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ông phong tuyết – Super Thảo Thảo

东风雪 by Super 草草

( 发神经之作, 短文, BE, 中毒梅花男 )

序幕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男子低低的吟着,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拂去白玉石桌上飘落的叶瓣,举目,满园梧桐落叶,夕阳残影,秋风乍起,吹起他的衣抉飞舞,显出修长清瘦的身段。

“一别经年,未料,竟又回到了这里。”

低声轻笑,眼底带着淡淡的落寞与自嘲,修长的手指划过石桌中央隐约的刻痕,眼神益加深沉,连嘴角的笑意,也不觉凝滞。

身后不远处,蓝衣小厮忧心忡忡的注视着男子的一举一动,当他的手指在石桌中央摩挲时,小厮的眼里也渐渐开始发红,嘴唇颤动了好几下,才低声喊道,“公子。”

那里有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公子此番回来,究竟是对还是错?这充满了公子与那人所有回忆的地方,带给公子的,究竟是回忆的悠长岁月,抑或沉溺的无穷地狱?他搞不清楚。他只知道,此刻除了这里,这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公子都不会想去。

秋风渐凉,一阵风过,园中的男子忽然掩唇低咳了起来,小厮见过,立刻冲到他身旁扶住他,担忧道,“公子,您伤势未愈,外面风大,先回房吧。”

男子掩着唇,另一手撑住桌面,一边压抑咳嗽,一边缓缓摇头,须臾,他抬眸看向碧蓝天空,那有些苍白的手掌下的唇角竟微微牵起,咳嗽仍未完全压下,他移开手掌,目光幽幽,道,“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咳咳。。。咳咳咳。。。。”剩下的声音,终于消隐在剧烈的咳嗽之中。

(一)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你看,那边的荷花开的好美,你为我采来好不好?”站在湖边的少女,一身红衣似火,娇俏的小脸,一看见他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今年上元灯会,吟啸喽的奖品是一座好漂亮好漂亮的飞彩琉璃花灯哦,你一定要帮我赢到。”火红的人影风风火火的冲进房门,一把扯下他在看的书本,随手一丢,然后双手牵起他的大手摇晃,乌亮的眼眸,巴巴的望着他,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一样在他面前扭动着纤细的身段。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你最好最好了,我最喜欢最喜欢你了。”红衣少女窝在他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腰,明媚的大眼,清澈的仿佛能照进人的灵魂。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你永远都要对我这么好哦。你永远都只能对霄儿一个人这么好哦。”他们在琼楼上拥吻彼此,她娇羞的揽着他的颈项,让他给下承诺。

。。。。。。。。。

“云清哥哥。。。。为什么。。。。”悬崖边,少女依旧一身红衣,只是胸前血洞大开,血流如注,她惨白的容颜似雪,晶亮的双眸死死地望着他,没有怒,没有怨,只有无尽的不解与疑惑,挣扎摇晃着问出几个字,还未得到回答,却脚下一软,忽然倒向了身后的万丈深渊。

。。。。。。。。。

眼睫掀起,床上的男子忽然睁眼,茫然的看了一会上方的纱帐帷幔,似终于确定了自己处境,接着便又缓缓的闭上了眼。

果然,又是梦。

棉被下的手掌缓缓捂上胸口,脸色也愈发苍白了起来。

嘴角牵起苦笑,即使是梦,那心痛的感觉,却仍是一如既往的清晰。

。。。。。。。。。

(二)

半年后。

锦衣少年牵着一名紫衣少女的手快速的在人流攒动的街头奔走着,将几名家丁摸样的男子远远甩在了身后。

“快快,就在前面了。”指着不远处一家酒楼,少年的脸上有着难掩的兴奋。

少女明亮的大眼随着少年的指引望去,娇俏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道,“你说出来踏春,原来又是找吃的来了。”

少年嘻嘻一笑,道,“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嘛。”然后便拉着她继续前行。

“盐局乳鸽,龙井虾仁,清炖蟹粉,冰糖湘莲,水晶肴蹄,鸭包鱼,西湖醋鱼。。。。”一口气报出一大堆菜名,少年脸不红气不喘,倒是让边上记菜单的店小二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身段纤细的少年,竟有这样大的食量。

边上的少女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直到她预见眼前小小的方桌估计摆不下他点下的那些菜色,她才出言阻止,“够了,再点就只能摆到地上去了。”

少年终于停下点菜,艳红的唇瓣一掀,眯眼满足的对小二挥了挥手,然后就懒懒的靠向桌面,双手托腮,偏头静静的望着身边的少女。

“看什么?”

少年摇头,目光却不移,只是眼底的笑意更加轻狂,依稀带着些玩味。

少女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也淡淡的回视,道,“你说,这里就是我以前生长的地方?”

“怎么,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少女摇头,“完全没有。”

“那是因为还没有去最关键的地方。”或者应该说,她还没有见到那足以唤起她记忆的人。

“那你为何不带我去?”

少年耸肩,笑得无辜,“不是说了吗?难得来这里,如此春光明媚,大好时节,自然要先踏春。”

讨论了好几次的话题,少女早已习惯了他的惫懒,于是也不强求,只无奈的牵了牵嘴角,若有所思的将视线转向窗外楼下,静静观望。

他说这里是她的故乡,她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可为什么她对此一点印象都没有?昏迷醒来后,她失去了一切的记忆,她不知道何以她会受那么重的伤?尤其胸口的剑伤,几乎将整个身体对穿,加上身体其他部位大大小小的擦伤和被寒潭浸泡后染上的寒气,以至于让她足足修养了近半年才完全恢复。到底是有着多么大的仇恨,才会让那个对她动手的人,如此迫切的想要置她于死地呢?

原本,她对自己的过去并不好奇,看着自己一身的伤,她能想象她之前经历的绝不会是什么快乐的事,所以若是可以,她就此忘却一切,也未尝不可。

但是佟玉说,如果她不找回过去,她如何知道自己的现在是什么?一个连过去都没有的人,是无法设想将来的。

于是,她便随着他出来了。因为他说,她的过去,应该她自己来寻找。

(三)

雨打梨花,芭蕉垂泪,向云清静静伫立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绵绵细雨,思绪再次飞到了遥远的再也触摸不到的过去。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你看你院里的梨花每年都开的最早,是不是春天也喜欢我的云清哥哥,每每总是提前来到?”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我今天终于学会了酿梨花酿,等来年春天,你采下一季的梨花,我都为你酿成酒,让你喝上整整一个春天,你说好不好?”

“云清哥哥云清哥哥,。。。。。。。”

“咳咳,咳咳咳。。。”少女一叠声唤他的声音蓦然被骤然而来的咳声打断,他有些懊恼的皱眉按了按胸口,想压下那里日益明显的痛楚,只是喉头的咳意却如何也止不住,生生阻断了他想继续沉浸在有着少女明亮声音的回忆里的念头。

房门忽然被推开,蓝衣的小厮匆忙闯入,见他果然又开始咳嗽,立刻冲到他身边将他扶住,道,“公子,怎得又咳上了?”明明旧伤早已好了,为何公子咳嗽的毛病却始终不见好转?

向云清勉强压下咳意,随意对他摆了摆手,“无妨。”接着挣开他的扶持,侧身靠着窗台,有些无力又无奈看向他道,“真是越发的没规矩了,怎的又不敲门就进来了?”

小厮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知道自家公子的脾气,于是也不紧张,老实说道,“我这不是担心您嘛。”

向云清微微蹙眉,道,“我有什么可担心的?”继而转身摆手,“你出去做你的事吧。”

小厮细细打量着他素来苍白的脸色,除了似乎又更消瘦了些,倒的确未见有其他不适之处,于是乖乖的点了头,“是,那我去做饭了,公子今晚想吃什么?”

向云清早已又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听到问话,也只留一句漫不经心的低语,“随便吧。”然后便又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与回来这半年无数次问他想吃什么得到的答案一样。

小厮看着他的背影,感受一如既往,寂寥,单薄,飘渺,仿佛随时会随风而去一般,身犹在,心却早已飘远。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向外走去。

回来以后,无论什么事,公子总说随便,他知道,那并不是表示他好说话,而是,对什么都不在意了吧?否则,为何他每每辛苦做了一大桌饭菜,而那个口口声声随便吃什么都行的人,却从来浅尝即止,几乎从未好好吃过一餐?

(四)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春意盎然的草地上,碧草青青,娇花零落,一身锦衣的少年翘着二郎腿瘫坐在地上放声歌唱,“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坐在他边上的红衣少女嫌弃的抖了抖肩膀,受不了的瞪他,“咱别这么丢人了行不?”

少年红艳艳的唇边不满的撅起,星亮的大眼哀怨的瞥来,身体欺近,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药香,下巴抵上她的肩头抱怨,“你伤害我。”

“所以呢?”少女早习惯了他的作怪,懒懒挑眉看他。

少年唇角牵起,漾起得意的浅笑,“所以。。。。”艳红的唇瓣贴近,他用吐息的声音说,“所以你要赔偿我。”说完,便在少女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叱!”嗤笑一声,少女不以为意,早在她只能卧床休养时,她便不知被他亲了多少次,如今想再有什么反应,恐怕也难了。

身边的少年仍不死心的挂在她身上,“呐,小霄儿。”

“叫姐姐。”

“我才不要。”

“我是你姐姐。”

“我比你漂亮。”

“那又如何?”

“所以你要听我的。”少年得意的笑,“我就喜欢叫你小霄儿。”

少女再次摇头,早就知道,她这弟弟思维异于常人,与他沟通,根本无异于自找苦吃。若非二人相似的容貌,她几乎不想承认这个整天胡言乱语又贪吃贪玩的花哨少年,竟是她的双胞胎弟弟。

“你到底何时带我去我以前住的地方?”

少年缓缓抬起头,脸上玩闹撤去,嘴角牵起温柔的浅笑,“你准备好了吗?”

“我需要准备什么?”

“一颗坚强的心。”

(五)

梨香满园的小院前,蓝衣小厮轻叩门扉,“公子,饭做好了。”

少顷,里面传来一声低应,“恩,我知道了。”

片刻后,便有一白衣修长的身影推门而出。

春日暖阳,连东风也是带着阵阵湿气和青土气息,丝毫不见寒意,所谓的吹面不寒杨柳风,正是如此。饶是这样,白衣男子刚刚跨出门扉,一接触到门外带着花香的微风,却依旧不可抑制的咳嗽起来。

“公子。”小厮担忧的唤他,却只得他随意的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等咳过一阵,他缓缓闭目调息片刻,然后低道,“无妨,走,吃饭去吧。”

小厮张口看着他清瘦的背影,唇瓣牵动,最终化为一声叹息,匆匆跟上。

步入饭堂,数碟清淡的小菜满满摆了全桌,向云清无奈的苦笑,“夏桑,你又自作主张。”

小厮撇着嘴走到他身边,扶他在桌边坐下,然后道,“公子,您这段时间吃的越发的少了。”每日的饭菜,他几乎稍稍碰一碰便说饱了,如此日复一日,人早已消瘦不堪,他自己不在意,他这个在身边看着的人却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要能让他家公子开些胃口,让他将全天下所有的菜色都做出来让他挑都可以。

向云清看着眼前堆得满满的饭菜,只觉胸口恹恹欲呕,根本没有丝毫进食的欲望,胸口烦闷,看见食物都会想呕吐,更莫说拿起筷子去吃了。

他知道自己现下的状况,“缠绵”的毒性早已深入心肺,所以胸口的疼痛才会日益加剧,而咳嗽也越来越频繁,若非自己功力深厚,有内力压着,这才勉强撑住。即便这样,他这身子又还能再撑多久?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心头的那口气忽然松了,那他的生命,便也走到尽头了。

只是,那又如何?这样,不正是他想要的吗?白云山一役,他大仇得报,完成了对母亲的承诺,他此生的责任已尽,剩下的时间,他只消留着慢慢补偿一个人就好。

回到这个地方,终日沉沦在往日的回忆中,让那撕心裂肺的痛楚日夜贯穿自己的心扉,这便是他对自己的惩罚。暂时还不能死啊,至少,他还想再继续沉沦一段时间,在“缠绵”完全将他的生命夺取之前,他会一直在这有着她所有娇容笑貌的地方流连,一遍遍体味着有着她的回忆。

回复 3楼2011-03-01 12:36举报 |

super草草

一旦死去,他们便注定无法相见了吧,一个双手染满鲜血的人,注定要沉沦无间地狱,与她那样单纯清澈的如秋水般的人儿,此后生生世世恐怕都不会再有交集。

真正的: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所以,就让他带着还有着她的记忆的生命,再在这尘世多流连一段时日吧。

见他半天不动筷子,小厮早已安奈不住,“公子,快吃啊。”

他恍然回神,再次注意到面前的一桌饭菜,胸口烦闷更甚,带着熟悉的隐痛,他抬手轻轻压下,对着小厮淡淡一笑,道,“今日实在没胃口,就不吃了吧。”说完,在小厮极力不赞同的目光下,缓缓撑着桌面起身,一步步向外走去。

身后,小厮皱眉瞪了他半晌才追着喊道,“您不吃饭,好歹喝口汤啊。”

。。。。。。。

走入院中,梨花香侵入心脾,他按着胸口轻轻咳着,耳边响起女子欢快带笑的声音,“云清哥哥云清哥哥,你快来,这片的梨花好香哦。”

淡色的唇瓣微牵,抬眸,看着上方一簇簇白色如雪的花瓣,他缓缓退开捂胸的手掌,探向花间,低低应道,“是啊,这片的梨花,总是最香的。”

身后,春日在将他的影子映在落满花瓣的地面,东风一过,花舞蝶飞,衬得那暗淡的修长人影越发的深沉,孤寂。。。。

“你说,这就是我之前住的地方?”

不远处,一个带着疑惑的女声传来,向云清身体蓦然一怔。

“应该是这没错。”带着明显慵懒的少年的声音如是应道。

“是吗?”女子依旧怀疑,声音带着明显的不确定。

“怎么?依旧没感觉?”

“没有,啊。。。”

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忽然停在了他身后不远处。

向云清抚在花间的手指微微颤抖,他缓缓收回,握拳放在身侧,然后缓缓转身回头。

“那。。。那个,抱歉,我们不知道里面有人。。。”少女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局促,刚一说完,立刻懊恼的敲自己的头,“不对,是。。。是这样,我听说我以前是住在这里的。。。所以想过来看看,看能不能找回点记忆。。。我。。。。”

“你失去了记忆?”向云清低声打断她的慌乱,握在身侧的手用力的将自己的手掌刺穿,声音却冷静到近乎淡漠。

佟霄微微诧异了一下,然后便点头,“是的。”既然对方不介意她为何闯空门,那么她也就无需费心解释了。

定定看着眼前这个清瘦到几乎形销骨立的男子,修眉微微蹙起,不知为何,心里竟蓦然涌起一阵酸痛,仿佛被什么东西用力挤压,涨满到发痛。沉默了片刻,她才道,“你。。。认识我吗?”

男子身子蓦然一怔,苍白的脸色僵硬的盯着她,声音也带着些微的暗哑,“你为何这么问?”

“哦,他们说我以前住在这里,而你也住这里,所以我就以为你或许会认识我。”

少女说的理所当然,只是无人知道,她心里忽然涌起的隐约的期待。

听到她的话,向云清心里却明显松了一口气,微微调整了一下脸色才道,“抱歉,我不认识你,我是这几个月才搬过来的。”

“这样。”少女的语气带着些微的失望,目光下垂,但片刻后又抬头看过来,笑道,“那也没事。”然后转向她身后始终不发一语,只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淡淡看着向云清的少年,道,“你看,我来也来了,找不到结果,那也不是我的错,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少年并不看他,晶亮的眼睛细细的盯着向云清审视了好一会才收回视线,转向少女懒懒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吧。”

他答得痛快,佟霄反而有些不适应了,“你同意了?”他不是一直很坚持要她找回过去的记忆的吗?

“我同意你不高兴,那我们继续找下去好了。”看着她说完,少年转身便走。

少女立刻跟上,“别别,我才不要找,那所谓的记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罢,我现在过得很开心,才不要找一些乱七八糟的回忆来给自己添麻烦。”

“既然这样还啰嗦什么?走,醉香楼吃饭去。”

回复 4楼2011-03-01 12:36举报 |

super草草

“不是吧,又醉香楼,咱不能去别家吗?”

“为何要去别家?”

“你忘了,昨日你在那勾引人家唱曲的小姑娘,害得人家唱错好几个调子,差点饭碗不保。”

“喂喂喂,什么叫我勾引?那是本少爷我魅力大,她自动被本少爷吸引。”

“切,什么嘛,你。。。。。”

少女的声音,最终随着他们身影的慢慢远去消失无踪。。。。。

(六)

院中,梨花树下,向云清举目望天,嘴角溢出一个半年多来第一次真正轻松地笑意。

原来,她还活着,这样,便好。

一缕血丝滑下唇角,他姿势不变,连唇角的笑意也未曾有丝毫变化,接着,更多的血液涌出,碧蓝的苍穹也忽然朦胧旋转了起来。。。。

身后传来夏桑的惊呼,向云清却不愿再响应,放任自己随着那旋转的穹宇沉落。

身体重重的坠落地面,他却感受不到任何痛楚,只觉一身说不出的轻松畅快,那清明的感觉,连眼前越来越昏暗的世界也无法抹去。。。。

夏桑不知何时冲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抱在怀里,不停在喊着什么,他却已经听不清了。

情已了,怨已清,他终于可以放开一切,去往他该去的地方。

只有没有他的世界,才可以给她真正的安乐。他不愿她再忆起那些不堪痛苦的往事,那么,就让那一切,随着他的离开,彻底从这世上消失吧。

看她如今的样子,他相信,她身边的那些人,一定能将她保护好的。

。。。。。。。。。。

艳阳暖暖的街头,锦衣少年与红衣少女并肩缓步走入醉香楼。

“今日可给我老实些。”

“我何时不老实了?”

“你就没老实过。”

真难想象,这样的人,居然和自己是双胞胎。人家不都说双胞胎是心灵相通的吗?为何他们却如此不想象?

少女无奈的摇头,转眼看向窗外,楼下,碧水湖旁,一片梨花随风飘舞,让她蓦然想起之前去过的那个小院,以及那个消瘦到极致的男人。

他们真的不认识吗?那为何她一见到他,心里便隐隐作痛?

身边,少年已经点完了菜,依旧是沥沥拉拉一大堆,少女已懒得管他,等挥退了小二,他才忽然说道,“多吃些,吃完好赶路。”

少女蹙眉回头,“赶路?去哪?”

少年懒懒白她一眼,“还能去哪,自然是回家了。”

“为何这么急?”

“本少爷想念咱天山雪水酿的桂花酿了行不行?”

“叱。”少女无奈轻叱,对于他突然地心血来潮,她也早已习以为常,于是稍微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便道,“一会一个主意,以后谁要是嫁了你,可真要辛苦死。”

少年懒懒撑着头靠在桌边,似无意的把玩着一支筷子,在桌上轻轻打着节拍。

。。。。。。。

一个时辰后,锦衣少年和红衣少女一人一骑行至城楼门口,少女缓缓策马出城,少年却缓缓回头向远处望去。

片刻后,他收回视线,趋马来到少女身边,与她并架,感觉到少女眼里的疑惑,他慵懒一笑,道,“吃了那么多地方,还是这里的醉仙楼做的西湖醋鱼最地道。”

少女受不了的白了他一眼,然后便转头,策马向前行去。

身后,少年的眼神瞬间一暗,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回头遥望了一下,接着便收起所有情绪,跟了上去。

既然那个人已走到末路,他所有的设想便也都没有意义了,就顺了那人的意,由着她忘却一切,开始另一段人生吧。只要她开心,所有该背负的,自有人替她背起,无论过去也好,未来也罢。

。。。。。。。。

外面,不知何时又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消瘦的男子侧卧在窗边的软榻上,任由身边的小厮红着双眼一下又一下不停的为他揉着胸口,他自己的脸上,却始终挂着清浅的淡笑。

边上的红木圆桌边,年老的大夫无奈的摇着头,缓缓收拾着药箱,向外面走去。

“公子,您觉得如何,可是痛得厉害?”

男子淡笑摇头,没关系,他很快不痛了。

窗外,近窗边的芭蕉叶上,不停的有水滴滴下,打落在窗台边沿,发出细微的“嗒嗒”声。微风夹着雨丝滑入,带进一片片飘落的梨花瓣,落在男子的身上,片片白色,散在白衣之中,似落雪沉积,消隐无踪。

“雨落芭蕉泪滴坠,梨花飘落东风雪。。。。。一别生死浑如梦。。咳咳。。咳。。情人相忘不相归。”

男子的声音低到无力,间或夹杂着几声咳嗽,喘息着将最后一个字吐出,男子忽而眉头一蹙,立时喷出一大口血。身边,小厮发出惊恐的喊叫声。男子却只是无力的靠在躺椅中,任由那小厮惊叫忙碌,眼睛始终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

又一阵风过,窗外飞入更多的梨花,片片白雪,铺散在男子的胸襟和脸畔,轻轻摇曳。

一别生死浑如梦。。。。的确是如梦一般。

男子浅浅笑着,若一切从头。。。。若一切从头。。。他可还会选择在白云崖边刺下那一剑?可还会因为心痛到极致而忽略她恍惚的动作,错过了救她的时机,任由她坠下悬崖?可还会一心念着报仇,连随着她一同跃下的机会都放弃?。。。。

他想,应该还是会的吧?

他们之间,注定情深缘浅,伤害,无可避免。

若有来生,他只愿成为她院中的一株梨树,为她洒下片片梨花,只只蜜果,只求她展颜一笑,再无纠结,再无伤害。。。。

来生愿为东风雪,洒遍梨花为一人。。。。

又是一大口血自口腔溢出,男子终于撑不住意志,永远的闭上了眼。。。。。。。。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Đông phong tuyết – Super Thảo Thảo

  1. Khoan khoan…cái này…cái này hình như là ngôn tình tỷ ơi… Em chưa đọc kĩ cơ mà hai nhân vật đc nhắc tới cuối cùng là hắn và…nàng. *toát mồ hôi*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