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nói – Lão Trà

Tên gốc: Tâm thuyết

心说By 老茶

( 痴心攻 × 病死受 短篇 BE)

【即使不被时间所习惯,记忆刻骨铭心的,永远在。】

待他再回到那座院落的时候,似乎一切都未曾改变过,只是满地的枯叶,早已掩埋尽那个人的气息。

又是秋天。

他向来都是不喜欢秋天的。被覆盖满了金黄,脚下沉淀的是生命的盛华与衰老。在那个人到来之前是没有什么理由的,直到那人死去那天,他便有了理由愈发地厌恶这个季节。

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收拾房子,一遍又一遍地像是要抹去什么痕迹,又像是小心翼翼要留存下什么。临暮时,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有种濒死的窒息感压过来,心里空了很久的那个地方突地开始不停地膨胀、叫嚣,回忆涨满得快要溢出来。他腾地一下站起,逃避似地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定了几秒,自嘲般扯了扯嘴角。

用脚拨弄着一旁的残骸,不一会儿倒也清出了一条可以下脚通行的小道。夜风顺着衣领倒灌进来,他习惯性地开始发呆,就像只有他一个人的院子,就像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原本没有多余,到后来却容纳下那个人的存在。想一直等着那个人从屋子里走出来,给自己围上围巾或是披上外衣,在自己宠溺的目光下,脸上泛起微红,然后拉着自己的手往屋子里走。那些情景都还历历在目,却早已被定格,镌刻进回忆的碎片,即使被流年磨平了棱角,却依然能在心底那块已经空缺了很久的地方击打出沉闷的回响。

闷得生疼。

他回转身,看到层层累累的叶子,偶尔有被风吹得零散开来的几片,感到渐渐冰冷的双手。似乎确实是有些冷了吧。他一个人进了屋,轻轻地带上了门。

回来的那晚他睡得并不安生,梦里反反复复出现那个人的笑颜。

当年搬来与自己同住的时候,那人眼底的欣喜他看得一清二楚,但欣喜背后他却看不透那片深海,不可测地隐没了什么。他像往常一样在厨房准备,却没有发现那天背后的人拽着他的衣角,手指一直在微抖。他以为跟平时一样,调笑着想把那人哄出去说只要等着吃就好。转过身的瞬间那人的指尖脱离他的衣角,身子竟差点直直地坐了下去。他吓得搂住那人,不停地抚着握着那颤抖的手指。那人脸上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言语不能的状态,让他本能地觉得情况不妙。跑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的表情很是凝重,但也只是让他过几天等具体的结果。他回到病房,看见已经平稳下来的那人,坐在病床上煞白着脸冲他微笑。他道那人笑得比哭还难看,然后拥人进怀抱。

——不管怎样,我都在呢。

那人埋在他颈窝的脑袋点了点,抓着他衣服的手苍白地用力,骨节分明。

他不懂医,自然也听不明白医生的专业术语。他只知道,这种仅有十万分之一发病率的病症,就降临在那人的身上。他只知道,躺在病床上那人今后可能再也下不来,站不起,走不动了。他只知道,那个人今后会渐渐地,成为活着的植物人。

渐冻。生不如死。

他拿着结果单,甚至不知道怎样跟那人开口。倒是那人显得很平静,告诉他这种没有特效药的病治不好。

——所以我们回家吧。

那人一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看开一切的样子。

——我们回家吧,你陪着我到尽头。

到生命的尽头。

他怔在原地,原来那人自己早就知道。他努力地深呼吸,睁大眼,向上望,努力地想让眼泪别不争气地掉下来。

——好,我们回家。

得到允诺的那人,笑容明亮得像是要灼伤他的眼。

回到院落,他跟那人聊了一夜。那是他才终于知道为什么一直努力想让父母承认他们关系的那人会突然同意搬来与自己同住,也终于有一点点了解那片近乎黑色的深海隐藏的是何种的心情。他本想笑着告诉那人不必担心,话到嘴边才发觉自己无论如何都笑不出。然后有手指抚上自己的嘴角,那人定定的望着他。

回复 2楼2011-11-12 20:35举报 |

【舐汨SHIMI】

受宠若惊5

——不想笑就别勉强,要不然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握住那人的手,包在手心的温度让他贪恋。他逐个地亲吻那人柔软的指尖。承诺一般的触碰,显得格外珍重。

在黑暗中他猛然睁开双眼,只觉得梦中的情景重演得太过真实,以致让人太过心碎。当初的点滴原本以为会是今后最美好的回忆,如今才明白最深刻的怀念也是最锋利的刀刃,一次次剜着心里的柔软,直到鲜血淋漓。

他记得那晚从医院回去之后的所有。一直都记得。

那人告诉他,活着或许会很痛苦,因为那种见证自己逐步失去能力,能思考却无法行动的过程真的,令人绝望。

——但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你还能听到那声音,我必定一直都在,你也会懂得我想传达给你的心意。

那人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然后将手放在他的胸口,笑而不语。他抚摸上胸口的那片温度,凑过去触碰那人的嘴唇,以细腻的亲吻代替回答。

病症逐步加重。那人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无法言语,甚至有时会突然间无法呼吸。他学会为那人按摩来放松肌肉,他学会以人工方式帮助他呼吸。他守在那人身边一刻都不敢离开,生怕一眨眼那人就会不在。

手心里传来那人指尖的触感,颤抖着,一笔一画,艰难地以此代替语言。

——我说过,不管多痛苦,但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你还能听到那声音,我必定一直都在,你也会懂得我想传达给你的心意。

在他手心留下四十七个字,那人用尽了全力。

他拨平那人的手掌,用同样的方式表达与之相伴的心情。

——我也说过,不管多痛苦,但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你还能听到那声音,我也一定一直都在,你也会懂得我想传达给你的心意。

恍然间他似乎看见那人上扬了嘴角。

他抱住那人,那种温暖他不想放手。紧紧相贴的胸膛传递着彼此活着、爱着的证明。

那人的手艰难地抬起,放在他的腰上。黄昏的夕阳为相拥的恋人镀上一层柔光。

咚。咚咚。咚。

直到他感到怀中那拥抱住的心跳归于平静。

咚。咚。

……

消失殆尽。

他没有参加那人的葬礼,却在葬礼结束后,一个人站在墓碑前整整一天。那人坚持了两年,最终在他的怀里死去。

他清晰地记得把那人送到医院抢救的那天,走廊的电子表显示着11月10号。直到凌晨,那人身上盖着白布被推出来,早已跨越零点的时间,11月11号,扎眼的数字,所谓节日的意义,像是讽刺他回归单身。

他选择离开一段时间,收拾行李的时候在台灯座下发现一张信笺,写着的像是那人内心的独白。他认得那字迹,虽然有些扭曲,想想这或许是那人留给他的最后。

——当我的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一定是觉得已经充分享受了这个世界了吧。

——我的心脏每分钟叫喊着70次的「我还活着」,在你面前却是每分钟说着110次的「我爱你」。

——不管多痛苦,但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你还能听到那声音,我也一定一直都在,你也会懂得我想传达给你的心意。

在离开前的那个晚上,手心里握着信笺的他终于哭了出来。信笺上的内容他知道,那是他们初遇的时候,他经常会唱给那人听的一首歌。像是被当做两人间无形的诺言,直到生命的尽头。

他放不下,终归还是在一年后回来了。重回故地的第一晚,到处都充斥着那人的印迹。

他摸了摸枕头上濡湿的一片,翻过身,在黑暗中重新闭上了眼睛。

FIN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im nói – Lão Trà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