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ọc cổ văn xóa não tiểu kịch trường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Tên gốc: Độc cổ văn não bổ tiểu kịch tràng

读古文脑补小剧场by羞涩的药

文案:
呃,就是看看古文然后脑补的小剧场,这里专门放一些小短篇,想到了就更新~因为只是一瞬间的小灵感,所以难免不符合历史啊不符合原来人物之类的。请多多包涵啦!
内容标签:

第 1 章

原文是这样滴~:
顾荣在洛阳,尝应人请,觉行灸人有欲灸之色,因辍己施焉。同坐嗤之。荣曰:“岂有终日执之而不知其味者乎?”后遭乱渡江,每经危急,常有一人左右相助。已问其所以,乃受灸人也。

正常的翻译是这样滴~:
顾荣在洛阳的时候,一次应邀赴宴,发现上菜的人有想吃烤肉的神情,就把自己那一份让给了他.同座的人都笑话顾荣,顾荣说:”哪有成天端着烤肉而不知肉味这种道理呢!”后来遇上战乱过江避难,每逢遇到危急,常常有一个人在身边护卫自己.便问他为什么这样,原来就是得到烤肉的那个人.

我的想法是这样滴~:
攻君:……
受君:谢谢
攻君:……
受君:……
攻君:……
受君:呃,给你吃吧

很多年以后
受君:阁下为何救我?
攻君:……
受君:咦?好像阁下有点面熟……
攻君:那个,烤肉。
受君:啊!
攻君:我只是多看了你两眼,你就把肉给我了。
受君:原来阁下是为多年前的肉救我的!以后肉都给你吃。
攻君:不是为了肉……是为了你。

第 2 章

原文是这样滴:
阮光禄在剡,曾有好车,借者无不皆给。有人葬母,意欲借而不敢言。阮后闻之,叹曰”吾有车,而使人不敢借,何以车为?”遂焚之。

正常的翻译是这样滴:
阮光禄在剡县,曾经有一辆漂亮的车子,来借的没有不借给的。有个人要葬他的母亲,心里想借却不敢开口。阮光禄后来听到了,叹一口气说:“我有了车子却使人不敢来借,还要它干什么?”就把车子烧掉了。

脑补是这样滴~:
攻君:小奴,又有人找我借车了,借还是不借呢?
奴:您还是借吧
攻君:我怕他们弄脏了我挑的垫子、帘子、褥子,要是他嫌不干净,不找我借车了怎么办?
奴:可是主子不借,会留下不借的名声,那位公子不敢来借了怎么办?
攻君:恩,有理。那你把同样的垫子、帘子、褥子都买上十几套吧~

几天之后
奴:报~主子,公子的母亲过世了,听说没车送葬呢。。。
攻君:呃,你快赶车在他们家门口多转几圈!

几天后
奴:主子……这个……
攻君:为什么我有车有房了他却不睬我
奴:……
攻君:把车烧了吧
奴:啊?
攻君(微笑):等他买车了,我找他借去~

第 3 章

原文是这样滴:
诸葛靓在吴,于朝堂大会。孙皓问:「卿字仲思,为何所思?」对曰:「在家思孝,事君思忠,朋友思信,如斯而已。」

正常的翻译是这样滴:
诸葛靓在吴国时,一次朝堂大会上,孙皓问他:“你的字是仲思,你思的是什么呢?”诸葛靓回答:“在家思的是孝敬父母,侍奉君主思的是忠诚,交友思的是诚实,如此而已。”

脑补是这样滴~:
小时候学堂
孙君:你叫什么?
诸葛君:名靓,字仲思。
孙君:思,思什么?
诸葛君:但思何以治学修身
孙君:……你真不好玩

长大后朝堂
孙君:多年未见,不知君有何所思?
诸葛君:在家思孝,事君思忠,朋友思信,如斯而已。
孙君:……这个,受教了……

老了以后
小孙子:爷爷,你的名字就叫爷爷吗?
诸葛爷爷:不对。我名靓,字仲思。
小孙子:思,思什么?
诸葛爷爷:呵呵,以前也有人这么问,他问的时候我想的都是如何治国平天下。奇怪的是,他为国家上了战场,我却一心所思,全是他。

第 4 章

原文是这样滴:
支公好鹤。住剡东峁山,有人遗其双鹤。少时,翅长,欲飞。支意惜之,乃铩其翮。鹤轩翥,不复能飞,乃反顾翅,垂头,视之如有懊丧意。林曰; ‘既有凌霄之姿,何肯为人作耳目近玩!’养令翮成,置使飞去。”

翻译是这样滴~:
支公喜欢养鹤。他在剡东峁山住的时候有人送他一对鹤。过了没多久,鹤渐成羽翼,就想飞走。支公舍不得鹤飞走,就拔了鹤的羽毛。鹤想向上飞就再也飞不起来,于是回头看自己的翅膀,然后低下头来,看起来就象人一样沮丧。有一位咏鹤僧人就跟他说:“鹤生来是应该翱翔在天空的,怎么会甘心当人的宠物被眷养玩耍!”支公听从意见,养到鹤的羽毛重新长出来,让它们飞走了。

脑补是这样滴~:
双鹤既去,天地辽远。举目辄见旧巢,往日之时难回,故常形单影只,郁郁不乐。

一日昼寝,忽生一梦:有人来访,自称故人,而身长俊秀,白衣轻灵,似所未尝见。来人邀公前往一叙,公初欲辞,稍露颜色,则垂头,视之如有懊丧意。公遂随之往。

来至水泽,芦苇慢摇,中有一舟,舟上少年与来人绝似,唤来人为兄,见公喜不自胜,邀公共饮鱼汤,味鲜美难道。公与之论天,二人谈吐颇有妙趣,与之论世,则茫然不知,公故笑之。

来人道:“仆有所短,更有所长。”乃与少年共携公双手,竟飞翔入云。云蒸霞蔚,浩淼无垠,公初大惊,然二人携公甚力,并无性命之虞。俯观人世,果如珍珑棋局,博人一笑而已。公笑曰:“诸君乃双鹤子耶?”

俄尔梦醒,犹在屋中,视双鹤巢,左有鹤羽,右有鲜鱼。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变一般的神怪故事了orz
第 5 章

原文是这样滴:
王、刘与林公共看何骠骑,骠骑看文书,不顾之。王谓何曰:“我今故与林公来相看,望卿摆拨常务,应对玄言,那得方低头看此邪!”何曰:“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诸人以为佳。

翻译是这样滴:
王蒙、刘惔和支道林一起去看望骠骑将军何充,何充在看公文,没有答理他们。王漾便对何充说:“我们今天特意和林公来看望你,希望你摆脱开日常事务,和我们谈论玄学,哪能还低着头看这些东西呢!”何充说:“我不看这些东西,你们这些清谈家怎么能生存呢!”大家认为说得很好。

脑补是这样滴:
何君:他们都走了。
王君:我知道。
何君:是被我气走的。
王君:我知道。
何君:我很忙。
王君:我知道。
何君:所以也没有工夫陪你论道。
王君:我知道。
何君:那你怎么还不走?
王君:我以为,来看你能帮你休息的……
何君:那你下回来看我的时候……一个人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别扭的人来着~

第 6 章

原文是这样滴:
桓公在荆州,全欲以德被江、汉,耻以威刑肃物。令史受杖,正从朱衣上过。桓式年少从外来,云:“向从阁下过,见令史受杖,上捎云根,下拂地足。”意讥不著。桓公云:“我犹患其重。”

译文是这样滴:
桓温在荆州做刺史时,耻于严厉刑罚整饬社会的做法,想用恩德施于荆州百姓。令史受杖责,竹杖只从官服上轻轻晃过。那时桓式还很年轻,从外边回家,看到令史受罚这一幕后,说:“刚才从官署前过时,看见令史挨打,竹杖上碰云脚,下碰地足。”意思是讥讽没有打着。桓温说:“就是这么打,我还怕重了呢。”

脑补是这样滴:
桓公:打完了?
令史:恩。
桓公:痛吗?
令史:还可以……
桓公:谁打的?
令史:呃,其实一点都不痛啦。
桓公:下回还敢犯吗?
令史:如果再犯就要真打了对么?
桓公:……不对。。

第 7 章

原文是这样滴:
刘尹云:“清风朗月,辄思玄度。”

译文是这样滴:
丹阳尹刘惔说:“每逢月白风清,就会思念许玄度。”

脑补是这样滴:
刘君:一年之后我就要成亲了。
许君:我知道。
刘君:你如何知道?
许君:刘君从不甘落于人后,联姻之后,丹阳尹便是刘君囊中物。
刘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为功名,你便没有为你老父想过?
许君:我想过。
刘君:那你?……
许君:放不下。舍不得。
刘君:……尽早忘了吧……
许君:君能如此,君且行。
刘君:我想我也会时时想起你的,真的
许君:刘君,清风明月常在,然而我们不会时时去看。我不会时时想你,但我恐怕至死难忘。

很多年以后。
刘尹云:“清风朗月,辄思玄度。”

作者有话要说:
唉,悲文来的,怕又逆了CP,攻受就不标了。。。

End

还有几篇腐の文言文,亲们自行YY

1. 游褒禅山记

其下平旷,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问其深,则其好游者不能穷也,谓之后洞。余与四人拥火以入,入之愈深,其进愈难,而其见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尽。”遂与之俱出。盖余所至,比好游者尚不能十一,然视其左右,来而记之者已少。盖其又深,则其至又加少矣。方是时,余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则或咎其欲出者,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

2. 《山中与裴秀才迪书》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
北涉玄灞,清月映郭。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多思曩昔,携手赋诗,步仄径,临清流也。
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斯之不远,倘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檗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

嘿嘿,这字里行间的关怀和眷恋,让我不YY都不行啊~特别是那个“携手赋诗,步仄径,临清流也”,发展到携手的地步,应该不只是我不CJ吧?最后一段急切的邀请表达出了深深的思念,深怕别人不答应,还拍马屁,什么“非子天机清妙者”,分明就是个忠犬攻在讨好别扭受嘛~

3. 来一个有名点的=v=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峡,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4. 船头坐三人,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佛印居右,鲁直居左。苏、黄共阅一手卷。东坡右手执卷端,左手抚鲁直背。鲁直左手执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语。东坡现右足,鲁直现左足,各微侧,其两膝相比者,各隐卷底衣褶中。佛印绝类弥勒,袒胸露乳,矫首昂视,神情与苏、黄不属。卧右膝,诎右臂支船,而竖其左膝,左臂挂念珠倚之——珠可历历数也。
舟尾横卧一楫。楫左右舟子各一人。居右者椎髻仰面,左手倚一衡木,右手攀右趾,若啸呼状。居左者右手执蒲葵扇,左手抚炉,炉上有壶,其人视端容寂,若听茶声然。

然后截取精华翻译。

船头坐着三个人:中间戴着高高的帽子、长着浓密胡须的人是苏东坡,佛印在右边,鲁直在左边。苏东坡和黄庭坚共同看着一轴横幅的书画卷子。苏东坡的右手拿着手卷的右端,左手抚着鲁直的背脊。鲁直左手拿着手卷的左端,右手指着手卷,好像在说什么话似的。东坡露出右脚,鲁直露出左脚,各自略微侧转着身子,他们的互相靠近的两膝,都隐蔽在横幅的书画卷子下边的衣褶里。佛印极像弥勒菩萨,腹胸袒露,抬头仰望,神情跟苏东坡,黄庭坚不相类似。他卧倒右膝,弯曲右臂支撑在船上,而竖起他的左膝,左臂挂着一串念珠挨着左膝——念珠可以清清楚楚地数出来。

5. 原文: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 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译文: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我)脱下衣服准备睡觉时,皎洁的月光照入门内,(于是我)高兴地起来散步。心想没有(可以)一起游乐的人,于是我就到承天寺去找张怀民。怀民也没有睡,我们便一同在庭院中散步,(共享月景)。
月光充满了庭院,好像积水清澈透明,水中藻和荇交错纵横,原来是竹子和柏树的影子。
哪一个夜晚没有月亮?哪个地方没有竹子和柏树?只是缺少像我们两个这样清闲的人罢了

6. 阂县林琴南孝廉纾①六七岁时,从师读。师贫甚,炊不得米。林知之,亟②归,以袜实米,满之,负以致师。师怒,谓其窃,却 弗受   。林归以告母,母笑曰:“若心固善,然此岂束修③之礼?”即呼备④,赍⑤米一石致之塾, 师乃受。

7. 李将军广者,陇西成纪人也。其先曰李信,秦时为将,逐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徙成纪。 广家世世受射  。孝文帝十四年,匈奴大入萧关,而广以良家子从军击胡,用善骑射,杀首虏多,为汉中郎。广从弟李蔡亦为郎,皆为武骑常侍,秩八百石。尝从行,有所冲陷折关及格猛兽,而文帝曰:“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

8. 陈康肃公尧咨善射,当世无双 ,公亦以此自矜。尝射于家圃,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十中八九,但微颔之。
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 但手熟尔。”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 惟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

只看字面意思

9.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 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10. 凤凰寿,百鸟朝贺。唯蝙蝠不至。凤责之曰:“汝居吾下,何倨傲乎?”

你在我下面,有什么可骄傲的呢?

11. 昔者弥子瑕有宠于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①刖②。弥子瑕母病,人间③往夜告弥子,弥子矫④驾君车以出。君闻而贤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亡其刖罪。”异日,与君游于果围,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啖君⑥。君曰:“爱我哉!亡其口味以啖寡人。”及弥子色衰爱弛⑦,得罪于君,君曰:“是固尝矫驾吾车,又尝啖我以馀桃。”故子瑕之行为必变初也,前现贤后获罪者,爱憎之变也。故有爱于主,则智当而加亲;有憎于主,则智不当见⑧罪而加疏。

*耽美文言对话
Event1.
路:今日地铁乍遇一男,色绝.辗转不知何如.
**之.
路:唐突否.
我:请其操之.
路:孟浪否.
我:念其颜自操之.
路:甚妥.
我已经笑趴了,某路说他真的很心痒.

Event 2.
我:今观榻上现行记数部,甚爽.
路:何地?
我:洋之彼岸,迷彩之姿.
路:我心荡漾.
我:阅否?
路:然也.
6个小时之后,偶问他看的如何
我:何如?
路:自酿琼脂玉露几许.
路:红杵当自强.
我:桃何如.
路:难以自理,汝害我.
我:君可自取硬物解燃眉之急.
路:日之所需当齐备妥当.
我:抽之.
路:不劳卿惦念.
我:可否观之.
路:汝非余之所求
我:一观不复求.
路:汝可天马行空自安排.
我:如此与自操有何异乎?
路:饮鸠止渴.
我:若此便可再见,现有俗事缠身,若有闲暇处,观大和男子之姿便可,无须另作他算.
路:甚佳.

Event 3
我:今日外出,于公车上巧见一弱生,携重行头,神情落寞,我心甚伤.
路:诱之.
我:若干时辰后,余归途,又见此生,负重而立车尾,神情依旧.料是为人所伤,离走未遂.我心甚怜.
路:拐之.
路:汝为何言其负伤出走未遂?
我:此车终站乃火车站也,然其负重而去负重而归,则料其未遂也.
路:为何不相告与我?
我:此地与尔甚远,十万八千里之遥,与尔何用?
路:慰其心,怜其伤,表其情.
我:萍水之人,恐生困惑,疑汝之图.
路:嗟乎,吾心可昭日月.
我: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路:相惜不如邂逅,邂逅不如趁虚,趁虚不入,更待何时!
我:此入可是洞穴之入,非人心之入否.
路:知我者.
我:如此饥渴,尚能饭否?
路:久不临战,士气昂扬,然秀色可餐者不至,精神颓废.至于三餐味同嚼蜡.
我:默.
路:亦然.

Event 4
路:FS2阵亡,粮草告急,饥荒将至.
我:晴天霹雳,日后怎生是好.
路:此生活路,只剩电驴慰寂,奈何长夜漫漫,何至天明?肠液漫漫,何以流溢.
我:自行操之.
路:天不公!
2天后我找了补丁,改了中间的名字,FS2回来了~~万岁!
我:粮仓未亡,今已改头换面,重出江湖.只需些许门道,便可饕餮饕餮.
路:此属实.
我:不差.确真不假.
路:此时激动无以言表,快生将可行之法告之.
我:待传尔补丁,告之新址.
路:顿感天地清明,混沌初开,我心飞翔.
我:汝之言行是否过之.
路:稍嫌不过,无以表余之心.
我:已过之,无须升级.
路:遥不及,余当癫狂3时,了表欣意.
我:请自便,不识君.

Event 5
我:近日问安否?
路:时如梭,业繁重,每每不能自己.
我:难怪王母圣宴迟迟不到,原来缺君之琼脂玉露,蜜汁仙桃.
路:仙杵久不临战,恐积累过甚,一泄如洪. 仙桃久不浇灌,恐生涩过甚,狭路如峡.
我: 早泄+生涩,宛若处子,恭喜兄台复得金身.
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骑乘式?
路:居高而临下,览山色无疑,一峰幽谷,天地造化.
我: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泄出
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
路: 汝之述乃慨众GV之步骤也. 欧阳先生乃神人也.琅琊者,我心所慕也.若得之,必报涌泉之恩.幽谷酿泉,妙哉.
我:天下之技无出于:抽之,捣之,捅之,钻之,顶之,而后震之,搅之.
路:汝博士也.
我:过奖,略知皮毛而已,不如尔等亲临械斗征战之经验可同日言矣.
路:谦虚谦虚.
我:不才先行告退,如此下去,惟恐难收,永不回见.
路:回见回见.我:默.

Event 6.
路:在不在.
我:在,转性了?不酸拉.
路:芄兰之支,童子佩觽。虽则佩觽,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我:料是君之伊人已有名主?
路: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我:伊人成陌路.
路:伊人未曾知我意,此恨不关风与月.只是今昔仍同窗,难免…..
我:默.既是如此,忧愁何干.
路:伊人新妆非为我,我为伊人思断肠.
我:咫尺不可亲,弃尔如遗舄
路:汝,比干也.
我:余非比干之徒.乃狼狗也,心肺全枉然.
路:庆幸汝有自知之智哉.
我:凌迟之.
路:罚所及则思无因怒而滥刑,望思之,思之,再思之.
我: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然.竖子,不以为谋.
路: 未见君子,惄如调饥。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我:依前事,思伊人颜,自操之.
路:自怜甚甚,恐不举.
我:如此,可请君入梦,自操,操之两相宜.
路:此计甚好.但愿明月托得清魂来入梦,周公成我长城愿.
我:愿尔如愿.

Event 8.
路:今日小卖部遇一伊人,顿感我心春至,弱柳拂心。
我:前三三三不厌,暮四四四欣羡,猛撞著魔头风流过。
路:非也,此我与伊人皆有意。十分恣情惬意。
路:恣淫烙攻为狐感,最堪杀处。
我:媚惑受?此人何如?
路:君之眉如远山。
我:粗。
路:君之目如日月。
我:阴阳眼。
路:君之颜如凝脂。
我:猪。
路:君之唇巧笑倩兮。
我:美貌必招淫,多少儿郎为此。
路:我意所属。
我:荡情年少似扬花,著处留恋故桩尽,妖烧风骚卖遍蝴蝶。
路:尔等不懂,本尊今非昔比,必有所钟情。
我:但愿天做美,不负你这浪荡儿郎。
路:是痴情儿郎。
我:寒
路:屑

DCV YY

One thought on “Đọc cổ văn xóa não tiểu kịch trường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1. Pingback: [Đoản]Đọc cổ văn não bổ tiểu kịch trường | Vô Để Thâm Uyên - 无底深渊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