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ươi tới tự Vân Nam nguyên mưu ta đến từ Bắc Kinh chu khẩu điếm – Hoa Giáp

Tên gốc: Nhĩ lai tự vân nam nguyên mưu ngã lai tự bắc kinh chu khẩu điếm

你来自云南元谋 我来自北京周口店 by花荚 /倚夏清歌 / 何事凭栏

你来自云南元谋, 我来自北京周口店 ( 短篇 / 命题作文 )—— 注, 题名网上有原句, 此文即是此句引出.

又名: 穿过一百万年后你的身体的我的手.

恶搞文, 请不要太较真, 闲来无事皮厚手痒, 阅读请先做好心理准备. (><)

碎碎念: 时代选古色古香会不会被人砸死 @@; 此文主人公我, 你, 代入感强烈 (pia 飞 )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 主角: 我, 你 ┃ 配角: 他们 ┃ 其它: 远古 囧 文

你来自云南元谋,我来自北京周口店。

“语言不通真是麻烦,叽里咕噜的都要靠猜。”我握着你毛绒的手,抚着你毛绒的背,心里兀自感慨着,低下头,看一滴液体落入你脸颊上的毛从里。

——————————

我是有很多兄弟姐妹的,大约有十来个吧,我们在石洞里过着寒冷而艰苦的生活。父母族长们有时候会外出狩猎,我便在石洞外拣些零碎的石器。

我有数过,遇见你,是在季节轮转了十二个来回之后的事情。

那一天,我去河边喝水,顺便瞧瞧河里映出的自己挺拔威武的样子,可惜只是才瞧了两三眼,便不知怎么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你。

你很丑,真的很丑,特别是跟我比起来。

你的前额比我的还要低,眉脊骨比我的还要大,嘴巴也比我的还要突出,胳膊上的毛更是比我的还要多。但是你一双明亮黑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见我醒来,你伸手取过树叶,卷了点水,就要度入我的口里。

我拍掉了你的手:“你是什么人?”

你摇摇头,叽里呱啦说了一堆,但我一句也没听懂。

“你不会说话?”我问你。

你看着我,又说了一堆,我照旧一点都没听懂。

这就是我和你的初次相遇,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你都是靠手势来使自己让对方明白。

后来,我随你一起去了你的山洞。这里不是我熟悉的地域,但森林更加广袤,气候更加湿润,动物,也更加的种类繁多。

不过没想到你竟然不会用火,洞内常年湿冷,很难想像你到底是怎么样生活到现在的。

我取了雷火,常燃于洞内,又垫了些树叶在潮湿的泥土上。

你坐在岩石上,看着我忙,偶尔帮我拍掉肩头的树叶,眼里满是崇拜和钦慕的目光。

我很得意,特地找来些石器,并亲自为你演示各种石器的用途。

我想,你一定是从小便一个人生活,所以很多本领,便都不晓得,也之所以,那么崇拜着我。

后来,我和你协同作战,一齐采集野果,同心协力地狩捕小型猎物,躲避凶猛的剑齿虎、熊、豺犳,还有狼。

我和你经常挨饿,因为两人的力量实在太小,石头又不总是能砸得准。。941e1aaaba

但是一旦捕获野物,我和你便一起烧烤,一起刮削兽皮,切割兽肉。你吃后腿,因为你跑得比我快;我吃前肢,因为我的手比你的灵敏。

难得的吃饱喝足之后,我和你会从潮湿的山洞里爬出来,并肩躺到山岗上晒太阳。

太阳和煦的光十分温暖,我和你不用像在山洞里一样,在火堆旁搂得紧紧以御寒。但你似乎不太喜欢阳光,总是靠过来把头埋在我的肩窝里,我怀疑你是从小在阴暗的山洞里待多了,所以才会嫌弃太阳的刺目。

还记得有一次我和你去河里捞河蚌。你不知怎么了,竟然直接把手指伸进了一只正打开蚌壳晒太阳的河蚌里。于是你立刻被夹了,你疼得跳了起来,但是因为你跳起来的样子实在太滑稽了,所以我摸着肚子上的茸毛,笑得仰倒在了地上。。816b112c

结果你瞪了我一眼,使劲把蚌壳掰了开来,那只倒霉的河蚌几乎在一瞬间一命呜呼。我承认,我不该嘲笑你,如果我没嘲笑你,也许你就不会窘得满脸通红,一下子便完结了这河蚌的小命。我看你似乎从河蚌里掏出了个什么,但是我要你给我看,你却偏不肯,硬是把那东西塞进了腰间兔毛做的腰环里。我没有和你多做计较,因为我当时正在忙着用石器砸刚从地里拣到的栗子那坚硬的果壳。

当天气冷了又热,热了又冷,如是两次后,我和你终于能够用共同的语言交流一些常用的工具以及一些野兽的名称。但表达情感的词,除了笑、哭、生气这些可以具体表现出来的感情之外,其余的,我们仍不能统一。

我有问过你的名字,但你只看着我不停地说——纳克。于是,我想,这应该就是你的名字了。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因为每当我唤你“纳克”,你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跳到我的身旁来。

只是,既然我已经知道你叫纳克了,你为什么还要不停地对我重复?是为了提醒我?

那一天,我们遭遇了袭击,其他族类的袭击。

那些人长得和你很像,于是你非常激动,我看着你几乎是连蹦带跳地冲进了他们的洞里。

他们也许外表待你很和善,于是你又拉我过去。

你在一棵树枝上点燃了随身携带的火种,然后指着我,又跟他们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什么。但是很显然,那群人并不怎么待见你的火种主意,因为他们立刻从地上拣了石块,朝着远远站着的我砸来

我左右躲闪着,顺带示意你也赶快逃跑,可是你一脸呆样,只是看着我,像是忘了要防御。

当我额头被一块尖利的石块砸破的时候,你终于冲了过来,抓着我的手,却紧紧贴在我身后,一起往前跑。

你的手上都是毛,抓起来很滑,而且这样的姿势跑起步来,很不舒服。当我们顺着山坡滑到了一座丘陵底下,再听不到远方叽里呱啦的叫嚣声之后,我便松开了你的手,气恼地喊了你一句:“纳克!”可你却紧紧地抱着我,毛脸埋进我的肩窝,湿漉漉的感觉从肩头传进了我的皮肤里。

我也这时才发现,原来你的背上有血迹,黏在毛上,结成了褐色的血块,同时还有鼓鼓肿起的好几个包。

最后我扶你回了山洞,你躺在树叶里,呆呆地看着我。我明白这是因为你从小便一个人生活,所以不了解其他族人的险恶和族类排斥的可怕。

于是你长久地抱着我,像是一个需要人安慰的小孩。我轻轻地哄着你,我想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此路不通还有别路,也许会有别的族类乐于接纳你。

你伤病初愈的那日,我打算摘点对面丘陵上甜美的鲜果为你庆祝。

你还没睡醒,我便吻了你低平的眉心,携了足以割断树枝的石器,往对面丘陵之上爬去。

突然耳畔传来一声低低的女声:“纳克。”。67

我转了头去看,原来有两个长得和你相像的人正躲在一块巨石的后面,是一男一女。

难道那个男的也叫纳克?

好奇心促使我干脆躲在石头后面。

“哦,纳克。”那个男的突然抱住那个女的,也这么沉声呼唤了一声。

难道这个女的也叫纳克?

后来他们忙于从事繁育的活动,期间互喊了无数次“纳克”。

我去山上割果树的枝条,却难得精神恍惚地割到了自己的手臂。

当我扛着满满一枝条水果下山回洞的时候,你正站在洞口,一脸焦急的神色。

你看见了我,立刻过来接过我肩上的树枝,拉我的手,拽着我就往树林里走。

我将伤臂藏在身后,手臂上的毛也恰如其分地遮掩了我的伤口,总之,你似乎并没发现。

当你停住脚步的时候,我看见树林里的一处空地上,已经燃起了一小簇篝火。

你把树枝放在地上,然后让我抬头看你的杰作。

确实很漂亮,四周的树枝上都挂着长长的藤蔓,甚至在褐色的树干上都缠了好几道,显得清幽欢快。碎草之上,则是五颜六色的花朵围成了一个圈,像你一样,顽皮可爱。

我想,要摘得这么多青藤花朵,怕是要忙整整一个上午吧。

阳光透过林叶洒下来,映入满目的青绿。你拉我坐下,透过篝火,看着我笑。

我也看着你笑,不过,是苦笑。因为我臂上的血味,怕是把剑齿虎给引来了——那声虎啸如此之近,我甚至能看见你身后的树丛里,它那花斑色的皮毛。

那只剑齿虎扑了上来,朝我扑来,我闪身已经来不及。

电光火石间,竟是你挡在了我的身前,将我扑到一边。

我看你跌在地上,便急忙取了篝火里的火把,朝那剑齿虎扔去,一根又一根,尽数砸了上去。那虎在地上扑腾打滚,灭了身上的火,便夹着尾巴逃了开去。

我扶坐起躺在地上的你,握着你毛绒的手,抚着你毛绒的背,你睁开你黑亮的眼,轻轻对我说:“纳克”。

你从腰间取出一串青藤串出的藤链,一颗晶润的珍珠躺在链头细青藤编出的小箩筐中。只是此刻,珍珠被染成了水润的红色,藤链变成了澄静的黑色。

“纳克。”你又轻轻说了最后一句,然后闭上了眼。

——————————————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条小河的边上。。51

我的族人就住在河的对面,一如我当初晕倒见到你前。

四周安逸静谧,只有我手掌中的血珠黑绳在阳光下闪耀着光泽。

我的父母十分不理解,为何我会跟他们说我要离开族群,想要去远方看一看。

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偷偷地出发了。

烈日当头,又披星戴月,走过了千万的山水,几多轮回,终于来到了熟悉的地域。

我握着手里的藤链,里面的珍珠已经有些枯黄。尽管景色已经全然改变,但我仍能确定,这里就是我最后的地点,我的目的地。

我用手里的砾石石器一点一点地往地底挖着,日头升了又落,月亮爬上树梢又下来,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我终于挖到了我要的东西。

我握着你已经坚硬的手,抚着你冰凉的背,轻轻地说了一句“纳克。”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爱你。”

我低下头,看一滴液体落入你深陷的眼眶里。

————————尾声——————

云南元谋的一项猿人化石出土震惊了考古界。无人能解释,为何本应相隔一百万年的两个原始人种,竟会跨越地域时域,同时出土于一个地方。。ff

但是据测定又显示,元谋人化石确实已有一百七十万年,北京猿人化石也绝对没有超过七十万年,但是两具化石最后为何会拥抱在一起,仍是不解之谜。

最后的最后,专家决定让这块化石以原样保存在博物馆里,因为,若要分离其中一具化石,势必要破坏另外一具——他们贴得是那样地紧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穿过一百万年后的你的身体的我的手。

回头看看,文章风格好诡异@@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