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ực nhuộm tuyết liên – Thanh Bản Yêu Nhiêu

Tên gốc: Mặc nhiễm tuyết liên

墨染雪莲by 清本妖娆

【be】

1、捡了只笨狐狸

林青染匆匆赶到的时候,那场惊天动地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先前那股丰沛纯正的仙气和那股强大的妖力都已经在天地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林青染只能恨恨地跺了跺脚,对着因为打斗造成的雪崩随意地挥了挥手,那如江水般奔涌而下的雪浪就像有了生命般回了头。待这震动天地的骚动停止时,雪山已经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林青染满意地点了点,甩甩袖子准备回去,忽然感受到一阵微弱的呼吸。

刚刚大概有些动物躲避不及被埋到雪里了。

林青染闭上眼睛展开神识静静地感受了会儿,片刻后睁开眼睛就出现在不远处的一个小雪丘上方。林青染捏着手印指引着积雪慢慢分开,不一会儿,雪地里露出了只小狐狸。

这是一只小雪狐,看上去像刚出生不久的模样,一身雪白的皮毛一尘不染,躺在雪里如果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小狐狸躺在雪地里不动弹,大概是刚才被积雪压得晕了过去。

林青染手微微举了举,那只小狐狸就飞了起来落到他的怀里,他顺了顺小家伙柔软的皮毛,打定主意,带着小家伙回到了自己的府洞。

林青染不过是个芝麻小神仙,连个阶位都没有,只是在这雪山得道成仙,倒也庇护了一方水土,所以成了山下草原上牧民的心中的山神,雪神。在雪山脚下还有个小庙,供着他的一幅破画像,香火不鼎盛但也不至于太萧条。传说中,如果你在雪山上遇到了风暴或者迷了路,只要对着雪山虔诚地磕三个响头,雪神就会出现将你平平安安地送出雪山。

林青染的洞府建在雪山上,除了巡山或者去救人,平时不常走动。今天若不是那场争斗动静太大了话,他是根本不会出去的。

享受着山下子民的香火供奉,还有雪山上一些妖精时不时的供奉,林青染的神仙日子过得相当自在。

但是,一个人,也未免太寂寞了。

所以看到这只小狐狸的时候,林青染就升起了养只宠物陪自己的念头。

看着躺在自己用雪凝聚而成的床上蜷成一团打着小呼噜的小狐狸,林青染满意地笑了笑,小狐狸还小,没有个几百年是绝对化不成人形的,这样就不用担心它的管教问题,只要让它吃好睡好就万事大吉了。

林青染想着日后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巡山都有个小东西陪着自己就觉得心情大好,但是当他还在一旁发呆的时候,床上的小狐狸忽然不安分地扭动了起来,嘴里吱吱地乱叫,一股紊乱的妖气从它的体内不断地逸了出来。

林青染目瞪口呆:不会吧,这明明是只连内丹都没练成的小狐狸,怎么会有妖力呢?

就在林青染发愣的时候,小狐狸更加痛苦地扭动起来,口中渐渐溢出了鲜血,林青染心说不好,连忙按住小狐狸,小心翼翼向它体内输入纯正的仙气试探情况,妖极其排斥仙,所以妖气和仙气也不可能相融,但是令人诧异的是,小狐狸体内的这股妖气极其的纯净,居然丝毫不排斥林青染的仙气,林青染大喜,抱起小狐狸继续向它体内输入仙气来引导妖气。随着妖气渐渐平息下来,小狐狸也平静下来不再扭动。

林青染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把小狐狸放下来的时候,忽然一阵白光闪过,待林青染回过神来时,惊异地发现怀里的小狐狸变成了个两三岁的小男婴,光裸着身子,白白净净的,嘟着嘴看着自己。

林青染再次吓了一跳,自己是捡了什么妖怪回来,明明是只连内丹都没有的小狐狸,怎么就突然可以化成人形了呢?

林青染皱着眉把小狐狸放在床上,准备去翻翻以前修道时看的异闻录,看看有没有这样的情况,但是还没走了两步,床上的小狐狸不依了,哇哇地哭了起来,林青染没有带小孩子的经验,看着哇哇哭的小狐狸挪不动脚,倒是小狐狸自己爬起来跌跌撞撞地爬下床,摇摇晃晃地往林青染这里走来,没两步就摔了,索性手脚并用爬了起来。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小狐狸一路挣扎着过来的时候,一直闭着眼睛张大嘴巴嚎啕大哭。

林青染没得法子,只好上前抱住他,小狐狸这回不哭了,抱着林青染直往他怀里钻,拱开他的衣服,一口咬住了林青染胸前的茱萸,林青染浑身一颤,手一抖差点没把小狐狸丢了,小狐狸咬着那里不松口,吮吸了好久,忽然又松了口,哇哇地哭了起来,口中含糊不清地说些什么“饿”、“娘亲”这类的话。

妖怪化成了人形,就可以自动地学会人类的语言。所以小狐狸会说人话也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但他毕竟还小,话还说不完整,一边哭得抽抽嗒嗒,一边说得断断续续。

被小狐狸的突然袭击吓懵了的林青染在小狐狸一声高过一声的哭泣中回过神来——小家伙是饿了,而且把自己当成了娘亲了。

林青染满头黑线,这不是找了个大麻烦回来了吗?

他只是想养个听话的宠物,不是像养儿子啊,而且这个儿子还是个妖怪。

这绝对不行。

2、吃货加爱哭鬼

林青染实在是不想把这么个大麻烦留在身边。

但是,把小家伙送到山下让那些牧民去养,不妥,万一小狐狸现出了原形不得把他们吓死;送给山上的妖怪们养,不行,那些妖怪连自己都养不活,要怎么养活这个小家伙;送去给自己的那些道友。也不可,那些家伙说不定会拿着它炼丹药。

林青染让小狐狸变回原形,但是饿着肚子的小家伙只知道瞪着自己哇哇大哭。他实在烦的没办法,去山里找了只刚刚下完崽的母妖精。小家伙这才吃饱喝足满意地睡了过去。

入夜,林青染小心翼翼地躺在小家伙身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生怕睡梦中一个不小心压倒了这个小家伙。要说生命也真是奇怪,刚刚出生是那么小那么脆柔,然后慢慢地成长,长大成人,在渐渐衰老,归于尘土。如果修仙修道的话,便可向自己这样成仙得道永恒的生命。林青染胡思乱想着,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小家伙横在床上,毛茸茸的小脑袋拱到自己的怀里,口水流了一床,弄得林青染的里衣也湿透了,小家伙还不停地吧唧着小嘴,似乎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林青染哭笑不得。

林青染终是没有把小家伙送走。

某天,忽的又是一道白光,在林青染目瞪口呆的神色下,小狐狸变成了人类四五岁的模样。

妖怪化成人形是的模样和妖怪的妖力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修炼了二百年的妖怪还成人形的时候大概就是人类四五岁的模样,要想幻化成成人,没有五百年以上的妖力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这只小狐狸明明才几个月大小,怎么就有了将近两百年的道行呢。

林青染看着在床上爬着正高兴的小家伙沉思——小狐狸变成这样,有三种可能。

第一,小狐狸的父母都是妖力十分强大的妖精,但是这绝对不可能,小狐狸是雪地里土生土长的雪狐这肯定没错,山里的妖精林青染基本上都认识,除了一个有千年道行的苍狼妖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很厉害的妖精了。

第二,小狐狸吃了别的妖怪的内丹,但是这也不可能,林青染敢肯定,小狐狸体内只有一个元灵。

第三,就是,小狐狸本来就是个怪物。

目前看来,也就第三种可能最靠谱。

林青染在心里无力的叹气,不过这样也好,小狐狸这么大了,自己也就不用四处去找女妖精们求奶水了,那些女妖精也不会看见自己就跑得没影没踪了。

自己成仙五百年,从没有这么丢脸过。

林青染摆出一副自以为很和善的模样笑着问小家伙:“小家伙,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家在哪里?”

小家伙看了林青染三秒钟,三秒后哇哇大哭。

林青染满头黑线。

他想起来以前有个道友和自己说过,要是哪天自己这个大冰山笑了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林青染嘴角微微抽搐,沉下脸:“不许哭,再哭我就把你丢出去。”

小狐狸被吓得愣住了,而后气势更胜的哭了出了,张大着嘴巴,林青染能看见它粉红色的小舌头,那哭声,吵得整座山头都听见了,山上的妖精纷纷探出头来望向林青染的洞府,面面相觑:看来林神仙的道行又进步了,以后可千万不能招惹他。

林青染看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儿,没有办法,驾着朵云就去巡山了。

回来的时候,小家伙哭累了,还张着嘴在那干嚎,林青染有些心疼,抱起小家伙,小家伙哭花了脸,一边打着嗝,一边抽抽嗒嗒地说道:“我饿了。”

原来我捡回了一个吃货外加好哭鬼啊!!!!

林青染的悲惨生活就这样华丽丽地拉开了帷幕。

弹指间,过去了八十年。

对于神仙来说,八十年却是算不上什么,但是不过八十年的时间,小狐狸已经长成人类十六七岁的模样,面如冠玉,唇红齿白。林青染已经习惯了这种错愕,小狐狸本身就是个怪物,修炼的快一点也没什么啊,但是林青染对小狐狸长到这么大而自己仍然没有被气死感到十分的惊奇。

先不说自己给他起名字的时候,听到不喜欢的名字不是说不喜欢,而是闭着眼睛先哇哇大哭一顿,有一次林青染看到外面飘着大雪便随口提了个飞雪的名字,这么女气的名字小狐狸居然乐呵呵地接受了,眉开眼笑,晚饭都多吃了两碗。

小狐狸爱哭,这个毛病不是长大了就可以改掉的。饿了要哭,困了要哭,吃东西被噎到也要哭,法术学不会,林青染不过是瞪了个眼睛,小狐狸就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小狐狸爱吃,林青染的香火和山间一些妖怪的供奉才勉强可以喂饱小狐狸,还好神仙不用吃饭,不然的话林青染就得出门乞讨去了。

最最可恶的是,小狐狸吃那么多,身上依旧没有几两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林青染虐到妖精呢,再加上是不是传出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林青染虐待妖精儿童的罪名就彻底坐实了。

小狐狸还很笨,长这么大,说话还是说得磕磕绊绊含糊不清,写字写得歪歪扭扭看不懂,连学个最低级的引雷术都会劈到自己,劈到自己之后之后窜到自己怀里哇哇大哭,连个治愈术都使不出来。

而且,小狐狸一直都变不回原形。

这是要有多笨啊才会造成这样的奇葩?!!

林青染无语望天。

3、帅哥控女装癖

“青青,你陪人家下山去玩好不好?”某只狐狸差不多整个身体都吊在林青染身上,不停地摇晃着林青染的手臂,说出的话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青染现在无比后悔为什么要把他寄养在山上那个狐狸精家里,看看,都把小狐狸教成什么样子了:“不行,山下是人类的世界,没什么好玩的。”

“不嘛不嘛~,我就要下山,我要去买胡姐姐身上那件漂漂的衣服。”

林青染头上三条黑线:“又在说什么傻话,你胡……胡姐姐是女人,你是男人,男子不可以穿女子的衣服,知不知道?”

“呜呜~~人家不要做男人啦,人家要做女人,人家要漂漂的衣服和亮亮的首饰。”

“你给我好好说话,别学那狐狸精。做男做女不是你能随便改的,去把我教你的法术都给我重新温习一遍。”

“……哇哇哇,青青,你欺负我,我不活了。”某只狐狸在地上打起了滚。

林青染妥协,百试百灵的招数。真拿这只笨狐狸没办法。

山下,正赶上人类的集会,都是卖各色各样东西的小摊。

林青染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热闹的场面,不自觉有些恍惚。

被林青染紧紧抓住手的笨狐狸有些不乐意了,青青走得慢死了,害得我也走不快了,真是的。哇,好多好多漂漂的东西,好想都买回家。唔,要是这些都戴着身上,我一定比胡姐姐还要漂漂。

我要买我要买。

当某只狐狸对着一大推东西流口水的时候,回过神来的神仙说:“不许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买了也没有用。”

狐狸用它亮晶晶的眼睛盯着神仙,见神仙没有改变决定的意思,撇撇嘴巴。

神仙轻轻地咳嗽一声:“下山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狐狸撇撇嘴还是没能哭出来:“要是不听你的话就什么都不买马上回去。”

神仙满意地点点头:“记得就好。”

小狐狸咬着嘴巴跟在神仙身后碎碎念:“坏青青,臭青青,最讨厌青青了。”

林青染买了些日常用具,想起有件事没办,对小狐狸说:“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去办件事,一会就回来,你在这不要随便乱走,我回来了给你买好吃的,怎么样?”

小狐狸听到好吃的,眼睛亮了亮,无比乖巧地点了点头。

小狐狸吃着林青染给买的阳春面,寻思着一会儿林青染回来之后再让他给自己买什么吃的,一边滴溜溜地转着眼睛打量四周围。

唔,那个店卖的衣服好漂漂啊,比胡姐姐穿得那件还漂漂,好想要啊,怎么办?

小狐狸转转眼睛,那个店离面谈这么近,过去看看青青应该不会找不到自己吧,嗯,没关系,青青让自己不要乱跑,自己没有乱跑啊,自己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呀,不怕不怕,青青不会生气的。

小狐狸慢慢地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那件成衣铺,走到门口时发现林青染还没有回来,欢呼一声就窜了进去。

“客官,你要点什么?”店里的伙计殷勤地凑了上来。

小狐狸疑惑地歪歪脑袋:“我不叫客官,我叫飞雪。”

小伙计:“……”

小狐狸继续说:“我喜欢那件衣服。”

小伙计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不是女装吗,有疑惑地转过来看看小狐狸,半晌就了然了,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姐啊,不过这小姐还真是笨,小伙计在心里评价了片刻,立即殷勤地说:“好叻,您等着,小的这就给你去拿。”

狐狸在他身后笑:“原来你叫小的啊,这名字真不好听。”

转身的小伙计差点没闪到腰。这小姐也太逗了吧。

狐狸手忙脚乱地换上衣服走了出来,在小伙计面前转了个圈:“怎么样,好看吗?”

小伙计捂着鼻子别开头:“好看好看真好看。”

小狐狸不解:“你怎么了,流血了。”

“我没事。”

“没事就好,我走了。”小狐狸换上漂漂的衣服,心情大好,蹦蹦哒哒地往外走,也不知道青青回去了没有,自己得赶紧回去等他,不然青青生气就完了。

回去神的小伙计拦住狐狸:“客官,你还没付钱呢!”

“都说了我不叫客官,我叫飞雪。而且,我没有钱。”小狐狸下意识地摸了摸腰见的荷包,里面有自己偷偷藏得几个铜板,那可是自己全部的积蓄了,不能给。

“客官你别开玩笑了,没有钱就把衣服留下,我们不能把衣服白送个你啊!”

小狐狸转转眼睛:“那……好吧……”我跑。

“客官,客官,来人啊,抢东西了。”

从成衣店里出来一群人追着穿着漂漂女装的狐狸。

狐狸没头没脑地乱跑,早就把等林青染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呼——呼——”跑不动了,青青你在哪里,这些人好可怕,他们是要吃掉我吗?救命啊。

“砰——”不看路的小狐狸一头撞在某人身上,哎呦,痛死了。

“你没事吧。”一只修长的手伸到自己眼前扶起了自己,小狐狸揉揉摔疼的小屁股打量着被自己撞到的人。

一秒。两秒。三秒。

小狐狸口水流了一地。

这个人长得比青青还好看。胡姐姐说长得好看的男人叫什么的呢,哦,是帅哥。

帅哥,你好帅啊!!!

“就是他,抓住他。”啊,那群成衣店的人追上来了,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快跑。

刚想跑的某只狐狸一把被帅哥抓住,狐狸大惊,帅哥也是坏人吗?不要啊!!!

“他做了什么你们追着他不放?”帅哥的声音可真好听,呸呸,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啦。

“他穿了我们的衣服不付钱就跑了。”

“多少钱,我付。”啊,帅哥好有钱啊,比青青大方多了,帅哥帅哥,你养我吧。

小狐狸啊,你这样,对得起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的林青染吗?==|||

4、铿锵三人行

如果林青染在这里的话,林青染一定会先声明:我哪里穷了,再怎么我也是个神仙,我这么穷还不是要养活你这个吃货。

其次,林青染一定会揪住小狐狸的耳朵——让你乖乖等我你偏不听,还给我闯祸。

接着林青染一定会对着那个帅哥说感谢你照顾我家的小狐狸然后带着小狐狸走开,决不会让小狐狸被坏人拐带。

但是,不幸的是,林青染不在。

所以,小狐狸就顺理成章地被某人的美色和银子拐带了。

林青染找到小狐狸的时候,小狐狸流连在一个个摊子前喜笑颜开。

他的身后跟着个男子,林青染一眼就看出来了是个妖力强大的妖精。那妖精抱着一大堆一看就知道是狐狸买的东西,还不停地掏出银子,笑得温柔。

林青染心中腾地就升起一团火——我担心你担心得要死,你却在和个妖精厮混。

心念一动,林青染就出现在那妖精面前,伸出手抓住了那妖精付钱的手,眯着眼睛声音低沉:“拿着这种施了障眼法的东西买东西不好吧。”

那妖精的目光一凛,看了看被林青染挡在身后的小狐狸,倏地笑着说:“这不是他喜欢吗?”

这是回过神来的小狐狸看见林青染出现在面前,很高兴地扑到林青染怀里,很亲昵地蹭了蹭林青染:“青青,你回来了。”那妖精看到这一幕脸色忽的阴沉了许多。

林青染抱住小狐狸,对着那妖精说:“我们到别的地方说。”说完转身朝城门外走去。那妖怪目光闪了闪,跟了上去。

兀自兴奋的小狐狸在林青染的怀里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着林青染往回走不解地问:“我们不逛集市了吗,这就回去了吗?”一转眼又看见跟在林青染时候的帅哥,更是兴奋,凑上来亲了林青染一口:“太好了,帅哥也和我们回去,以后我们就有银子花了。”

林青染的脸色很不好:“以后不要学着那个狐狸精动不动就做这些奇怪的动作。”林青染做后悔的事就是把小狐狸送到雪狐妖那里过了一年。

小狐狸歪歪脑袋:“我本来就是狐狸精啊!”

林青染不再理会小狐狸,加快了脚步,在城门外人迹稀少的地方停了下来,小狐狸迷迷糊糊地问:“停下来做什么,我们不回去了吗?”

林青染放下小狐狸,戒备地看着那妖精:“雪狼王,我记得你八十多年前就离开了雪山,怎么又回来了?”林青染记得很清楚,他身上的妖气就是当初那场大战中强烈的妖气。

小狐狸扯扯林青染的袖子,纠正道:“他不叫雪狼王,他叫玄墨。”小狐狸对人的名字有着异常的执着。

玄墨笑了笑:“怎么,我不能回来吗?当初离开是迫不得已,如今八十多年都过去了,我还不能在回来吗?”

“你回来我管不着,但是为什么你会找小狐狸?”

玄墨嗤笑一声:“我为什么不能找小狐狸,他是妖精,我也是妖精,反倒是你,你个堂堂神仙,和我们这些妖精厮混在一起,就不怕被人笑话。”

林青染面沉如水:“那是我的事,阁下管不着。看在你从未作恶的份上,你现在自行离去我可以不计较,否则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玄墨眯起了眼睛,表情有些狠戾,他的雪山之王的封号不是白来的:“你大可不留情面给我看看。”

两个人对峙着,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小狐狸跳出来暖场:“青青,我们不能把玄墨带回去吗?”

“你为什么非要带他回去?”

“他长得好看,还有钱,给我买了好多东西。”

林青染恨铁不成钢:“你这个笨蛋,那些银子都是用法术变出来的,只要你把我教你的法术学会了,你也可以变出银子了。”

小狐狸的眼睛亮了亮:“真的吗,那你会变银子吗?”

林青染本来想说我会但是用法术变出来的银子去买东西是骗人的行为是不应该的但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如果我说我会你是不是就不要他跟着我们回去了?”

小狐狸这个问题难住了,想了好久才说:“也不是,我只觉得和他很熟的样子,我喜欢他就像喜欢青青一样,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回去嘛好不好?”

“不准。”

小狐狸不停地朝林青染撒娇,林青染就是不肯。小狐狸撇撇嘴哇哇地哭了起来,还躺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林青染气极,别过头不去看他。

倒是一直不说话的墨随走过来蹲下去,眼睛里都染上了一丝笑意:“飞雪,别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再说你身上的可是今天刚买的新衣服,新衣服弄脏了就不漂亮了哟!”

小狐狸一听这话立马就不哭了,爬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的新衣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才松开一口气,又走向一旁生闷气的林青染,掰过他的头,让他看着自己委委屈屈的脸。

林青染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三秒中后缴械投降:“好好好,我同意他和我们回去,但是你也要问问人家要不要和我们回去啊。”

小狐狸又屁颠屁颠地跑到玄墨面前:“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啊?”

玄墨的目光越过小狐狸落在林青染身上,笑得挑衅:“乐意之至。”

回去的路上,小狐狸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林青染和玄墨落在后面。

林青染警告玄墨:“你最好对小狐狸没有什么不良居心,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玄墨笑了笑,也不理会林青染,加快脚步追上了前面的小狐狸。

两人在前面说说笑笑,小狐狸不时被逗得哈哈大笑。

林青染觉得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

一定是和这只妖精在一起的原因。

一定。

5、甜蜜蜜酸溜溜

玄墨在小狐狸的邀请下正式入住了林青染的洞府。

玄墨站在林青染洞府门前,看着一脸气闷的林青染说:“这还是我第一次进神仙的洞府呢,真是我毕生的荣幸。”说完又转过头朝兴奋的小狐狸笑了笑:“飞雪,谢谢你。”

如果小狐狸能先出原形的话,他的两只狐狸耳朵一定激动地竖了起来,小狐狸转着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拉着玄墨就进了洞府,说是要带玄墨好好参观参观,把林青染丢在一旁。

林青染气极,索性驾着云巡山去了。

自从样了这只笨狐狸之后,山里的妖精都说林神仙巡山的次数多了很多。

没办法,林青染一生气就去巡山,免得再和那只狐狸呆在一起被气死。

回来的时候,心情果然好了很多,但是仍旧不高兴,阴着脸走进了洞府,就看见小狐狸和玄墨头挨着头坐在桌子前,小狐狸正在一件一件给玄墨展示他的宝贝。

林青染的火气腾地一下又上来了,小狐狸的那些宝贝平时看都不让林青染看一遍,现在倒是一件件的拿出来给玄墨看,大有如果你喜欢你就拿去的架势。

林青染轻轻地咳了一声,引起小狐狸的注意,小狐狸看到林青染回来了,非但没有很高兴,反而嘟着嘴不高兴:“你怎么才回来,我都饿扁了。”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小狐狸平时吃的时间了。

其实妖精修炼到小狐狸这个地步是可以不用吃饭的,但是小狐狸是个怪物,他不吃饭会饿。

林青染本来就不高兴,被小狐狸这么一怪罪,就更不高兴了,冷哼了一声:“我是神仙不是妖精,有很多事要做的,没有空给你做饭,饿了的话自己想办法。”说完转身就走。

走到洞口的时候,听到玄墨小声地安慰小狐狸:“没关系,我给你做饭。”

得了,再去巡一次山吧,眼不见心不烦。

再次回来之后,小狐狸回了一声哼给他,眼睛似乎要看到天上去:“你不给我做饭,就算了,玄墨做的饭比你做的好吃多了。”

林青染面目表情地走进他的房间,路过小狐狸时丢下一句:“随你的便。”

看着林青染进了房间,小狐狸扯了扯玄墨的袖子:“你不是说我这样说的话,青青就给我做饭的吗?”

玄墨玩味地看着走进房的林青染,对小狐狸笑了笑:“对不起啊,我出的主意不管用。”

小狐狸豪迈地拍拍小胸膛:“没事,不怪你。就是……你做的饭真难吃啊。”

“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饭啊!”

“哎~青青生气了,我今天要饿肚子了。”

睡觉的时候,问题又来了。

以前的时候,虽然林青染考虑到小狐狸已经长大了所以给他单独地准备了一间房间,但是小狐狸胆子小,林青染逼着他一个人睡了好几次,小狐狸不是哭得撕心裂肺,就是瞪大眼睛一直不睡觉。

林青染没得法子,所以一直在床上摆着小狐狸的枕头。

但是今天小狐狸却提出来要三个人一起睡。

墨随抱着手臂但笑不语,林青染不同意。

小狐狸最后急了,对着林青染大叫:“我不管,反正我要和墨墨睡。”

林青染这回干脆得多了:“行,你们睡在我房间里,我睡在你原先的房间。”说完不看小狐狸委委屈屈的脸,转身走了。

半夜的时候,有人偷偷爬上了林青染的床。

林青染装作睡着了,不管小狐狸在自己的耳边嘀嘀咕咕。

小狐狸以前偷偷爬上林青染的床上,林青染都会第一时间醒来,先把自己骂一顿,然后揽着自己睡觉的。小狐狸想着今天又没吃饱,又没睡好,苦上心来,哇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诉苦——

“坏青青,臭青青,我好饿啊,我今天都没有吃饭。玄墨那个骗子,根本就不会做饭。

你又凶我,不给我吃的,还不理我,不陪我睡觉了。

臭青青,哇,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

小狐狸用手胡乱地抽打着林青染,力气不小,打得林青染生疼,林青染这才不再装下去,伸出手抓住小狐狸的小爪子把小狐狸揽在怀里:“你个小笨蛋。”

小狐狸抽抽嗒嗒:“我不是笨蛋。”

“爱哭鬼。”

小狐狸一抹眼泪:“谁爱哭了?”

“小财迷贪吃鬼。”

“哇~~”

“你怎么又哭了?”

“唔~你一说到吃的~呃~我就饿了。”

“……”

林青染只能半夜爬起来给饿肚子的小狐狸做吃的,小狐狸乖乖地坐在厨房了看着林青染做饭。林青染一边做饭一边逗小狐狸:“下次还听不听我的话了?”

小狐狸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拼命地点头。

“还随便把陌生人带回来不?”

闻着饭菜香的小狐狸已经完全不知道林青染在说什么了,只是拼命地点着头。

“以后还惹不惹我生气了?”林青染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小狐狸面前,小狐狸欢呼一声扑来上去:“不了不了,青青你对我最好了~唔~真好吃,我最喜欢青青了。”

林青染伸出手刮了刮小狐狸的鼻子,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你啊……”

小狐狸只是捧着饭碗,欢快地说:“吃啊吃啊!”

6、混蛋乘人之危

小狐狸填饱了肚子,枕着林青染的手臂沉沉地睡去。

林青染看着怀中沉睡的小东西隽秀的面庞,有些恍惚:自己和这个小狐狸在一起已经八十年了,如果有一天小狐狸离开了自己,肯定会不习惯吧,不知道小狐狸离开自己,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可不要被山里的一些鬼怪妖精给骗了。

还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小家伙。

“刷——”一道黑雾形成的箭向林青染怀中的小狐狸射来,林青染皱了皱眉,挥了挥手,那雾箭立刻消失于无形。

林青染安置好小狐狸,在房间里布下了个结界,然后心神一动离开了他的洞府。

那个人有意把他往往远处引。

林青染设了结界,所以也不怎么担心家里的那只小狐狸,跟着那个黑影往远处走。终于在离洞府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雪狼王,有什么事不能在屋里说,非得出来?”林青染看着那个矗立在一个雪山丘上的翩翩人影朗声问道。

玄墨哈哈大笑:“我引你出来自然是有我的用意。闲话少说,我要带走飞雪。”

“凭什么?”林青染不解:“你和飞雪非亲非故,我若没记错的话,你离开的时候,飞雪不过才几个月。”

“那你就不曾怀疑过吗,飞雪一百岁都不到,居然就可以幻化成人形了,这其中缘由你知道吗?”

“我不知,但许是飞雪天生就这样。凡事总有特殊。”

“哼——”玄墨冷哼一声:“你们神仙也不过如此,一点脑子也没有。”

“那你倒是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飞雪体内,有我故人的元灵。”玄墨的声音十分低沉,远远地林青染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的周围洋溢着浓浓的伤感,让林青染都愣住了许久。良久才喃喃说道:“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我那朋友的本体是草木之灵,藏在飞雪体内,所以你察觉不出来。”

“那你带走飞雪,是想做什么?”

“取出元灵,为他重塑本身。”

林青染立即反对:“不行,第一,我不能确定你是否说的是真话,第二,姑且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如果现在取出飞雪体内的元灵,飞雪太小,身体还很脆弱,取出来的话一定会气衰而亡。”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已经一天也等不下去了。无时无刻我都在想着让他回到我身边。”玄墨有些急躁,在山丘上不停地走来走去。

林青染有些不忍:“你……和那人是什么关系?”

玄墨停下脚步看着林青染,良久才开口:“我们都愿意为了彼此交付性命。”

“但是你忍心看着飞雪消失吗?”

玄墨冷笑:“那只狐狸是你的又不是我的。我亲近他还不是因为他身上有我那朋友的味道。更何况,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自私冷血的神仙了。”玄墨深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狠戾。

林青染也不再和他罗嗦:“既然你说飞雪是我的,你要带走飞雪,那么自然得先过问过问我这个主人是否同意。”

玄墨的神色有些兴奋,有些嗜血地舔了舔嘴唇,两只手上缓缓的出现了青色的火焰。

林青染面色凝重,但也飞到半空中,念动咒语。咒语一出,整个雪山都在颤动,无数的积雪在林青染的操纵下悬浮在半空中。

虽然说林青染是个没有阶位的小神仙,如果你认为他的法术低微,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林青染还是凡人的时候,就是当时凡间四大宗门之一的落雪宗的内宗弟子,天份极高,得到成仙的时候不过三十出头,成仙五百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翩翩少年一样。只要是在雪山里,就觉得林青染和雪山融为了一体。

而玄墨是修炼了一千年的雪狼妖。雪狼本就是雪山之王,更何况是得了道的雪狼妖,八十年前他就有了一战真君的实力,八十年后他的实力又精进了许多。

两人真的打起来,倒也势均力敌。

整个雪山都在他们两人的暴虐中微微颤抖,山上所有的妖精都躲进洞穴里不敢探头。

林青染还微微有些顾忌不敢动作太大吵醒那只熟睡的小狐狸,要不然那只小狐狸醒来看不见自己又要哭了。(林神仙,你这是在和别人打架诶,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毫无顾忌的玄墨却是招招攻下林青染的要害,大有去了林青染的性命的架势。

两个人你来我往已经过了两百多招,丝毫未分出胜负。

正是打得难分难舍的时候,林青染忽然有了感应——有人闯入了自己布下的结界。林青染心中警铃大作,一个不留神,就被玄墨一掌打在胸口,吐出一口血,整个人都被砸进了身后的雪山里。

林青染只觉得胸口血气翻涌,却再也顾不得玄墨,急忙往洞府里赶。

玄墨一路跟在他身后也回到了洞府。

回到洞府,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林青染肝胆欲碎。

他的笨狐狸,从来学不会变回原形的笨狐狸,现在变回了原形,脑袋无力地耷拉着,那双水汪汪的老是瞪着自己的大眼睛失去了慑人的光彩,雪白的皮毛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无数的小光点从他的身上逸出,汇集到他身边的那个人的手上,而随着小光点的消失,小狐狸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

“混蛋,我要杀了你——”

7、我愿承担一切

而尾随而至的玄墨也愤怒了。

小狐狸旁边的人就是当年那个想要夺走雪莲元灵的神仙,而他现在所做的,就是将雪莲的元灵从小狐狸的体内抽出来。

这样粗暴的做法,不仅对小狐狸的本元有着无法弥补的伤害,而且也会削弱雪莲的元灵。

但是相比于已经暴走的林青染,玄墨就冷静的多了,他按住林青染说:“我们一起打破他部下的结界,然后,你救你的小狐狸,我救我的雪莲。”雪莲,我不会让八十年的事在重演,我再也不能承受眼睁睁地看着你消失在我面前而我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在林青染和玄墨的联手在下,那个人设在林青染布下的结界之上的结界咔嚓一下碎了。

而此时,从小狐狸身上逸出来的光点也越来越小。

林青染现在失了神智,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

那人一手护着已经提取完毕的元灵,一手抵挡林青染和玄墨二人气势汹汹地攻势,嘴边对着林青染喝道:“我乃重阳宫的灵虚真君,你个小小下仙也敢和妖精一同对付本君。”

林青染咬着唇不说话,攻势凌厉。

倒是玄墨冷笑:“真君了不起嘛,真君就可以滥杀无辜去人元灵吗?呸,我还以为过了八十年你早就放弃了呢,就算是雪莲的元灵也救不回重紫仙君的命,你又奈何逆天。”

“闭嘴——”这话戳到了灵虚的痛楚,恼羞成怒中仙气又浓郁了几分。

林青染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不停的回响着——小狐狸就要死了,小狐狸就要死了,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隐约间居然有了入魔的迹象。

灵虚大骇,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他也不愿再多做纠缠,逮着机会就想逃走。

玄墨和林青染哪里肯放他走。

林青染因为小狐狸的模样,已经没了顾忌,闭上眼睛念起了那条被称作禁忌的咒语。

刹那间,风起云涌,整个雪山开始剧烈地颤抖。雪地上似乎有什么要挣脱束缚。

逃至雪山上空的灵虚真君大骇,想加快速度,但是下一秒就要无数条雪龙从雪地中生了起来,在天空中盘旋,发出阵阵龙吟,将灵虚团团围住。无数的冰箭从巨龙的口中射出,射向无处躲藏的灵虚。

地上的林青染像脱力般跪倒在地,对着一旁惊骇的玄墨说:“接下来就靠你了。”说完硬撑着去找小狐狸。

他的小狐狸还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如果他醒过来看不到自己的话,是会哭的吧!

转身的时候,一滴泪从林青染的脸庞滑落,在下坠的过程中,凝结成晶莹的冰晶。

原来,不知不觉中,情根已然深种。

怎么会是你,一只有笨又蠢的狐狸,怎么就让我这个神仙动了心呢?

偏偏我就是动了心。

爱,要是有理由,就不是爱了。

玄墨回到洞府的时候,看见林青染抱着小狐狸源源不断地将自身的本源之气输到小狐狸的体内。本源之气不同于仙气,仙气没了休息一会便又恢复了,本源之气若是消耗了就在也补不回来了。他看着林青染如雪花般惨白的脸,怒吼道:“你不要命了啊?”

林青染只是笑,这是他第二次笑,第一次笑的时候,把那只笨狐狸都吓哭了:“虽然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为了我牺牲性命,但是我可以为了他,放弃神仙的地位,放弃永恒的生命。”

因为永恒的生命里,没了你,也就没了意义。

只是,你这只笨狐狸,大概什么都不明白吧!

不过没关系。

“玄墨,以后小狐狸就交给你了,你帮我好好照顾他。等他懂事了之后,告诉他,有个人,很爱他。”

“你——”玄墨从林青染手上接过昏睡的小狐狸。

“今天的事,灵虚真君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走吧,走的远远地,我是神仙,他们不至于难为我,最多吃点苦头。”此时的林青染已经虚弱得站都站不稳了,满头的乌丝也在一眨眼间变得雪白。

雪白的头发配着雪白的脸色,如此,更像个雪神吧,林青染看着玄墨抱着小狐狸的身影渐渐模糊,用手掩着脸放声大笑。

笑声无比苍凉,在皑皑雪山上空久久挥散不去。

再见,我的笨狐狸。

再也不见。

8、等一朵花开

小狐狸化成人形之后,最爱做的事,就是坐在雪山顶上,对着白茫茫的雪山发呆。

一坐就是一整天。

重塑了身体的雪莲偎在玄墨的怀里看着小狐狸孤零零的背影问玄墨:“小狐狸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他们在外游历了一百多年,等小狐狸再次化成了人形,一致决定回雪山去。

雪莲和玄墨是因为思念故乡,那里是他们出生,成长,成妖的地方,是血脉中无法割舍的羁绊。

但是小狐狸的答案却让人无比心疼:“我总觉得那里有个人在等我。”

再次化成人形的小狐狸,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呆呆笨笨的小傻瓜,会写很漂亮的字,学会了很多高深的法术,和玄墨吵架也不会输,眉清目秀的一个俊朗少年,在人间的时候,折扇一摇,便偷走了无数少女的心。但是,玄墨总觉得现在的小狐狸并不快乐,由衷的不快乐。

小狐狸说“我总觉得那里有个人在等我”的时候,玄墨还没有告诉他林青染的事。他害怕听到小狐狸的答案。

不是怕听到“我不爱你”,而是怕听到——我也这样深爱着你,可是我该去哪里找你?这个时候,玄墨就会抱紧身边的雪莲。他们相守了一千多年,却在一夕离散,所幸,最后,你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可是,小狐狸,我该拿你怎么办?

天兵天将下凡捉拿林青染的时候,林青染的本源之气已经消耗殆尽。

上了天庭,勾结妖孽为祸人间打伤真君的罪名,判定林青染剥去仙籍坠入畜生道轮回的惩罚。

林青染笑着领罚。

走到灵虚真君身旁的时候,灵虚真君的苦笑声传入耳畔:“我的本意不是你,只是那些妖精,你又何苦代他们受罪。”

林青染不解释。

爱,怎么解释的清。

我只奢求能有一世与你相遇,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你一眼。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坐了一天的小狐狸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雪,自言自语:“我饿了。”

然后,眼泪就掉了下来。

你在哪里?

我在等一朵花开,等你回来。

等你亲口说你爱我。

然后我会告诉你——

我也爱你。

可是,你在哪里?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