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ác chuyện không giống nhau của tiểu hoàng đế và thừa tướng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Tiểu hoàng đế hòa thừa tướng đích chủng chủng bất đối bàn

小皇帝和丞相的种种不对盘by云上椰子

(小皇帝x 丞相 , 连载中)

文案

小皇帝极度讨厌他的丞相, 具体表现为: 丞相不好过, 他就好过了

零散小段子… orz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 主角: 小皇帝, 丞相 ┃ 配角: 各路臣子 ┃ 其它: 养成

【一】【二】

【一】。

夜晚,乾心殿。 。

丞相踏入殿来,嗓音清冷:“陛下,听闻你今日又违背太傅要求了。”

小皇帝赶忙用奏折盖住桌上的《风俗志》,从书案中抬起头来撇撇嘴:“啊,伍太傅又跟爱卿你诉苦了啊。” 。

丞相在小孩面前站定,面上冷然:“陛下既知,为何屡教不改?!” 。

小皇帝冷哼:“好了!不就是叫朕抄书没抄给他吗!你们至于一个两个对朕逼得这么紧?!再说了,朕也不是不抄,只是没在规定时间内抄完所以未交罢了!” 。

丞相挑眉:“那敢问陛下现在抄了有多少了?” 。

小皇帝原本挑衅的眼神变得躲闪:“一篇……都没抄。” 。

丞相蹙眉:“陛下——” 。

小皇帝伸手制止,不耐烦:“打住打住!朕不想再听你训一遍了!朕现在就抄,现在就抄行了吧!” 。

说罢就气呼呼的铺开纸张,翻开《论策》,提笔开抄,一边抄还一边不时抬头,眼神愤愤的看着丞相动作,看着他在一旁的书案边坐下,翻开奏折,提笔沾墨,一副不想再搭理他的摸样……

这个人!为什么偏偏是父皇临终前钦点的嘱托人?!处处管制着他,处处拂逆着他,明明也不是个糟老头子,可所言所行却比个糟老头子都让人讨厌! 。

每每思及此,小皇帝都恨不得自己快快长大,然后摆脱这个一副佞幸模样的人!最好有本事查处一两件丞相做过的坏事,然后抄他顾府,罚他板子,打发到西北寸毛不生之地一辈子老死最好!

丞相寒声提醒:“陛下,一心不可二用。” 。9

小皇帝从畅想中回神,一看墨汁都滴到纸上,只能嘴硬:“知道了知道了!爱卿你处理公文还要监督朕抄书,也难为你一心二用了!” 。

丞相坦然接受:“陛下知臣难处就好。” 。

小皇帝只能恨恨咬牙,低声泄愤:“姓顾的,你给朕等着……” 。

【二】。

顾府,书房。 。

小皇帝狠狠推开房门闯进来,满面怒容:“丞相!你作甚要换朕伴读?!”

丞相头也不抬,轻轻翻过一页书,冷淡斥责:“陛下这般仪态,实在有失君王颜面。”

小皇帝被丞相全然无视的模样气到,冷笑:“朕的仪态朕自会操心!休要恶人先开口了!你为什么要换了朕的伴读?!” 。

丞相合起书本,抬眼对上小孩,很是平静:“常安这孩子不适合再当你伴读,所以换了,陆知书是陆尚书的长子,三岁识百字,七岁能作诗,为人勤奋好学严于律己,最是适合放你身边,做个榜样。” 。

小皇帝冷哼:“你少胡扯,说白了,你不就是知道朕和常安一起捉弄伍太傅的事了吗!朕大不了保证此类事情以后不会再有行了吧!快把常安还给朕!” 。

丞相眼神略冷的看着小孩:“真的只有捉弄伍太傅这一种?陛下不如好好想想,身为学生,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罢。” 。

小皇帝脸色难看,他讨厌丞相这样的目光,太过凌厉,简直让他的顽劣事迹无所遁形:“朕承认,朕和常安在一起……偶尔懈怠了学业,朕改过就是!你至于做得这么绝?!”

丞相神色冷淡:“陛下,世上没有后悔药。常安的性子不甚沉稳,为了你日后学业,还是同陆家公子一起学习方能有益。” 。

小皇帝气急:“你……” 。

丞相垂眸翻书:“陛下回去吧,私自出宫可是不是闹着玩的。” 。

小皇帝怒火翻腾,气不过这人的德行,想着他一介文弱书生都能欺到他天子头上,简直想把从李将军那里学来的拳法往丞相身上招呼!可到底没有全然失了理智,于是只夺过丞相手里的书册,狠狠掷到地上!在丞相冷冽的眼神再次杀过来之前,就带着一股火奔出了书房!

姓顾的地盘,他一刻都不想多呆。 。

丞相缓缓捡起书册,拍了拍,庆幸小孩没在上面踩上两脚。 。

小孩七岁登基,到现在两人相处已有三年。他自问做的并无不对,可小孩对他的不满却是一天多过一天,他也曾反省多时,可也没个结果。只能感叹,小孩子,果然难教养。

【三】【四】

【三】。

过了几日。 。

本是静夜,夏雨忽至,瞬间瓢泼而下,闷雷隐隐。 。

丞相收回望向殿外的视线,不其然和小孩的目光撞在一起,冷淡提醒:“还是安心读书罢。”

小皇帝哼哼:“你还不是看了外面。” 。

丞相神色不变:“我并不似你在读书。”他方才就已经处理完了今夜该处理的事,一直没走不过是想监督小孩做完课业,不料却等来了这倾盆大雨。 。

小皇帝自觉说不过他,脑子一转,就换了脸色:“丞相,朕看这雨也是憋了大半个月的,一时半会儿可能不会消停,不如今夜就在乾心殿宿下吧。” 。

丞相微微蹙眉,不语:“……” 。

小皇帝再接再厉,脸上都不禁带了笑意:“朕自幼由你辅佐教导,可之前因为朕的不懂事,让你我之间出现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朕近日同陆知书相处也学到了许多,思来想去君臣之间不该有隔夜的仇怨,所以想着日后要同爱卿多多亲近。你就给朕一个改过的机会,可好?”

丞相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小孩:“陛下知错能改,臣便很欣慰了,自然不敢对陛下有所不满。”

小皇帝心虚抗下丞相的目光,强迫自己看着对方的眼眸:“别说客套话,今夜你若是肯留下同朕睡,这才是真正原谅了朕之前的顽劣,行不行?” 。

丞相看小孩坚持,更加确信了心中所想,面上扯开一个冷淡的笑:“陛下还是说真话吧。”

小皇帝面色一僵,心念一转,便又是另一副为难的样子:“……好吧,朕实话实说,朕怕打雷,不敢一个人睡。” 。

丞相看着小孩,仿若求证:“以前为何不曾听陛下讲过?” 。

小皇帝面色难看:“你以为朕想告诉你?!以前雷雨夜都有常安同朕睡!可你给朕换的那个陆知书,哼,文弱书生胆小如鼠,吓一吓就哭了。” 。d

丞相直觉还是没好事:“陛下不愿叫知书,那还有殿内守值的太监宫女,到处是人,无需畏惧。” 。

小皇帝眼看留人不成,心中焦急,委屈又怨恨的看了丞相一眼:“你不愿就算了!走吧走吧!朕好心留你,你却……哼!” 。

丞相不知怎得就心软了。觉得自己不该对小孩这般端着,他与小孩关系紧张,或许就是他缺少与小孩沟通所致。想通这点,便也不再多想小孩是否会有什么“诡计”。 。

丞相难得妥协,用手揉了揉眉心:“好吧,既然陛下要求,臣留下便是。”

【四】。

云雨渐收,夜幕沉沉。 。

皇帝寝宫,一大一小,睡得安静。 。

虚悬梦境正欲从丞相脑海产生。 。

忽然。 。

胸口、肚子一阵闷疼,硬生生把丞相给疼醒。 。

借着床帐外的幽暗光火,抬眼看去,是小孩的长胳膊长腿砸在了他胸前腰腹。

而罪魁祸首却半个脑袋埋于枕头。 。

脸颊被挤得肉呼呼,显然是一副酣睡景象。 。1

丞相微叹。 。

轻轻地把小孩的手脚从自己身上抬开。 。

眼瞅着小孩半个身子都趴着睡的姿态实在不利于健康,便轻手轻脚的助小孩翻个身。

复才躺平,继续安眠。 。

可迷迷糊糊正欲再入眠之际。 。

“唔!——” 。

丞相一声闷吟,毫无防备。 。

却是小孩的长胳膊长腿又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砸到了他颈上,肚上!

是蓄意的?还是无意的?。

丞相侧身看了看小孩。 。

小孩鬓边的长发柔柔的,黑黑的。 。

此刻因为睡觉乱蹭的关系,有几根顽皮的卷在鼻翼下。 。

一呼一吸之间,忽近忽远,摇摇晃晃。 。

仿佛跟小孩一样顽劣。 。

低叹一声。 。

丞相还是什么也没说,平静躺下。 。

过了许久。 。

小孩又在睡梦中动了动身子。 。

可还没等舒展的拳脚砸在某人身上,倒先被一双手给截住了! 。

大惊! 。

闭着眼的小皇帝在哪一瞬间连手脚都僵了。 。0

然后听到丞相冷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陛下还是早些睡吧,切莫为了捉弄臣便误了朝会。”

小皇帝闭眼装睡:“…………” 。

丞相见小孩眼皮底下眼珠都在乱转却还抵死不认,只能轻叹:“睡吧。”

说完,轻放了小孩手脚。 。

面相床外睡去。 。

许久。 。

直到呼吸再次变得平静。 。

小皇帝这才睁开眼来。 。

挑眉看了某人留给他的后脑勺好一会儿。 。

忽然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

半撑起身子,然后轻手轻脚把丞相那一把散在身背的乌黑长发拢过来。

一缕一缕铺散在自己要躺的枕头、床铺上。 。b

小心翼翼的压了长发,躺了上去。 。

一边躺还一边在心里得意:明天,定要扯下你一把头发来! 。

插入书签

【五】

【五】。

翌日,清晨。。

床帐内,两人都已坐起。。

小皇帝暴躁蹙眉:“怎么会这样?!”。

丞相一手扶额,似乎头疼到懒得搭理,声音淡淡:“陛下该比臣清楚。”

两人间,长发牵扯,青丝缠绕,纠结……成团!。

小皇帝简直快要被这景象给气死了!。

脑中来来回回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之类的句子,仿佛都是为他所造!

他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当着某人的面承认这些。。

小皇帝脸色难看,咬牙抵抗:“分明是你头发太长惹的祸,倒怪起朕来了!”

丞相放下扶额的手,眼神深沉的扫了小孩一眼:“…………”。

小皇帝扛不住,赶忙偏过头去:“现在还说这些没用的作甚,还是赶紧想想怎么解开吧。”

丞相平静:“叫伺候的宫女进来,梳一下便好了。”。

小皇帝慌忙瞪眼:“不行!”。

丞相冷声:“为何不可?陛下难不成还怕他们看见不成?”。

小皇帝咬牙:“对!朕就是不愿让他们看到!你不要脸朕还要呢!敢情他们不是天天伺候你的人,你不用天天见!”。

丞相看着小孩气到通红的脸色,无奈轻叹:“罢了,哪里有梳子?”。

小皇帝仔细想了想,侧身往床里柜格探去,扭头抱怨:“嘶——你配合点靠过来啊,朕头发都快被扯断了!”。

丞相面目冷冷,却只能无奈配合:“…………”。

小皇帝取了梳子,便捧着纠结的发,梳了起来。。

许久。。

小皇帝沮丧抬头:“解不开……”。

丞相垂眸看去,只见那团纠结已俨然死结模样,无奈:“时候也不早了,等会儿还要朝会,如果陛下允许,不如剪了它。”。

小皇帝嘴角抽了抽,转身从柜格摸出剪刀,拿在手里比了比,到底有些犹豫。

他是真后悔了。。

丞相发长,这打结的地方只是他腰间那段,可却是自己颈间那段!。

这一剪刀下去,那几缕头发岂不是连束起来都困难了!。

丞相自是看出小孩所想,皱眉催促:“怎么?陛下下不去手,那便叫宫女进来再梳梳看——”

“咔嚓——”。

剪断青丝,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小皇帝捧着自己亲手减下来的一团黑发,默默无语:“…………”。

丞相眼见小孩得了教训,嗓音清冷:“陛下以后做事,还需三思后行。”

小皇帝低头看不清表情,隐忍不甘的低语:“你要笑便笑吧,朕就是不懂什么叫三思而后行,可朕知道什么叫吃一堑长一智!”。

他现在,只后悔昨夜怎么没把丞相的头发绑在床柱上!。

简直悔的肠子都青了!。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Các chuyện không giống nhau của tiểu hoàng đế và thừa tướng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