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ản xạ nơ bướm – Thế Giới Nhân Dân Đích 114 Quân

Tên gốc: Phản xạ hồ điệp kết

反射蝴蝶结by世界人民的114君

(温馨感人 he)

01

孟志诚是个男人。

孟志诚这个名字里包含“事竟成”的意思,只可惜孟志诚本人没那麽给力。

这个世界上,因为种种原因输在起跑线上的人很多,孟志诚是其中的一个。

而且,

没有悬念得输得一塌糊涂。

原因很简单:孟志诚的反射弧上有个蝴蝶结。

所以他的反应能力是普通人的1/2。这导致他摔伤了膝盖得很久才能感到痛,被人骂了要很久才能感到难过。

孟志诚度过了一事无成的小学,一事无成的初中,一事无成的高中,一事无成的大学,一事无成的职场新人期,一事无成的的职场底层期,现在还是一事无成的职场底层期。

孟志诚是在二十岁那年才发现自己反应能力低下的,此之前的二十年,他只是觉得自己点儿背,没想过为什麽自己一事无成。

二十岁的某天,孟志诚膝盖伤了,去医院看,医生用锤子敲了一下孟志诚的膝盖,普通人马上就会有膝跳反应。

而孟志诚足足过了2秒,才抬起他的脚。医生以为孟志诚逗他玩,当时就火了。孟志诚有点懵。

他那个懵,从他腿上的反射弧上传上去,通过一个蝴蝶结传到脊柱里,这才慢悠悠传往脑神经。

孟志诚想,我大概反应有点慢。

时隔20年,孟志诚终於明白了自己身上存在什麽问题。

意识到这点时候,孟志诚也就释怀了。这种释怀强化了反射蝴蝶结的效果,这种释怀在孟志诚身上具体体现为,他需要比以前长一倍的时间感受疼痛,需要比以前长一倍的时间感受痛苦,也需要比以前长一倍的时间感受幸福。

02

孟志诚谈过恋爱,他被以前所有的恋人评价为“在床上就是条死鱼”。

孟志诚没懂什麽意思,等懂了之後,想,他们跟那个医生一样,以为自己耍他们呢。

孟志诚觉得没什麽。

至少对孟志诚来说没什麽。

一个反射弧上长了个蝴蝶结的男人不会在意别人对他的床上功夫做什麽评价。

孟志诚过自己的日子,用比别人慢了两倍的反应能力拼命拼命生活。

对孟志诚自己来说,反应速度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但比较麻烦的是,别人觉得有什麽。

孟志诚偶尔会有点小不自在,但这小小的不自在还没有钻过反射蝴蝶结,就消失不见了。

如此说来,孟志诚算是个幸福而知足的男人。

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

孟志诚的好日子在某一天走到了尽头。

这一天,他家里来了一个拖油瓶。

事情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孟志诚有个叛逆的妈妈,孟妈妈的反射弧比正常人短一截,反应和决定都非常之快。在和孟爸爸和平离婚之後,孟妈妈速度地和另一个男人结了婚,那个男人也有个儿子。

这个不小的儿子名叫冯叶,男,今年二十七,不学无术,身无分文。孟妈妈觉得孟志诚有权利照顾冯叶,便把冯叶丢到了孟志诚的家里。

孟志诚花了很长时间才搞清楚状况,他对冯叶说,既然我是你法律上的哥哥,我就有责任给你饭吃。

孟志诚那时候还没意识到他那几个小钱是不够冯叶花的。

时间回到孟志诚第一次见冯叶的时候。

冯叶穿著鞋踏入孟志诚的家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往房间里看了几眼,问,你买的房子就这麽小?

孟志诚回答,这是我租的。

冯叶一下子就笑了,说,你就这能耐?

孟志诚说,我工资不高,买不起。

冯叶掏出根香烟,吸了一口,站起来,走到孟志诚面前,把烟吐在孟志诚脸上,说,我从今儿开始就在这儿住下来,等住到你没钱了,我就走。

孟志诚想了一下,说,好。

冯叶说,没几天,你等著。这破屋子我还没兴趣住。

孟志诚看了一眼自己的家,说,哪里不好?我下次找人来修。

冯叶说,你得了吧你,装什麽傻。

说完,冯叶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孟志诚站在原地琢磨,琢磨半天没明白。

突然,他开始咳嗽了。

怎麽搞的?

当然是被刚才那口烟给呛的。

TBC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感谢栖汐姑娘的大补汤

鞠躬

03

是反射蝴蝶结不是发射

我打错了

我明天来改

03

冯叶今年二十七岁,这个前面已经说过了。

他刚从职高毕业那会儿也好好上过班,他脑子灵活手也巧,效率高,干得好,刚工作一年,拿的工资已经是同龄人中了不起的水平。不过冯叶这人对上班没兴趣,说白了,就是他没明白自己何必要那麽辛苦。

冯叶总找比自己年纪大的男人谈恋爱,平时就随便上上班打打工,生活上都是吃别人的住别人的。

说白了,冯叶就是个脸不白但是人很懒的小白脸。

这会儿正赶上空窗期,孟妈妈和冯爸爸结婚了,为冯叶找到了一个相当好的临时去处。

冯叶抽完了兜里了的一包烟,对孟志诚说,你出去帮我买一包,我要红双喜。

孟志诚二话没说,拿著钱包出了门。

过了一下子,孟志诚回来了,他把香烟递给冯叶。冯叶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一看,打火机没气了,点不著,他对孟志诚说,再帮我去买个火机。

孟志诚二话没说又出去了,不到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上什麽都没拿。

冯叶说,火机呢?

孟志诚满头是汗,看起来是跑回来的,说,我为什麽要帮你买打火机和香烟?

合著孟志诚是半路发现了。

冯叶说,你到了便利店了吗?

孟志诚说,到了。

冯叶说,到了你还不帮我买?

孟志诚说,我突然想起来,我为什麽要帮你跑两次?

冯叶懒得和孟志诚辩,他走到液化气旁边,打开液化气,把香烟伸过去,点燃。

他吸了一口香烟,看著孟志诚笑了一下,说,你反应是不是特别慢?

孟志诚说,是的。那又怎麽样?

冯叶说,哦,我没说怎麽样。

两人度过了一个还算相安无事的下午。

晚上,孟志诚突然发现自己家只有一张床,他问冯叶,怎麽睡?

冯叶说,一起睡。

孟志诚说,好的,也没别的办法。

冯叶说,嗯。

当年晚上,冯叶就和孟志诚上床了。

冯叶没什麽损失,顶多一瓶润滑油一个避孕套的钱。孟志诚也没什麽损失,还没感到痛,他就睡著了。

不过,说实在话,和孟志诚上床太无聊了。冯叶觉得和充气人偶做就这个水平,如果买个勃起状态的充气人偶搞不好比孟志诚更好用。

几乎没什麽反应,也没什麽表情,冯叶想不通怎麽自己都射了孟志诚还没勃起。

反应能力这件事,真的可大可小。

不过冯叶的适应能力很好,至少冯叶自己是这麽认为的。

冯叶看著孟志诚睡著的脸,心想,他明天早晨肯定要问,我为什麽要和你上床?

冯叶觉得其实挺有趣。

做爱本身没有趣,有趣的是後续。

TBC

反射蝴蝶结 04

04

第二天早晨,孟志诚睁开眼的时候,冯叶已经醒了。

冯叶冲孟志诚笑了一下,孟志诚转过身继续睡。

过了十秒,他突然转过脸,问,我为什麽要和你上床?

冯叶轻笑一声,说,我又没强迫你。

孟志诚皱了一下眉头,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才踏了一步,摔地上了。

他准备站起来,结果又一下子摔地上了,没过一下子,眼泪下来了。

冯叶说,你哭什麽?

孟志诚说,我好痛。

敢情昨晚没感觉到,早上感受真切了。

冯叶看著孟志诚赤著身体坐在地上,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赶紧把孟志诚抱上床,说,待著,等不痛了再下床。

孟志诚说,我要上班。

冯叶说,别上了,请假。

孟志诚说,我不上班,你吃什麽,我又吃什麽。

先不说孟志诚这句话有没有经过大脑,也不说这人到底是怎麽想的。单纯就这句话,让冯叶有点感动。他扯两张餐巾纸把孟志诚的眼泪擦干净,说,你养好了再去上班。

这话既温柔又机智:温柔在於,你要养好身体,我真的很关心你;机智在於,你要去上班养我,我没能力养活自己,指望我养你更加没门。

孟志诚说,怎麽办呢?我还有活没干完。

冯叶说,养好再上班,养好再上班。

孟志诚裸著身体坐在床上,似乎在沈思。过了十分锺,他大概是想清楚了,躺到被褥里去了。

孟志诚自己把自己被子盖盖好,像尸体一样平躺著,问,我昨晚什麽时候睡著的?

冯叶说,一做完就睡著了。

孟志诚回答,我不记得了。

冯叶说,你以前做也这样吗?

孟志诚说,也这样。累了就睡了,醒来觉得痛。

冯叶说,你每次醒来都哭?你对象不觉得慎得慌?

孟志诚回答说,以前那些对象,做几次就和我拜拜了。

冯叶说,你是反应慢还是脑子不好使。

孟志诚说,不知道,我去医院看过,医生也没详细告诉我。他们大概也在糊涂。

冯叶说,行了行了,你赶紧睡吧,好好养,养好去上班,这段时间我就住你这里了。

孟志诚说,我知道,我虽然不是非常喜欢别人抽烟,但你是我法律上的弟弟,我会照顾你。

冯叶说,你多大了?三十了?

孟志诚回答,我二十三。

什麽?冯叶反问。

他一下子就把孟志诚的被子掀了,说,你算哪门子哥哥?我都二十七了。你听谁说你比我大的?

孟志诚说,你先把被子给我。我虽然现在不冷,但我马上就冷了。

冯叶说,说了再给。

孟志诚说,我妈说的,要我好好照顾你。我就以为你比我小。

冯叶觉得自己内心里有一群肥屁股小鸡走来走去,各种闹心。

冯叶说,我走。

孟志诚说,你能去哪里呢?你爸说你没地方去,他告诉我,你上星期被男人从家里赶出来了。

冯叶上个月的确是和原来的恋人闹崩了,原因是冯叶搞外遇。不过冯叶相信以自己的魅力可以速度找到新对象,重新开始被包养的好生活。

但冯叶一千一万个不想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养著。

太伤自尊。

孟志诚说,你安心留下来吧,我不会赶你走。我妈妈嫁给你爸爸了,在法律意义上我有权利照顾你。

冯叶拿起床边的衣服,披上就准备走。

孟志诚从床上坐起来准备去拉住冯叶,结果腿一软,又摔地板上了。

冯叶没办法,只好回过头,把孟志诚抱上床,塞进被单里面。

孟志诚认真地说,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冯叶心想,这什麽乱七八糟的。

TBC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感谢阿普娘和arin姑娘的礼物XDDDDD

05

先点04吧,都是今天更的

05

咕咕……咕咕。

这时候,孟志诚没有回答,肚子回答了

冯叶摇摇头,叹口气,说,我去买东西,马上回来。

孟志诚这才放冯叶走,冯叶从口袋里摸出仅有的几块钱,到楼下买了几个包子,又迅速回来,说,吃包子,你吃完我就走了。

孟志诚说,你别走。

这语言挺有诚意的,但眼珠子光跟著包子转了。

冯叶把手中的包子都给了孟志诚。

孟志诚从床上坐起来,光著瘦膀子啃肉包子。

那叫一个香。

没过几分锺,孟志诚就吃完了。

在这几分锺里,冯叶一直在看孟志诚,眼睛死活移不开,内心不是怜爱也不是心酸,而是一种优越感。

一种饲主看宠物的独特优越感。

养养狗养养猫蛮开心,养养人大概也不错,冯叶想。

冯叶转过身又要走,孟志诚这下反应快了,一把拉住冯叶。手扶著床头,晃了几下,总算是没掉下来。

有进步。冯叶表扬他。

孟志诚说,你去哪?你不上班,不工作,你自己一个人,我怕你活不成。今天外头那麽冷,你出去容易冻伤。

冯叶说,我再去买几个肉包子给你。

孟志诚立马松开手,说,那你赶紧去吧。

冯叶摸摸口袋,发现没钱,说,麻烦你给我两块钱。

孟志诚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零钱包递给冯叶,说,我再要两个就好了,你给自己也买几个。

以前拿别人多少钱,冯叶都没有愧疚之心,现在他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不爽。

为什麽不爽呢?

哪天你家狗突然给你一个零钱包,要你出去买两个包子,它一个你一个。

你肯定也不爽。

TBC

06

06

想归这麽想,冯叶还是拿著那个零钱包下楼去了,他又买了几个肉包子上来,给孟志诚。

孟志诚当时正窝在被单里面,他揉了一下眼睛,头发乱乱地坐起来,接过冯叶手上的包子,边吃边说,我想起来了,我忘记刷牙了。

冯叶说,你吃了再刷,反正也不碍事。吃完之後刷牙,更清爽。

孟志诚听了冯叶的话,点点头。安心地吃包子,可这次,他只吃了一个包子,就把剩下的全部还给了冯叶。

冯叶问,你不是还要吃两个吗?

孟志诚说,我怕你三个吃不饱。

冯叶接过那些包子,莫名其妙有点感动,以前吃山珍海味也没这个感觉。

冯叶就站在床边消灭了那四只肉包子,觉得意犹未尽。

他看著又窝进床里头的孟志诚,也觉得意犹未尽。

孟志诚在床上躺了几分锺,就坐起来穿衣服准备起床。

冯叶问,不再睡会?

孟志诚回答,不痛了,起床去上班。

冯叶说,我送你去。

孟志诚说,我这麽大个人,送什麽?

冯叶说,二十三岁,算什麽大人。

冯叶以前是御用小白脸,早晨开著情人的车子送情人去上班,到了公司楼下还来个临别之吻。

作为一个小白脸,冯叶是非常称职的。现在,他依旧要将这一优良传统发扬下去。

冯叶说,我就是想送你,别客气。

孟志诚想了想,说,那好吧。

孟志诚把衣服穿好,刷牙洗脸,接著下楼,走到小区车库,从里面取了辆破旧的自行车出来。

冯叶这才反应过来,送一个一贫如洗上班,和以前送那些事业有成们上班是不同的。

孟志诚推著车子,看著冯叶,说,你没车?那别送我了。

这话指的必然是自行车。

冯叶嫌弃车子是出了名的,BMW算保底,不好不稀罕开。谓之,发动机声音不佳,听上去不舒服。

冯叶看了一眼那破旧的自行车,走上去,扶住车笼头,说,我载你。

孟志诚说,我是还有点痛,不过骑得过去。

冯叶跨上车,说,别说了,我载你。你去哪儿?

孟志诚回答,我去地铁站。

他自知扭不过冯叶,坐上了车後座。

冯叶荡了两下车,开始骑。风呼呼地吹进他的耳朵,冷得不行。

自行车发出“哢吱哢吱”的声音,一路向北,开向地铁站。

到了地铁站门口,冯叶跨下车,孟志诚也从车上下来了。

孟志诚说,天气冷,你早点回家。家里钥匙给你。

冯叶说,知道了,再见。

孟志诚说,再见。

孟志诚把自行车停到地铁站旁的车库里,交给看车库的大叔五角钱。接著,他往地铁站里面走。

而冯叶就站在那里看著孟志诚消失在台阶下面。

当初,冯叶坐在车上,摇下窗户,看著成功人士们风流飒爽地走向商务楼。现在,冯叶站在车库门口,看著孟志诚瘦得和柴火一样的背影消失在地铁站内。

成功人士们月入上万,每日带冯叶去吃山珍海味。

孟志诚估计月入2000,吃个包子还要省下一个给冯叶。

成功人士们走进商务楼,对冯叶说,晚上来接我。

孟志诚走进地铁站,对冯叶说,天气冷,你早点回家。

冯叶觉得这世界挺搞笑。

不是缺钱,就是缺爱。

TBC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

感谢礼物,今天感谢不过来了,明天来感谢XDDDD

07

07

冯叶站在地铁站门口,不知咋的,半天没走。突然,他看见地铁站里面冲出来一个人──孟志诚。

孟志诚是用跑的,腿有点抖。

跑到冯叶面前,他已经气喘得不行,说,我……我……忘了……件事……

冯叶说,慢慢说,别急。

孟志诚说,我忘了件事……我……我把车子锁起来……你,你怎麽……回家?

这回轮到冯叶反应不过来了。

孟志诚说,我把钥匙给你……你骑回去……

冯叶说,我骑回家,你晚上怎麽回来?

孟志诚说,我想过了,我走回家。

冯叶说,干脆我晚上来接你,你把电话给我,快点。

孟志诚报了一串数字,冯叶在心里默念两遍,说,记住了。

孟志诚说,麻烦你了。

冯叶说,应该的。

等孟志诚走後,冯叶骑著那辆破车回了家,心想,这下等於白花孟志诚5角停车钱,他赚点也不容易。

冯叶回到家里,打开门,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以前,他等成功人士,都是拿著信用卡出门去买东西,或者去酒吧、咖啡厅。

现在,他等孟志诚,是在家里打扫卫生。

冯叶想,我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大概是因为太缺爱。

结果这些年,也没捞到多少。

冯叶打扫完卫生,在家里头等,等到快六点的时候,就骑上车跑地铁站去了。他把车停在旁边,在寒风中跺跺脚搓搓手。大约等到七点的时候,收到孟志诚的短信──“我到了”。刚收到这条,他就看见孟志诚在人潮中走出了地铁站。

冯叶迎上去,叫,孟志诚!

孟志诚看到冯叶,问,你怎麽这麽快?

冯叶说,你应该提前发短信给我。

孟志诚说,为什麽?

冯叶说,一般人都会这麽想……

话说出口才想起来,孟志诚真不是普通人。

孟志诚说,是吗?你冻僵了吧。来。

孟志诚说著,下了手套,握住冯叶的手。

孟志诚的手很暖,一下子就温暖了冯叶的。

冯叶稍微有那麽一点不好意思。

冯叶说,我们回家吧。

孟志诚回答,好。

冯叶打开车锁,载著孟志诚往家骑。骑到一半,孟志诚从车上跳了下来。

冯叶吓了一跳,赶紧停下车,问,你干什麽。

孟志诚拍拍裤子,说,你没手套,我载你。

冯叶说,不用了。

孟志诚扶住龙头,说,我是你哥哥,别和我争。

冯叶说,哪跟哪啊?

看来,孟志诚不仅反应慢,记性也不好。

孟志诚说,坐上来吧,我车技还可以。

冯叶也不争了,跨坐在车後头,就这麽被一个反应慢、记性不好、工资不高的男人的破旧自行车载著。

冯叶刚开始还挺不好意思的。後来孟志诚说,你抱著我腰。我转弯急,你别掉下来。那之後,冯叶抓抓脑袋,特没有出息地抱住了孟志诚。

孟志诚说,我回家做饭给你吃,你要是饿了,先吃点饼干充充饥。

冯叶说,不饿。

孟志诚说,不饿那就先洗把脸,天气冷。

冯叶问,你不冷吗?

孟志诚说,等我意识到冷的时候,我已经暖和了。

冯叶觉得孟志诚这个男人是真的牛。

TBC

好多礼物。。掩面

谢谢大家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

我今天自己的页面打不开,明天来一个一个看。谢谢!!!!

08

我觉得我写啊写啊的要成互攻了口胡苍天啊我人生第一篇年上文又要失败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头……雷互攻的姑娘们你们赶紧点叉吧我向你们表示诚挚的歉意……泪流满面……………………

07

两个人回到家,孟志诚说,你坐著去。我来烧饭。

说完,他便熟练地穿上围裙,不过这个熟练也就到此为止,接下来的切菜、烧菜,立马回复到一贯的慢状态。冯叶看不下去,想上去帮把手。

孟志诚说,别谈乱。

冯叶说,谁给谁谈乱还不知道。

孟志诚说,那你来吧。

说完,他就放下手上的东西开始脱围裙。

冯叶接过孟志诚手上的围裙,穿上,开始做菜。刚切了个萝卜,发现不对头了。

那天买包子也是,现在做菜也是,怎麽折腾了一圈,出劳动力的人就成了自己呢?这个人不是反应力很慢吗?怎麽遇到这些事情,一点都不含糊呢?

冯叶看了一眼孟志诚,想不明白了。

想不明白就对了。

冯叶不怎麽会做菜,依旧把菜折腾了出来。他把东西都端上桌,对孟志诚说,菜好了。吃吧。

孟志诚说,好啊。

他拿起筷子,不客气,开始吃起来了。

冯叶也尝了一口,这个菜真的不是一般的难吃。冯叶差点吐了出来,但碍於面子还是吃了下去。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孟志诚,孟志诚竟然吃得酣畅淋漓。

冯叶说,不难吃吗?

孟志诚说,没尝出味道,就咽下去了。

冯叶只好低下头。

孟志诚吃了半份菜,三碗米饭,说,谢谢,我吃饱了。

说完,他抬起头,冲冯叶笑了一下,说,你吃不下,我帮你重做吧。

冯叶说,吃得下。

毕竟自己做的菜,丢什麽,不能丢人。

孟志诚说,那好,你慢慢吃。

冯叶低下头,又吃了一口那个把糖当盐放了的炒青菜。

苦不堪言。

晚上睡觉的时候,冯叶问孟志诚,说,我觉得你有时候反应慢有时候反应快。

孟志诚说,是吗?我不知道。

冯叶说,也好也好。你偶尔反应快,我就不用担心你在外头被别人欺负了。

孟志诚说,嗯。

然後就歪著脑袋埋冯叶颈窝里头去了。

冯叶就又犹未尽了一次。

做完之後,冯叶问,要喝水吗?我去倒给你。

孟志诚回答,好。

冯叶下床,把水倒回来,递给孟志诚,说,喝吧。

孟志诚就喝了一口,把水放在旁边了。

过了一分锺,孟志诚对冯叶说,我能和你说件事吗?

冯叶说,说吧。

孟志诚想了想,把自己的T恤掀起来。露出他那处於勃起状态的小鸡鸡,说,你能帮个忙吗?

TBC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

感谢以下姑娘的礼物

爱晴天姑娘

nightdreamer姑娘

arin姑娘(田田田的番外我会加油搞出来的!)

阿普娘姑娘(XDDDD接受小红花XDDD才不给你笑一个呢XDDD)

空惑姑娘(别这麽客气嘛不给礼物不给分我也会好好更新的我是优秀青年哈哈哈哈哈哈)

09

09

冯叶摇摇头,喝了口水,坐在孟志诚面前,问,你解释一下吧。

说出口,他觉得自己有点语重心长的味道。

孟志诚说,做到当中就这样了,现在还这样。

冯叶说,那我下次前戏长点你看成不。

孟志诚说,我看行。但现在你还行吗?

冯叶说,刚刚动得太猛,我现在有点腿软。

孟志诚一听这话,愣了没几秒,自己就用手握住自己的小鸡鸡了,姿势极其变扭。

冯叶一看那个动作,便趴下来,说,我帮你。

做小白脸这些年,什麽不会,口交还不会?冯叶心想。

冯叶就含住那玩意,觉得尺寸还不错。

折腾了一段时间,孟志诚射冯叶嘴里了。

冯叶立起上身,嘴边还滴下一点。

孟志诚说,赶紧吐出来。

他递给冯叶一堆纸巾,冯叶把那算浓稠的液体吐在纸上。孟志诚把水给孟志诚,说,快喝点水。

冯叶说,不要紧。我老干这个。

孟志诚一把就把冯叶抱住了,说,被欺负了吧。

虽然嘴里还残存精液的腥味,虽然也没被欺负,但是冯叶这时真的觉得挺委屈,当然,也挺温暖。

孟志诚放开冯叶,连个内裤也没穿,赤条条下了床往外头走,冯叶在後头问,干什麽去?

孟志诚说,马上来。

冯叶趁这个时间把裤子和睡衣穿好,坐在床上等孟志诚,过了几分锺,孟志诚进来了,手上多了一杯新倒的热白开。

孟志诚把杯子递给冯叶,说,漱漱口。

冯叶喝了些水,把嘴里的腥味冲淡了点。

做完之後,给自己倒水的0号,冯叶这辈子是第一次见到。他当了五年的小白脸,专找比自己年纪大的、事业有成的男人,但大概也就是因为事业有成,这些男人大多自我意识过甚。冯叶感觉自己是又当攻又当妈,忍著精英人士的自我感觉良好,忍著精英人士的烂脾气。

不过冯叶知道自己本来就只是小白脸,不能要求那麽多。

捞到钱,再期待捞到爱,就不现实了。

冯叶想,要是哪个精英人士能在自己为他口交之後给自己倒杯水,就是赖也要赖在他那里不走,只可惜根本没这号人出现。

而现在,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什麽都好,就是穷了点。

孟志诚见冯叶把水喝完了,问,你还要吗?

冯叶说,够了。

孟志诚说,那就赶紧睡吧。

冯叶把水放在旁边,孟志诚赤身裸体地钻进被单里,冯叶问,你不穿衣服吗?

孟志诚回答,不穿了,这麽睡挺舒服。

冯叶也就由著孟志诚了。

第二天,冯叶起床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孟志诚大概早就上班去了。冯叶想,能去上班就好,能去上班说明不痛了。

冯叶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客厅里,看见桌上有张纸条,上头写著“钱包给你留下了,早饭中饭你自己出去买东西吃”。

冯叶盯著那个钱包看了半天,没动。他在裤子口袋里掏啊掏,掏出几块钱,跑下去买了几个馒头,就著孟志诚家里的酱菜吃了下去,算是把早饭中饭一并都解决了。

他在桌前坐了一会儿,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孟志诚,说自己要用电脑。孟志诚让他直接去开机,电脑没密码。

冯叶挂了电话,坐到那台破旧的小电脑面前,他开了机,没去下载山口山,也没去视频网站看片,倒是手持一张纸一支笔开始筛选招聘信息了。

冯叶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招聘信息都找好了,冯叶也不投简历,他跟了众多精英人士这麽多年,知道简历这种东西,都是被当废纸或者垃圾邮件处理掉的,不如瞄准了一家,自己去就好。

於是,冯叶就这样连个包都没带,出了门。

该说是运气好,还是人格魅力强,他下午只跑了两家,人都叫他过几天再去面试。冯叶心里头得意,觉得自己比孟志诚出色。

不过他觉得孟志诚也挺好。

晚上,孟志诚7点半才回了家。

他把包放下,脱下手套,对冯叶说,我今天工作上做错了一件事情,被骂得挺惨。但是我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其实每次都这样,开始不知道哪里错了,等後来反应过来,错误也无法弥补了。小时候,我妈生我的气,我不明白为什麽。後来谈恋爱,别人和我分手,我还是不知道到底哪里做错了。有的事情事後还能反映过来,有的事情根本就没办法明白。

冯叶说,理解不了的就别理解了。别说你,我觉得我自己反应挺快,也有很多事情理解不了。你怎麽能知道别人在想什麽,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孟志诚说,也对。你这麽说,我就舒服了。

冯叶说,我别的不会,安慰人还挺好。

孟志诚说。谢啦。

冯叶说,谢什麽谢。

孟志诚说,还是谢啦。

TBC

10 反攻了XDDD

10

晚上,冯叶花了几乎一个小时来进行前戏,那足够长的前戏让孟志诚成功地射了出来,不过,射完之後,孟志诚就睡著了。

冯叶看看孟志诚,再看看自己憋了一个小时的小鸡鸡,觉得不公平。

他在心里进行了一会儿斗争,最後还是决定算了,让孟志诚好好睡会儿吧。

冯叶跑到浴室里头,怪憋屈地对著马桶自己动手,心想,就不能反应再慢一点吗?

他搁那里解决完了,擦擦手,再跑进房间,见孟志诚躺在那里睡得很沈,他那一丝怒气也全跑没了。冯叶抱住孟志诚的胳膊,把脑袋搁在孟志诚的肩膀旁边,打个哈欠,睡著了。

第二天,冯叶醒来的时候,孟志诚还睡著。

冯叶看著孟志诚,有点暗爽,他撑著脑袋,看著孟志诚熟睡的脸。

过了一段时间,孟志诚醒了。

冯叶问,醒啦。

孟志诚说,醒了,一般都是这个点。

冯叶和孟志诚一起起了床,又一起吃完了早饭,再一起出门去车棚。

孟志诚打开车子,冯叶把破车推出车棚,跨上去,孟志诚坐上来,冯叶开始往前骑。

冯叶说,我觉得你好像真的是我弟弟。

孟志诚说,法律上的确是。

冯叶说,我不是说法律上。以前我觉得和谁在一起都不自在,现在和你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

孟志诚说,那你就安心住下吧。我的工资供我们两个人还可以,稍微省点就行。哦,我不是说你省,我是说我省,你别担心。

冯叶没回答,其实是不知道如何作答。

他歪歪扭扭地往地铁站骑,上班族们开著轿车或者骑著助动车从他身边经过。

到了地铁站,冯叶对孟志诚说,赶紧上班去吧。

孟志诚说,我进站了,你早点回家,钱包还是在桌子上。钱不够了,抽屉里面有卡,我待会把密码发给你。

冯叶抓抓脑袋,和孟志诚说再见,看著孟志诚转过身,消失在人群里头。

不过一会儿,冯叶就收到了孟志诚的短信,短信里发来的是孟志诚工资卡的密码。

冯叶回短信,说,我要是把你的钱全部取走了,你怎麽办?

孟志诚说,大概我还没反应过来,第二个月的工资又到手了。

冯叶觉得既好笑又感动。

冯叶回,谢啦,孟志诚。

孟志诚回,客气什麽,一家人。

冯叶收到这条短信,盯著“一家人”这三个字好半天,觉得这个词比什麽亲爱的、什麽小宝贝、什麽情人、什麽爱人、什麽恋人温馨几百倍。

上述这些词,就算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也大部分都是敷衍。

而现在这个一家人,代表,就那麽一点钱,还省著让自己花。

回到家,冯叶打开孟志诚的电脑,开始准备几天後的面试。

到了中午,他还是买了几个馒头充饥。吃完之後,又继续去看电脑,看到快傍晚,冯叶关了机,去地铁站接孟志诚。

接到孟志诚之後,两个人一起回家做了饭,吃完。那之後,孟志诚坐到电脑前赶工作。冯叶等孟志诚都弄好,分别去洗澡,再分别爬上床。

这个晚上,冯叶的前戏用了半个小时,进去还算比较顺利。

等他精疲力竭地射了出来,已经没力气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想睡觉。

可是这个时候,孟志诚的小弟弟还精神得很,他见冯叶没力气了,便爬到冯叶身上,把冯叶翻过来,拿过床边的润滑剂。

冯叶心想,你不是想坐上来吧。

还没细想,就觉得後面被冰凉的手指捅了进来,扩张了之後便是孟志诚的小弟弟。

冯叶做了这麽多年1号,时隔多年,竟然在孟志诚手上悲剧了。

TBC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感谢围观

10 下 ──继续反攻

冯叶以前总是听别人说“痛得很”,自己是没有任何亲身经历的,现在终於得到机会了。

冯叶想,那个词叫什麽来著,对了,一报还一报。

不仅头上开始冒汗,背上也是,冯叶集中注意力只顾著痛,其他的感觉全部靠边站。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觉得稍微适应了一些。再接下来,就是一层非常浅的因摩擦而生的快感。

冯叶心想,他妈的。

在既能感到痛也能感到快感的过程中,非常没有出息地先射了。身体一下子从紧绷状态放松了,泪腺也放松了。冯叶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孟志诚抽了张纸巾,帮冯叶擦眼泪。

冯叶还是在那里没出息地吧嗒吧嗒。

好不容易等到孟志诚射出来,冯叶又累又痛,已经动不了。他盼著孟志诚是不是帮他擦擦那些精液,不过孟志诚似乎真没那个意思。

冯叶觉得世界上像自己这样的好人真的很少,也不是单纯的老王卖瓜,毕竟以前每次做完都会帮对方好好清理一下。虽然是小白脸,但也想过要好好相处,不过没几个人领情就是了。

现在做了0号,又痛又困,腹部还有粘稠的液体,就这麽窝在床的一角。

冯叶心里头拔凉拔凉的。

孟志诚把床头柜收拾了一下,爬下床,在外头捣鼓了一下子,跑回来,说,出来洗澡。

冯叶连眼睛也不想睁,别提洗澡了。不过孟志诚能想起叫他洗澡,也算不错。

冯叶趴在床上,等孟志诚过来拉自己过去。

孟志诚说,哦,你不洗我就自己去了。

说完,就这麽走了。

冯叶把脸埋到枕头里去,想,这都是什麽玩意。全部一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对你们这麽好,都当我是犯贱。什麽玩意。

他越想越痛,越想心里头越凉,怎麽也睡不著。

没过几分锺,孟志诚又进来了,他拿了条热毛巾,爬到床上,把冯叶拽出来,从头到尾擦了一遍。

擦完之後,孟志诚拿著毛巾,又准备出去。

冯叶问,你不睡觉?

孟志诚说,我洗澡洗到一半,想起来要先帮你擦一下,就回来了。现在回去继续洗。

冯叶愣了一会儿,躺回了床上,他脑袋继续埋进枕头里,想,耍我玩是吧。吃了吐有趣是吧。我呸!我取完你工资卡里面的钱随便逍遥去,等你知道厉害了,再来继续耍我呀!

这小媳妇的想法没持续多久,冯叶就在洗澡回来赤条条爬上床的孟志诚的怀里睡著了。

10 下 重新发一遍,应该可以了吧

10

冯叶以前总是听别人说“痛得很”,自己是没有任何亲身经历的,现在终於得到机会了。

冯叶想,那个词叫什麽来著,对了,一报还一报。

不仅头上开始冒汗,背上也是,冯叶集中注意力只顾著痛,其他的感觉全部靠边站。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觉得稍微适应了一些。再接下来,就是一层非常浅的因摩擦而生的快感。

冯叶心想,他妈的。

在既能感到痛也能感到快感的过程中,非常没有出息地先射了。身体一下子从紧绷状态放松了,泪腺也放松了。冯叶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孟志诚抽了张纸巾,帮冯叶擦眼泪。

冯叶还是在那里没出息地吧嗒吧嗒。

好不容易等到孟志诚射出来,冯叶又累又痛,已经动不了。他盼著孟志诚是不是帮他擦擦那些精液,不过孟志诚似乎真没那个意思。

冯叶觉得世界上像自己这样的好人真的很少,也不是单纯的老王卖瓜,毕竟以前每次做完都会帮对方好好清理一下。虽然是小白脸,但也想过要好好相处,不过没几个人领情就是了。

现在做了0号,又痛又困,腹部还有粘稠的液体,就这麽窝在床的一角。

冯叶心里头拔凉拔凉的。

孟志诚把床头柜收拾了一下,爬下床,在外头捣鼓了一下子,跑回来,说,出来洗澡。

冯叶连眼睛也不想睁,别提洗澡了。不过孟志诚能想起叫他洗澡,也算不错。

冯叶趴在床上,等孟志诚过来拉自己过去。

孟志诚说,哦,你不洗我就自己去了。

说完,就这麽走了。

冯叶把脸埋到枕头里去,想,这都是什麽玩意。全部一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对你们这麽好,都当我是犯贱。什麽玩意。

他越想越痛,越想心里头越凉,怎麽也睡不著。

没过几分锺,孟志诚又进来了,他拿了条热毛巾,爬到床上,把冯叶拽出来,从头到尾擦了一遍。

擦完之後,孟志诚拿著毛巾,又准备出去。

冯叶问,你不睡觉?

孟志诚说,我洗澡洗到一半,想起来要先帮你擦一下,就回来了。现在回去继续洗。

冯叶愣了一会儿,躺回了床上,他脑袋继续埋进枕头里,想,耍我玩是吧。吃了吐有趣是吧。我呸!我取完你工资卡里面的钱随便逍遥去,等你知道厉害了,再来继续耍我呀!

这小媳妇的想法没持续多久,冯叶就在洗澡回来赤条条爬上床的孟志诚的怀里睡著了。

────────────────────────

感谢点击感谢投票

感谢arin姑娘、ali5348姑娘、Schweini珩姑娘、阿普娘姑娘的礼物XDDDDDD

10 11

冯叶以前总是听别人说“痛得很”,自己是没有任何亲身经历的,现在终於得到机会了。

冯叶想,那个词叫什麽来著,对了,一报还一报。

不仅头上开始冒汗,背上也是,冯叶集中注意力只顾著痛,其他的感觉全部靠边站。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觉得稍微适应了一些。再接下来,就是一层非常浅的因摩擦而生的快感。

冯叶心想,他妈的。

在既能感到痛也能感到快感的过程中,非常没有出息地先射了。身体一下子从紧绷状态放松了,泪腺也放松了。冯叶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孟志诚抽了张纸巾,帮冯叶擦眼泪。

冯叶还是在那里没出息地吧嗒吧嗒。

好不容易等到孟志诚射出来,冯叶又累又痛,已经动不了。他盼著孟志诚是不是帮他擦擦那些精液,不过孟志诚似乎真没那个意思。

冯叶觉得世界上像自己这样的好人真的很少,也不是单纯的老王卖瓜,毕竟以前每次做完都会帮对方好好清理一下。虽然是小白脸,但也想过要好好相处,不过没几个人领情就是了。

现在做了0号,又痛又困,腹部还有粘稠的液体,就这麽窝在床的一角。

冯叶心里头拔凉拔凉的。

孟志诚把床头柜收拾了一下,爬下床,在外头捣鼓了一下子,跑回来,说,出来洗澡。

冯叶连眼睛也不想睁,别提洗澡了。不过孟志诚能想起叫他洗澡,也算不错。

冯叶趴在床上,等孟志诚过来拉自己过去。

孟志诚说,哦,你不洗我就自己去了。

说完,就这麽走了。

冯叶把脸埋到枕头里去,想,这都是什麽玩意。全部一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对你们这麽好,都当我是犯贱。什麽玩意。

他越想越痛,越想心里头越凉,怎麽也睡不著。

没过几分锺,孟志诚又进来了,他拿了条热毛巾,爬到床上,把冯叶拽出来,从头到尾擦了一遍。

擦完之後,孟志诚拿著毛巾,又准备出去。

冯叶问,你不睡觉?

孟志诚说,我洗澡洗到一半,想起来要先帮你擦一下,就回来了。现在回去继续洗。

冯叶愣了一会儿,躺回了床上,他脑袋继续埋进枕头里,想,耍我玩是吧。吃了吐有趣是吧。我呸!我取完你工资卡里面的钱随便逍遥去,等你知道厉害了,再来继续耍我呀!

这小媳妇的想法没持续多久,冯叶就在洗澡回来赤条条爬上床的孟志诚的怀里睡著了。

11

冯叶找工作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顺利,第二次面试一过,他便被通知下周可以开始正式上班。冯叶不好意思问孟志诚要钱买几件上班穿的衣服,虽然他的那些衣服也都有头有脸,但完全不适合上班穿。

孟志诚在冯叶要去上班的前一天晚上想起了衣服这件事情,他在商场里买了几件给冯叶,花光了这个月和下个月所有的预算。

冯叶上班的当日,孟志诚帮冯叶把衣服穿上,领子翻下来。冯叶看著孟志诚用不灵活的手帮自己扣扣子,笔笔直地站著。

孟志诚说,我坐地铁,你坐公交,我们出门就分开走。

冯叶想一块走,但这样一定会耽误到一个人,他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想送孟志诚上班,但是以後大概都不行了。说不难过,那是假的。毕竟冯叶昨天还骑著破车载著孟志诚满大街跑。

冯叶开始思考,要赚多少钱,才能让自己和孟志诚不至於饿死。他站在公交车站看著孟志诚走向车棚的背影,开始打小算盘:买彩票,不用多,一个月中个五七千,那得多滋润。

算盘还没打完,车来了,冯叶上了公交,挤在上班的人群中,脑袋这下子变得清楚了──钱哪有那麽容易就来?冯叶自己心里头其实也清楚,不然这麽多年,能什麽都没捞到吗。

工作的第一天,冯叶被安排先看看资料了解了解情况,他一直坐在那里看资料,直到中午吃饭。

吃饭时,对面的李先生觉得冯叶对体育有些了解,挺不错,能侃。左边的王小姐觉得冯叶看资料看了一早晨,勤奋能干,有事业心。斜面的张阿姨觉得冯叶第一天上班来态度很端正,不像其他年轻人……总之,大家对冯叶的看法都很不错。

冯叶感到自己八面玲珑的特质这麽多年也没变过,但冯叶就是死活想象不出孟志诚平时要怎麽办。

延长一倍体会情感到底是什麽感觉,冯叶也想象不出来。

他发了条短信给孟志诚,上头写:晚上一起吃饭。

孟志诚半天也没回,冯叶安慰自己说,反应慢,要体谅他。

冯叶挺想孟志诚的,打心眼里想。他不晓得孟志诚想不想他。床也上了,该干的都干了,万一孟志诚哪天反应过来,压根就是讨厌和自己在一块儿,那要怎麽办呢。

冯叶的那点自信,在孟志诚面前刷得成了负数。

冯叶想,我要在孟志诚反应过来我是个没用的人之前,变成一个靠谱的男人。

决心是下了,底气依旧没有。

对孟志诚来说,什麽叫靠谱,什麽叫有用。冯叶觉得自己没法子搞明白。

冯叶是个肚子里头憋不住话的人,他当天晚上就把自己想的都告诉了孟志诚。

饭桌那头的孟志诚头也不抬地回答,说,我没指望你能有什麽出息。

冯叶急了,骂,你怎麽说话呢!

孟志诚回答,我说的是实话。

冯叶说,你等著,我肯定有出息,从今天起不用你一分钱。

孟志诚说,赌什麽气呀,都一家人。我有困难也得靠你,谁没有落魄的时候。

冯叶说,我不是落魄,我就是个小白脸,吃别人的,花别人的,住别人的。一直都这样,一被人甩了,就没钱了。从以前到现在,被一堆人甩过,我真正落魄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呢。

孟志诚说,以後再落魄了,就来找我。

冯叶说,找你有什麽用,我落魄的时候可是欠著别人钱的,你能帮我什麽还?数字说出来吓死你。

孟志诚说,我是没钱,但我可以慢慢挣。我还能帮你揍他。你这个人,肯定老受欺负。

TBC

12

12

冯叶想了一下子,坐下来,伸手摸了一把孟志诚的脑袋,说,我没受人欺负,不过落魄了,我肯定来找你。

孟志诚说,嗯。

“嗯”完,就没了。

冯叶原以为孟志诚还要说什麽感人的话,结果到这里截然而止了。冯叶一下子笑了,孟志诚挺不解地看著冯叶。

冯叶一把抱著孟志诚,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白脸。

拥有一个能把所有的钱都拿来给自己买吃肉包子的男人。

晚上,两人洗完澡爬上床。冯叶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他折腾了一个奇长的前戏,折腾到孟志诚精疲力竭地射了。

射完後,孟志诚很快睡著了。

看著孟志诚睡著的脸,冯叶原准备就这麽进去算了。但左想右想,他最终还是犯了和前天同样的错误──钻到厕所里面自己解决了一把。

冯叶觉得自己的脑子大概是哪天一不小心被门夹了。

半夜里头,睡醒了的孟志诚爬起来,往冯叶身上蹭。冯叶就著这个由头做了,做到一半,觉得孟志诚把手往他屁股上摸。

冯叶说,你干什麽!

啊?孟志诚说。

大概是没明白过来冯叶问什麽。

冯叶想说,“你手给我注意点。”结果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孟志诚就把手指伸进去了。

不光伸进去,还兴致勃勃地动来动去。

冯叶原来至少还能坚持五分锺,遇到这刺激,一下子就射在了孟志诚的里面。

孟志诚顺势爬起来,把冯叶压严实了。

对於冯叶的精神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脸面的问题,还关乎尊严。

对於冯叶的身体来说,刚刚射完已经不行先不说,还被人一下子进入。

於是。

“哇”的一声,冯叶就哭了出来。

原以为自己都哭了,孟志诚会收敛点,结果冯叶不幸地发现孟志诚更来劲了。

冯叶不敢哭大声了,就是眼泪往下掉,心想,滚你个蛋蛋哦,去你的一家人。我怎麽就摊上你了。

孟志诚弯下腰,亲冯叶的脸颊。冯叶把脑袋转过去,孟志诚再把它搬过来。

再扭,再搬,

再扭,再搬。

冯叶没力气了,他把脑袋搁在床上。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和南方黑芝麻糊一样。

粘稠。

又黑暗。

孟志诚抵住冯叶的鼻子,亲了几下,盯著冯叶看。然後,他傻笑了一下,把头埋在冯叶肩膀上。

冯叶听著孟志诚笑,眼泪流得更加厉害了。

自认聪慧二十余载,这保留了快三十多年的处男之身,就在快成为魔法师的时候,栽在这样一个男人的手上了。

孟志诚做完了,从冯叶身上爬起来,他光著身子在那里愣了大概三分锺。

思考。

思考完了,他赤条条跑出去,打了盆热水帮冯叶清理身体。清理完了冯叶,他开始自己拿著毛巾为自己清理。

冯叶想起来今天自己没带套就这麽射孟志诚里头了,他扶著腰从床上爬起来,说,放著我来。

孟志诚抬起头,看著冯叶。

冯叶把毛巾弄弄干净,帮孟志诚清理身体里面的精液。

孟志诚说,谢谢。

冯叶说,应该的。

孟志诚说,你比以前和我上床的那些人对我好多了。

这话一听,冯叶的心又软了。

他说,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孟志诚看著冯叶,说,嗯。

“嗯”完把脑袋搁冯叶怀里了。

冯叶揉揉孟志诚毛茸茸的脑袋。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和南方黑芝麻糊一样。

粘稠。

黑暗。

不过吃起来,香香甜甜。

TBC

没时间改错别字了。大家随意!不要关注错别字君,它会害羞!!

13

13

冯叶熟悉完了单位里的基本情况,开始正式工作了。以前都是坐在家里等吃饭,现在自己开始挣钱,是一种长足的进步。

挣钱干什麽?想了一圈,是为了孟志诚。

因为孟志诚这个人反应太慢,总是被扣工资,所以为了他要好好工作,要努力赚钱,要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但钱这种东西终归是没有那麽好赚的。

一个月在忙碌中终於过去了,冯叶领到了第一笔工资。这个工资的数量,和去年情人节,与精英吃的那顿饭的钱是一样的。

工作一个月,就抵一顿饭。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冯叶站在自动取款机前面,想。

他跑去单位楼下的绿豆饼店,在那里排了半天队,买了一盒绿豆饼,塑料袋装好,放包里,带回去给孟志诚。

回到家里,孟志诚已经先在了。冯叶把包打开,绿豆饼拿出来,对孟志诚说,给你的。

孟志诚问,是什麽?

冯叶说,绿豆饼。

孟志诚说,我不喜欢吃甜的。

冯叶说,我特意帮你买的,你怎麽说也得吃一点吧。

孟志诚说,你怎麽会想起来买绿豆饼的。

冯叶说,我看到单位楼下每天有人排队,我想肯定很好吃,今天发工资,就买了。而且,我很喜欢吃甜的。

孟志诚解开袋子,把绿豆饼的盒子打开,递给冯叶,说,你喜欢就赶快吃吧。

冯叶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但是也不知道哪里不对。他拿起一块绿豆饼吃起来。

孟志诚问,好吃吗?

冯叶点点说,好吃。

孟志诚说,好吃就好。

晚上,冯叶和孟志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冯叶问,你工作习惯吗?

孟志诚说,我当然没事,没感到不适应的感觉,就已经适应了。

冯叶说,我职高毕业,之後没工作也没学习,现在觉得有点困难。

孟志诚说,慢慢来,你看看我也能做好,你肯定行。

冯叶说,嗯。

孟志诚说,对了,你前段时间不是说单位要你们去培训吗?

冯叶说,可去可不去的,我不去了。

孟志诚说,为什麽不去了。

冯叶说,太麻烦了。

孟志诚说,自费还是单位出钱。

冯叶说,自费。

孟志诚说,我给你出钱,你去吧。

冯叶说,别麻烦了。

孟志诚说,不麻烦。出门,左转,再右转,就有个自动取款机。你把我的卡塞进去,按六个数字,那个小孔就往外吐钱。

冯叶说,我等四个月之後,自己存够了钱去。

孟志诚说,别和我客气。

冯叶想了好一会儿,说,那……我以後还你。

孟志诚说,不要紧。

第二天,孟志诚就去把卡上最後的一点钱全部取出来给冯叶了。冯叶拿著那些钱,心里百感交集。

精英人士们不断地变得有钱、有钱、更有钱,而孟志诚这样的人不断地变得没钱、没钱、更没钱。

拿著孟志诚的全部家当,冯叶在单位财务门口站了好久,才走进去交了培训费。

从财务出来之後,冯叶想,我下辈子,最好能够变成一个精英人士,然後遇上孟志诚。

但是变成精英人士之後,孟志诚还会不会对自己这麽好,冯叶就搞不清楚了。

那天晚上,冯叶对孟志诚说,孟志诚,谢谢你。

孟志诚说,一家人不说谢谢。

冯叶把被褥盖好,心里头酸酸的。

孟志诚说,睡了哦。

他关了灯,躺下来。

冯叶转过脑袋,握著孟志诚的手,把眼睛抵在孟志诚的手上。因为他极力不让眼泪留下来,清鼻涕便流下来了。

冯叶吸吸鼻涕。

孟志诚摸摸他的脑袋,说,不难过。我下次买绿豆饼给你。

冯叶想,这一刻,这个世界上,只有刚洗完澡的猴子,比自己幸福了。

14

14

自从参加培训,冯叶开始体会到早晨死也怕不起来的感觉,眼睛像是进了沙子一样睁不开,在床上和脱水的鱼一样挣扎两下,又彻底搁那里不动了。孟志诚会在出门之前再叫一次冯叶,那时候冯叶就不得起床了。

慌慌张张跑去上班,午休时间预习晚上的功课。下了班来不及吃饭,便去参加培训,参加完培训,回到家已经快10点半,再复习一遍内容,睡觉,又开始第二天。

冯叶这才知道,当个人不容易。

冯叶晚上趴在那里看书,看著看著就睡著了。醒了有点冷,喝口热水再继续。因为以前没学过,基础太差,冯叶理解起来有点困难。这时候,他的那点小聪明一点也派不上用场了,只能骂自己实在太猪脑子。孟志诚这人,晚上一到精神倒上来了,穿个跑鞋下去买杯果汁,和冯叶一人一半。

孟志诚说,慢慢看,我以前,看十遍都记不下,就看十一遍。

冯叶说,我比你聪明。

孟志诚喝口果汁,说,嗯。

冯叶继续看书,孟志诚跑到床上睡觉去了。过了好久,冯叶听到卧室有动静,回头一看,孟志诚盯著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著皱巴巴的睡衣又跑出来了。

冯叶说,你来干嘛?

孟志诚说,我想起来,我该陪陪你。

冯叶说,睡著了你还能想起来?

孟志诚说,不是说反应慢嘛。

冯叶说,赶紧去睡,不用你陪。

孟志诚说,不行不行,要陪的。

说完,他就坐在冯叶旁边随便拿了本书看起来,还没看三页,就趴在那里睡著了。台灯的光照著孟志诚的侧脸,头发和脸颊都和麦子一样金黄金黄的。

冯叶把孟志诚抱床上去了,自己回到桌子前面。

他想,孟志诚都行,我肯定也行。

大约看了一个小时,冯叶也趴在那里睡著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第一个月第二个月冯叶都在这种节奏中度过,期间因为不睡觉而上火,得了两次口腔溃疡,流了三次鼻血。

虽然辛苦,但是充实得很,等到这个课程结束之後,冯叶反而不习惯了。总觉得缺了什麽。

他觉得自己是真贱。

结束课程之後,冯叶在工作上好歹正式上手了。再加上他脑袋灵光,反应快,做得很不错。这一切都多亏了孟志诚,冯叶心里头感激他,也和他说了好多次,但孟志诚都说,一家人。以前听到这句话冯叶很高兴,现在稍微有那个一丝丝不满。

冯叶的小心思,不足为外人道也。

晚上冯叶抱著孟志诚睡,两人头靠头,冯叶凑过去,亲孟志诚一口。

孟志诚用手枕著脑袋,说,我以前就想有个兄弟,小时候没人玩,我就想,有个哥哥或者弟弟就好。

冯叶说,现在有了吧。

孟志诚说,现在会自己找乐子了,小时候比较需要。

冯叶说,又回不去小时候。想什麽呢?

孟志诚说,就想想。

冯叶说,我小时候……

孟志诚说,怎麽了。

冯叶说,忘了。

孟志诚说,怎麽忘了呢?

冯叶说,没什麽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就是跟一般小孩儿一样,这儿跑跑那儿玩玩。都一样,没特点。

孟志诚说,我就记得清楚。

冯叶猜,孟志诚大概小时候,老被别的孩子欺负,他反应慢,个子也不高,不可能能赢。因为这个样子,才对自己的小时候记得清楚。

他拉著孟志诚的肩膀,让孟志诚把脑袋靠自己怀里。

孟志诚吸吸鼻子,不到一会儿就睡著了。

T BC

15

15

冯叶以前,没这麽累过,他吃精英人士的,喝精英人士的,就连内裤都是精英人士给买的。现在,他终於体会到一个正常社会人的生活了,可好不容易坚持了三个月,懒驴上磨屎尿多──感冒了。

冯叶带著口罩去上班,脑袋里头一团浆糊,晚上回到家里,就了喝口水,便去房间睡下了。孟志诚没反应过来怎麽回事,他自己把饭吃完、再洗完澡,也去床上睡著。等晚上,冯叶忍不住开始咳嗽,孟志诚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什麽,他赶紧爬起来,出门买琵琶止咳糖浆和甘草水回来。

冯叶把这些当水喝下去,还是咳。

他想,真不想上班,真不想工作,在床上天天躺著多好。

又立马反驳自己,孟志诚不容易啊,白吃他,几天就把他吃穷了。

冯叶趴在床上,脑筋也不是很正常,却还是坚持思考。

一边想,上班真辛苦。还是当小白脸幸福。睡到自然醒,有吃有喝有地方住。

一边想,要和孟志诚分担房租,他为了自己,连房租都交不出了。

一边想,真想哭啊,怎麽这麽惨。

一边想,快睡觉,明天周末好好休息,周一上班。

一边想,还是以前好。

一边想,人不能这麽没出息。

一边想著精英人士们。

一边想著孟志诚。

想著想著,心里头百感交集。

孟志诚轻轻拍拍冯叶,问,你好点了没?我工作搞砸了一个东西,明後天都要去加班,没法照顾你。怎麽办?

冯叶想,这个孟志诚,真不让人省心。

这麽一想,就觉得自己非努力不可。他回答,我自己能行。

孟志诚摸摸冯叶的脑袋,说,你放轻松,别拼命工作,能偷懒就偷懒,有我呢。

冯叶心中五分好笑,五分感动。

这就和打架老是输的小狗,和受欺负的主人说,“以後我帮你出头”是一样的。

出不出头是一回事,有没有这个心是另外一回事。

说老实话,这辈子,冯叶还从来没遇到过对自己这麽好的人。以前的精英人士都是敷衍了事、逢场作戏,那时候生病了冯叶就自己吃点药解决,吃药好不了,去医院独自挂一瓶水。真正能为自己著想的人,很认真很认真地想一想,一个也没有。

就这麽缺爱缺了二十七年,遇到了这样一个把自己当回事的弟弟。虽然智商低了点,反应慢了点,工资少了点,头脑钝了点,但是真的把自己搁心里头。

冯叶这人本来就没出息,这下子更没出息了。他看著孟志诚,眨眨眼睛,歪歪嘴。“哇”得一声就哭出来了。

孟志诚吓了一跳,连忙问,你哪疼?哪疼?我帮你买药去。

冯叶说,我心疼。

这话是没有夸张的,想想就疼,是真疼。

孟志诚说,好好休息,别多想,你赶紧睡。我明天争取早点回来,陪你去医院做个心电图。

冯叶说,是心疼,不是心疼。不做心电图,浪费钱。你本来就没几个钱,现在还都被我耗完了。

孟志诚说,你心脏不好,我把我自己卖了也给你治。

冯叶说,你能卖几个钱啊。说完,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16

16

冯叶的病到周一就好全了,毕竟小年轻。

但他的这次生病,带来了两个後患。一是:他花了很长时间和孟志诚这个理解能力不大正常的男人解释自己的心脏是没有问题的。二是,冯叶在一夜间──反应变迟钝了。

这个迟钝具体表现在:回答孟志诚的话要很久、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总是做错事情。

冯叶猜测自己的这次转变,可能是因为下面两个原因中的一个,也有可能两个原因全占了。

第一个原因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孟志诚待的时间长了,便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趋同反应。

第二个原因是,蝴蝶结,是会过人的。

这个过人,不是指带球过人,这个过人,跟三井寿没有关系,跟勒布朗詹姆斯德文韦德更没有关系。这个过人,指的是一个人的病过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在这里,可以理解为:蝴蝶结瞬间转移了。

冯叶觉得就是这麽回事,孟志诚的蝴蝶结过给自己了。他最近有点楞,早晚都是,说话要反应一下,吃饭也要反应一会儿。嘴皮子不利索了,动作也灵活不起来。他能在那里看孟志诚看十几分锺,就和弱智儿童一样痴痴地看著孟志诚,看孟志诚的脖子,看孟志诚的脸,看孟志诚的手。等到孟志诚对他说,咱们洗洗睡吧。冯叶才站起来,愣五秒锺,再回答,好。这之後,冯叶爬到床上去,随後是孟志诚。不管做不做,不管谁在上面,活塞运动结束之後,冯叶很容易睡著。只要孟志诚和他头贴头,他就想睡觉了。

冯叶想,孟志诚就是他的春天。不是发春的那个春,是春困的那个春。

第二个周末,孟志诚陪冯叶出去玩,他们去街上的大电影院里头看电影。

电影开始了。观众朋友们笑,冯叶笑,孟志诚不笑。观众朋友们不笑,冯叶不笑,孟志诚倒笑了。

冯叶问,你笑什麽。孟志诚回答说,刚刚那个镜头好玩。冯叶看看表,离那个画面已经过去一刻锺了。这时候的冯叶纳闷了,孟志诚还是反应这麽慢,自己却没怎麽变慢,但自己智商怎麽就遭遇滑铁卢了呢?

冯叶看著孟志诚的脸,想不通了。

第三个星期的一天晚上,冯叶坐在卧室里看电视。当他花了几个小时,看完相约星期六和非诚勿扰,他才知道,这种痴痴呆呆看著对方,就像守望春天一样守望对方,原来都是因为爱。

这种能够在一个聪明的像自己一样的人的反射弧上扎一个蝴蝶结,这种能够让一个懒散的像自己一样的人认真工作好好做人的超现实力量,搞了半天,叫做爱。

不是叫

做爱。

是叫做

爱。

TBC

────────────

更得这麽少真不好意思

这篇文章不会太长,现在快2w了,大概2w5不到完结。

17 全文完!!没错!全文完!

17

冯叶想,我是遇上了孟志诚啊,如果没有遇到,我现在在哪里呢?肯定还是和精英人士在一起,就这麽一天一天地过日子,到最後,一定发现自己什麽都没有捞著。

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让自己反射弧上打个蝴蝶结的人呢?地球那麽大,肯定有。可知道总有一天能遇到这个人,会不会有耐心一直等到他的出现呢?是不是还没等到就已经放弃希望随便和什麽人在一起了呢?

冯叶不知道。他再想想,便觉得後怕。如果没有遇到孟志诚,自己过几年就不够帅了,必然落得一个人的下场。这又没爱又没钱的,养成反社会人格也讲不定。

但是他现在就是遇到孟志诚了──虽然对方把他当家人看,对他没有特殊感情。

冯叶既幸福,但是觉得小不爽。

不过算了,这样的生活,冯叶已经觉得幸福得连家里也不认识了。

培训持续了四个月,结束之後有个考核。为了弥补以前的不足,冯叶在家里拼了命地读书。

一天晚上,冯叶看书看到两点半,当时孟志诚已经上床睡觉很久了。

冯叶合上书,洗洗准备睡了。孟志诚这时候倒从床上爬起来了。

你饿吗?孟志诚问。

不饿。冯叶回答。

肯定饿了,我给你做点吃的。孟志诚回答。说完,他便钻进厨房,开始捯饬,捯饬了大约十分锺,他出来了──手上端著一碗面。

这碗面,毫无任何技术含量,就是面条和胡萝卜放一起煮一煮,最後加上几根菜,放点酱油搁点盐。哦了。

孟志诚说,我手艺不好,你凑合。

冯叶坐下来,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面的味道要多普通有多普通,胃里头却暖暖的。

冯叶吃完了,孟志诚把碗拿去洗。冯叶坐在桌子上,望著孟志诚的背影。

他心想,我什麽都没给孟志诚……把他的钱花完了,家务也不太会做。真的挺过分的。

知道很糟糕,但冯叶就是想赖在这里。因为除了孟志诚,还有谁对自己这麽好呢。找遍一个地球也找不到吧。冯叶想,我这个人,身上劣根性太多,缺点也太多。

孟志诚洗碗归来了,冯叶拉住准备重新爬上床去的孟志诚,问,孟志诚……如果我把我的坏毛病都改改好。你能稍微喜欢我一点吗?一点就行了,我要求不高。

孟志诚说,好呀。

冯叶说,谢谢你。

说完,冯叶觉得反射弧上的蝴蝶结晃了一会儿,心酸在鼻子和眼睛里停留住了。

冯叶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大家常说的幸福。

孟志诚说,早点睡觉吧。别想太多。

说完,他就先去卧室了。

冯叶赶紧洗漱完毕,把灯关了,也爬上床。他窝在孟志诚身边,让脑袋轻轻碰到孟志诚的手臂。

冯叶做了一个梦,自己呆在一个小房子里面,桌上有很多很多孟志诚买来的绿豆饼。冯叶感动地一直往下掉眼泪,擦也擦不干。

就在冯叶熟睡的时候,孟志诚则醒来了。

孟志诚抓抓脑袋,实在是忘了自己刚刚有没有和冯叶说“我现在就挺喜欢你”。

他看看蜷成一团的冯叶,俯下身子,亲了冯叶的额头一下。

孟志诚想,明天告诉他吧。

这麽想了之後,孟志诚抱住冯叶睡著了。

孟志诚做了一个梦,他排了几次队,给冯叶买了很多绿豆饼,冯叶看到绿豆饼就哭得稀里哗啦。

孟志诚在梦里想,冯叶大概小时候家里穷,没东西吃。

他一边帮冯叶擦眼泪一边说,别怕。绿豆饼这种东西,要多少,我都买得起。

全文完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Phản xạ nơ bướm – Thế Giới Nhân Dân Đích 114 Quân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Phản xạ nơ bướm 1~2 | Shuusie

  2. Pingback: [Review] Phản xạ nơ bướm – Thế giới nhân dân 114 quân | Spoil / Review Đam Mỹ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