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ã ám vệ này hơi “mộc”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Giá cá ám vệ hữu điểm mộc

这个暗卫有点木by云上椰子

文案

身为下属, 就该…

内容标签: 怅然若失 三教九流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 主角: 阿逐 ┃ 配角: ┃ 其它:

阿逐

“不!你不要过来……你……唔……”

“乖,再叫大声点。”

“你……放开我……呜呜……”

“那求我。”

“呜呜……求您了王爷……”

稀里哗啦——

花瓶碎裂声从温暖如春的房内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披头散发,衣不遮体的女人从房内疯了似地冲出来。

赤脚踩在冰凉的雪地上,茫然了一瞬,便沿着走廊逃去。

我对着两手哈了口暖气,恭敬站立在门边。

王爷自灯火淫靡的世界走来,身上批着一件雪白的貂裘,俊美的面孔映着雪光显得妖里邪气。

口中也是恶狠狠道:“木头,把那贱人给我捉回来。”

“是。”我应一声。转身执行命令。

……

待找到那女人时,她正瑟缩在假山后面。  我的到来令她双眼充满了绝望,只能紧紧咬住冻得发紫的嘴唇。

“放我一条生路吧。”她哀求。

声音已是止不住的颤抖。

颤得我的心肝也在跟着抖。

其实我更想对她说:姑娘,我只是一个暗卫,一个听命于令牌的皇家暗卫。既然皇帝陛下把令牌给了王爷,那么即使是为虎作伥咱也得干了!

于是我二话不说,上前用武力架起她带回王爷那儿。

……

早上天不亮,我就看见府里管事的紫云姑娘带着几个端着洗漱用具的丫鬟向我走来。

照例她对着我点点头,道:“有劳阿逐把那姑娘给架出来了。”

我应一声,“好。”转身又照她的话做了。

把那位被王爷折腾的浑身青紫的姑娘从床上架出来,期间不能惊动王爷一丝一毫。

把那姑娘交给紫云时。

紫云开口道:“昨晚,这姑娘是不是惹恼了王爷?”

我瞥了一眼那姑娘手腕上的擦伤,回道:“就是中途跑出去给追回来了。”

“怪不得……”紫云径自呢喃,带着身后的丫鬟以及那晕死过去的姑娘往西厢房走去。

我对着双手哈一口气,继续站在门口当门神。

早晨的太阳开始升起。

不一会儿天已大亮。

偌大的园子里偶有几个仆人往来其中,也有一两个驻足扫雪。

银白如诗的景致,更透着一分空灵与飘逸。。f0

俨然人间仙境。

身后的门自内打开,来不及回头,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就伸展在清晨的空气里。

映着雪光更显剔透。

“王爷。”叫一声,点个头。

自动退到王爷身后右下角的位置站定。

“阿逐?”王爷这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

转过身缓缓在走廊边坐下。

如瀑的墨发散在雪白的貂裘上,再配着一张在晨曦中宛如天神般清明的俊美面孔。

王爷是怎么看怎么飘然若仙。

“是。”再应一声。

我此时此刻的言行简直就是暗卫的典型代表。

王爷微微的笑道:“总是很难想象你和阿清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

我点头。

青龙那小子不过就是比我运气好了点。

当初同是受令跟随保护王爷,他抽到了白天那个签而我却是夜晚。

打那以后那小子就生活在了阳光下,跟着白天的王爷当个“普通侍卫”。

我却生活在了黑暗里。跟着夜晚的王爷为虎作伥。

也只有皇家能生出王爷这种双重人格的极品。

或许人跟着夜晚的王爷久了点。

如今瞅着眼前这个温言温语的王爷是怎么看怎么怪。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果然变态了。

所幸青龙的身影不知何时已悄无声息的站在了王爷身后的左下角。

与我相对。

我用眼神予以质问:为什么现在才来交接班?

那小子回我一个灿烂微笑。

我不好发作,唯有悄无声息的退下。

当暗卫从工作中退出后,其实也就是一普通人。

更何况我和青龙还是以侍卫的身份跟在王爷身边的暗卫。

考虑到为虎作伥的次数太多,每次退出工作后我都需要改装一番。

这对于暗卫来说是家常便饭的易事。

在街边的小摊吃了一碗鱼糜面。打个饱嗝。

今天十分难得没有被派去干别的坏事,有空正打算回住所睡一觉。

路经小巷的时候忽然就被一疯跑的姑娘给撞了。

第一反应便是小偷。

出手去追。

两下就制服了没有武功的姑娘。

狠狠抓起人家的头发找到那张脸,我愣住了。

这可不就是昨晚我抓的那姑娘吗?

居然……逃出来了?

她一时没认出我。全当我是个会武功的普通百姓。

立时跪在我脚边求救,可刚说没两嗓子就又晕死过去。

无奈,我把人给带回了住所。

朱雀

我自己置备的私人住所只是在平民小巷中的一间房。

有床有桌有柜子。

但能回来的次数却不是很多。

一开门就看见床上盘腿端坐的家伙,我有些诧异。

“阿武,你今天怎么得空?”因为他现在还听命于陛下。

玄武没有回答我,反倒开口道:“你这又是谁?”

“哦,这是王爷的女人。逃跑了。”。82161242

“但王爷不知道她逃跑并且你已经捉住她了?”

“呃……是。”

“那你这不是瞎折腾么?等下就把人带回去,你没有做善人的资本。”

“呃……”

“朱雀,她已经是王爷的人,即使逃出来也不过是个没人要的残花败柳。留在王府或许还能得个名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纵使他说的不尽然全对,我还是会忍不住听从他的建议。

因为玄武的理智果断在我们当中是出了名的。

我想,理智总是对的。

把那姑娘放平在床上。

转身继续刚才的问题:“你今天怎么得空?”

“受伤了。”玄武淡淡的说。

“哪里?”

“背上。”

准备纱布药酒的空,玄武也脱下了上衣。

果然是一道狰狞的口子。

“你这之前都没打理么?血肉都和纱布长一块去了。”

“草草处理了。”

我忍不住叹一口气。一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每每看到身边熟识的人受伤时,就会有点小厌倦。厌倦这样的日子。

上完药的玄武秉持一贯的无用就丢原则。

扔下我便走了,连声道谢也没有。

上床睡觉时还看了眼躺旁边的姑娘。

醒来时已是傍晚,可那姑娘还是躺在旁边。

犹豫了一会儿,我到底还是心软的暂时放了她一马。

留下食物,把她锁在了房间里。

……

青龙那小子见到我时一副如获大赦的模样实在欠扁。

很快便一阵风似地没了影。

因为王爷现在很生气。基本上可以用暴怒来形容。

“无用的东西,连个人都看不住!”

王爷一只玉手扣住紫云的下巴,略长的指甲已在她脸颊留下红痕。

然后嫌恶地甩开,跪着的紫云猝不及防摔倒在地。

脑子里闪过玄武今天说过的话。我想是我的心软决定连累无辜人了。

于是开口问道:“王爷,要属下捉回来么?”

“你何时变得这么主动了?”

王爷说完这话便斜斜歪在塌上,宽大的锦袍半垂于地,神情悠闲自得。却是眯了眼的看我。

我站定,垂头。

实在不知该如何作答。

“木头。你跟本王多久了?”

“回王爷,四年了。”

“今年多大?”

“回王爷,属下今年二十有四。”

“你过来。”

于是我上前,单膝刚刚跪于榻前.

下巴便立即被王爷的手指给扣住。他的手指修长得骨节分明,以至于我觉得很烙人。

“你这张脸平凡得漂亮。本王看了心情总是能好点。这也就是你能待在本王身边长达四年的原因,懂?”

“是,属下明白。”如果仅是字面的意思,我想我是听懂了的。

可不料王爷的眼眸却忽然沉了下来,面带着阴鸷之色得冲我吼道:“你懂个屁!滚!到雪地里跪着!没我命令不准起来!滚!”

王爷甩开手,指甲刮得我脸颊有些疼。估计是和紫云一样挂彩了。

无声退出。

听话的,双膝跪在门前的雪地之中。冰凉得刺骨。

偶有些丫鬟小厮在廊前经过,都向我投来一个若有似无的同情眼神。

其实又何必呢?

现在罚了我,第二天心疼的还是你。

折腾的是人心。

我只不过是一个不打紧的暗卫。

正如你不叫我朱雀而叫我木头一样。

一个木讷的暗卫。

真的不值如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名《暗卫的一天》

当一天过去,故事也就结束了- =

8 thoughts on “Gã ám vệ này hơi “mộc”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Ám vệ thật là ngốc! | Shuu & Shou

  2. bạn ơi mình có vài chỗ không hiểu lắm, có gì có thể gửi qua mail hỏi bạn không, mình tính edit bộ đầu tiên, hì hì mãi mới kiếm được bộ ngắn chưa ai edit, bạn giúp mình tí nhé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