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ược sát – SHAKEME

虐殺 BY SHAKEME

(現代 恐怖有錢强攻 有心臟病的美弱受 短文 BE)

虐杀

《虐杀》全 BY 摇摇晃晃(shakeme)(狂汗。。慎入慎入!!)

那年夏天,康明大学毕业,来到北京.

走之前,爸爸几乎是怒吼着把他赶出家门.思想保守的父母希望儿子一毕业就能回到家乡,找一份安易的工作,留在他们身边.可康明不愿意.

“我想在活着的时候出去看一看,体验一下外面的世界.”

他背着简单的行李,带着不多的钱离开了生活了21年的家.

第一次远行.

从小,因为身体不好,康明就一直不能像其他的男孩子一样玩耍,跑跳,相互打闹.先天性的心脏功能脆弱,让他只能像个女孩一样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读书,写字.

康明是个听话而聪明的孩子,学习成绩一直是班级的第一第二名,更擅长书法,绘画,象棋,电脑,唱歌……

如果不是身体上的不足,所有的父母都会认为他是个十全十美的好孩子.

所以这一次的悖逆,让性急的父亲根本无法接受.

当康明一声不响的走出家门时,他老泪纵横,难过和极度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毕竟是做了一辈子的警察,父亲的直觉一点也没有错.儿子的背影,是在这世上留给自己的最后影像.

康明找了个破旧的小房子,月租600元,勉强的开始了生活.

由于优异的在校表现,新工作很快敲定,待遇也还算不错.

康民明利用这段时间,一边刻苦的补习业务上的知识,一边静静的用双眼观察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他写了很多心得,画了很多画,收藏起来.

安易的生活却并非一帆风顺,很快,由于城建需要,小屋拆迁,康明被迫搬家.

由于零时找房很困难,康明只好通过中介找了个合租的房间.

房租很贵1500元每月,但中介公司说室友是个很爽气的北方人,只要求康明出500元的房租.但由于只有一个床,两个人暂时得挤一挤.

康明当然欣然接受,立刻收拾行李搬了过去.

“你好康明,我叫陈卫,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

站在康明面前的是一个身高大约1.85的高大男孩,典型北方人的相貌,五官分明,额头开阔,声音厚重而低沉.身着白色T-shirt,结实的肌肉和挺拔的背脊一目了然.

康明的第一反应是一种深深地自卑,继而友善的伸出手去.

也许是多心吧,他觉得手被握得好紧.

北方男生真是强壮啊,他这麽想着.

合租生活开始了.陈卫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比康明高两届,现在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日常生活中,常常照顾体弱的康明,闲暇时还经常开车带他出去玩,欣赏北京的各处风景名胜.

他们常常边吃饭边聊大学的事,家乡的事,议论时下的各种话题.康明把南方的诸多秀丽风景和精美菜肴告诉陈卫,而陈则向康明讲述北方的大气,开阔和不羁.

他们就这样和睦的以兄弟相称,安安稳稳的过了一段幸福而平静的生活.

然而只有一件事让康明觉得不太舒服,那就是床.

大约1米2宽的单人大床,两个男生睡起来实在有点勉强,何况陈卫又是个大个子.

康明曾要求买个小的折叠床单独睡,可陈卫不愿意.

“咱们北方人就是喜欢挤在炕上一起睡,这样多舒服啊.你想分开睡,是不是嫌弃大哥啊?”

“怎么会呢!”

康明觉得陈卫真是个不错的人,大概真是由于北方的习惯吧.所以就没再提起.

可是有好几次,他半夜由于身体的骚痒感而惊醒,睁开眼看似乎发觉陈卫快速的翻过身去.

还有几次清晨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的脸紧紧贴着陈卫高挺的鼻梁.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部大特写,总觉得有点边扭.

他逐渐的发现,陈卫对自己好得有点过头了.经常下班后开车去接他,请他吃各种美餐.平常上班时间也总是发手机短信问寒问暖.有一次康明心脏不舒服,陈卫急得快掉眼泪了,抱着他就去了医院.

这麽好的一个室友,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事情却远没有单纯的康明想象的那么简单.

以前学生时代,康明出众的才华和清秀的外貌总是成为女孩子们追逐的目标.可是身体上的不适,让康明根本无法专心与女孩交往,而且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样的身体,是很难撑过中年的,和女孩子交往只会拖累别人.

他就这样孤身一人,度过了紧张的高中,悠闲的大学,直到现在,同事们经常张罗着要给他介绍对象,他还是婉言拒绝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对爱情的淡然,并没有阻止继续凝聚在他身上的目光.

有一次康明和陈卫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聊天,电视中的情节恰好是男女亲热缠绵的镜头.画面很火辣,男女主角都几乎一丝不挂,喘息呻吟声撩人心扉.

害羞的康明脸红的低下头去.

“小明,咱们好像……从来没聊过女人吧…….”他听见陈卫低沉而好听的声音.

“是啊….”康明有点尴尬的应和着,”大哥这麽帅,应该有很多经验才对….”

“其实没错,只是…..”陈卫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没什么感觉.”

“你说的没感觉是指什么呢?”康明不解的问道.

“小明你没发现吗?”陈卫突然转过头直直的看着康明的眼睛,”我是gay.”

康明睁大了眼睛显现出一丝慌乱,“不可能吧,怎么会。。。。。”

“千真万确,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发觉了!”陈卫斩钉截铁的说道,“而且,不妨告诉你,你正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他突然激动的抓过康明单薄的双肩,“我一直在找机会向你表白,今天终于等到了。我。。。”

“请别说下去了,我的心脏。。。。”康明的脸上突然现出痛苦的表情,“大哥,不好意思。。。又要让你。。。背我去医院了。。。。”

陈卫二话没说,抱起康明就冲了出去。

那天,医院的病床上,康明隐隐约约听到陈卫和医生的谈话,但很不清楚,后来好像人都走了出去,一片寂静.但好像又有人走了进来,坐到床头.

康明感到额头和嘴唇有种湿润而温暖的感觉.但由于服用了镇定药物,接下来的事情就一无所知了.

他陷入沉沉的睡眠中,全然不觉此刻身边的人正疼惜而爱怜的吻着他白皙而柔嫩的身体.

没多久康明就出院了,他也很快知道了自己的病情正迅速的加重.

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向尽头了.

他很快辞了职,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远方的父母,是他现在最重要的牵挂.

虽然陈卫强烈反对,他还是坚持己见.两人第一次争吵.

“小明!你不用担心,我可以负担你的医药费,你一定会好起来的!”陈卫一脸激动,按住想要出门的康明.

他也知道陈卫家很有钱,父亲在东北那边是赫赫有名的制药厂总经理.可是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接受这样的资助.

“大哥,你已经帮我太多,我不能再拖累你了!”他紧锁眉头,执意要离开.

“这哪是拖累!我说过喜欢你,不记得了吗?”陈卫大声的喊着.

气氛立刻尴尬起来,康明一言不发.

许久,他才吞吞吐吐的说出:

“大哥对不起…….我….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没办法…..对不起…..”

他察觉到自己的语无伦次和逐渐发热的脸颊.

陈卫盯着他的脸,也沉默了很久.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再留你了…….但我想跟你坦白一些事情.”陈卫的脸上浮现出失望而害羞的表情,”我一直…..在夜里…..你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吻你…..模你….对不起.你以前洗澡的时候,我都是故意走进去看你的身体……那天在医院,我告诉护士要帮你擦身,看着你娇弱的表情和熟睡的脸孔……我对着你的裸体,想要侵犯你…但是不敢…..就抱着你的身体……手…..手淫…….”

“请不要再说了!”

康明听着这些话,脸红一阵白一阵,终于无法再忍受下去.

“大哥我真的很感激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但是我没有多少日子了,我现在只想回去再见父母一面.我不能也不可能接受你,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康明拎起包冲出门外.”大哥你多保重!”

“等一下!”陈卫急忙跟了出来,”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不对,对不起….对不起!但让我送你好吗?我只想看你安全的离开.”

仰头看着陈卫诚恳而略带泪花的目光,康明实在不忍心再拒绝了.

他上了陈卫的车,一去不返的车.

“老康,小明已经太久没消息了,我好担心!”妈妈带着哭腔说,”你不愿看他,我也要去了!他身体那么不好,万一在外面有个闪失怎么办啊…..到时我也不想活了…….”

爸爸紧锁眉头,陷入了沉思.

确实,康明是个乖巧的孩子.刚去北京的时候经常打电话或写信回来,为什么这三个月来全无音信了呢?

老夫妻两终于按捺不住,打电话到单位,前台小姐告知康明早与两个月前辞职了.

他们又打电话到康明的住址,永远的盲音.

妈妈哭得泣不成声.老康只得带着妻子去了北京.

他们联络了当地的派出所开始立案侦查.线索很快汇集到康明的室友—陈卫的身上.

此时陈卫已回到东北的家里,警察只好前往东北进一步侦察.

老两口在北京的旅馆里焦急的等待着,日复一日.终于旅馆的电话响了,前往东北的警察已找到陈卫.但陈卫告知最后一次和康明在一起是把他送上回家的火车,之后退了北京的房子回家,两人再没有联系了.此外警察已对他进行了全面调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康明和他合租期间,两人关系也十分融洽.

老两口简直急得晕厥过去.除了拜托刑警们继续追踪之外,他们所作的,也只能是等待.

小明,孩子啊,你在哪里啊?

直到他们俩最终因思念焦虑而去世,也没能再见自己的儿子一面.

两老的坟墓前,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久久的伫立着.

“对不起…原谅你们生前的时候无法向你们说明…..”他献上一束淡雅的鲜花.

“但请你们放心,你们的儿子,我会好好照顾的!”

他戴上墨镜,悄悄的离开墓地.

“大哥,你这是往哪里开?路线好像不对啊…….”

眼见车窗外的行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是大片的林地和小山丘,康明不免着急了起来.转过头看见陈卫一脸阴沉的表情,更是察觉事情不妙.

“大哥,这不是去火车站的路,请让我下车!”康明抓住陈卫的手臂大声说道.

陈卫仍旧一言不发,半晌终于从嘴里一字一顿的说道:

“放-心-就-到-了-”

汽车终于在一片稀疏的的林地中嘎的一声停下.

一片死寂.

“大哥,这是哪儿?我要回……呜!”

康明刚想下车,嘴却被猛得堵住.

封住他嘴唇的正是陈卫火热的双唇.

陈卫将滚烫的舌头卷入康明的口中,用力的搅动着.两片饱满的唇瓣贪婪的吮吸着康明甜美的香唇.

呜呜呜呜呜…….

几乎要窒息而死,康明用力的想要推开,却怎么也推不动.

就在要缺氧而晕厥过去的一霎那,空气溜了进来,陈卫终于放开了他的嘴唇.

“我不要你回去……那样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不行!”他边喘着粗气,边用舌头轻舔着康明的脸颊和耳垂.

“不要这样!”康明极力挣扎,”你这样…..怎么可以….不要….呜!”

话还没有说完,双唇又再次被强烈的封住,温热的舌头更深的侵入进来,几乎让他呕吐出来.

强有力的大手急燥的在他的身上摩挲着,将他的身体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不是那么高尚的人,付出多少,我是要回报的!”

再次放开康明的时候,陈卫凶狠的吼道.

康明奋力打开车门,逃了出去.

没走一两步,身体就被从后方高高的举起,继而扔进了汽车的后座里.

“这里更方便了!”

陈卫的脸突然变得狰狞可怕,一边用充血的眼睛盯着车上惊恐的猎物,一边急不可待的宽衣解带.

康明看到陈卫健硕的肌肉一点点露了出来,直到他脱下最后一件内衣,那血红的硬物突然跳出来时,他几乎是吓得面无血色.

“第一次见你,我就想把你按到床上,每晚….我都在梦里…疯狂的疯狂的….干你!”

陈卫喘着粗气,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冲向了萎缩在车里的康明.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 ”

康明的哭声划破了林地的死寂.血一般的残阳更增添了一分诡异的色彩.

那保存了二十一年干净纯洁的童子之身,此刻正被疯狂的肆虐着.

他的腿几乎被掰成180度,高高的举过头顶压在两边.两腿之间,陈卫健硕的身躯正像失灵的机器一般无休止的旋动着.那粗长的鲜红硬物,在康明细小狭窄的粉红后穴里前进后出,宛如锋利的肉刃,切割着他柔嫩的肉体.

两人的身体强烈的晃动着,陈卫一边将凶器挺进的更深一边抓住康明暴露出来的小巧阳物.

啊啊啊啊……..救命……..救命….

康明终于抑制不住的大声喊叫哀求,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落下来.

那泪眼淋漓的可怜模样将已经疯狂失去理智的陈卫引诱的更加狂躁,他低吼一声,更加快速的在他体内疯狂抽插,握住康明分身的手也更加肆虐的狂动起来.

那细柔的粉红小穴,一张一缩的接受着巨大阳物的挺进,鲜红的血和乳白的体液一点点的向外溢出.

陈卫几乎是以每秒钟律动三次的疯狂速度在康明体内冲刺,在最后那一瞬间,他几乎将身下人的躯体对折过来,两手抱紧康明的背脊达到了从未享受过的疯狂高潮.

哦哦哦哦哦哦……….

伴随着陈卫的低吼,康明感到已经充斥到几乎爆炸的后穴再次被撑到最大,浓密的股股浓汁射入了身体最深处.

“小明,我爱你…我爱你!”已经享受完毕的陈卫仍不肯将欲望取出,继续插在他的体内.饱满的唇瓣和强健的牙齿不停的在康明身上游走,留下鲜明的粉红印记.

“你终于是我的了!”他再次咬住那美丽的唇.多少次令他抓狂的春梦,今天终于实现了!

康明一言不发的躺着,惨白的脸色明显的征兆着他此刻的不适和痛苦.

这种如羔羊般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再一次激起了陈卫无边的疯狂性欲.他不顾康明微弱的哀求和呻吟,将他的身子用力扳过来,又开始疯狂的抽动.

“哦哦哦哦哦……..明….你的身体……..简直太棒了…..太棒了……”

他的凶器继续在康明溢满鲜血的后部抽动,下身猛烈的撞击着康明细嫩的臀部.快感,肉欲,淹没了一切…

他清楚的记得,一共做了三次,当最终意识到身下的躯体开始变得僵硬之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惨白的无一丝血色的脸颊,裸体上伤痕斑斑的胸膛和大腿内侧,零乱而依然乌黑油亮的头发,微开的双唇和美丽而定住不动的黑瞳.

无辜而依旧撩人心扉的美丽尸体.

他抱着他,呆了很久很久……当他体力稍稍恢复的时候,看着这具美丽的身体,性欲又无可抑制的涌了出来,他将阳具捅入那已经硬掉的干燥小穴中,继续没命的狂动起来………

“陈卫!经过专家的精密分析和标本采集,我们在你的车上发现了细小的血分子微粒,经化验证明正是失踪已久的二十一岁男子康明的血迹.请你老实交待吧,康明究竟在哪里?”

高大男子神经质的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道:

“小-明-他-永-远-是-我-的-了-”

“别逃避问题,再问一次,他在哪里?”

“小明….你好美味…我爱你…….”

警察最终在陈卫家里的刀具上发现了人体组织的细屑和微小的血迹.

没多久,各大报纸上都刊登了这样的新闻:

“二十三岁男子奸杀残食同性室友

二十三岁男子陈某系一名同性恋者,于半年前的下午在北京东郊的车内强行与其室友康某发生同性性行为.在被陈某施暴的过程中,康某心脏病发而亡,陈某竟继续奸尸……后将康某的尸体拖回家中,在冷柜中冰冻后切割煑食……康某父母在并未得知事件真相之前就告病而亡…….此案件再次引发社会对同性恋者心理问题和同性性行为的关注和讨论……”

-end-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Ngược sát – SHAKEME

  1. Pingback: ❤ Ngược sát | Diệp Hàn Yên

  2. Pingback: Ngược sát | Xuân Dược Cốc

  3. Pingback: [ĐV] Ngược Sát – SHAKEME | Như Trong Cuồng Luyế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