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ầu tài nguyên, ngươi biết đấy! – Chung Ý E Gia

Tên gốc: Cầu tư nguyên, nhĩ đổng đắc

求资源, 你懂得 by 锺意 e 家

( 面谈上司攻 × 钙片资源帝下属受)

XX 论坛上一片热火朝天, 要说是谁在论坛上呼风唤雨得瑟江湖, 那么一定要论某个资源帝大神啊!

哈? 要日本劲暴. 动作片? 没问题! 邮箱留下加粉一枚, 包你看到爽的全压缩精品动作片.

纳尼? 要看 3. P 连环插的搞基钙片? 啧啧, 惯例邮箱顺便加 Q…

而这个顺风顺水的某资源帝大神此时此刻正对着自家小电上发呆, 电脑上正显示着和刚刚才加上扣扣的某伸手党的聊天记录.

前面废话不多说, 这位伸手党的重点很重要.

“只要你每星期把最新的 GV 资源发到我这里来, 我就每个月给你五千.”

“先生! 这这这真的?”

“真的, 成交不?”

“可是你觉得这真的值吗?”

“嗯.”

“好! 居然你都值了, 那我们成交吧, 哈哈 O(∩_∩)O~~ 这是我的银. 行帐号…”

当然, 某钙片资源帝安丙同没有给他个人的银. 行号.

安丙同对着电脑发呆完毕之后, 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呀的, 今天他上司要叫他去公. 司加班! 怒! 白白浪费那么好的夜晚, 居然要去加班.

唉, 没办法, 资源帝在现实中毕竟还是个上班伸手领工薪族嘛, 要原谅原谅的.

于是, 果断合起电脑, 速度把自己 WS 的衣服换掉, 几分钟后, 一副白领模样的安丙同提上包火速飞奔公. 司加班, 干吧爹!

咳, 到了公. 司上司果然在了, 不对, 他一定根本还没回去, 说起他的变. 态上司顾泽, 真是一个工作狂, 天天加班不说, 而且工作量又大, 都没看过他参加什么娱乐节目, 对待人的态度也真是冷漠, 千年大面瘫, 还真不是人啊!

想完后, 安丙同还是乖乖向上司报到, 然后开始加班.

靠! 这个程序怎么那么复杂! 安丙同用手抓了抓头!

突然, 顾泽的那个办公室门突然打开了, 然后一阵皮鞋嗒嗒的声音, 安丙同听到后, 立刻恢复精英样, 镇定自若的敲击键盘.

眼神不离屏幕, 手指不离键盘的工作样, 这下顾泽巡逻肯定满意吧.

突然, 安丙同感觉有人碰了碰他肩膀, 一抬头, 哇靠! 是上司, 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不会是遣散费吧?

顾泽煤有忿表情的再次把钱递给安丙同说: “牛奶.” 安丙同愣了愣, 然后才明白过来顾泽要叫他去买牛奶, 原来如此, 明白过后的安丙同拿过钱下去买牛奶, 不过, 顾泽不是一直都喜欢喝咖啡提神的吗? 怎么这次换口味了?

没想明白的安丙同还是把牛奶买上来了.

“顾总, 牛奶买好了.”

安丙同说完, 速度退出顾泽的办公室, 他可不想跟顾泽待在一起, 否则又跟上次一样不就很惨.

正当安丙同在位置上坐下后, 里面传来了顾泽冷冷的声音: “进来.”

倏的一下, 安丙同打了个冷颤, 内心没底的进去, 然后看到了顾泽貌似不开心的脸, 顾泽说: “你买了几瓶?”

“哈?”

“牛奶买了几瓶?”

“一, 一瓶, 我绝对没偷买!” 安丙同以为顾泽误会他多买了, 所以为自己辩解说道.

“… 这瓶给你.”

“哈?”

“给你.” 说完, 把牛奶递给安丙同. 然后又叫安丙同出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 搞得安丙同蹦出四个字”莫名其妙” !

那天加班果然又是陪夜, 搞得安丙同好几次想用办公室电脑下个 A. VGV 什么的提神, 一天不看钙! 怎么对得起自己钙片资源帝的美称! 不过, 光被顾泽折磨也够提神的 = =.

“O(∩_∩)O~~ 内先生, 在?” 安丙同突然发现他的大客户的扣扣在线, 于是出于感谢, 安丙同想跟内先生聊聊.

“嗯.” 好简洁! 安丙同内心想到.

“O(∩_∩)O~~ 内先生上星期收到的货满意吗?”

“嗯.”

“O(∩_∩)O~~ 内先生忙吗? 如果忙我就不打扰了, 我只是在调. 查你是否满意, 这样就可以知道下次你比较喜欢哪种啊.”

“不忙, 上次的, 都喜欢.”

“O(∩_∩)O~~ 都喜欢啊, 真是荣幸啊! 那么看后有什么感觉?”

“…”

“O(∩_∩)O~~ 说说嘛! 大家都是男人啊!”

“想. 做.”

“O(∩_∩)O~~ 这么带感啊, 真好, 内先生一定有很多人等着和你做吧.”

“没有, 我只想找我的下属做.”

“( ⊙ o ⊙ ) 哦? 你喜欢那个下属吗?”

“…”

“对不起, 我不该问的. O(∩_∩)O~~ 那内先生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看我与上司的一夜.”

“… 哦哦, = = 那我没打搅到你吧.”

“还好.”

“o>_<o 那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很想那个!”

“我想冲出去, 把他压到桌子上, 一直干 ( 百度 ) 他…”

“哇! 他在你附近啊! 那不是很危险? 啧啧”

“…”

安丙同很开心的在顾泽办公室外面与他的大牌客户 QQ 聊天, 正聊的热火朝天呢!

过了一个星期.

某一天早上.

“下次要重口点的.”

安丙同差点把喝着的鲜奶喷到屏幕上, 不过资源帝就是资源帝, 安丙同擦了擦嘴角, 然后很镇定从重口味资源库取出资源发送过去.

“O(∩_∩)O~~ 内先生请接收, 要加油! 干掉他吧!”

安丙同觉得自己真是个细心善良的娃啊, 还懂得关心客户.

今天晚上是一个月一次的员工聚餐.

安丙同一大早上就被顾泽叫到办公室里做苦力, 所以晚上到了饭桌上, 搞得安丙同一看到食物就想扑, 但是, 人没到齐还是不能扑的.

过了会儿, 顾泽煤有忿表情的坐下之后, 代表可以动了, 安丙同就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吃着吃着, 一些饭桌上的惯例也来了.

“顾总真是青年才俊啊! 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对啊! 顾总, 公. 司的女同事都在等着你呢!”

他们讲啊讲, 顾泽就吃啊吃, 惯例不理.

而他们也觉得无趣就没在说了.

不过, 却转移了目标.

“小安也不错, 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呢?”

“要不, 介绍个女孩儿给你?”

怎么转移到我身上了? 安丙同郁闷的想到.

不过还是边吃边笑着回答: “哪里哪里, 我饥. 渴着呢! 要是有个母的喜欢我, 我马上扑过去!”

安丙同委婉说完后, 顾泽的筷子折碎了一双. 大家都震. 惊了下, 然后就见顾泽叫来了服. 务生, 然后说: “我要酒.” 咦? 顾泽不是不喝酒的吗? 安丙同疑惑的想到.

顾泽一拿到酒就狂喝, 喝着喝着就醉了. 等到散场的时候, 顾泽叫住了安丙同, 他说: “你过来.” 安丙同僵了僵, 不过还是乖乖过去了.

“带我回公. 司.” 啊! 喝醉了也要工作! 还真是个变. 态工作狂. 安丙同心里想.

等把醉鬼顾泽扛回公. 司, 打开顾泽办公室的灯后, 安丙同就被顾泽侧着头在脸轻挑地啵了一下, 安丙同先是被吓到了, 不过后来想想, 干嘛要跟酒鬼计较, 于是就没多反应.

所以, 就又被顾泽搂着在脸上亲了一下两下三下…

等顾泽想要亲第四下的时候, 安丙同终于把顾泽放倒在转椅上, 然后安丙同骂了句靠之后走出了办公室, 顾泽一定以为他自己叫了小. 姐来陪, 安丙同愤愤地想.

等安丙同拿了醒酒药回到办公室之后, 就看到顾泽在电脑桌前, 一副跟平时没差的工作样.

安丙同嘴角抽. 搐了下说: “顾总, 你还好吗?” 说完, 就看见顾泽站了起来, 向安丙同走了过去, 安丙同以为他要拿醒酒药, 就伸出手去, 没想到却被顾泽突然压到沙发上.

“我对你好吗?” 压在安丙同上面的顾泽开口说.

“啊啊?” 安丙同还陷入在为什么要压我的疑惑当中, 没听明白顾泽的问题.

“为什么不喝我给你的牛奶?”

“啊? ! 那是给我的?”

“你不是喜欢喝奶吗?”

“…”

“那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看电影?”

“哈? 那要我跟你去的?”

“唔!” 顾泽低头亲了口安丙同的嘴, 然后说: “我对你好吗?”

“…”

“脱衣服.”

“啊? !”

“快脱!”

“啊? 哦哦.”

“干掉你! 这是你说的!”

“啊? 嗯… 别咬那里.”

顾泽从安丙同的脖子肩膀一路吮. 吻到大. 腿内. 侧, 然后把安丙同抱到桌子上继续亲.

在桌子上的安丙同享受着顾泽的爱. 抚, 然后眼神河蟹间瞄到了顾泽还在亮着的电脑, 居然是钙片, 而且安丙同还看到顾泽的 QQ 栏上, 自己的 QQ 头像 = =.

“你是内先生?”

“别吵, 专心点.”

“那你应该还没看今天早上我发过去的那个吧, 就是… 那个重口味的…”

“看了.”

“救命啊! 啊啊! 唔…”

end

又是一个夜黑风高加班夜…

安丙同刚从厕所出来, 就被顾泽一把搂住, 按在墙上开始灼. 热吮. 吻起来, 安丙同从惊讶的”啊啊!” 被吻着吻着变成了”嗯… 嗯…” .

两人从上次顾泽喝醉酒的那次开始, 连续一星期以来都以加班在公. 司留夜为理由来做些事情, 就比如现在…

安丙同一路被顾泽拖回安丙同的员工室, 然后把安丙同放到桌子上后, 顾泽里开始扯安丙同的衣服, 然后从撕. 开衣服的里一点一点的用湿. 热的舌. 头开始舔 shì 着.

“嗯…” 安丙同胡乱的喘息着, 舒服的用手抓抓顾泽的头发, 然后双. 腿大开的想夹. 住顾泽的腰.

“帮我拉开拉链.” 顾泽边舔. 咬安丙同的 RU 头边命令安丙同说.

安丙同犹豫了下, 就开始用手去解. 开顾泽的西装裤拉链, 一拉开, 里面的东西就弹了出来.

“唔, 好硬啊…” 安丙同发出了感叹.

“…”

“啊! 别咬那里.” 顾泽刚刚有点惩罚意味的咬了咬安丙同的右边的小点.

然后开始一路沿下, 顾泽拉开安丙同的裤链, 然后伸出手出 撸 了两下.

“嗯…” 安丙同又舒服的呻. 吟出来, “爱我吗?” 顾泽突然问.

“嗯嗯.” 安丙同舒服的嗯嗯.

“说!”

“嗯… 爱你.” 安丙同说完, 顾泽就低下头, 扒. 开安丙同内. 裤后就是一口. 含. 住.

“啊…” 安丙同在顾泽的嘴里舒服的快死掉了, 顾泽含了一下, 安丙同感觉自己就快身寸了.

“可以了!” 安丙同说完, 顾泽就慢慢吐了出来. 然后顾泽从桌子上拿起电. 话线, 对着安丙同正在疯狂发. 情的地方说: “用线缠住, 不知道效果如何?”

安丙同听他说完, 吓的差点萎了下来.

“别别啊!”

“为什么别? 你不是喜欢重口味吗?”

“不要! 我比较喜欢你!”

“… 这是哪里的逻辑.” 顾泽有点脸红的说道.

“反正就不要!”

“嗯.” 顾泽点了点头, 然后开始抓起安丙同的双手, 用电. 话线把安丙同的两只手给绑了起来, 这一绑, 安丙同就身寸了出来.

“唔, 为什么要绑我?” 充满着情. 欲的声音.

“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 这是什么逻辑?” 安丙同说完, 顾泽就把安丙同的腿抬高, 然后把自己那早就发硬的火. 热, 凶猛的冲刺了进去.

“啊…” 安丙同惊讶的大叫一声, 然后因顾泽的 ** 而开始摇晃起来.

“把下属干掉!” 顾泽散发. 情. 欲的说着. 然后又用. 力的顶动.

“嗯… 慢点…” 安丙同这样说着, 顾泽却越发快速了.

“你… 嗯你以前是不是在办公室看那个的时候, 就想这么做? 那个下属是我?” 安丙同羞涩的问.

“嗯.” 顾泽点头, 然后一趟灼. 热就身寸了出去.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Cầu tài nguyên, ngươi biết đấy! – Chung Ý E Gia

  1. Pingback: Cầu tài nguyên, ngươi biết đấy! | ~ Mạc Mạc (๑•́ ₃ •̀๑)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