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ương Sinh – Nhâm Chi

王生by任之

【BE慎入!!!古风虐文】

 

 

帘子被拉开,冬日的阳光瞬间照入屋内,带来一种温暖的假象。

他的嘴角挂着一贯灿烂的微笑,轻快地和我打招呼:“王兄,今日身子好些了么?”

自他把我捡回家后,每日都会来看我。

我低低咳了一声,“多谢二少爷,在下感觉尚好。”

他走上前来摸摸我的额头,漆黑的眸中带着少年人天真的忧虑,喃喃自语:“大夫都来看过好几回了,怎么就是不见好呢?”

我笑了一笑。

他自知失言,连忙道:“不过啊,他们都说,等开了春,身子自然就会好了。哈哈,对了王兄,昨日你的故事说到哪儿了,今日接着说给小弟听啊。”

他救我回家,替我延医治病,我身无分文,无以为报。他却笑着说,不如王兄说故事给我听好了,因为一看王兄的眼睛,就知道是个有故事的人。

“昨日我说到,八岁那年,师父在山下捡到一个弃婴,抚养长大,成为了我的师弟。”

他看着我的眼睛,忽而有些羡慕道:“王兄说起师弟的表情很温柔呢,王兄一定很疼爱他吧。”

“师弟和我一起长大,睡一张床,盖一条被子。我穿不下的衣裳留给他穿,有什么好吃的也都想着对方。师弟……待他长到十六岁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们突然发现彼此的感情,早已超越了同门之谊、手足之情。”

他愣了一愣,面上微微闪过一丝意外,随即道:“小弟,小弟只是有些吃惊,绝无轻视之意,王兄还请继续。”

“十八岁那年,师父过世。师弟执意要下山寻找亲生父母,我自然便陪着他去了。”

他轻轻一笑,微有些惆怅,“人情世故也是无奈,但看王兄的心意,似是更愿意和他长相厮守在山上,过着与世无争的神仙生活吧。”

“师弟那时年少气盛,又怎么会通达豁然如二少爷?我当时虽有此心,但终归不能因自私而拂了师弟的少年意气。”

“那后来呢?”

“后来……”

一股腥甜涌上喉咙,我连忙捂住嘴,一阵猛咳。他慌了神,起身来拍我的背。我强忍住咳,沾满鲜血的右手握住拳心藏入被中,左手摆了摆道:“不碍事。”

他忧心忡忡地看着我,“王兄还是先好好休息吧,小弟明日再来听王兄说。”

他依旧每日来看我,使人端来一碗碗汤药。对于一个素不相识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来说,他已经做得够多了。更难得的是,他每日都会抽空来听我说上一会儿旧事,耐心地听,关心地回应。

其实我也不想给他添麻烦,但这些故事如果没有人听,就再也不会有人记得了。

我将不久于人世,我是知道的。

虽然他一直骗我,说春天来的时候,我就会好。

但我的春天已经不会来了。

“王兄,今日的天气很好,你要不要让小弟扶你出去晒一会儿太阳?”

“王兄,这是府上厨子做的点心,你尝一尝。”

“王兄,院子里梅花开得正好,小弟折了一枝插在你屋中花瓶里。”

“王兄,化雪的日子冷,今晚让丫鬟给你多加两床被子。”

“王兄,迎春花已经开了,春天就要来了。”

“王兄……”

“王兄……”

日子一天天转暖,他依旧每日都来。

旧的一年已经过去,春天就要到来。

“王兄,上回你说到,你师弟就要找到父母,后来呢,你快些说给小弟听啊。”

“那个唯一知道线索的人其实是个十恶不赦的江湖公敌,人人围攻他。我和师弟好不容易找到他,他虽然愿意告诉我们,却要以帮他保住性命作为交换条件。”

“啊?那么过分,不过狗急跳墙,也是情有可原。”

“我和师弟带着他每日躲避众人追杀,久而久之,在江湖人士口中,却成为了那个坏人的传人。那一日,大批人马追到我们,我们逃至一个悬崖,再也无路可退。”

他紧张起来,“怎么可以这样,王兄和你师弟明明是无辜的!”

“还好,总算他没有食言。他告诉我们,他已经写信给师弟的父母,告诉了他们遗失的孩儿的下落。”

他长长舒出一口气,“然后呢?师弟的父母来没来得及救出你们?”

“他们,他们来迟了一步。他们来的时候,坏人已死,我为救师弟胸口中剑,师弟坠落悬崖。”

他目光扫过我的胸口,黯然低声道:“原来王兄的伤,由此而来。那么令师弟,他……”

“他再也没有回来。”

他再也没有回来。

我的师弟,再也没有回来。

只留下我孤零零一个人活在世上。

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他不知为何突然面色大变,冲上前来握住我的肩膀,大喊着什么。

可是我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视线中他模模糊糊的脸,化成了师弟从小到大容颜变化的轨迹,最后定格在他坠崖的那一刻,和我十指交错,绝望哀伤刻骨铭心的表情。

师弟。

我的师弟,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

绿云山庄的后山,多了一座孤坟。

山庄二少爷独自站在坟前,烧着纸钱。坟上立了一块木牌,只写了“王生之墓”四个简单的字。

他和他相逢不过三个月,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他的春天,终究没有到来。

青烟袅袅,他站起身,回过头,却依稀看到远山树下,站着一个穿白衣裳的少年,对着他微笑。

眨一眨眼,原来只是幻影。

他却突然想到某一日,他和王生的一段对话。

那日,他坐在桌边哼着小曲剥栗子,王生静静微笑道:“二少爷看似心情甚佳,可有什么好事发生?”

他笑着道:“爹刚给我订了一门亲事,是世家师妹,比我小三岁。”

王生墨如琉璃的眸子微微泛起光,“想来必是一个绝色美人。”

他笑了笑道:“倒也算不上。不过她爱穿白衣裳,我第一次见她站在树下对我笑,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古人所说的一见钟情,应该便是这等情境吧。哈,说出来真是让王兄见笑了。”

“不,”王生略略侧过头,看不清表情,“真好。”

过了很久,他才低声问道:“如果二少爷很爱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绝对不会告诉他?”

他想了想道:“一来,她已经有了心上人;二来,我就快要死了。”

王生转过头来微笑,“是啊。”

回忆戛然而止。二少爷甩甩脑袋,最后看一眼王生的坟,转身走了。

其实,对于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来说,他已经仁至义尽。

王生终究只是王生,和他是毫无关系的。

他生在绿云山庄十九年,一帆风顺,和历经坎坷的王生截然不同。

唯一的遗憾不过是半年前大病一场,把过去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

但那有什么关系。

没有人告诉他,在他不认识的地方,有一个已经被他遗忘的少年,曾经和他相爱。

说那些故事的人,已经死了。

听那些故事的他,也许不久就会忘记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Vương Sinh – Nhâm Chi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