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ơi đâu trăng tròn – Chung Sơn

Tên gốc: Hà xử nguyệt nhi viên

何处月儿圆by钟山

(动物情缘)

(翠兰的血泪爱情罗曼史)

梦中的圆月,是谁的月圆?

猪先生是一头奇怪的猪,所有知道他的人都这么认为。当然,认识他的猪们更是觉得他是一只披着猪皮的怪物。一个东西想成为同类眼中的异类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不走寻常路,而猪先生走把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让人好生佩服。作为一头猪,猪先生却喜欢赏月。若是一个人喜欢赏月,这人多半是一个感情丰富多愁善感触景生情的文人骚客,比如苏轼。或者也有可能是一个爱好风花雪月三房四妾美人怀中抱的风流浪子,比如西门庆。这些人喜欢赏月,别人一定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叫人好生崇拜。一个人的诗作被传诵几千年仍热火朝天成为广大劳动人民孜孜乐道的话题,一个人的故事被所谓正人君子千百年来好生唾骂却又忍不住晚上躲在被子里细细翻阅连声叫好。总而言之,人赏月是可以的,而猪是不可以的,至于为什么,只因为他不是人,就这么简单。不幸的是,我们的猪先生并不是所谓的翩翩公子风流客,只是一头猪,一头没有锋利牙齿的小家猪。

猪先生喜欢赏月这个奇怪癖好,首先被他的娘亲大人和一起出生的兄弟姐妹所了解。那是一个夜黑月圆的夜晚,月亮大得骇人,好似要跟猪圈来个亲密接触似的。饱受月亮惊吓的猪妈妈在那天晚上早产,生了一堆活蹦乱跳的小猪,猪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当猪先生的兄弟姐妹们争先恐后扑向母亲大人大口喝奶时,猪先生却在原地站着不动,努力抬起他那几乎没有的小脖子,望着空中那一轮圆的可怕的月亮。看着月亮,猪先生忽然感到没来由的难过,虽然他刚出生,并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难过。他想哭,却哭不出来,只是流下长长的涎水。看到这一幕,不远处被小猪们扑倒的猪妈妈若有所思—这孩子一定喜欢吃烧饼。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猪妈妈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判断居然第一次出现了错误,虽然这次猜测也是猪妈妈有生以来第一次猜想。事实上这孩子不仅不喜欢吃烧饼,还几乎不怎么吃食,作为一头猪,却不爱吃食,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啊。其他的兄弟姐妹们都很鄙夷不吃食却爱赏月的猪先生,认为他不配做一头猪。

“你不配做一头猪!”兄弟姐妹们嚷嚷。

“为什么?”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的猪先生低下头,蹭了蹭口水,疑惑地望着身边“因为你一到晚上就看月亮!”猪大努力瞪大了眼睛,想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

“没有月亮的阴天我又没看。”猪先生小声嘀咕。

“因为你每天只吃一点东西!”猪二舔了舔嘴,大声吼道。

“我吃剩下的东西不都被你们抢光了。”猪先生小声嘀咕。

“因为你太瘦,没有我们这么完美的身材!”猪三甩了甩大耳朵。

“吃肥了会被杀掉。”猪先生小声嘀咕。

……

嘀咕完了,让我们回归正题。吃太多粮食的四蹄大肥猪会被两条腿的人类拖出去杀掉,这是聪明的猪先生在通过对周围猪们身材的观察以及观察人类的行为举止与聆听半夜里发出的惨叫声后所得出的结论。如果猪先生不是一头猪,凭这点,说不定他可以做福尔摩斯。可惜命运弄人,造化如此。虽然吃肥了会被杀掉这是个真理,但真理毕竟只是掌握在少数猪蹄中,而少数猪必须服从大多数猪的意见,这也是个真理。“烧死异端吧”这句话不仅存在于人类中,在猪的世界里也很受用。显然猪先生就是这个猪世界里的“异端”,也就不难想象大多数猪有多么愤怒了,如果条件允许,相信他们一定会对猪先生挥舞正义的铁蹄进行正义的裁决。

至于猪先生为什么喜欢看月亮,我相信诸位看官看到这里还不知道,其实猪先生自己也不知道。猪先生只是隐隐觉得有什么人在月亮上等他,当然,也有可能是一头如花似玉的小母猪。

面对兄弟姐妹们的不满与愤怒,猪先生熟视无睹,继续每天那只吃点小零食的赏月之旅。不要以为猪先生傻傻地看着月亮什么也没做,其实他那颗小猪头一直都在高速运转。

为什么猪圈上的桶会掉下来而月亮挂在空中却不掉下来呢?

为什么打雷就要下雨呢?

为什么天热就要扇猪耳朵呢?

为什么猪就必须被人类吃掉呢?

为什么猪就不能吃人呢?

为什么人也会吃人呢?

为什么我有这么多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呢?

……

由此看来,如果猪先生是一个人的话,那他一定会成为名震中外的大哲学家。可惜造化弄人,命运如此。

高老庄的高翠兰是一个奇怪的姑娘,她思维很奇特,从小崇拜人兽恋。翠兰的父母都觉得这是病,得治。

“翠兰小姐呀,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喜欢人兽呢?”大夫小心翼翼地问。

“戈薇和犬夜叉最后不都在一起了?”翻着小画册的翠兰天真地反问。

……

“翠兰小姐呀,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喜欢人兽呢?”大夫小心翼翼地问。

“人也是动物呀,为什么人和人能相爱人和兽却不能呢?”正在爬树的翠兰大声叫道。

……

“翠兰小姐呀,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喜欢人兽呢?”大夫小心翼翼地问。

“老娘就是喜欢人兽又怎么着,你管得着吗?从八岁开始你就问我同样的问题问到我十八岁,烦不烦呀?”我们的翠兰一脚将可怜的大夫撂倒在地。

……

“我要寻找我的真命天兽!”翠兰如是说。

八月十五。高老庄。猪圈。

外形看起来绝对不搭可内心的奇异程度绝对有得一拼的两个人,不对,其中有一头猪。他们俩就在八月十五月儿圆的这一夜相遇了。怎么听怎么像一篇非正常小说里的诡异故事。

怪胎相遇,十年不晚。

突发奇想绕了个圈去上茅房的翠兰一眼扫过猪圈,发现了正看着月亮流口水的猪先生。有时候命运就在上茅房的一瞬间便被决定,可见其实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就是句屁话。

“他,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兽!”翠兰忽然像触电了一般,心中无比激动。

“这,这就是一见钟情么?”翠兰继续激动。

“他看过来了,怎么办!”翠兰心中像有只疯狂的小猪在嬉戏翻滚。

猪先生确实是看过来了。他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发出奇怪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赏月之旅。

“小猪猪你好!”翠兰开心地说。

小猪猪翻白眼。

“小猪猪我们能做朋友吗?”翠兰继续开心地说。

小猪猪翻白眼。

“小猪猪你回答我呀!”翠兰有些着急了。

小猪猪翻白眼。

“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今天就算你是头大象也得跟我走!”翠兰挽起双袖,风驰电掣般翻进了猪圈。

一时间圈内猪蹦人跳,好不热闹。

猪先生的惨叫声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如此悦耳动听。

高老庄。大堂。

“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翠兰扯着老夫人的衣袖,泪眼婆娑。

“翠兰呀,平时你这么说说也就算了,婚姻大事怎么可以当儿戏?况且是和一头猪!”老夫人摇摇头。

“娘,我们是真心相爱呀,你们不能拆散我们啊,我们现在就像那可怜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最终只能化成蝴蝶各自飞。”翠兰带着哭腔低声道。旁边一头被捆起来的某猪对着翠兰翻白眼。

“翠兰啊,这事真不能成,听娘的话,小猪给你当小宠物成不?不要说什么成婚成婚了。”老夫人无奈地摆摆衣袖。

“娘,如果你真不让我和小猪猪成婚,我,我就去森林里找一头大象做相公!”翠兰被逼急了,狠狠道。

“……”

高老庄以美丽与野性而著称的高翠兰要和一头脏兮兮的猪成婚了。方圆几百里地都听闻了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

“这也太可怕了,这高翠兰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普通人说。

“他们应当被烧死!”激愤者说。

“爱情,是不分种族的!翠兰,我支持你!”异端者说。

总之,不管他们怎么说,翠兰和猪先生还是成婚了。

婚后的生活甜蜜又幸福。当然,翠兰是这么认为的。至于那只时刻翻着白眼的小猪猪,我们确实不了解他的想法。

草地上,我们可以看到翻滚的高翠兰和缩成一团同样在翻滚的猪先生。

树上,我们可以看到掏鸟蛋的高翠兰和在树下眼巴巴望着的猪先生。

湖里,我们可以看到尽情潜水的高翠兰和在湖面上随水飘荡的猪先生。

“小猪猪,你为什么喜欢看月亮呢?月亮看起来好冷好冷,我感觉很不舒服呢。”

“哼哼……”

“小猪猪,这个煎蛋给你吃,好不好?”

“哼哼……”

“小猪猪,我好开心啊,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

“哼哼……”

美好的日子总是难以维持很长时间,这同样是个真理。

这天清晨,睡醒的高翠兰发现小猪猪不见了,只有一封信留在桌子上,纸上印着几个乱七八糟的蹄印。实在是难为我们的翠兰姑娘了,没学过猪文字的她根本看不懂这么高深的信。不过不论怎样,小猪猪的离开时一个不争的事实,翠兰鞋都顾不上穿就奔出了房门。

“小猪猪,你出来呀!”

“小猪猪,你去哪了?”

“小猪猪,你快回来呀!”

……

在我们可怜的翠兰漫山遍野寻找小猪猪时,我们的小猪猪正忙着避免和一只饿狼亲密接触。

小猪猪是半夜趁翠兰睡着了逃出来的。逃出三里地后小猪猪又觉得有些不放心,于是又跑了三里地跑回去写了一封信给翠兰,信上是这么说的:

“翠兰,我去寻找为什么我这么爱看月亮的原因了。找到之后我再回高老庄。”

写完后小猪猪满意地又瞧了瞧,便放下信再次奔了出去。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一丁点差距的,猪先生用他自己亲自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本来在猪先生的臆想中,高老庄外的世界应该是这样的:

到处是草地,鸟语花香春风送暖,小青蛙小兔子小松鼠小猴子快乐地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好不快活。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天空阴沉沉的,电闪雷鸣。确实有草地,不过猪先生没有任何心情去观望是否有什么小猴子奔跑之类的,他现在正忙着自己逃跑。很难想象,肥滚滚的猪先生身体里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跑得如此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可惜的是,猪先生身后那只穷追不舍的饿狼比猪先生跑得更快,眼看着二者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饿狼的鼻子几乎已经碰到了猪先生短短的小尾巴。

猪先生一屁股坐到地上打着哆嗦,看着饿狼的那流着涎水的嘴巴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翠兰,你要守寡了。这是猪先生的最后一个念头。

过了好一会儿,猪先生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痛。现在的狼怎么都这么好心肠,都发明高科技能让猎物无痛苦死亡啦?猪先生忽然觉得现在社会进步了,茹毛饮血的时代要告终了。他缓缓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自己的尸体是怎么个样子。

睁开眼睛。他看到一颗狼头,半个脑袋都没了,剩下的半个脑袋上沾满了白色红色的东西,散发出阵阵热气,狼头上仅存的一只眼睛哀怨地看着猪先生。猪先生觉得浑身发毛。再往上看去,头顶上悬着一根金光闪闪的大棒子,棒子上也散发着阵阵热气,看来这就是让狼先生脑袋分家的罪魁祸首。拿着棒子的是一只大猴子,一只穿着虎皮裙的超大猴子。猴子抬起头轻蔑地用下巴对着猪先生,猪先生忽然有一种想要跳起来打死猴子的冲动,不是因为猴子的高傲,而是别的什么说不清的原因。但是看着悬在自己头上的棒子,猪先生还是忍住了这冲动。君子杀猴,十年不晚。猪先生想。

“你愿意与我们一道去西天取经吗?”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猪先生缓缓转过脑袋,发现原来自己左边还有个骑白马的家伙,可惜的是,这家伙不是王子,是个光头和尚。

“和你们一起去西天取经我就能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看月亮吗?”虽然头上悬着棒子和马蹄,可猪先生还是忍不住问,他不想做一只不明不白的猪。

棒子向下压了压,马蹄也向下压了压。

“好好,我去我去!我跟你们一起去西天取经!”猪先生连忙道。小命是革命的本钱。猪先生想。

就这样,这一人一猴一白马的队伍变成了一人一猴一猪一白马。

这比猪先生和翠兰二人还奇怪的组合就这样踏上了西游之路。猪先生有种被坑的感觉。

“师傅,你让我救这头死肥猪干嘛?害我洗了一百二十七遍金箍棒。”猴子不满。

“阿弥陀佛,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和尚合掌念叨。

“说实话。”猴子端起棒子。

“取经的路上肯定会有恶劣的环境嘛,比如说沙漠什么的。到时候如果没食物了,我们就可以……”和尚小声道。

“哼哼哼哼哼……”小猪猪大声叫唤。

“悟空,他说什么?”和尚疑惑。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猴子瞧了瞧猪先生。

“刚刚我那么小声都被他听到了啊,看来猪耳朵果然不凡。”和尚喃喃。

“悟空,你再说一遍,他叫什么来着?”和尚瞪大双眼。

“小猪猪。”猴子掏耳朵。

“小猪猪……你让我们两个雄性动物去叫另一个雄性动物小猪猪?而且这头小猪猪还那么肥壮?”和尚抱着头嚷嚷。

“那给他取个名字呗。猪头三怎么样?”猴子啃着桃子。

小猪猪大声哼哼表示不满。

“猪八戒怎么样?”和尚沉吟片刻,兴奋道。

“为啥要起这样个怪名?”猴子翻白眼。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和尚笑道。

“你们为什么去西游啊?我是为了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喜欢看月亮。佛祖是不是个很厉害的人?他能解答我的问题吧?”猪先生喋喋不休。在和尚和猴子的压迫与生化改造之下,猪先生堪堪掌握了人话。

“八戒,为师西游,也是为了寻找一个答案。至于什么问题的答案,我也不清楚。”和尚说道。

“无事可做。”一旁的猴子酷酷地说。猴子总是很酷,除了吃水果和看到小母猴的时候。

“二师兄呀,你每天都问这个问题有什么用呢?我们已经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了,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嘛。半途而废了有很多人和妖怪会笑话我们嘛,想知道答案去了西天不就知道了嘛,你听我说一句嘛,所谓西游就是为了寻找事情的真想嘛,然后……”最后加入的沙僧喋喋不休。

我们可怜的白龙马只能保持沉默,他实在是不会说人话。

“八戒,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怎么可以一看到美女就流口水呢?我们西行之人应该把一切女色置之度外。”

“那猴子为什么不叫孙悟色?”八戒很不屑。

……

“哇,好恐怖好暴力好血腥!”沙僧用手捂着眼睛从指缝偷偷望出去。

“悟空啊,你把八戒打死了以后我们到沙漠没饭吃了怎么办呀?”和尚开始劝说。

“你们都不得好死!”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猪先生狠狠地想。

“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啦啦啦!”沙僧很兴奋。

“抓他的是个美女妖精呢,他巴不得我们晚点去救他。”猴子掏耳朵。

“等和尚死了我就打包回高老庄。”八戒躺在地上扇着猪耳朵。

“你们都不得好死!”从某洞传来飘渺的声音。

某年某月某日。西行途中。天竺国。

和尚要成婚了,和天竺国的公主。抛绣球抛出来的便宜驸马。

“大家收拾收拾吧,我要回去找翠兰。”八戒说。

“起码喝完喜酒再走嘛。”猴子掏耳朵。

“我们已经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了,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嘛。半途而废了有很多人和妖怪会笑话我们嘛,想知道答案去了西天不就知道了嘛,你听我说一句嘛,所谓西游就是为了寻找事情的真想嘛,怎么可以因为师傅要结婚就放弃嘛,我们可以把师母拉上一起去西游嘛,这样多好呀……”沙僧喋喋不休。

花好不一定月圆,长得像人不一定是人,这话的确是个真理。

天竺国如花似玉的公主大人居然是只妖怪,听闻这一消息后不知道有多少怀春少男肝肠寸断饮恨堕落,虽然公主根本不认识他们。

公主被猴子逮住,公主跪在地上抬起脑袋幽怨地看着八戒,八戒浑身发毛,躲到了和尚背后。

“不看你的相公看我做什么?就算我有型也不必这么崇拜我吧,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八戒嚷嚷。

“有家室?那你为什么不回去?留着你的妻子一个人等你么?”公主继续哀怨。

“哇,还真的看上我了?和尚你要小心了。”八戒得意。

“八戒,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唉,还是可惜了这漂亮皮囊。”和尚摇摇头。

“漂亮皮囊?我马上让这皮囊变成真正的臭皮囊!”猴子举起棒子摩拳擦掌。猴子只对母猴子有兴趣。

大家都摇摇头,捂住了眼睛。

“哇,快看仙子!”偷偷从指缝往外看的沙僧大声叫道。

大家都睁开眼睛。

果然是个仙子,伴着阵阵仙乐飘然而至。

仙子哀怨地瞟了一眼猪先生。猪先生打了个激灵,忽然感觉没来由的难过。

“猪,看来不仅妖怪看上你了,连仙子都看上你了。”啃着香蕉的猴子满不在乎。

事实证明,如果没后台就不要出来赶时髦当妖怪。西行的路上,没后台的妖怪都被猴子一棒子打死了,有后台的都在快被猴子打死时被后台拯救于生死之间。

“后台,你说这小兔子怎么办?”猴子掏耳朵。

“听说兔子肉很好吃。”八戒低声道。

小兔子和后台一起哀怨地看向八戒。八戒打了个哆嗦,跳到和尚背后。

“刚刚带走小兔子的仙子是谁啊?我怎么觉得那么眼熟?”八戒刚从哀怨眼神的阴影中恢复过来。

“嫦娥仙子,女,一千三百二十七岁,至今未婚,属于有房有车有宠物还有个私家星球的超级大佬。对了,你不是喜欢看月亮么?给过她产权费没?小心她告你侵犯私人物品喔。”沙僧翻着手里的《天界八卦》。

八戒停下脚步。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想起了什么。

“等到了西天就什么都知道了。”八戒摇摇脑袋,继续赶路。

“大师兄不好啦,师傅被妖怪抓走啦!”沙僧蹦跳着。

“师弟,怎么你这么兴奋……”八戒嘟囔。

“管他的,抓他的妖怪是个大帅哥,他高兴还来不及呢。”猴子掏耳朵。

“你们都不得好死!”远方传来飘渺的声音。

“大师兄不好了,师傅被妖怪抓走了……”沙僧有气无力。

“就不能给他换句新潮点的台词么?”猪先生嘟囔。

“放心,他能坚持到我们去救他的那一刻。”猴子把棒子扔到一边,挂在树上睡觉。

“你们都不得好死!”远方传来飘渺的声音。

“师傅又要结婚了,我们收拾收拾回家吧。”八戒翻着行李。

“和尚就是个克妻相,想和他成婚的女人女鬼女妖怪都不会有好下场。”猴子打着哈欠。

“真是恶趣味。”八戒嘟囔。

“大师兄你怎么可以这么血腥?”从指缝偷偷看出去的沙僧道。

“可惜了这漂亮皮囊。”和尚摇摇头。

“八戒,为了这个答案,你还是准备成佛么?”和尚头一次这么严肃地说话。

“有什么问题吗?”八戒奇怪。

“当年我救你,也是为了一个答案。现在你要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也只能看你自己了。”和尚叹了一口气,甩了甩袖子。

“答案?我的答案?我不就是为了寻找喜欢看月亮的答案么?”八戒疑惑。

“此答案非彼答案,此答案乃彼答案。如何回答,回答如何,结果如何,如何结果,皆在你一念之间。”和尚正式得离谱。

“如何,结果?”八戒喃喃。

西行终日。西天。大雷音寺前

“你们决定好了么?”和尚叹了一口气,回头望了望几个徒弟,继续道,“一旦成佛,你们将失去一切欲望,你们还愿意么?”

“那师傅你为什么坚持西行路呢?”八戒疑惑。

“始于何处,终于何处,一切皆是因果造化。因由我种,果自由我还。”和尚喃喃。

“既然是因果,那就让我看看这因果如何,好不好吃!”猴子举起棒子。

西行终日。西天。大雷音寺。

八戒跪在地上,偷偷瞟了瞟猴子,猴子正若无其事掏着耳朵。八戒实在是没有勇气抬头面对头顶的诸天神佛,但是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不和他对视实在没礼貌。于是他缓缓抬起头,视线与佛祖相对。在那一瞬间,八戒脑海里闪过三双眼睛。第一双是翠兰的,翠兰的眼睛先是调皮地向上挑,接着变得空洞无助。第二双是饿狼的,饿狼的眼睛里充斥着血腥与残忍。第三双是嫦娥的,哀怨的眼神,让人没来由的难过。八戒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和很多年前被饿狼扑倒在地时很像。只是当时饿狼的眼睛充满杀戮与残忍,而佛祖眼中则无悲无喜。那时候饿狼头顶还悬着一根如意金箍棒,而佛祖的头顶只有琉璃金盏。很多年前有一只猴子将猪从狼口里解救出来,而现在猴子也只能跪在地上,虽然他是那样的不屑。在定尘无风的大雷音寺里,八戒居然感到阵阵寒意。

成佛的最后一步,斩尽红尘,断前缘。

翠兰死了,死在猪先生离开后的第三个寒冬里。猪先生偷偷溜回高老庄想要在成佛前见翠兰最后一面,却再也不会见。猪先生站在高老庄大门前,他好像看到一个女孩,她一直坐在那里,痴痴地望着远方。

“我回来了。”小猪猪喃喃自语。

没有人回答。

秋风扫下高老庄最后一片枯叶,远处传来沉郁的狼嚎。

是夜。月。广寒宫外。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爱看月亮,月亮上住着一个人,一个他永远无法忘记的人,即使轮回转世失去过往一切,他也记得月亮。

“嫦娥呢,让我见见嫦娥!”天蓬瞪大双眼,捏紧了拳头。

“对不起,从今天开始,嫦娥仙子再也不会出广寒宫一步,更不会见任何人。”玉兔脸上冷冰冰的,比孤独寂寥的月宫还冷。

沉默了一会儿,天蓬转身离开。

“当年在天竺你不是说你要收拾行李回高老庄么?为什么不回去?”玉兔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天蓬停下脚步。

“为了救我,她又变回了她不喜欢的自己,而你却……”玉兔的哭声在清冷的月亮上显得如此孤苦无助。

天蓬回过头。

天蓬被贬下凡前一刻。瑶池。

“既然如此,那我与嫦娥仙子打个赌如何?”衣着华丽的妇人端起茶杯,噙了一口,满脸笑意。

“王母,请说。”素白衣裳的女子面若寒霜。

“就这样赌吧,若是你和他都变成另一个人,失去过往一切的记忆,若他还能爱上你,能和你在一起,那就算我输,你便能和天蓬比翼双飞,不离不弃。如果你输了……”王母停下来,笑着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冰冷仙子。

“我输了,又怎样?”

“如果你输了,那么以后你就只能待在你的广寒宫中,不许出去,不能见任何人,如何?”

“一言为定。”冰冷仙子一甩长袖走了出去。

茶未凉,人世已过十数年。

面无表情的嫦娥仙子重回瑶池。

“你输了。”王母端起茶杯。

“愿赌服输。”

“这样吧,人间的一年中你可以选一天,在那天你可以踏出广寒宫。都是仙家,太过苛刻总显得不近人情。”王母叹了一口气。

“八月十五。”

冰冷仙子转身离开。

“老娘做了十几年真正的自己,其中的快乐不是你们这些神仙能懂的。”冰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王母端着的茶杯落到地上,碎成碎片。

灵山。

净坛使者忽然想看看月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抬起头来看向天空,眼神空洞,无悲无喜。

灵山,无所谓夜,更无所谓月。永远梵音缭绕,佛光耀眼。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