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 giỏi đến “chơi” tôi xem! – Phi Bình Quả

Tên gốc: Hữu chủng nhĩ nha lai ngoạn ngã a

有种你丫来玩我啊 by 飞苹果

(可爱短篇, 腹黑攻 × 炸毛受 HE)

半校园, 腹黑攻, 炸毛受.

约美女未果, 却碰上个美男.

微博吐槽未果, 却杠上个腹黑.

于是只能被吃掉了.

很简单的小故事, 其实只算个开头. . . 也许万一等手头的长篇写完了会想扩一扩. . . .

=========

1.

沈立冰突然树立了一个目标.

长肌肉!

自从那天沈立冰约会回来, 寝室里的人突然发现内部食物储存量大大的不够了. 原本可供全寝室兄弟六人两周分量的方便面和火腿肠正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减少, 男生寝室桌子上并不多见的零食也是突然出现一大堆, 正当大家打算尝尝鲜的时候又迅速的消失不见

于是这周的例行聚餐上, 当某人把第三盘肉类以迅猛龙的架势干掉的时候, 五个兄弟一起停住了筷子

“这是第几个了?” 袁山风咬着筷子尖说

“应该是第五个吧… 还是第六个?” 方小贝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这学期的第二个, 这几年的第八个!” 侯皓非常肯定, 筷子敲了敲碗边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次不是女的.” 顾南停顿了片刻后, 根据已知信息得出分析结论

“咦?” 众兄弟惊诧了: “详细点!” .

于是顾南很严谨地复述了一下上周沈立冰同学约美女未果, 被某肌肉男强烈刺激卑微小心灵的事情经过, 当然, 去掉了嫉妒心爆棚的失恋男针对对方外表和身材的唾弃和诅咒.

“也就是说, 他约了传说中的语嫣妹妹, 结果到了电影院发现语嫣妹妹的位子上坐了一位阳光帅气高大英俊拥有强健体魄的肌肉猛男?” 侯皓一脸了然状地总结了一下顾南的转述.

“请教! 既然如此, 为何不走减肥路线, 反走暴食路线?” 李恩很慎重小心的问一直低头某吃的沈同学.

“天一健身会所的教练说…” 再一大片肉, “要长肌肉, 要先增加蛋白质, 要多吃肉!” 再吞一口糖醋里脊.

“…” 其余五人默然.

不知道那位英明的教练有没有顺便提到一下, 光吃不练的话只会长膘不会长肌肉这个问题.

这晚沈立冰同学吃饱喝足确定补充够了蛋白质和热量之后, 心满意足地打开电脑开始刷学校 BBS.

四年不变的天蓝色版面看多了有点腻味, 校园网的管理员真是够懒的啊.

沈同学一边腹诽一边打开今天的热帖.

“惊闻护理学院语嫣妹妹名花落肥土, 奸夫疑似高帅富! ! ! 有图乱入”

我擦!

沈立冰亢奋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郁闷加嫉妒加好奇了.

照片很清楚. 长发及腰的语嫣妹妹穿着护士服, 从护理学院实验楼出来, 正在走向一辆红色的宝马 X6. 驾驶室一侧的车门打开着, 一高大背影男一手撑车门一手搭车顶, 很闲适很贵族很有钱的站姿.

骚包.

虽然看不到脸, 但是沈立冰断定这就是那天坐他旁边的男人.

因为那骚包的气息一模一样.

果断关掉页面, 忽略楼下一排一排羡慕嫉妒恨的跟贴, 沈立冰登录微博开始看新闻.

他的微博关注里大部分是新闻, 热点, 旅行, 美食之类的推广账户, 少数十几个热门草根, 极少数网络好友, 没有一个现实中的朋友. 因为喜欢在微博上发些个人感悟, 俗称牢骚, 如果有现实中认识的人, 会让他觉得像在操场上脱光了洗澡被全校师生围观一样, 淋浴, 还不是泡澡…

输完密码登录进去, 右上角跳出来的数据让沈立冰呆了一下

@ 我的微博 2238 条

收到的评论 1204 条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以一个医科大四宅男的号召力来说, 平均每条微博的评论和转发数保持在个位数是正常的, 两位数是超常的, 三位数以上就一定是网站抽风了!

总有一天腐到你: 丧心病狂的绝配!

天使爱菊花: 非一般的偶然! 神一样的存在!

美丽美丽美丽丽: 爱死你们了, 请永远地在一起吧

晕了也不醒: 啊啊啊啊啊啊啊 ~

没什么比直男变弯更美好: 壮男攻可爱受很搭呀! 百搭呀!

风一样的女纸: 人肉啊人肉吧, 这样都行啊!

深深深呼吸: 妞儿炮灰了, 为神马女人总是被炮灰!

翻了十几页评论之后, 沈立冰终于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事情的源头来自五天前他发的一条微博, 就是看电影那天.

沈立冰是个不折不扣的微博控, 随时随地都能即拍即发, 不管有没有人看, 反正自己发得挺高兴的.

于是那天一边盯着不知所谓的大屏幕一边用眼角余光扫描旁边男人英俊的侧脸线条之后, 沈立冰掏出手机发了这么一条:

“郁闷! 本来以为是跟美女浪漫约会, 顺便一垒, 说不定二垒, 结果她的位子上居然坐了个肌肉男! 比老子高比老子帅比老子有肌肉! 苍天啊! 给条活路吧, 这世界没有可爱宅男的生存空间了么!” ( 来自足迹分享 / 我在 **** 影城 ).

微博发出去五天, 前几天得到零星几条同情和心有戚戚的慨叹, 今天突然就爆发了.

从 @ 里面跟过去, 看到了这么一条微博:

“今天妞儿给了张电影票, 无聊跑来看了, 果然爱情电影不适合一个人看. 不过旁边坐了个很好玩的小男生, 一直在用奇怪的眼神瞪我, 胖嘟嘟的脸配上圆圆的大眼睛像妞儿家的那只肥加菲一样, 还一样贪吃哈哈, 足足吃了两大桶爆米花.” ( 来自足迹分享 / 我在 **** 影城 )

你才加菲! 你全家都加菲! 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立冰暴走了.

一时之间寝室里书飞杯跳, 刀叉横行, 众兄弟一致决定出门避祸, 纷纷转战到其他寝室看电视打游戏去了. 顾南抱起笔记本电脑拎了张凳子准备去走廊上呆一会儿.

沈立冰炸毛起来的杀伤力是非人类的.

“站住! 顾南, 过来帮我人肉这个人!” .

“我很忙, 论文还没弄完.

“那个笔记本里那么多资料, 怎么还没弄完? 不管! 先帮我忙!” 沈立冰把顾南拖回自己的电脑前坐下.

“这个笔记本里有资料? 在哪里?”

“啊, 我没跟你说吗? F 盘下面有个新建文件夹, 里头是这次谭老板让做的麻醉论文的资料, 我 copy 了一份, 我的都写完了.”

“你 copy 了一份? 这个笔记本不是你的吗?” 顾南点开 F 盘下面的那个文件夹, 果然资料相当多, 并且冷门, 很难搞到的那种.

“谁告诉你是我的?” 沈立冰莫名其妙地看他, 啪一声盖上他的笔记本, “言助教的, 上周他听我说你电脑坏了, 扔给我带回来的, 说让你随便用. 论文明天弄也来得及, 赶紧的, 帮我把这个家伙找出来.” 顾南除了本专业是尖子, 其他很多方面也有一手.

暂时压下心中对言奕的愤懑, 顾南不得不先帮室友兼死党解决定位敌营的首要任务.

“看微博内容, 应该对我们学校蛮熟悉的. 学院设置, 宿舍分布之类都提到过.”

“那是, 那家伙女朋友是王 **.” 沈立冰用很刻意的无所谓语气说.

“王 **?”

“就是我上周送电影票约她又放我鸽子换她男朋友来气我的那个护理学院二年级传说中的语嫣妹妹!”

“哦.” 顾南一如既往的一脸平静, 开始查 IP 地址.

“常用 IP 似乎… 是校园网的地址…”

“校园… 我擦! 那家伙是我们学校的? 我们学校的! 我擦!” 沈立冰忍不住一连串的爆粗口.

“不过… 不是同一个校区, 这个地址应该是二校区那边的.” 顾南下了最终结论, 也表示不能再查到更详细的地址了.

二校区在城市的另一头, 地铁 20 分钟, 自行车一个小时, 原生态步行 3 个小时.

因为距离的原因, 也因为没有准确到纵横坐标的打击点位, 沈立冰暂时放弃了杀上门单挑的想法, 改为在微博上”友好” 的交流.

于是他非常慎重地压下了满腔火气斟酌了二十分钟后在那个叫做”风杨” 的账号下留了一条评论.

“很好玩是吧? 有种你丫来玩我啊! ! !”

宿舍断电时间到, 果断关机睡觉.

“站住! 顾南, 过来帮我人肉这个人!” .

“我很忙, 论文还没弄完.

“那个笔记本里那么多资料, 怎么还没弄完? 不管! 先帮我忙!” 沈立冰把顾南拖回自己的电脑前坐下.

“这个笔记本里有资料? 在哪里?”

“啊, 我没跟你说吗? F 盘下面有个新建文件夹, 里头是这次谭老板让做的麻醉论文的资料, 我 copy 了一份, 我的都写完了.”

“你 copy 了一份? 这个笔记本不是你的吗?” 顾南点开 F 盘下面的那个文件夹, 果然资料相当多, 并且冷门, 很难搞到的那种.

“谁告诉你是我的?” 沈立冰莫名其妙地看他, 啪一声盖上他的笔记本, “言助教的, 上周他听我说你电脑坏了, 扔给我带回来的, 说让你随便用. 论文明天弄也来得及, 赶紧的, 帮我把这个家伙找出来.” 顾南除了本专业是尖子, 其他很多方面也有一手.

暂时压下心中对言奕的愤懑, 顾南不得不先帮室友兼死党解决定位敌营的首要任务.

“看微博内容, 应该对我们学校蛮熟悉的. 学院设置, 宿舍分布之类都提到过.”

“那是, 那家伙女朋友是王 **.” 沈立冰用很刻意的无所谓语气说.

“王 **?”

“就是我上周送电影票约她又放我鸽子换她男朋友来气我的那个护理学院二年级传说中的语嫣妹妹!”

“哦.” 顾南一如既往的一脸平静, 开始查 IP 地址.

“常用 IP 似乎… 是校园网的地址…”

“校园… 我擦! 那家伙是我们学校的? 我们学校的! 我擦!” 沈立冰忍不住一连串的爆粗口.

“不过… 不是同一个校区, 这个地址应该是二校区那边的.” 顾南下了最终结论, 也表示不能再查到更详细的地址了.

二校区在城市的另一头, 地铁 20 分钟, 自行车一个小时, 原生态步行 3 个小时.

因为距离的原因, 也因为没有准确到纵横坐标的打击点位, 沈立冰暂时放弃了杀上门单挑的想法, 改为在微博上”友好” 的交流.

于是他非常慎重地压下了满腔火气斟酌了二十分钟后在那个叫做”风杨” 的账号下留了一条评论.

“很好玩是吧? 有种你丫来玩我啊! ! !”

宿舍断电时间到, 果断关机睡觉.

风扬的微博.

第三天, 没有新内容.

第四天, 没有新内容.

第五天, 没有新内容.

第六天, 群众热情稍微褪去了, 改为怀疑小攻的属性.

“直男被妞儿教育了咩?”

“其实是强受被自家强攻教育了吧, 于是小加菲被炮灰了么?

“我敢打赌肌肉男兄私下勾搭小加菲去了.”

“于是我们可以期待不久之后的晒甜蜜了么?”

“都散了吧, 网络 YY 什么的, 都是浮云啊!”

“悲催的单恋呐, 可怜的小加菲每天跑这里来情话绵绵, 掬一把同情之泪.”

“静静潜伏, 等待新战况…”

沈小受的斗志一直很昂扬, 但是再怎么昂扬的斗志也会一而鼓, 再而衰, 三而竭. 半个月后, 学年实习期到了, 强大的实习压力, 让沈立冰也暂时顾不上每天在风扬的微博贴挑战书了.

临床医学院学生的实习, 意味着鲜血与手术刀齐飞, 绷带共肉末一色. 沈立冰胆子一向不大, 考进临床专业是一个意外, 能熬到第四年都没有申请退学也是一个意外, 如果不是有各项全能的死党顾南罩着, 还有个以权谋私的助教言奕帮着, 他说不定早就被踢回老家卖红薯养猪什么的了.

虽然沈立冰经常念叨人家北大也出养猪人才, 但既然已经熬过了七年的一大半, 还是觉得咬牙坚持下去比较划得来. 就好像买了电影票一定要看完一样, 沈立冰一向坚持绝不浪费, 交了学费就一定要读完不是么!

实习第一天报道, 带他们小组的主治医生正在手术中, 没有迎接训话什么的, 直接就被叫进了手术室旁观, 四个小时后, 出来沈立冰就吐了.

扒着洗手台吐得正猛, 旁边走过来一人, 摘了手套开始洗手.

眼角只瞄到下半身, 深蓝色手术衣下面是米色的休闲裤, 看面料很好的样子, 脚上是一双舒适的普通到极点的黑布鞋.

沈立冰看了看自己今天早上特意擦亮的很少穿的皮鞋, 有点醒悟.

几个小时的手术站下来, 没有一双舒适的鞋果然是不行的.

一只修长的手递过来一条咖啡色手帕, 边角有精致的绣花, 华丽的风格和蓝白相间的医院装修形成诡异的落差.

“谢谢.” 沈立冰就着水龙头漱口, 来回几次才把喉咙里的酸涩味道冲淡了. 一手接过手帕捏在手里.

“活人的身体跟解剖室的标本是不一样的.” 声音低沉华丽, 慢条斯理的优雅.

“是啊, 只是旁观就已经受不了了, 等我自己要主刀的那天可怎么办啊! 我不活了, 我为神马要学这个专业啊! 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周游世界的摄影师啊! 都怪我那个悲催的神经质老妈!” 出于宣泄后的放松心态, 沈立冰忍不住在这个闻起来有丝淡淡苹果香味的人身边开始吐槽, 吐槽痛苦的医科学业和自己疯狂的老妈, 一边吐槽一边打湿了手帕擦脸.

“所以你妈妈做的菜很好吃?” 嗯, 苹果味医生很顺利地接下沈同学跳跃的思维, 并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引导.

“是啊, 所以说学校的食堂真是猪食啊! 杨医生, 我是不是该叫你杨老师, 您是带我们组的吧?” 沈立冰洗完脸抬头, 穿医生服的高个子男人靠在洗手台边, 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白色的大口罩遮住了一大半面孔, 只露出一双晶亮的眼睛, 眼底闪着一种叫做算计的光芒.

“是的, 不过你可以叫我杨哥, 叫老师太生分了.” 也不适合做坏事.

“你这一年的实习都是跟我, 如果我们相处的好的话… 我保证, 你这五个学分会很好拿.”

“杨哥! 你太够意思了!” 沈立冰果断哈皮了, 一巴掌拍在不锈钢洗手台上, 震得自己手掌发麻.

“嗯, 回到食物这个话题, 我手艺很不错, 有机会可以尝尝.”

放饵.

“哎呀! 择日不如撞日, 只要不吃食堂让我吃什么都行! 杨哥你几点下班?”

上钩.

一个小时后.

“可以走了.”

“等一下我那几个同学.”

“他们手头还有病人, 迟一点自己过来, 我给了地址了.” 明天早上太阳升起来以前, 那几个家伙都别想休息, 更别说来他家吃晚饭了.

“哎, 杨哥, 你怎么下班了还不脱口罩?”

“路上灰大, 回家再脱.”

“哎呀, 我怎么没想到, 早知道我也不脱了.”

一高一矮两个背影走到停车场, 上了一辆红色 X6.

“哟, 看来医生真是有钱途.” 某加菲羡慕的语气.

“上车吧, 昨天买了三文鱼, 到家后最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吃了.” 早就从微博上摸清了某加菲喜好的某人紧了紧口罩的系带, 落下中控锁, 发动车子. 明天得把答应表妹的 iphone4S 买了, 要不然妞儿翻起脸来是相当不好对付的.

爱吃鱼, 还不承认是喵属性的么!

一听到鱼眼睛就圆了, 真是… 好玩啊.

一个月后.

风杨: 小加菲最近瘦了, 拒不吃肉, 手感越来越柴, 有点担心.

冰河世纪猛男: 55555 谁说的长肌肉要先吃肉的! 谁说的! 出来受死! 啊啊啊啊啊!

2.

“冰冰, 等下来我办公室.” 玉树临风的杨风医生踏出电梯, 对擦身而过却对他视如不见的某人说.

没听到, 没听到. 我很忙, 我很忙.

沈立冰一边在脑子里碎碎念, 一边使劲按电梯的关门钮.

“哎呀, 实习阶段小考的题目我好像忘在抽屉里了. 可别被谁偷看了.” 杨风医生很是懊恼地小声说.

“… 我把报告交了就来.”

可恶的家伙! 就知道玩这一招!

他怎么就那么单蠢地相信这是位乐于助人心地善良的实习导师呢!

他怎么就会乖乖地上了车, 进了门, 吃了某人的东西呢!

他怎么就偏偏会被威胁利诱吃得死死的呢!

对了, 还有那个称呼!

冰冰! 冰冰啊!

你说他沈立冰一正港男子汉, 跟妖艳的范爷搭得上边么? 跟纯洁的莲花有一点相像么?

在那个烂人的带领下, 如今胸外科整层楼的医生, 护士, 扫地的阿姨, 包括四十六张病床上的病人, 都喊他冰冰啊!

听一次折寿一年啊有木有!

沈立冰像火车头一样冲下一楼交了东西, 看电梯门口站了太多人, 索性蹬蹬蹬爬了楼梯. 四楼而已, 对于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来说本是轻而易举.

问题是, 最近一个月多月吃出来的小肚子带来点困扰.

小胖子冰冰同学愤恨地靠着楼梯扶手喘气.

还是要怪那个烂人! 还有那个死教练! 什么玩意儿!

他决定天天爬楼梯, 外加一个小时游泳, 就不信不能把这多出来的肉练没了!

砰地一声推开办公室门, 门扇从墙上弹回来, 差点没砸着冰冰同学的鼻梁.

坐到离那个人最远的地方, 沈立冰全身警戒地问: “什么事?”

杨医生轻飘飘地走过去关上门, 再轻飘飘地走到冰冰同学坐着的沙发扶手上坐下.

是的, 你没有看错! 沙发扶手!

你说这是为人师表应该有的坐姿么? 这是受全院护士爱戴的胸外科主治医师应该有的行为么?

这人怎么就喜欢调戏他呢?

沈立冰虽然反射弧有点长, 可不笨. 要说一个多月都没看出来自己沦为了调戏对象, 那他也忒单纯了.

加上那个家伙在微博里老是发些暧昧的段子, 逗得一众腐女跟打了鸡血一样在下面 YY 地热火朝天.

就快连同人文都有了啊喂!

只不过, 他不确定杨风是纯粹觉得逗着自己好玩儿, 还是真有那方面的意思.

虽然他常常说些暧昧的话, 还动不动就捏自己的脸, 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把距离拉到最小, 除此以外, 倒是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反感的举动.

“前天的糖醋鱼排好吃么?”

“什么… 好, 好吃.” 沈立冰有点跟不上这妖人的思路. 他的思维仿佛是三次元的, 总能

在完全不搭调的时间, 根本不对劲的地点, 莫名其妙地衔接到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去.

比如现在.

“我今天三点就能下班了, 一起去买新鲜的龙虾吧, 我认识个海鲜批发市场的小老板, 能买到真正的好货.”

“龙虾? 龙虾!” 贪吃的沈立冰同学瞬间眼睛溜圆了, 对于自己抗拒不了美食这个缺点, 他其实并不是很介意.

“我… 我要复习! 对, 我要复习, 要考试了!”

每到考试就会紧张到抓狂的沈同学拼命点头. 跟考试相比, 考试就是那条龙, 龙虾就是那只虾, 完全不同物种.

“听说实习导师都参加了这次的命题.”

“就是说你真的有考试题? 不是蒙我的!” 沈同学血液上头, 激动地抓住了某人的手臂.

某人当然不会拒绝送上门来的豆腐, 拉过手掌捏住.

手指头短短圆圆的呢, 皮肤也不错. 不像自己拿手术刀时间长了, 都长茧子了.

呦, 看掌纹还是断掌, 可得小心别被呼到巴掌, 听说断掌打人可疼了.

“你倒是把题目给我看看啊! 我保证不泄露. 实在不行, 你透露几个大题就行, 我只求及格.” 圆眼睛满满地全是渴望, 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正被翻来覆去地捏啊捏.

“不急, 下班先去买菜, 晚上在我家, 我帮你复习啊.” 杨医生严肃地拍了拍沈同学的肩膀, 居高临下地说: “相信我, 有导师指导, 你这次一定及格.”

“好… 好吧. 先说好, 你要是又对我… 对我动手动脚的, 可别怪我不尊师重道.”

“就凭你这小胖身板?” 高出沈同学一整个头的杨风医生笑了.

就是这种语气! 还加个”小” ! 还加个”胖” !

小爷为只是稍微那么有点点肉而已!

你丫名词前面不加形容词会死啊!

又被揭了逆鳞的沈小胖同学怒气冲冲地走了.

可惜三点一到, 还是乖乖地等在了停车场, 这种开后门的事, 还是低调一点好, 他甚至连口罩都没摘, 就怕被其他同学看到他又上了杨风的车.

同学甲路过: “哎, 冰冰, 今天杨医生又给你喂食啊!”

同学乙好奇: “什么典故? 这谁呀?”

同学甲八婆上身: “哟你还不知道啊, 我跟你说啊这位… balabala…”

沈立冰欲哭无泪.

“走了.” 杨医生从后面走过来, 揉了揉他的头.

“我,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 你先走. 我等下自己过来.” 还是适当保持距离比较安全.

“要先去海鲜市场挑龙虾啊. 你不想去么? 自己挑哦, 最肥美最新鲜的龙虾哦. 你想吃奶油 焗 的, 还是麻辣干炒的? 要不清蒸吧?” 杨医生按开了车门, 坐上驾驶位, 等着某人自己跳上来.

呜呜呜可以都要么!

于是当然最后沈立冰同学还是上了杨老师的车.

两人一车去了海鲜市场, 拎回来一只一斤四两重的大龙虾, 外加三只雪白雪白的象拔蚌. 杨风进了厨房里放东西, 沈立冰开了他的电脑下载海鲜食谱, 一边看一边吞口水.

“怎么? 想学做菜啊?” 杨风拎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 “我换件衣服, 你自己玩儿着, 冰箱里有芒果布丁自己去拿.”

如果说美食是对付沈立冰的杀伤性武器, 那甜品就是他的死穴罩门.

偏偏杨风对这两者的使用方法都掌握得炉火纯青.

贪吃的沈同学正大勺大勺地挖着布丁往嘴里塞, 一抬头差点没噎死.

他! 他! 他! 居然光着就出来了!

虽然也不是全光着, 一条棉质的家居长裤, 裤腰带松松挽了个蝴蝶结, 随着某人的脚步晃啊晃的. 某人光裸的胸肌和腹肌也晃啊晃的, 晃花了小宅男沈立冰的眼.

“你你你… 你干什么?” 沈立冰呆滞了, 一小颗芒果肉从嘴角掉了出来.

“做饭啊. 怎么你想来试试?” 杨医生把手里的围裙往脖子上一挂, 转身背对沈小同学,

“来, 帮个忙.”

“你你你… 怎么能这么穿围裙? 围裙有这么穿的么! 你暴露狂啊你!” 沈立冰往后一蹿, 后背抵在了椅子扶手上.

“这样又凉快又方便, 你没试过?”

他妈的小爷试过在大澡堂冲澡, 试过在球场上跑嗨了脱上衣, 试过大热天只穿内裤睡觉, 可没试过裸穿围裙啊!

这么潮流尖端的搭配不是小爷的风格啊!

沈立冰瞪着眼前小麦色的皮肤, 腰间一道凹线往下走, 没入深蓝色的裤腰里. 十根修长的指头捻着两条细细的带子停在半空.

“你自己不会系啊?”

“背后不方便啊, 系出来的蝴蝶结不漂亮.”

我擦!

沈立冰同学恨恨地放下布丁, 接过围裙带子三下五除二, 搞定!

不仅漂亮, 还结实. 就不信三层死疙瘩你能解开.

杨医生摸了摸后腰上的绳结, 嘴角抽了抽转过身来, 弯腰逼近沈立冰的脸蛋, 眼看着越靠越近, 围裙大大的前襟垂落下来, 胸前风光一览无余.

肌肉啊还是肌肉, 鼓鼓的有力的一眼看上去就很强健的肌肉, 散发出成熟男性强烈的荷尔蒙. 沈立冰这时候居然脑子跑偏地想到了孔雀, 开屏啊什么的, 春晚那两只交尾的公孔雀, 就是类似这样招摇它们的尾巴的吧.

沈小同学抵在椅子上退无可退, 一张脸不知道是羞红的还是气红的, 分外添了些颜色.

杨医生慈爱地抚上沈小同学的嘴角: “冰冰你可真是孩子气啊, 看你吃得到处都是.”

手指从下唇擦过, 捏起一小颗芒果肉.

轰 ~

这下沈小同学除了脸蛋以外, 包括脖子都气红了.

“滚去做饭啊你!” 沈同学已经完全不记得尊师重道四个字怎么写了. 这一个月, 杨风老师亲手一步步抹杀了自己的形象, 除了在医院众人面前给面子叫他一声杨医生, 沈立冰背地里都是用”烂人”, “妖人”, “混蛋” 这一系列尊号来称呼杨风先生.

于是杨医生去做兼职厨师了, 沈同学也放弃了食谱开始看书, 考试之前他都是爱学习的好孩子.

一个小时后, 抵挡不住香味的沈同学一步一步蹭进了厨房, 杨风正从烤箱里往外端烤盘.

“冰冰来, 尝尝先.” 筷子夹起一块雪白的带着奶油香甜气息的龙虾肉.

美味当前, 沈立冰很没骨气地放弃抗议御用爱称, 啊呜一口连筷子尖一起吞了进去.

好吃.

沈立冰闭着眼睛慢慢品味奶油的浓香和龙虾肉的甘美, 还有蘑菇与洋葱的香味, 真是太美好了.

嗯, 嘴角似乎还有芝士, 沈同学下意识地张唇欲舔, 眼前一黑, 唇上暖暖地覆了一层柔软, 不属于自己的舌尖在唇角扫过, 芝士被舔干净了.

沈立冰”咻” 的瞪大了眼, 于是大眼瞪大眼, 距离不超过五厘米.

唇上被重重一压, 一只手伸过来捂住了他的眼, 腰上一紧, 贴上了某条围裙.

十秒钟, 扫过一遍双唇, 撬开牙齿, 卷起无措的舌尖蹂躏一番, 时间到, 退出.

做了坏事的杨医生干脆利落的退出一米远, 确保不会被断掌招呼到, 端了盛好的龙虾盘子大步闪离了厨房.

留下了还在呆滞中的被吃了奶油芝士龙虾味嫩豆腐的沈冰冰同学.

沈立冰梦游一样地从厨房飘到客厅, 再飘到餐桌前坐下.

由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于是他很配合地接过碗筷, 低头扒饭. 一直到白米饭扒下去半碗, 沈同学才突然大梦初醒.

“你… 是 gay?”

“是啊.” 杨厨师快乐的拎过冰镇后的白葡萄酒, 给自己倒上三分之一杯. 夏天最适合用白酒配龙虾了, 白酒芳香弥郁的果味搭配龙虾温醇冷冽的鲜甜, 一口下去, 闭上眼睛就是天堂.

“我也要喝.” 沈立冰看着杨风一脸的陶醉, 忍不住先放下心头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你等下要复习.”

“可是你不是说要帮我复习吗?” 为什么你能喝酒, 我就不可以!

“因为我是老师, 你是学生.” 有一条真理叫做”Laoshi forever is dui de .”

“你! 你还敢说自己是老师! 有你… 这样的老师吗? 你你… 刚才对我干了什么?” 沈同学一摔筷子, 气势很足的质问.

“我亲了你. 不对, 应该是吻了你, 是湿吻哦. 知道什么叫湿吻吗?” 杨姓流氓夹了一块白灼象拔蚌放到沈小同学碗里, “试试这个, 你平常口味太重了, 偶尔也该试试清淡的.”

口味重? 我口味重? 明明你才是重口吧!

男人你都亲的下去!

还湿吻! ONO!

沈小同学扒拉了半盘象拔蚌到碗里, 死命往嘴里塞, 企图掩盖掉刚才口腔里那诡异的触感.

然而根据百度百科, 白灼象拔蚌的特色是 —— 肉嫩而富有弹性.

于是沈小同学含了满嘴, 腮帮子蠕动, 越嚼表情越奇怪了.

“怎样? 味道不错吧? 来, 赏你喝一小口, 感觉一下.” 杨风把自己的杯子凑到他面前, 餐灯暖黄的光线穿透清澈的玻璃杯, 映出杯沿模糊的唇纹.

由于杯子位置刚好下嘴, 沈立冰顺势喝下一大口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又他妈的间接接吻了!

“喜欢吗?”

“喜欢你个头!” 沈立冰一把抓过酒瓶, 捞个干净杯子, 哗啦啦倒了个全满, 一扬脖子灌了下去.

伪小资最讨厌了, 喝酒就喝酒, 倒一丁点喝半个小时都没见少是玩哪样! 小爷虽然酒量不好, 可酒胆一向是包天的, 男人喝酒那就得图个豪迈.

“哎哎, 那个… 后劲很足哦.” 杨风一不留神眼看着炸了毛的沈小同学接连喝掉两个满杯.

“说! 你为什么… 啊? 吻我?” 沈立冰扒拉开半个桌子, 把杯盘碗盏都推到一边, 不说清楚都别吃了!

“我喜欢你啊.” 杨风微微叹了口气, 还是太急了点. 本想慢慢来的, 谁料到刚才一见那粉嫩嫩的唇染上淡黄色的芝士酱, 闭着眼睛一脸满足的笑脸, 一时冲动就啃了上去.

要等迟钝的沈小同学自己醒悟, 时间是漫长的, 希望是渺茫的, 于是今天干脆就吃掉了吧.

做好了决定, 正直的杨医生决定开始循循善诱, 教导这个不开窍的弟子.

“交过女朋友么?”

“… 关你屁事.” 沈立冰追女孩子经历丰富, 可真正追到手的一个没有. 通常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约人而真正来了人的倒是有那么一次, 可是这一次就惹上眼前这么个混蛋.

孽缘啊! 沈小同学心底流泪, 眼眶泛红.

“看过 A 字头片子么?”

“… 当然看看… 看过!”

“有反应么?”

“… 关你屁事!”

“讨厌我么? 说真话.”

“… 虽然你很可恶, 不过… 也说不上讨厌.” 沈小同学脸蛋越来越红, 手里还遥遥欲坠地提着酒瓶子.

“有没有发现这段时间你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多?” 除了每周两天的医院实习, 沈立冰回学校上课的时候也会来他家吃晚饭, 顺便还会打包宵夜.

“要不是你丫的威胁小爷的学分…”

“我觉得你贪吃的因素要大一些.”

“好吧, 你手艺确实不错, 不过那也不能抹杀你用实习成绩要挟我的事实.”

“你仔细想想我真的逼过你么?”

“怎么没有! 你! 你逼我上手术! 明知道我最怕那场面, 你居然让我站在手术台最近的地方! 上周那个心脏移植, 你让我捧着心脏站了两个小时!” 沈立冰越说越委屈, 血淋淋的心脏啊, 不是塑胶的不是猪啊羊啊什么的, 是从几分钟前还活生生的人身上摘下来的啊!” 害得他后背全湿透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十根指头都保持着弯曲状.

“我那是对你偏心, 你实习才一个月已经跟我上了十几台大手术, 你觉得普通本科生有这么多机会么? 胸外科的实习名额有多紧俏你知道吗?” 杨风揉了揉眉心, 有点后悔之前逗过头了, 急需挽回分数啊.

“说到这个, 我当初明明申请的体检科, 为什么会跑到这个悲催的胸外科?”

杨医生捞过思考中的沈小同学手里的瓶子, 给两人的杯子里各自倒上半杯酒: “乖, 龙虾凉了可不好吃, 我们边吃边说好不好?”

沈立冰愤愤地张口吞下送上嘴的虾肉, 再喝下递到嘴边的酒: “你说你一堂堂主治医生, 为什么偏偏跟我这么一个老实学生过不去. 啊? 你说你要身材有身材, 要长相有长相, 你还有钱有房有车, 一群漂亮女护士天天围着你转, 还有我们组那个谁, 头发染的乱起八糟颜色那个女的, 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杨老师啊杨医生哎” 叫得那么亲热, 你说你怎么不去招她? 你偏要来招我!”

杨风抿了口酒, 凑近沈小同学嗅了嗅.

嗯, 说话都带酒气了, 是葡萄酒的果酸味还是真的有酸味呢.

“因为我不喜欢她, 我喜欢你啊.”

“那我们组那个谁, 叫罗伟的, 不是很帅么, 你怎么不去喜欢他?” 沈立冰打了个小小的嗝, 酒喝得太急了, 话也说得急, 于是就有了那么点呼吸不畅的感觉.

“因为我不喜欢他, 我喜欢你啊.” 杨风无奈地笑了, 揉了揉他的头, 决定换个方式.

“你胆儿可真小, 被亲一下就吓成这样.”

“什… 什… 什么? 吓? 小爷能被你吓到? 你龙虾吃多了胆固醇飙高吧?” 沈立冰一向经不得挑衅, 一听这话, 酒气上冲, 哪还记得纠结什么男人该不该吻男人的问题, 一把攥住了杨医生的围裙领口.

围裙脖子上那根带子其实也是活结, 被他这么大力一拽, 顿时散了, 沈立冰抓着围裙看着眼前的裸男再次陷入呆滞中.

… 身材… 真是该死的好啊…

这胸肌… 这腹肌… 这肱二头肌…

杨医生看着某人满脸通红, 双手在自己胸前无意识地摸来摸去, 还绕着某个关键部位划圈圈, 于是浑身一热, 开始考虑把人就地扑倒正法的可行性.

“冰冰, 来, 我们去沙发上好么?” 刻意放低的声线, 营造出缠绵暧昧的气氛.

“去沙发干嘛?” 正忙着化身小色狼的沈同学茫然问道.

“方便你报复我, 亲回来啊.”

“不用! 小爷要报复你还需要找什么地形!” 沈小同学很干脆地两腿一分, 蹿到了杨医生大腿上坐好, 张嘴就啃了上去.

跟头小狼似的, 还真是在啃啊.

杨医生无奈地伸手捞住了某人的臀, 把正往下滑的小色狼往上托了托. 嘴唇一定被咬出印子了, 幸好明天不上班.

“哎, 你倒是张嘴让我进去啊, 我也要湿吻. 接吻技术真烂啊你!” 沈小同学双眼已经迷蒙了, 倒是记得一定要分毫不差地报复回去.

杨风听得火起, 一掌扣住沈立冰后脑勺, 一手捞紧小腰, 展开绝地反击.

于是你来我往, 唇舌纠缠, 走马换枪, 大战三百回合什么的.

至于沈冰冰同学那天有没有被彻底吃干抹净…

嘘… 趁他们忙, 咱们还是去吃龙虾吧.

3. H

杨风很气闷, 沈立冰很舒心.

杨风把人放进软软的被窝里, 在沈立冰红透了的脸颊上拧了一记. 犹豫了一下, 只给他脱了鞋, 无可奈何地给盖上了被子.

冰冰同学这一觉睡到了半夜两点, 喉咙干得难受, 于是爬起来打算下床喝水.

夜间断电的学校寝室伤不起啊, 大学四年, 他已经练就了堪比盲侠, 于黑夜之中穿梭无阻的本事.

关键的第一步是要从上铺的梯子上爬下来.

第一个动作是把屁股转向床边, 第二个动作抓栏杆.

咦? 栏杆呢? . . .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Có giỏi đến “chơi” tôi xem! – Phi Bình Quả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