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muốn thổi thổi – Tĩnh Thủy Biên

Tên gốc: Ngã yếu xuy xuy

我要吹吹 by 静水边

( 欢乐小萌文 )

1楼度受!

上  谭鼎和艾祈已经冷战快两个星期了,其实说冷战也算不,这种现象基本可归属为艾祈单独各种闹别扭的范围内,比如说非常二的当谭鼎是空气,然后对着“空气”说:“恩,我那条丁字内裤放哪了?”

谭鼎:“……”

艾祈:“内裤你在哪?我要穿你了,快出来!”

……谭鼎默默的将内裤递了过去。

艾祈:“哎呀,原来你在这儿啊,太不乖了,到处跑!”

谭鼎:“……”

虽说两人老夫老妻快八年了,大体上都是恩恩爱爱和谐性福,偶尔来个小吵的确可以调节气氛重拾激情,但像艾祈这么二的表达愤怒的方式,谭鼎各种意义上的HOLD不住。

两人闹矛盾的契机其实很简单,谭鼎是个**,当然两年前他是扫黄组的,再两年前他是缉毒组的,再在两年前,恩,他是搞刑侦的。

在他还是刑侦的时候有一天遇到了我们的艾祈同志,于是那个天雷勾动地火,两人各种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的上演了一遍,顺理成章的勾搭成……咳,喜结连理了。

然后我们的艾祈同志充分发扬了自己的爱妻本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道:“鼎鼎,不要搞刑侦了,枪子儿无眼,哪天你要是有个什么万一,老公我就要守寡了,你不心疼我么?”

谭鼎:“……”于是他第二天写了调职报告,打包去了缉毒……

结果又没做多久,一次谭鼎跟着队里出任务,在云南边境跟踪一伙毒贩,刚进入热带雨林折腾的浑身泥泞狼狈不堪的时候,通讯机里面队长的声音突然很是飘渺的传了过来:“谭鼎,有个背包客……恩,你来看下?”

谭鼎抹了把汗水,将贝雷帽反扣在头上,袖管一撸不在意道:“背包客?嫌疑犯么?我马上来。”

开着越野吉普赶到临时搭建的帐篷外头,所谓的嫌疑犯大老远就发现了他,几乎是追着车子跑了小半圈,谭鼎刚下来就被对方扑了个满怀:“鼎鼎!”

谭鼎愣愣的僵直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无语道:“……你怎么来了?”

艾祈激动的抱着他转了好几圈,紧接着就是一个热吻,亲够了气都不喘的开始诽谤:“你干嘛手机要关机啊!我都找不到你了啊!多危险啊,你看你脏的,累不累啊?”

谭鼎:“……我在出任务。”

艾祈:“出什么任务啊!快跟我回去,这热带雨林太危险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你看看你看看!我都瘦了!”

通讯机里的全程观摩的队长很尴尬的咳了咳:“恩,谭鼎同志,请注意纪律,家属要安抚好的。”

谭鼎看了一眼满脸闺怨的家属,终于挫败的抚了抚额:“……队长,我还是去扫黄组吧,今天填调职报告还来得及么?”

队长:“……”

本以为到了扫黄打非组艾祈应该消停了,结果让谭鼎没想到的是这组经常夜间行动……往往当时两人在床上各种进入状态的啪啪啪,一个**的正爽,一个插得正欢,**的那个手机响了,于是毫不犹豫的一脚将插入的那个踹了出去……

谭鼎同志很迅速的起来穿制服准备出任务,回头就看见艾祈默默的蹲在床边……

终于有了点罪恶感的谭鼎同志叹了口气,抚了抚艾祈的头发:“对不起……回头补偿你好不好?”

艾祈忧桑的扭脸,表情明媚的哀伤:“我小弟弟他说不好……”

谭鼎:“……”

艾祈:“他说他生气了。”

谭鼎:“……”

艾祈:“他还说你不爱他。”

谭鼎想了想,很认真的低下头,对着艾祈还□的□真挚道:“对不起,不要生气了,我爱你的。”

艾祈:“……”

经过这一次后谭鼎决定还是做**来的靠谱点,好么,正常全日制,一个星期值一天班,要干的就是指挥交通贴贴罚单,最多汽车尾气吸入多点,其他都是再完满不过了,结果就这样了也能出意外。

中午闹市的四叉路口,一辆货运卡车违规右转,当时谭鼎正在给之前一脸小轿车开罚单,车主是个小美女,正撒娇卖乖着央他不要扣分,下一秒便惊恐的张大了眼睛尖叫出来。

回复 2楼2012-04-28 14:35举报 |

柳芊佳

奥陶笔石8

货车的前车头擦着谭鼎横了过去,勾住了他的安全服带,直接拖飞了出去。

小美女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跑了过来:“阿Ser阿Ser你还活着么?!”

谭鼎半边脸被蹭破了,一脑袋的血,他动了动胳膊叹了口气,转头很淡定的看着已经吓傻的货车司机平静道:“违章右转,罚款100扣两分,我右臂大概骨折了,妹子麻烦你把我对讲机拿来,谢谢。”

货车司机:“……”

美女:“……”

艾祈到医院来接他的时候就开始摆着丑脸闹别扭,谭鼎也不知道是不是打扰了对方工作才不高兴,但艾祈除了不说话不理他,各方面又表现的正常的很,将谭鼎照顾的无微不至,连出院的时候上车的时候都要抱着他。

谭鼎很无奈:“我只是手臂骨折了……脚还是好的。”

艾祈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是不理他。

谭鼎摸了摸鼻子,讪讪的不说话了。

晚上艾祈帮谭鼎洗了澡,用干毛巾将他的头发擦干,正襟危坐的和谭鼎面对着面:“恩,咱们得谈谈你的工作。”

谭鼎头上还盖着毛巾,也挺直了腰,静静的看着对方。

艾祈咳了咳,开口道:“地球太危险了。”

谭鼎呆了半晌,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不确定道:“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回火星?”

艾祈:“……”

谭鼎举了举双手:“好吧,我开玩笑的……你说。”

艾祈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脸,很是心疼道:“你就不能申请个文职么?你们局里不是也有那种呆在办公室里批批文件喝喝茶就混一天的那种活么?你就不能干那个?”

谭鼎皱了皱眉:“我又不是小丫头,那种活小丫头干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老呆在办公室里干什么。”

艾祈:“我也大老爷们,我也呆办公室,我不照样干你。”

谭鼎:“……那性质不一样。”

艾祈咬牙:“甭管一不一样,你就不肯换是吧?!”

谭鼎想了很久,还是坚持道:“我觉得**挺好,这次真的是意外,以后我保证不会发生。”

艾祈怒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吼道:“好!我们吵架了!现在开始——”他抬起胳膊狠狠的比了个叉字:“冷战!”

谭鼎:“……”   下  谭鼎叹了口气,自从那个二到极致的双臂交叉冷战宣告后,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谭鼎一开始以为艾祈是开玩笑,对着他说了几次话都不理不睬后,就明白这货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和他冷战到底了,谭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艾祈的闹别扭就跟抽风似的,抽着抽着就能好了,你要理他了那就是跟着他一起二了。

谭鼎走着神龙飞凤舞的写了张发单,啪的贴在了面前一辆违章停车的车窗上,结果下一秒车窗缓缓的降了下来,车主一脸苦逼的看着他:“阿Ser啊……我就停一会儿接个女朋友啊,表这样嘛……”

谭鼎扶了扶帽檐,面无表情道:“违章停车,已经记录拍照,不扣分,记得去交罚单。”

车主:“……”

中午休息的时候谭鼎趴在办公室桌子上发呆,**大队的队长捧着茶杯飘过他身边,突然开口道:“谭鼎啊,怎么啦,最近情绪不怎么高涨么?”

谭鼎下意识的坐直了身板问道:“队长,恩,如果嫂子跟你吵架了你会怎么办呢?”

队长喝了口茶,很舒服的眯了眯眼:“婆娘嘛,要哄哄的啦!”

谭鼎:“……哄没用呢?”

队长:“那就干呗!”

谭鼎:“……”

队长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谭鼎的肩:“小谭啊,情趣啊,关到咱们小黑屋里来折腾一晚上保证第二天甜甜蜜蜜的撒!”

谭鼎:“……”

艾祈闷闷的坐在办公室里,发小A来看他的时候很是担心的敲了敲门:“没事吧?跟鼎鼎吵架了?”

艾祈斜睨着霸气的瞥了他一眼:“哼,鼎鼎也是你叫的么?!”

发小A摇了摇头,做了个闭嘴的动作,换了话题:“哥几个好久不聚了,出去玩玩?”

艾祈咬牙:“不去,欲求不满!”

发小A打着哈哈:“哎呀,去了就满了啦,去啦去啦。”

回复 3楼2012-04-28 14:35举报 |

柳芊佳

奥陶笔石8

艾祈哼哼:“满什么啊,我不会对不起我家鼎鼎的,我最爱他了!要玩你们玩。”

发小A翻了个白眼:“好好,不玩不玩,就喝酒好伐,知道你爱妻的撒。”

谭鼎晚上值夜班,正好在美食街执勤,专拦醉酒驾车,他和同伴人手一个测酒器,看到不对劲的就让司机下车吹,不到一小时就拦了近10个。

谭鼎正挨个儿给人开罚单,吊销执照,安排送警局去,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一回头就看见艾祈一脸红晕双眼亮闪闪的看着自己。

谭鼎皱了皱眉,往对面街一瞅就发现艾祈那几个明显看热闹的发小,无奈道:“喝酒了?乖乖回家睡觉等我,我值完这一班就撤。”

艾祈不理他,撅着嘴盯着谭鼎手里的测酒器:“我要吹吹!”

谭鼎:“……”

艾祈又凑近了些:“来嘛,给我吹吹!”

谭鼎将测酒器拿远了点,淡淡道:“不用吹,快回家去。”

艾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似是突然反应过来,嘿嘿笑着从口袋里掏出驾驶证,得意道:“我有驾照的哦,要吹吹!”

谭鼎头痛了:“你没开车,不需要测酒精,好了,快回家去。”

艾祈显然不依不挠,他摇摇晃晃的跑到一边,正好看到饭店门口有一辆送菜的三轮车,艾祈二话不说直接跨了上去,然后慢悠悠的骑到谭鼎面前,一只腿撑在地上,大声道:“我有车了!嗝……我要吹吹!”

跟谭鼎一块儿值班的小**笑的几乎趴到了地上,抹着眼泪扶着谭鼎道:“算了啦,你就给他吹吹啦,吹完让他回去不就行了嘛。”

谭鼎无法,只得将测酒器递给艾祈,催促道:“吹吧,吹完了就回家,乖啊。”

艾祈盯着测酒器看了一会儿,突然摇了摇头:“不是这个……”

谭鼎没听清楚,靠近了问道:“恩?不是你要吹的……?”么字还没有出来,艾祈突然猛的跪了下来,谭鼎吓了一跳,刚要伸手拉他便觉得裤腰带一松,然后哗啦一声,裤子直接掉到了膝盖以下……

于是谭鼎那两瓣白花花的光屁股蛋很是耀眼的跳跃在了众人面前,为灯红酒绿的美食街添上了一笔迷人的风采(……)

谭鼎:“……”

艾祈跪在地上一脸陶醉的将脸埋在他的□,嘴里还在嘟囔着:“我要吹吹!我要吹吹!给我吹吹哦……嗝!”

谭鼎淡定的抹了把脸,他抱着艾祈的脑袋挡住关键部位,扭头对着已经看傻的同伴道:“我带他回局里……剩下的拜托你了。”

小**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尴尬着不知道该不该去帮他提下裤子,结巴道:“那个,恩,那、那他怎、怎么办?”

谭鼎看了艾祈一眼,突然淡淡的笑了笑:“关小黑屋,今晚需要好好的让他吹一吹。”

小**:“……”

END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a muốn thổi thổi – Tĩnh Thủy Biê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