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ợ cắt tóc – Phần Nghĩa Phiền

Tên gốc: Lý phát sư

理发师 BY 焚义樊

( 现代 闲散安逸的大叔养成了一只有点小渣的小攻 清水 HE)

( 一 )

南方靠海有一处港口小镇. 小镇属于乡下, 港口处很少有什么船只靠岸, 除了小镇上的原住民以外, 就很少有外地的人过来.

在这个沉睡的与世无争的安宁的小镇上, 有一间理发店.

这间理发店是一个年轻人开的, 这个年轻人不是小镇的本地居民, 是从外地偷渡过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注意这个来的外地人, 年轻人有着一手剪发的好手艺. 本来这个小镇上的人就很和蔼, 没什么排挤的思想, 靠着一手理发的手艺, 年轻人很快的就融入了这个小镇中.

这个年轻人叫尼尔, 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 他的眼睛很美, 就像大海的颜色, 有时深蓝有时浅显. 尼尔初来这个小镇的时候本身就带了些钱, 后来他在小镇上打了些轻巧的杂工, 比如在面包店里做面包, 还有送信之类的杂工, 没过多久便赚够了盖理发店的钱.

尼尔花了一半的积蓄买下了一块地, 在一处靠海的码头旁边.

理发店是他一手设计的风格, 琉璃瓦的屋檐, 墙面是浅蓝色的, 上面刷上了绿色藤蔓的画案, 窗边摆满了绿色的盆景, 温馨的感觉已经不像是一家普通的专门理发的理发店了. 门外有串风铃, 只要有人开门, 就能听到铃棒相互碰击发出的悦耳的铃声, 有时海风吹着风铃, 敲打着的悦耳的声音传入理发店中.

理发店的生意不错, 住在码头附近的许多居民都喜欢来这里理发, 年长的老人偶尔坐在靠背的软凳上谈论着小镇上的发生的事情. 尼尔一边听着, 修长灵活的手指握着剪刀, 咔嚓咔嚓修剪着客人额前的碎发, 偶尔与坐在那旁的老人搭一下话, 尼尔说话声不大, 有些像微风拂过面庞的感觉, 让人觉得很舒服.

尼尔每天早上都会起的很早, 理发店的楼上就是尼尔住的地方, 尼尔的房间东西堆得慢慢的, 看上去显得有些拥挤, 书柜上桌子上床上都摆放了厚厚的一叠书, 有几本书还是摊开摆放的, 这些书看上去显得有些陈旧, 泛黄的页面裸露在外. 尼尔的床靠在窗口, 床前摆了一盆紫色的不知其名的野花, 那是尼尔在靠岸的码头边上看到的, 尼尔好是喜欢, 于是采了一株种在自己的床边, 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看着这株紫色的野花, 接受着阳光和花洒的浇灌, 野花越长越大.

尼尔揉着泛红的眼睛, 打了个哈欠, 慵懒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还有些迷迷糊糊, 伸手拉开轻薄的窗帘, 外面的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刺眼地阳光照射进来. 尼尔还有些不适应, 捂着眼睛, 掀开被子, 穿着一件泛黄的背心和一条宽松的睡裤走进了浴室.

打开浴缸的水龙头, 调好水温, 热气充满了整个浴室. 尼尔走到洗漱台, 拧开水龙头, 捧了一手的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 清醒了许多. 脱掉背心和睡裤, 尼尔坐进浴缸中, 靠了下去, 觉得全身满是舒服.

等到洗漱结束以后, 尼尔站在衣柜前系着扣子, 手指别扭地扣着双手袖口的扣子, 镜子里的尼尔的身子有些瘦, 高高瘦瘦的模样, 面颊处没什么肉, 衣服在他身上穿着看上去有些松垮, 黑色的背带裤配着白色的衬衫, 有种干净, 另类的慵懒.

简单地用梳子梳了下他金色有些偏长了头发, 尼尔想着差不多要抽个空给自己修一下发梢了, 等晚上吧, 尼尔想. 叹了口气, 放下梳子, 尼尔就下楼了, 楼梯有些窄, 脚踩在楼梯的阶梯上还能听到木板咯吱的响声.

推开理发店的门, 只见尼尔提着一个篮子, 扶着栏杆快步地走下阶梯. 阶梯边上停放着一辆老式的黑色自行车, 尼尔把篮子放进了自行车的车篮里, 踩上脚踏板, 跨上了上去, 骑着自行车去了街上.

( 二 )

狭小的街道路面上是用石块夹带着的鹅卵石铺上的, 自行车骑在上面有些抖, 尼尔歪歪扭扭地把握着自行车的把手, 晃动地行在街道中. 街道两面高高的红墙瓦房把阳光都遮住了, 风有些大, 把尼尔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的.

尼尔眯着眼睛, 慢慢地蹬着自行车, 向右拐进了大道上, 大道的路边是各式各样的店面, 服饰店, 面包店, 鲜花店. 尼尔把车骑到了面包店门口, 下车, 推开面包店的门, 迎面扑来面包浓浓醇厚的香味, 尼尔猛地吸了下鼻子, 他最喜欢这家面包店, 是费斯太太开的.

费斯太太做的面包在这个镇上很出名, 味道恰到好处, 面包皮有些脆, 里面柔软细腻, 而且费斯太太做的面包有些偏甜, 这很对尼尔的口味, 要知道尼尔特别喜欢吃甜食, 他家里的柜橱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硬糖, 巧克力.

“尼尔, 你来了?” 费斯太太从橱窗内走出, 手里还拿着一大袋包裹的纸袋, 里面大概装的是面包.

尼尔走上前, 笑着说: “是的, 费斯太太.”

“这个拿去吧, 刚出炉的热面包.” 费斯太太把纸袋递给尼尔, 拍了拍尼尔的肩膀说道: “多吃点, 不够了再来我这里拿.”

尼尔点点头, 想要把钱付给费斯太太, 谁知又被拒绝了, 费斯太太说不需要, 笑着把尼尔送出门. 已经好几次这样接受费斯太太的照顾了, 尼尔有些过意不去.

费斯太太一个人住, 没有孩子, 丈夫还好几年前就逝世了, 尼尔在她的店里做过一些时间, 期间费斯太太很是照顾他, 简直是把尼尔当儿子养, 当然尼尔也很喜欢费斯太太, 两个人相处的很融洽, 有空的时候尼尔就会带着费斯太太去码头逛逛, 听听海风和船鸣.

尼尔每天早上都会来费斯太太这儿, 他的早点是费斯太太为他准备的, 就是这些面包. 尼尔叼了一块长面包, 骑上车, 往回骑去, 回去的时候尼尔骑得有些快, 他的刘海全部都被风吹了起来.

到家了以后, 尼尔打开店门, 走上楼, 倒了一杯热牛奶下来, 围了块围巾, 今天天有些冷, 不过外面太阳照进来倒是很舒服. 今天可能没有什么生意, 尼尔这么想着, 现在正值码头业务最繁忙的时候, 没人会顾得上来剪头发的.

慢慢地吹着气, 尼尔搬了一个凳子坐在门口, 往外面望去. 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码头, 工人忙着搬运上船的货物, 来来往往有好些人. 白色的海鸥停在没搬运的木箱上, 尼尔就朝着那里看.

在肮脏满是汗水的工人中, 尼尔看到了一个大概十四五岁的孩子穿梭在这些工人中间, 茫然无措的样子. 尼尔喝了一口牛奶, 继续看着那个孩子, 大概是走丢了吧, 或是不幸被买到这个镇上来的, 这种在这个镇上时有发生, 有些外镇上的人专门干着这种勾当, 把一点大的孩子运过来, 有的当了童工, 在这个码头干着成年人的活, 有的则不幸运的饿死在街上, 尼尔见多了.

不知不觉地尼尔有些走神了, 捧着一杯牛奶, 发呆了半天的呆. 是真的没有了生意, 尼尔无精打采地站了起来, 伸了一个懒腰, 把门关了, 挂上了牌子. 走上楼去收拾起来自己的屋子, 床上的被子还没叠起来, 还有一堆衣服摆在浴室门口没有洗, 今天下午有的忙了. 尼尔走去浴室, 把衣服扔进了洗漱台里面, 水龙头拧到最大, 水声哗啦啦地流出来, 飞溅出来的水溅了尼尔一身.

简单地把衣服洗了, 挂在了阳台上, 才发现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 时间可过得真快, 大概要到准备吃晚饭的时间了, 家里或许还有些培根和鸡蛋, 尼尔这样想着. 下楼去了厨房, 打开壁橱, 才发现已经没有东西了, 培根还有鸡蛋早在上周就吃光了.

真是糟糕, 看来明天要去买些腊肉回来贮藏了. 尼尔挠着头, 早上还有面包没吃完, 尼尔拿了一块长面包就开始吃了起来.

转头往门外看了一眼, 发现那个孩子还在那里, 只是现在蹲在地上.

晚上的风有些大, 孩子在风中瑟瑟发抖, 怪是可怜.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 尼尔披了一件外套, 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可真大, 尼尔跺了跺脚, 缩着身子跑去那孩子的旁边.

“喂, 你一个人在这吗?” 尼尔扯着嗓子大声的说, 他被冻得音都有些颤.

男孩愣了一下, 抬起头, 看着站在他前面直抖的尼尔, 圆圆的眼睛无辜地看着尼尔, 点点头.

“外面真是冷.” 尼尔这么说道.”要跟我去屋里坐坐吗? 那里比较暖和.”

还没等男孩说话, 尼尔就抓着男孩的手, 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直往屋里去. 尼尔把他带到了楼上, 推到了浴室里, 灵活的双手快速地打开水龙头, 热水哗哗的流了出来, 热气顿时充满了整个浴室.

“来, 洗个澡, 身上会暖和点. 刚刚握着你的手, 真是冰冷.” 尼尔蹲下身子解开男孩的满是泥垢的衬衫, 脱了男孩的偏短的裤子, 把他抱进了浴缸里.

男孩刚伸下一只脚就被烫了回来, 啊的叫了一声, 拽着尼尔的衣服, 直往他身上窜. 尼尔吓了一跳, 抱着赤裸的男孩, 连忙把冷水开大, 很快水就变温了.

现在好了, 尼尔说. 他慢慢地把男孩放入浴缸中, 舀了一些水浇到男孩的头顶上. 男孩不安分地在浴缸里动着, 尼尔按住他说: “不要乱动, 好好坐着, 我先给你洗头.” 一边说着, 一边挤了些洗发露, 均匀地涂抹在男孩的头上, 慢慢地揉出泡沫. 尼尔的力道不重不轻, 恰到好处按摩着男孩的头皮, 男孩舒服地抱着膝盖安分地坐在浴缸里, 尼尔看着埋头的男孩可爱的样子笑了笑.

“你叫什么?” 尼尔挽了些水浇在男孩的头上, 手指搓着他的耳后.

“乔治.” 男孩轻声地说.

尼尔嗯了一声, 专心地给乔治洗澡. 乔治身上很脏, 都是泥垢, 尼尔用手给他搓着身子, 搓了下肥皂在他身上. 乔治还只是个小孩子, 洗起来比较快, 并不麻烦, 尼尔耐着心好好地给他洗了洗, 等洗完以后乔治整个人都变得白白净净的.

乔治套着尼尔不穿的长袖衬衣, 衣服就像是挂在他身上的. 袖子有些长, 乔治不得不挽起来, 不过他的胳臂太细了, 卷起的袖子很容易又掉下去. 尼尔给他煮了一杯热巧克力, 把他抱到床上, 然后走到衣柜旁, 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来了一床新被子, 把新被子盖在乔治的身上, 严严实实地裹着乔治.

“喝完了吗?”

乔治点点头, 把杯子递给尼尔, 尼尔出了房间把杯子洗干净以后, 简单地去浴室冲了一个澡, 之后回了房间. 进屋的时候朝床上看了一眼, 乔治已经睡着了, 长长的眼睫毛随着呼吸扑闪扑闪的扇动.

尼尔打了一个哈欠, 关了灯, 钻进被子里, 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 三 )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 有些刺眼, 尼尔被光照的有些难受, 拉起被子就往头上盖, 身子蜷起来往被窝里钻, 脚丫碰到了旁边乔治的腿, 尼尔楞了一下, 腾地抓起被子坐了起来.

低头看了下还躺在旁边的乔治, 尼尔才意识到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用手指抓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 尼尔垂着眼, 伸手拉开窗帘, 瞄了一下时钟, 有些晚了, 再过不久该有人来找他理发了.

尼尔快速地爬下床, 踉踉跄跄地进了浴室. 动静有些大, 乔治被弄醒了, 男孩迷迷糊糊地还摆脱睡意, 揉揉眼睛, 朝着四处张望了一圈.

“快起床, 别赖在床上了.” 只见尼尔急急忙忙地裹着一条蓝白条纹的大浴巾包裹住全身从浴室里出来, 身后浴室还有热气不断跑出. 尼尔打开衣橱, 挑了一件白色的棉衬衫和黑色的垮裤, 拉开浴巾, 尼尔里面只穿了一条有些宽大的四角裤, 迅速地把衣服穿好, 透过镜子往床上看, 乔治还没起来, 在背后一直看着他. 尼尔皱了皱眉头, “快去浴室.” 口气是命令式地.

乔治感觉尼尔心情不是很好, 一句话也没说, 面无表情地从床上下来, 光着脚丫往浴室走.

“穿上鞋.” 尼尔穿好衣服以后找了一双不穿的拖鞋, 放在乔治面前. 当时乔治还在刷牙, 眼眶有些红, 睁大眼睛看着尼尔.”穿上.” 尼尔指了指鞋子, 然后见乔治没有反应, 叹了口气, 弯下腰拿起拖鞋, 走上前, 从后面抱起乔治, 将他的脚放进拖鞋里面.”等等来下面吃早饭, 时间不早了.” 说完尼尔就出去了.

尼尔把昨天的面包拿了出来, 温了两杯热牛奶, 摆好餐具, 坐在椅子上. 想着乔治大概是个不善言语的小孩吧, 尼尔撑着头, 有些后悔昨天决定收留乔治.

过了没多久乔治就从楼上下来了, 由于拖鞋对乔治来说有些过大, 走路一沓一沓地发出的声响很大. 尼尔就坐在他对面, 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吃饭, 乔治看了一眼, 很快躲开尼尔的眼神, 捧着牛奶大口大口地喝着, 牛奶是温的, 有些被放凉了.

刚想和乔治说些话, 门口的风铃就响了起来, 有客人了. 尼尔赶紧起身去了前厅, 前厅和厨房只有一个柜台相隔而已. 乔治转过身子, 就看着尼尔在和客人说话, 客人是个中年的男子, 有些发福, 前面头顶已经秃的差不多了. 乔治一直看着尼尔, 尼尔在给客人洗头, 时不时地还会往乔治那里看, 乔治一直注视着尼尔的手指, 看着那双灵活的双手按摩着那可怜的没有几根头发的头顶, 看着那双灵活的双手持着银色发亮的剪刀修剪着对方的头发.

今天的客人陆陆续续地来了许多, 尼尔忙个不停, 而乔治就坐在厨房的桌子旁, 侧着身子看着尼尔剪头发.

吃晚饭前, 尼尔先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捧着大大小小的纸袋, 里面塞满了食物. 晚上烤了些牛肉, 配上青椒, 然后便是一碗热汤. 吃饭的时候, 尼尔吃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 放下刀叉, 往前倾了一些, 凑的离乔治有些近.

“乔治, 想学理发吗?” 今天乔治盯了他一天了, 尼尔早就感觉到了.”我见你盯了一天了, 嗯?”

乔治低着头没说话, 吃的很慢, 过了很久以后, 在尼尔摇摇头准备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 乔治微微地点了点头, 说了一声是的. 尼尔笑了下, 伸手揉了揉乔治的头发, 说: “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第二天尼尔就把乔治拉到身边, 让他看着自己理发, 理发师的工作不单单只是剪发, 有的时候还要帮人修整胡须和面容, 这不是一项容易的活.

乔治学的很快, 眼睛时时地盯着尼尔的手法, 看得出他在用心的学着, 这些尼尔都看在眼里, 内心也觉得很是欣慰. 相处了几天之后, 尼尔才发现乔治的语言很差, 常常说不清话, 这也便是为什么乔治之前不爱说话的原因. 于是, 尼尔每天晚上要在睡前抽些时间手把手地教乔治认字和念书, 学着拼写单词.

早上吃饭的时候尼尔问道: “乔治? 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个问题尼尔一直想知道, 毕竟以后他们或许要在一起过很久.

乔治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他在吃三明治, 那是他的最爱.”是吉姆舅舅把我弄上船的.” 乔治眼睛盯着手上的三明治, 慢慢地说道.”我一个人在家, 吉姆舅舅说带我出去玩. 他是住在我家的, 平常没什么事, 妈妈和爸爸不是很喜欢他, 可因为是亲戚碍于面子父母就让他住进来了.”

“然后?”

“他带我去了港口, 然后用黑布条蒙住我的眼睛, 我有挣扎, 可是没用, 后来吉姆舅舅就用毛巾捂住了我的鼻子迷晕了我.” 乔治低着头, 看上去不是很开心, “然后我醒来到这里了.”

( 四 )

乔治还记得清晰的记得那天的事情, 天空下着大雨, 他一直看着窗外等着父母回来, 他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罢了, 拿着微薄的工资养活着一家. 吉姆是乔治妈妈的亲弟弟, 他整日游手好闲不去工作, 赖在乔治的家来, 像个剥削者一样啃食着他的家, 对此乔治的妈妈很是不满, 时常会找吉姆谈话, 但显然吉姆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吉姆从楼上下来, 步子很快, 像是有什么急事. 他从厨房拿了两片烤好的面包咬在嘴里, 然后走到乔治的面前, 看了乔治好久, 然后说道: “乔治, 今天吉姆舅舅带你出去好不好?”

乔治摇摇头, 他不喜欢吉姆舅舅, 更不想出去.”外面在下雨.”

“正是下雨才好玩.” 吉姆说道.

乔治还是不答应, 吉姆来了气说乔治一点都不乖, 然后气愤地走上楼, 乔治清楚的听到楼上传来 噼 里啪啦东西摔倒的声音, 不知吉姆舅舅在生些什么气, 乔治小心地走上楼,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吉姆的咒骂声.

“吉姆舅舅?” 乔治站在吉姆房间的门口, 看着里面一团糟.

“该死的, 来不及了.”

乔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吉姆从房间走出, 手中还拿着一块黑色的长布, 在乔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地把长布蒙住他的眼睛. 乔治心里好害怕, 他不知道吉姆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但绝不是跟他玩的, 于是乔治乱动起来, 挣扎着想从吉姆的手中逃出, 可谁知吉姆见乔治乱动竟拿起旁边的的花瓶砸向了乔治的后脑, 硬是把乔治砸晕了过去.

当时吉姆也被吓了一跳, 担心乔治会不会死掉, 好在乔治还有呼吸, 吉姆松了一口气. 他乘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把乔治带到了码头, 那里停着一艘货船, 没人想得到这艘货船内装着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 吉姆把乔治交给了贩商后, 拿到了一笔钱, 这笔钱够他挥霍很久的了.

船上潮气很重, 还能闻到一种臭气, 熏得人难受. 乔治醒来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 后脑勺的部位有些疼, 他把黑布扯了下来, 揉着脑袋看着周围. 周围有些黑, 光线不是很足, 整个船舱内只有几把火棍, 耳边充斥着海浪声还有孩子的哭声. 这个船舱里坐满了小孩, 乔治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孩子, 有男孩还有女孩.

船摇摇晃晃的, 真让人难受.

每一批孩子下船的地点都不同, 停靠了好几个码头, 两天过后轮到了乔治, 他被带到了一个叫纽杰尔的小镇上. 乔治被穿上的水手推搡下船, 然后便没人管他了, 乔治很害怕, 这两天他在船上受够了, 他想回家, 想他的父母, 他饥饿到了极点, 船上的人每天只给他们吃一顿饭, 而且还是干硬的面包, 根本没办法咀嚼下咽.

乔治忍着想哭的冲动, 在码头附近走动, 其他下船的孩子早就不知去了哪里, 乔治深深感觉到了绝望在一点点吞噬着他. 直到尼尔的出现, 把乔治从深渊解救出来.

要知道乔治在第一次看到尼尔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 他觉得尼尔就像是个神一样, 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带他进了一个暖和的明亮的房子里, 睡前还有一杯温牛奶. 乔治有些不敢相信, 自己的生活会被这么一个人改变.

或许就是那时候开始乔治对尼尔便是一见钟情, 原谅乔治只是个孩子, 他还不懂爱.

乔治很庆幸他被尼尔收留, 尼尔是个好人, 长得好看, 有一双细长灵活的手指, 笑起来很是迷人, 就像阳光一样给人温暖, 乔治最喜欢的是尼尔的眼睛, 干净, 透亮.

乔治要做的事情很多, 他要不停的学习, 从早到晚, 白天要学习理发的技巧, 晚上要读书, 所以他每晚都要熬到很晚, 当然, 尼尔也一直陪着他.

有的时候晚了, 便看到尼尔趴在旁边小睡, 这时乔治往往在留神, 他把注意力都放在小睡的尼尔身上了. 乔治痴迷于尼尔有规矩起伏的呼吸, 鼻尖时不时发出的小小的呼吸声, 颤动的睫毛, 和露在外面清晰可见的脖子.

( 五 )

三年下来, 乔治长成了一个大小伙, 十九岁的乔治身高已经超过了尼尔. 三年间尼尔不得不感叹时间过得太快, 乔治已经成人了, 朝气蓬勃, 从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变得健谈, 自信还带着一些不羁.

乔治有一双不安分的褐色眼睛, 他对任何事情都带着新奇, 亚麻色的头发修得很短, 衬着他白皙的皮肤, 高挑挺拔的身板出类拔萃, 这些条件让他在小镇很受欢迎, 特别是年轻的女孩间.

慢慢的理发店的生意开始被新的消费群体充斥着, 年轻的姑娘们排着队伍来让乔治剪发, 对此尼尔并不是很开心. 尼尔喜欢安静的顾客, 他想要的是一种氛围, 但是现在, 和他想象的差了很远, 更重要的是尼尔不喜欢乔治对着那些姑娘们露出廉价的笑容, 对, 廉价的笑容, 尼尔已经把乔治的笑容规在廉价之中了.

乔治对谁都是一副满是春光的笑容, 尼尔看的很不爽, 也很是无奈. 尼尔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管的很多,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 尼尔很嫉妒那些女孩子们, 觉得她们抢走了属于自己和乔治的时光.

顾客越来越多, 理发店的地方太小了, 根本无法容下那么多客人, 尼尔不得不把厨房拆了, 为了拆厨房尼尔和乔治还大吵了一架.

尼尔对自己理发店的格局一向很喜欢也引以为豪, 可是现在客人多了, 根本坐不下那么多人, 尼尔本来是不在乎这些的, 客人多和客人少他都不在乎, 可是乔治却提出把厨房拆掉来增加理发店的格局.

“把厨房拆了以后我们吃饭去哪里?” 尼尔涨红着脸, 隔着厨房内的桌子朝着乔治大声的质问. 天啊, 也不知道尼尔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要知道他以前一向温柔的.

乔治笑着说: “可以去费斯太太那儿啊.” 对于尼尔的生气他倒是露出不在乎的样子, 只当对方是只张牙舞爪的猫咪在做无谓的躁动罢了.

“我不想去.”

“我们每天都在去.” 乔治说这话时觉得无奈, 因为他们每天都是去费斯太太那儿吃的饭, 家里的厨房基本空着不用.

此时的尼尔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泼妇对着丈夫怒气一样, 当然他和乔治不是夫妻.”我就是不要! 不拆厨房!”

“为什么不拆? 拆了我们就能接更多的生意, 赚更多的钱了.”

尼尔听到乔治的话后, 愣了一样, 然后说道: “我根本不在乎!” 一个人跑上楼, 把房间的门锁了, 关在房间里趴在床上哭了一晚. 尼尔也不知自己在为什么要哭, 就觉得心里憋的难受, 转念一想思考了很多事情.

乔治已经长大了, 尼尔这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的乔治已经不再是个小孩需要他照顾了, 他有了他自己的想法, 而且同尼尔的想法差了很多. 尼尔没想到乔治提出拆厨房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 这让尼尔很伤心. 尼尔根本不在乎钱, 甚至有没有生意他都不在乎, 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 像他想象的那样的生活.

最后尼尔还是拆了厨房, 虽然这不是出于他的本意.

( 六 )

尼尔最近有些事很心烦, 因为乔治谈了一个女朋友, 而且已经交往数月了. 那个女孩尼尔经常能看到, 她总是来理发店找乔治.

那个女孩叫珍妮, 长得也却是不错, 白皙的皮肤, 金色带卷留到腰间的长发, 听说还是镇上有钱商人的女儿. 他们会肆无忌惮地在尼尔面前接吻, 尼尔每次看到都撇过眼睛, 面红耳赤地在心中咒骂, 可是这些都不算什么, 有时候乔治甚至会一晚上不回来在外面和珍妮不知道干些什么.

但其实乔治和珍妮晚上出去也只是为了看晚上的星星罢了, 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他们之间最多只有接吻和牵手, 但是这些尼尔都不知道.

每次乔治不回家, 尼尔就睡不好. 顺便提一下, 他们现在还是睡在一张床上, 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床和房间了, 而显然现在这张床对两个成年人来说显得有些挤.

尼尔在床上辗转反侧, 月光透过纱窗照了进来, 尼尔蒙着头懊恼不已, 最近情绪变化的很大, 他想大概是占有欲在作祟. 尼尔听到走道上有人走路的声音, 房门是大开的, 这样方便乔治回来的时候不用把他喊起来开门.

当乔治走到门口的时候, 尼尔迅速地闭上眼睛, 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 躺在床的里侧, 尼尔是侧着睡的, 能清楚地听到身后乔治换衣服是声音, 乔治简单地去浴室冲了一个澡就出来了, 时间并不长甚至很快.

尼尔觉得身后凉凉地, 是乔治掀开被子钻进来了. 乔治从后面搂住尼尔的腰, 头抵着尼尔的肩膀, 冰冷的脚在碰到尼尔的脚的时候尼尔打了一个寒颤. 这样的睡姿很怪, 但是两人都已经习惯了, 尼尔也从来不说什么, 甚至觉得这样睡很有安全感.

乔治的嘴唇在亲吻自己的后背! 尼尔被这样的感官吓了一跳, 可是他却要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乔治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处, 有些痒. 乔治一遍一遍地亲吻着他的后背, 还有耳垂, 待到许久只有才停下, 然后轻声唤了一声尼尔的名字, 听上去有些哽咽.

之后没了动静尼尔便沉沉地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尼尔还准备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的时候发现乔治走了.

桌子上留了一封信, 里面是用黑色墨水写的, 看笔迹并不是新鲜的, 尼尔坐在床上, 拆开信笺, 快速地扫了一眼, 忍不住哭了出来.

信上写着:

亲爱的尼尔: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 我想我已经走了, 在船上. 我决定趁着天不亮就动身去温 特, 我想在那里闯一片自己的天空, 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在纽杰尔这里我根本没办法找寻自己, 我一直在你的庇护下学不会成长.

你是个优秀的老师, 这点永远不会变. 很庆幸能遇到你, 这是要用我上辈子多少幸运换来的这辈子的相遇啊, 我无从得知. 我离开并不是厌倦了你, 厌倦了这里的生活, 而是我自己的不安分的意愿, 希望尼尔你不要乱想.

我可能不会回来了, 尼尔, 你的年龄到了婚娶, 希望你能找一个值得你一生爱的人.

可爱的尼尔, 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 我爱你. 爱你在阳光下清晰可见尘埃的长长的睫毛, 爱你随着剪刀咔嚓咔嚓剪动的手指, 爱你小睡时起伏有规律的呼吸, 爱你认真看着我的眼神. 原谅我到最后才说这些话, 原谅我的胆小和懦弱.

爱你的 乔治

( 七 )

尼尔没有结婚, 他把原先拆掉的厨房又搬了回去, 把理发店的格局又改了回去, 他把有关乔治所有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大大小小的整理在一个储物间里, 仿佛乔治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生活又回到了以前, 平淡, 安静, 却缺了些什么.

八年的时间犹如弹指一挥, 尼尔已经三十四岁了, 不再像以前一样年轻, 尼尔甚至留起了胡子, 这样显得苍老了许多, 他时常陷入回忆中. 想起第一次见到乔治的时候, 回忆他们三年间的点点滴滴, 现在的乔治一定变得成熟稳重, 有一手好手艺, 或许他还结了婚有了孩子, 尼尔这样想着.

尼尔越来越像个老人了, 他总是坐在门口, 坐在一张摇椅上, 打开门, 阳光倾泻而进照在他的身上.

而乔治呢.

正如他所愿, 在温特闯出了一片天空. 温特是个大城市, 和纽杰尔不同. 温特到处都是新奇是事物, 乔治深陷其中, 城市的生活让他觉得与众不同. 开始的时候乔治带着新奇努力去融入这个城市, 但开头并不如愿, 他没有钱, 在温特也没有认识的人, 没人愿意招他, 他过的穷困潦倒.

乔治很幸运, 过了几个月, 他凭借着他的口才说服了一家理发店的老板聘用他, 从此开始了他在城市的生活. 几年里理发店的钱赚的越来越多, 里面好些客人都是冲着乔治去的, 因此理发店的老板很是看重乔治, 他赚到了花不完的钱, 有了荣华富贵.

说来也是有了荣华富贵之后人就变得空虚浮躁, 乔治开始怀念尼尔, 想着尼尔过的有些慵懒的生活, 乔治开始安奈不住了, 他厌倦了现在的日子, 在城市的这些年乔治也知道自己的变化, 变得虚伪, 刻薄, 浮夸. 乔治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如果换做是尼尔也一定不喜欢现在的自己的.

在城市的第八年, 乔治决定回去, 他太想念尼尔了. 辞去了工作乔治就坐船去了纽杰尔, 纽杰尔还是一点都没变, 慢慢的生活节奏, 舒适的生活, 还有, 他看见了尼尔.

一下船, 站在码头就能看到尼尔的理发店, 那家理发店还是以前一样, 琉璃瓦的屋檐, 在阳光下闪烁着. 尼尔正坐在摇椅上, 眯着眼睛大概是睡着了, 反正他没看到乔治. 虽然尼尔留了胡子但是乔治还是能第一眼就认出那是尼尔, 是他的尼尔.

乔治没有第一时间去见尼尔, 而是在几天之后的晚上. 乔治找出原先家里的钥匙, 但愿尼尔没换过锁, 他先是朝着窗户里望了下, 看到尼尔坐在理发椅上睡着了, 乔治笑了一下, 然后用以前的要是开门, 轻轻地转了一圈门开了, 乔治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然后小心地把门关上, 往尼尔那里看, 尼尔还没醒.

忍不住心中的悸动, 乔治走到尼尔的身后, 俯下身子, 盯着尼尔看了许久, 然后转过身子和了一碗剃须膏, 他把剃须膏轻轻地涂抹在尼尔的胡须上. 尼尔大概是感觉到了唇部有什么东西, 抖了下身子想要起来, 却被按住了, 想要睁开眼睛却被人用手捂住了眼睛, 尼尔吓坏了, 大晚上的会不会是小偷进来了, 尼尔开始挣扎, 奈何那人力气太大.

“别乱动.” 乔治说. 尼尔的挣扎立马就没有了, 他听出了了, 有些难以置信, 说话的人是乔治. 尼尔抖的很厉害, 乔治感觉得到.

乔治没有把手松开, 左手就这样捂着尼尔的眼睛, 右手拿起剃须用的刀, 慢慢地又带着认真的表情给尼尔挂到脸上的胡须.

( 八 )

很快乔治就把尼尔脸上的胡须挂干净了, 他拿起放在旁边的湿毛巾擦拭着尼尔的脸, 此时的尼尔静的没说一句话. 乔治放下毛巾, 俯下身子, 从后面用头抵着尼尔的脖子, 这是他曾经最喜欢的地方, 还有尼尔是手, 睫毛, 眼睛, 他都爱.

久违的触感让乔治略带着兴奋, 他用唇部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尼尔的脖颈, 一下一下, 轻轻地带着些羞涩, 感觉到尼尔因此泛起了起皮疙瘩, 乔治笑了笑, 很是开心. 他咬住尼尔的耳垂, 舔舐着, 像是在品味美食一般, 凑在尼尔的身边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肥皂香, 那是尼尔经常用的肥皂, 那么多年一点都没变.

乔治闭着眼睛, 沉醉在指尖碰触的感官中, 他的右手正抚摸着尼尔的脸庞, 顺着向下, 到尼尔的胸口处. 尼尔穿的很少, 而且布料比较单薄, 感觉到身下的人在摩擦间热了起来, 乔治扬起嘴角, 用鼻尖蹭着尼尔的脸颊, 说: “尼尔.”

尼尔感觉到捂住自己眼睛的手移开了, 他睁开眼睛, 转过身子, 看着身后的乔治. 乔治比以前更高了, 而且越发英气, 尼尔什么话都没说, 不是不想说而是话到了喉间却吐露不出, 尼尔盯着乔治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他张开手臂起身搂住了乔治的脖子, 埋在他的胸口, 贪婪地吸着乔治的味道, 眼眶中的泪水不停地在打转.

带着些颤抖, 尼尔踮起脚亲吻着乔治的面庞, 知道那时他才觉得眼前的让人是真切的. 很快两人便舌吻相交, 乔治亲起来很是急躁, 他咬着尼尔的嘴唇, 然后把舌尖探入尼尔的唇中搅动着尼尔的口腔, 一点都不温柔.

亲吻能撩动很多感官上的冲击, 乔治按耐不住自己, 一把把尼尔抱到了厨房. 如他所想厨房的桌上上什么也没有, 他很不温柔地把尼尔的衣服扯了下来, 用手推尼尔让他躺在木桌上, 冰凉地木桌刺激着尼尔, 尼尔惊地叫了一声, 想要从那冰凉的桌上下来, 可是被乔治按着上身动不了.

“别动.” 乔治这么说道, 然后整个人倾下, 压在尼尔的身上. 舌尖玩弄着尼尔胸前的两点, 尼尔被挑逗地只有发出呜咽的声音, 乔治一直舔到尼尔的肚脐处, 小小的肚脐, 乔治好是喜欢.

“呜.” 尼尔用手推着乔治的头, 让他离他的肚脐处远一点, 乔治弄得他好痒.

乔治抬起头朝着尼尔笑笑, 然后把尼尔的裤子结了开来, 右手揉着尼尔的裤衩, 弄的尼尔又羞又气.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