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ại ca, ta tới đón ngươi ngồi vài ngày lao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Tên gốc: Đại ca, ngã lai tiếp nhĩ tọa kỷ thiên lao

大哥, 我来接你坐几天牢BY羞涩的药

( 温馨, HE)

1、第 1 章 …

张晋想,他八成是世上运气势最背的混混了。

从十三岁开始做混混,重然诺,讲义气,本来前途一片光明,却为了救个水灵灵的小仔得罪了东区大佬,被揍了不成人形,还跛了条左腿。

不过这是他自己想好的,也没什么。从此那叫徐琛的仔做了他小弟,两人相依为命。

二十三岁的时候,徐琛刚刚成年,许的人生理想,竟然是做个警察。当时他就有预感,以后总有白刃相对的一天。终究无奈,闷闷地说“你走吧”。徐琛说“大哥,你抱太紧了我走不掉”。

好好的小弟养大了,身材修长,整洁耐看。自己还没来得及生出点做大哥的自豪,人就这么走了。

小弟一走许多年,他混的是一天不如一天。本来走的是拼命三郎的路线,现在孤零零一个人,年纪大了,也没那么热血。

不过不做混混又能干嘛呢?做黑帮阴不过对方,摆摊子又跑不过城管。

不是没想过徐琛会真当上警察,毕竟人斯斯文文,能狠能忍,是个上得了台面的角色。也不是没想过徐琛当了警察会来找他——不过真的等到了,张晋才知道,自己前面乱七八糟的低谷人生,加起来以后只不过是铺垫。

那天他一觉睡到中午,宿醉,起来以后还昏昏沉沉。踹着酒瓶子,蹒跚着下了格子楼,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巷口停一辆警车,在正午的阳光底下闪闪发光。

张晋瞟了一眼继续走自己的路。

没走几步,突然从背后一阵风声,一人拧住他肩膀,一人给他上了手铐,干净利落地把脚步虚浮的张晋拖上了车,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那两个埋伏的条子自己却没上来,冲着前面开车的说了句“头,那我们先撤了”就走了。

张晋支持着自己不趴下,半靠在车上压着自己的反胃:“我说阿SIR……”

前面司机位置上坐着的看来还是个警官,听到张晋的声音微微侧过一边脸。利落的短发,白生生的脸,连耳后跟都搓得干干净净。

那感觉熟悉得让张晋背后冒鸡皮疙瘩。“阿……阿琛?”

那人发动了车子,语声带着点笑:“大哥。”

张晋几乎是弹起来的,凑过去:“阿琛,真是你?!”

然而久别重逢的热泪还没掉下来,就听到徐琛继续用他那种带着点笑的口气对自己说:“嗯,大哥。我来接你坐几天牢。”

2

2、第 2 章 …

于是张晋就这么进来了,莫名其妙的。接着就做梦一样的,真的被塞进了一个班房,被扶着躺倒在床上。徐琛穿着浅蓝色的长袖警服,帽子压下来,挡住乌黑的眉眼,扣子一颗颗直扣到领口。他站着看了会张晋:“大哥,晚上我再来看你。”

等到徐琛扬长而去了,张晋独自琢磨了一会才回过神,顿时就炸毛了。

混蛋,这算什么?!把老子给关进来了?!做个警察一走就失踪好多年,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子抓进来了?!

老子犯什么事了我?混蛋,自己竟然就这么乖乖地坐着警车,跟着他跑来坐了牢?!怎么就跟大姑娘一样,完全没反抗呢?!

他越想越清醒,然后就越愤愤。都怪徐琛的那句“大哥,我来接你做几天牢”,话说得实在是亲切得犹如在说“大哥,我请你吃顿饭”一样。

所以到晚上徐琛又站在面前叫“大哥”的时候,张晋神情冷漠,一言不发。

徐琛笑笑,把带来的快餐盒打开,一只做得油亮亮,香喷喷的烧鹅出现在张晋的面前。“大哥,吃吧。”

“滚。”

“大哥,这是甘福记里买的。我这跟那远,兴许不热了。”

热,热得很,香味都蒸到我鼻子底下了。你小子飙车来回的吧?“……滚。”

“大哥,我记得你小时候就爱吃烧鹅,还带我去偷过……”

“……你……哼。”

也怪不得张晋心软。徐琛其实生了张很温润的脸,全无打打杀杀的煞气,低头回忆过去的时候整个一文艺片的调调。

张晋听着,想了一想道:“阿琛,我最爱吃烧鹅,但是每次都把好的部分留给你,你都还记得?”

徐琛凝视着张晋的眼睛道:“没齿难忘。”

张晋点点头:“那大哥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对不起你?”

“大哥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你可是大哥唯一的小弟啊。”

“大哥却是我最重要的人。”

张晋少年时最看重这样的承诺,现在再和徐琛说来,热血的感觉依旧。心想这氛围差不多了,于是认真地对着徐琛:“那你把大哥带到这里来,总不是为了叙旧吧?好好告诉大哥,到底有什么忙要让大哥帮?”

徐琛的神情也变得很认真:“有。”

“什么?”

“帮我把烧鹅吃了。”

“……”

妈的,以后要是再对徐琛这混蛋认真老子就再也不吃烧鹅!混蛋!这他妈的不是欺骗老子感情么?!

徐琛抬脚走了,留下一只很油亮的烧鹅和一个很绝望的大哥。这个大哥在牢房里跳脚暴走,最后也只能恨恨地念着“徐琛”的名字一边泄愤般地啃烧鹅。

3

3、第 3 章 …

接下来一连五天,每天都有一只烧鹅和两份海鲜。只不过徐琛再也没出现,都是狱警给送进来的,对张晋还颇为客气。

张晋冷静下来,也想到,徐琛要是成心害他其实很容易。这样一天三顿地养着,反倒是累赘。更何况,他住的这牢房六张床铺,却只呆了他一个人,迟迟没有别的犯人进来,要不是不能出去,和差一些的旅馆单人间也没什么两样。

到了第六天傍晚,狱警进来对张晋说:“你可以回家了。”张晋收拾收拾自己中午吃剩的烧鹅跟着,七弯八绕的经过几个值班室,听到几个狱警兴奋地在议论。

走到院门,一辆警车就停在那,闪闪发光。徐琛穿着身休闲装,斜靠在车门边,见到张晋就招了招手,笑得很斯文很坦然。

张晋坐上了车,这回是坐在副驾驶座上。徐琛慢悠悠地发动了车:“大哥,先回去还是去吃一顿?”他偏过脸,“警察带大哥去吃饭,便宜一半噢。”

张晋撇撇嘴:“警察抄家还不犯法呢。”

徐琛顿了顿,笑道:“大哥已经知道了?”

张晋闷闷地“嗯”了一声:“刚刚经过那些狱警的值班室听到的。你们抄了东区大佬的家,抓了几十个人?”

“嗯。”

“嗯毛?!这种事儿你瞒我做什么?!还为了这要把我弄进去?!”

徐琛笑得很体贴:“我怕大哥太冲动,冲到我们警察前面去了。”

张晋拍大腿道:“我要是警察,哼……东区那老家伙简直死有余辜!好好的去卖别人家的儿子女儿,当然要遭报应……”他直爽嘴快,一时收不住,这才想起徐琛当年也是差点就被荼毒的受害人。

徐琛倒是挺不在意的,反而颇有些深情:“幸好大哥救了我,从那以后,我就是大哥的人了。”

救了个有情有义的小仔,赔上了一条腿,张晋觉得很值。不过,他倒不大习惯这么柔情脉脉的氛围,打岔道:“那东区的那老家伙呢?总要判无期了吧?”

徐琛淡淡道:“他流血太多挂了。”

张晋“啊”了一声,怎么样也想不到那个脑满肠肥的老头还有浴血奋战的一面:“他还会和你们对上?”

徐琛看了张晋一眼,好像一副害羞的样子:“他是逃命。结果……我一紧张,一梭子弹都打上了他左腿……”

张晋的左腿当年为救徐琛挨了东区大佬一枪,现在还跛着,听了徐琛的话没来由地腿上一抽。

再看徐琛,神情无辜地开着车,安安稳稳的,握方向盘的手都没抖一下。

张晋的肚子“咕咕”叫着,嘴里说着:“呃,那啥,我还是回家吧。”

4

4、第 4 章 …

报纸上一个大版面,全刊登着这次的大清洗,东区自此群龙无首。小帮派间你争我抢,也不过是两败俱伤。

张晋叹了口气,幸好自己早早地从道上退了出来,没有陷进现在这趟浑水。

再后来,都入了十二月份,东区的事都不再有人提起,听说背后有了人在管,小帮派们也安息了。菜价是一涨再涨,却难吃得胃酸。偶尔做梦,梦到徐琛还是当年的青涩模样,两个人一起去偷烧鹅。

张晋的日子就这么味同嚼蜡地过着。

又到了一个晴天,他又是一觉睡到了中午,又是昏昏沉沉地下了格子楼。

揉揉眼睛,然后张晋确定巷口是停了辆警车,还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

看到从警车里下来的穿着笔挺制服的徐琛,张晋本能地有点警觉。他是想念自己的小弟没错,可是却没有在盼望一个警察。

喂,现在是你的巡逻时间吧?喂,你这是玩忽职守吧?

而被张晋盯着的徐SIR显然没有这个自觉,从口袋里掏出一双桔黄色的手套递给张晋,笑道:“大哥,天冷了。”

张晋愣了愣。

“桔黄色,大哥以前喜欢的。”徐琛垂下眼皮,“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

这么说着,语声温和得让张晋不知所措,被拉过手带上手套的时候也狠不下心抽回自己的手。

毕竟大冷的天,徐琛自己的手都还是裸在外面的。

张晋呆呆地站着,被戴上了毛茸茸的手套,温暖的感觉。然后银光一闪,一双手拷同时上了他手腕。

“靠!姓徐的!你……你又耍老子!”

徐琛把他横抱起,往警车里一丢:“大哥,我来接你坐几天牢。”

“坐你妹!怎么说抓人就抓人!混蛋,老子要告你!”

徐琛听了这话,倒是细细地想了一会,摸出一把枪来在张晋面前扬了扬:“这个怎么样?”

“威胁老子啊?你有枪就了不起啊?!”

“大哥,这是你的枪。”

“啊?!”

“涉嫌非法携带枪支,这个理由够了没?”

张晋这下真的抓狂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污蔑啊!“我的枪……我去啊,上面又没我指纹!!!”

徐琛悠悠地道:“那是因为大哥带了手套。”

“……”

于是空无一人的牢房里再次出现了一只很油亮的烧鹅和一个感情上很绝望的大哥。

5

5、第 5 章 …

张晋再出来的时候徐琛没来接。事实上进去以后张晋就再也没有见过徐琛。

这回关得久了,整整关了一个月。每天的菜谱里还是有海鲜和烧鹅,到第三天的时候狱警还抱来了一床橙黄色的蚕丝被,不用说也知道都是徐琛安排的。

张晋在里面呆了一个月,出来的时候再听狱警们说南区大佬也给灭了。他张晋一进去,这边就有黑帮势力被大清洗,张晋都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做了预报无奈呢,还是对那些年关将至还在抄家的警察们说声“辛苦”。

本来想着徐琛来接的话可以问问,结果送他出来那狱警对他说:“你自己打车走吧。对了,徐SIR还让我和你说一声。”

张晋竖起了耳朵。

对方说:“他叫你不要把你们俩的关系说出去。”一边说还一边用研究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张晋……

所以张晋是抱着掐人的决心打了车回去的,路过家附近的一家小面馆就进去划拉了一顿。

电视里正在播新闻,说南区那边的军火走私已经调查清楚,这回参与围剿的几名警察林某、王某和徐某目前伤势稳定。

张晋听到“徐某”两个字,半口面就掉了下来。脑袋里的疑惑现在有了答案——难怪徐琛一直没露面!

伤势……稳定……?那说明什么?说明徐琛现在没有危险了?说明自己在牢里好吃好睡的时候,徐琛就在外面端着QIANG流着血?

当年做兄弟的时候,说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现在他把大哥都护在牢里了,安安全全,自己却在冲锋陷阵,一路冲进了医院……

徐琛,你有没有当我是你大哥?你他妈搞我是吧?

张晋锤了下自己的大门,隔着手套,软软的都不痛,那是徐琛送的。

而现在竟然连徐琛在哪家医院都不知道。

张晋猛地咬牙,要是能见到他,他张晋,真愿意挨天打雷劈。

苍天有眼。下一秒,脑后就挨了重重的一下。

6

6、第 6 章 …

张晋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醒来的。那声音一句句地叫他“大哥”,追得他硬生生地挣扎喘气,把黑暗都甩到了后面,见到一缕光。

一睁眼就看到徐琛放大的一张脸。一双眼睛焦急地看着他:“大哥,大哥,看看我,我是谁?”

张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音:“姓徐的……混蛋……”

对方瞬间如释重负:“还好……”

张晋伸出爪子,想去掐死徐琛:“靠!就***会担心人,你自己搞成这样怎么不想想我会不会着急?”却突然发现自己手脚都不能动。

四下一看,顿时心里发凉。周围是个废弃工厂的模样,自己双手反剪,被绑在一根铁柱子上。徐琛穿着雪白的病人服,左手打着石膏,虽然没有五花大绑,也是插翅难飞。

站在他后面正是西区的大佬,人高马大的一个光头。北区的大佬则是个刚刚上位的小个子,唯唯诺诺地给在西区大佬点烟,看起来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一干西区、北区的人马形成几层包围圈,都拿着刀枪棍棒,像看羊羔似的看着两人。

光头这时候喷了口烟:“张,晋……你小子运势不错啊,摊上这么个讲义气的条子。要不是我有线人知道你们俩的关系,我他妈还真看不出来啊!”

我俩什么关系了我俩?张晋瞪眼。我俩是健康的兄弟关系!妈的,不就是抓人质来逼供这套么?!抄东区灭南区都有徐琛的份,看警局的意思,似乎是打算东南西北挨个击破,西区和北区的人不想坐以待毙,恐怕这一局,就是要先下手为强了。

因为徐琛在警局里看起来似乎还有些份量,于是引蛇出洞,作为诱饵的自己就挨了那倒霉的一棍。

想到这张晋冲徐琛呲牙,你小子不会傻到真自己一个人跑过来吧。

徐琛反而安抚一样地对他笑了笑,他右手里攥着样东西,露出了点毛茸茸的颜色。

那是一只桔黄色的手套,他送给张晋的。

张晋扭头“哼”了声,眼眶有点发红。

边上一小弟用刀拍拍张晋的脸:“大佬问你话呢,哑巴了?”

张晋直了直脖子:“是,徐琛他(咩)妈的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同根同命的。”

那边徐琛的目光一直没从张晋脸上挪开过,听到这句话张了张口。

张晋一脸紧张地忙去看他的口型。说,的,是——大哥,原来你没……老婆啊?

…………靠!这不是日子不好混么?!

混蛋!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还没个正形!除了我醒来那会你认真了下,你到底有没有明白眼前的状况啊?!

光头点点头,像是很满意张晋的表白,又转过去一脸横肉对着徐琛:“那你小子呢?”

徐琛正色道:“我也就张晋一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张晋耳垂一热,忍不住叫了句“好”。

想想又不对。哎,我说,怎么关键时刻,这混蛋竟然不管自己叫“大哥”了?

那光头冷笑:“死是死定了的。就是死之前要不要皮肉受苦,就看你徐SIR的一句话了……哟,大声公,李四叔两位都来了。那正好,我们西区当家的今天都到齐了。”

说话间,包围圈打开,走进两个人,一个满头白发,一个拄着拐杖。光头使个眼色,北区的阿斗就迎上去,给二人递了烟。

“正好,西区当家管事的现在都到齐了。就请徐SIR给个明白话,你们警察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嫌我们四个区每年给的数目不够多?”

7

7、第 7 章 …

世上没有纯然的黑白,张晋明白这个道理。警方和黑帮,丝丝缕缕地断不了联系,维持着一种动态的平衡。

而徐琛的回答是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四区每年给的都是一样的数目,不可能今年突然就嫌少了,这是其一。顿了顿继续道,“至于我为什么又摇头……高下相形,长短相生,我想大佬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

光头想了好一会儿:“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搞鬼?”

给的数目不是不多。但是若有人给了更多,相形之下,就显得少了。要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只会嫌少,只会想要更多。

“不可能啊!”光头皱着眉头道,“那那个搞鬼的为什么还要把东区和南区的地盘空着,让我们西区吞掉?莫非要等你们东南西北地一锅端了,他再来白手起家?那他许的那个数目你们怎么会相信呢?这根本是在空手套白狼啊!”

这时,来的大声公和李四叔却开口了:“大侄子,看来你还得用点手段……我们哪,这两把老骨头,见不得血腥了,就先回去等你的好消息吧……”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小弟从背后一记掌刀。

徐琛笑笑:“看来两位老人家是已经明白了。这事其实一点就破,就看最终受益是谁。然而偏偏你们都以为是警方在和第五股势力合作,东南西北地连锅端。而真正等到那个人渔翁得利了,前面死的人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光头看着地上的两个老人,一摸身上,看来枪已经被顺走了,顿时冷汗涔涔。

“大佬,我说的没错吧。”徐琛之前一直在对光头说话,说到最后一句,就偏过脸,向着仓库内的另一个不起眼的人。

北区的阿斗大佬本来就是个给人点烟的角色,现在却笑笑,冲徐琛点点头,然后给自己点了根,眯起眼睛,吞云吐雾。

就这么着,急转直下了,翻云覆雨了,风起云涌了,形势突变了。

可惜一方是早有预谋,另外一方就成了瓮中之鳖。

东南西北的顺序,留在最后的那一区大佬不是猎物,而是猎人。或者说,东南西北四区你争我抢,也不过虾兵蟹将,而幕后做庄的警方,才是真正不会输的黑帮。

张晋在一旁,看得是眼花缭乱,心里是此起彼伏。先是看电影一般地看着西区的三位当家被捆成了粽子,然后再是瞠目结舌地看着北区大佬踮起脚,拍了拍徐琛的肩膀:“徐SIR受惊了。”

张晋想他惊个毛,手脚自如,后脑勺形状美好。倒是自己还五花大绑着,后脑勺估计肿了个大包。

徐琛道:“张晋没事就好。”

喂,怎么叫我名字还叫上瘾了?我他妈是你大哥。别以为你灭了三区的大佬就能骑我身上了啊!

那大佬道:“千算万算,想不到因为他引蛇出洞了,否则也不可能一网打尽。当然徐SIR临危不惧,将计就计,也是好胆色!这些人自然会给绑到局里去,徐SIR可以放心。”

徐琛道:“过奖。幸亏有大佬的积极配合。毕竟上回没想到南区还走私军火,折了好些警力。像大佬你这样的良好市民,以后正好也是四区势力的好榜样。”

两人你来我往,都是不动声色,冠冕堂皇。

而此时绑在两人之间的张晋只剩下了两点想法:第一,引蛇出洞,说到底他这个做大哥的就是个诱饵。第二,徐琛就是个混蛋。

还亏自己为他紧张得出了一身汗。

8

8、第 8 章 …

北区的一帮人训练有素,风卷残云,一会儿就没了影子。徐琛蹲下来要解张晋的绳子,刚把手搭到肩上,就把张晋搂住了:“大哥,对不起。”

穿着病人服的人,力气大得让张晋喘不过气。

“大哥你头晕不晕?对不起,前两次都万无一失,可惜偏偏最后一次却晚了一步。”

张晋刚缓过气来想说“大哥我没事”,差点就被后面那句话呛死。

前两次都万无一失?什么意思,是指把自己往警车上一丢“大哥,我来接你做几天牢”那事吗?!老子乖乖地就被你绑了这他妈的叫万无一失?你把老子的面子往哪搁?!

徐琛松开了张晋,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继续费力地解绳子。突然道:“大哥,你说的都真的吗?”

“啥?”

“你说就我一个亲人。”

“你不也没有成家吗?”张晋没好气地顶回去。

偏偏徐SIR却笑了,他没戴帽子,笑容在昏暗的仓库里竟然闪闪发光:“那大哥,这都快过年了。等你出来了,到我家来吃顿年夜饭吧。”

“啥?”

“大哥,我说年夜饭。”

“不是。……刚你小子说‘出来了’。你什么意思?”

徐琛的笑容也僵了僵:“大哥,先前你也听到了。西区那家伙说他有眼线,所以才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也就是说,现在外面还不是很安全。所以……”

张晋顿时警觉起来:“啥?”

果然对方笑得一脸斯文而坦然:“所以,大哥,能不能……先接你去做几天牢?”

张晋“彭”一下炸毛了,这回真的憋不住炸毛了:“凭什么?老子一个男人还总要在牢里被护着?!谁要来找我就来好了!老子不干一场,都他妈以为老子不是混混啊!…#%¥……¥%&……&”

他在这边一边大声吼自己的混混宣言,一边在徐琛胸前扭来扭曲蹭个不停。徐琛的脸色平静得发红,只是不停地咬自己下唇。

张晋扭得越厉害,他的脸色就越红。

等张晋中场休息了,才深呼吸了下,悠悠地问道:“大哥你真的不去?”

“老子没犯法,坐毛个牢?”张晋吼得气喘吁吁。

“不对,”徐琛自顾自地就给张晋上了手铐,“你犯法了。”

“你说啥?”张晋瞪圆了眼睛。

“袭警。”徐琛蓄势待发。

“老子手脚都被绑着,我他妈袭你哪里了……”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唇舌相接,唾液相混,扑面而来,堵得张晋几乎窒息。

过了很久,徐琛才退开去,舔了舔被咬出伤口的嘴唇,对着张晋的大口喘息,意犹未尽地笑道:“喏,这里。”

FIN.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Đại ca, ta tới đón ngươi ngồi vài ngày lao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1. Pingback: [Đoản] Anh hai, em tới đón anh ngồi tù vài ngày 1-2-3-4 | Vô Để Thâm Uyên - 无底深渊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