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ật kí nuôi con của phu phu cánh cụt + Điệu valse trên băng – Thang Bao

Tên gốc: Xí nga phu phu dục nhi ký + Băng thượng viên vũ khúc

企鹅夫夫育儿记+冰上圆舞曲 BY汤包

(南极企鹅动物文 温柔面瘫1纠结自卑0 萌文强推HE)

企鹅夫夫育儿记

南极的冰面上热闹非常。

经过了漫长的冰上徒步迁徙和无比热闹的求偶季,现在正是企鹅们大量觅食和孵化幼鸟的好时候。

冰面上阳光普照,显得明亮而富有生机。

这天,艾德从约翰那里拿回来一颗蛋。

约翰的妻子是一只了不起的雌企鹅,竟然一次产下三颗蛋。

约翰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三枚珍贵的宝贝全部塞好,无奈之下只能放弃一个。

艾德小心翼翼地将小宝贝塞在自己的腹鳍下边,一点一点地挪回克里身边。

『看,亲爱的。』艾德掀起一点点羽毛,献宝一样地露出浅青色的蛋壳来给克里看。

『嗯,知道了。』克里温柔地靠过来,帮艾德放下羽毛,用喙理顺。

克里的态度让艾德失望。

『亲爱的,我们有孩子了!』艾德瞪大了眼睛,不高兴地拿嘴戳了戳克里。

『别瞎闹。』克里在冰上“啪嗒”了一下脚蹼。

艾德便不敢出声了。

艾德这几天都老老实实地跟文森一起站在一个雪包后头,肚子下边各塞着一颗蛋。

文森和安是艾德两夫夫的好朋友。

这个夏季,安顺利的产下了一颗蛋。

按照规矩把蛋交给文森后,安便依依不舍地离开文森和孩子去海边觅食。

艾德和文森都是第一次孵蛋,难免提心吊胆,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磕坏了孩子。

于是两只企鹅整天一动不动地站在一起,开始的时候还聊聊天,后来时日久了,连聊天的力气也没有了。

雄企鹅在孵化的季节能够不进食地站立很久,但艾德还是感觉到了一些饥饿和空虚。

艾德轻轻地摸摸自己温暖的肚皮,开始想念克里。

距离克里离开已经过去了三个星期,艾德回想着克里离去的背影,有些难过。

他们在一起已经两年,两年来,克里总是很温柔,喜欢帮艾德梳理毛发,时不时轻轻衔着艾德的喙,深情款款地注视着艾德。

然而这一切都让艾德感到不安,因为克里总是很少说话,不怎么发表意见。

艾德常常无法摸清克里的想法,这让他焦躁、害怕。

如果时间回溯到两年前,那时的克里英俊迷人,目光深邃,是这个企鹅群里面最最帅气,最受欢迎的雄企鹅。

在光滑的冰面上随意走动的克里,总是能吸引不少雌性的目光。

如果那时的克里没有选择艾德,那么现在他也会站在这里,幸福地孵化着属于他的孩子。

而艾德始终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雄企鹅,没有像克里那样闪耀的金红色领结和优雅的行走姿态。

他叫声平庸,毛色温和,一点儿也不显眼,从没有哪只雌企鹅长久地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过。

如果没有跟克里在一起,艾德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艾德自己也想象不出来。

艾德觉得现在的一切像是个脆弱的幻境,不知哪天,克里会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奇傻无比的怪梦,然后既然决然地离开,去开始新的生活。

时间就在艾德的胡思乱想中飞快的过去了。

有一天,安突然找了回来。

『你回来干什么?快回去捕食!』文森表情十分复杂,语气也颇为严厉。

『亲爱的,我很想念你和孩子。』

『我能照顾好孩子,你好好捕食,别瞎担心!』文森语调比刚才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板着脸。

安摸了摸已经吃得十分圆润的身体。

『亲爱的,我已经吃饱了,我这就跟孩子捕鱼去。』

『嗯,快去吧。』文森低下头,摸了摸肚皮。

『我跟孩子都很好,你放心吧。』

安欢快地转身走了。

艾德小心地挪了挪步子靠向文森。

『文森,你怎么了?』

『我没事。』

『胡说,你以前绝不会这样对安说话。』

『我可能是有些累了。』

『你得跟安道歉。』

『嗯,我明白。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我很想她,可是如果她不去努力捕食,等孩子孵出来了,拿什么喂孩子呢?对不起,是我太紧张了。』

『没事,放心吧,你们一定能养好这个孩子的。』

过了一会儿,艾德突然把脑袋埋得低低的,几乎一头扎进自己的羽毛里。

『克里。』

艾德用几乎听不到的音量叫了一声克里。

这一刻艾德突然觉得这个发音有些陌生,似乎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叫过这个名字了。

克里,我好想你。

艾德把脑袋死死地埋在胸口。

克里。

克里。

克里……

有过去了几天,远处开始传来小企鹅的叫声。

艾德微微地动动身子,仿佛听到了来自蛋壳里面的声音。

是孩子!

是孩子要孵出来了吗?

艾德欣喜若狂,可是随之又有了新的担忧。

许多刚出壳的小企鹅会因为没有食物而痛苦地叫唤。

企鹅爸爸们只好拼命从早已空空如也的嗉囊里找出一点儿东西来给小家伙们填填肚子。

那也坚持不了多久,喂养小企鹅的食物只能来自于出去捕食的雌企鹅。

然而克里……

克里走后便没有一丁点儿消息。

克里是雄企鹅,没有经过生产,按理说体力充沛,几个月里面往返一两次还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克里却一去不返,连安都回来探望过文森,克里却再没了影子。

克里,你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艾德伤心地想。

肚皮底下的企鹅蛋时刻提醒着艾德,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

『加油,艾德,你是孩子的父亲!』

艾德给自己鼓鼓劲,然后离开文森,去寻求帮助。

企鹅们总是一块儿抚养孩子,所以艾德坚信,一定能找到一只不用孵蛋的企鹅去帮忙带一些食物回来。

要快些,孩子随时有可能破壳而出。

艾德小步小步地挪动着,寻找着。

『哟,这不是艾德吗?』一个熟悉的雌企鹅跳出来拦住了艾德。

艾德认出这是从小就认识的奎妮,非常高兴。

『奎妮,好久不见!』

『嗯,怎么艾德,你也孵蛋?你不是跟克里在一块儿吗?』奎妮瞥了撇艾德的肚皮,靠近瞧了瞧。

『啊,这是约翰养不了了给我的,就快要出壳了。』艾德有些得意。

『哦。』奎妮表情有些怪怪的,但艾德没有注意到。

『奎妮,你今年用不用孵孩子?』艾德见奎妮无所事事的模样,觉得孩子的食物有了着落。

『哼。』奎妮突然大力撞了艾德一下。

艾德饿了许久,身体瘦弱不少,被奎妮一撞,脚下滑了一下。

『奎妮你干什么!』艾德勉强稳住自己,紧张不已地夹紧了蛋。

『万一摔着我的孩子可怎么办!』艾德气愤极了,转身就要走。

『等等!』奎妮敏捷地冲过来拦住艾德,『把蛋给我!』

『为什么!?这是我的孩子!』艾德拼命护住蛋,左右闪躲着。

『我不管!把孩子给我,要么扔了!』奎妮凶狠地啄着艾德,扯下他不少羽毛。

『奎妮快停下!你疯了吗?』艾德大叫起来,试图引来一些帮助。

『我的孩子冻死了,你的也别想孵出来!』

奎妮疯了。

艾德确信了这一点,更加慌乱起来,有几只雌企鹅冲过来试图击退奎妮。

但奎妮不管不顾地冲撞起来,谁都拦不下来。

艾德被吓得不知所措,努力地向远处挪动着。

『艾德!』奎妮红着眼睛,甩脱一只阻挡的雌企鹅向艾德猛冲过来。

艾德眼看躲不过,只好缩成一团死死地护住蛋。

『砰!』

一声巨响在冰面上炸开,许多企鹅向声源挪了过来。

冰面上霎时热闹了起来,企鹅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艾德全都听不清。

艾德紧张地睁开眼睛,眼前满是泪水,什么也看不清。

『艾德。』

谁在叫我?

谁?

『艾德,是我。』

泪水被温柔地擦掉。

艾德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里。

『克里?』

『嗯。』

『克里你回来了?』

『是的。』

『克里……』

『别怕,我回来了。』

『唔……』

『别哭,是我回来晚了,对不起。我带了食物回来,你饿了吧?』

『唔,食物还是留给孩子……』

『没事,我带了很多。』

克里一遍遍地擦拭艾德的泪水,帮艾德梳理羽毛,处理被奎妮啄出的伤痕,柔声安慰着刚刚惊慌失措的爱人。

围观的企鹅群缓缓散去,冰面上又恢复了平静

艾德也终于平复了下来。

『奎妮呢?』

『刚才被我一翅膀扇走了。』

艾德想起奎妮,心情十分复杂。

『别想了。』克里似乎听到了艾德脑袋里的声音,靠过来紧紧贴着艾德的身体。

『都是我的错,我该早点回来的。』

『没关系的,克里。』

『我去靠北的海里捕鱼了,那里太远,是我的错。』

『真的没关系,克里,你回来了。』

『嗯。』

『真是太好了。』

八月的时候,一只稚嫩的小企鹅啄破蛋壳钻了出来。

艾德高兴地手舞足蹈,恨不得嚷嚷地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孩子出生了。

克里拍拍艾德的脑袋让他冷静,然后低头给孩子喂了些食物。

『亲爱的,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好呢?』艾德把孩子塞回自己腹鳍下面,一脸兴奋地问克里。

『你说呢?』

『嗯,我想了一个,叫艾里克,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嗯,就叫这个吧。』克里推了推艾德,把艾里克赶到了自己的腹鳍下面塞好。

『孩子我来带,你去捕食。』

『哦。』

艾德很快便吃得圆鼓鼓的回来了,他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克里和艾里克。

克里拍了拍他的圆肚皮,似乎挺满意。

小艾里克在两位父亲的呵护下渐渐长出了丰满的羽翼,相信再过不久就能够下海了。

这一天,艾德看着已经可以自由地在冰上玩耍的小艾里克,突然问道。

『克里,下一个冬天,你会离开我吗?』

克里正忙着监视远处的几只水鸟,防止它们袭击小企鹅,听到艾德的话,愣了一愣。

艾德不敢看克里,低着头重复了一遍。

『我是说,下一个求偶季,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我不明白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克里啪嗒了一下脚蹼,这是他不高兴的时候的习惯动作。

通常只要这样做,艾德就会乖乖闭嘴。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

『克里,我是说真的。』

艾德伤心地低下了头。

『克里,你跟我在一起,你总是生气,一生气就跺脚蹼,话也很少,总是我在说。你一定很烦我对不对?这次我没有事先跟你商量好就把蛋带回来了,你很生气对不对?你走了那么久,我知道,你一定是在犹豫要不要回来。我也想过了,如果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很累很烦……』

艾德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埋着头,用几乎谁也听不到的声音悄悄说道。

『你想走就走吧,你那么帅,一定可以找到一只很漂亮很漂亮的企鹅……』

克里非常响亮地啪嗒了一下脚蹼。

艾德身体抖了抖,乖乖闭嘴。

『傻瓜,噗。』

克里突然笑了,让艾德不明所以。

『傻艾德,我连求偶舞都不会跳,你忘了?』

艾德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那年热闹的求偶季,雄企鹅们纷纷围绕在喜欢的雌企鹅周围摇摇摆摆地跳求偶舞。

克里却独自站得远远的,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艾德暗恋克里已久,却没有上前搭讪的勇气。

最后还是安看不过去,一翅膀把艾德划拉到克里面前,丢下一句『这小子能教你跳求偶舞!』就跟文森跑远了。

又害羞又紧张的艾德只好手足无措地在克里面前傻乎乎地站着。

直到克里缓缓退后了两步,说道『跳吧。』

……

『于是你这个傻家伙就在一只雄企鹅面前跳了半天求偶舞。』克里笑着说道。

艾德忘记了刚才的难过,却又因为害羞而无法把头抬起来。

『然后发生了什么呢艾德?』克里轻轻戳戳艾德的脑门。

艾德小小声地说『然后……然后你这个坏蛋,就把我拖到了一个雪洞里面……克里是个坏家伙……』

『你明明很高兴的。』克里轻轻将艾德的脑袋抬起来,深情款款地注视着艾德。

『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的你啊……』

『别……快别说了……』艾德眨巴着眼睛,不敢跟克里对视。

克里温柔地贴紧艾德的身体。

『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傻乎乎的。』

『我……』

『我爱你。』

『>///////////////////////<』

END

——————————————————————————————

冰上圆舞曲 BY 汤包

天气已经渐渐变冷。

可是南极丰饶的海洋里还有不少活蹦乱跳的鱼虾供企鹅们捕食。

『哈哈,瞧我的厉害!』

艾里克兴奋地大吼,一个猛子扎进了蔚蓝的海水中,激起一串浪花,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闪耀。

安德森紧随其后。

不多会儿,两只刚刚成年的雄企鹅便潜入了深深的海里,大快朵颐。

『呼!』艾里克一跃上岸,心满意足地甩了甩羽毛,转头去看随后跳上来的安德森。

『怎么样?我游得快吧!』艾里克颇为骄傲地再次甩了甩自己油亮的羽毛。

安德森歪歪头,不甘示弱地说:『我明明追上你了!』

『胡说!我在海里怎么没有看到你呢?』艾里克不等安德森回答便挺着吃得圆鼓鼓地肚皮走了几步,找了个高高的小雪堆几步跃上去,眯着眼睛晒太阳。

安德森知道艾里克从小就骄傲不服输,也不再多话,跳上雪堆去和艾里克站在一起。

安德森是安和文森的孩子,当初和小艾里克前后脚出壳,只比艾里克小了两天。

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成年后也没有分开的意思。

安德森晒了一小会儿太阳,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

艾里克看到,又洋洋得意起来。

『唉,别弄啦,我知道你站在我身边压力很大,可是你再怎么整理也不可能拼得过我的!』

艾里克昂首挺胸,炫耀着自己金色的漂亮围脖,享受着安德森欣赏的目光。

『美吧?』

『嗯,艾里克真好看!』

安德森说完,觉得有些没来由的羞涩,便换了个话题。

『艾里克,再过不久就是我们成年后的第一个求偶季了,你做准备了吗?』

『我还需要准备?』艾里克摆摆脑袋,不以为然。

安德森几乎被艾里克的金色围脖晃花了眼。

『可是,至少要练一练求偶舞吧?』

安德森好心提醒着艾里克,虽然艾里克在企鹅群中不乏仰慕者,但是万一因为求偶舞跳得不好而出了差错,这个骄傲的发小搞不好会羞愤地跳海自尽。

『艾德和克里已经教你了吧?』

『那两个老家伙哪会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年一到这时节就一块儿躲到雪洞里去,一进去就好几个小时,根本不管我。我站在外面喊,他们都不理我。艾德只管我吃得好不好,把我当未成年的小企鹅养。克里要么不说话,一开口就校训我。不就是求偶舞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摆摆头跺跺脚而已,我又不是没见过!』

艾里克愤愤然地跺了跺脚蹼,跺得啪嗒响。

唔,好吧,随他去。

安德森正想着,听到了母亲叫他的声音,转头看到安带着四个未换毛的小企鹅过来了。

『安德森,太好了,幼儿园人手不够了,你先帮妈妈照顾一下两个弟弟好不好?』

『没问题!』

安德森接过其中两只小企鹅熟练地塞在自己的腹鳍底下,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帮着带孩子了。

艾里克很少近距离接触小企鹅,有些兴奋,靠过去蹭蹭小企鹅。

灰扑扑,软绵绵的,真可爱,艾里克这么想着,低头去给他们梳毛。

『艾里克,你小心点,别伤了他们。』安德森听到小企鹅被戳痛了的叫声,急忙提醒发小。

『真麻烦,不玩儿了!』

艾里克站远些,似乎有点儿不高兴。

『艾里克别生气,第一次碰孩子,难免下手重一些,』安慈祥地安慰着艾里克,低下头去亲亲爱`抚自己腹鳍下边的两只小企鹅,『你看,这样轻轻的,他们就不会觉得不舒服了。』

艾里克学着安的样子凑近了些,碰了碰小企鹅。

『真有意思!』艾里克高兴地扇了扇翅膀。

『嗯,可爱吧,你看,他们挤在一起取暖呢,跟你们小时候一模一样。』安温柔地看看艾里克又看看安德森。

『安婶婶,我们小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吗?』艾里克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激动,干脆非常没有形象地趴在地上逗两只小企鹅。

『是呀,你们两个小时候也是这样的毛色,软乎乎的,路也走不稳,猛跑两步就东倒西歪不知道怎么办了,饿了就张大嘴讨食吃,不给就瞎闹,麻烦得一塌糊涂。我一只雌企鹅加上那三只雄企鹅,整天围着你们两个小坏蛋忙得焦头烂额。』

安想起刚有了孩子的日子,眼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滔滔不绝起来。

那时候安和文森,艾德和克里都是第一次看孩子,真真手忙脚乱。

『说起来,你们两个小家伙那时候好得不得了,不管在哪里都抱在一起,远看像个大绒毛球似的。艾德想分开你们又怕弄伤了你们,急得直打转。我就叫安森把你们一块儿塞到肚皮底下暖着……』

『妈妈你快别说了。』

安德森怪不好意思的,扭头不看安。

艾里克听得津津有味,催着安往下讲。

安摆摆头。

『就这些啦,后来你们就一点一点长大了,学会了下海捕食,我们几个也轻松了不少。现在都长得这么大了,尤其是艾里克,羽毛真漂亮,你克里爸爸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你帅!』

『真的!?』艾里克一听到夸奖就抑制不住兴奋,站起来原地转了半个圈。

『是啊,过一阵子就是求偶季了,你们两个年轻人这下就要各自成家啦,说不定过不了几个月,就开始孵蛋了呢!』

安说着,远远地看到几只外出捕食的雌企鹅回来,大叫着跟她们打招呼。

『姐妹们快回来,幼儿园人手不足了!』

几只雌企鹅迅速地挪了过来,谢过安德森,又不约而同地对艾里克的外表夸赞个不停。

『艾里克,安婶婶还有事情,你跟安德森好好玩儿吧。』

安亲昵地蹭蹭安德森的脖子:『乖儿子,记得多练习一下你爸爸教你的求偶舞,当年妈妈就是被那支舞骗昏了头才会嫁给他的!绝对是求偶季致胜法宝!』

安德森尴尬地偏过头:『妈妈快别说了,我都练熟啦,再说了,什么叫被‘骗’了啊……』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告诉爸爸喔。妈妈走了。』

安走后,艾里克陷入了少有的犹豫。

安森教给安德森的求偶舞……

求偶季致胜法宝……

求偶季……

致胜……

法宝……

好想学……

看一下应该就能学会吧?

大概吧?

怎么办……

好想学……

安德森见艾里克突然安静了下来,眨了眨眼便猜出了发小的心思。

『艾里克?艾里克?别发呆了!』

艾里克被安德森撞了一下,回过神来。

『你干嘛?!』

『呵呵,你想学我的求偶舞吗?』

『安森只教给你了,又没说要教我,我凭什么学?』

『凭我们一起长大的呀,而且妈妈刚才也是特意说给你听的。』

『安婶婶?』艾里克不解地看着安德森。

『是啊,妈妈很担心你,说你两个爸爸都不走寻常路,一个不会跳,一个跳得很糟糕……』

『你……你胡说!谁不会跳?谁很糟糕?』艾里克急得跳脚。

安德森急忙安抚:『你别激动,是说艾德和克里,不是说你!』

『哼!』

要不是他们还在雪洞里不好打扰,我现在就去请他们教我跳,艾里克心里这样想着,总觉得有点儿底气不足。

安德森拍拍翅膀:『我教你吧,我都练熟了,晚上我教你!』

知道发小害羞,安德森晚上特意带着艾里克走到一块稍远的冰面上。

谨慎地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企鹅后,安德森挪到距离艾里克三个企鹅身位的地方。

『艾里克,我先跳一遍给你看,当作示范。』

『嗯,好吧。』艾里克脸上故作平淡,其实内心非常期待看到传说中的舞步。

安德森站定后迅速地回忆了一下舞步,然后绕着艾里克开始缓慢地转圈,舞动翅膀。

这支舞里面跺脚动作不多,也不怎么复杂,以转圈圈为主。

起初,艾里克觉得大失所望,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可是当安德森绕着艾里克转过半个圆的时候,艾里克已经看得着迷了。

这支传说中的求偶舞,不负它的名号,当真深情款款,优美无比。

安德森在月光下流畅地转动着,羽毛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几个轻巧地跺脚后,安德森已经跳完了第一圈,准确地转到了艾里克的面前。

缓缓地低头……

抬头……

然后开始第二圈……

第三圈……

三圈结束,当艾里克回神的时候,正看到安德森站在自己面前,轻轻衔着自己的喙,专注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安德森……

安德森的眼睛在发光。

感觉……怪怪的。

艾德被克里温柔地衔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艾里克痴痴地想……

『啊啊啊!!!』反应过来的艾里克一翅膀扇向安德森。

安德森迅速后退了一步,躲过艾里克的攻击。

『嘘!会被人听到!』安德森低声提醒着艾里克,终于让艾里克回神。

啊啊啊啊啊……

回过神的艾里克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浓,安德森看不清艾里克的表情,不确定他是生气还是怎么了。

因为我刚才衔了你的喙?

不至于生气吧,我这不是要教你跳舞吗?

这么想着,安德森小心翼翼地走近。

『艾里克,你别生气好不好?刚才那个是安森教的结束动作,我知道是太亲密了一点……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没……没事。』艾里克抖了抖羽毛,故作镇定地抬起头来。

安德森稍稍放下心。

『艾里克,我来教你吧。』

安德森和艾里克并排站着,让艾里克跟着学他的动作。

『不难的,你看,翅膀这样慢慢举起来的时候转半个圈。』

安德森有耐心地示范着。

艾里克心里恨不得马上钻进海里,学着安德森的动作,僵硬地举起自己的翅膀。

『啪!』

『艾里克你没事吧!』安德森看到艾里克无缘无故地滑倒,急忙挪过去看。

『没事。』艾里克闷闷地趴在地上。

『没事就好,可能是刚开始学,不好掌握平衡。』

『嗯。』艾里克低不可闻地应了一声,身体更加僵硬了。

安德森担心的用嘴碰了碰艾里克。

『艾里克,快起来吧?』

『不……』

『你怎么了?』

『我不想学了……』

艾里克笨拙地爬起来,低着头往回走。

安德森不解地跟在一边,担忧地看着发小。

『艾里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没有。』

『那怎么了?』

『就是不想学了。』

艾里克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蹼,郁闷地几乎要哭。

好丢脸。

总觉得好丢脸……

好想躲起来。

呜呜呜。

好想马上躲起来!

艾里克没有学会求偶舞。

热热闹闹的求偶季,冰上充满了拍翅膀和跺脚的声响,成年的单身雄企鹅们围着心仪的雌企鹅翩翩起舞。

艾德郁闷地看到自家的小艾里克酷酷地站在远处观望着一切,一点儿加入的意思都没有。

安德森担忧地走到艾里克身边。

『艾里克,你怎么了?』

『哼。』

艾里克不说话,板着脸兀自站着。

偶尔有一两只雌企鹅大着胆子过来搭讪,也都被艾里克的冰山脸吓退了。

安和艾德轮流劝导,也无济于事。

艾德很着急,悄悄地跟克里抱怨。

『儿子怎么跟你一样,连求偶舞都不会跳,急死我啦!』

克里不屑地晃晃脑袋:『瞎说什么呢?我跟那个傻小子可不一样。』

最后,安德森小心翼翼地陪在艾里克身边。

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度过了他们成年后的第一个求偶季。

他们还很年轻,有太多的不明白。

未来还长,日子总会越过越好。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