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o Nhỏ – Tự Thủy Du Nhiên

Tên gốc: Tiểu tiểu

小小 by 似水悠然

这就是一个竹马竹马一起长大然后在相爱以后遇到阻碍于是分开了十年, 然后受又回来了的故事. 绝对不虐, 绝对 HE, 我是亲妈 ~~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 主角: 叶晨, 秦晓 ┃ 配角: ┃ 其它: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 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我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你进门. 转多少身, 过几次门, 虚掷青春…

在这个世界上, 人海茫茫. 不知道有多少人心底, 有一个小小的人.

进入秋天, 这个城市的天黑的越来越早. 虽然气温并没有明显的下降, 但是明显的能感觉到白天比之前短了. 叶晨望着办公室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 有些怔愣. .

不知过了多久, 手机欢快地响了起来, 叶晨回神, 摇了摇头, 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手机那头传来和专属铃声一样欢乐的声音, “叶晨, 明天晚上八点, 高中同学聚会, 钱柜 301 包厢, 不许不来.”

“又聚会?” 叶晨有些疑惑, “周启云你最近很闲?”

“跟你这个工作狂比, 我当然是闲得蛋都疼了.” 周启云没好气地回答, “什么叫又聚会, 上次聚会明明就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老大你过的是神仙时间吧, 你过一天, 我们过一年的那种.”

不等叶晨说话, 周启云又一顿 噼 里啪啦, “反正我不管, 哥是主办人, 你要是不来, 哥就亲自去请你, 你看着办吧.”

叶晨皱了皱眉头, 不慎热衷地回答, “知道了, 你的面子我能不给么. 一定按时出现.”

周启云满意地挂了电话, 叶晨继续发呆. 高中毕业到现在, 大概快十年了吧. 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的. 如果说时间过的快, 可是叶晨却觉得每一天都很漫长. 但是如果说时间过的慢, 却也不是, 不过是眼睛闭上再睁开的瞬间, 十年的光阴已悄然消逝. 或者, 是习惯了吧, 叶晨想. 一个人, 习惯了寂寞, 习惯了孤独. 一天再长, 也总是会结束. 一年再长, 也总是会过完的.

晚上八点, 钱柜 301 包厢.

叶晨到的时候, 人都来齐了. 包厢里很热闹, 唱歌的唱歌, 聊天的聊天. 叶晨刚推门进去, 就被周启云逮个正着. , “叶晨, 你又是最后一个到的, 按照规矩, 可得给大家表演个节目.”

“就是就是, 叶晨你每年都最后一个到, 这都多少年了, 不惩罚下实在说不过.”

“大家说说, 怎么惩罚好呢? 不如让叶晨出去裸奔一圈?”

“这主意好.”

“叶晨那么帅, 身材想必也很不错…”

这帮人都是平时闹惯了, 大家又是老同学, 玩起来更是没顾忌, 一时间唱歌的不唱了聊天的也不聊了, 纷纷围过来闹腾.

身为焦点的叶晨神情没什么变化, 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好在大家同学多年都习惯了, 热烈的气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班花跳出来提了个建议, “各位, 看在同学这么多年的份上, 你们就出个简单点的要求吧.”

“简单的要求呀… 那就来首歌吧…” 周启云想了想, 跑到点歌器按了几下, 然后回来把话筒塞到叶晨手里, “诺, 歌给你点了, 赶紧的吧!” . 8c235f89a8143a28a1d6067e959dd858

歌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 叶晨就有些恍惚了.

那是一首他再熟悉不过的歌, 容祖儿的 《 小小 》.

随着前奏响起, 闹腾的人们也安静下来, 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

“你们还记得么, 高三的那年, 艺术节十大歌手, 叶晨就是唱了这首歌拿的第一.”

“怎么可能不记得, 谁都没想到叶晨会去参加十大歌手. 我们还开玩笑说他那冰块脸, 唱起歌来肯定冷死人, 可是没想到他唱歌那么好听. 不过后来他就再也没唱过了. 这么些年咱们聚会, 他一次也没唱过.”

“那时候, 他唱错了一句词呢. 就是那句,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他把你我唱反了.”

不过, 这一切, 突然都离叶晨很远了. 他只是本能地, 跟着旋律开始唱出那些一直记在心底的歌词.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 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我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你进门. 转多少身, 过几次门, 虚掷青春.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 小小的泪水还在撑. 稚嫩的唇在说离分…”

其实叶晨并不知道自己都唱了些什么, 这个旋律这首歌, 轻易地便打破了他十年来极力伪装的平静, 心底的记忆一页一页地翻开, 快乐的, 难过的, 幸福的, 痛苦的.

还有, 那个一直刻在心上的名字 —— 秦晓.

时光倏地开始急急地倒退倒退再倒退, 倒退到那些曾经的, 幸福的, 无忧无虑的年年岁岁.

五岁的时候, 叶晨第一次见到比他小五个月秦晓. 说来也巧, 叶妈妈和秦妈妈是大学同学, 关系一直很要好, 但是因为各自工作原因多年不曾联系. 所以当两个妈妈在街上偶然巧遇的时候, 那个场面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妈妈就当街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 从大学往事一直聊到丈夫儿子. 而她们手上牵着的小男孩们, 则是大眼瞪小眼.

小小的秦晓很漂亮, 眼睛大大的, 穿着一身浅蓝的水手装, 微抬着头, 好奇地打量着面前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叶晨.

“你看什么?” 叶晨脸上没什么表情, 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秦晓, 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秦晓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头上的帽子真好看.”

好看? 叶晨黑线, 他头上那顶帽子是大红色的, 还很惊悚地系了个蝴蝶结, 哪里好看了? 这是他那个审美观有问题的老妈, 硬是扣在他脑袋上的.

于是叶晨想了想, 直接把帽子摘下来扣在秦晓头上.

秦晓扶了扶帽子, 笑得特别可爱, 大大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 “好看么? 像不像小红帽”

其实, 说实话, 是挺好看的. 秦晓长的好看, 皮肤又白, 而且小男孩带个小红帽本来也就没什么. 但是偏偏叶晨却恶劣地说, “丑死了. 像狼外婆” .

秦晓闻言, “哇” 得一声就哭了出来, “晓晓不丑, 晓晓不是狼外婆.”

“哼, 你说不是就不是? 明明就很丑.”

秦晓哭得更大声, 两只胖胖的小手不断地揉着脸擦眼泪. 叶晨看着鼻子红彤彤的的秦晓, 无端地更想欺负他, 于是他又补了一句, “哭起来更丑了.”

这下秦晓火山爆发, 哭声惊天动地, 聊天正乐呵的两个妈妈忙不迭地一起哄起哭的气都喘不过来的小人儿, 一直劲儿地问是秦晓怎么了, 谁欺负他了. . 598b3e71ec378bd83e0a727608b5

“他…” 秦晓抽抽噎噎地, 小胖手举起来, 指向叶晨, “他, 他说我丑… 呜呜呜.”

叶妈妈一听就乐了, “晓晓乖, 哥哥那是骗你的, 我们晓晓最漂亮了.”

“他… 他还说, 我像狼外婆, 哇呜呜.”

叶晨看着和自己妈妈告状的秦晓, 嘴角微微勾了勾, 凑上去火上焦油, “本来就很像.”

于是秦晓再次火山爆发, 场面乱成一片, 两个妈妈怎么哄也哄不住. 而叶晨, 却在一旁笑的开心.

就这样, 叶晨和秦晓, 竹马竹马的孽缘开始了. 叶晨从小就是一副冰块脸, 对谁都冷冷淡淡的, 唯独面对秦晓的时候会露出他恶劣的一面, 动不动就欺负他, 捉弄他, 就爱把他逗得快哭了然后再去哄. 而秦晓从小就是个小天使, 见到谁都笑, 阳光得不得了, 但是在面对叶晨的时候常常暴跳如雷. 继五岁时第一次见面叶晨就把秦晓弄哭了以后, 六岁时两家刚搬到一个大院, 叶晨就堂而皇之地从秦晓手上抢走了他最喜欢的机关枪. 七岁那年, 叶晨偷偷拿走了秦晓的暑假作业, 害的秦晓不得不买了一份新的重写了一遍, 当然后来他知道真相后把某人暴打的一顿. 八岁的时候秦晓生日, 叶晨送了他一只小乌龟, 然后指着乌龟说秦晓长的和他一模一样, 气的秦晓三天没搭理他. 九岁, 十岁, 十一岁, 十二岁, 十三岁, 十四岁, 十五岁… 十一年里, 叶晨对秦晓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就在这样的纠缠不休中, 他们长大了, 从五岁还在上幼儿园的年纪, 长到了花季雨季的十六岁.

不过不得不提的是, 在这十一年里, 叶晨做出了三件事情, 让秦晓极为恼怒, 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

第一件事情发生在他们九岁的那年. 那一天, 叶晨做完作业, 去找秦晓玩, 刚出门就看见秦晓一个人坐在一棵大树下, 无精打采地发呆. 叶晨从后面扑过去蒙住秦晓的眼睛, “小白兔, 猜猜我是谁?”

秦晓没向以前一样和他打闹, 只是粗鲁地把他的手拍掉, 没好气地说, “别闹.”

“晓晓, 怎么了?” 叶晨做到秦晓身边, 戳戳他白嫩的小脸, “干嘛一副苦瓜脸.”

秦晓的眉头皱了又皱, “还不是咱们大院里扫地的那个死老太婆. 总是拉着我妈妈告状, 说我看见她都不和他打招呼, 也不对她笑, 害的妈妈总说我没礼貌.”

“就为这么点事情不高兴?” 叶晨眼珠子转了转, 哥俩好地搭上秦晓的肩膀, “走上我家去, 我帮你想办法教训她.”

“真的?” 秦晓狐疑地看着叶晨. 不是他不相信叶晨, 实在是他被这个人耍弄了太多次, 心有余悸.

“真的真的, 走吧走吧. 我要骗你, 就是小狗.” 叶晨把秦晓拖起来带回了自己家.

虽然知道叶晨说出来的话, 是必须得打个折扣的, 但是看着自己面前摆满了一桌子的香蕉, 秦晓还是傻眼了.

“你… 你不是说帮我想办法教训那个扫地的老巫婆么?”

叶晨优哉游哉地拿起一个香蕉, 剥好, 送到秦晓嘴边, “你也说了她是扫地的. 把这些香蕉吃了, 然后我帮你去把这些香蕉皮都丢到大院了, 够她扫好长一段时间的了, 而且她老眼昏花的, 扫着扫着肯定就会踩到, 然后就摔个四脚朝天. 到时候你不就解气了.”

在叶晨绘声绘色的描述下, 秦晓点点头, “嗯, 好像有点道理.”

“所以, 你要把这些都吃完.”

“吃完?” 秦晓炸了, “叶晨, 你想撑死我么?”

叶晨拍拍秦晓的头, “怎么会, 只是不吃完的话, 垃圾的数量不够, 整不到那个老太婆呀.”

“也是.” 秦晓 蔫 了, “那怎么办?”

“嗯…” 叶晨摸摸下巴, “这样好了, 你吃十根香蕉, 然后跳一百下消化消化, 然后再吃十根, 再跳一百下, 很快就能吃完的.”

“你不帮我一起吃么?”

“我吃香蕉过敏.” 叶晨说谎连眼睛也不眨, 把香蕉塞到秦晓手中, 自己坐到一边开始为秦晓剥香蕉皮.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 吃了香蕉做运动, 做完运动吃香蕉, 秦晓胃痉挛进了医院. 有没有成功地制造出垃圾整死巫婆不知道, 但是那之后老巫婆再也没说过秦晓坏话就是了. 至于叶晨, 噗, 他被他母上大人狠狠揍了一顿, 然后被罚一天不许吃饭, 把剩下的香蕉吃完. 于是, 最后, 他也住进医院去陪秦晓了.

第二件事情发生在叶晨和秦晓初二那年.

说起来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就是隔壁班有个小女生喜欢秦晓, 于是给他写了一封情书. 虽然那是一个早恋比非典还恐怖的年代, 但是纯情的小男生和小女生门其实并不懂得什么是爱情. 秦晓收到这封情书以后并没有放在欣赏, 随手就夹在了笔记本里. 本来一切就此水过无痕, 可是, 情书偏偏却落到了叶晨手里. 于是… 回家的路上…

叶晨, “晓晓, 我看到了哦 ~” 他恶劣地故意拖长那个哦字.

秦晓没搭理他, 心想这个人估计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无巧不成书, 给秦晓递情书的那个小姑娘这时候正好和一群小姐妹迎面走来. 小姑娘看到秦晓, 脸都红了.

“秦晓, 真巧, 你回家呀?”

秦晓笑了笑, “嗯, 你们这是去哪?”

“马上要国庆节了, 我们班里正排节目呢.” 小姑娘还没来得及回答, 她的小姐妹之一就嘴快地替她回答了.

小姐妹之二也凑上来, “对了, 你是隔壁班的秦晓吧, 你们班准备了什么节目?”

“这个… 我不太清楚.” . f90f2aca5c640289

叶晨站在一边, 收起他对秦晓的小人嘴脸, 恢复了一脸冷漠的德性. 他淡淡地瞥了一眼被一群小姑娘为主的秦晓, 冷哼了一声, “吵死了.”

于是秦晓好不容易从小姑娘们的包围中脱身后看到的就是叶晨比锅底还黑的脸. 他撇撇嘴, 心想这家伙对别人都跟块冰一样, 为什么只有对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要是和别人说叶晨那个人一点都不冷反而很恶劣很喜欢欺负人, 恐怕就是秦妈妈也不会相信.

果然, 上一秒还冷着一张连的叶晨立马勾起了一抹坏笑. 秦晓皱了皱眉头, 压抑住自己想一拳揍向某人的冲动, 径自向前走去. 叶晨追上去, 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 在秦晓面前晃了晃.

“你看这是什么?”

“你…” 秦晓一把扑过去想把信封抢回来, 可是无奈叶晨占据着身高优势把信封举得高高的, 任秦晓如何跳脚都够不着.

秦晓怒了, “叶晨, 你要不要脸, 你怎么可以随便拿我东西. 我以后再也不借笔记给你了.”

“晓晓, 生什么气呢.” 叶晨笑嘻嘻的, “要是刚才那群女生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的形象可就全没了哦. 你说你对谁都笑咪咪的, 怎么一到我这儿, 你就变成一喷火龙了呢?”

“还不都是因为你.” 秦晓毫不留情地照着叶晨的小腿狠踢了一脚, “人前人后一副冰块脸, 装的人模狗样的, 别人都以为你多清高, 可是你… 除了会欺负我你还用干嘛?”

“晓晓.” 叶晨揽过秦晓的肩膀, “别岔开话题呀. 这个, 你不想要回去了?”

秦晓斜他一眼, 认命地说, “你有什么条件, 说吧.”

“这个嘛…” 叶晨拖长了声音, 拉着秦晓往前又走了一段, 拐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 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 “亲我一下, 我就还你.”

“你说什么?” 秦晓暴跳如雷, 对着叶晨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叶晨一边躲一边坏笑, “晓晓, 你不乐意没关系的, 我不是很介意把这玩意儿交给老师的, 真的真的, 你相信我, 我绝对没有勉强你的意思.” . d82c8d1619ad8176d665453cfb2e55f0

“叶晨, 你他妈混蛋!” 秦晓怒吼, 双眼狠狠地盯着面前靠在墙上闲闲地玩弄手中信封的叶晨, 恨不得用眼神杀 shi 他.

“晓晓, 别生气嘛, 你考虑好了么? 嗯… 看你的样子似乎还要在考虑一下. 那你考虑的时间, 就让我来为你表演情书朗诵吧.” 说着某人就将信纸抽出, 打开, 开始高声朗诵起来, “亲爱的秦晓, 请允许我这样叫你. 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可能你会觉得很不可思议, 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希望你能知道我的心意. 山无棱, 天地合, 才敢与君决. 你呢, 你对我有没有…” 听着叶晨声情并茂地朗诵, 秦晓的脸刷得红了个彻底. 他咬了咬牙, 心想,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他一狠心就冲了上去, 闭着眼睛抱住叶晨, 视死如归地吧唧一口亲了下去.

一瞬间, 世界安静了.

嗯?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儿? 他, 他是亲到了哪里? 唇上过于柔软的触感让秦晓僵硬了几秒, 然后他愣愣地睁开眼睛, 发现叶晨也正呆呆地看着他. 而两人的唇, 贴在一起.

“我靠.” 秦晓的脸顿时快要烧起来了, 一把夺过叶晨手上的信封, 他逃命似的转身就跑了.

因为这件事情, 秦晓整整三个月没和叶晨说一句话, 叶晨好说歹说地哄了三个月, 才让秦晓消气.

至于第三件事情嘛…

什么事情都没有这第三件事情更让秦晓想扒了叶晨的皮.

秦晓背着书包气愤地大步往前走, 丝毫不理会后面的叶晨.

“晓晓, 你走那么快干嘛, 哎, 你等等我.”

快? 就是不想看见你, 我还想走更快点. 秦晓边腹谤边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等等我, 等等我, 你这是怎么了, 我又哪得罪你了?”

你还敢问? 妈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哎, 我说你到底咋了?” 叶晨终于追上秦晓, 一把拉住他, “这是生的什么气?”

秦晓甩开叶晨的爪子,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还好意思问?”

叶晨无辜眨了眨眼睛, 那意思似乎在说, 我怎么了, 我又没做错啥.

“哼.” 秦晓懒得理他, 一个人径自往前走.

这个时间都是放学回家的学生, 高三的学生们虽然课程紧张, 但是学校并没有给他们安排额外的课程. 一路上碰到很多同年级的同学. 秦晓一一笑着和认识的同学打招呼, 而叶晨还是冷着他那张冰块脸, 有人和他打招呼, 就嗯上一声. 秦晓看到他那副德行, 内心咆哮呀咆哮, 拜托你了, 你也用你的冰块脸对付我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c24cd76e

唔,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秦晓这么抓狂呢? 让时间回到昨天…

“你干嘛神神秘秘?” 被叶晨拖着走的秦晓看着对方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怎样都都觉得太不符合某人冰山的形象了. 要是让学校里那群暗恋他的小女生看到他现在这德行, 估计可怜的芳心一定会碎的一地凄凉.

“晓晓, 又偷偷骂我呢?” 叶晨空着的另一只手在秦晓额头上毫不客气地弹了一下, “想骂我就直接骂呗, 憋在心里多难受, 你说是不?”

“啊.” 秦晓捂着额头没好气地瞥了某人一眼, “骂你有用么? 行了, 你这是要带我上哪儿, 一放学就没命一样把我往前拖.”

“嘿嘿.”

秦晓哆嗦了一下, 一脚就踹在叶晨的小腿骨上, “有话说话, 笑什么笑.”

“也没什么. 就是着急带你回我家给你看个好东西.”

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 秦晓不想承认心里有那么一点期待. 虽然叶晨那货 2 了吧唧又喜欢装 13, 可是从小到大, 他却没少给自己惊喜. 秦晓吃的第一盒进口巧克力是叶晨给的, 秦晓最喜欢的 《 追忆似水年华 》 精装英文版是叶晨买的, 秦晓的第一台复读机是叶晨送的… 叶晨虽然喜欢欺负自己, 但是从来对自己也一直都很上心. 秦晓一边这样想着, 一边被叶晨拖走了.

然而, 当看到叶晨说的所谓”好东西” 的时候, 秦晓暴走了.

无语地指着叶晨他妈新给他买的电脑屏幕上哼哼唧唧地进行着某种活塞运动的 □ 画面, 秦晓只觉得脑门轰得一声炸了.

“叶晨, 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 秦晓指着屏幕破口大骂.

叶晨微笑, 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人, 淡定地回答了一句, “是.”

“你… 你…” 秦晓觉得自己简直是要脑充血了, “你… 你怎么可以看这种东西?”

把秦晓指着屏幕的手拉着, 把人拖到自己身边坐下, 某人很无耻地说, “小小, 我们都已经满 18 了, 这些是我们得开始学习的功课了. 你说等我们上了大学, 你交了女朋友, 难倒还盖棉被纯聊天? 来来… 快快, 好好看看. 你看到那男的是什么做前戏的了? 哦对, 你刚才光顾着骂我肯定没看仔细, 我们从头看.”

说着叶晨还真的把进度条往回拖, 于是画面中出现了两个人亲的火热的画面.

“谁要看这个, 你放开我, 我要回家.”

秦晓拼命挣扎想甩开叶晨走人, 谁知道叶晨把鼠标一放, 两只手紧紧得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 还不知死活地在秦晓耳边滔滔不绝, “你看你看, 接吻的时候, 要把舌头伸进去, 有技巧地缠绵… 手呢要搂着女方的腰, 慢慢地伸进衣服里面去…”

“叶晨.” 秦晓脸快烧起来了, 眼睛四处乱飘就是不看屏幕, “你赶紧放开我让我回家, 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话虽然放得狠, 但是明显就是在虚张声势, 所以某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晓晓乖,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来来来好好看, 你看他们开始脱了. 那个女的身材爆好, 你快看快看.”

“叶晨!” 秦晓大吼, “你…”

秦晓未出口的问候叶晨祖宗十八代的话随着突然被打开的房门僵住了.

“叶晨, 你是不是又欺负晓晓了? 刚进门就听到你房里又是喊又是叫的.”

一瞬间时间静止了. 只听到电脑屏幕上传来的女声销魂的 □ 声和男人难耐的低吼.

叶晨和秦晓都僵在原地, 叶妈妈也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秦晓最先反应过来, 跳起来把电脑上正在播放的视频关了. 这才让房间里不再充斥着激情的背景音.

“叶晨!” 叶妈妈怒了, “你怎么可以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

“啊, 妈, 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 叶妈妈气都不打一处来吗, 儿子长大了她知道, 但是在家里看这种东西也是实在是太… .

“妈, 真的不是我, 这个… 这个 DVD 是晓晓带来的.”

“叶晨!” 这次河东狮吼是秦晓. 靠, 这个不要脸的, 怎么可以面不改色就污蔑自己, 明明是他把自己拖来看这种东西.

“怎么可能?” 叶妈妈想也不想, “晓晓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不能怪叶妈妈偏心, 是在是秦晓从小就是个好孩子, 至于自家儿子嘛, 不提也罢.

“真的真的.” 叶晨举着双手, 不信你问晓晓.”

“晓晓?” 叶妈妈狐疑地看着秦晓, “别理那混小子, 告诉阿姨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 秦晓狠狠地瞪了一眼叶晨, 恨不得用眼神秒杀了这个祸害. 怎么回事? 让他怎么说? 让他说自己白痴被叶晨骗到家里来一起研究 □?

“晓晓?” 叶妈妈催促着, “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 秦晓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三个字, 然后转向叶妈妈, “阿姨, 是这样的. 最近我们学习太紧张了, 叶晨就提议我们去租个 DVD 看看最近的电影, 放松一下. 可能是租碟店的老板拿错了…”

秦晓一边说一遍 BS 自己, 这种理由, 一听就 TMD 的知道是借口啊. 还好了叶妈妈后来也没说什么, 反而笑着说放松也是必要的, 不能一门心思的学习, 最后还硬是留了秦晓吃晚饭. 可秦晓还是觉得在叶妈妈面前抬不起头来…

说起来, 这一切, 都怪叶晨.

正想着, 叶晨又追上了秦晓, “晓晓, 你该不会还为了昨天的事情生气吧. 哎呀, 我妈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 要是我承认是那 □ 是我弄来了, 我妈一定得八了我的皮. 要是你就不一样了…”

“敢情我替你背黑锅那就是应该的? 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你妈, 你让你妈怎么想我啊.”

“没呀, 我觉得我妈没想你什么…”

“叶晨!” 秦晓停下来, 怒视某人, “我这几天不想看见你, 你最好离我远点. 不然我把你打到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不用那么狠吧…” 叶晨涎着脸, 正准备凑到秦晓身边撒娇. 迎面走过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于是某人迅速变身恢复冰山状态, 并自觉地退离秦晓三步.

不过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谁来告诉他.

之前走过来的那个女孩是他们班的班花, 叫谢蓉. 现在正和秦晓聊得热火朝天.

“秦晓, 你今天晚上有空么? 我数学不太好, 能不能请你帮我补补?”

补补补, 补你妹呀, 叶晨在诽谤, 丫个 shi 女人是想采阳补阴吧.

“好呀, 正好明天是周末, 嗯… 我们上哪去讲题? 你家还是我家?”

还你家我家? 你们是要学习还是开房啊. 秦晓你敢答应试试.

“去我家吧, 好么, 我家离这里比较近. 而且这几天我爸妈都不在家.”

“嗯好.”

“那麻烦你了.”

“没事, 大家都是同学, 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应该? 应该毛线呀应该, 秦晓你个见色忘友的混蛋.

就在叶晨愤恨的灼灼目光中, 秦晓大摇大摆地和班花一起走了, 压根就不管在原地跳脚的某人. 一直到人都走的没影儿了, 叶晨才郁闷地一个人回了家.

回到家以后, 叶晨连晚饭都没吃就把自己关房间里了. 其实他本来是想把秦晓带回家来, 因为今天他爸爸妈妈也不在家. 他很多话要和他说. 说他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 只是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了. 说他和找他一起看 □ 真是没恶意的. 说他从小到大虽然一直欺负他, 但是那是因为他是特别的. 说… 说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真的很迟钝. 说… 他其实, 很喜欢他.

这个夜晚是叶晨有生以来, 最难熬的. 他一直在等, 等秦晓回来. 隔一段时间就到阳台上去看, 可是隔壁秦晓家里秦晓房间的灯, 却一直没有亮. 满眼通红地等到第二天早上叶晨再也坐不住了. 他让自己不要去想, 但是脑子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秦晓一个晚上没有回家, 明显是和谢蓉在一起. 补什么课需要补一个晚上, 补什么课需要一个晚上都留在别人家. 他们… 究竟做了什么? 叶晨越想越控制不住. 他猛地站起来, 翻箱倒柜地找出之前秦晓丢给他的一本班上同学的同学录, 找到谢蓉家的电话就播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起来.

对面是秦晓迷迷糊糊的声音, 有点糯糯的, “喂, 谁呀?”

听着秦晓的声音, 一团火刷的就把叶晨的理智烧了个精光. 秦晓, 秦晓果然是在谢蓉家过夜了. 这个认知让叶晨口不择言地大吼, “谢蓉呢? 让谢蓉来听电话.”

秦晓本来睡的迷迷糊糊的, 叶晨这么一吼让他彻底清醒了, 正纳闷这货一早抽的什么风, 就听到叶晨在那头继续吼, “让谢蓉听电话, 怎么, 她有胆量勾引你在他家过夜没胆量接电话么?”

勾引? 过夜?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秦晓脑子转了几转, 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敢情叶晨那厮是以为他和谢蓉… 上床了? 脸红了白白了绿绿了青. 耳边叶晨还在歇斯底里.

“让谢蓉来听电话…”

秦晓也怒了, 那个混蛋整天脑子里装废渣也以为别人和他一样装废渣.

“我和她正在床上忙, 没空接你电话.” 说话秦晓啪地就摔了电话.

这个叶晨真是神经病, 一大早打电话到自己家里找谢蓉, 还以为… 退一万步说, 自己真要和谢蓉那什么, 也不可能在自己家里吧. 那个蠢货长脑子了么? 不对, 叶晨要是有脑子, 母猪都能上树了.

秦晓躺回床上, 被子一蒙准备继续睡回笼觉. 可是他刚闭上眼睛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巨大的门响. .

完了, 叶晨该不会… 秦晓猛地从床上谈起来, 穿着睡衣蹬着拖鞋就追了出去.

话说摔门出去的可不就是叶晨那货么. 秦晓把电话挂了以后, 他就疯了一样地往外冲去. 他什么也想不了, 脑子里一片空白. 唯一想的, 就是去找秦晓, 把秦晓找回来. 可等他冲到小区大门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谢蓉家住在哪. 所以, 当秦晓追出来的时候, 见到的就是一个蹲在原地发呆的叶晨.

“喂, 蹲这干嘛呢?” 伸出脚踢踢某个障碍物, 秦晓没好气地问.

“啊, 晓晓.” 叶晨猛地站起来, 一把抱住秦晓, 手臂收的紧紧的.

“喂喂, 你弄疼我了.” 秦晓挣扎着, “放开放开.” .

叶晨稍微松了松手, 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一身睡衣打扮, 一下子懵了, “晓晓, 你在家里?”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眼角似乎还有点湿润, 看起来有些可怜.

秦晓心一软, 刚要回答. 叶晨却立马暴走了.

“晓晓, 你… 你是把谢蓉带回你家过夜的?”

“胡说什么呢你.” 秦晓怒, “叶晨你长没长脑子, 我怎么可能带谢蓉回家过夜, 你当我爸妈是瞎的啊.” .

“那你…” 叶晨本来吼得很大声, 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声音就小下去了, “不对啊, 我打谢蓉家的电话明明是接的…”

秦晓忍无可忍, “你个白痴, 你明明拨的就是我家的电话.” 说完一把推开叶晨, 转身就走. 叶晨三步两步追上去, 就把秦晓往自己家里拖. 秦晓一路挣扎, 无奈某人牛高马大挣扎无效, 硬是被活生生地拖进了某人房间.

刚进房间, 叶晨就扑了上去, 把还没反应过来地秦晓按在墙上, 狠狠地吻了上去.

“唔… 你… 叶晨… 唔, 你放手… 唔… 你滚蛋…”

年少的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叶晨只是凭着本能啃咬着秦晓的唇. 等到他终于放开秦晓的时候, 秦晓已经全身无力地挂在叶晨身上. . 72b32a1f754b

“叶晨, 你混蛋!” 带着微喘息突出的骂人的话, 更像是在撒娇.

叶晨满意地笑着, 吻了吻秦晓的额头, “晓晓, 我喜欢你.”

“你…”

一时间两个人没说话, 只是静静地相互凝视.

良久, 叶晨才开口, “晓晓, 我喜欢你. 从小就喜欢. 所以, 从小我就喜欢欺负你, 看着你在我面前和在别人面前不一样的样子, 我就觉得高兴.”

秦晓内心猛翻白眼, 这厮果然是个变态呀有木有.

“后来咱们长大了, 我却开始变得迷茫起来. 因为我不知道我对你的喜欢究竟只是朋友之间的友谊, 还是所谓的爱情. 所以我就做了一个试验.”

试验? 神马试验, 没印象啊. .

“前天我找你一起看 □… 其实是故意的.” .

我靠,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我…” 叶晨顿了顿, 难得脸红了.

嗯? 发生了神马, 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也会脸红啊. 待会儿该不会窗外就直接下雪了吧.

“我一个人看 □ 的时候, 其实根本没什么反应… 但是前天和你一起, 我… 抱着你看, 就… 所以… 而且昨天你去了谢蓉家, 我在家里等了一晚上也没看见隔壁你房间的灯亮起来, 我以为你一晚上没回家. 所以… 那时候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我知道你不是会和谢蓉做出什么事来的, 可是我就是心慌. 尤其是… 之前我还给你看过 □. 我怕你要是一时冲动你就…”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禽兽么?” 秦晓不满地打断叶晨的话, “昨天我本来是要去谢蓉家里给她补课的. 但是走到一半她突然有别的事情, 所以我就先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觉得累, 就一早上床睡了. 还有电话的事儿, 估计是你没长眼, 给拨错号码了.”

“晓晓…” 叶晨用力地搂了搂秦晓, “你这是在和我解释么?”

秦晓把头扭到一边, 不想理这白痴.

不过他显然忘了某人有多么擅长得寸进尺的, 某人把他的脸扳回来, 兴奋地亲了好几口, “晓晓, 晓晓…”

“你干嘛啊?” 秦晓又羞又恼, “我没洗脸没刷牙…”

“我不嫌弃你. 晓晓… 我喜欢你, 你呢, 你喜欢我么?”

这蠢货! 秦晓望天一白眼. 不喜欢他, 不喜欢他能让他欺负这么些年么. 不喜欢他, 能在他把黑锅丢给自己的时候替他接下来么. 不喜欢他, 能让他现在这样又抱又亲的. . 44c4c17332

看的秦晓的表情, 叶晨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竹马竹马了这么多年, 秦晓的性子他还不了解么? 看他这样子, 分明就是默认嘛. 所以某人很不客气地捧起晓晓的脸, 亲上了他的唇.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房间, 一切都那样的清新和美好.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 没有关好的房间门外, 叶妈妈不知道站了多久.

自从两人确定关系以后, 这小日子过的蜜里调油. 虽然是紧张的高三, 两个人却依旧开心. 时间过的飞快, 转眼就是学校一年一度的艺术节.

“哎, 晓晓, 你说我去参加这个十大歌手, 你觉得怎么样?” 叶晨看着公告栏里十大歌手的比赛的宣传海报, 问着秦晓.

“你?” 秦晓一副你还是不要去丢人了的表情, 这不能怪他啊, 他从小到大都没听过叶晨唱歌, 很自然地就以为是他五音不全所以不想唱.

“看不起我是吧, 在心里骂我是吧?” 叶晨闲闲地看着秦晓, 然后凑近他在他耳边说, “敢看不起我, 等将来我把你娶进家门, 看我怎么收拾你.”

“滚.” 一把推开某人的脑袋, 秦晓问, “你又抽的什么风, 干嘛突然想参加十大歌手? 你前两年不都说这种活动就是哗众取宠么?” .

“我想唱给你听.” 叶晨看着秦晓的眼睛, 很认真地说, “我想, 给你唱一首歌.”

“哦.” 秦晓低下头, 脸突然就红了. 这混蛋, 干嘛突然这么煽情啊, 当是在演偶像剧啊.

那个时候, 清风习习, 年华正好.

然而, 秦晓终究还是没听到叶晨为他唱的那首歌. 因为秦爸爸突然调职到国外, 秦家全家都跟着出了国. 于是一别就是十年.

秦晓本来说什么也不愿意走, 一直坚持自己留在国内. 秦爸爸和秦妈妈都拿他没办法. 可是最后, 却是叶晨劝了他, 让他离开.

叶晨想,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秦晓听到他说那句话是的眼神. 那么惊讶, 那么绝望, 那么无助. 叶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开口, 也不知道那句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他只是机械地听到自己说, “晓晓, 跟你爸妈走吧. 出国吧.”

然后, 就是长久地令人窒息的沉默.

“为什么?” 秦晓很平静, 平静得让人叶晨害怕. 他上前抱住秦晓, 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只是抱着却补说话. 秦晓感觉到肩膀一片湿漉. 他无力地抬手, 环住了叶晨, 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为什么?”

“我和你表白那天, 在我的房间里吻你, 我们都没注意到房间门没关好. 我妈下夜班回来, 什么都看见了.”

叶晨的声音很闷. 秦晓想推开他, 想看着他的脸, 可是叶晨却把他抱得更紧.

“我妈和我爸商量以后就和你爸妈说了这件事情. 所以你爸才突然调职去国外的. 我爸妈本来也没打算让我知道, 他们觉得我两在一起只是一时糊涂, 想着把我们分开了, 时间长了也就好了. 可是, 你爸妈怎么也劝不动你, 我爸妈才和我说了, 让我… 让我…” .

“让你来劝我?” 秦晓有些哽咽, “所以… 你就来了? 叶晨, 你还记得么, 我们约好要上同一所大学, 我们说好的, 要一直在一起…”

“晓晓.” 叶晨的声音里满是无奈和痛苦, “晓晓, 我也不想来. 可是… 我没有办法. 晓晓, 我们今年才十八岁. 我叶晨… 除了喜欢你, 什么都不能给你. 我们说好的事情我没有忘记, 可是我爸妈和你爸妈都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我们, 没有跟他们对抗的能力. 晓晓, 是我对不起你. 我喜欢你我爱你, 可是, 现在的我, 根本没办法给你一个将来. 就算你现在不走, 不和你爸妈出国. 他们也还是会想其他办法让我们分开. 晓晓, 晓晓. 我不想你难过, 不想你受伤, 不想你在你爸妈和我之间左右为难. 所以… 晓晓, 走吧, 出国吧…” .

到了最后叶晨都不知道自己还说了什么, 只知道自己眼前一片模糊, 怀中的秦晓, 轻轻地抽泣着. . 757b505cfd34c64c85ca5b5690ee5293

最后的最后, 秦晓和父母一起出了国. 一走就是十年. 而叶晨, 一个人在十大歌手比赛上孤单地站上舞台, 唱起了那首他想唱给秦晓听的歌. . 9f53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 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我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你进门. 转多少身, 过几次门, 虚掷青春.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 小小的泪水还在撑, 稚嫩的唇在说离分 .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份, 你在树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等…”

恍惚间, 记忆里的旋律和现实里的旋律重叠了. 一直到旋律结束, 周围响起掌声, 叶晨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曾经的一切, 仿佛还在昨天, 而时间, 却已经悄然走过十年.

默默放下话筒准备走回座位. 这个时候, 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叶晨下意识地往门边看去, 突然就愣住了.

站在门边的人, 眉目清秀, 再熟悉不过.

叶晨怔怔地走过去, 声音颤抖得厉害, “晓… 晓晓?”

“嗯.” 秦晓微微一笑.

“你… 怎么会在这里?”

叶晨仍是傻傻的, 看着秦晓有些好笑. 他淡淡地开口, 只说了一句, “因为你在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 就是酱紫, 一点都不虐吧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Nho Nhỏ – Tự Thủy Du Nhiê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