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ắc Cực xuyên qua ký – Hoa Giáp

北极穿越记by花荚 /倚夏清歌 / 何事凭栏

(一只企鹅来到了北极, 遇见了一只熊)

这是一只叫做南努克的北极熊和一只叫做豆豆的企鹅的故事

豆豆的漫漫被爱路。

一、相遇。

阳光透过水面融入了蔚蓝的海洋里,满目闪亮的光斑温暖了这片冰冷的海域。

一团黑影扎出水面,面前是一大块浮冰,白花花的浮冰,太阳在浮冰的屁股后面还留了一条长长的光带。

“你不是海豹?”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从黑影的头顶传了过来。

黑影抬起头,眯起眼,这才看清原来浮冰上面还躺着个白白绒绒的家伙。那家伙全身白花花的毛,黑鼻头,还瞪着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你是谁?”黑影往后缩了缩。

那家伙转了两下乌溜溜的眼珠,伸出了肥肥的小爪子:“我叫南努克,是北极熊。”

北极熊?

黑影狐疑地打量着那家伙,咳了两声说:“我叫豆豆,”末了又加上一句,“是伟大的企鹅家族的!”

二、当爸爸。

日光穿越碧垠的苍穹投射在冰面上,圈起刺目的耀眼蓝光。。

豆豆一边摇摇晃晃地走在冰上,一边偷偷打量着四周的风景,咳,当然还有南努克。

刚才注意力全集中在南努克身上,豆豆这时才注意到周围景色的陌生。虽然都是一望无垠的冰雪和海洋,但是,并不是他熟悉的地域。

“喂,这到底是哪里啊?”豆豆捅捅旁边正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哼着小曲的南努克。

“是我家啊。”南努克扒在地上伸个懒腰,扭过头乌溜溜的眼睛瞧着他。

“你家……在哪里?”

“那座山头后面啊。妈妈应该还在家里呢。”

“我是问你这里是南极洲的什么地方,离乔治王岛有多远?真奇怪,我明明觉得没有游多远呀。”豆豆啄啄翅膀下的毛。

“南极洲?乔治王岛?”小家伙伸着舌尖,歪着头一脸疑惑,“你说的是那个在地球另一端的遥远的地方吗?”

“地球……另一边?”

“对啊,我们是北极的熊嘛,所以才叫北极熊。”

“啪”得一声,豆豆滑倒在冰面上。

“喂,你怎么了?”南努克惊慌地摸摸豆豆的白肚子。

“……”豆豆默默地翻个身,连身子带肚子一起扭到另一边。

“你撑住,我去给你找莫大叔。”南努克喊完便嗙当嗙当地踏冰而去。。

豆豆扭过头,瞅着跑远了的南努克扭着的小屁股发了会呆,然后哼唧了一声,拍拍身上的粘着的雪站了起来,寂寥地望着天边那个红彤彤的胖胖太阳。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砰的一声响,将山头上积的雪都要抖落一点下来。

豆豆愣了一下,立刻甩开步子摇摇晃晃地朝对面那座山头爬去。

别看他只是只企鹅,在族里可是短跑健将,企鹅称“大脚豆豆”,一个用力踩下去就能把冰面也踩破呢。

豆豆趴在山头上,看着一个白花花的,明显比南努克大了很多很多圈的大家伙被四五个戴着厚帽子的人五花大绑了起来,硬被拉拖上了一辆捂着帐篷布的卡车。

在哄哄的卡车开动声音中,那个大家伙就这么被人拖走了。

豆豆兀自又愣了半晌,听见了远处传来南努克稚嫩的呼唤“豆豆,豆豆……”。

赶紧从雪坡上滑了下来,豆豆发现南努克带着一只个头比他高五六倍、跟刚才被拖走的那个大家伙差不多样子的大北极熊回来了。

“你一进门说的‘有企鹅晕倒啦’的……就是他?”苍老的声音比清冷的空气还要显得凉意嗖嗖。

“恩……”南努克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显得有点心虚,又转头惊讶地看着豆豆:“你怎么起来了?刚才不还趴在地上吗?”

“我-只-是-躺在地上。”豆豆嘟着尖嘴小声哼唧着,偷偷地转着小眼珠打量眼前这个走到他面前的高大身影。

高大身影一身灰白色的毛长胡须也长,正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莫前辈是医生……”

“你是……企鹅?”南努克的话还没说完,苍老的声音又已响起,压得豆豆有点喘不过气。

“是呀是呀,他说他是企鹅豆豆。”南努克已经一路小跑到豆豆身边,歪着脑袋帮忙回道。

“唔……尖嘴黑背,确实是书上所说的生长在南极洲的企鹅的特征,嚯啦,实体可比书上画的形象多了啊。喂,你要不要接受一下我的全方位身体检查?对了,刚才说倒地不起是怎么回事?要不要……”莫前辈冷冷的话语突然变得热情异常,说着大长毛爪子就要伸向前来。

“不用了……我就是过来玩玩……长途跋涉之下有些劳累才会晕倒的。”豆豆迟疑着往后退了几步,伸出翅膀尖抓住了南努克胸前的白毛,“前辈再见!”说着拖着南努克逃向山坡。

“那……前辈再见啦。”南努克呆笑着也挪出一只爪子挥挥手。。

雪扒出的洞里,南努克在满洞地找妈妈。

豆豆蜷缩在洞内一角,每听见南努克一声呼唤,就觉得心口堵堵的。

“南努克,你妈妈……是像莫前辈那样的大熊吧?”

“瞎说,我妈妈比莫前辈好看多了。还有我是北极熊,不是熊。”南努克扭头,爪子扶着洞岩,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乌黑黑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豆豆深吸了口气,站直了些:“南努克,你去找莫前辈的时候,我见过你妈妈。”

“真的?”南努克瞪大眼珠,晃悠晃悠地蹦到他面前。

“恩,你妈妈有事要去别的地方,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让我照顾你。”

“真的真的?去哪里?”南努克摇晃着小脑袋.

“恩……一个很远的地方……”。

“那地方和这儿一样吗?”

“恩,很像。”豆豆想,天堂和这里都是蓝加白的色彩,应该是很像吧。“所以,”豆豆努力朝南努克摆出个温暖的微笑:“这段时间我做你爸爸。”

“爸爸?”南努克抽抽鼻子,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恩,”豆豆伸出翅膀摸了摸南努克的头:“以后我照顾你,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和我说?”捉鱼他会,喂饱眼前这个小家伙应该没问题。。

“真的吗?”小家伙似乎还有一点不相信。。

“当然真的!爸爸说话一言九鼎!”

“好!爸爸,我要抱抱。”小家伙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破涕为笑。

“好吧,看在你今天这么可怜的份上。”豆豆心里想,勉强伸出两个小翅膀护在南努克的身侧。

南努克得寸进尺地在豆豆怀里蹭,又伸着个鼻子在他身上嗅了半天,嘴里喷出的热气吹得他特别痒痒。豆豆摸着小家伙的头笑:“这小家伙……”

“爸爸,我想喝奶,可是找不到地方下嘴。”

“一点都不可爱!”豆豆重重地点头下结论道。

三、成长二三事。

虽然奶水弄不到,但是豆豆还是很尽责地担起了爸爸的义务。

因为鱼生地不熟,这里的鱼没见过豆豆,好奇心大的鱼儿就全被豆豆抓了带回来喂小家伙了。

小家伙的胃口一天天在变大,而且鱼和豆豆混熟了以后,便不好捉了。。

豆豆抓鱼越来越吃力。

豆豆终于决定带南努克到海边,亲自教他怎么捉鱼。

白色的云朵像棉花一样地堆在湛蓝的天空里,衬得天空更高更悠远。

南努克正努力地趴在岸边上跟着豆豆学捉鱼。

此刻他趴下的个头正好和豆豆站着一样高。

豆豆抖抖身上的羽毛,雄赳赳气昂昂地一头扎进水里。

等他出水的时候,他招呼南努克过来,然后将嘴里的小鱼吐在岸边的滩地上。

南努克果然一股脑爬起来晃悠悠地就往这跑。

鱼儿在潮湿的雪水里拼命地蹦着,溅了豆豆满脸的水。豆豆不耐烦地伸出脚爪子按着鱼,开始对南努克实施讲解:“跳进水里,找准目标,一口咬住。听明白了吗?”

半天没听见南努克的回应,豆豆抬起头,却发现南努克已经不在眼前。

再扭过头,他看见南努克站在岸边浅滩里,肥肥胖胖的四肢没入了水面一小截,正专注地盯着水面。

浑身雪白的南努克,站在花白的浪花泡沫里,映着身后澄蓝的海上漂浮的白色浮冰,美得像是一幅画。豆豆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的这幅画,连鱼儿还在脚下蹦都没了感觉。

突然“啪”的一声,南努克轻轻地一挥爪打破了这幅画的静谧,一只小鱼随着声响飞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豆豆面前。

“怎么样?爸爸。”南努克满心欢喜地跑了过来。

“马马虎虎。”豆豆拣起自己脚下的鱼一口吞下,甩了翅膀扭头朝洞里走。

“爸爸,就这么回去了?”身后传来南努克失落的声音。

“恩。”还在气头上的豆豆回头看见一脸可怜相的南努克,突然脾气就发不出来。“把你拍出来的那只小鱼拣起来。以后就这么捉。”

“恩!”闻言换上灿烂笑容的南努克,立即转头晃晃屁股朝着小鱼儿跑过去。

南努克再大一些的时候,喜欢把冰面敲个洞,然后蹲在洞口边发呆。

“南努克,你好端端地敲什么洞?”

“我看大伙都敲……”南努克趴在洞口,身体扭得更纠结了。

豆豆这才往四周望望,好像确实有两三只北极熊都趴在自己敲碎的冰面边,一动不动地瞅着洞口。

“唔……”豆豆瞧着被敲破的水面——那水里可比外面暖和多了。

“南努克,这洞不错!”豆豆在潜进水洞里,朝南努克挥了挥小翅膀。

南努克用两只小前爪撑住身体半蹲着坐起来,扑腾扑腾地眨着眼睛,呆呆地笑。

于是,当以后别的北极熊盯着洞口望的时候,南努克就盯着在他挖的水坑里扑腾的豆豆望。

“南努克,你看这石子美不美?”

“南努克,我刚刚看见了北极贝?”

“南努克,我今天饱餐了一顿磷虾哈哈。”

豆豆喜欢每次钻出水面的时候,都看见南努克在冰面上等着他,对他笑着点头。这会让他想起他初次见到南努克的那一幕。那个时候,南努克不过刚和他一样高,可是,现在南努克就算趴着也比他高半个头了。

这一次,当豆豆从洞里出来的时候,南努克却显得有些紧张。。

他一把把豆豆拎了出来,继续朝着洞口问:“你是海豹吗?”

“海豹?”豆豆呆愣,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后还跟着个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长着白白的胡须,从洞里探出头来。

显然那东西也愣了一下,看了眼豆豆,又看了看南努克,木然地点了点了头。

“啪。”南努克一爪子就挥了过去,将那只海豹拍晕,拖上了岸。

豆豆惊魂未定,海豹……海豹……是南努克救了他?

正犹豫着要不要谢谢南努克,豆豆一转脸,却看见那家伙已经将海豹拆吃入腹。

他默默地趴在一边。

“你吃不吃,爸爸?”南努克转过身,把海豹推到豆豆面前。

豆豆看着那血淋淋模糊成一片的东西,努力抑制住反胃的感觉,扭过头道:“不吃,我刚才下去吃饱了。”

然后,他想了想,又说道:“以后,不要喊我爸爸了。”

“恩,”南努克边吃边点头,“真的很好吃,你真不要尝尝?豆豆。”

四、遇险。

冬季来临了,漫天风沙和着雪霰时不时地会大展神威肆虐这片荒凉的冰原。

漫长漆黑的夜里,豆豆躲在洞里等南努克回来,以前冬季来临的时候大家都是挤在一起取暖的,现在只剩了他孤单一个。

今天夜里无风,南努克去冰面上捕食了,已经出去了很久。

豆豆第五次抬头看了眼时钟上指着的时间,终于站起身,挥挥黑色的小翅膀,也一头扎进了夜色里。

刚爬上山头,他便眯起眼睛。

那山坡底下晃着个大屁股拱在别人冰房子里的可不就是南努克么。。

不过是什么动物会筑起这么漂亮的冰窝呢?。

他顺着山坡滑了下去。

等他近到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吓了一大跳。。

那在屋子旁边张牙舞爪跳着的不就他在第一天看见南努克时劫走南努克妈妈的那些人是一样的打扮么。

“南努克,你在干什么?快回来!”他一边摇摇晃晃地跑一边拼命地喊。

那站在冰屋旁的两个人闻声也朝他看过来。。

其中一个人朝着另一个人大喊:“卢克,你看,你看,是企鹅啊!”。

“是啊。”另一个人也很兴奋。

两个人一起朝豆豆跑过来。 眼看一个人就要跑到他面前,豆豆赶紧狠踩了一下冰面。伴随着那人的一跃着地,冰面完全陷落至水里,连带着豆豆和那人也都落入水中。

另一个人一声尖叫,赶紧奔到冰面前救那个叫“卢克”的人。

趁着一阵混乱,豆豆以极快的速度跃出水面,又朝南努克跑去。

南努克仍在努力挣扎想挣出冰屋,可庞大的身躯却怎么也拔不出来。

听到豆豆的呼唤,他心下更急,挣动得更厉害了。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冰屋倒塌了。

“快跑!”豆豆叫着,努力拽着南努克腿上的毛。

南努克回身将豆豆拎到背上,还塞了堆硬邦邦的东西在他怀里,就带着他不急不慢地一路小跑跑回了雪洞里。

“所以,你就光明正大地去抢这些东西了?”雪洞里,豆豆指着眼前明晃晃的火光,锐利的小眼珠盯着南努克。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刚才他有多担心?天知道,一想到南努克的妈妈就是被人抓走的,他整颗心都要飞出来了。

结果这家伙倒好,看到人家有东西能生火便傻呆呆跑去抢了。

“嘿嘿嘿,我是悄悄去偷的。”南努克扒拉着铜架子上的鱼串,努力忽视掉豆豆那一副你身体那么大,怎么可能做得到偷偷地去拿的眼神。。

其实刚才他是看见那两个人用铜壶和铜架子烤东西吃,真的好香,就忍不住去弄来给豆豆烤鱼吃。

火苗劈里啪啦地跳跃着,南努克的白毛被火光映得黄澄澄的。烤鱼的香味从铜架子里飘出来,豆豆盯着鱼串忍不住流口水。

“吃吧。”南努克笑嘻嘻地递过来一根鱼串。

豆豆眉开眼笑,赶紧接过来咬了好几口。扑鼻的香味,随着火光在洞内弥散开。

“以后可以试试烤烤磷虾。咦,你不吃么?”豆豆一鱼吃罢,见南努克把剩下的一根鱼串也递给自己,却没有伸翅去接。

“嘿嘿,我不饿,我刚才吃过一只海豹了。”南努克嘿嘿笑着,火光把他的毛染得更黄了。

很久没人再说话,只有火花的劈啪声作响。。

“你不热么?”良久后,豆豆吐出鱼骨头,抬头看着南努克。

“啊?我不热……毛太厚,没感觉……”南努克扒拉着爪子,低着头看火光。

“喂,毛要烤着了。”

“啊,啊!呼,扑灭了。”

当晚,当某只熊在睡梦中又呓语出“豆豆,嘿嘿嘿”的时候,躺在一边的尖嘴黑背的家伙总算没有恶狠狠地说什么“以后你再大声说梦话吵醒企鹅试试看”,而是摸了摸那紧挨着自己的白毛,叹息似的说了句——“傻瓜。”

五、完结。

春天就要来了,太阳开始在天边徘徊。。

豆豆起了个大早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南努克正在和一头母熊说话。

两只熊似乎谈的很热切,只见南努克还挥舞着爪子,似乎说的正在兴头上。

不晓得这冰面薄厚如何,豆豆思忖着,也不知还能不能一脚踩得通了。

“豆豆!”突然一声大喊,豆豆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南努克正朝他招手。

只见南努克又和母熊说了几句什么,似乎是道别。

然后母熊便朝豆豆走来。

母熊经过豆豆身边的时候,豆豆也微笑着朝母熊打了个招呼:“嗨。”

“嗨……”母熊回话的余音还未散去,便听见“噗通”一声,冰面突然裂了个大口子,母熊原本站的地方只剩了一个冰窟窿。

“春天的冰面真不结实啊。”豆豆回到南努克身边的时候,南努克瞅了瞅那个洞,感叹道。

“是啊。”他点点头。

“春天的冰面真不结实啊。”母熊从洞里爬出来,抖抖身上的水,也这么感叹。

“路上小心啊。从这里去阿迈山还要走两天两夜呢。”南努克大声回道。

“她刚才在问路?”豆豆歪着头问。。

“恩,怎么了?”

“没什么。”

夜里,一熊一企鹅仍旧睡在床的两边。。

豆豆突然坐起身。

“怎么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南努克努力睁了睁眼,一脸疑惑。。

“南努克,以前我在南极的时候,我们为了取暖,都是挤在一起的。挤在一起很暖和,恩。”

“豆豆你冷?要不,去点点火?”南努克睡眼惺忪地指指床边上还没给人家还回去的铜壶。

“你的毛很厚。”

“恩……怎么?”南努克努力甩甩头,也半坐了起来。

“取暖效果应该很好。”豆豆咬咬牙,下结论。

该死的,这个木头脑袋瓜子。让该死的矜持滚一边去吧,等了这么多天都没有结果,那还是让他来主动点上好了。

饿狼扑食一般地跳到南努克身上,豆豆揪住那厚厚的白毛擦了擦脸,把全身都裹在那堆柔软舒适的白毛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清晨,一宿无梦,睡了个上好觉的豆豆钻出那堆白毛,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真是暖和又舒服啊。”

“恩。”某只被当了一晚上床褥的熊睁着大大的黑眼圈,表明他第一次夜里没睡成个好觉:“豆豆……”

“恩?”豆豆眯着眼,打量着某熊的黑眼圈:很好,果然,适当的身体接触还是必要的,能刺激熊,看他那一副没睡好觉的样子。

看来我还是很有魅力的。豆豆心里暗忖。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把口水都吐在我的毛上啊?你看,都粘在一块了……”

……

所以说,豆豆的这条爱与被爱之路,还很漫长。

——

“我要回家。”豆豆靠在床边上说。。

南努克望望他。

“我要回家。”豆豆跳下床,坐在桌边说。。

南努克站起身,不说话。

“我要回家。”豆豆收拾起他用南努克的毛编制的编织袋,找了半天不知道拿些什么,最后只好把铜壶塞了进去。。

“一定要回家?”那只熊终于发声了。。

“对啊,我离家这么久了,那么多兄弟姐妹都需要我呢,我回去玩得可开心了,也没有企鹅气我。”

“是么……”南努克的声音低了下来。。

“是啊!”豆豆瞪了南努克一眼,大踏步迈出门去。

外面好冷,黑夜漫无边际地笼罩四周,呼啸的风声尖利地穿过冰原。。

豆豆一边打喷嚏一边心里后悔就这么赌气出来了,他家乡的企鹅们确实需要他,也确实玩得很开心,只是其实他并不开心,因为他们都喜欢——吃饭睡觉打豆豆。可是……可是那木头熊实在太气企鹅了。

“真是讨厌的家伙。”豆豆找到块石头就靠着坐了下来,把铜壶拿出来点燃了火苗。

火苗簌簌得响着,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过来取暖吧。”豆豆瞅瞅三丈外一块石头后面露出的一大坨白毛,没好气地说。

这么大的熊了,想躲也不知找个大点的石头。 某只木头熊果然嘿嘿了两声,拍了拍一直露在石头外面的大屁股,屁颠颠跑过来,靠着篝火坐下了。

“你干嘛跟出来?”豆豆给南努克掸了掸屁股上沾的雪粒,不想南努克突然缩了缩身子。

“你……你回家干什么事啊?”南努克瞅着火苗问。

“我……”豆豆看着缩得远了点的南努克,气了:“我回家娶老婆我干什么事,难道我在这个鬼地方就会蹦出一个老婆来不成。”

“哦……”南努克眨眨眼,还是盯着火苗。。

“我走了,这边都冻死了。”果然还是个木头瓜子,豆豆站起身,恨恨道:“都没有同类可以取暖。该死的北冰洋,我讨厌北冰洋!”

“豆豆……”坐着的南努克突然抓住了豆豆的翅膀,“我给你做老婆好不好?”

“天……”豆豆闭上眼,叹口气:“你知不知道老婆是干什么用的?”

“豆豆,你不是说我的毛暖和吗?”南努克自顾自地说。

“恩?”豆豆呆愣。

还没反应过来时,南努克已经一把把他拽了过去压在怀里。

“这样你不也有我的毛了吗?都暖和呢,不用回去啦。”南努克下巴抵在豆豆头上,吃吃笑:“豆豆,原来你只是想要老婆。不过豆豆,论身材,还是你当我老婆吧。”

某企鹅还在呆愣。

“你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某只熊自顾自地嘿嘿笑着,不忘抱紧实了怀里的企鹅:“其实这件事,我想了一个晚上。呶,就是你把口水吐在我毛上的那个晚上。”

所以说么,外表忠厚的人……呃,熊,一旦腹黑起来……更要命。

————喜欢HE的大家可以到上段为止了,当然下面也绝不是BE————

“南努克,你到底知不知道老婆是干什么用的?”

“用来抱着取暖的啊……怎么了?”

于是被某只熊抱了一晚上都没换姿势的某企鹅,终于在白毛簇拥中凌乱了。

番外。

夏日的黄昏,太阳拖着大屁股终于磨磨蹭蹭地没入地平线,抱着老婆洗澡的南努克突然兴奋得大声嚷嚷起来:“老婆你看,天边有极光!”

豆豆抬头。果然,一条变换莫测的彩带在天的一角盘旋回绕,散发着七彩绮丽的光芒,虚虚幻幻却瑰美异常。

“还不快许愿。”南努克说着两只小爪子并在了一起,口里默默念叨了一句什么。

“你许的什么愿?”豆豆好奇地问。

“当然是豆豆你永永远远当我的老婆。”某只熊的眼睛闪着光。。

“用来抱着取暖的老婆?”豆豆哼了一声,心里却像灌了蜜般甜。。

“当然不是。”某只熊此次信心满满,他用一箩筐的小鱼跟那个据说是最聪明的北极熊阿满讨来的答案,一定不会再把老婆气跑了。

“用来摸,用来亲,用来抱着……暖JJ的~老婆!”某只熊异常坚定地举起熊爪!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