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ổ đạo tây phong – Cà Phê

古道西风 By 咖啡

( 古代皇帝強攻 VS 伴讀倔強美受 VS 將軍短文 BE)

《 古道西风 》—————— 凡事要么不做, 要么做到极致!

很虐的短篇古文

据说很有彻夜留香大人 《 月迷津渡 》 和 《 有风鸣廊 》 的感觉.

淡淡的语句, 却把那种无奈感描写得淋漓尽致. 主角也同样是得天独厚却始终都并不快乐的才子.

(1)

常平第一次见到庄遥的时候,还是一个马奴。

他远远的跪在一大群奴仆中,听着一个尖细的声音吆喝:“太子驾到——”

等了老半天,才听到一阵辘辘的车轮声,马车在相府的大门前停下了,然后又是一阵悄无声息。他拿不准贵人们什么时候才能下完车,难道他们走路从来都不带响声的吗?

过了一会,他偷偷抬起眼睛,发现周围的人还是乌压压的一片低着头。前方几个贵人走过,缀在最后的是个小孩,正左右乱看,远远瞧见他,居然笑了。

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他想,比夫人身边的丫头都好看。

然后,他的头就被身边的常九狠狠地摁下了。

后来才知道,他大错特错了。

“谁告诉你我是个女的!”庄遥很不屑的说,他正直挺挺跪在书院外,一脸很郁闷的表情。

常平瞠目结舌,人家宽袖青衫,确实是个小少爷的打扮。那天之后,他和一干人等被相爷随着一匹宝马送给了太子。

“我正在受罚,不要跟我说话。”对方直挺挺的说。

“哦,那我回马厩了。”常平很老实的回答,牵了太子练习骑射的小马灰溜溜走了。

从马厩回来,特地从书院前绕行,他远远看到太子带着一群人回来了。那个罚跪的终于站起来,摇了一摇站住,仍是脊背挺直。

到了晚上,常平照例铲马草,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他,吓了他一跳。

“喂,你胆子很大啊。”一扭头,就看见白天那个受罚的少年,也不过八九岁的样子,比他矮一大截。他走路没有声音的吗?

他笑吟吟的坐在马槽上,两条腿一晃一晃,似乎很开心,“我叫庄遥,你叫什么?”

常平立刻俯身在地上规规矩矩行礼,“小人常平,是这里的马奴。”

庄遥却跳起来,“常平就常平,干吗要小人?”

常平依言站起来,发现庄遥一双黑眼睛正上下打量自己,不由立刻低头。不管怎么说,太子身边的,就算不是主人也是贵人。

“我见过你,你胆子很大,在相府的时候敢抬头。”

常平吓坏了,他当然记得,要是这件事说出去,他少不了一顿打。

“很聪明啊,别人都低着头,你就算瞧了,别人也不知道。”庄遥咧开嘴笑,他突然说,“我教你读书吧。”

常平把着木叉彻底呆了,身为奴隶,哪能读书?

“怎么,瞧不上我?”庄遥以为对方嫌他小,“我是太子伴读,别说那几个祸害,就算是太子,也没我读书好。别看你现在穷困,读好书,将来定为贵人,官至封侯。”他频频点头,活像给人看相的先生。

“我也不勉强你叫我先生,叫个小先生总可以吧?”

常平心里翻来覆去,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生来就是家奴,长到十四岁,突然有人教他读书。

“不过这是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

“为什么?”常平忍不住了。

“好好,有惑必求,可教也。”庄遥拍手道,“你要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常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当然要说真话。”庄遥拍拍他,“老被太傅打,我也想过过当先生的瘾。”

(2)

“常、平。”庄遥持着小木棍指着地上那两个字,“这是你的名字。”

常平很郑重地点头,仔细端详,然后浑身发紧地捏着根木棍在地上比着画。

“横平竖直懂不懂!”庄遥一看就急了,眉毛一竖,高高地扬起手中的木棍。

常平赶紧把左手平摊,闭眼等打。结果半天没有消息。

庄遥看他那样却突然乐了,明明是个半大小子,还跟个小学生似的,“睁开眼睛,先生打戒尺得睁着眼,那才算是受罚。这不只是太傅的规矩,全天下都是一样的。”

常平刚把眼睛睁开,那木棍就刷的一声落了下来,他心头一紧,结果只是手掌边缘被轻轻点了一下。

“念你初犯,从轻发落。”庄遥简直是眉飞色舞,开心得不得了,“画满一百个横,一百个竖,明天我再来。”

常平老老实实在地上画道道,还把自己名字写会了,第二天故意把草料堆在这旁边,满心欢喜等着小先生来审。

结果庄遥来得很晚,月亮都已经老高了。他看起来闷闷不乐,意兴阑珊的瞅了瞅地上的字,点点头。

回复 7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常平发现他总揣着左手,加之来得晚,定是又受罚了。

庄遥也不瞒他,把左手伸出来,只见一片青紫,肿得老高。

“哼哼,太傅的御赐乌木戒尺,上不敢惩太子,下不敢戒公卿王侯,真是好风骨!对也是打我,错也是打我,我凭什么听他的?偏信口胡来,气他个半死。”

常平听不大懂,但是满心想安慰他几句,“小……我也经常被鞭打,刚进马厩的时候,做什么都出错。但是,习惯了就好。咱们作奴的,被鞭打原本就是家常便饭……”他突然住了嘴,因为看见庄遥满眼愤怒的瞪着他,吓了一跳。

虽然认识的不久,他也知道庄遥脾气不错,总是笑嘻嘻的,这会儿却突然变了个人。

“伸出手来。”庄遥沉着声音。

常平刚把左手伸直,便突如其来重重挨了三下,疼得他直咧嘴,知道他是真生气了。

“第一,我不是奴。第二,你也不许称奴,在我这里不用,在你心里更是不许。第三,男子汉大丈夫,最忌奴颜媚骨,你要记住,否则我就不要你这个学生。”他说得极郑重,和年龄外表很不相称。

常平却觉一字字敲在心上,听懂了、记住了,“是,小先生。”他第一次开口称呼小他好几岁的庄遥作先生。

“你有字吗?”庄遥问。

“什么是字?”

庄遥提起木棍,在地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两个字,“仲卿,这是你的字。”

常平看不懂。

他又写了两个字,“培风,这是我的字,私下你可以这么叫我。”

此后,庄遥得空便来马厩。常平总见他被罚,渐渐也明白,太子读书,若有不好被惩戒的只有伴读。四个伴读其他几个稍大,又有家族背景,只庄遥屡屡被打。他从三字经、千字文,到上论下论、黄老道家,一一学过。庄遥和一般先生不同,既不念那些文绉绉的话,也不强求常平背诵,玩乐一般,只讲故事,还总拿古人开玩笑,每每说到妙处,忍不住眉飞色舞,乐不可支。

如此,便过了三年,常平从一个马厩小厮成了马倌,身材也高壮了许多。

(3)

常平牵马前往太子寝宫,太子爱马,每日傍晚必纵马狂奔片刻。远远的,就看见殿前石阶下跪了个人,脊背直挺挺的。这会儿天晚了,夕阳在地上拖出老长一条影子,也是笔直笔直的。

“我正在受罚,不要跟我说话。”庄遥还没回头看,便知道是谁。

语气倒是轻松,全不把这当回事。常平知道他常常被罚,最开始还一脸愤愤不平,现在倒习惯了,一副无所谓的神态,爱跪多久跪多久,反正刑不上大夫,太子伴读顶多被太傅打手板,也不能真怎么样。

记得下午还好好的,不过两个时辰之前,还陪着太子和一众王孙公子练习骑射。他远远瞧着庄遥白衣白马踏青而行,只觉亮得刺目,却又挪不开眼。庄遥一骑乘风跑来连尘土也不多扬,扭腰,转身,轻搭箭,满拉弓,唰唰唰正中三个草标,赢得一片喝彩声。

可怎么又被罚了?常平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猛听得推门声响,常平赶紧跪下,双手高举太子宝驹的马鞭。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只听太子说:“咦,培风还在这里,我竟忘了。”

常平暗想,贵人多忘事,却让人平白多吃苦头。

太子执起马鞭,又道:“你可想清楚了?”语气严厉了许多。

庄遥诚恳道:“臣想清楚了。”

“哦?真难得。”

“只是不知殿下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又是那副无所谓的语调。

常平吓了一跳,这可是在跟太子说话!

太子倒也不生气,似是对这话听习惯了,“假话倒是好听,你肯说?说真话。”

庄遥直了直腰,道:“臣错有三,一不该骑白马,二不该穿白衣,最最不该的,是射中三个草标,夺了太子的头筹。”

只听‘啪’的一声,马鞭抽在了庄遥身上。

静了片刻,太子道:“我始终就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让你这个臭脾气的来。”

庄遥却是咧嘴笑:“太子殿下想要真话假话?”

太子牙咬得咯咯响。

只听庄遥侃侃而谈,“庄家本是武将立身,官居大司马,却牵入四国之乱,落得满门抄斩。吾皇怜我,是出自一片仁心,又见我聪慧机敏,是可造之才,这才送入东宫与太子为伴。”

回复 8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太子冷哼一声:“你倒真是脸皮厚。”

“谢殿下夸赞。太子伴读虽小,日后前程却不可限量。太子四个伴读俱是精心挑选,三个都是王公贵胄之后,家中出将入相,位高权重,却是吾皇为太子的谋划。”

“那你又怎么讲?”

“也是吾皇体恤太子和太傅的一片苦心。怕难为太傅作不了规矩,怕太子不慎和他人结怨。”

太子静了片刻,“你当就你一个明白人?”

“臣自知脸皮很厚,性情乖张,侍才放旷,目中无人,难为殿下容得下我。但想来这亦是吾皇一片苦心,天下之大,有才之士多傲骨,太子若连区区在下都难容,日后如何容得了这芸芸众生?”

“你倒敢自比天下?”太子冷笑,“如此倒打不得了,你且跪着吧。”说罢上马而去。

常平头上已是冷汗涔涔,站起身来,刚想劝他两句,却听庄遥道:“我正在受罚,不要跟我说话。”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语气。

(4)

此后常平很久没能见到庄遥,既不来教他读书,也没见被罚跪。东宫的小厨房却是经常熬药,后来他听说庄遥病了。这几年来,庄遥虽说长得纤瘦,却从来没生过病,骑射武技更是不落人后,这次竟然一病病了好久。

常平心里挂念,但他一介马倌,没有理由去看望庄遥。

如此过了月余,再次看到他,是太子要出行。

河洛地区去年蝗灾欠收,到了今年三月青黄不接的时节,便闹起了饥荒。太子已经十五岁,皇帝有心让他历练,这赈灾的大任便落在太子头上。东宫整点人手,出了百余人随行。

常平架车套马,也在队伍之中。他远远看到庄遥跟在太子身后,许久不见,脸色有些苍白,人也瘦了,显然是大病初愈。但他一双眼睛还是老样子,漫不经心的瞅着四周。他走过常平身边,竟然目不斜视,这让常平很是失落。

“你还是不学乖!给我跪在这里!”太子的语气吓了众人一跳,这一路颠簸,刚下马车,也不知谁这么倒霉惹怒了主人。

常平就看到庄遥老老实实跪了下去,照例的脊背挺直。他心想坏了,病才刚好,怎么又惹事。却听庄遥懒洋洋的说:“太子要听假话,臣只好闭口不言了。”

太子也不管行辕众人皆在此处,让庄遥太没面子,指着他道:“给你机会你不要,说真话!”

庄遥还是那副死样,闭着眼说:“臣也不知道。”

“你说什么!”

“这是真话。”

太子停了停,忽然觉得很有趣,“居然也有你庄遥不知道的事,这真是奇了。”

庄遥睁了眼,看了看四周,“臣确实提不出赈灾方略。但是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太子已经得到诸多河洛消息,这连日来拜访太子的,俱是‘能’拜访太子之人。”

太子只瞧着他,忽然负手转身,一连串发号施令,却是将随行诸人值得信任的分为几队,分路前往河洛,沿途打探消息。

“庄遥!”

叫到庄遥,他跪在地上难得的低了低头,“臣在。”

“三日之后,你若是没有赈灾方略……”

“任凭太子处置。”仍是那副懒洋洋的语气。

“起来吧。”

“谢太子!”

常平从来没想过竟然有机会和庄遥并辔而行。他一听说要分人手出去,立刻就去找管家,离开太子行辕绕远路可是个苦差事,他却觉得是上天的厚待。

庄遥一径策马狂奔,一句话也不说。常平跟在后面,只瞧着庄遥白衣白马衣袂翻飞,似要飞上天去,他想着若能一直这样跑下去该多好。

这一日庄遥弯弯绕绕走了很多地方,毕竟是饥荒流年,路上频频遇到逃荒的人拖老携幼而行,还有人实在走不动了坐在地上乞讨。庄遥有时下马和流民同行一段、有时走入田地、有时又立在河边沉思,甚至到河滩泥地里去走。常平自己无所谓,但却眼睁睁看着原本干净漂亮的翩翩少年,变得脏兮兮的。

庄遥反倒不在意,似乎越脏越开心。

晚上找了个农舍随意住下,农舍的主人早就逃荒去了,空荡荡的。常平前后找了半天,发现什么菜也没有,只能拿出携带的干粮干吃。

“培风,真是抱歉,早知如此我就带些腌菜。”

回复 9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忽听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像是有大猎物被赶了出来,常平赶紧说:“你骑术箭术那么好,怎么不去打猎?”

庄遥抄着手,吐出三个字:“懒得动。”

这真是个绝佳的理由,常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庄遥看他发窘,却笑了,笑容没变,一样的通透,“仲卿,我教给你:一件事情要不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得惊才绝艳惊天动地,这才是狂生才子的作派。否则就是三个字,懒得动。”

常平抬头看着秋日长空的飞鹰,觉得渐渐明白,若是不能高飞,又何必展翅?

他忽然觉得,其实该来御林营的是庄遥。

再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太子登基,皇位更替,藩国蠢蠢欲动。常平随军东征西讨,大小战役林林总总,他从一个侍卫变成小尉、校尉,一步步升上来。

一件事情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他也想试试。并且,他总觉得,自己是在替庄遥完成他自己不能做的事。

庄遥自然不会比常平差,在京城堪称第一风云人物。原本就是太子伴读,上来就封了个常侍郎,比另外三个伴读还要风光,引得一干人等嫉妒。接着便有流言,说庄遥以色惑主,居心不正,然后便闹到太后那里,参本雪片般的就堆了御书房一桌子。

小皇帝居然置之不理,只是赐了三个美人给送到庄遥府上。

庄遥居然当众拒绝了!

理由是‘何必为了遮遮掩掩而毁了好好的姑娘’。

这简直是当面给皇帝一个耳光,全京城都觉得他死定了。

结果居然没杀,只是给放到大理寺做个书记官。再后来是司农、司典、礼部、御史枢。京城的各个衙门轮了一个遍。

后来,官员们渐渐发现不好参他了,不是不敢上书——因为庄遥这个人,人人都可参,参了也不会倒霉——而是总用同一个理由,自己都觉得厌烦。这个人无论放在哪里,正事上是一点挑不出毛病,简直是士大夫的典范。可偏偏又狂放不羁,好像全天下就他一个自由自在的人,简直讨厌极了。

常平远在边关,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就觉得好笑,却也忍不住惦记。

直到开元五年,才再一次真正见到庄遥。

那时候他大破西狄进犯,龙颜大悦,封为安定侯。

前来犒军宣旨的,就是已经官拜中书令,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庄遥。

(6)

常平发现,不论过了多少年,自己都能远远的一眼认出庄遥来。

他似乎没怎么变过,轻裘缓带,面如冠玉,微微噙着笑,袖着两只手,踏着地上的薄雪轻轻的从辕门走入。和身后那一群人相比,简直就像是顽石中的美玉。

常平那一刻心扑通扑通跳起来,好像已经沉寂了很久了。

接旨之后,营中大开宴席犒赏三军。虽然天寒,却在帐前生了好大一堆篝火,众将围坐,开了御赐的美酒欢宴痛饮。

庄遥似是从没这么开心过,敬酒从来不拒,手到杯空,极其爽利。军中原本对贵公子心存偏见,这会儿全都没了。

“仲卿,我早说过你会官拜封侯,可不是有先见之明?”他对常平举杯,脸上已经有了三分醉意。不待常平举杯,他已经一口喝完,将杯子扣过来,“如此,将来不如摆个摊子,专门看相测字,称中原第一铁嘴神算!”

“这……”常平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庄遥已经喝醉了。

庄遥却一撑皮垫站了起来,往场中去了。场中一群军士在闹,搁了五个箭靶,轮番射箭取乐,见皇帝钦差走来,立刻奉上弓箭。

庄遥把狐皮大氅往地上一丢,抄过长弓,就从箭篓提起两支箭,一支捏在指尖,一支吊在小指。军中诸人都是行家,一瞧便知他要使快箭连射。果然刷刷两声,正中两个箭靶,登时喝彩声一片。

下一次庄遥摸了三支箭,一齐搭弦,却是平举拉弓,使了个三箭齐射的绝技。这下场上轰然喝彩,谁也没料到京城来的文官钦差,竟然也是个行家高手。

常平走过去,见庄遥双颊绯红,醉眼如星,却只听到两句话:“……扬马踏冰河,大雪满弓刀。”

庄遥兴致极好,拉着常平在营中乱走,那些笑闹声就渐渐远了。两人踏雪而行,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常平瞧着他,依稀又回到了当初在马厩那段时光。转眼已经十几年,原东宫的人马已是聚少离多,而庄遥也似乎越来越难见到了。

回复 11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培风……”

庄遥转过头,用黑亮温润的眸子瞅着他笑,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叫先生。”

每次他这样说,便是要说要紧的事。

“先生。”

庄遥点点头,目光清亮,竟然一点醉意也无,“好,我便再教你几件事。”

常平见他神色难得的郑重。

“第一,官至封侯,虽是荣耀,却是大大的危险。你可明白?”

常平点头,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少年,从军多年,官场之事多少也有知晓。

“就算从此之后你什么都不做,战功也无人可比。从太祖开国以下,但凡战功卓著者,鲜有善终。但你叫我一声先生,我便希望你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成前人之不能。”

常平怔愣,这几乎算是发自肺腑的重托了。和庄遥认识这么多年,总见他轻狂、懒散,便是和太子、和皇帝说话也不会如此郑重。不由心头一热。

庄遥又回到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第二,回京之后,官场复杂,你本不是那样的人,因此不用太过上心。这件事我做来是轻狂傲慢,你做来就是朴素憨直。”

常平点头。

“第三,是一件小事。以后不用再叫我先生了。”

常平吃惊抬头,却见庄遥笑吟吟的,“我所会的,已经都教给你了,再称先生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常平隐隐觉得不对。庄遥一向通透,现在说这些话,竟似诀别一般。他冲口而出:“皇帝对你不好吗?”

庄遥倒也不惊奇,袖着手答:“很好啊,有什么不好,人人都知道我在朝里是个不倒翁。”

常平知道皇帝花心,即喜美女,又好男风,身边新人不断,庄遥能沉沉浮浮这许多年,也算是个异数。不由心中一痛,“培风……若是不好,我只盼你少伤心,我……”

庄遥却哈哈大笑,堵住了他后面的话,“仲卿多虑了!人人都知道我是个没心没肺的,哪来的伤心。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皇帝虽然雄才大略,却实在是贪得无厌,既要忠心,又要真情,可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常平吓了一跳,不由四下张望,好在是在马棚,四下无人。积雪白皑皑的,只有他们两条足印。

庄遥最后说:“回京之后,若不是皇帝差遣,以后切莫找我。”

(7)

常平回到京城,终于有机会和庄遥在朝堂日日相对,可惜来往甚少,就算有言语,也都是公事。

他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轻狂傲慢了。

以前是总有接连不断的上书来参庄遥,他一概不理,只三个字:懒得理。

后来参本渐渐没有了,只有不懂事的新手拿庄遥练练笔,还有无数文采斐然的前人论文可供参考。相反,庄遥在宫门外不远的小院又开始热闹起来。

人人都知道他是不倒翁,皇帝身边的人年年轮换,他却是始终不变,便有人开始想走他的门路。

庄遥关了院门,仍是三个字:懒得理。

轻狂傲慢四个字,简直被他演绎到了极致。

而常平则牢牢记着庄遥的话,始终韬光养晦,很少说话,也不大结交权贵。皇帝知道他马奴出身,不善此举,也不勉强,反倒越发信任了。看他老大不小了,便赐了一门皇亲国戚的婚。

一年之后,皇帝招贤纳士,要求举国推举贤才。庄遥上书恳请不拘门类出身。再之后,朝堂上出现许多新人,他又被参了。

理由仍是惑乱朝堂,却多了几个字:圣心眷宠,经年不衰,是为特殊。

庄遥笑而不语,特殊二字,他知道有几多份量。

人人都当这是闹痒痒,新人不知天高地厚而已。庄遥这些年人虽狂妄,公事政事却是一丝不苟。这次被参,群起而攻之的少,反而惹来雪片般的求情上书,历数其政绩,当真兢兢业业,掷地有声。

哪知道皇帝这回却是准了参本,不仅把庄遥降职,更是一掳到底,连士大夫身份都给夺了。

朝堂震惊,历久不衰的狂生才子终于失宠了,于是纷纷倒戈。

结果皇帝没杀庄遥,只是勒令在小院中思过。庄遥乐得逍遥,每日读书,足不出户。

没过多久,皇帝派人给庄遥送东西,却是头钗一对。

庄遥叩头谢恩道:“皇帝仁厚,怜我失了俸禄,竟记得送些细软。”于是将头钗溶了,把金子取用,置了些好酒好菜吃喝。

回复 12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皇帝再送,却是宫装一套,极精致,贵妃款。

庄遥大声道:“皇帝仁厚,知我母一生贫寒,未得半点富贵,小民庄遥谢恩!”于是将贵妃服在母亲灵前哭哭啼啼烧掉了。

皇帝怒,派人来将庄府所有笔墨纸砚收走,送来一根绣花针。

庄遥捧着针,道:“圣上要真话,要真心,我怎敢不从?”刺破手指,撕下一块衣角,用血写下‘天地’二字。

如此三番五次,京城诸人看热闹看得瞠目结舌,常平却是担心不已。他知道皇帝的用意,却也更了解庄遥的心性。他可以忍,但要挫掉男儿的风骨,甘做妇人状,却绝不可能。

皇帝终于动了真怒,差人送来三尺白绫。众人皆惊,这确是明明白白,要庄遥的性命了。

庄遥郑重接过,却围在腰上:“谢主隆恩,天气转冷,难为记得小民畏寒。”

皇帝哭笑不得,再送来三尺青锋。

庄遥提剑在手,舞了几招:“小民尚能自保安全,谢圣上赐剑。”

如此不要脸,真真天下第一人。

然而就算是天下第一不要脸,也终于没跑得了。开春之后,被宣入宫,再也没有出来。据说是在后宫独辟一个小院,搬在那里住了。

常平提心吊胆了半年,终于放下心来。但望着宫墙城柳,又常常想,以庄遥的心性,却如何呆得住?

(8)

堪堪又是半年,一日皇帝找常大将军长谈。

登基以来,皇帝对外东治诸蕃、西抗狄犯,对内治水引渠、举贤良、重律法,一片泰然升平之相。然而始终有个心腹大患,却是塞外的北羌。

皇帝想灭北羌,谋虑已久,这次和常平长谈诸多方略,却是着急不得,从长计议。末了,皇帝突然对常平道:“仲卿,你也是东宫出来的老人,对庄遥这个人怎么看?”

常平心中咯噔一下。

皇帝却说:“不用怕,说真话。”

常平心中翻江倒海,这历年来种种,一拥而上,半晌才木然道:“从东宫起,臣跟在圣上身边已有十八年了。臣看得出,圣上身边的人,论文采人品,没有一个能与庄遥相比肩的。”他说完就跪下了,庄遥还是戴罪之身,替他说话很难。

“你是个老实人。”皇上倒也不气,“就是这个人太狂傲了,不知身份分寸,屡教不改,但也只有他才配得上狂傲二字。”

常平道:“臣以为,他只是在发泄不满。”他低着头,却能感觉到皇帝在他身上的目光。

“难得你也是个明白人。庄遥聪明剔透,却只在一件事上怎么也不明白。你既是东宫多年的老人,去开解开解也好。”

常平心中怦怦乱跳,皇帝竟让他去见庄遥!

“朕让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其实只是想告诉他,朕看重的不是那些才情。你明白否?”

常平只觉得额头冒冷汗,他原以为庄遥是因为什么开罪了皇帝,没想到却是这个缘由。看重的不是那些,那么就只是庄遥这个人了。如果是行军打仗、攻城略地,那么和皇帝的这积年累月的一仗,是庄遥赢了。但这样庄遥就开心了吗?

常平隐约能听到传闻,关于庄遥在宫内,却不是凄凄惨惨,反倒活得逍遥自在。每日在花园吟诗作对,给宫妃美人描绘丹青,题画扇面。他总是这个样子,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活得有滋有味。但他知道庄遥肯定不开心。

“圣上。”常平突然重重的叩首,道,“臣是个愚人,但臣若是喜欢一个人,只是盼着他平安喜乐,在不在身边,是不重要的。”

偏在这时,一个太监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皇上!不好了……太后给庄大人赐毒酒了!”

皇上拔脚就走,常平明知不该,却紧紧跟在后面。

庄遥正跪在地上,旁边一个老太监端着毒酒,正苦口婆心的劝他喝了。

惑乱宫闱啊!这小子竟然胆大包天!一杯毒酒,落个全尸,太后已经很便宜他了。然而庄遥却是纹丝不动,果然是天下第一厚脸皮的作派。

难不成还要人硬灌?老太监正要招手叫人,只听一声高喝:“皇上驾到——”

他心知这事成不了了,老老实实跪下,把酒搁在一边。

常平跟在皇帝后面走入,终于又见到了庄遥那双黑色温润的眼睛。

回复 13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那双眼睛见到他,先是隐隐一喜,却又立刻坠入绝望,如刀子一般望过来,竟是决绝的神色。

常平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了!

庄遥劈手拿过地上的毒酒,仰头就喝。

皇帝猛地一个巴掌,连酒带人打翻在地。却是已经晚了,酒已有几滴入腹,登时腹痛如绞,昏死过去。

常平呆呆站着,眼睁睁看着周围众人忙来忙去,传太医的、叫人的,纷纷乱乱,心中却通透得可怕:是他害死了庄遥!

他终于知道了庄遥最怕什么。官场沉浮、心志折辱,这些他全都不在乎,因为一早就把所有的寄望放在另一个人身上了。

庄遥原本不必如此的。

他悔不该不听庄遥的话,另一分清明却明明白白的知道了庄遥的心意。

其实他早就该知道了。

庄遥说不要再叫先生。庄遥说你要真话还是假话。庄遥跪在地上说我在受罚,不要跟我说话。庄遥拿树枝在地上写下龙飞凤舞的字:仲卿,培风。

(9)

热闹了这么多年,京城的老百姓有些不适应没有庄遥的日子。朝堂上顿时清静了,连最爱弹劾的御史都觉得有些寂寞。

被太后赐毒酒之后,庄遥虽然没死,却成了个废人。皇帝大概是动了真怒,仍是不放过他,远远的流配了。

再后来,很久很久都没有庄遥的消息,据说是死了。

老百姓又开始寻找新鲜。东都最近流行一本奇书,不是什么正常的经典,却是一本小黄书,讲的都是闺中秘事,大家子弟的荒唐事。明明以女子口吻写的,却是文采斐然,写得金碧辉煌,遇有情动之处,如珠玉在盘,口齿生香。内有诗词歌赋,便是当世大儒也自愧不如。偏偏不避讳那档子事,却又丝毫没有秽处。这般文采,令人猜不出是哪家的才女厚着脸皮写的,当然也没有署名。

一时间人人偷偷誊写,洛阳纸贵。

常平始终是大将军,虽然又有流光溢彩的新人将领出现,他却始终稳重。皇帝筹划了五六年,终于开始对北羌作战。常平离开京城,前往西部重镇整点兵马。隔了几日,大将军出了关隘,只带了几个随从,轻装向西往大漠深处去了。

他没想到庄遥在这种地方也能过得这样潇洒。

土坡上先是跑上来一条大黄狗。然后他就远远的看到他了,这次却和以前大大不同。

庄遥骑着一匹老瘦马,穿着灰土土的狼皮坎肩,正拉弓如满月的瞄着他。

“培风!”常平大喊。

“咦!仲卿!”庄遥立刻放下了弓,策马奔下坡,“我还以为是马贼。”

看到庄遥这个样子,常平有些辛酸,印象中的庄遥总是白衣白马风度翩翩,何时这么灰头土脸过,好在样子没怎么变。

庄遥却是一幅神采飞扬的样子,极为开心,邀请常平去他的‘寒舍’。

那确实是个寒舍。土坡边一间低矮的泥屋,旁边是羊圈,两棵胡杨上挂着些晾干的皮毛,旁边居然有个水洼,这个时节已然被冻上了,全都是冰。

自流配之后,庄遥就住在这么个地方。既是犯人,也不准人来看望,只给了一群羊。

常平仍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听着庄遥滔滔不绝。

“那个小吏真是阴狠,给了十只公羊!这还让人活吗?不过我养的羊那自然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把山上的野羊给招来啦!然后羊生羊,羊养羊,变成一大群。哈哈,谅他们也想不到,我庄遥生财有道。”庄遥把羊圈里几十只羊指给他看,洋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常平觉得他做这种事真是屈才,但却好像真的开心。

“可惜乐极生悲,后来招来了狼。想我是什么人哪,大司马之后,能让一群野狼欺负了去?正好闲得手痒,玩玩弓箭。你瞧,可不是白得了狼皮坎肩、狼皮褥子?祸福相依,诚不我欺啊。”

庄遥拉他进屋,常平看他的坎肩,却是缝得极为粗糙。他知道庄遥畏寒,顿时有些心酸。

屋子里只有炕,两人只能坐在炕上,面前一只小炕桌,庄遥翻出些羊奶酒招待老友。

“培风,我这次来,是奉了皇帝的命令。”

庄遥却是笑了,“我知道。”

常平不敢看他,赶忙拿出来一个盒子,上面还封着御印。

回复 14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庄遥却连跪都不跪了,随随便便的就把盒子拿过来,“我希望是春风楼的明玉糕。”他赌博似的说,打开一看,却是神情古怪,“居然被看出来了!”

常平凑眼一瞧,顿时面红耳赤,原来竟是那本风靡一时的小黄书,再看笔迹,竟是皇帝的亲笔!

皇帝也偷偷誊抄这本书!

“哈,这本书你看过没?”庄遥凑过来,笑嘻嘻的问常平,好像压根没看见他的大红脸。

“没,没。”常平矢口否认。

“要说真话。”

“……看过。”常平面红心跳,京城没看过这本书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你觉得怎么样?”庄遥竟是小心翼翼的问。

“这……”

“不管好还是不好,我都要听真话。”

常平努力正色,道:“文采很好。”

“仅仅是文采很好吗?”

“故事也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样的文采,用来写故事,让人觉得可惜。里面诗词歌赋都很好,故事却偏偏用小民的话来写,也很可惜。”

庄遥乐得前仰后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市井平民的话又怎么了,偏偏就能很好。”

常平不解。

庄遥转身从炕边拿出一大摞纸来,“我要是再诓你,也太欺负老实人了。”

“啊?”常平看着那一大堆龙飞凤舞的笔记,可不就是小黄书的内容?

“跟你说实话,这本书是我写的。”他乐不可支的瞧着常平。

常平先是震惊,然后恍然,再后来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

是了,除了庄遥,还有谁能写出这么惊才绝艳又惊世骇俗的东西。即便是远在天边,生活清苦,他也仍能自在旷达,苦中取乐。

常平看着庄遥,他那黑亮的眼睛、微笑的嘴角、豁朗的眉宇,仿佛总是在告诉他: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他们已经认识了二十年了。

他以前从不敢奢望,现在终于忍不住,揽住庄遥的肩,狠心吻了下去。

怀中的人竟然一点也不挣扎,却仿佛在叹息。

他发现庄遥在看他,用那双黑亮温润的眸子一直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眸子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觉得很抱歉。庄遥却凑了过来,吻住了他。

常平的吻是狠心的、是试探的、是一偿夙愿的、是心怀歉疚的。然而庄遥的却是温暖的、柔软的、开朗的、云淡风清的、情根深种的。

常平的心热起来,再去揽庄遥,手却被挡住了。

庄遥只是瞧着他,“你该走了。”他突然起身,拿了两只碗走出泥屋。

“咪咪,二郎,来吃饭了。”他轻轻敲着碗,大黄狗摇着尾巴凑过来,‘咪呜’一声不知道哪里跳下来一只花猫。

庄遥给他们加了些羊杂碎,就看两只动物埋头大吃。花猫一边吃一边呜呜叫,竟还拿抓去推大黄狗,不让它吃。

“你看,有些动物,就算不是自己的,自己吃不到,也不想让别人吃。”庄遥笑着说。

常平却笑不出来,只觉内心凄苦,无可言述。

庄遥看着他,最后道:“大将军,凡事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极致。我有的是时间,等你死了再来找我。”

(10)

开元十八年,在积聚了六年兵马之后,大将军常平率兵北出长关,分两路直指北羌。此役前后绵延数千里,穿大漠、越雪山,终是为中原大夏除去心头大患。至此,四海平定,放眼可及之处,俱是大夏的江山。

常平已经位极人臣,坐拥天下兵马,可谓权倾一时。此番论功行赏,已经升无可升了。常平收兵归来,解甲归田,依旧是个稳重人,直至四十二岁时旧伤复发,仍是圣眷不衰。他死后大葬,皇陵旁起了一座大坟,永世护卫。

所谓狡兔死,良弓藏,不论前朝本朝,纵观史上的大将军,能如此善始善终几乎没有,常平是个异数。

皇帝老了,常常想起小时候的事,想念常大将军,更加想念他的那些个伴读。他从来没有朋友,如果一定要把一些人当作朋友的话,那也只有这几个。他想起庄遥,终于派人去接,回来却说泥屋早已塌毁,久无人迹,十多年前便已死了。

皇帝默然无语,遣人去叫史官。

史官正写到常大将军的事迹,尽心尽力的描画,唯恐写得不好。现在听到皇上说起当年那个庄遥,便以为老人心生牵念。

回复 15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却不料,皇帝说:“以实相告,一字不许多写。”

因此史书上关于常大将军有一整篇传奇,关于庄遥却只有一句话:庄遥,字培风,太子伴读,至中书令,才高清正,狂放不羁,以狎后宫,遂太后赐死。

除此之外,史上再无片言只语。

倒是那本奇书流传百年。作者中途搁笔,并未写完,引出无数狗尾续貂之作,源远流长。

《正文完》

番外—————

太子写完一篇长赋,夜已经深了,想到明日能交差,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太傅的课业一向很难,每次都得尽心尽力才能完成。

他走到窗边向外看,那个人还跪在那里,还是那样脊背挺直。

月光照在院子里,斜出一条影子。

或许真的有些罚得过分了,从傍晚开始跪了一晚上,连晚饭都没吃。

同窗四年,他比他小两岁,却样样学得出色,不落人后。性情孤傲,偏偏还生了那样漂亮一张脸,让人又讨厌、又心痒难耐。

究竟要不要呢?太子远远望着月光下那张微微低垂的脸,有些犹豫。

他已经十五岁,早知人事,东宫已有数个宫女蒙他恩宠,但他还想试试别的。

不是没有人送娈童,他的伴读一个个精得像鬼。也不是没有皮相好的小太监……但他只想上这个人。

太子从寝宫走入院子,跪在地上的人却完全没有发觉。

下午他就跪在那里拿话堵他,太子却想,这个人毕竟聪明有限,少说了一条——若是有龙阳之好,也可拿他开始。本朝不禁男风,这事,应该也是父皇默许的,不然何必选了这样一个人来?

太子一直走到跟前,眼前的人都没发觉,只是微微垂着眼,睫毛投下阴影,呼吸允长。咳嗽了一声,仍没动静,竟是睡着了。

罚跪竟然还能睡着,当真目中无人!

“庄遥!”

一声怒喝,地上的人猛然睁开眼睛,一脸茫然。

太子拎着衣领,把他踉踉跄跄拖进了屋里,大力往床上一丢。

屋里的太监宫女一看这个阵仗,都默默退了出去,掩上了屋门。

这一摔庄遥终于清醒过来,登时又惊又怒,挣着要走。

太子就知道这绝不是个乖顺的主,心头却异样的兴奋,仿佛被那双黑亮的眼睛点燃了心中的火。

他一脚把庄遥踹回去,凑上去强吻,不管底下的拼命挣扎。

他早就想尝尝男人的味道。果然不一样,很软、很干净,没有那些女人的脂粉味。

他抬起头来,报复般看着底下的人。庄遥,你也有这样的时候。

然而庄遥一双眼睛怒瞪着他,全是愤恨,似有石子,似有火烧。

太子发了狠,去剥他的衣服,然而庄遥的手脚拼命阻挠。他们同窗四年,一同读书一同习武,庄遥虽然年幼两岁,却也学得不差。

两人来来回回挣扎踢打,一时竟然下不去手,太子一个巴掌抽在脸上:“反了你了!”

庄遥登时身子一僵,知道违逆不得,再不挣扎了。

太子一番动作,有心折辱他,身下的人却如死了一般全无动静。再抬头看,庄遥仿佛全部的心神都退守到那一双眼睛里,这个身子却是不要了。

太子怒极,他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他要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他起了恨意,原本仅存的一点耐心登时烧光了,只想报复。

庄遥身子一紧,泪水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太子心想有这么疼么,从来没见过这个人流泪,这会儿却轻易哭起来。

透过那水蒙蒙的眼睛一望,后面却仍是愤怒如火的目光。

太子再不怜惜,下死劲折腾。事毕起身,看着一床的零乱血迹,微微皱眉。

庄遥挣起来,披上衣服,恭恭敬敬的行礼,步履蹒跚,退去出了。

第二日太傅授课,庄遥衣服领子拉得很高,脸上隐隐还有掌掴的红印。其他几个伴读瞧见这个情状,立刻偷瞄太子,暗传嬉笑。庄遥恍若未闻。

太傅检查长赋,太子等人一一呈上,庄遥却是没有。太子自然知道他为什么没有,也不替他说话。

太傅提了黑沉沉的戒尺,要打庄遥手板。

回复 16楼2011-09-03 13:44举报 |

风移云走

核心会员6

庄遥却忽到:“有了。”负手而立,竟将一篇长赋脱口而出,用词精到、笔型工整,念到后来,竟暗有所指,反讽仗势欺人者。

太傅大赞,太子却含恨在心。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太子自然不会放过庄遥。

庄遥既不反抗,也不言语,只是冷冷瞧着他。他目光不似前日那般愤怒,沉淀下来,变成蔑视和嘲笑。

“闭上眼睛!”太子恨恨道。

庄遥不理。

太子用手去遮他眼睛,抚上又睁开,抚上又睁开,终于怒了,扯了腰带缚住他眼。又嫌双手碍事,索性一并捆了。这下子清静了,于是下死力折辱。这事上太子也是新手,手下没轻没重,庄遥却仍是死了一般不哼不响。

折腾完了,太子也已倦了,命人沐浴更衣。待细细洗过,浑身清爽,走回床边,却看到庄遥仍躺在那里,太子没下令,谁敢给他解开捆绑?

掀开被子一看,登时吓了一跳,被子下面全都是血,连褥子都渗了一大滩。

赶紧拉下蒙眼的腰带,庄遥睁开眼睛,仍是嘲弄地看着他,那火焰却弱得随时就要熄了。

他明明没昏,可以张口求救,却一任躺着等死,竟倔强到了这个地步!太子又慌又怒:“传太医!”

这一下庄遥病了好久,养了足有半个月。

太子不再找他,初识滋味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四处流连。那些个人能得太子亲近,哪个不受宠若惊,都是尽心尽力地伺候,辗转承欢,唯恐不周到。太子却才知道原来该是这样的,却又屡屡想起庄遥,心中略有歉意。

不待庄遥病全好,太子又来了,他何曾耐心等过什么东西。

太子心存歉疚,有意讨好庄遥,便把那些个学到的奇淫技巧统统使将出来。庄遥却仍是咬牙忍受,一声不吭。

渐渐的,太子明白了,庄遥是有心和他作对,只要是在床上,就不吭一声、不发一语,只做个哑巴。

“培风,从今以后,两人独处的时候,我准你叫我的字:子玄。”太子立在床边,一边披衣一边道。他有心示好,化解两人的僵局。除了父皇母后,还从没有人能称呼太子的字。

庄遥却忽然跪在地上,道:“臣不敢。”

一个臣字,当真刺耳。太子皱眉,假装没听到,“河洛赈灾之行明日启程,你一道去罢。”

庄遥低头答:“谢太子。”

河洛一行,太子发现庄遥好似突然变了一个人。他放庄遥前去探听民情,三日之后回来,庄遥浑身泥污,肮脏不堪,却双目发亮、神采飞扬,提笔书写赈灾方略,更是一蹴而就。他整个人好似跳出了一个关窍,连看过来的眼神都不再是冷冰冰的了。

太子心想,也难怪了,原来他是喜欢出去做事的。

再至晚上,太子忍不住召来庄遥,对他格外温柔。

果然不同了,他不再那么冷冰冰死人一般,目光也不再嘲弄蔑视,竟能软了身子配合,竟然开始回吻。果然是冰雪聪明的人,这桩事也学得比别人快。

太子从没如此销魂,一夜春宵,直至拂晓才消停下来。庄遥靠在床头,披着外衣瞧着窗外,微光透过窗口照在脸上身上。太子看着,只觉得他全身上下无处不好看,不由情动,凑近了叫道:“培风。”

庄遥回道:“太子殿下。”

“叫我子玄。”

庄遥却终于下了床,规规矩矩跪在地上。

“臣,不敢。”

《番外完》

One thought on “Cổ đạo tây phong – Cà Phê

Trả lời Sky Hủ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