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ú hề – Phần Nghĩa Phiền

Tên gốc: Tiểu sửu

小丑 BY 焚义樊

( 欧风短篇 暗恋 驯兽师攻 X 小丑受 )

( 一 )

这是一个环游各地的马戏团, 巨大的彩色营帐驻扎在空旷的沙土地上. 马戏团帐篷扎营的地方靠近城镇, 不少镇民听说有马戏团来了纷纷聚集到此处来观看这场盛大的狂欢表演, 他们大多都是一家老小一起出来的, 原先显得空旷毫无人气的空地上现在到处挤满了人, 人们艰难地穿梭在各个表演场地的帐篷间, 感叹着这盛世浩大的马戏团表演.

正午炎热的太阳如同一个大炉灶灼烧大地, 空气中随处可以闻到周围人身上的汗臭味, 还有牲口粪便的味道. 即便是如此, 来来往往进出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高大的巨人站在进场口拿着铁皮盒收取入场缴费的硬币. 贩卖汽水, 爆米花的小贩推着车在场地内吆喝着, 有的人累了就干脆找了一块阴凉处坐在了地上互相交谈着, 杂耍的女郎穿着亮闪闪的短裙头上插满了白色蓬松的羽毛坐在大象的背上供场外的游客观赏.

在靠近边缘的一个不算很大的帐篷内正表演着如何从狮子口中死里逃生的戏码, 年轻的驯兽师穿着华丽而又正式的服装站在场地的中央, 周围站满了前来看表演的人, 他们睁大眼睛惊讶而又兴奋的看着这名驯兽师是如何把头塞到狮子的嘴里然后又是如何毫发无损出来的整个过程.

这个年轻的驯兽师叫罗纳德, 从一出生就是这个马戏团的一份子. 他的母亲早年是这个马戏团里表演骑大象的驯兽女. 罗纳德自从出身就是跟着母亲留在马戏团到各地表演, 他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所有有关父亲的形象和记忆都是从他母亲口中一点点拼凑出来的. 他从年幼懂事直至青年成熟都对爱情表现的十分憧憬, 大概是因为母亲的关系. 她是整个马戏团里最漂亮的女人, 身边从来不乏追随者, 可在遇上罗纳德的父亲前没有一个人是她看上眼的. 罗纳德的父亲是个士兵, 而他的母亲一生只爱过这么一个人.

罗纳德是个木讷沉默的人, 他不善于言谈, 有一双宽大的手和深邃的褐色眼睛. 他对着观众鞠躬感谢他们来看他的表演, 当帷幕慢慢拉上以后罗纳德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 迫不及待地从后台快步离开, 就连驯兽服都来不及换. 推开过道上拥挤的人群, 罗纳德挤进了中央的巨大帐篷内, 帐篷里面坐满了人. 罗纳德站在门口仰着头, 无视空中飞人和其他杂技人员只注视着站在舞台角落正在表演喜剧的一名小丑.

那是凯尔, 刚刚加入马戏团的小丑.

( 二 )

罗纳德对他一见钟情, 并且认定此生再也不会爱上另外的人. 就像他母亲爱他父亲那般.

就在前几个月, 马戏团的大篷车来到一个靠海的小镇上进行表演. 大篷车停靠在小镇的中心广场上, 蛇女, 巨人, 具有柔软骨头的少女依次下车站在喷泉的周围开始表演, 小丑吹着长号打着鼓在旁边伴奏, 只有罗纳德一个人坐在车上. 他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表演, 因为他不可能把狮子牵出来溜大街似的表演节目, 这会把镇上的居民吓坏的. 罗纳德坐在篷车的后面, 一言不发, 紧紧地看着其他人.

周围聚集观看表演的镇民越来越多, 一圈又一圈地站在广场的周围, 在此之前还没有马戏团来过这里, 为此他们表现的都很兴奋. 正是这个时候罗纳德一眼看到了凯尔, 他所站的位置离罗纳德很近, 这个男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表演的人. 凯尔个头并不是很高, 满脸雀斑, 栗色的头发剪得短短的看上去倒是清爽, 穿着宽大的工装裤, 罗纳德觉得那大概是这个男孩父亲的裤子, 因为看上去实在是太大了. 当时他并不知道那条工装裤其实是凯尔男朋友的, 而凯尔事实上是个富家少爷这件事.

“求求你, 让我跟着你们吧.”

罗纳德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前几天看到的男孩, 他穿的还是那套十分破旧的衣服. 马戏团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 当他们准备收摊走人的时候这个男孩跑了过来并央求马戏团团长留下他.

“我们这儿不缺人.” 温特伯顿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是这个马戏团的团长, 已是个五十多岁发福的老头了.

“求求你了, 我可以扮小丑, 只要能跟着你们去各地.” 凯尔几乎是哭着说这句话的, 他只不过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尚在青春期, 显然爱情让他冲昏了头.

“你的父母在吗? 我不能随便带走你, 你知道的.”

“不, 你不用担心, 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那好吧.”

最后团长心软收留了他, 至此以后的几个月凯尔便开始了在马戏团里的生活.

( 三 )

罗纳德看的出来凯尔根本不喜欢马戏团, 并且同样也不喜欢扮演小丑.

凯尔的行为和他的穿着格格不入, 这个男孩一点都不像是家里贫穷并且没有父母的孩子, 他简直就像是个富家的少爷, 什么都不会. 刚刚来马戏团的几天, 凯尔常常出岔子, 每一样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 他得学习如何冲刷动物的笼子, 如何表演和帮忙, 而凯尔在这学习的期间显得很笨拙.

罗纳德没跟他说过话, 他从来只是静静地盯着凯尔, 而隐藏在沉默外表下的是颗不安悸动的心. 他一言不发地给他的狮子清洗, 脑袋里全是凯尔穿着宽大工装裤的样子, 那是个瘦弱的男孩却无时无刻不让罗纳德感到喘不过气. 凯尔会写字会看书, 一点都不像同龄没人管的孩子那样顽皮, 这些都是罗纳德观察所得出的结论.

马戏团每段时间都会去一趟城镇上表演, 而罗纳德看到凯尔常常趁着中间表演的空档去书店买书, 罗纳德不知道为什么凯尔身上会有那么多钱. 团长是不给他们钱的, 因为他们根本用不到, 这群人里大多都是孤儿, 生活全靠团长照顾, 有没有钱根本无所谓, 而凯尔的身上为何会有钱罗纳德怎么也没想明白.

到后来罗纳德才知道, 原来凯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写两封信, 一封是寄到家里的, 一封是寄到战场的. 凯尔每次都会把下一次的目的地写在信里面, 只要家里收到信就会托人给他带一笔钱, 而那封寄到战场的信却总是迟迟没有回音. 罗纳德很好奇寄到战地的那些信的内容, 团长把罗纳德, 凯尔和巨人分在了一个帐篷里睡觉, 而每晚罗纳德都面对着角落听着巨人晚上如地震般的打鼾声和凯尔躲在被窝举着灯不停写字的声音. 一日复一日, 罗纳德每晚都能听到凯尔吻着写好的信纸开心的偷笑声, 那些信会在第二天全部寄出去, 而后再也就看不到了.

( 四 )

凯尔就是小丑, 罗纳德就是这么认为的. 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只是心疼. 很小的时候罗纳德就很害怕扮演小丑的人, 为此他的母亲总是笑他.

“这并没什么, 罗纳德, 你好好看着, ” 他母亲牵着他指了指中央表演的小丑, “他们并不可怕, 你应该学会看他们舞台下面的样子.”

“那是杰克叔叔, 你认识的. 他以前有个老婆, 可惜嫌他没出息就带着孩子跟情夫跑了, 你知道吗, 后来他去打仗在前线弄瘸了一条腿回来, 所以他总是穿很奇怪的裤子, 为的就是不让观众和别人知道他是个瘸腿.”

罗纳德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母亲, 那时候他还小并察觉到原来杰克的腿是瘸的, 在他看来杰克是个喜欢逗孩子开心, 仿佛从来没有悲伤的一个人.

“小丑每天都要在脸上画浓浓的妆, 就是为了不让人看出他昨晚哭过.” 就是这么一句话深深的印在了年幼的罗纳德的脑海里.

罗纳德凯尔真正意义上说上话是在过了很久以后, 在一天晚上, 大家都早已入睡的时候, 罗纳德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的情景. 一连好几天凯尔都在问何时会到修斯伦萨, 这就是他为何跟着马戏团的原因, 马戏团原先的路线是经过修罗伦斯的. 凯尔以前的信就是寄到修斯伦萨的, 可惜那座城镇早就沦陷成为战火的交界处, 团长准备改变路线绕过修斯伦萨去下一个城镇.

“没人会去那里的.” 团长气愤的说道, 同样一个问题凯尔已经重复问了好几遍了, 而温特伯顿已经没有耐心再回答.

而后, 凯尔没说话也没吃饭, 一个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罗纳德找了好久才在河边找到凯尔, 那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罗纳德一声不响地坐在了凯尔的身旁, 安静地听着流水声和凯尔闷着头的抽泣声. 他一直等到凯尔哭完也没说一句话, 罗纳德不善于表达, 他不知该如何安慰凯尔, 他就一直一直看着凯尔的压在膝盖上的头顶和不断因为抽泣而抖动的肩膀.

“我明天就要离开.” 不知为何凯尔闷声地对罗纳德说这句话.

“他们准备带我回去, 你知道吗, 我的父母已经受够了我任性的出走.” 凯文踢了下脚边的鹅卵石, 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说: “我想去修斯伦萨, 想看看他还好不好. 他一直没有回信给我, 从离开以后我就没再收到他的消息, 为此我跟父母都闹翻了.” 罗纳德默不作声, 这个时候他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说他很爱我, 在没当兵前他是个工匠. 他叫皮特, 比我大几岁, 我们从小就认识. 我跑过去跟他住在一起的时候, 父亲气得差点打断我的腿.” 说到这里凯文偷偷的笑了出来, 看得出来这段回忆对他而言是美好的.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去当兵了, 他只说他要去修斯伦萨叫我不要再等他.” 凯文的声音又闷了下去, “明明说过就算每天啃干面包也无所谓, 没有衣服穿也无所谓, 明明说好的.” 这是凯文的初恋, 却以这样的结局告终.

一整晚罗纳德都沉默不语, 认真的听着凯尔说过去的事情.

( 五 )

正如凯尔说的, 第二天他的父母就开着车来接他了, 临走前凯尔对罗纳尔说: “你真是不爱说话, 不过很可爱, 谢谢.” 显然经过了一晚的倾诉后凯尔的心情转好了很多.

凯尔走了以后罗纳德就回到帐篷里把凯尔留下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 他翻到了一封准备寄到修斯伦萨的信.

“亲爱的皮特:

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 之前写给你的信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 这大概会是最后一封寄给你的信了, 我想我以后不会再写了.

马戏团大概会在一个星期以后到修斯伦萨, 我不知道会不会在那里看到你. 我的脑子很乱, 相见又不敢见, 如果见到了你我想你大概也不会开心的. 听说前线的战况并不理想, ( 后面一段字遇水晕开, 罗纳德看不清. )

在马戏团的这些日子里, 我长大了, 再也不是那个要你照顾的孩子了, 我会照顾我自己, 学会了表演和如何清理动物的笼子, 并且认识了很多人, 也见识到了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 不过很扫兴, 父亲准备来接我回去了.

他在回信里说道他曾经给了你一笔钱, 你收下了. 这就是你去战场的原因吗? 原谅我, 事实上我不想在此质问你或是怀疑你对我的感情.

求求你快点给我回信, 哪怕一个字, 让我知道你还好.

至上

爱你的凯尔”

凯尔没有拿走这封信, 大概是已经没有要寄到必要了. 罗纳德握着信, 久久无法平静他自己的心. 他做了一个决定, 出乎所有人意料.

( 六 )

罗纳德离开了马戏团.

他一个人去了修斯伦萨, 拿着那封凯尔没有寄出去的信. 他也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 但他并非冲动而选择离开了马戏团, 他想了很久, 久到马戏团的大篷车已经绕过了修斯伦萨缓缓驶入下一个远方城镇的时候.

罗纳德在战火纷飞的前线待了将近一个月, 用他所有的耐心找皮特. 驻守修斯伦萨的士兵里面有许多个叫皮特的士兵, 却没有一个是凯尔所说的皮特. 当他离开修斯伦萨的时候他没有将手中的信交付出去, 反而拿回了过去凯尔所寄到这里的所有来信.

罗纳德坐在一辆能去凯尔所在城镇的大篷车上, 一封一封的读着凯尔的信, 仿佛那些都是写给他的. 看着这些信罗纳德不免想起了他的母亲, 曾经他的母亲也做过同样的事情, 每天晚上等到表演结束以后就写信给他正在前线打仗的父亲, 一遍一遍从未停止过. 他记得母亲离开的那天手里握着的是父亲的来信, 她苍白黯然的脸又一次焕发精神, 那闪动希望的眼神让罗纳德怎么也忘不了.

“罗纳德, 我要去找你的父亲.” 这是他母亲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 她毅然的抛下了所有去找她的爱人.

( 七 )

“与其等待, 不如拿出些行动.” 母亲的话语不断回荡在他的耳边.

罗纳德望着眼前的城镇, 海风将他破烂不堪的衣服吹的有些乱. 或许在去见凯尔前他该换一件体面的衣服和光亮的皮鞋, 罗纳德这样想着.

是时候该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Chú hề – Phần Nghĩa Phiề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