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ú mèo đen của nữ phù thủy – Phần Nghĩa Phiền

Tên gốc: Nữ vu gia đích hắc miêu

女巫家的黑猫by焚义樊

就是有个女巫养了一只胖胖的黑猫, 黑猫的脾气很暴躁, 各种爱吃, 有点好吃懒做. 有天吧女巫带回来了一只高大的猎犬, 黑猫认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就各种对付狗狗, 有天吧, 女巫出门了, 黑猫和狗狗在屋里打架, 猫猫不小心打翻了女巫的药, 两只小东西就变成会… 我不告诉你 o(*////▽////*)q

第 1 章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零星的照在铺满树叶的地上,在丛林深处无人到达的地方有间红杉木搭建的小木屋,屋顶的红瓦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门口的阶梯用木板搭建而成一直延伸到地面,木屋的周围是一圈篱笆,屋外的角落种了些花草,看上去十分的惬意。

这是女巫的家。女巫家太过于偏僻没有人会到她家里来做客,常年孤单的女巫养了一只黑猫,这只黑猫跟其他女巫家的黑猫不同,它比较胖,肚皮圆滚滚的,肥肉垂下来盖住了四肢这样就显得腿有些短。每次女巫带着黑猫去别的女巫家里做客,它总是会被其他女巫们揉来揉去,对此查理十分享受。

对了,这只胖胖的四肢看上去有些短的黑猫叫查理。其他女巫家的黑猫只要一看到查理跟着主人到它们家做客都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因为查理太会抢风头了,它们的主人没有一个是不围着查理的。

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一只猫敢向查理示威,别看查理胖胖的好像一副走不动路的样子,它的爪子可锋利了,抓起来简直是要人命,就连最疼爱它的主人都被它长长的爪子抓伤过。女巫以前曾想给查理修建指甲好让它别再抓伤人,可奈何查理偏偏不干为还差点离家出走,没办法女巫也只好放任着它了。查理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只要事情一不对它的心它就开始乱抓东西,女巫家的印花墙壁上、木质柜子上、床上、地板上到处都是查理的爪痕印。

查理是只坏脾气的黑猫,它好吃懒做,没事吃饱了就喜欢窝在女巫的摇椅上。摇椅上放着软软的枕头,查理仰躺在上面的时候整个身体都会陷下去,远远看过去只能看到那对露在枕头外时不时一动一动的耳朵,还有突出在外异常不和谐的圆滚滚的肚皮。查理这家伙向来对它自己肥胖的身躯很自信,在它看来肥胖是一种美因此它一直对现在胖胖的有些像是发了福身体不满足,它还想更胖一些于是总是不停地吃,越吃越胖,然而女巫并不介意查理日渐走形的身材,她总是给查理吃最好的。

每天一到吃饭的时候,女巫都会准备好一堆查理最喜欢吃的食物,地上放着一碗鲜牛奶,一盘切好的奶油蛋糕,一盘培根和煎鸡蛋,当然有几天女巫还会给查理准备它最不喜欢吃的蔬菜沙拉。查理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蔬菜了,每次一到吃蔬菜沙拉那几天的时候查理就会用它粉嫩的爪心一点点地把沙拉蘸起来放在嘴里舔光,剩下的一大盘蔬菜碰都不会碰。

当然女巫也总是教训它,可是它根本没放在心上,只要女巫一开口教训它不吃蔬菜的时候查理就仰起它早就看不见轮廓的下巴,傲慢地眯起眼睛打个哈欠,撅起那肥胖的屁股转一个身然后倒地躺在地上装死。没办法,女巫一看到它这样就没辙,只要自顾自地把餐盘收起来不去看正在装死的查理。

查理不傻,它知道什么时候该撒娇什么时候该傲慢,哄女巫开心很容易,它家的女巫脾气是出了名的好而且人又温柔根本没有童话书里写的那么恶毒。女巫只要是空闲的时候就会坐在摇椅上看书,那时查理就会慢腾腾地走到女巫的脚边蹭一会儿,等到女巫注意它的时候它就软软地喵喵叫。女巫会把它抱起来放在腿上然后一边捧着书一边揉着它的小下巴和肥嘟嘟的肚皮,那时候是女巫最开心的时候,查理也一样。

查理不喜欢运动,就连走路也不愿意,它在女巫家过的生活惬意到了极点,它一点也不想改变现状。可是,某天的一个下午女巫外出回来,查理觉得它美好的生活开始受到了威胁,家里来了一个讨厌的家伙。

第 2 章

女巫带了一只高大的猎犬回家。

查理一看到那只猎犬进门就打从心底讨厌那个家伙,因为那只猎犬伸出舌头直勾勾盯着它看的样子简直是蠢透了。查理白了猎犬一眼,挪着它看上去只有短短一截的腿准备跳到摇椅上打盹。

“理查德,快过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窝。”女巫见理查德一直盯着查理便叫它过来。

查理一听女巫竟还给那只笨狗取了名字还准备给它看窝!查理才刚刚爬上摇椅就马上从上面跳了下来,准备去瞧瞧女巫到底是腾了哪间房间给这只笨狗睡觉。可是它最近又吃胖了好多,走起来比以前更慢了,根本走不了几步就趴在地上喘气,就在那时查理才第一次有了想减肥的念头。

好不容易赶上他们查理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女巫竟然把它的房间分给了那只狗!虽然这间房间足够它们两个住的,可查理还是不高兴,它在门口喵地叫了起来,嗓音很尖,叫的让人耳膜都难受。女巫听到了查理的叫唤还以为查理是怕生,她转过身子蹲下来拍了拍查理的小脑袋说道:“这是理查德,以后它就住在我们家了,不可以欺负它哦。”交代了几句以后女巫就去做饭了,她想查理一定会好好关照理查德的。

女巫走后屋里只剩下查理和理查德。查理干瞪着眼看着对面的猎犬,拱起身子,示威地叫着。可是身躯太胖,看上去根本构成了什么威胁,猎犬还以为黑猫那是友好的欢迎,就试探性地走到黑猫跟前嗅了嗅黑猫的气味,最后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黑猫的脸。

脸被舌苔舔的感觉让查理愣了一下,尾部感觉毛毛的。这次查理是彻底的生气了,它伸出刷子朝着理查德的脸就是猛抓。没想到如此肥胖的查理还能跳起来,它跳到理查德的脸上,伸出爪子挠着猎犬的脸,肥胖的身躯整个都压在了理查德的头上,理查德感觉头一沉就倒在了地上想反抗也没有机会。

女巫在厨房听到了撕咬和混杂着尖锐的猫叫和狗吠的声音后就快步冲到了房里,一看猎犬狼狈地捂着脸躺在地上,而黑猫则在边上慵懒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就知道刚进家门的理查德一定是被欺负了。

“你这只坏猫。”女巫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没想到查理的脾气会这么坏,拎起来查理将它扔到厨房。“你给我在这里好好蹲着,今晚不给你吃饭了。”说完女巫端着本来给黑猫准备的饭去拿给那只猎犬。

这次查理是彻底的傻了眼,从被带到这个家以后女巫从不饿它一顿饭,这是它第一次被饿肚子,不管它怎么在厨房里叫唤女巫始终是不理他,看来铁下心要好好让查理长长记性。查理不停地在地上打滚,真的好饿,肚子一直在叫,查理睁大眼睛一直看着厨房外面,那只猎犬正蹲在女巫的脚边吃着熏肠。

理查德注意到了查理的强烈并带着敌意的视线,它抬起头看着查理。查理一看见理查德就撇过头挪了个身子,把屁股对着理查德。

到了晚上,女巫回房间睡觉后理查德就偷偷地流出了房间,那时查理还在厨房里躺着,大概是睡着了它没听到猎犬的脚步声。理查德走到查理的旁边,用头拱了拱查理的背,查理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继续在睡觉,无奈下理查德就张嘴叼起了查理,可是查理实在是太重了,理查德不得不走几步就得把它放下来休息一下,而后继续再叼起来,这样来来回回好不容易回到房间后理查德也累坏了。

理查德趴在软趴趴的枕头垫上一动都不想动,可就在这时查理醒了,它现在好饿好饿,睁开眼见理查德趴在它身边就忍不住委屈地叫着,估计是还没睡醒有些迷糊错把理查德当成了女巫。理查德当然见不得查理这般可怜的样子,它再次出了房间,跑到厨房里从桌台上叼了一根腊肠回来。

查理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肚子就开始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它睁开眼瞧见理查德站在跟前用头把腊肠往它跟前推了推,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可是又别扭的不是很情愿地接受猎犬的东西。当然最后查理还是吃了,它哪里抵得住饥饿感,查理一边吃一边暗自想即便如此它还是不会改变对理查德的看法。

其实理查德就是一个披着善良的皮的恶狼,而它自己就是待宰的羔羊。当然这都只是查理一个人的想法。

第 3 章

查理在饿了一个晚上以后就学乖了,它不再当着女巫的面和理查德闹腾,而是偷偷摸摸地在背后捣鬼。

只要趁着女巫不在跟前查理就开始捣蛋,不是弄翻理查德的牛奶碗,就是挠破理查德的枕头,或是晚上趁着理查德睡觉的时候死死地咬着对方的尾巴。查理的这些行为理查德当然知道,只是他从来不还手并且选择了纵容的态度。

理查德长得高高的,四肢健壮,查理晚上睡在它旁边的时候就会让不住羡慕起理查德的身材,它挠挠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然后叹气地想是不是要减肥了。而后第二天,查理就会出门绕着女巫的屋子慢吞吞地走上两圈,即便是这样才坚持了没几天查理就坚持不下来了,减肥是项辛苦的运动,想想自己的身材是瘦不下去了查理便吃的更多。如果瘦不下去,那么就要吃得更胖,查理坚定不移地秉持着这个想法。

家里多了理查德以后女巫去其他远方女巫的家时不止带着查理,还会带上理查德,显然现在理查德更受欢迎些。只见其他女巫们围着理查德欢笑逗乐的样子查理就觉得心里不平衡,每到这个时候查理都憋足了气趴在女巫的脚边,垂着耳朵好是委屈。

其他黑猫见状就开始笑查理,高傲的查理当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只要是嘲笑过它的黑猫都会被查理那锋利的爪子抓的很惨。第一次是这样,第二次也是这样,到了第三次它们也不再笑了,查理也彻底没心情和它们闹了。

主人大概是真的开始疼爱这只猎犬而不爱自己了,一想到这里查理就觉得理查德更加的讨人厌。可是理查德好像并不知道查理讨厌它,每天只要分到好吃的它都会叼给查理,时间长了知道查理喜欢喝鲜牛奶理查德就会把自己的那份牛奶推到查理跟前,就算是有食物的诱惑查理对理查德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漠、白眼、傲慢到极致。

理查德一点都不介意查理的态度,它对查理的宠爱简直是到了极点,没事的时候就会给查理舔毛,要是查理心情好的话便不会挠它的脸,要是查理心情不好,理查德一般都会被抓的很惨。

最近女巫有些忙,整日地埋头在一间制药的房间里很少出来,查理觉得自己硬生生地被抛弃了,伤心欲绝以后便化悲愤为食欲,吃饭的份量也越来越多,体重当然也跟着上去了,看样子过不了多久它就要胖的不能动了。查理现在也是懒的要命,要是准备挪个地它就会瞄叫一声把理查德叫过来,每当这个时候理查德就恨不得自己有无穷地力气来叼起这只小胖猫,它把查理拱到背上,背着查理去它想去的地方晒太阳。

梅雨季节一过女巫便去了森林以外的地方出远门,出门前女巫特意交代了一番让它们乖乖在家待着别到外面去,食物都留在了厨房如果饿了可以去吃,走前千叮咛万嘱咐它们千万不要碰她屋里摆放在架子上面的瓶子,那些瓶子很危险。查理和理查德蹲在门口点了点头记下了女巫说的话,目送女巫离开。

一等到女巫出门查理就不安分了,中午吃着女巫走前准备好的查理开始盘算着坏主意,这次它要把还是嫁祸给理查德,这样等到女巫回来以后就会把理查德赶出家门了。

打定主意以后查理咬着理查德的耳朵拽着它去了女巫的房间,它笨拙地跳上床示意理查德也上来,可理查德摇摇头表示不愿意上去。查理白了它一眼,爬到床头仰头看着摆满玻璃瓶的架子,对于它来说那些药瓶摆的位置太高了,不知道能不能碰得到。查理摇着尾巴,把突出的在外碍事的肚皮搁在床头,努力地踮起后腿前面的爪子吃力地扒在架子上。

关键时候手短真是碍事,查理的爪子一直在抖,还没碰到那些瓶子就觉得自己的后腿快撑不住了。僵持了好半会儿终于碰到了其中一个瓶子,查理用爪子把瓶子往旁边挪了挪,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查理的腿软了,一个没站稳爪子一抖碰到了瓶子,玻璃瓶晃动了起来,碰地一声就砸了下来。理查德一看不对想也没想地就跳到了床上,将查理护在身下。

玻璃瓶砸到了它们身上摔碎了,里面的药水大部分都洒在了理查德的身上,查理只被溅到了一些。见查理没事理查德才放心,它用舌头舔了舔查理的身子直到把它舔干净为止,而它自己只是甩了甩身子把药水抖干净,也顾不上那么多就把查理叼回房间。

干了坏事的查理有些心虚,伸出舌头舔了舔理查德的脸,见对方没事才安心,刚刚可把它吓坏了。一回到房间理查德就好想睡觉,查理也是一样,明明之前才睡过一会儿的可是现在不知怎么的就是好困。

一猫一狗此刻好像都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第 4 章

第二天早上,查理朦朦胧胧地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感觉有什么不对,猛地睁开眼睛可把他吓一跳。查理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臂,那是人的手,他害怕的掐了掐手臂上面全是肉。他想摇摇睡在身边的理查德,可是谁知道旁边躺着一个□的男人,根本不是理查德,查理腾地站了起来,朝着那个人猛踢。一被查理这么折腾理查德想睡也睡不安稳,他转过身子睁开眼看了一眼查理,瞬间睡意全无,他也被吓了一跳。

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胖胖的,个子不高的黑发男孩,头顶着一对黑色的猫耳朵,屁股后面还有一根长长的黑色尾巴,那孩子的眼睛就像琥珀一样透亮,全身光溜溜的站在他面前。

“你是谁?”查理掐着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然后指着对面的裸男惊恐地问道。“理查德呢?!”

“我就是理查德啊。”

“理查德!”查理现在的声音有些尖锐,叫起来音调特别高,听上去并不好听。倒是理查德的声音和以前的差不了多少,有些低沉。

查理有些不敢相信,“你变成人了。”现在的理查德看上去要比猎犬时的样子更帅,站起来比查理高出好多,而且最重要的是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看上去还是那么结实。这不公平!凭什么变成人以后自己还是个胖子!查理在心中忍不住抱怨了一番。

“你也是。哦,不,如果没有那对耳朵和尾巴的话。”理查德站了起来,好好地打量了一番查理。果然不管怎么看肚子上的肉还是那么可爱,理查德点头一个劲地盯着查理的肚子。

“耳朵?尾巴?”查理一摸头,果然两侧的耳朵的部位还是猫耳。再一摸屁股,天啊,长长的尾巴就在尾骨处。

“这是怎么一回事?”查理皱着眉头问。

理查德耸耸肩,“不知道,大概和昨天打翻的那瓶药有关系吧。”说来好像就是从打翻药瓶以后才开始不对劲的。

这不公平,为什么同样是变成人差别就那么大呢,查理有些不满地垂着耳朵坐在床上。理查德去女巫的房里转了一圈,也不知道怎么的女巫好像很喜欢收集男人的衣服,橱柜里分开摆满了男人和女人的衣服,理查德拿了一件看上去比较大的穿在了身上,倒也合身,于是又拿了一套小些的衣服给查理。

“别光着身上了,快床上吧。”理查德把衣服递给查理。查理看着那套衣服,里面是件白衬衫外面是宽松的背带裤,他慢吞吞地套上衬衫别扭了半天也没把扣子扣上,最后还是理查德帮他扣的。裤子在提到屁股处的时候就提不上去了,尾巴卡在了那里,怎么穿都难受,尾巴搁着裤子里有些疼,他瞪着眼看着理查德想要寻求对方的帮助。

“疼。”查理装出泪汪汪的样子,现在是人形,装可怜的话怎么说都可以博取对方的同情心。

见查理难受理查德二话不说就去拿了一把剪刀回来,他在裤子后面剪了一个洞。查理很是高兴地把裤子往上一提,尾巴就从开口的地方出来了。折腾了那么久查理也有些饿了,他拽了拽理查德的袖口说肚子很饿。查理并不介意吃生肉,可刚把肉放在嘴边的时候理查德就过来一把把肉给夺走了,生肉现在是不能吃了,理查德怕吃了会拉肚子于是就学着女巫平常做饭的样子在厨房忙东忙西给查理做饭。

现在的理查德看上去不算凶,可是气场的存在足以让查理有些害怕,要说查理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打不过理查德,况且他的爪子也没了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女巫回来看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扒了他的皮,一想到这里查理就萎靡了,趴在桌子上蹬着腿一副无聊的表情看着正在煮饭的理查德。

一天下来查理什么事情也没做。

第 5 章

两天下来查理肚子上又长了不少肉,每到晚上他都会偷偷摸着或是忍不住用手指戳一戳理查德那没有赘肉的腹部感慨这只猎犬的好身材。当然理查德不会任由查理乱摸偶尔他还是会适当地回敬对方,可查理的脾气很暴躁只要理查德把手放在他肚子上揉,查理就会咬住他的手以示警告。每晚查理都要让理查德给他揉耳朵,那样会比较舒服而且有助于睡眠。

理查德的脾气特别好,就算查理骂他、咬他又或是突然冲到浴室里趁他洗澡的时候泼他一脸水都不生气。因为他知道查理的心思就像个小孩,一定要哄着才行,理查德遵循着这个想法,决定要努力地把查理拐到手。

对了,理查德一直喜欢查理,只是一直没有说罢了。打从他进门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傲慢无礼的家伙,理查德好喜欢好喜欢查理那肉肉的肚皮,就算这家伙的脾气比其他猫还要暴躁也没有关系,他就是喜欢。只是这些话他从没对查理说过,如果让查理知道了指不定就仰着他的下巴高傲地撅起尾巴,觉得喜欢上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他最后还是说了,向查理告白。不过不得不说这件事并不顺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这天吧,女巫还没有回家,查理就在女巫的房间里翻东西。他记得女巫以前有一个瓶子很漂亮里面装着粉红色的药水,他一直都想再看看,可是女巫把那个瓶子藏得很好,而且就是不让查理碰。查理也曾偷偷地找过,不过总是被女巫逮到。现在查理想趁着女巫不在的时候把那个瓶子找出来自己藏着。

东翻西找把女巫的房间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找不到,最后查理饿了只好垂着耳朵拉着身后的尾巴去了厨房找理查德。好香,查理嗅了嗅鼻子,走到理查德的旁边看着锅里炖的肉汤,不行了只要一闻到这个味道查理的腰就软了,他趴在理查德的后面蹭啊蹭的,甚至还喵喵的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理查德放下汤勺转身看了一眼查理,他现在被蹭的都怕自己控制不住扑到这只傲慢的猫咪。

“好香。”查理闻着锅里煮的东西,红着脸问:“什么时候能吃?”

“快了吧。”理查德让查理坐到凳子上等着,这次查理很乖什么话都不说,乖乖地趴在桌上等着吃饭。

很快理查德就把锅里的肉汤端了上来,当晚查理把整个锅里的汤都喝光了,一点都不剩。“今天做的汤和前几天的不太一样啊。”查理喝饱后端着碗随口说了一句。

“啊,我加了点东西,在橱柜里找到的有些像调味品的东西。”

查理好奇地抬头问他是什么,理查德说是个装着粉红液体的玻璃瓶,味道挺香的所以就加了进去。说时他还特意把那个瓶子拿给查理看,那就是查理找了一天的瓶子,查理不由的心喜把瓶子拿在手里不放了,虽然里面的东西没有了,不过没关系,他要的就是这个瓶子。查理想的很好,他以后要把自己最喜欢喝的鲜牛奶倒在这个瓶子里,每天瞅瞅。

一到晚上就坏事了,查理喝下肉汤后出现了些反应,半夜起来一直蹭着理查德,搞得理查德睡不着。他起来一看差点吓一跳,这只小猫咪的含着泪汪汪的眼睛,鼻尖红红的,正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一副要大哭出来的样子,这简直把以前的形象全部给推翻了,现在的查理是那么的诱人,理查德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理查德。”查理闷声不响地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就脱光了,光溜溜地坐在理查德的面前,夹着双腿,时不时地扯着自己的耳朵,黑色的尾巴在身后晃啊晃的。

理查德马上坐了起来。“怎么了?”他问道,以为查理不舒服于是把被子披到查理身上,可是立马就被查理扯了下来。

第 7 章

查理醒来的时候呆呆地坐在床边,昨晚的事情搞得他现在有些头昏脑胀,不是说他不喜欢理查德,只是他有些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就像昨晚,查理想着自己和理查德□这种事。他从来没经历过性事,按道理说这种事不该是跟自己喜欢的人做的吗,查理看了一眼还在一旁睡觉的理查德,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如此一想查理的内心就有些复杂。

理查德会不会吃干抹尽之后就不要他了呢,查理惊恐地捂着脑袋不敢想象,于是他在理查德醒来前做了件对自己而言惊天动地的大事,他离家出走了,心想着与其以后被这只笨狗抛弃他还不如先走为好。

查理出走以后就后悔了,他离开家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冲出家门一路狂奔冲到了森林深处,别管他为什么会跑的那么快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停下来的时候就开始不知所措,从他住进女巫家就很少出门,他根本不熟悉这个森林,现在让他原路返回他都不认识路。

森林里多得是猛兽,查理很快就被一这只饥饿的野狼盯上了,他不得不爬到树上来躲避这只野狼的攻击。这种遭遇任是谁都不愿意经历,查理吓到趴在树上忍不住哭了起来。要是现在理查德在身边就好了,查理这样想着。理查德什么都会一定会有办法的,越是这样想查理哭的就越厉害,早知道他就不要离家出走了,就算被笨狗嫌弃他也不要在这里待着。

理查德醒来后见查理不见了可急坏了,一路寻着查理的气味找到了森林深处。当他找到查理时正看见查理被一只野狼围着,查理抱着树干大哭。本来查理见天色晚了以后野狼不再盯着他才放心下来,可爬到一半那只狼又回来了张着嘴就在地下叫,查理只好抱着树干,可奈何身子太重他正一点点地再往下掉。理查德见状整个心都被揪了起来,他抓起地上粗大的树棍冲到前面,那只狼见理查德突然出现便转而攻起了理查德,见状理查德也不怕,挥动着树棍和这只野狼扭打了起来。

理查德的力气很大,硬是活生生地打死了这只饥饿的狼,只是在这场打斗中理查德也受了些伤,他的肩膀被咬伤了,伤口不大却一直在流血。这可把查理吓得一直抱着理查德询问他是否还好。

“理查德,你还好吧?”

“没事。”理查德拍了拍查理的脑袋,“外面太危险了还是跟我回去吧。”

见理查德如此温柔竟不责骂他,查理哇地哭了起来抱着理查德的腰频频点头。“别哭了。”理查德无奈地笑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也就在此时查理才明白之前的顾虑都是多余的,理查德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他,他哭个不停稀里糊涂地还对理查德表了白。“理查德,以后我再也不拿爪子抓你,也不偷喝你的牛奶,半夜也绝不咬你。”

“嗯,嗯,就算你抓我,偷喝牛奶,咬我尾巴我都不会在意的。”

“真的?”查理抬起头看着理查德,闷声想了很久以后才把话憋出来,“其实我挺喜欢你的,真的。”

“我也喜欢你,打从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理查德捧着查理哭得很是难看的脸,咬了咬他哭红的鼻尖。“我们回家吧。”

第 8 章

几天以后女巫回到家里,一进屋就看见两个小家伙正趴在门口窝在一起睡午觉。玻璃瓶里变成人形的药效只有短短几天的效力,他们回到家的那天晚上药效一过就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

“看样子以后我得多处远门才好。”女巫笑着说。这两只小家伙显然关系进展的不错。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Chú mèo đen của nữ phù thủy – Phần Nghĩa Phiền

Trả lời Bạch Nguyệt Miêu Hủ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