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ơ tình hôn trộm – Chung Ý E Gia

Tên gốc: Cơ tình thâu vẫn

基情偷吻by锺意 e 家

(腹黑高野 X 别扭律酱, 律较. 开篇果然很怪异QAQ)

一、酒后乱X

小野寺从热闹的酒店出来,随便搭了一辆的士就走了,混乱的脑袋里装着糟糕的东西,与刚刚在同事面前强颜欢笑不同,这时的小野寺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脸上因为喝了很多酒而红彤彤的,眉毛在刘海下纠结在一起的样子让人看了很想好好蹂躏一番。话说起来,自从小野寺的主编高野政宗去外地出差后,小野寺的精神就开始变得恍惚起来,“唔…一个多星期了……”嘴里喃喃道,小野寺把自己的脑袋窝在车上的坐背上,呻吟着不知什么。

回到住处,小野寺习惯看了邻居高野政宗的房间,没意外的依旧没人,打开门进去之后,小野寺就蹭在了地板上,因为喝酒的缘故,此时小野寺正感觉全身发热发烫。

“唔…好难受……”小野寺嘴里这么说,其实他也不知道究竟在难受什么,就是觉得,好想要什么。

厚厚衣服下的滚烫身体,有着想要冲出去的欲望。多久没解决了?嗯,看来要解决一下了。小野寺把手伸了下去,想着:这是正常的现象!不必大惊小怪的!可是,要想些什么?嗯,那个方面的经验……也只有跟那个变态一起过,不行!不能想他!嗯!

想…想喜欢的女星吧……

嗯,还是算了,想……想喜欢的小说人物……

嗯,不要了。

靠!干脆什么都不想!自己凭感觉!

小野寺这么下定决心之后,就开始用手撸着自己正在发情的地方。

“嗯……前辈……前辈……”小野寺把头埋得低低的,似乎快陷入地板里面去了,害羞难堪情动,想着一个十年前的人,慢慢的达到高潮,裤子也被越发的情动,蹭掉了一大半。

所以,当高野政宗从外地回来,然后奔到小野寺的住处里,首先映入眼里的就是蹭在地上发情叫着:“前辈……嗯…前辈…”的他的下属小野寺律。

高野政宗第一反应就是,律他生病了。

可是当高野政宗打开灯,走上前再仔细看了几眼,只见小野寺把头埋在地板上,耳根发红,直喘气,呻吟不断的。

再往他的下身看,裤子被扯掉了一半,白皙大腿上挂着某些暧昧的液体,高野政宗把眼咪起一半,似乎在思考了什么后,伸出手去摸着小野寺的大腿,然后凑到小野寺发烫的耳朵边,小声道:“律…律……”

小野寺似乎听到了,嘴里回应起来:“前辈……我好难受…”高野政宗的手在小野寺大腿内侧滑动,故意凑近他问道:“难受什么?嗯?”

“身体好难受……下面好难受……”

“……”

“嗯?…前辈……”小野寺感觉到高野政宗抓住了他的火热,连忙伸出手来握住高野政宗在他火热部位上下移动的手。

“前辈……好……”

“好什么?”

“…好舒服……嘿…”小野寺无意识的说着。

“乖。”高野政宗似乎满意的伸出另一个手摸了摸小野寺的头,此时小野寺已经把脑袋露出,迷茫地看着天花板。然后又看着高野政宗。直到小野寺射出了之后,才又把头蹭回地板上。

“谢谢前辈。”

“哦?要谢我,那么……”高野政宗边说着边扯开自己的裤链,小野寺迷茫地眼神一直看着高野政宗的裤头,然后问:“那么什么?”刚说完,小野寺就被高野政宗从地板上粗鲁地拉起,然后把他丢到沙发上,高野政宗就在上面看着还在晃神的小野寺说道:“用手帮我。”

小野寺抬头看了看高野,然后又低头看了看小高野,嘴里说道:“好大……可以吃吗?”

“……”高野政宗无语,但是小高野似乎有所反应的又大了一点。

“唔……不可以?”

“乖,不可以吃,但可以舔。”高野政宗刚说完,小野寺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两只手握住,然后又把嘴凑上去,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小高野只是被小野寺的舌尖轻轻摩擦了一下,就已经激动不已,想直接进入小野寺的嘴里,不过,高野政宗还是很淡然地伸出手摸了摸小野寺埋在胯下的头,顺着发摸,好像在表示“嗯,做得好。”

而小野寺则似乎受到鼓励一般,对着高野的巨大,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嘴巴,一点点把小高野含了进去。

“唔……”发出低低呻吟声的小野寺,似乎在控诉高野政宗的尺寸,因为酒后氤氲湿掉的双眸,此刻看在眼里格外煽情,特别是高野政宗低下头看到,小野寺嘴慢慢蠕动地“取悦”着他的硬挺,高野政宗实在忍不住了,用手轻扣住小野寺的头,然后在他的嘴里稍微急促地抽动。

“唔……嗯嗯……”小野寺低吟着,不满小高野这样对他的嘴巴。

可是,脑袋混乱的他也没有反抗,只能试图把嘴巴张到最大让自己好受一些。

待到许久后,小高野终于在小野寺的嘴里尽情释放出来,小高野抽出小野寺嘴巴时候连带的混浊,小小喷到了小野寺的脸上。

小野寺用手擦脸的时候,高野政宗低下头凑到他耳朵边说:“喂,叫声老公来听听。”

小野寺迷茫抬起头,不太明白高野政宗的话,就道:“为什么?你不是前辈吗?”

高野政宗知道小野寺喝醉了,知道小野寺把他当成了十年前的高野政宗,所以更加故意道:“前辈喜欢听,律,你就叫给前辈听听。嗯?”

“前辈喜欢听?”小野寺呆呆的重复着这句话,睁大着眼睛看着高野政宗。

“嗯,前辈喜欢听。”

“那前辈喜欢律吗?”小野寺双眼热热地看着高野政宗,等待高野政宗的回答。

“……”

“前辈……”小野寺不确定地颤抖着说道。

“喜欢,律,我喜欢你。”高野政宗突然把小野寺抱入怀里,对着他的耳朵说道。

十年前,小野寺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当时,高野政宗只是感到不好意思的轻笑了声,然而这一笑,却是让他跟小野寺错过十年的误会一笑。

被高野政宗紧紧抱着的小野寺似乎感到很满足,但是又带有害羞的感情,把脸低下窝在高野政宗的怀里,脸在高野政宗的衣服上蹭来蹭去,然后………

“老公……”

小野寺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轻叫道。但还是被高野政宗听到了,他用手把小野寺的头抬起,然后又看了眼脸红的不像样的小野寺,说道:“再叫一次。”

小野寺听到后难为情的把头又低下了,过了不久,高野政宗又听到了一声“老公……”

这次高野听完后,立刻把小野寺的脸捧起来,不让他逃开的用嘴堵住了他的挣扎,伸出舌头肆意粗暴的舔着小野寺的嘴巴,让小野寺的嘴不得不张开含住高野政宗的舌头吸吮起来。

热吻最终在小野寺突然睡着后结束的,高野政宗冰着一张脸望了好几眼睡着的小野寺,想把他弄醒以后继续为所欲为,但是,最后还是伸出手去摸了摸小野寺的刘海,把他抱到床上去了。

次日,清爽早晨,安静而祥和……

不过,还是被一声带有羞愤的怒吼下打破。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小野寺捂着被子掩住不知道是被他自己脱掉衣服还是被高野先生脱掉衣服的裸体,唔…什么都没穿,头脑混乱!昨天不会又……小野寺乱七八糟地想着,然后继续狠瞪被他吵醒正一脸不耐的高野先生。

“吵死了,哪有人对去外地忙碌了一个多星期刚回到家的上司补眠的!”高野政宗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他一坐起来,小野寺的脸又黑了一半,果然没穿衣服!小野寺这样想之后,黑了一半的脸蛋又突然红了一圈,不对,是越来越红。红完之后说道:“这是我的公寓,不是你的家!高野先生!”

“都差不多。”

“……”

随后,房间里又出现了很长这一段时间的斗嘴。

翡翠编辑部。

“这次的漫画发行非常成功,上面为了奖励我们编辑部,所以……温之泉馆见。好了,散会。”

“哇噻!天啊!可以去泡温泉啊!好棒!”翔太双手举起来欢呼。然后又眼睛闪亮亮地说:“那个,可以带朋友去吗?”

“什么朋友?”小野寺好奇问道。

“那个那个,好朋友啊!”翔太继续天真的回答。

“可以。嗯,小野寺你留下来其他人可以走了。”高野政宗推着眼镜说道。

“好耶!”

“为什么我要留下!!”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二、除了泡温泉你还想做什么?!

被留下来的小野寺非常不爽,在正要暴走之前,高野政宗突然把他按在墙上,然后低下头对还在发愣惊讶中的小野寺说道:“今天早上光顾着跟你扯,忘了问你,昨天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嗯?”

小野寺抬头眨了眨眼睛,反问道:“发生什么?不记得了。”说完,反应过来后又立刻吼了句:“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记得?嗯……那倒是,你如果记得的话,今天晚上就让你在上面,嗯?”高野政宗凑近小野寺嘴边说道,然后又很轻佻地在小野寺的嘴上啾了一下。

“唔……”小野寺被突然亲了想挣扎,然后又迟钝地反应过来,脸红通通的回吼道:“混蛋!你耍我啊!谁,谁要在上面啊!别说的好像…好像我经常跟你那样那样!>////<”

“哦?那要不要我告诉你,你昨晚究竟做了什么吗?”

“我做了什么?”

“……”高野政宗看着小野寺天真的脸,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走之前说道:“明天晚上记得穿上比较松的和服。”

“哈?!为什么?喂!你别走!”

……

第二天,翡翠编辑部一行人外加翔太的“好朋友”大学生雪名皇来到了温之泉馆,一头亮丽的金发,一身年轻夺人的光彩,一脸灿烂的笑容……

活活闪瞎了翡翠编辑部全体职员沧桑的脸= =|||。

“哈罗,我是木佐先生的男朋友,你们好啊^_^”雪名皇面带秒杀性笑容对着全体翡翠编辑部职员介绍着自己跟翔太的关系。

翔太想捂住雪名皇说话的时机已经没了,只好硬着头皮面对同事们。

“呃…不是你们想得那样……”

“大学生……”

“哥弟恋……”

好吧,已经让人知道了,所以翔太也不打算解释了。

就在雪名皇突然抱住翔太进去旅馆里面的时候,高野政宗看了眼小野寺说道:“怎么?你也喜欢比自己小的?”

“啊?!”小野寺不解道。

“那你一直盯着他看,做什么?”高野政宗挥出一根手指指着雪名皇他们,然后要眼神“凶煞”(请想象Q版高野的凶煞><)的盯着小野寺瞧。

“啊?!他们?没有啊!”

“那干嘛看那么久?”高野政宗继续问道。

“……没什么,就望望而已。”小野寺低下头,直想拍自己脑袋,刚刚在想什么啊!怎么会想到如果……如果自己跟十年前的高野先生像翔太跟雪名皇那样的话……会怎样呢?小野寺懊恼的想了很久,而高野政宗就盯着他看了很久。

进到温泉旅馆后,因为是两人一间,所以,除了翔太和雪名皇是毋庸置疑同一间外,其他人都按抽签分配。所以,很狗血的让高野跟小野寺抽到了一样的签,当然,有人会反对,嗯,反对是无效的。

于是,小野寺在嚷嚷着不要不要的时候,已经被高野政宗扯进房间了。

扯进去把小野寺跟行李一起丢到地上之后,高野政宗就开始脱衣服,边解着衣服扣子边对小野寺说:“喂,去把我行李箱里的和服拿过来。”

小野寺揉揉被摔疼的屁股,不服气说道:“你什么态度!还有,我不要跟你同一间,我要去找小……唔……”小野寺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压在他身上的高野政宗用嘴堵住了抗议的话。

“唔唔……”湿热的舌头伸了进去,让小野寺的挣扎越来越激烈,不过,还是被高野政宗抓住了双手按在地上,一点都不给他挣扎的有机会得逞。吻还是继续湿湿热热的,不管被亲过多少次,小野寺都能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直扑通跳个不停,想喘气,可是一稍微张开嘴,却只能被夺走空气。

“嗯……不要了……”小野寺终于把头移开,逃过了高野政宗的吻,不过,还是没一会儿又被高野政宗霸占到了唇,重重吻了上去,那吻一点一点的把小野寺的抵抗夺走。

“喂,你什么时候才能乖乖听我的话啊。”高野政宗从小野寺身上站起来,到旁边的行李箱里翻和服,而还在地上躺着刚刚被蹂躏过度的小野寺直喘着气,嘴巴被亲的发疼,心脏掠过疯狂的悸动。

“呼……没那个时候,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只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小野寺努力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义愤填膺般说道,想撇清他跟高野政宗的关系。

“哦?那么我们就来发生不同寻常的工作关系。”高野政宗已经把衣服脱掉,正在开始穿着和服说道,所以小野寺一转过身里正好看到了高野政宗裸露的胸膛还有下面半影半现的身体。看了几眼后,脸就开始红的不像样,然后又立刻把脑袋转过去,不理高野政宗的问题,拿着自己的和服去浴室换。

等小野寺换好衣服后,原以为高野政宗已经去聚餐了,没想到一出来还是看到换好和服高野政宗站在门口,好像在等他。

小野寺想不理他直接从门口走出去,不料却还是被高野政宗拉住了腰带,把小野寺扯到他怀里对着小野寺的耳朵说了句:“叫你穿宽松点,你偏不是吧。你这样穿……真是……”高野政宗话还没说完,就张开嘴用牙齿在小野寺的耳根上轻咬了一口。这么一咬,敏感的小野寺脸果然又红了,然后愤怒地推开高野政宗,说:“变态!不要动我!”

小野寺这么一推,还在抓着小野寺腰带的高野政宗成功把围着小野寺的腰带扯了过来,然后……

温之泉馆爆发出一阵阵嚎叫。

==========

QAQ这一段好多日本旅馆的术语不会用啊

等雪名皇他们到齐之后,翡翠编辑部的聚餐就开始了。

这时,羽鸟看向高野政宗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高野政宗淡然的指着自己很明显被人煽了一巴掌的脸说道:“哈?你说这个,唉……好心帮人穿衣服却被打了。”高野政宗随即又故作伤心忧郁的样子。

“别乱说!是谁把我衣服扯开来的!<( ‘□′)>”小野寺怒道。

“你自己推开我,又不是我故意的。”故作无奈状的高野说道。正在小野寺欲上前与高野政宗决一死战的时候,被羽鸟跟美浓拦住了。被制服的小野寺不满的扒着饭菜,这样和和气气的过了一会儿……

“喂…你们谁来阻止他一下……”小野寺黑着线指着雪名皇说道。

“嗯,好亮。”美浓微笑眯眼附合道。

“阻止他什么?”羽鸟道。

“别在继续闪下去了!”小野寺和美浓同时回答。

“啊……木佐先生把嘴巴张大点,我来喂给你吃。”雪名皇夹着菜温柔地对翔太说道。

翔太圆圆的脸上立刻泛红,说了一句:“笨蛋。”之后,就乖乖张开嘴来咬雪名皇送上前来的食物,吃完后,雪名皇就按着翔太的肩膀给他一个亲亲,啵完后面带微笑的说:“真乖。”然后,完全无视了其他人的存在,过二人世界了……

“哇靠!他们有必要那么闪吗?”小野寺无比黑线的嘀咕道。高野政宗撇了一眼小野寺,然后凑上前在他的耳边说:“我们也可以的。”

“啊?也可以什么?”

“像他们。”高野政宗用手指着翔太他们。

“……”小野寺继续黑线加无语。

聚餐结束之后,就是大家集体来这里的最终目的了,泡温泉!翔太吃完饭就兴冲冲地念道:“温泉温泉温泉!”像个小孩子一般,雪名皇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

而这时小野寺说:“那个,你们先去泡吧,我还有点事没做完。”说完,就想立刻开溜,不料却被比他反应快一步的高野抓住了手,说道:“什么事那么着急?嗯?”顿了顿之后又说:“不准去。”

高野政宗说完,就在小野寺快要炸毛的时候,羽鸟说道:“对啊,大家出来就是轻松一下,把事情拖了吧。”

翔太也点头说:“对啊对啊!”

小野寺只好无奈低头,表示屈服了。呃,不过,当小野寺到温泉场,便后悔了。

“为什么我们不是去露天的公共温泉?”小野寺对着一路拉着他过来然后走到私人温泉的高野政宗说道。

“嘁,不是看你刚刚别扭的样子,就知道你害羞不敢去公共温泉。”高野政宗看了眼小野寺说道。

“谁,谁说我害羞!我看,我看你是早有预谋!啊!我走了!”小野寺羞愤说道,刚想走的时候被高野政宗拦住。

“那你为什么不愿跟大家一起泡?嗯,没有预谋。”高野政宗说的正正经经。

“我,我,你快放手!”小野寺挣扎着。

“不放。”

“快放!唔……”就在小野寺奋力顽强抵抗的时候,高野政宗已经欺上了他的唇,正在撬开他嚷嚷的嘴巴。

“唔……不要……高野先生……”小野寺挣扎呻吟道。只是这种程度的力气很快就被高野压倒。

亲了一会之后,高野政宗放开小野寺的嘴,说道:“你现在如果不泡温泉,那我就马上做你一直所担心的事。”说完,便自顾自的脱衣服,而小野寺好像被说中心事一般,尴尬的低下头,然后慢慢走向温泉。

当小野寺正在龟速脱衣服的时候,高野政宗已经浸泡在了暖融融的温泉里,同时也在打探着小野寺,说道:“到底脱不脱啊?不脱我就帮你了!”

小野寺一听到高野这句,就飞快的三下除五果断脱光光,然后一丝不挂的跳入温泉里面。

“哇!好舒服!”泡在温泉里面的小野寺感叹道。

“嗯,是蛮不错的。”高野政宗闭眼靠在围住泉水的假岩说道。

而小野寺一听到他说话,就全身不舒服起来,呃,太靠近了,他跟高野先生。所以,小野寺往旁边移了一点点,然后偷瞄了高野政宗一眼,没发现,于是又在移过去一点。

“嘁,你以为我没发现啊,你一动,水声也跟着你。”安静的环境,容易发现人的弱点,比如现在正在猛烈跳动的心脏。小野寺睁大双眼,听着水声的靠近,还有自己不听跳动的心。当水声渐近,高野政宗也来到小野寺的面前,正在无声的看着他,小野寺被他看的很不舒服,就用手挡住脸说道:“不要过来!高野先生,请你不要过来……”

“为什么?因为……你害怕我,嗯?”

“谁,谁怕你啊!反正你走开就是了!”小野寺脑羞成怒,抬起头来瞪向高野政宗,可惜一瞪他就后悔了。

高野政宗顺着他一抬头,就立刻低下头吻上了他的嘴,让小野寺措手不及,使劲用手推拒,却被反压在假岩上。

“唔……嗯……”小野寺被吻地呻吟出声,四周很安静,只有充满se情的吮吸声一遍又一遍传入小野寺的耳膜,chuan息呻吟的小野寺无助地张开嘴来让高野政宗的舌头进入。而就在小野寺被高野政宗舌头舔的快腿软时,高野政宗的手抚摸到了他的大腿内侧,然后很快就抓住了他已经开始发情的地方,很熟练地撸动着。

“唔……不要,高野先生!”小野寺激动转过头的挣脱开高野政宗的吻。高野政宗半眯着眼看了小野寺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充满欲望地吻上了小野寺的脖子。

“啊……嗯……”高野政宗的边舔边吮吸,让小野寺的嘴情难自禁出声,而高野先生的手又还在摸着小小律,越来越热。过了会,小野寺眼睛微微向下一看,就看见高野先生含住了他胸前的小粉红,此时高野又正伸出舌头来舔着他被某人含的发硬的ru尖,一点一点的舔到小野寺发泄出来。

“高野先生……不要……”高野政宗没理他,继续吸吮着他的ru头,然后本来在摸他前面的手,慢慢移向后面。

“嗯……”小野寺感觉出来了,正开始用手推高野政宗。

可是,刚一推,小野寺就感觉到高野先生的一根手指借着水的润滑,进入到了里面。弄的小野寺眉头紧皱起来,然而高野先生却没有这样就放过他,手指开始在他紧密里抽动起来,弄得原本在推拒高野政宗的手变成了抓紧了高野政宗的肩膀。

而此时,高野政宗的嘴还在蹂躏着小野寺的ru头……

而高野政宗的另一只手却把小野寺的右腿抬高来夹在他的腰上,使得小野寺为了保持平衡,不得不把他的左腿也挂在高野先生的腰上。

“真紧。”高野政宗说道,同时也终于放过小野寺的ru头。

此时,小野寺紧密里的手指已经变成了三根,

正在慢慢的在里面抽插。

“嗯……嗯……”小野寺难耐出声之时,又被高野政宗吻上了嘴,吻越来越深,手指也慢慢退了出去,直到一根更为硕大的东西顶了进去。

“啊……啊……”小野寺再也忍不住的叫出了声,而后又被高野政宗猛烈的冲撞紧紧靠在假岩上,随着他的冲撞而身体变得晃动起来。

小野寺的脑袋混乱起来,耳边听到了高野政宗的声音:“律,喜欢。”

喜欢……喜欢……前辈……

小野寺想说什么,可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啊……前……啊……”

“你想叫我前辈吗?律……”高野政宗慢慢吻上小野寺的嘴到。

然后两人的炙热同时出来了……

三、高中制服

翡翠编辑部职员昨天从温泉旅馆回来,已经开始恢复正常工作了。

不过,小野寺一到公司还是听到了翔太的话:“唉,就这么回来了,我还没玩够……啊!温泉,美食,榻榻米,还有……美男~~~o(>_<)o~~~”

然后,翔太看见小野寺来了,就开始星星眼抓住小野寺的手,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小野寺也能有同样的感受。

“嗯,律酱你也这么觉得吧?(≥ω≤)/”小野寺明显没睡够的眼袋发黑,脑袋上布满了“怒怒怒”的十字路口符号。

“不觉得,我说木佐先生你该好好看这文件了。”小野寺面带微笑地说完。心里立刻怒火爆发!昨天那个混蛋从温泉里开始做,做了之后本以为能松口气了,没想到又被拉到房间里做了一次。这样的温泉旅馆还有什么留恋的!小野寺愤愤想道。

这样想着想着,突然有只手摸着他的头发,然后那只手的指挥员高野政宗说道:“怎么?舍不得温泉旅馆?”

“对啊对啊!>.<”星星眼闪亮亮地翔太说道。

“不是!很舍得!还有,手拿开!”黑线条满脑袋的小野寺说道。

“嘁,别闲扯了,快点工作。”高野政宗突然正经道。

……@¥$%……虽然心里满是不爽,但小野寺还是回到位置上开始埋头工作,不过,过了一会儿……

“小野寺先生,楼下有你的包裹,我帮你拿上来了。”别的部门里的女同事对小野寺说道。

小野寺好奇的接过包裹,仔仔细细瞧了一遍,刚想拆开来看的时候,正发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可恶的高野先生。不理他的目光,小野寺勇敢的把包裹打了开来。然后发现里面装着的是……

一件学生制服……

他高中时候的学生制服……

小野寺眨了眨眼睛再次确认这的确是他以前高中的制服,黑色古板禁欲系的外套,里面的白衬衫也几乎一模一样。

可是,为什么会有人特地寄给他这个呢?嗯……认真想了想,真相只有一个。

“高野先生,这是什么意思?=_=|||”小野寺抱着包裹带走到高野政宗面前问道。

高野政宗抬起头来,然后用手指推了推眼镜说:“嘁,这家邮寄公司真没效率,一星期前寄出去的东西现在才收到。”说完,又一脸不关我事的表情。呃,小野寺的小火焰正在等待爆发。“那就是你寄的咯,为什么?还有,你怎么能找的到十年前的校服?”小野寺略微好奇说道。

“回忆时光网站。”

“啊?什么?”

“就那个网站上说能帮你找到很久以前的东西,于是……”高野政宗从小野寺手里拿过校服看了一眼,然后又说道:“不过,还真像。”

“……”

“怎么不说话。”

“那,那为什么要寄给我?”小野寺略微激动说道。高野政宗轻瞥了一眼脸已经开始慢慢变红了的小野寺,然后说:“因为校服好丑,我不想穿,你穿比较适合。”

“什么?!你!哪有你这样的高野先生!!”小野寺暴走怒吼。手把制服揪得很紧,可恶,刚刚自己竟然还在想……还在想高野先生是因为……小野寺恼羞成怒的想着。

“反正寄都已经寄过来了,你就收下吧,好了,快点去把文件弄好,工作吧小野寺。”高野政宗又变成了苛刻的上司模样,小野寺那个气啊!

可是,没办法还是继续埋头工作,只是工作的时候,会时不时的看几眼那件校服。

等到了傍晚下班的时候,小野寺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把包裹带回去。啊啊啊!只是纯粹怀念一下而已,绝对没有别的什么什么!小野寺努力说服自己。

可是,到了搭地铁的时候,小野寺就又后悔了,呃……为什么高野先生先生也在这里,呃,绝对不能让他看见包裹!于是,小野寺把包裹藏了起来。

“居然比老板还快下班,现在的员工怎么都这么懒散啊。”高野政宗看着已经在地铁车上手拉着吊环的小野寺说道。

心里狂怒脑袋布满了黑线的小野寺选择扭开头装不认识,不过还是感觉到了高野政宗正慢慢向自己靠近。

感觉到高野政宗的气息正慢慢包围住自己,小野寺像以往一样非常不安。

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扭曲,抬起头来瞪向高野先生,却发现此时高野政宗正在盯着自己看,看见自己抬起头来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小野寺被他盯的很不舒服,正要说话的时候,电车很不适宜的突然一摇晃,就把小野寺晃进了高野政宗的胸膛上,小野寺脸红的乱七八糟的在高野政宗的衣服上蹭了两下,刚要逃开,却突然被高野政宗用手把小野寺的头抓进了自己的怀里。

天啊!这是在干什么?那么多人!小野寺羞愤想道,拼命挣扎,可是却难逃魔掌。

“放开我!高野先生……唔……”小野寺刚想再说别的什么,不料微张开的嘴巴里正被塞进一根手指,在小野寺嘴里搅动。

“唔……嗯……高……高野先生,你干……唔……什么?”手指不停的在嘴里肆意蹂躏,小野寺只能窝在高野政宗的怀里不敢抬头,怕被别人瞧见自己的窘境,还好车上很多人,挤的都顾不上看别人了。

正在小野寺胡乱想着的时候,高野政宗又塞进一根手指,正配合前一根手指夹住小野寺的舌头来蹂躏。小野寺的手紧抓着高野政宗的衣服,浑身颤抖不安。

“小野寺……把嘴张大一点。”高野政宗低下头对着小野寺红掉了的耳朵沙哑的轻声道。

“唔……”小野寺听到他这句时,真的恨不得一口咬断高野政宗的手指,可是又怕他会乱做出其他什么,所以,小野寺还是乖乖地稍微张开了嘴,还迷离的伸出舌尖来让高野政宗的手指摸。

舌头被高野政宗的手指摸的很舒服,小野寺的脑袋好像很满足似的在高野政宗的衣服上蹭来蹭去,等到高野政宗的手指抽出了小野寺嘴的时候,电车已经到站,人群也开始向外涌出,小野寺知道不能在跟高野先生黏在一起了,就飞速逃开高野政宗,下车而去。

不料一时鲁莽却把包裹撞在了地上,高野政宗低头一瞄就看见了,低下身子伸手去拣,然后追上小野寺说道:“就知道你想要。”说完,把包裹递到有些不在状况的小野寺面前,小野寺一看到包裹脸色就立刻不好,急冲冲地夺过包裹就往公寓跑去。

“喂!连谢谢都不说一声!”高野政宗怒吼。

小野寺气喘吁吁地跑回房间里,一关上门就立刻锁住,好像害怕什么恐怖的东西涌进来似的。小野寺心里乱透了,烦躁地把包裹随地一丢,然后身体滑到地上,把头埋进膝盖里,懊恼地想:“可恶……真可恶!”从那天过后,过去了一个多星期。

这天周末,小野寺无所事事在家,傍晚在整理文件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被遗忘很久的包裹,小野寺就这样一直看一直看,过了很久很久很久以后,小野寺终于脸红的拿起衣服,然后开始解开自己衣服上的扣子,在慢慢脱下裤子……

而后又更慢地穿上衬衫,校服外套,裤子……

完成一切程序之后,小野寺飞奔镜子前,看到眼前的自己也不免觉得吃惊,镜子前的男人已经从多年前青涩的少年模样蜕变成为一个帅气男人,改变虽多,但是未变的还是翡翠绿色瞳孔里的那抹悸动。

小野寺看了许久之后,从卧室走了出来,有点惶神,有点微妙。最奇怪的是,小野寺看到自己穿校服的样子,脑海想的都是自己一直想遗忘的十六岁……

不过,也没能让小野寺想太久,门铃响了,打断了沉思中的小野寺,慌慌张张地跑去开门,不过,一打开门小野寺就后悔了。

“高,高野先生……请,请出去。”小野寺急忙说道。

“哈?把门打开了却不让我进去,有你这样对待牺牲周末时间来陪你的上司吗?”高野政宗显示出生气的样子,然后不管小野寺的推拒,直接闯了进去。

而还在奋力推拒的小野寺没有料到高野政宗会那么快就闯了进来,一时惊慌失措,傻愣愣地站在门口。

高野政宗刚想说他干嘛像傻瓜一样站在那里的时候,注意到了他的穿着,小野寺……

他在穿……

高中校服……

高野政宗走到小野寺面前,说道:“想不到还是那么像高中生,你还是一点都没长大。哈哈。”

“什么?你!谁说我像了!”小野寺听到高野这句之后,气愤说道。

因为气愤而脸红的样子,在加上穿着高中制服,扣子一路直直往上扣满,跟十年前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好好蹂躏一番。“喂,给我看昨天我给你的工作完成的怎样了。”高野政宗一直盯着小野寺的脸和衣服看,嘴里这样说道。

“啊?”

“难道没完成?”

“才,才不是!完成了!”小野寺不满回应道。

然后,小野寺气冲冲的把高野政宗带到卧室去,然后在床旁边的桌子给高野政宗过目文件。小野寺非常认真的给高野政宗讲解程序,而高野政宗也非常认真的听小野寺讲解。

“所以,我觉得木奈老师的作品完全可以在这个星期……唔……”就在小野寺投入讲解的时候,却被高野政宗吻上了嘴,打断了小野寺的话。

“唔……嗯……”小野寺被迫打开双唇来接受高野政宗的舌头蛮横无理的进入,小野寺挣扎地想推开高野政宗,不料却被高野政宗推到了床边,让小野寺的背靠在床侧,然后,高野政宗伸出手开始慢慢解开小野寺律的校服扣子。

小野寺用手推拒着高野政宗的在解他扣子的手,可是欲挣扎高野政宗就欲急促的解开他的衣服,小野寺努力扭了扭脑袋,脱离高野政宗的吻之后说道:“不要!高野先生,我不要!唔……放开……嗯……我……”

没多久,又被高野政宗吻了上去,小野寺的手被高野政宗抓住,然后渐渐往高野政宗的下身摸去,感觉到高野政宗意图的小野寺使劲把手往回收,可是好像无论使出多大劲都无法挣脱高野先生,于是小野寺渐渐放松了抵抗,眼眸逐渐迷茫起来,闪烁着水气,直到小野寺的手能感觉到了对方的硬挺之后,才回了过神来,嘴巴里还含着高野政宗的舌头而无法说话,小野寺摇晃着身体表示不要,可是,高野政宗却渐渐拉下了他的裤链,然后抓起小野寺的手就往里面蹭。

“像十年前一样,帮我……”高野政宗稍微放开小野寺的唇,移到他耳朵边沙哑的说道。

而小野寺听到这句话后,瞳孔逐渐放大,全身痉挛起来。

十年前……

他跟前辈……

就是这样在床边……

小野寺想到这里,手就不自觉地开始抓住高野政宗的硕大,微闭起眼睛,开始帮高野先生上下套弄起来。

高野政宗像是被小野寺弄舒服了,就开始低头覆上了小野寺的嘴,强硬的伸进舌头蹂躏起小野寺的嘴巴来,而高野政宗的手也开始拉下小野寺的校服裤链,往里面的摸起了小小律。

“唔……唔……”小野寺被摸的起了反应,不自觉的呻吟出声,而高野政宗此时好像故意让小野寺叫出声似的放开了他的嘴吧,低头吮吸起他的脖子。

“嗯……高野先生……”似乎舒服又似乎难受的小野寺嘴里不受控制的chuan息呻吟,而小野寺手上的小高野似乎听到了他呻吟立刻胀大了,小野寺艰难地继续套弄,手都似乎有点发酸了。

不过没想到小野寺套弄了那么久,小高野还是没出来,倒是自己却舒服的发泄了,泄在高野先生的手上,而高野先生还伸出舌头把小野寺留在他手里的白浊舔了起来。小野寺不想看他舔,就直接尴尬的别开了头。

不料这一别开头,小野寺却被高野政宗抱了起来,然后丢在了床上。

“啊!高野先生!请你住手!”小野寺羞愤叫着,然后又发现了姿势不对,小野寺现在是双腿打开的坐在高野先生的身上,而现在小野寺的手里还拿着高野政宗挺直起来的硕大,正对着坐在身上的小野寺乱发起情来。

“十年前,你很乖,我知道第一次H的时候,你很害怕,可是你还是应我要求,随我做。所以,现在……坐上去,律。”高野政宗平躺在床上,对着坐在他身上的小野寺低哑说道。

“什,什么?!”小野寺听到高野政宗的话后惊吓到语无伦次起来。而高野政宗看到惊慌失措的小野寺后,就扶起小野寺的腰说:“自己坐上来,嗯?”

“不,不要,高野先生,我不要!”小野寺使劲摇头,身体又蹭来蹭去,直把高野政宗的欲火蹭的更旺盛,所以,高野政宗不顾小野寺的反抗,稍微坐起,然后手伸到小野寺后面,扒起了小野寺的校服裤,然后对着小野寺的耳边说:“你不乖,前辈就只好帮你了。”说完,还轻佻地在小野寺的耳边亲了一口。

然后手指就伸进已经脱下裤子的小野寺的紧密里,开始抽插起来。

“啊……高野先生……唔……”小野寺迷乱的呻吟起来,身体不住的靠在高野政宗的身上扭动,还有稍微的小动作地把屁股抬高一点,方便高野政宗choucha。这样润滑了一会儿后,高野政宗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后抚着小野寺的腰,对准自己的硬挺,让小野寺坐了下去。

“啊……啊……”刚坐下的小野寺情难自禁的叫出了声。然后看着又躺下去的高野政宗的脸迷茫起来,后面的硕大在自己的体内,小野寺脸红通通,手往下撑在高野政宗的胸膛上chuan息起来。

“律,乖,自己动。”高野政宗诱惑着说道。而小野寺也清楚的感觉到高野先生的那个在自己体内越来越大,不让他解决的话,是不行的。

于是……小野寺咬住牙齿,借着高野政宗的支撑,开始慢慢地动了上下起来。

“啊……前辈……”嘴不住叫着,眼睛因为尴尬的闭起,身上被扯开扣子露出胸膛的校服,正挂在身上随着身体上下的晃动轻摆着。而此时高野政宗的一只手却伸到小野寺露出的胸口出摸着,指尖若有似无的掠过小野寺粉色的ru头,而另一只手正在套弄着小野寺的火热。

“嗯……前辈……不要了……”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小野寺也难掩住被高野政宗折腾出来的欲望。小野寺身体上下动了很久,高野政宗还是没有出来,但是自己却在高野政宗的套动后,又一次达到了gao潮。

右边的ru头此时已经被高野政宗弄得难受起来,好痒,好想要……好想要被含住……可是小野寺不敢这么说,身体也已经变得不像自己的了,衣服半脱半挂的yin乱感觉让小野寺变得很慌乱,周围的声音安静的只听到自己在高野政宗身上弄的se情的抽动声。

“唔……”小野寺好难受,难受的看着高野政宗,然后迷茫的低下头,在高野政宗的脖子上蹭了起来。

而就这样,高野先生终于在小野寺的体内射了出来。

四、办公室偷……吻……

小野寺感觉到高野政宗的东西从他的紧密处往下流,沿着大腿流到了两人紧紧相贴的地方,小野寺觉得羞愤难受,有点生气道:“可,可以了吧!我,我……要站起来了!”说完,就故作准备起身的样子,不料刚一动,就被高野政宗突然抓住手,然后把小野寺反压在了身下,低头对着吃惊的小野寺就发情的吻了起来……

然后,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啊啊!我怎么会梦见前天的事情!!”小野寺从睡梦中惊醒,刚刚居然在梦见前天跟,跟高野先生那个那个的事情,啊!难道最近真的欲求不满吗?小野寺愤愤想到。

心情郁闷的开始穿衣洗漱,然后就又要开始每天重复要做的事情,上班工作!

可是,刚一打开门从房间出来,就看到了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

“高野先生……-_-|||”

“就这样啊,不会说声早安吗,嗯?”高野政宗发困看着小野寺道。

“……”小野寺什么也没说,直接越过高野政宗去搭电梯,一进电梯就加快速度按楼层想快点逃开。

不料还是被高野政宗追了上来,早上的电梯没人,安静的让小野寺很烦躁。

“喂,昨天早上我好像穿错裤子了。”高野政宗突然说道。

“啊?”小野寺疑惑抬头道。

“昨天从你那里出来,发现我穿错了裤子,嗯,是内裤。”高野政宗淡然道。

“哦……啊啊!!Q口Q!纳尼?!”反应迟钝的小野寺吃了一惊。

“你没发现?看来你很习惯穿我的内裤?”高野政宗调戏道。

“才,才没有。我,我有洗的。”小野寺脸红到不行,低头轻声辩解。

而就因为他这样,让高野政宗靠近了他,在他耳边低哑道:“哦?那你帮我洗内裤了?真乖。”说完,还在小野寺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不是帮洗!我,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你的!都是黑色我怎么知道嘛!”小野寺反驳道。

“那你今天穿的是谁的内裤?”

“啊?”

“说。”

“……不,不关你的事。”小野寺把头扭向一边,然后腿有些发软的想到,他……他现在穿着的是高野先生的……

懊恼想了会儿后,感觉高野政宗在自己脸上亲了一口,而后电梯门开了的时候,高野政宗走了出去说道:“其实我没穿错,哈哈!”

“什么?!”小野寺吼道,然后恍然大悟发觉自己又被高野先生耍了!○(#‘^′#)○!

小野寺气呼呼地来到编辑部,看到高野政宗已经戴上眼镜在办公桌前看文件了,又怒又没辙的瞪了高野政宗几眼,然后不爽地坐在位置上,对着电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律酱,你怎么了?”笑容满面气色红润的翔太凑过去问小野寺,小野寺摇了摇头,表示没事,虽然脸色看起来还不是特别好。

“喂,律酱,你听说了没?”翔太突然道。

“嗯?”小野寺转头疑惑看着翔太。

“隔壁部门的事啊!听说啊,那个部门,就是很多女性的那个,这几天晚上啊~”翔太突然很严肃道。

“这几天?怎么?”

“都会出现有午夜色狼啊啊!”

“……”

“所以……”

“所以?”

“所以律酱你要小心啊!免得遇到色狼。Q口Q!!可怕。”

“……|||”小野寺很无奈的黑线狂落。

“木佐你别到处散播谣言,再说……”羽鸟突然插入说道。

“再说……嗯嗯0.0??”翔太睁大眼睛表示好奇。

“再说小野寺他是男的!!”羽鸟忍着黑线咬牙切齿道。

“哦!(⊙o⊙)!好像是哎!”

“……”小野寺。

“………”羽鸟。

“好了,你们别在扯了,快点去做事!!!”高野政宗突然命令道,然后又对着小野寺怒吼道:“小野寺你给我过来!!”

小野寺听到后,很不爽的过去,然后一过去之后,又被高野政宗用手里卷成一条的文件狠狠的敲了个头。

“啊!你干嘛打我!!”小野寺伸手摸摸自己被打痛的脑袋怒吼道。

“因为你该打!昨天交代给你的事,你说你都做了什么?”

“什么啊!”

“全弄错了!你看,这边明明是女主角深情对男主角告白的话,但是你看你粘贴的是什么?”高野政宗指着手里的漫画草稿说道。

小野寺凑上前去看了一眼,看到那个本来是“我爱你亲爱的。”的告白变成了“用XX更自信,要秀发更美丽,请用XX牌洗发水。”后,就直想开溜了,不过在开溜前就被高野政宗扯住衣领,然后咆哮道:“今天晚上留下了加班给我重做了它!!”

“T.T呜呜……”小野寺欲哭无泪。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