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cowboy! – Phần Nghĩa Phiền

Hey cowboy by 焚义樊

【 欧风 牛仔受 X 抢匪攻 】

牛仔受 X 强盗神枪手攻

( 一 )

“艾伦! 你个浑蛋! 快给我站住!” 只见一个老警长从酒吧出来追着一个年轻的牛仔.

牛仔频频往回头, 年老并且身材肥胖的警长根本追不上他, 他哈哈大笑地上了马, 勒起缰绳让马儿在原地转了几圈, 最后拿下自己的帽子朝身后挥了挥说道: “哈哈, 谢谢你给的钱, 警长.”

警长气急败坏地在酒吧门口跺着脚, 而牛仔却随着夕阳一起消失在了地平线附近.

( 二 )

艾伦骑在马背上数着钱袋里的金币, 已经所剩不多了, 接连几天的挥霍让他很快就没有了钱, 他的马已经一天没有喝水了, 如果再不快点到下一个城镇他们俩就会渴死在这一望无际的荒漠中. 艾伦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猛烈的太阳照的他有些头晕, 现在是正午, 天气十分干热, 艾伦压低了牛仔帽将领巾拉到口鼻处. 但愿能快点到达目的地, 艾伦蹬了下马肚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荒漠里除了沙子什么也没有, 附近看不见绿洲, 除了些仙人掌长在地上外就毫无生命可言, 天空上时而有老鹰盘旋着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艾伦一周前在上一个城镇里谎称自己是个四处漂泊的神枪手, 骗到了不少钱并且吃吃喝喝了好久, 不料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不过这并不要紧, 他本来就没打算在城镇里逗留太久, 因此在城镇里的人找上门去他就骑着马逃走了.

现在想想上一个警长抓他时的笨拙模样艾伦就想笑出声, 艾伦没什么本事, 说到底就是个半拉子的牛仔, 他除了骑马和套绳以外什么都不会, 就连拿枪射击也瞄不准人, 说也奇怪他不会射击可偏偏总喜欢把自己说成一个神枪手, 他总是有模有样地装得很像, 但也只是看上去像罢了.

从身后传来一阵阵的马蹄声, 艾伦回头往后看了看, 沙土飞扬在空中并排有一群人骑着马还时不时地伴随着枪声, 那是荒漠中的抢匪, 艾伦十分的清楚. 他迅速骑着马往边上跑尽量避开这群人, 心中却不由的又感到开心, 谁都知道抢匪去的地方往往都是城镇, 这就说明如果跟着他们那就能找到城镇并且借此又能骗上一笔钱.

艾伦加紧了速度跟在这群沙漠抢匪后面.

( 三 )

风沙肆虐, 沙子席卷天空使之泛黄, 小镇中的人都闭门不开, 地上一片狼藉. 牛仔牵着马出现在地平线的边缘, 踢马刺随着走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牛仔的脸被黑白印花的领巾遮盖着, 宽边的牛仔帽压得很低, 看不清牛仔的脸.

艾伦牵着马走到小镇上, 他是等到抢匪走了以后才出现的.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装成一个神秘的没人知晓的神枪手, 将镇上的居民从水中火热中解救出来, 骗一笔钱然后逃走, 这个招数艾伦屡试不爽.

小镇的规模算不是很大, 但一般有抢匪过来的话经济并不会很差, 艾伦绕着小镇转了一圈摸清楚了路线后就得找这里管事的了. 镇长家一般都会比其他居民家看上去要好些, 绕了一圈的艾伦凭着经验大概猜到了那家会是镇长的家, 于是走到他觉得像是镇长一家的门前. 他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动静, 艾伦也不着急就站在原地又敲了敲, 大概过了许久之后门才虚掩着打开.

“什么事?” 是个年轻姑娘的声音, 说话时声音还有些颤抖, 她只是将门打开了一点点透过门缝看着艾伦.

“小姐, 请问镇长家在哪里? 我是远方来的神枪手正好经过这里, 刚刚看到有群劫匪来过, 有什么能帮助的吗.”

“哦, 天啊, 感谢上帝.” 那个姑娘显得有些激动, 她把门打开, 双手捂着脸看着艾伦, “这里, 镇长家就在这里. 天啊, 爸爸, 爸爸, 快过来, 是个神枪手.”

( 四 )

镇长是个年迈的老头, 腿脚不好, 需要他女儿搀扶着. 艾伦坐在镇长的跟前表现的有些严肃, 他得表现得想个富有正义感并且勇敢的人, 虽然这些事实上和他本身的性格一点都不像. 艾伦编了一个老套的故事来说服镇长相信他是个有能力的人并且一定能把抢匪赶跑, 可镇长却摇摇头让艾伦赶快离开这个小镇.

“可是, 爸爸, 我们需要一个有能力保护我们小镇的人.” 年轻的姑娘无法理解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让艾伦走, 正如她所说的这个小镇需要像艾伦一样的人, 当然那时候她不知道其实艾伦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牛仔.

镇长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很无奈的说: “就算这次这个叫… 小伙子你叫什么?” 镇长望向艾伦.

“艾伦.” 牛仔如是说道.

“好吧, 就算这次艾伦把他们都赶跑了, 那艾伦走了以后呢, 谁来保护我们, 到时候他们还是一样会回来的, 并且会变本加厉的抢我们的东西, 与其这样, 还不如不要请人.”

“可…” 姑娘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又说不出口, 她沮丧地站在一旁看着窗外.

看镇长那么坚决是不会请自己, 那不就是骗不到钱了, 艾伦皱了皱, 就算再说镇长恐怕都不会改变主意了. 没办法艾伦央求只住一个晚上第二天立刻就走,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路过一个城镇还捞不到饭吃.

( 五 )

谁都没有想到到了晚上又有一群劫匪来到小镇. 艾伦当时正好没有睡着, 他睡在一家旅馆里, 用的是自己仅剩下的钱. 简陋的房间没什么可说的, 这比睡在荒漠里要强多了, 可是当艾伦躺下时怎么也睡不着.

晚上的风很大, 与白天炎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始终无法入眠的艾伦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了衣服, 不知为何他有种不好的感觉, 忐忑不定的心始终无法静下来, 他坐在床边上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不停地在抖脚, 皮鞋反复上下踏在木质的地板上声音有些响.

一声枪响, 两声枪响, 三声, 四声.

接二连三的枪响直把艾伦吓了一跳, 他腾地站了起来跑到窗口拉开百叶窗往外看, 远处的坡上有一群人拿着火把骑着马正朝着这个小镇过来, 抢匪的呼声很大那种叫喊还伴着笑声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艾伦迅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天之内抢匪竟然会来两次, 该死的, 再不快点接下里就麻烦了.

“威廉姆斯先生.” 门外有人拼命地在敲门. 威廉姆斯是谁, 艾伦气急败坏地穿上马甲还在纳闷这个关键时候怎么会有人敲门. 等等, 威廉姆斯, 那是他随便扯的姓氏, 艾伦这才想起来.

“什么事!” 艾伦在房内大声地朝外问道.

“镇长找你, 他在外面.”

艾伦愣在了原地, 现在逃跑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况且镇长又来找他, 艾伦脑中一下子闪过最坏的想法, 他得和劫匪对抗. 天啊, 这根本不可能, 他连一只兔子都射不中.

“先生, 先生, 你听到了吗?”

“等一下, 我就出来.” 艾伦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 他身上有一把复枪和一把左轮手枪, 艾伦将子弹装进手枪然后揣到了腰间的手枪皮套里, 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了, 但愿那些劫匪没有其他意思.

( 六 )

当亚德里看到艾伦的第一眼时就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那是个身材高挑看上去俊朗却又有些说不出感觉的牛仔, 和他平常见过的牛仔不一样, 亚德里当时特意地多看了艾伦几眼. 而后来亚德里总算知道了为什么会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了, 当他看到艾伦拔枪的时候就明白了, 这个牛仔是个连枪都不会发的家伙, 即便表面上装得再镇定眼尖的亚德里还是看出了艾伦的握枪的手在抖.

亚德里当时就笑出了声音, 也不知道当地的镇长是怎么想的, 怎么会找来一个连枪都握不稳的笨蛋, 他笑的极为大声, 其他抢匪都莫名其妙地盯着他看, 为此抢匪的头儿也不免瞥了他一眼让他别再笑了. 可亚德里就是憋不住, 捂着肚子差点从马背上滑下来, 不由地看了一下出糗的艾伦, 果然那个年轻的家伙正瞪着他.

他们搜刮了不少东西, 其他抢匪拿的都是酒和金子, 只有亚德里最为特别, 他就挑了两样东西, 一个是艾伦, 还有一个是艾伦的马. 当艾伦射偏了子弹后整个镇上的人都乱套了, 他们疯狂的尖叫和逃跑, 而艾伦呢, 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在人群中淡定自若地迈着大步走着骑上马准备逃走.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亚德里看在眼里,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亚德里当时就是这么觉得的, 于是当下就决定他这次要抢些什么了, 他边笑边骑着马到艾伦跟前一把把艾伦从抱到了自己的马背上.

( 七 )

艾伦很是不舒服地动了动, 他的身后还坐了一个人跟他贴的很近, 艾伦看上去心情并不好, 他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很臭, 他的马儿在旁边可是他没法逃走. 他现在可是在和抢匪一起, 其他抢匪就在他的周围, 艾伦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的手腕被绳子绑着还解不开, 对方双手环着他的腰牵着马绳在赶路.

“喂, 亚德里你拿了些什么?” 在旁边的一个瞎了一只眼的抢匪问道.

“一个人, 还有, 一匹马.” 身后的男人回答道, 浑厚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 艾伦还觉得有些奇怪除了自己男人刚刚还抢了其他人吗, 他左右看了一下好像没有.”看什么呢, 说的是你.” 男人见艾伦疑惑的样子笑出了声音, 难道这个笨蛋不知道是自己吗.

听到这话后艾伦脸腾的就红了, 于是这下他才知道男人说的人是指自己, 可这算什么, 自己明明就是个过路人而已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抢匪抓走了呢! 这个抢匪不会是想把自己和马养着等到饿了以后杀了吃吧, 艾伦忍不住这么想着, 在荒漠里这种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的, 他得想个办法逃走.

抢匪的队伍一路往北走, 在到下一个城镇之前他们得找到水源.

( 八 )

“能把绳子松开吗?” 艾伦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站着的亚德里.

亚德里瞥了他一眼后继续摆弄着手里的卷烟说: “不能.”

“为什么!” 艾伦站了起来, 亚德里要比他高出好多他还是得仰头看着对方.

“你会逃走的.” 亚德里语气很绝对, 不过确实, 两天下来艾伦编出各种理由逃走可最后都被亚德里抓了回来.

“你没理由绑着我.” 艾伦很是不喜欢亚德里的口气, 他也接受不了亚德里的做法. 在他看来亚德里就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个人, 亚德里的想法就是让自己现在必须学会顺从乖乖的待在他身边,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艾伦始终想不明白.

亚德里没打算回答艾伦, 他把烟草包着纸卷了起来, 在封口处用舌头舔了几下, 这样一根烟就有了, “要抽吗?” 亚德里问道. 艾伦摇摇头, 他不喜欢抽烟, 但是却极为喜欢闻烟草的味道, 站着累了后他又坐在了地上眯起眼睛看着亚德里. 亚德里烟瘾很大, 几乎无时无刻不叼着烟, 就算不抽也喜欢咬在嘴边, 他的声音很沙哑多半也是长期抽烟造成的. 他划了一根火柴点着烟头猛吸了几口, 烟雾萦绕在他的周围.

( 九 )

亚德里脸上有道疤, 下巴的胡茬很硬, 当他的头搁在艾伦脖子处的时候常常会扎着艾伦, 他的身上总有一股烟草味, 样子像足了抢匪. 他应该当这些抢匪的头儿, 艾伦是这样想的, 因为亚德里看上去很凶, 又极为粗犷, 身材高大结实, 说话又低沉, 笑起来又有说不出的魅力.

几天安稳的相处下来艾伦也学乖了, 起码表面上没有要再逃跑的意思, 亚德里也没再拿着身子绑着他的手. 队伍当中的有些抢匪并不喜欢艾伦, 包括其中的头儿布朗鲁, 大概是布朗鲁还记得艾伦在镇上挑衅开枪却没开中的事情, 那简直是一种耻辱. 但这不能怪艾伦, 挑衅是因为镇上的人都看着他必须得装作很强这才挑衅的, 而开枪却没射中就更不能说什么了, 就算让艾伦开个几百枪他也射不中.

趁着亚德里去探路的一段时间布朗鲁就带着一群人把艾伦给打了一顿, 艾伦也起来反抗过, 可是对方人太多了而且个个人高马大的, 没几个回合他就被打趴在了地上, 最后亚德里回来以后便看到他鼻青脸肿的蹲坐在自己的马旁, 蜷着身子坐着不吭声.

感觉到亚德里回来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艾伦也只是看了他两眼就继续闷着头, 亚德里皱着眉头搂过艾伦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亚德里一句话都不说, 这种氛围让艾伦发疯似地挣脱出亚德里的怀抱, 他气的直发抖, 已经没办法在忍受下去了, 艾伦这样觉得.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 跑到自己的马前, 上马, 勒紧马绳.

现在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 天边被染成了橘红色. 艾伦看着天边, 也不想回头, 他骑着马奔跑在无尽的荒漠中.

当天晚上的风很大, 耳边是呼啸着风声, 即便风再大, 艾伦还是闻得到一股浓烈的烟草味一直萦绕在自己的鼻尖, 整个人被人抱在怀里. 亚德里最后还是追上了他, 扣着他的后脑狠狠地按倒在沙地上吻着他破裂的嘴唇.

( 十 )

在找到水源的第二天, 艾伦又被打了, 距离上一次被揍中间断断续续也有过几次, 不过他都没跟亚德里说过, 他说不清亚德里对他的感情, 自从亚德里强吻他之后两人便一直没怎么说过话, 处于一种冷战的状态让艾伦随时都处在发火的边缘. 这次不知是怎么了艾伦就是憋不住气, 他掏出枪, 往布朗鲁身上就是一枪, 可惜没打中, 他杀了一个在布朗鲁身旁的人.

其他人见后纷纷把艾伦围了起来, 差点把艾伦活生生的打死, 这次都是当着亚德里的面打的, 艾伦中间还望向亚德里, 可谁知亚德里竟然就只是看着并且吸着烟, 艾伦咬着牙愤恨地瞪着亚德里, 亚德里却当什么事也没有就只是看着人群, 在吸完了一根烟后他便离开了人群.

砰的一声, 随着枪响, 所有人都不动了, 布朗鲁倒在了地上, 头顶流着血倒在人群中间. 亚德里骑着马手里拿着复合枪出现在了人群中, 他跳下马把艾伦抱上了马, 随后一枪接着一枪朝着人群中开枪, 射死了的都是刚刚殴打艾伦的人, 亚德里刚刚在旁边看的时候把他们都记了下来.

抢匪们暴动了起来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拿起武器, 亚德里也不慌不忙, 骑在马背上把起艾伦抱在怀里, 他一手勒着缰绳, 掏出枪对着抢匪的头几乎百发百中, 中间没有浪费多余的子弹, 亚德里以前可是个神枪手, 只不过没人知道罢了.

( 十一 )

“快跟上.” 牛仔甩着宽边的帽子朝着身后大喊.

身后骑马的人脖子上系着牛仔先前系的黑色印花领巾, 他笑了笑, 点上一根烟吸了起来, 然后蹬了下马肚, 紧追到牛仔的身旁.

番外一

“稳住手.” 亚德里说道.

这些天亚德里在教艾伦射击, 前不久他们两个人刚刚到了一个新的镇上准备住一段时间, 结果不料遇到了一伙抢匪, 亚德里当场开了几发枪打死了其中几个人将抢匪赶跑了, 借此艾伦在小镇上又骗了些钱. 而后每路过一个镇艾伦都会对当地的人谎称自己是神枪手会帮助他们赶走抢匪, 而当抢匪真正出现的时候总是亚德里站在前面.

当艾伦总是在别人面前谎称自己是真的神枪手时亚德里从不说一句话, 他不会拆穿艾伦, 只会是饶有兴致地盯着艾伦, 可亚德里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艾伦那么喜欢神枪手这个形象,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学习射击, 艾伦的射击手法简直是无药可救的笨拙. 于是想了又想亚德里萌生了一个想法, 他决定想办法教会艾伦射击.

艾伦一听到亚德里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是不太情愿.”既然有你在, 我为什么要学这无用的射击呢, 你可是个神枪手.” 艾伦当时就是这么回答的, 他实在是愿意学. 而亚德里也就直接说了要是镇上有抢匪来他是不会帮忙的, 艾伦那些小心思他还不明白吗, 艾伦敢夸下海口都是因为有自己在他身边的缘故. 没办法, 艾伦只好答应好好地跟着亚德里学.

练习射击的地方是在荒漠, 亚德里拿了一些啤酒瓶依次按照高低排开摆放当做靶子来让艾伦练习. 亚德里搂着艾伦的腰站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的头凑的很近, 身体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艾伦能清晰地闻到亚德里身上的烟草味, 浓烈的烟草香味熏得艾伦的腿有些发软, 他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好好握着枪和直视前方.

“好好看着前面.” 亚德里伸手把艾伦握着枪的手摆正了位置, 随后用力地下体顶了一下艾伦的腰说道: “把腰挺直.” 艾伦撇了撇嘴, 亚德里在身边他根本专心不下来, 于是艾伦转身把枪扔给了亚德里不满地说: “不练了.” 说罢便坐到了地上.

亚德里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打断了, 只见一个人骑着马慢慢朝着他们这边过来了, “亚德里, 真的是你吗?” 那人朝着亚德里挥了挥帽子, 看上去很是兴奋马上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跑到了亚德里的跟前热情地拥抱了上去.”天啊, 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那人说道.

艾伦皱着眉头不满地仰头看着过来的那个人, 那个人看上去好像和亚德里很熟, 很是热情地就开始和亚德里说起了话来. 如果是以前就认识亚德里的人那么看上去应该像抢匪才对, 亚德里不是个劫匪吗, 可这个人从穿着打扮看像是个牛仔.”这是谁?” 艾伦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沙子, 站在亚德里的身后问道.

“以前的老朋友.”

“是嘛.” 艾伦没再吭声. 到了傍晚的时候那个人也没有走, 那人叫贝切尔, 是个牛仔, 听说来这附近是寻找宝藏的. 至始至终艾伦都没说话, 他一个人升起火堆, 靠着马躺着然后斜眼看着贝切尔和亚德里, 他们两个人好像聊得很开心, 到现在亚德里都没有来理过自己, 艾伦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他越来越有些不太喜欢这个叫贝切尔的人了, 艾伦拉上毛毯翻了一个身决定睡觉. 艾伦第二天醒来以后以为贝切尔会离开, 可是他想错了, 贝切尔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你说什么? 亚德里, 你是不是疯了.” 艾伦现在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亚德里竟然跟他说要陪贝切尔去寻宝.

“为什么?” 艾伦拽着亚德里的领子咬牙切齿地问道.

“贝切尔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应付那么多强盗.”

“什么叫应付不了, 他不是个神枪手吗? 况且你怎么知道到底有没有宝藏!” 艾伦真是不知道亚德里在想些什么, 他转头狠狠地瞥了一眼站在远处的贝切尔.

“我相信他. 艾伦你这是在紧张些什么, 我和贝切尔可是老朋友了.”

“随便你.” 艾伦把亚德里的马牵了过来, 他将马绳塞到亚德里的手里并且严肃地说: “我不会陪你去的.” 他可不想看见亚德里和别人亲热的样子.

两人不欢而散, 亚德里骑上马跟着贝切尔走了, 临走前亚德里特意嘱咐艾伦要在这里等他回来, 艾伦只是点点头其他什么话都没说. 大概到了接近正午的时候艾伦终于受不了了, 想来想去他还是不放心, 于是他拿上枪骑上了马朝着亚德里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亚德里他们要去的地方得经过一个大峡谷, 艾伦抄了一条小道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追上了亚德里他们, 不过艾伦没打算过去而是选择偷偷地跟在他们后面. 峡谷的路虽然宽广却并不好走, 艾伦得随时小心提防着抢匪是否出现, 没亚德里在身边他根本应付不了抢匪. 大概是到了第二天正午左右, 天特别热, 他们总算是找到了那些强盗藏金的山洞.

强盗的人数在三十几个人左右, 正如亚德里说的要是只有贝切尔一个人是根本无法应付过来的, 但是就算加上亚德里, 他们两个人想要很快的将这群强盗全部杀死也是个难题, 亚德里所带的枪本来就没有多少, 几回合下来子弹也全部用光了. 艾伦在远处看着心都快揪起来了, 可是此刻他不能冲过去那势必会给亚德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索性亚德里就算赤手空拳也能应付的过来, 他从裤子里掏出了一把长刀匕首, 掐着那些冲上来的强盗猛地朝敌人的脖子就是一刀, 喷涌而出的鲜血全部溅到了亚德里的脸色. 就在亚德里奋勇杀敌的时候艾伦却不见贝切尔的影子, 那家伙去了哪里了, 艾伦站起身子眯着眼睛往远处看, 只见有个像贝切尔的身影偷偷地溜到了山洞里面. 艾伦一想就觉得不妙, 就连自己的马也不顾了, 快步往亚德里所在的方向跑去.

可当艾伦到达时亚德里已经将强盗全部杀了并且进入到了山洞, 山洞前躺着全是尸体, 艾伦从他们的身上一个个的踏了过去. 他紧贴着最里面慢慢地进入山洞中, 这个山洞要比艾伦想象的要大许多, 艾伦尽量放轻了脚步, 他听到了贝切尔的说话声.

“把匕首扔到地下.” 贝切尔命令着亚德里让他放下武器. 艾伦探了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此时贝切尔手里还拿着手枪, 他的子弹不是应该早就用完了吗.

“快点, 不然我就开枪了.” 贝切尔催促道, 语气并不好. 亚德里是背对着贝切尔的, 他慢慢对下身子将匕首扔到了远处, 在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躲在外面的艾伦, 艾伦朝着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让他别说话.

“没想到你的枪法一点也没退步, 还是和当年一样.” 贝切尔并没发现艾伦, 贝切尔一直是盯着亚德里看的. “听说你去当了抢匪, 为什么? 如果你不走或许我们还能创造历史, 世人会把我们两个写成传奇.”

亚德里叹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子面朝着贝切尔, 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不想过以前的生活, 我说过了我厌倦了整日的决斗和枪法的比试, 事实上当一名抢匪也挺好的.”

“既然做抢匪好, 那你为什么要把布朗鲁打死, 他可是你那帮抢匪的头儿.”

“因为我找到了更重要的东西.” 听了这句话以后艾伦整个脸都红了, 该死的现在根本不是表白的时候, 艾伦咬了咬嘴角不过心里还是一阵窃喜.

贝切尔举起枪正对着亚德里的头部说: “你得死, 我没办法见你过的比我好.” 即便过去一直是好朋友贝切尔还是无法不嫉妒着亚德里的成就, 那是他终生都想拥有的荣誉. 当贝切尔准备开枪的时候, 亚德里冲上前去反手想要夺过手枪, 不了正好贝切尔已经扣下了扳机, 子弹射中了亚德里的腰部.

只见亚德里捂着伤口倒在了地上艾伦终于忍不住了, 愤怒的情绪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他拔出腰间的枪冲到贝切尔的身上将对方一下子撞到了地上, 然后狠狠地抓起贝切尔的头发把他的头死命地往地上敲, 也不知道艾伦那儿来的那么大力气明明贝切尔比他要高大许多却根本无力还手. 见对方头破血流的艾伦还是不解气, 他举起枪朝着贝切尔的腿上就是两枪, 毫不客气.

当时亚德里躺在地上看着发疯似的艾伦都觉得有些可怕, 艾伦开的两枪足以让贝切尔瘸一条腿, 在贝切尔晕过去以后艾伦就扶着亚德里离开了山洞, 亚德里问他为什么不在离开前去找找有没有财宝, 毕竟艾伦是如此的爱钱. 而艾伦的回答就是就瞪了他一眼, 并且说完全没有必要,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宝藏.

亚德里的伤并不严重, 只要把子弹取出就可以了, 子弹是在回去之后艾伦帮他取出的, 之后的养伤的几天艾伦都把亚德里伺候的好好的, 就连做爱也是艾伦一手包办, 之后每次想起那次在外面艾伦脱光了以后坐在他身上亚德里就会忍不住想要抽烟.

那几天他们一直是露宿在外面, 所在的地方距离城镇很远, 平常也不会有人经过, 亚德里憋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提出了想跟艾伦在外好好的干一次. 艾伦听后皱着眉头思考了很久, 亚德里以为艾伦会不同意本想就这么算了反正忍忍也便过去了.

说完这件事的第二天, 天就下起了毛毛雨, 艾伦脱去了全部的衣服赤裸地站在亚德里的面前, 雨水顺着头顶流到全身, 这种天即便是下雨了天还是十分的燥热. 亚德里一睁眼就看到如此裸露的画面着实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该怎么说艾伦呢, 一旦想办法诱惑你时就会变得极为性感. 见亚德里已经醒了艾伦便半眯着眼睛坐在亚德里的身上. 他俯下身子用手掌反复轻摸着亚德里的脸颊, 手指不断地触摸着对方的胡茬和脖颈.

艾伦用唇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亚德里, 明明嘴唇并不干燥可亚德里还是觉得十分的难受, 他舔了舔嘴唇, 嘴唇上面全是雨水的水珠, 亚德里想将艾伦翻过身来却被艾伦阻止住了, 艾伦俯下身子吻了一下亚德里的额头, 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今天就交给我, 你什么都别做.”

每个人的做爱方式都不同, 亚德里是偏向于野性狂热, 而艾伦却大为不同, 他总是喜欢挑拨亚德里所有的感官, 然后将对方的耐心消磨殆尽时才开始偏向于热情起来. 艾伦的动作总是那么的慢, 他用手指揉着亚德里紧皱的眉宇, 然后从额头开始亲过眼眶沿着鼻梁向下一直到唇部, 他半张着嘴唇探出舌尖舔着亚德里的唇, 就像只猫咪一样. 艾伦挪了挪身子和亚德里舌吻了起来, 两人彼此的舌头在口腔里相互追逐着, 缠绵, 分开, 继续, 不断地持续着. 在接吻这块亚德里没打算交给艾伦, 他用着他自己的方式去征服着艾伦, 亚德里用牙齿咬了咬艾伦的上半唇虽然力道不重却还是让艾伦有些疼, 亚德里捧着艾伦的头用力地允吸那诱人的红唇, 直把艾伦亲吻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艾伦一边被吻着一边腾出空闲的手将亚德里脖子上的领巾解了下来, 那是他送给亚德里的领巾, 待到唇部相互分开不在接吻的时候艾伦用一只手将亚德里按在地上, 他将领巾绑在了自己两只手的手腕上, 然后笑着凑到亚德里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快来侵犯我.” 这是多么诱人的话语, 亚德里当然立刻就想将艾伦按在身下猛烈地操着这只在不断玩火的猫咪, 可艾伦此刻正压在他的腰上他没办法使力.

艾伦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笑眯眯地看着完全动不了的亚德里满眼欲火的看着自己, 他用绑着的两只手慢条斯理地解开亚德里的衣服, 用手指摩擦着对方的乳 齤 头. 艾伦用手指玩弄着亚德里褐色的乳 齤 头还不过瘾, 他将头凑了下去允吸着, 耳边能清楚的听到亚德里倒吸了一口气的声音.

舌尖从腹部往下舔, 略过了肚脐到达了胯部, 艾伦把手放在亚德里裆部的地方, 双手重重地揉了一把, 那种感觉让亚德里不由地闷声爽的呻吟了出来. 雨水基本上已经把亚德里的衣服全部弄湿了, 裤子紧紧地贴着身体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艾伦把亚德里的皮带解开拉开内裤后勃 齤 起的性器就弹了出来, 亚德里已经忍了很久了, 下 齤 体在他们接吻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勃 齤 起涨在那里十分的难受.

艾伦现在没法给自己扩张后 齤 庭, 他的手还绑着呢, 于是艾伦转了一个身把股间对着亚德里的脸, 他难为情地扭了扭臀部幅度并不大, 整个穴 齤 口都暴露在亚德里的眼前, 艾伦忍不住地加紧了几下臀部, 小 齤 穴就不由地开合紧闭了几下.”亲爱的, 好难受, 给我舔舔.” 他不知廉耻地说道. 亚德里就是喜欢艾伦偶尔的放荡, 双手掐着艾伦的臀部将其稍稍掰开, 然后顺着雨水的湿润将舌头伸进了艾伦的小 齤 穴中.

“嗯… 嗯, 再进去些… 就是那里. . . 啊… 啊” 艾伦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快 齤 感从尾骨传遍全身, 他无力地趴在亚德里的身上嘴边正好是亚德里的性器, 他半张着嘴尽量把性器含在嘴中, 明明已经勃 齤 起的性器不由地又胀大了一圈, 艾伦实在是含不住了嘴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还带着些粘稠的液体. 亚德里的手指在艾伦的穴里进进出出, 手指的顶端无不摩擦着最敏感的地方, 艾伦在没被性器插入的情况下射了出来, 喘着气躺在亚德里的身上.

稍稍地喘了几口气以后艾伦转过身子正面朝着亚德里, 亚德里握着自己的性器将它插入到了艾伦的股间, 艾伦用手撑在亚德里的腰上, 待到性器全部没入到了身体里以后才开始上下抽动起来, 期间整个过程都是艾伦在动, 他不断地扭动腰身, 寻找着快 齤 感.

雨还在下, 渐渐的开始有些变大了, 艾伦被雨点击打着面部有些睁不开眼睛, 他仰着头雨水顺着脖颈一路划过艾伦的全身, 艾伦呻吟地声音越来越大还带着些许鼻音, 那种相似哽咽的声音就像催 齤 情素一般挑动着亚德里的神经. 再也忍不住了, 这种挑逗似的性爱根本满足不了他, 亚德里也不顾腰上的伤口猛地直起了身子, 性器一下子插入到了更加深的地方, 就是那一瞬间艾伦叫的特别大声, 他红着眼看着亚德里, 眼神里满是欲望.

艾伦控制不住地吻着亚德里, 两个人亲吻的更是深切, 交缠到了极致便不愿分开的地步, 亚德里拖着手架起艾伦的腿, 半跪在地上屈身先前挺近, 艾伦全身光溜溜的臀部不断地在满是沙子的地面上摩擦着, 那火热的摩擦让他的屁股都红了. 亚德里掐着艾伦的大腿, 发了疯死地不断抽 齤 插着, 很清楚地听得到囊袋拍打在臀部的声音, 亚德里就像是驰骋的野兽, 浑身上下散发的狂野气息让艾伦发狂, 艾伦用绑着的双手套住了亚德里的脖子, 仰着头大声地呻吟着.

他们在雨中忘我的交 齤 合着, 仿佛世界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样.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