什么!还不将我衣服拿来!”教主被看得难受,面颊一阵阵发烫。

夜扬笑了笑,俯下`身捏了教主下巴道:“夫人在床上还不肯对我温柔些,该罚。”

“什么……唔……”

教主睁大了眼,难以置信自己被夜扬覆下的唇给吻了。感受着自己的唇瓣被人轻轻啃咬允吸着,教主大脑一片空白。夜扬手上微微施力,教主紧闭的牙关就因吃痛而张开,某人的舌便趁机长驱直入,彻底的占领了教主的口腔,缠着教主的舌,嬉戏共舞,唾液交融。

酥酥麻麻的感觉自尾椎逐渐泛开,教主被吻得失神,全身的力气都仿佛抽丝剥茧一样被渐渐抽离,偏生还夹杂着一丝丝难以言喻的快感,忍不住想要对方有进一步的动作。

“嗯……”慵懒的低吟溢了出来,教主希望夜扬放开他的唇,可夜扬却恍若未觉,吻得渐渐霸道起来。

情`欲就像星星之火被春风给撩拨了起来,男人的身子总是在这方面就会变得难以自制,所以夜扬的手上也不再安分,教主惊觉时,那家伙的手已经摸上了他赤`裸的背。

教主细微的挣扎起来,夜扬这才结束了两人之间长时间的接吻。分开始两人的唇都被唾液染得水润,额头相贴着喘息。教主不堪夜扬迫人的视线,狼狈的闭起了眼,夜扬一笑,轻轻吻上教主紧闭的双眼,低声道:“别紧张。”

往日建起的凛傲防线就被这一句温柔低语打破。教主对自己身体渴望的诚实反应感到很伤心。这一刻,春香帐暖,美男当前!教主那见不得人的下贱心态又丝丝缕缕的冒了出来,并且在美男温柔的视线中变得难以抑制。恨不得抛弃一切脸面缠上那人的脖颈,乞求他带给自己快乐。

天呐!他内心深处到底是由多下贱多变态!他怎么会是这样的?!

教主猛然睁开了眼,双眸泛红,水光潋滟,隐隐含着无限的绝望和恨意,狠狠的盯着附在自己身上的青年。

夜扬心里一惊,迟疑道:“这么看着我……是恨不得杀了我?”

“……如果可以的话。”教主缓缓道。

夜扬认真沉吟,道:“这个,要杀我还是有难度的。“

“可你今日碰我,总有一日我会讨回来的。”教主道。

听到这话,夜扬略有迟疑的想法忽然一扫,好似抓住了什么关键的地方。一张俊脸马上就笑开了花,笑得如沐春风清爽迷人。低头啄了啄教主的唇,道:“夫人既然有此吩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至于你的报复,夫君我随时恭候。”

说罢,那双停在教主腰间的手就开始分头行动,一上一下的游移开去,唇更是时轻时重的落在教主颈侧,教主略略挣扎偏开头去,用命令的口吻道:“先把我绳子解开!”

夜扬装可爱的撅嘴道:“万一你又反悔了怎么办?”

教主的尾椎被夜扬抚摸而过,喘息重了几分道:“你认为我现在这些还有反悔的余地?!嗯~混账!住手……”

“好吧好吧。”夜扬无奈解了教主的绳子。教主双手一得空便狠狠扇了夜扬脸颊一巴掌。

“啪——”的一声,耳光响亮,却不是太痛。事实上教主现在全身的力气早就被情`欲折磨的抽离了几分。

夜扬捂住自己被扇的右脸颊,面目委屈:“不带你这样的,在床上还对夫君这么凶。”

“我总要出口恶气!”教主一脸忍耐的样子,该死的某人的手还在恶意的玩弄着他的尾骨处,似乎已经发现了那是他很敏感的地方。

“可是你现在扇了我,难道就不怕等下我蓄意报复?”

教主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说不出是因为夜扬的话还是因为夜扬那抚上他乳珠的手。

“嗯~~混账!滚下床去!”教主羞恼,声音却少了气势多了绵软。

“好吧我知错了,我废话太多惹夫人不高兴了。”夜扬嘴角挂笑,口头上连忙道歉的样子看起来毫无诚意,更像调戏。

教主看得火大,命令道:“灭灯!”

5

作品名称:教主你就是个受 作者:云上椰子 分类:耽美同人

满室幽暗,但芙蓉帐内却断断续续传出某人愉悦又痛苦的声音。

“嗯……混…账……唔啊……”

“慢点……呃……”

“呃啊……好…深……”

“……呜……轻点……嗯……嗯……”

“不要了……不!呃——”

“呜呜……不要了……求你……唔……”

如此一晚,对于教主来说好不惨烈。

第二天天色泛白的时候教主就醒了,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教主整个人都还是昏昏沉沉的。可哪怕眼还没完全睁开,身子就已经清楚感知到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状况——全身赤`裸的被夜扬抱在怀里,与同样全身赤`裸的他肌`肤相贴,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腰上,自己更是手脚并用不知羞`耻地缠着他。

这个认知让教主羞赧。平日里的冷静自持一瞬间被丢到脑后,急急忙忙想要摆脱眼前的困窘境地。不想轻轻抽动手脚的动作一下子就弄醒了浅眠的夜扬,那双闭着的眼睛忽然当着教主的面睁开,四目相对,相顾无言,不过夜扬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教主的紧张,怀里的人似乎浑身都僵掉了。

夜扬不禁微微勾了下唇角,那笑容就像湖面的涟漪,丝丝微微都勾动着教主的心弦。教主觉得自己被眼前的这个男人蛊惑了。真的是“蛊惑”,虽然夜扬长得好看,却俊而不妖,高贵凛冽犹如神祗。只有从他的眼神里才可以感知到他的本性并不如外表那么正直,有点小痞气有点小可爱,还有点小邪恶。

“昨晚那么晚睡,今天又这么早起,你不累么?”夜扬慵懒问道。

夜扬的话让昨晚一些不堪的回忆忽然跳入教主脑海中,令教主一时连句话都没有勇气开口说了。他昨晚都是些什么表现呐——他很不要脸的用双手勾住了夜扬的脖颈,大张着双腿接纳夜扬的进入,以那种下贱的姿态,他接纳了一个男人的进入!更令教主羞恼的是做到情`动时,他的双腿毫不知羞的勾住了夜扬的腰,每一次夜扬有力的插`入,他都是那么配合的挺腰迎合,只为让夜扬的欲`望更深的进入自己,填`满自己!——那一刻的教主,在自己获得身体上的愉悦的同时心里也是觉得无比满足的,因为他看到了覆在他上方的男人做`爱时十分性`感的表情,那是自己带给他的快乐——以至于后来夜扬要求他主动坐上来,他只是习惯性的皱了一下眉,然后!他就竟然真的傻傻的照做了!现在想来当时的他是多么的下`贱放`荡啊!怎么可以夜扬说什么就做什么的?!当时的脑子到底哪里去了?!

回忆的片段让教主的脑子渐渐烧了起来,连带烧起来的还有耳根。

昨夜教主慢慢坐到夜扬欲`望上,一开始并不是那么顺利的,教主双腿跪在夜扬腰侧,双手撑着夜扬的肩膀,全身都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垂落到胸`前,保持了这个姿势良久,他都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这个体`位让夜扬的分`身狠狠地插`入了教主后`穴,深得难以想象,动一动都彷佛是在挑战教主的承受极限。弄得两人都十分痛苦,最后还是夜扬一边亲吻着教主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缓缓挺`动,在挨过了极其痛苦的几下,教主适应了那恐怖的深度后,才体会到更为疯狂的性`爱。

他们换着姿势做了好久,教主一开始是强忍着不发声的,到后来被夜扬用下`流的手段逼着呻`吟出声,再到后来的全然不管不顾,他都不知道自己昨晚说了多少不该说的话,也不知道在夜扬身下放`浪的呻`吟了多久。只知道夜扬带给自己的满足,每一次每一次被他填`满被他拥抱的愉悦。

教主想要被人抱的下贱想法很不堪,真被人抱了以后又发现自己的身子也很不堪。起码他的身子是喜欢上被夜扬疼爱滋润的感觉了,如果随便跟一个男人睡了都这样,那自己真的很悲哀——想到这,教主的大脑才堪堪冷静下来,刚才烧起来的羞意也渐渐退下了。

抬眼对上夜扬的眼眸,教主的眼里载着几分复杂。

“怎么了?这样看着你夫君?”夜扬笑。

教主平静道:“看你长得好看,也不枉同你睡了。”

“什么叫也不枉?难道跟我睡觉你觉得很亏?”

教主不语,只是眼神冷凛,因为他正感受着自己后`穴的难言之隐,这就是答案,只是不知该如何说。

六(怎么字数就是凑不够)

作品名称:教主你就是个受 作者:云上椰子 分类:耽美同人

教主自欢好后就表现的有点小别扭。对着夜扬的眼神还是冷冷的没个变化,也不爱同他说话。

大多数时间都竟自一个人沉默去了。夜扬虽然不太能理解教主的这些小别扭,不过他也算是个细心温和的人,也就没有揪着这个与他多言。

退了房,牵了马。

继续踏上回家路程。

催着马儿风尘仆仆地行了一天,到天黑时也没赶到一个城镇。

在树林里放慢了马速度,于静谧的山林中只听到马蹄踢踢踏踏踩断树枝落叶的声响。

夜扬道:“要再赶路吗?还是就在野外过一晚算了?”

教主沉默不语。

夜扬调戏道:“夫人,不回答为夫就当是默认了哦!”

教主还是沉默。

夜扬便觉得有些不对了,以自家“夫人”的性子,遇到调戏该寒声呵斥才是。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夜扬掰过怀里人的脑袋,低头看去,教主果然脸色苍白,紧紧咬唇。而教主,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夜扬掰过了脑袋,这才不情不愿的凝神,厉目对上夜扬眼眸,可当看到对方眼里明显的关切和紧张时,他又觉得一股委屈汹涌的漫了上来。

心里羞愤难当,都是这个家伙害的。

“你,你怎么了?是内伤发作不舒服么?!”夜扬担心道。

教主烦闷自己心里的变化,又见不得夜扬对他关心的样子,索性闭眼,还是不语。

夜扬叹了口气,遇上个闷葫芦他也不好施为。翻身下马,接着就想把教主也抱下马来,可却被教主给推拒了。

“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可要和我说哦,强忍着多令人心疼啊。”夜扬在一旁循循善诱。

教主在马上僵白了脸色,闭目不语。心里已是怒火滔天,偏偏一句话他都说不出口。怕一说出口,可能就会掉下泪来。他从不在人前哭泣,可此时此刻就是有这种强烈的感觉,只怕在这人面前抱怨一声就会流下泪来。

他何时混的这般惨过。

7. 教主就娇羞怎么着了

上完药,教主就闭目养神去了。

也随便夜扬在四周忙活。直到一阵馋人的烧烤香味飘入了鼻中,教主才勉强掀开眼皮。

随意解决完一些鹌鹑蛋和自带的干粮。

便休息。

夜扬在树下四周撒了药粉,然后对教主道:“我抱你到树上去睡吧。”

教主冷眼睇过去,本想说不用你管的话也不自觉咽了回去。

他现在的状况,是连轻功都有些费劲了。既然这个该死的混蛋想要当个仔仔细细伺候他的“忠仆”,那就随他去吧,拒绝他的照顾也不过是让自己不方便而已。况且这个混蛋什么都对他做了,他要回点好处也是应该的,不要的话,只会愈发显得自己是被人欺负的孤凄悲惨。如此歪理的对自己开解一番。教主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冷冰冰蹙眉的样子站在那儿,夜扬看他没有反对的样子,就走前几步,一把拦住教主的腰,带上了树。

大树的枝干很是粗壮,夜扬和教主两个人并排着坐是没有问题。不过若是要睡觉,则只能一个人背靠主树干,长腿放在枝干上才能睡。夜扬抽了腰带将教主的一条长腿绑在树干上防止他现在体力不济从树上掉下来。然后自己跳到另一根枝干上睡觉。夜扬没有缠着教主,就这么干脆的去一旁睡觉的行为,不知为何让教主觉得不爽。不过一向闷骚的他也不好说,只能压下心里的怒意,闭目,睡觉。

可夜半的时候,身子忽冷忽热,难受得紧,痛苦的呼吸都好像要被剥夺。教主紧紧蹙眉,发出了浅浅的低吟。正想着忍一忍便好了,下一刻,就感觉靠着树干的身子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夜扬紧紧的抱着教主的身子,在他耳边低语:“是我大意,明知你还有内伤在身……”

教主于水深火热中听到这么一句疼惜人的温柔话语,只觉得心都要化开。从今早起就有的脆弱感顿时弥漫上来,又有些恨恨自己这般不争气的反应,只有些拘谨的伸手抓住了夜扬的衣襟,外强中干的低骂:“你这该死的家伙……”

“嗯,我该死。”夜扬温柔的顺着教主。

“现在说这何用……早做什么去了……”

夜扬瞅瞅他的“夫人”,面上虽然还是一片冷然,可嗓音里已经不自觉带上了一股原主都未曾察觉的委屈脆弱。只觉得可爱。忍不住低头亲了亲教主的额头,低声哄道:“我知错了夫人,坐前些,让我从后面抱着你睡如何?”

教主倒是很想骂滚,可背后的温暖和身子的不适到底还是让他脆弱了一回,不吭声,默默地往前挪了挪,给背后的夜扬留出些空位,任由他抱着自己,只觉得这半夜心里的那点不舒服这才散去了点,尽管身子还是不适。

夜扬看着好笑,但还是敛神静心,将手掌覆在教主背部,运功减轻他的不适

于是后半夜,教主便睡得舒服多了。

倒是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窝在夜扬怀里,顿时觉得有些脸烫。他也知道自己这般完全是小女儿娇羞情态,十分鄙视厌弃,可脸颊的热烫却不是说消就能消的。

只能在夜扬也睁眼看过来时,强装冷脸,一个翻身,先跳了下去,直到脸上温度恢复如常,才敢和夜扬打个照面。

两人赶路赶了□天,期间夜扬还是对教主嬉皮笑脸,可照顾上却是无微不至。

晚上睡觉时总是会护着教主,用内力为他调息疗伤。是以,赶路虽然辛苦,可教主的内伤却也好了大半,不再像当初那般不济。可身边总跟着夜扬这样强悍到无法形容的高手,反衬着教主还是那般不济,甚至心理上,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武功在夜扬面前是十分不值一提的。

心理潜意识的服软,体现在行动上就是教主对夜扬的冷言冷语少了很多。有些夜扬提出的意见,教主心理愠怒却偏偏沉默不语,夜扬见教主不反对,也就实施去了。

比如每晚都抱着教主睡觉,和教主一起洗澡什么的。偶尔也会口头手脚上调戏调戏,教主皆都冷着脸随了他去。

倒是教主,每晚被夜扬抱在怀里睡觉时还奇怪,这家伙怎么只在白天调戏调戏,夜晚却没了进一步的动作,可教主一旦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想法倒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又十分鄙弃的唾弃着自己。心里别别扭扭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也就累得睡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我懒,没什么动力码文,不是想要书评(催文就是压力,我只会更懒)

就是懒到。。。。只想让故事过一遍自己乐乐。。。没坑品可言

这篇就是攻受的琐碎小事,没什么大起大伏可看的,所以一两位还在坚持看的妹子别催了

作者已经懒死了。。。。。。。。。。。。。。。。。

第八章留雪山庄

第十天的时候,夜扬带着教主回到了留雪山庄。

这个庄子建在一个半山腰的平地上。整个山庄的占地呈弯弯的半月形。背靠葱郁青山,下有幽静山涧,对于喜好安静人来说,地理位置倒是不错的。

山庄挺大,房间楼阁也多。夜扬在牵着马走弯曲山路的时候就给教主介绍起了山庄内的情形。

他说,那儿只住着他和一些家仆。不过那些人虽然名义上说是家仆,可相处起来却都是家人。

花叔喜好种花,山庄里的花草都是由他进行打理。冰娘喜好煮食,厨房里的事儿都是由她说了算。此外还有黄鹂杜鹃两位姑娘,说是伺候他的丫头,其实和妹妹没什么两样。柴房有喜欢默默砍柴的柴叔,茶水由和他年纪一般大的魏巍掌管着,后院还有喜好种菜的顾伯一家子,后山更有常年守着他的药圃的药叔叔……人数之多,关系之乱,教主听得头昏脑涨。

好在山道不长,也没走太久就到了留雪山庄门口。

夜扬上前几步敲了敲门,等人开门的间隙还回头冲教主笑了笑。

看着青年灿若朝阳的微笑,教主不知怎的就觉得有些承受不住,连带着对于那扇即将开启的大门,对那些被夜扬称之为家人的人,都有了一丝莫名的紧张心态。真真怪哉。

山庄门开。

一个瘦小的老头探出了脑袋,一看到站着是的夜扬,立马笑眯了眼:“啊,是少主回来啦!”

“是,门伯,我这回还带回了媳妇。”夜扬也笑得开怀。一边说着还一边把教主给扯到了老头眼前。

教主惊怒不定,这个该死的家伙在乱说些什么,一个眼刀杀过去就想要呵斥。却忽觉一阵厉风朝他而来,多年习武反应自然知道是有高手迎面而来,下一刻,就见一抹青色的身影扑了上来……扑进了夜扬的怀里。

“少主,你可回来了,老奴好想你啊,呜呜呜呜……”管家扑在夜扬怀里一番感怀。将夜扬看看摸摸,直到确定少主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到了僵立当场的教主,问道:“这是谁?”

教主看着管家右脸颊眼角边的暗紫色姜花纹路,确定自己没眼花,看到了江湖上消失已久的玉老申。这家伙江湖上风光的时候教主还小,是以教主认识他,他却不认识教主。可……这玉老申不是传说被某个厉害的仇家给灭了么.

夜扬可不知教主心里所想,一把拉过教主向管家介绍:“管叔,这是我带回来的媳妇。”

“哎呀,少主这么本事,出去一趟就把少夫人给搞定了啊。”管家笑嘻嘻。

夜扬也笑,一边和管家说说笑笑着外出的状况,一边拉着木呆呆的教主往里走。

庄里的花草打理的很是精致漂亮,往主厅而去,沿路的家仆见了夜扬都会欣喜又恭敬对他打招呼。而教主,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着不同的惊吓——那个在走廊下端着水盆从也扬打招呼的中年女人,步履轻盈无声,轻功一定不差。那个在花池边种花的男子,脸色一道明显的刀疤,那个位置,莫不是传说中的“艳秋刀”?还有那个在墙后做着木匠活的男人,没拐过墙弯之前,教主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对方气息的存在!还有那个端茶上来的丫头,前来请示的青年……这些人……

教主只觉得惊恐。

这么个深藏许多江湖退隐人士,又有许多武功不弱的青年男女的庄子。

到底怎么就会在江湖上没有丝毫名气,甚至不为江湖人士所知呢!

(连载中: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600888)

One thought on “Giáo chủ ngươi chính là cái thụ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1. Pingback: [Ngắn] Giáo chủ ngươi chính là cái thụ | 1 | ♂ ♥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