Ái khanh, trẫm muốn làm kẻ thứ ba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Ái khanh, trẫm tưởng tố cá đệ tam giả

爱卿, 朕想做个第三者by云上椰子

(皇帝 VS 丞相, 年下)

皇帝: “爱卿, 朕想做个… 万人唾弃的… 第三 . . .

1. 朕看上了一个人

【一】

御书房。

皇帝看着奏折叹气:“唉……”

丞相:“……”

皇帝看着奏折继续叹气:“唉……”

丞相:“……”

皇帝看着奏折还是叹气:“唉……”

丞相从一旁书案抬首:“陛下为何事伤神?”

皇帝:“爱卿,朕最近有一事,实在难下决断。”

丞相沉默看着皇帝:“……”

皇帝苦恼掩面:“朕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季怀。”

丞相蹙眉:“陛下,据臣所知,季大人似乎和御史台的刘子安……”

皇帝苦恼:“朕知道,所以朕才苦恼纠结嘛,在想着要不要做个万人唾弃的……第三者。”

丞相:“陛下,横刀夺爱实为不耻。”

皇帝不爽:“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丞相:“所以臣劝陛下还是早日放下这些心思,多关心一下国事罢。”

皇帝掩面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就不该和你说这些。”

【二】

御花园。

绵绵清风,夏荷摇曳。

皇帝鼓起勇气:“爱卿,朕这几日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去做!”

丞相尚未从刚刚结束的国事商讨中回过神来,略怔:“做什么?”

皇帝凝眉:“做那万人唾弃的……第三者。”

丞相:“……”

皇帝伸手阻止:“你先别忙着教训朕,朕从小到大都被你教训够了,这感情大事不同于朕的课业也不同于国事决策,你说什么朕都不想听也没义务听了!”

丞相:“君臣之事即是朝廷之事,陛下如果执意如此,可要自行承担后果。”

皇帝微愣:“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丞相:“臣本来就没资格管陛下您的感情之事。”

皇帝扭头嘟囔:“朕倒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你能同意朕还是很欣慰的,爱卿你向来足智多谋,在这件事上可要同朕一心,助朕早日抱得美人归啊。”

丞相无奈摇头:“……”

【三】

夜晚,静乾宫。

丞相:“不知陛下叫臣进宫所为何事?”

皇帝兴致勃勃:“自然是商讨大计。”

丞相冷淡的扫了青年一眼:“大计?”

皇帝高兴牵过丞相的手,拉着往里走:“咳咳…就是朕要抱得美人归的大计啊,白天里总是忙着国事没时间计划计划,这不只能夜里叫你来了,爱卿你今夜就在宫里宿下,咱俩秉烛夜谈好好策划,如何?”

丞相:“臣一向习惯早睡,怕是不能。”

皇帝:“那没关系,我们现在就上床开始策划便是,等你累了想睡了,那就直接睡下。”

丞相挣脱青年的手,驻足:“陛下的感情之事,想好去做就是,实在不用拉上臣。”

皇帝皱眉:“那不行,朕怎么说也算是你教大的,什么事都是由你看管着做都习惯了,一时没有你在旁,做不好。”

丞相冷淡:“你这次要做的,有悖道义。”

皇帝变得可怜兮兮:“可是朕难得有个喜欢的人,还不能得到?你看着朕长大,历经各种艰辛,难道忍心看着朕成为孤家寡人一辈子?”

丞相不语:“……”

皇帝再次牵起丞相的手,拉着往里走:“朕知道爱卿最疼朕了,从来都是,进来吧,今晚咱俩好好策划,嗯?”

【四】

深夜,床榻。

皇帝闭目呼呼大睡:“呼……呼……”

丞相转身,面相床外。

皇帝踢被子呼呼大睡:“呼……呼……”

丞相手肘撑起上半身,看向床里。

皇帝呼呼大睡:“呼……呼……”

丞相探身轻轻给青年盖好被子,低语:“越大越不让人省心。”

2. 朕要追到这个人

【五】

城郊,山寺。

大片的六月雪开满了后山,素雅洁白,清新可爱,幽香弥漫。

丞相驻足站在花丛中:“陛下带臣来这里作甚?”

皇帝兴致勃勃:“朕好不容易借由公事将刘子安外调了,自然是要抓紧时机好好与季怀接触。今日叫爱卿出来,就是想提前看看这一带的风景,是不是还如当年一般美好,改日好带季怀出来看看啊。”

丞相略有恍惚:“……”

皇帝:“瞅着这一片六月雪,似乎比你带朕来的时候要少了很多?”

丞相:“近些年寺庙的香火盛了,来的人多了些,难免有些折损。”

皇帝皱眉:“不好不好,朕记忆里的美好之地,怎能容它消失,改日叫人来种回去。”

丞相无奈:“……”

皇帝忽而一笑:“朕还记得第一次来时,朕只及爱卿胸前,走在这茂密的花丛中,都快把朕给淹没了,心里没少数落你欺负朕矮。”

丞相惭愧:“是臣思虑不周。”

皇帝:“不怪你,你天天忙于国事还要监督朕课业,偶尔朕闹了小脾气你还要想着法来教育开解,也实在是难为爱卿你了,朕想想,那天是因何故到此来着……哦,似乎是朕养的小狗被你弄死了,朕很生气,执意要请法师超度它,然后你就带朕来这儿,还引经据典又教训了朕一通。”

丞相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决定不纠正青年的话:“……”

皇帝:“唉,当初的事过了就算了吧,朕也不是那么记仇的人。”

丞相:“谢陛下宽宏大量。”

皇帝点点头:“那爱卿再同朕去杨柳山上考察考察吧,听说在山上竹楼里听风看景也是一大美事。”

丞相:“……”

【六】

夜里,山上竹楼。

风雨之声飘渺入耳,滴滴答答,淅淅飒飒,凉意渐生。

丞相轻轻侧身向外:“……”

皇帝在背后目光幽幽:“爱卿,你睡不着吗?”

丞相:“……不是,臣就快要睡着了。”

皇帝声音迷糊:“哦,那你快些睡,朕也知道临时要在此处落脚是朕任性,但不是忽然就下大雨了么。”

丞相:“……嗯,臣知道,陛下也快些睡。”

没有回答。

皇帝闭目呼呼大睡:“呼……呼……”

丞相:“……”

皇帝一脚砸在丞相腿上呼呼大睡:“呼……呼……”

丞相轻轻抬开青年的脚,无奈低语:“老毛病还是没改。”

【七】

傍晚,御书房。

皇帝悄悄走近专注公文的丞相,轻唤:“爱卿……”

丞相头也不抬:“……嗯?”

皇帝忽然牵起丞相的一只手,神态温柔:“爱卿,朕有事同你说。”

丞相垂眸看了一眼蹲在自己脚边的青年,蹙眉:“陛下有何事起来说,这样蹲着像什么样子?”

皇帝眨眨眼微笑:“不要,朕要这样蹲着说才有感觉。”

丞相:“何事?”

皇帝敛笑,眼神变得专注含情:“爱卿,朕想说,朕喜欢你好久了。”

丞相微愣:“……”

皇帝眼里隐有沉痛:“可是朕知道,你心里有人。”

丞相:“……”

皇帝眼神坚定:“不过没关系,朕可以等,等你同样喜欢朕。在此之前,你恼也好,烦也罢,朕都会这样子呆在你身边的,岁岁年年,都要你相伴在身边,一辈子!”

丞相:“……”

皇帝忽而一笑:“当然,如果可以,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有你相伴朕就更开心了。”

言罢,皇帝牵着丞相的手放在唇畔,轻轻吻了吻那修长的指尖。

……静默。

丞相抽回自己的手,眼神冷淡:“陛下,您该用晚膳了。”

皇帝可怜兮兮:“爱卿,难道你听了朕的表白,一点想法都没有么?”

丞相起身离座,声音淡淡:“这些话对季大人说,只怕收效甚微。”

皇帝抿了抿唇角:“那如果对你说呢,朕的意思是,如果你像季怀一样心里有个已经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人,还愿不愿意接受……一个很爱你的……朕?”

丞相回头,垂眸看着还蹲在地上满眼希冀的青年,一派平静:“不愿意。”

皇帝:“为什么?”

丞相:“臣不允许。”

3. 朕要干一件大事

【八】

秋夜,相府。

凉凉清风缕缕入窗,银烛秋光,卧榻窗前。

皇帝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门边,一个飞扑冲进丞相怀里:“呜呜呜……爱卿……爱卿……”

丞相讶然,推了推青年:“陛下,怎么?”

皇帝脑袋往丞相怀里钻了钻:“呜呜……爱卿……朕被打击了……”

丞相抬手顺了顺青年毛发:“何事能打击到陛下?”

皇帝呜咽:“朕刚刚将前日同你说过的表白一字不差的向季怀说了,结果……结果他说朕永远也比不上刘子安在他心里的位置。”

丞相:“……”

皇帝眼里水光隐隐看着丞相:“爱卿你说,朕有那么差吗!朕有那么差吗!朕哪里比不上一个刘子安!朕有权有势天下至尊!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博学多才满腹经纶!你说!你说朕哪里比不上刘子安?!根本就不需要比!”

丞相扯开青年坐起身,揉了揉额角:“确实不需比。”

皇帝:“嗯,朕是爱卿一手教出来的,朕的优秀爱卿最是了解。”

丞相:“臣惭愧。”

皇帝眼泪汪汪:“可是季怀不懂朕的优秀,呜呜呜……朕真的被打击了……你说朕以后该怎么办?”

丞相:“放弃。”

皇帝睁大眼:“不行!朕难得有了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岂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轻言放弃?”

丞相淡淡扫了青年一眼,拾起榻边的书,转身侧卧:“那陛下就继续努力,臣坐等陛下捷报。”

皇帝爬上榻,用手戳戳丞相后背的蝴蝶骨:“那爱卿你倒是给朕出出主意嘛……”

丞相:“……”

皇帝戳戳丞相的背脊,恳求:“爱卿……出个主意嘛……”

丞相:“……”

皇帝戳戳丞相腰眼:“爱卿……”

丞相身子不易察觉的颤抖,愠怒:“陛下!”

【九】

金秋,琼林宴。

月色漫漫,树下凉亭,月桂飘香。

丞相在皇帝对面落座:“陛下提前离场,还叫臣前来是做甚?”

皇帝心情甚好,给丞相斟了一杯淡酒:“爱卿,朕今晚要干一件大事。”

丞相抿了一口茶,眼神淡淡扫了皇帝一眼:“……”

皇帝:“不过朕说出来你可不能怪朕。”

丞相:“陛下说罢。”

皇帝拿了另一只银酒壶,摇了摇:“咳咳……朕打算等会儿叫季怀来同朕月下小酌。”

丞相挑眉:“仅此?”

皇帝略有心虚,眼神漂移:“嗯……如果他能喝醉就更好了。”

丞相眼神略冷:“然后?”

皇帝:“然后……朕能有机会一亲芳泽就……就满足了。”

丞相冷笑:“陛下确定不是想霸王硬上弓?”

皇帝一口茶呛出:“咳咳……爱卿……你怎么能这么想朕呢?”

丞相:“陛下没有这种想法就好,臣方才在宴上也喝了不少酒,头有些疼,就先告退了。”

皇帝微微一笑:“那爱卿你好好回府休息,等朕好消息。”

【十】

深夜,相府。

皇帝轻唤:“爱卿……爱卿……”

丞相在睡梦中蹙眉:“……”

皇帝再唤:“爱卿……爱卿……”

丞相不堪其扰,晕晕沉沉抬眼:“……陛下?”

皇帝伸手摸摸丞相绯红的脸颊:“爱卿,你的脸好烫。”

丞相察觉出身体热烫的异样感,却实在难以清醒,下意识蹙眉轻斥:“不要闹…我不舒服。”

皇帝的手由脸颊摸向脖颈:“爱卿,你不舒服是正常的,因为朕……朕不小心把药给放错了。”

丞相不甚清醒:“……什么药?”

皇帝:“就是,就是那种药。”

丞相:“……”

皇帝可怜兮兮:“爱卿,朕错了,朕不该动这些卑鄙龌龊的念头,害人害己,爱卿,朕知错了,发现不对后朕马上就过来给你送解药了,爱卿,你要原谅朕呐。”

丞相:“……”

皇帝小心翼翼:“爱卿?”

丞相闭目蹙眉,难耐喘息:“……”

皇帝终于忍不住幽叹:“爱卿,你怎么这副样子让朕看到?”

丞相眉越蹙越紧,开始慢慢蜷缩起身体:“……”

皇帝俯下身,一脸纠结:“爱卿,其实朕有一事一直瞒你甚久了。”

丞相难耐喘息:“……”

皇帝在丞相耳边温柔低语:“朕心里其实有个人,他比季怀重要很多很多,住在朕的心尖上,怎么都抹不掉,既然抹不掉,那就应该抓在手里,对不对?”

丞相眉头紧皱:“……”

皇帝翻身上床:“所以爱卿,朕也不想兜圈子了,有时候想想,还是霸王硬上弓或许是条捷径,你说是不是?”

【十一】

夜半,卧房。

漫漫月华,透过树枝窗影,如皓雪盈泄满地。

些微暗光映进室内,风景独好。

帷幔之中,一只秀美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裸`露在床帐外。

紧紧抓着床沿的锦缎,仿佛有些不堪承受。

另一只有力的手便从帐里伸出。一根一根的掰开与锦被紧紧纠缠的手指,携了那只手,温柔而坚定的十指紧扣,将那只手带回了帐内。

低哑呻`吟,暧昧喘息。

偶有轻声低语,温柔眷恋,满含柔情。

“乖,手不要揪着床单……”

“…………”

“乖,抱着朕的脖子好不好……”

“…………”

“乖,不要咬被子……”

“…………”

“乖,不要害羞么,实在要咬,就咬朕的嘴好不好……”

“……滚!!”

4. 朕会做个第三者

【十二】

清晨。

微白的光透进室内,空气都是静谧。

丞相在狼崽子的舔吻中醒来:“……”

皇帝喜上眉梢,就差身后有根尾巴在摇:“爱卿,你醒了啊。”

丞相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青年,蹙眉:“下去。”

皇帝:“不要,朕还没有抱够。”

丞相心里虽五味杂陈,却是怒气最重:“下去!你听不懂吗!”

皇帝小心翼翼看着丞相:“爱卿,你生气了?”

丞相不想看到青年,索性闭目:“滚出去!”

皇帝抿唇:“为什么?昨夜看爱卿表现,也不像是对朕完全无情,不是么?”

丞相猛然睁眼,怒气上涌:“陛下还有胆提昨夜之事?!自你少时起我就对你教授君子之道,实在想不到会教出你这般龌龊无耻之徒!”

皇帝:“可你也同样教授朕帝王之道,欲成大事不择手段,这些虽然从没明说,可你们做的,你们教的,不就是这个道理。”

丞相气急,抬手挣扎却被青年死死抱住,怒斥:“滚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皇帝眼神倔强不肯放手:“朕不滚!为什么朕就不可以?!为什么翻脸不认人?!顾淮青,你不要当朕是一点点感觉都没有的傻子!”

丞相十分不想再谈,呵斥:“原因你岂会不知,闹出这种事简直就是在打朝廷的脸!打皇室的脸!也是在打我的脸!我不想再同你谈论这些,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皇帝被打击,惨然一笑:“那朕之前说要追季怀,你怎么不管?”

丞相垂眸不语:“……”

皇帝苦笑:“是了,你这么了解朕,怎么会看不出朕对谁是真正上心……就像你对朕一样那么上心。”

丞相:“……”

皇帝伤心:“既然你对朕无意,这么多年何苦对朕如此上心呢,昨夜你又为什么——”

丞相:“因为你像一个人。”

皇帝猛地死盯着丞相:“……”

脑中不需反应的就跳出了那个人的影像。

猛然想起小时候,自己被丞相给逼惨了,怒气冲冲不无恶毒想:此人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身为男子却姿容绮丽,指不定是个以色事人的佞幸!

可那是当时!

现在——

丞相努力压下狂乱的心跳,抬眼狠绝的看着青年的眼,一脸平静表象:“因为你像他,所以我昨夜失态了,如果其中,或是之前有让陛下误会,还请……陛下恕罪。”

【十三】

小巷,面馆。

夜晚的生意不是太好,一间小铺,光线柔淡,只有一个客人坐在角落独自吃面。

但不久,对面就落座了一位锦衣华服的青年。

皇帝眼巴巴的看着丞相,无限委屈:“爱卿,你都躲朕三天了。”

丞相头也不抬,安静吃面:“……”

皇帝可怜兮兮:“爱卿,你别不理朕么,自那天离去,朕这几日也是有好好反省的。”

丞相头也不抬,安静吃面:“……”

皇帝可怜兮兮:“朕思虑再三,朕还是想做个……万人唾弃的……第三者。”

丞相执筷子的手一顿:“……”

皇帝眼神坚定:“你烦朕也好,恼朕也罢,朕都不会放弃的。”

丞相继续吃面:“……”

皇帝苦涩一笑:“哪怕,你是透过朕看别人都行。就是别不理朕,好么?”

丞相放下筷子,抬头冷淡看了青年一眼:“别再做无谓的事了。”

皇帝苦笑:“怎么会是无谓?人心都是肉长的,朕就不信爱卿你能对朕狠心一辈子。”

丞相蹙眉看着青年,一时无语:“……”

皇帝伸手抚摸丞相眉心,敛起阴霾,哼哼一笑:“所以爱卿你就别皱眉了,反正横竖跑不出朕的手掌心,不如早日从了朕罢!”

【十四】

冬夜,相府。

一盏明灯,丞相侧卧窗前软榻,捧书细读。

正入神,窗户被人敲了敲。

丞相抬头看去,脸色一沉:“你又私自出宫!”

皇帝笑嘻嘻:“朕要是不出宫,怎么知道爱卿你大冬天的还开窗看书呢,想冻病不成?不知你病了心疼的还是朕啊!”

丞相懒得争辩,低头看书:“……”

皇帝轻轻关好窗,走进来坐在榻边,用手戳了戳丞相:“爱卿,朕难得出来一趟,你别又不理朕么。”

丞相不搭理:“……”

皇帝脱鞋子爬上软榻,小心翼翼:“那爱卿,你不理朕就别怪朕自己一个人玩了。”

丞相不搭理:“……”

皇帝伸手搭在丞相腰间,俯身埋首在丞相颈背深深闻了闻那人发间的清香,呢喃:“爱卿……青青……”

丞相不满蹙眉,声音冷冷:“陛下,请自重。”

皇帝恍若未闻,语带笑意:“爱卿,你现在知道朕为什么那么喜欢叫你爱卿了吧,爱卿,青青,心爱的爱,淮青的青,朕每次叫你其实都是在叫心爱的淮青的宝贝呀~哈哈,你一定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早让朕抄书一万遍抄到吐血了!”

丞相:“……”

皇帝慢慢将丞相抱紧在怀,嘟囔:“爱卿,你越来越少同朕说话了,明面上不拒绝朕,可你都把心给藏起来了。”

丞相放下书卷,不语:“……”

实在不知如何才能拒绝这份孽缘,在深思熟虑后,索性随了他去。只盼青年热情减了,爱意退了就会放手。所以近来几月他连呵斥的言语都是甚少,一张冷脸相对。

皇帝笑:“不过没关系,朕脸皮厚,第三者嘛,上位总是不容易的,这点朕有心理准备。”

言罢,忍不住亲了亲丞相的颈背。

丞相:“你出来就是说这些废话的?”

皇帝手在丞相腰间缓缓游移,嘴上却嘟囔:“怎么可能,朕是来一解相思之愁的。”

丞相一把抓住青年的不安分的手,扯开:“那现在可解了?”

皇帝抿抿唇,一副认真的样子:“说实话,非但没解,还越来越浓了。”

丞相轻叹一口气,如果该来的迟早躲不掉,不如早些承受早些过去,也才好早些结束。

丞相勉力维持表情平静,轻声道:“既然如此,今夜便随你罢。”

5. 朕…

【十五】

深夜。

皇帝看着躺在身旁的丞相,喃喃低语:“爱卿啊爱卿……你现在有没有多爱朕一点点……”

丞相睡颜平静:“…………”

皇帝吻吻丞相鬓角:“你好歹得给朕一些反应呐……好让朕知道自己爬到你心里什么位置了……”

丞相睡颜平静:“…………”

皇帝低叹:“唉……爱卿啊爱卿……朕当时是差点被你吓傻了,不过回去细想,像你这种又倔又傻的家伙,怎么可能……你在骗朕,对不对……”

丞相睡颜平静:“…………”

皇帝微微一笑,忍不住又亲了亲丞相额头:“爱卿,朕看到你眼皮在动哦……”

丞相睡颜平静:“…………”

皇帝撇嘴:“好吧,朕是在骗你的,黑灯瞎火的,朕什么都看不到……”

丞相睡颜平静:“…………”

皇帝:“不过朕能感觉到你身子在朕怀里僵掉了哦……”

丞相:“…………”

【十六】

御书房。

皇帝坐在软榻上逗弄着地上窜来跳去的小狗崽。眼见丞相缓步进来,微笑:“爱卿你快过来看看,这只小狗像不像朕小时候你弄死的那只?”

丞相脸色略沉:“陛下,臣没有弄死您的狗。”

皇帝抽抽嘴角:“好吧,是朕记错了,你就说这狗像不像吧?”

丞相语气略冷:“玩物丧志。”

皇帝抬头看着丞相,笑意盈盈:“爱卿要是怕朕会玩物丧志,把朕看紧一点就好了,每时每刻陪在朕身边,那朕一定不敢再背着你玩这些丧志玩意了!”

丞相不接话茬,双手奉上奏折:“陛下,这是涿地上来的折子。”

皇帝不满丞相的不解风情,拿过奏折,眼神哀怨:“爱卿你心里除了家国天下,就不能再多装点朕?涿地的折子看来看去都是那些山地民族的不满情绪,既然都选择归顺我璧玥了哪还来那么多不满?!想我璧玥太平盛世也总比祁中各国征战不休要强,朕看他们就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不过是一帮来求安稳的乱民,再不满,这皇帝还能由他做不成?!”

丞相眼神沉沉看着皇帝:“陛下怎可如此妄自尊大?!”

皇帝立马嬉皮笑脸:“因为朕就是想看你生气而已,不过眼看着你快要生气了朕又忽然好舍不得啊!”

丞相冷笑:“陛下这是在戏弄臣了?”

皇帝一把抱住丞相的腰,脑袋蹭蹭,眼神讨好:“这不是爱卿你整日对朕都是一副冷淡面孔嘛,朕看着看着也是会腻的呀,来,不想生气的话就笑一个,笑一个给朕看看嘛~”

丞相一把推开皇帝的脑袋,转身走人:“陛下还是让那只狗笑给你看吧!”

皇帝看着空空的臂弯,低头看了看小狗,纠结:“他这是生气呢,还是害羞呢。”

【十七】

 

新春伊始。

 

帝王祭祖,途中不幸遇刺,受伤而归。

 

寝宫。

 

皇帝坐在床上嗷嗷叫:“哎哟,哎哟,好痛啊——”

 

丞相忧心忡忡看着皇帝:“陛下,那再叫太医来看看吧。”

 

皇帝一脸痛苦:“不用了,也就是手臂上的一条口子,爱卿你过来些。”

 

丞相站近:“陛下,此次的事情……”

 

皇帝一手揽住丞相的腰,脑袋贴上去:“这些恼人的事就不用说了,朕已叫张瑞负责此事,你不用为了那些个野蛮的山野小民的事伤神。”

 

丞相眉头紧锁:“他们竟敢做出行刺天子的事来,就不是小事,陛下还是——”

 

皇帝打断:“爱卿,朕说了不要再为此事伤神。不过些许小伤,他们胆敢目无天子,朕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丞相一时难言,情不自禁的便伸手摸了摸皇帝的脑袋,眼里心疼难掩:“那陛下就好好养伤吧……晚上睡觉……别踢了被子,受了凉。”

 

皇帝闻言惊喜抬头,趁丞相没收手,舔吻了一下温暖的掌心:“爱卿,你这是关心朕了?”

 

丞相僵硬收回手,却被皇帝半道抓住,于是蹙眉:“你既然说没事那臣就先告退。”

 

皇帝立马把丞相的贴上自己脸上,嗷嗷叫:“哎哟,哎哟,好疼,好疼啊……”

 

丞相眼见某人无赖的样子,无奈:“放手……”

 

皇帝眼泪(?)汪汪:“真的好疼嘛,朕刚才一直都是在强撑的,爱卿你快来安慰安慰朕。”

 

丞相低斥:“休得胡闹。”

 

皇帝扁嘴嘟囔:“没有,是真的有点疼嘛……”。

 

【十八】

翌日。

 

天未亮透,深宫急召。

 

丞相赶到时。

 

寝宫内早已乱作一团。

 

皇帝披头散发坐在床里,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榻前有碎裂的瓷器,未干的水渍,翻倒的托盘,瑟瑟发抖的内侍,以及跪了一地的御医。

 

丞相上前行礼,担忧轻唤:“陛下。”

 

皇帝这才从滔天怒火中拉回思绪,寒声:“全都退下!”。

 

一殿人小心翼翼的退下后。

 

皇帝从床内阴影里伸出手来,略微低声道:“把手给朕。”。

 

丞相握住青年的手,半跪于床前,仰头看去,青年面无表情却无端端让人觉得无比心疼:“陛下,怎么了?”。

 

皇帝嘴角挑起冷笑,嗓音低哑:“淮青,你说得对,是朕大意,小瞧了那帮山野小民。”

丞相忧心蹙眉:“…………”。

 

皇帝缓缓道出现状:“所以朕现在一觉起来,就看不到了。”。

 

丞相震惊,双眼都在一瞬略微睁大:“…………陛下?”。

 

皇帝冷笑:“他们用毒倒是精妙,一开始连御医都瞧不出来,现在毒性溶于血肉,发于双眼,朕确实是吃亏了。”。

 

丞相心疼又担忧:“那太医可说有解?”。

 

皇帝冷哼一声:“谁知呢,他们倒是能叫出这毒的名堂来,可解药,却未必能制出来。”

丞相:“陛下不要担心,只要有解,无论如何,也会治好陛下的。”。

 

皇帝闻言沉默,愈发握紧了丞相的手:“…………”。

 

丞相也是沉默,能说出来的,都是臣子对帝王的客套话,现在说出来连自己都觉得虚伪。千万种安慰的话语,在看到这孩子凶狠下掩藏的慌乱时,都堵在喉咙里,一句都出不来。

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虽然经常嬉皮笑脸,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可到底是帝王,骨子里那么骄傲的孩子现在受了这番打击,心里的难受,是可想而知的。。

 

相默无言,丞相只能在心里轻叹。

 

 

【十九】

 

夜寒如冰。

 

寝宫内,未掌一灯,幽黑静谧。

 

榻上。

 

皇帝静静的将头枕在丞相腿上,脸埋在丞相腰腹间,一言不发。

 

他的世界已经黑暗了有几日了。

 

从最开始的一天动不动就生气发怒吓跪一帮内侍,到现在的安安静静看似平和。

丞相摸摸青年的头,温暖的手掌里是无限的怜爱:“听说陛下今天没吃多少东西?”

 

皇帝声音闷闷,从鼻腔里哼哼:“嗯……”

 

丞相:“为什么不多吃一点?是御膳房做得不合胃口?”

 

皇帝声音闷闷:“很麻烦,不想吃。”。

 

丞相嘴角微弯:“怎么还像个小孩子,由着性子胡来?”

 

皇帝声音闷闷:“朕现在还不如个小孩子。

 

丞相轻叹:“陛下不该这么消极。”

 

皇帝声音闷闷:“朕只是实话实说,穿衣吃饭统统要人伺候,连行走都要人牵扶,更别提批阅奏折,处理国事了……爱卿,朕若是一辈子都好不了,那这皇帝,朕也不可能再做了——”

 

丞相低斥打断:“陛下休要乱言。”

 

皇帝抱紧了丞相的腰,将脸埋得更深:“怎是乱言,璧玥怎么可以有一个瞎子当皇帝。”

 

丞相心痛:“陛下……”

 

皇帝低声:“爱卿,若是到时朕不再是皇帝了,你会不会接受朕?”

 

丞相语塞:“…………”。

 

皇帝自嘲:“是朕玩笑了,爱卿心中最重的永远是家国天下,连带着对朕好,也不过是因为朕是皇帝,为了黎民百姓,你有责任义务才来教导朕的。”

 

丞相继续语塞,青年说的没错,这就是他的初心,可现在由青年说来,却满满都是想要否认的苦涩。

 

皇帝耳听得丞相半天没应答,暗猜难道是自己装可怜过头了?赶忙让声调高亮了一点:“爱卿,其实朕——”

 

丞相打断:“陛下还是有一点说错了。”

 

皇帝:“……?”

 

丞相:“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臣初心确实如此,可朝夕相对的相处久了,臣对陛下……自然还是有一些君臣之外的感情的……臣也自知这有违君臣之道,可……唔嗯……嗯……”

 

再多的话,就听不见了。

 

眼睛虽然看不见了,可皇帝还是很满意自己能准确捕捉到丞相的唇的。

 

黑暗中。

 

皇帝情意绵绵:“淮青,朕就当这是你对朕的表白了……”

 

丞相用手盖着眉眼,难耐的溢出模模糊糊的轻吟:“……唔嗯……你……呃嗯——”

 

你会错意了!君臣之情除外的,可以是师生之情,亲朋之情!

 

绝不是——绝不是——

 

青年俯下身来紧紧的抱住了他,温暖有力的怀抱,偏执又深情。

 

唉……

 

他连自己也说服不了了。

 

【完结】

【后续】

春末的时候,才堪堪将涿地的事情完美解决。

皇帝收了民心,还从那帮山地民族那里成功招安到一位能耐了得的毒医。

不仅解了皇帝的毒。

还讲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例和经历。

皇帝一时觉得这个人就像一本活体的《风俗志》,得了空常和此人混在一起,不知君臣二人在做些什么。

丞相为此还觉得奇怪,认为帝王过分与这等民间奇士混得太近不是好事,拐弯提醒时,却被皇帝笑意悠悠的目光看着:“爱卿你这是吃醋?”

丞相一怔,甩袖不管。

索性这种情况也没有持续太久。

倒是一年后,得出了答案。

皇帝抱着一个刚刚出生没多久的男婴,对众大臣说这是他的儿子,璧玥的皇子。

丞相都傻了。

事后皇帝对着丞相百般解释才说清这孩子奇特的由来。

还不就是毒医大胆奇异的法子弄出来的帝王血脉。

具体原理嘛——

咳——

还不就是那么回事。

不过皇帝再三向丞相表示他是绝对绝对没有碰其他女人的。

丞相听后一叹:“其实你何必如此,娶妻生子本来就是你的权利。”

皇帝闻言气哼哼:“休要再提,朕除了你都别人都硬不起来。”

丞相耳根一热,对青年无赖的直白话语气到语塞:“你……你…………”

皇帝温柔执起丞相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淮青,朕知你心里感动,哼哼……你就不要再用恼怒来掩盖害羞了……”

丞相要抽手,却换来某人沉重下压的身子。

……

等把孩子教养长大,他就已经完败了。

少时一个冷冽的眼神睇过去,孩子还会有所顾忌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难道这就是被压在身下的人应该丧失的“尊严”?

无论是与不是,都没纠结的必要了。

谁叫自己着了他的道,完败了呢!

 

 

番外-小时候1

 

【一】

 

夜晚,乾心殿。

 

丞相踏入殿来,嗓音清冷:“陛下,听闻你今日又违背太傅要求了。”

 

小皇帝赶忙用奏折盖住桌上的《风俗志》,从书案中抬起头来撇撇嘴:“啊,伍太傅又跟爱卿你诉苦了啊。”

 

丞相在小孩面前站定,面上冷然:“陛下既知,为何屡教不改?!”

 

小皇帝冷哼:“好了!不就是叫朕抄书没抄给他吗!你们至于一个两个对朕逼得这么紧?!再说了,朕也不是不抄,只是没在规定时间内抄完所以未交罢了!”

 

丞相挑眉:“那敢问陛下现在抄了有多少了?”

 

小皇帝原本挑衅的眼神变得躲闪:“一篇……都没抄。”

 

丞相蹙眉:“陛下——”

 

小皇帝伸手制止,不耐烦:“打住打住!朕不想再听你训一遍了!朕现在就抄,现在就抄行了吧!”

 

说罢就气呼呼的铺开纸张,翻开《论策》,提笔开抄,一边抄还一边不时抬头,眼神愤愤的看着丞相动作,看着他在一旁的书案边坐下,翻开奏折,提笔沾墨,一副不想再搭理他的摸样……

 

这个人!为什么偏偏是父皇临终前钦点的嘱托人?!处处管制着他,处处拂逆着他,明明也不是个糟老头子,可所言所行却比个糟老头子都让人讨厌!

 

每每思及此,小皇帝都恨不得自己快快长大,然后摆脱这个一副佞幸模样的人!最好有本事查处一两件丞相做过的坏事,然后抄他顾府,罚他板子,打发到西北寸毛不生之地一辈子老死最好!

 

丞相寒声提醒:“陛下,一心不可二用。”

 

小皇帝从畅想中回神,一看墨汁都滴到纸上,只能嘴硬:“知道了知道了!爱卿你处理公文还要监督朕抄书,也难为你一心二用了!”

 

丞相坦然接受:“陛下知臣难处就好。”

 

小皇帝只能恨恨咬牙,低声泄愤:“姓顾的,你给朕等着……”

 

 

【二】

 

顾府,书房。

 

小皇帝狠狠推开房门闯进来,满面怒容:“丞相!你作甚要换朕伴读?!”

 

丞相头也不抬,轻轻翻过一页书,冷淡斥责:“陛下这般仪态,实在有失君王颜面。”

 

小皇帝被丞相全然无视的模样气到,冷笑:“朕的仪态朕自会操心!休要恶人先开口了!你为什么要换了朕的伴读?!”

 

丞相合起书本,抬眼对上小孩,很是平静:“常安这孩子不适合再当你伴读,所以换了,陆知书是陆尚书的长子,三岁识百字,七岁能作诗,为人勤奋好学严于律己,最是适合放你身边,做个榜样。”

 

小皇帝冷哼:“你少胡扯,说白了,你不就是知道朕和常安一起捉弄伍太傅的事了吗!朕大不了保证此类事情以后不会再有行了吧!快把常安还给朕!”

 

丞相眼神略冷的看着小孩:“真的只有捉弄伍太傅这一种?陛下不如好好想想,身为学生,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罢。”

 

小皇帝脸色难看,他讨厌丞相这样的目光,太过凌厉,简直让他的顽劣事迹无所遁形:“朕承认,朕和常安在一起……偶尔懈怠了学业,朕改过就是!你至于做得这么绝?!”

 

丞相神色冷淡:“陛下,世上没有后悔药。常安的性子不甚沉稳,为了你日后学业,还是同陆家公子一起学习方能有益。”

 

小皇帝气急:“你……”

 

丞相垂眸翻书:“陛下回去吧,私自出宫可是不是闹着玩的。”

 

小皇帝怒火翻腾,气不过这人的德行,想着他一介文弱书生都能欺到他天子头上,简直想把从李将军那里学来的拳法往丞相身上招呼!可到底没有全然失了理智,于是只夺过丞相手里的书册,狠狠掷到地上!在丞相冷冽的眼神再次杀过来之前,就带着一股火奔出了书房!

 

姓顾的地盘,他一刻都不想多呆。

 

丞相缓缓捡起书册,拍了拍,庆幸小孩没在上面踩上两脚。

 

小孩七岁登基,到现在两人相处已有三年。他自问做的并无不对,可小孩对他的不满却是一天多过一天,他也曾反省多时,可也没个结果。只能感叹,小孩子,果然难教养。

 

【三】

 

过了几日。

 

本是静夜,夏雨忽至,瞬间瓢泼而下,闷雷隐隐。

 

丞相收回望向殿外的视线,不其然和小孩的目光撞在一起,冷淡提醒:“还是安心读书罢。”

 

小皇帝哼哼:“你还不是看了外面。”

 

丞相神色不变:“我并不似你在读书。”他方才就已经处理完了今夜该处理的事,一直没走不过是想监督小孩做完课业,不料却等来了这倾盆大雨。

 

小皇帝自觉说不过他,脑子一转,就换了脸色:“丞相,朕看这雨也是憋了大半个月的,一时半会儿可能不会消停,不如今夜就在乾心殿宿下吧。”

 

丞相微微蹙眉,不语:“……”

 

小皇帝再接再厉,脸上都不禁带了笑意:“朕自幼由你辅佐教导,可之前因为朕的不懂事,让你我之间出现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朕近日同陆知书相处也学到了许多,思来想去君臣之间不该有隔夜的仇怨,所以想着日后要同爱卿多多亲近。你就给朕一个改过的机会,可好?”

 

丞相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小孩:“陛下知错能改,臣便很欣慰了,自然不敢对陛下有所不满。”

 

小皇帝心虚抗下丞相的目光,强迫自己看着对方的眼眸:“别说客套话,今夜你若是肯留下同朕睡,这才是真正原谅了朕之前的顽劣,行不行?”

 

丞相看小孩坚持,更加确信了心中所想,面上扯开一个冷淡的笑:“陛下还是说真话吧。”

 

小皇帝面色一僵,心念一转,便又是另一副为难的样子:“……好吧,朕实话实说,朕怕打雷,不敢一个人睡。”

 

丞相看着小孩,仿若求证:“以前为何不曾听陛下讲过?”

 

小皇帝面色难看:“你以为朕想告诉你?!以前雷雨夜都有常安同朕睡!可你给朕换的那个陆知书,哼,文弱书生胆小如鼠,吓一吓就哭了。”

 

丞相直觉还是没好事:“陛下不愿叫知书,那还有殿内守值的太监宫女,到处是人,无需畏惧。”

 

小皇帝眼看留人不成,心中焦急,委屈又怨恨的看了丞相一眼:“你不愿就算了!走吧走吧!朕好心留你,你却……哼!”

 

丞相不知怎得就心软了。觉得自己不该对小孩这般端着,他与小孩关系紧张,或许就是他缺少与小孩沟通所致。想通这点,便也不再多想小孩是否会有什么“诡计”

 

丞相难得妥协,用手揉了揉眉心:“好吧,既然陛下要求,臣留下便是。”

 

 

【四】

 

皇帝寝宫,一大一小,睡得安静。

 

虚悬梦境正欲从丞相脑海产生。

 

胸口、肚子一阵闷疼,硬生生把丞相给疼醒。

 

借着床帐外的幽暗光火,抬眼看去,是小孩的长胳膊长腿砸在了他胸前腰腹。

而罪魁祸首却半个脑袋埋于枕头。

 

脸颊被挤得肉呼呼,显然是一副酣睡景象。

 

丞相微叹。

 

轻轻地把小孩的手脚从自己身上抬开。

 

眼瞅着小孩半个身子都趴着睡的姿态实在不利于健康,便轻手轻脚的助小孩翻个身。

复才躺平,继续安眠。

 

可迷迷糊糊正欲再入眠之际。

 

 

丞相一声闷吟,毫无防备。

 

却是小孩的长胳膊长腿又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砸到了他颈上,肚上!

 

是蓄意的?还是无意的?

 

丞相侧身看了看小孩。

 

小孩鬓边的长发柔柔的,黑黑的。

 

此刻因为睡觉乱蹭的关系,有几根顽皮的卷在鼻翼下。

一呼一吸之间,忽近忽远,摇摇晃晃。

 

仿佛跟小孩一样顽劣。

 

低叹一声。

 

丞相还是什么也没说,平静躺下。

 

过了许久。

 

小孩又在睡梦中动了动身子。

 

可还没等舒展的拳脚砸在某人身上,倒先被一双手给截住了!

 

大惊!

 

闭着眼的小皇帝在哪一瞬间连手脚都僵了。

 

然后听到丞相冷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陛下还是早些睡吧,切莫为了捉弄臣便误了朝会。”

 

小皇帝闭眼装睡:“…………”

 

丞相见小孩眼皮底下眼珠都在乱转却还抵死不认,只能轻叹:“睡吧。”

 

说完,轻放了小孩手脚。

 

面相床外睡去。

 

许久。

 

直到呼吸再次变得平静。

 

小皇帝这才睁开眼来。

 

挑眉看了某人留给他的后脑勺好一会儿。

 

忽然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半撑起身子,然后轻手轻脚把丞相那一把散在身背的乌黑长发拢过来。

一缕一缕铺散在自己要躺的枕头、床铺上。

 

小心翼翼的压了长发,躺了上去。

 

一边躺还一边在心里得意:明天,定要扯下你一把头发来!

 

【五】

 

翌日,清晨。

 

床帐内,两人都已坐起。

 

小皇帝暴躁蹙眉:“怎么会这样?!”

 

丞相一手扶额,似乎头疼到懒得搭理,声音淡淡:“陛下该比臣清楚。”

 

两人间,长发牵扯,青丝缠绕,纠结……成团!

 

小皇帝简直快要被这景象给气死了!

 

脑中来来回回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之类的句子,仿佛都是为他所造!

他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当着某人的面承认这些。

 

小皇帝脸色难看,咬牙抵抗:“分明是你头发太长惹的祸,倒怪起朕来了!”

 

丞相放下扶额的手,眼神深沉的扫了小孩一眼:“…………”

 

小皇帝扛不住,赶忙偏过头去:“现在还说这些没用的作甚,还是赶紧想想怎么解开吧。”

 

丞相平静:“叫伺候的宫女进来,梳一下便好了。”

 

小皇帝慌忙瞪眼:“不行!”

 

丞相冷声:“为何不可?陛下难不成还怕他们看见不成?”

 

小皇帝咬牙:“对!朕就是不愿让他们看到!你不要脸朕还要呢!敢情他们不是天天伺候你的人,你不用天天见!”

 

丞相看着小孩气到通红的脸色,无奈轻叹:“罢了,哪里有梳子?”

 

小皇帝仔细想了想,侧身往床里柜格探去,扭头抱怨:“嘶——你配合点靠过来啊,朕头发都快被扯断了!”

 

丞相面目冷冷,却只能无奈配合:“…………”

 

小皇帝取了梳子,便捧着纠结的发,梳了起来。

 

许久。

 

小皇帝沮丧抬头:“解不开……”

 

丞相垂眸看去,只见那团纠结已俨然死结模样,无奈:“时候也不早了,等会儿还要朝会,如果陛下允许,不如剪了它。”

 

小皇帝嘴角抽了抽,转身从柜格摸出剪刀,拿在手里比了比,到底有些犹豫。

他是真后悔了。

 

丞相发长,这打结的地方只是他腰间那段,可却是自己颈间那段!。82cec96096d428

这一剪刀下去,那几缕头发岂不是连束起来都困难了!

 

丞相自是看出小孩所想,皱眉催促:“怎么?陛下下不去手,那便叫宫女进来再梳梳看——”

 

 

“咔嚓——”

 

剪断青丝,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小皇帝捧着自己亲手减下来的一团黑发,默默无语:“…………”

 

丞相眼见小孩得了教训,嗓音清冷:“陛下以后做事,还需三思后行。”

 

小皇帝低头看不清表情,隐忍不甘的低语:“你要笑便笑吧,朕就是不懂什么叫三思而后行,可朕知道什么叫吃一堑长一智!”

 

他现在,只后悔昨夜怎么没把丞相的头发绑在床柱上!

简直悔的肠子都青了!。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