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ột điếu thuốc – Chu Tước Hận

Tên gốc: Nhất chi yên

一支烟 BY 朱雀恨

(现代, 父子年上, be)

“你见过苏锻了吧?” 陈彤忽然开了口, 嗓音干涩: “他… 什么样子?”

“是条汉子, 待人也好.” 韩烟想了想, 还是说了实话: “不过, 他的腿没了.”

陈彤唇间的红光的一颤, 很快恢复了平静, 冷哼一声: “你老子干的好事!”

韩烟沉默了一会儿, 仰起脸来: “苏锻说你吃过很多苦.”

即使在黑暗中, 陈彤也能感受到韩烟的目光, 清冽, 锐利, 又带些悲悯, 仿佛什么都明白, 什么都知道. 陈彤干笑了一声, 伸手抚过韩烟的嘴唇: “你老子欠下的, 我会慢慢儿找回来.”

意外地, 韩烟捉住了他的手, 问: “然后呢? 等我报复你儿子吗?”

陈彤怔了怔, 回过神来, 反手一个耳光. 打了韩烟, 陈彤还是不解气, 伸出手来扼住他的咽喉: “你休想! 没什么然后! 这辈子, 你就是条狗!”

韩烟咬紧牙关, 照着陈彤肩头的伤处就是一拳, 陈彤吃痛, 一松手, 两人纠缠着滚在了一起. 这两年间, 韩烟低声下气, 小心做人, 陈彤虽然知道自己养的是只狼崽子, 时间长了, 倒也忘了韩烟的獠牙, 直到这一刻, 才觉出来, 这小狼竟是给自个儿养大了. 而陈彤这么多年来刀口舔血的日子也不是白过的, 尽管受了伤, 韩烟也奈何他不得. 两人滚了几滚, 便翻到了床下, 眼看摸不到枪了, 韩烟知道大势已去, 可怎么都罢不了手, 两年间的屈辱, 愤恨涌上心头, 脑袋一阵阵发热, 鼻子却是酸的: “我爸爸死在你手里! 你还要怎么样? ! 你不是人!”

陈彤冷笑: “死了算什么? 我要他死一千次, 一万次! !” 他一个肘击掀翻了韩烟, 拿胳膊捺着韩烟的脸: “我不是人? 那也是他逼的! 我要放了你, 你能不恨我? 能不报复? !”

韩烟一张嘴, 狠狠咬住了陈彤的胳膊, 血腥气从牙缝渗进嘴里. 恨! 怎么不恨! 即使陈彤肯放了韩烟, 韩烟也会恨他一世, 有些痛楚不是说原谅就原谅, 说遗忘就遗忘的. 报复是人的本能. 能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的, 那是圣人, 可陈彤, 韩烟都不过是俗人一个.

韩烟跟陈彤扭打着, 他忽然发现, 他跟他有点像, 他们受过同样的伤害, 憋着同样的委屈. 韩烟因为年轻, 伤口还没化脓, 而陈彤的脓汁已渗进了灵魂, 可是他和他, 差的也不过是十几年的时间. 往前头看, 韩烟不是死, 也就是变成陈彤了.

这么想着, 韩烟忽然觉得绝望, 他茫然地松了手, 听凭陈彤扼住了自己的咽喉. 陈彤手里下了狠劲, 见他不挣扎, 也是愕然, 不由盯着他看. 房间里没有开灯, 窗帘拉得又严实, 可屋子里还是有一丝微蒙的光, 仿佛是灵魂里透出来的, 只照得见彼此的眼睛. 陈彤在韩烟的眼里看到了慌张与无助, 还有至深的痛苦, 那样的痛楚, 非亲身体味过的人不能懂得. 陈彤想起他十八岁的时候, 失去爱人, 前途尽毁, 在牢里被人轮暴, 那时的他也是这样虚软, 麻木.

陈彤怔住了, 他抚着韩烟的脖子, 慢慢地垂下头去, 将嘴唇叠在韩烟的唇上. 这不是亲吻, 更不是情欲. 在时间的河流中, 陈彤抚慰着自己的倒影.

陈彤想什么, 韩烟并不知道, 然而嘴唇贴过来的瞬间, 韩烟落泪了.

这一刻, 他们都觉出了温暖, 奇异的同病相怜.

六. 指尖温柔

第二天, 陈彤照旧醒得很早, 却没有抽烟, 倚着枕头, 阖着眼, 一声不吭. 韩烟偷偷看过去, 陈彤的额角沁着汗, 脸颊涨红, 嘴唇却干得发白. 韩烟靠近前去, 指尖还没触到陈彤的脸. 陈彤猛地睁开眼来, 目光凛冽.

韩烟挪开视线, 手搁到陈彤的额上, 半晌皱了皱眉: “你发烧了.”

生病的陈彤安静了许多, 汗湿的额发下, 细长的眼睛紧紧闭着, 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 明明是三十多岁的男人, 这样看起来, 竟有几分稚气.

时间悄悄地流逝着, 太阳慢慢西移, 陈彤的脸色越来越差, 时而陷入短暂的昏迷, 韩烟坐在床沿, 一只手伸到床垫下头, 握住了枪.

什么时候拔枪? 该不该拔枪? 韩烟不停问着自己, 却没有答案. 韩烟被陈彤逼着杀过很多人, 然而到了此刻, 他才发现, 要主动去杀一个人, 原来是这么的困难 —— 即使对象就是陈彤.

夜幕一点点压了下来, 韩烟暗暗叹了口气, 把枪推回到床垫底下, 双手按着陈彤的太阳穴, 轻轻地按摩起来.

陈彤的身子僵了一下, 然而他没有动, 也没有睁眼. 好一会儿, 陈彤叹息似地吁了口气, 抓着韩烟的手, 压在自己的脸颊上.

“瑾瑜.” 陈彤念着一个名字, 火热的嘴唇贴了过来, 灼灼的吻印在韩烟的掌心.

韩烟怔住了, 脸色发白. 他想起来, 苏锻说过, 陈彤曾经爱过一个女孩. 很多年前, 她也这样为陈彤做过按摩吧? 原来, 她的名字是瑾瑜.

陈彤醒来的时候, 只觉得唇间凉凉的, 有啤酒的清香. 他舔了舔嘴唇, 一小块面包送到了嘴边, 接着又是一块, 那温柔的动作让陈彤有些恍惚, 他想起了瑾瑜, 想起了她冰凉的小手, 于是, 他放松下来, 安心地受着照顾. 面包喂完了, 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你烧得很厉害, 要不要联系一下潘医生?”

十七年前的回忆慢慢散去, 陈彤记起来, 瑾瑜早就离开了, 那么, 照顾他的是韩烟 —— 对他恨之入骨的韩烟. 陈彤摸了摸腰间, 手机和枪都在那里, 应该没有被动过. 迅速地估量了韩烟告密的可能, 陈彤淡淡地说: “不用了.”

仿佛看破了陈彤的心思, 韩烟加了一句: “你可以自己打电话.”

陈彤闭上眼睛, 没有说话. 夜愈来愈深, 韩烟上了床, 两人并排躺着. 忽然, 黑暗中响起”咕, 咕” 声音, 陈彤扭过头去, 目光跟韩烟的撞在一起.

“饿了?” 明明没有关心的义务, 陈彤还是忍不住问.

韩烟的眼光闪烁了一下: “东西吃完了.”

陈彤明白过来, 韩烟把最后一个面包给了自己. 可是, 为什么? 以德报怨吗? 陈彤不敢相信.

韩烟的脸近在咫尺, 那双眼睛, 即使在黑暗中, 也显得无比清澈. 陈彤忽然觉得烦躁, 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 简直像玉, 即使摔得粉碎, 被泼上了墨, 拿水冲一下, 灵魂依旧雪白. 为什么? 韩竟堂那么脏的一个人, 竟有这样的儿子?

陈彤捏住韩烟的下颌, 韩烟回望着他, 一语不发.

终于, 陈彤撒开手, 躺了回去: “阿虎说, 老三, 老四, 老六都投靠了许蓉生. 潘泽旦是个好好先生, 手下又没几条枪, 他就算念旧情, 也未必敢在这个时候帮我.”

“阿虎呢?” 韩烟问.

“他去跟鸿兴帮搬救兵了.” 陈彤吁了口气: “一天了, 都没消息. 恐怕凶多吉少.”

“我们怎么办?”

陈彤看了韩烟一眼: “等.”

“除了等呢?”

陈彤冷笑: “还是等.”

半夜里, 陈彤的热度又上来了, 迷迷糊糊昏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 却见韩烟坐在床头, 握着手机, 像是刚刚结束通话.

陈彤变了脸, 劈手夺过手机.

“我给潘医生打了电话.” 韩烟的额头沁出汗来, 神色还算镇定: “你可以查通话记录, 可以问他.”

“啪”, 陈彤把手机掷到地下, 恨不能砸个粉碎.

是的, 陈彤可以查通话记录, 可通话记录可以删除, 可以作假. 陈彤也可以找潘泽旦对质, 可要是韩烟给许蓉生打了电话, 陈彤能去问许蓉生吗?

陈彤觉得自己可笑, 居然被一只面包打消了戒备. 他抽出枪来, “咔”, 子弹上膛, 枪口顶住了韩烟的脑袋.

“你会后悔的.” 韩烟望着陈彤的眼睛.

“已经后悔了. 我真蠢, 居然信了条狗!” 陈彤自嘲地笑了: “也是, 你怎么会对我好呢?”

“感冒重了, 会转成肺炎.” 韩烟的睫毛颤了一下: “就像妈妈. 她死的时候, 也是夏天.”

陈彤的指头勾住了扳机, 却没有扣下.

韩烟垂着头, 额角顶着生硬的铁器, 生或者死, 不由他作主, 枪声一响, 就可以解脱, 仇恨的轮回将划上句点. 这, 也不算什么坏事.

“砰!”

枪响了, 却来自门外.

七. 玫瑰海

房门被踹开, 许蓉生带着人冲了进来. 韩烟以为陈彤会朝自己开枪. 然而, 陈彤没有, 他拽着韩烟闪进了卫生间.

半分钟后, 卫生间的门锁被砸开了, 等待许蓉生却只有大开的窗户.

狭窄的暗巷中, 陈彤拖着韩烟, 发足狂奔. 身后间或有枪声响起, 伴随着杂沓的脚步. 转过几条巷子, 枪声渐渐听不见了, 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在一间废弃的仓库前, 陈彤停了下来, 推着韩烟, 躲了进去.

陈彤毕竟发着高烧, 稍一松懈, 晕眩就袭了上来. 韩烟靠近前来, 扶住了陈彤. 陈彤拧紧了眉, 可到底没有甩开韩烟的手.

“我没出卖你.” 韩烟说.

陈彤冷笑, 如果没人通知, 许蓉生怎么会找来? 然而韩烟的表情太诚恳了, 陈彤举不起枪. 他靠在墙上, 摇了摇头: “算了.” 话是这么说, 勾在扳机上的手指, 却不曾移开.

夜色浓到极至, 万籁俱寂, 陈彤和韩烟席地而坐, 各怀心思, 肩膀挨着肩膀.

“咔”, 门外有轻微的响声.

两人对视了一眼. 太熟悉了, 这是子弹上膛的声响.

脚步声一点一点移近, 那人挪得很慢, 显然非常细心. 门里的两个人屏住了呼吸, 等着猎人的离去.

然而, “吱呀” 一声, 仓库的门被推开了.

月光洒落下来, 照着许蓉生白净的脸, 他举着枪笑了: “彤哥, 你还真能躲.”

陈彤站了起来, 冷冷举枪.

许蓉生走近了一些, 依旧笑着, 目光却落到韩烟身上: “小东西, 干得不错. 我给你的枪呢?”

陈彤看向韩烟, 韩烟避开了他的眼光, 站起身来, 慢慢地朝着许蓉生走了过去.

许蓉生哈哈大笑, 一手端着枪, 另一只手揽住了韩烟的肩头: “来, 我们让彤哥看看, 你是不是他的狗!”

韩烟低着头, 陈彤看不清他的眼睛, 然而韩烟的手移到了腰后, 他抬起胳膊, 以陈彤教他的姿势举枪, 枪口直指陈彤的心脏.

面对两个黑洞洞的枪口, 陈彤忽然想笑, 果然他不会看人, 不管是兄弟, 还是宠物, 都能咬他一口. 看错了许蓉生, 是因为那人深藏不露, 步步为营. 韩烟呢? 看错了韩烟, 就只能怪自己愚蠢. 十来年尔虞我诈的日子都过下来了, 居然还相信同情心, 纯洁的灵魂. 笑话! 那本来就是只狗, 对一只狗, 能有什么指望? 陈彤咬紧牙关, 扣下了扳机.

“砰!” 三颗子弹同时迸发, 汇作一声.

忽地, 陈彤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 韩烟掉转了枪口, “轰”, 许蓉生的脑袋歪向了一边, 鲜血喷涌.

可陈彤收不回他的子弹了. 眼睁睁地, 陈彤看着子弹钉进了韩烟的胸膛. 韩烟的身子颤了一下, 仿佛早有了预料, 他的脸上没有惊异, 韩烟抬起头, 望着陈彤, 就那样, 软了下去, 无声无息.

陈彤不知道许蓉生的子弹打到了哪里, 也许是射飞了, 也许打在自己身上, 然而他感觉不到. 陈彤扑过去, 抱住韩烟, 怀里的身子是那么单薄, 温热的鲜血流了一地. 陈彤举起枪来, 对着苍天猛扣扳机.

“砰, 砰, 砰, 砰…” 枪声在空巷中回荡.

救救他! 警察也好, 许蓉生的人也好, 不管是谁, 救救他! 这个孩子只有十七岁!

最先赶来是潘泽旦, 随后是警察. 韩烟, 陈彤, 许蓉生都被送去了医院. 许蓉生直接进了太平间, 陈彤和韩烟都上了手术台, 直到那时, 陈彤才知道自己也中枪了, 伤在肋部, 算重伤了, 可跟韩烟的比, 却轻得不能再轻.

陈彤再次醒来是在一天之后, 潘泽旦守在床边, 见他睁开眼, 第一句话就是: “韩烟的手术成功了.”

陈彤吁了口气, 苍天有眼.

“警察那边安排好了, ” 潘泽旦压低了声音: “事情都推到了许蓉生的头上, 你和韩烟都是自卫. 是阿虎跟许蓉生告的密, 他被许蓉生逮到了, 架不住打, 什么都招了.”

陈彤皱了皱眉: “这些以后再说, 韩烟怎么样了?”

“人在特护病房, 暂时还没脱离危险, 不过子弹已经取出来了. 还有, 有一件事, 我想应该让你知道.” 潘泽旦说着, 推了推眼镜: “韩烟给我打过电话, 说你病了, 要我去接应你们.”

“我知道.” 陈彤的嗓音有些暗哑.

“当时我问他, 为什么肯帮你. 他说… 他的妈妈叫朱瑾瑜.”

陈彤闭上了眼睛. 瑾瑜, 难怪他找不到她, 原来她嫁给了韩竟堂, 去了英国. 韩烟是她的儿子. 老天还真是会开玩笑.

潘泽旦交握着双手: “我拿了你和韩烟的血样, 托人做了鉴定. 他是你的…”

“滚!” 陈彤猛地弹了起来, “谁叫你自作主张? ! 滚! 给我滚! !”

潘泽旦退到门口: “彤哥…”

“滚!”

之后两天, 潘泽旦不敢再见陈彤. 每天, 他守在医院的走廊里, 从护士那里打听陈彤和韩烟的消息. 陈彤的伤不在要害, 恢复得不错, 据说已经坐着轮椅去看过韩烟了. 可韩烟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 手术后, 始终没从昏迷中醒来.

第四天的中午, 潘泽旦等到了韩烟的病危通知.

傍晚时分, 陈彤的管家把一车玫瑰送到了医院. 潘泽旦认得, 那是陈彤别墅里种的英国玫瑰, 看得出, 这些玫瑰采得很急, 连枝叶都没修剪过. 潘泽旦白了脸, 拦住陈彤的管家: “告诉彤哥, 我想看看韩烟.”

在特护病房的观察室里, 隔着一堵玻璃墙, 潘泽旦见到了韩烟. 医生和护士都撤走了, 韩烟的床前只剩下陈彤一个人. 然而, 韩烟并不寂寞, 原本素洁的病房, 此时已变成了玫瑰的海洋. 在花海的中央, 陈彤拥着韩烟, 他的嘴唇轻轻翕动着, 不知在说些什么. 夕阳从窗口漫进来, 浸没了玫瑰, 浸没了拥抱着的身影.

心电图拉成一条直线的时候, 陈彤没有流泪. 他看着医生, 护士们冲进来, 看着最后的, 无谓的急救, 看着那层白布覆上来, 一寸, 一寸, 遮住韩烟.

陈彤记得, 扶他出病房的人是潘泽旦. 潘泽旦说: “也许, 这样最好.”

陈彤推开了他.

夜晚病区的走廊很安静, 静得叫人发慌. 陈彤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 却扑了个空.

一个云龙会的小弟走过来, 殷勤地递上一支烟.

陈彤接过烟. 那孩子乐巅巅地打了火, 凑上去. 可陈彤的手抖得太厉害, 怎么也点不着.

点着了又怎么样? 不过是十分钟的逍遥.

他的一场荒唐, 却断送了他的一生.

攥着那烟, 陈彤沿着墙根慢慢, 慢慢地跪下去, 嗓子眼一阵阵发腥, 嘴一张就是口鲜血.

“彤哥! 彤哥! 你没事吧?”

陈彤笑了, 他不会有事.

他会活下去, 十年, 二十年, 一百年, 悔恨的火, 逆轮的罪将时时煎熬着他, 这一切, 他都罪有应得.

可是, 以后呢?

当这百年熬过, 他还能见到他吗?

在另一个世界里, 他将用怎样的身份, 拥抱那纯洁, 无辜的灵魂?

—— 『完 』——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