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ạ đen và chim khách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Tên gốc: Ô nha dữ hỉ thước

乌鸦与喜鹊by羞涩的药

小药的废话:昨晚上有人跟小药点播的

自卑乌鸦攻X傲娇喜鹊受

突然很有感觉捏~

但是写出来之后就不是童话风而是唠叨风了囧

小药不是北方人,也没有住过四合院

生活常识神马的比较差

而且写得比较仓促,错误的地方请原谅啦

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一直到我上高中前,我父母都在外地忙碌着做生意,把我托付给了爷爷奶奶。我的爷爷奶奶住在北方的四合院里,青瓦黄墙,还养了一笼母鸡。

院外有一棵树,非常高大,据我奶奶说,这棵树的年纪比我们家的四合院还大。可不是么?它就像一个已经老得直不起腰的老人,俯在我们那块院子的上方。夏日炎炎的时候,我那迷信的奶奶就指着那一大片凉凉的树荫道:“这是这树在护着我们呢,一家人啊,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大概是在我刚刚上小学的时候,树上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天傍晚,我正在空地上戳母鸡玩,不经意间一抬头,看到绿荫里似乎有个黑黑的影子。等我定睛去看时,那个影子似乎发现了我,“嗖”的一下躲了起来。

但是我知道,它正用它乌溜溜的眼睛谨慎地在瞅着我。因为——喂,你的尾巴还戳在外面呢……那是一根鸟的尾巴,又粗又短,黑黑的,但是却很没有光泽,显得乌蓬蓬的。

我低下头,假意不去在意树上的动静,一会儿猛然抬头,那家伙正露出脑袋在打量着我,它的脑袋也是黑的,嘴也是黑的,长长的,呆呆地张着。

我站起来想看得仔细点,它又“嗖”的一下缩回去了。

我跑进屋里去告诉了我奶奶,她一听是全黑的鸟就紧张了:“唉呀,那是乌鸦呀……唉呀……它一叫咱们就要有难了,阿弥陀佛……”

不一会儿,我那正戴着老花镜看报纸的爷爷,就手抓着一根衣叉子很无奈地走了出来:“在哪儿?”

我往院子里一指,那只乌鸦正站在大水缸的沿上俯下身打算喝水,六目相对,差点栽下去,急急地拍着翅膀往树上飞。

我爷爷站在门口问:“这叉子太短,打不到它吧?”我看了看高高的树,点头。于是我爷爷又施施然地回去看报纸了。

接下来几天都相安无事。要不是我有时看到那只胆小又有点呆的家伙偷偷地下来啄谷子吃,我都以为它早就飞走了。因为它一直都没有叫。就连被一两只胖母鸡撵着一蹦一蹦的时候也没有叫过。

我想了想我奶奶一紧张就皱起来的脸……还是不要告诉她吧……

又过了一阵子,一天,我正在屋里靠窗做作业,突然听到自家母鸡愤怒的叫声,急忙奔出去看,却看到了另一只鸟,也是黑黑的脑袋和尾巴,但是身材纤细,肚子上白得耀眼。

我冲出去的时候,它也在被母鸡们撵着,但是比起那只笨乌鸦来就要从容地多了,它跳了几步飞起来,飞到母鸡的背后啄了一口谷子,等追到眼前时,又故技重施。

过了一会,似乎是吃饱了,它飞到我家的水缸沿上,喝了点水,还理了理自己油光水滑的羽毛,翘着长长的尾巴转过头望着下面那群母鸡。

树上“沙沙”地有了动静,那只呆乌鸦也想下来啄谷子吃,被那群正火气十足的母鸡一路追到了水缸边,只好飞上去息着。

它们俩一起并立着,都看到了对方。一个骄傲漂亮,一个又丑又呆,一个像地主,一个像长工。

那个长工显然一点也没有捍卫自己领地的自觉,只是转着头,谨慎地看来看去,一看到我正手拿着衣叉子站在门口,悚然一惊,“嗖”的一下窜到了树上,只戳出了一截乌蓬蓬的短尾巴……

水缸沿上的新来者看了我一眼,若无其事地继续梳理自己的羽毛,最后响亮地叫了两声,见我没有反应,又叫了两声。

但是我听到了我奶奶在屋里的声音,特别欢喜:“喜鹊叫了!我听到喜鹊在叫了!哎……快去看看呀,是不是喜鹊来咱家了?”

果然,我那戴着眼镜的爷爷,手里攥着把谷子,又很无奈地走了出来。

就这样,乌鸦和喜鹊就在我家这安家了,时不时地见它们出现在院子里啄点谷子,当然我奶奶是不知道乌鸦也在的。她很高兴地叮嘱我爷爷和我,喂母鸡的时候多往树下撒点谷子,水缸里也要灌满水,免得报喜的使者喝不着栽下去。我想象了下,脑袋里只有那只乌鸦栽下去的景象。

有了更多的谷子和水,显然这只乌鸦也受到了恩泽。就从它躲在树上时戳出的尾巴来看,毛色变得有光泽多了。因为它来了那么久,从来也没有叫过,我都怀疑它是不是坏了嗓子,是一只哑巴乌鸦。

直到差不多一年半后,这只乌鸦才发出了它第一声在我看来是声冲云霄的叫声。

那一天,我在国外的阿姨带着五六岁的小表弟回来探亲。我奶奶可乐坏了,说都是咱家的喜鹊叫迎来的。但是我爷爷还是很无奈,因为天没亮就被我奶奶拖出去买菜了,大鱼大肉的,院子的一只胖母鸡也变成一锅香气四溢的汤。

因为和阿姨有好多话说,所以奶奶就让我带着小表弟玩。

说实话,我不大喜欢这个小表弟,他一开口就是“哇啦哇啦”我听不懂的外国话,唯一会说的中国画就是一句“我要”。我夹了一块很肥的肉,他就指着说“我要”,肉没了。我收藏了很久的一套人物卡片,他说“我要”,又没了。偏偏我奶奶见了他跟宝贝一样,他指着玩具店的塑料枪说“我要”,我奶奶虽然心疼地脸都皱了,还是给他买了。

我可不乐意带着这样的小霸王出去玩,让自己的小伙伴嘲笑,就吓唬他外面有很多很多坏人,只准他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他拿着枪,嘴里念着“BIUBIU”,院子里的母鸡都成了靶子,鸡飞鸡跳。我就在院子给他捡着散落一地的塑料子弹。

正在我埋头在捡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一句“路客”什么的话,声音十分兴奋。我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心想坏了,那只漂亮骄傲的喜鹊正落在水缸沿上慢悠悠地喝着水。

也许是大家都当它是报喜的使者,都没有伤害过它,它一直都是放心大胆地出现,从来也不避着人。但是这回它碰上的却是个不知道它是什么的小霸王。

我想跑去拉住我表弟,可是已经晚了,那边“咚”一声,喜鹊就掉到了水里。它被我表弟打中了!它在水里扑腾着,但是不知道是伤了还是湿了羽毛,它飞不起来。

我表弟双手高举,“哇啦哇啦”地叫着冲了过去,抓住了他的战利品,拎住喜鹊的翅膀甩来甩去。

“快放下它!”我边冲过去边朝着他吼。可是他似乎当成是我在嫉妒,要抢他的劳动果实,拎着喜鹊蹿来蹿去,就是不让我抓住。

我急得满头冒汗,可就是追不上,喜鹊被捏在他手里,发出凄惨的叫声。

屋子里的人都被惊动了,我奶奶喊我:“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可我根本来不及解释。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听到了那只乌鸦的叫声的,在我看来,那是一声声冲云霄的声音。在“哇”的一声过后,树上冲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一下子就赶上了我表弟,一口啄上他的手,我表弟丢下喜鹊,捂住自己的手大哭起来。

我急忙过去,把奄奄一息的喜鹊捧过来,跑到水缸边上蹲下,把它放在地上。那只乌鸦也停到了喜鹊的旁边。

那也是我第一次离它那么近,仔仔细细地看着它,因为这次它没有一见人就吓得躲起来,它跳到喜鹊的边上,用脑袋蹭着对方的脑袋,完全不顾我的存在。我想伸手确定一下喜鹊的翅膀怎么样了,可是一伸手,乌鸦就抬起长长的喙,瞪着我。

屋里的人都被我表弟震耳欲聋的哭声引了出来,他手上出血了。我奶奶手忙脚乱地将他搂着,软声软气地哄着他,我阿姨也拉着他的手,“哇啦哇啦”地哄着他。

我奶奶显然认为是我欺负了我表弟,于是我爷爷很无奈地走过来要抓我回去。

我让开身子,那只勇敢的乌鸦和受伤的喜鹊就在我身后的影子里。我抬起头看我爷爷,眼睛里热热地流眼泪,爷爷的脸变得很模糊。爷爷抬起手,但是没有打我,反而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

后来我表弟又住了一天就闹着要回家了,他手上流了血,为了补充营养,院子里又少了一只母鸡。至于喜鹊,幸好它的翅膀没有断,只是被扯掉了好多羽毛,一时飞不动。我爷爷帮我把它捧到了房间里,让它呆在纸盒子里养伤。我奶奶知道了是小表弟弄伤了它,连连地“唉呀唉哟”,又是叹气,让我多给它吃好的。

每天傍晚,我都会打开窗,让树上的乌鸦飞进来。它见到我还是有点怕,我就远远地躲着看它们。它们依偎在纸盒子里,默默地吃着谷子和碎核桃,默默地蹭着彼此脑袋。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相信,万物都有着它们的感情和灵性。

因为乌鸦每天都出现,所以我奶奶还是发现了,举着锅铲来撵它,它扑棱扑棱地飞出了窗户,但是不离开,一直打着旋子。幸好没过多久,喜鹊就全好了,它一能飞,就冲到了树上去了。隔着茂密的树荫,我心想它们俩终于能团圆了,又可以依偎在一起,默默地蹭着彼此脑袋。

有一天刮了很大的风,吹坏了附近的电线,我奶奶去给来维修的叔叔们送茶水,却把人带来了,他们还背着很长很长的梯子。

直到人爬上了梯子,上半身都钻进了树荫,我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心里一下子揪了起来。一定是我奶奶要他们把乌鸦的窝给端了!

我在树下围着梯子转来转去,生怕从树上丢下什么来,生怕那只乌鸦突然窜出来,“哇哇”地伤心地叫着,生怕它就这样离开,再不回来。

不过我担心的这些都没有发生。过了半小时左右,爬上去的那个人又爬了下来,两手空空:“乌鸦的窝倒是找到了。”他说,挠挠自己的脑袋,困惑地对着我奶奶急切的脸,“可是……里面还住着一只喜鹊啊,真的要端么?”

我看着奶奶呆呆的脸,“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乌鸦的窝就是喜鹊的窝,它们俩是一起的。最终我奶奶叹了一口气,念了会经,还是算了。

再后来,我奶奶生了场病住院了,我爷爷不顾我父母的反对,一定也要住到医院去照顾我奶奶。我奶奶皱着脸嫌他麻烦,又埋怨说一定是因为那只乌鸦。但是她的病不久也就好了,身体逐渐硬朗起来,甚至更胜往常,头发都变黑了。她又喜滋滋地说,一定是那只喜鹊在保佑她。

再后来,我高考失利,去了一个很不如意的大学,但是却在错误的地方碰上了对的人。人的一生起起落落,真是难以预料。他笑着说一定是我们前生有缘,我摇摇头,告诉他,那是因为在我爷爷奶奶的家那里,住着一只乌鸦,还有一只喜鹊,它们正默默地依偎在一起,蹭着彼此的脑袋。

FI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