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ị thầm mến bị chú ý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Tên gốc: Bị ám luyến bị quan chú

被暗恋被关注BY羞涩的药

迟钝如方敬,也会有觉悟的一天。

因为那天他去查了书,回到座位,自己的笔记本前赫然就摆着一个忽略不掉的证据——一瓶“营养快线”,全新的,没有开封的。

方敬向四周看了看,黑压压的人头和移动着的胳膊,虽然安静,却笼罩着期末考前的低气压,闷闷的,令人难以喘气。

他试图去问问邻桌的女生,可惜人家的眼镜粘在书本上。另一边的男生则在草稿本上笔走龙蛇,没一会儿就“喳喳”划破了好几张纸,继而咬牙切齿。

于是方敬把下巴搁在手背上,发起了呆。

从进大学来就按部就班地去上课,去做作业,去查资料,去写论文……像这样铺天盖地的事情若一件件去做,是笃定不得清闲的。但是方敬却做不到他同学们的“灵活应对”,上了论文库也只会皱着眉头手足无措,最终就只能天天窝到图书馆去。

就连位置,他都不希望多换,从这里站起来到经常借书的地方去是几步,每天都是不变的。所以到了期末图书馆里人满为患的时候,他这个学长也只能天天早起,去争取自己的那几分小小的安静的地盘。

至于起得早了吃不上早饭,一句“没吃早餐?就喝营养快线”的广告词就让他相信了。

而今天,他多眯了一会,连跑一趟小卖部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方敬等了一个小时,没有等到放错的人来认领,心不在焉地看书看了一小时,又拿着那瓶“营养快线”捂了一小时,大致是有点明白了,这是某一个人给他的早饭。

就在他突然警觉到这人给了他礼物,一定还在观察他的时候,这回还不到一个小时,午饭时间就到了。

方敬面无表情地随着人流去吃饭,内心有一种抱头的冲动。

对于这种被关注的事情,方敬第一个念头不是厌烦,不是警惕,倒反而是一种受宠若惊。并不仅仅因为这是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理科大学,更是因为方敬自己的个性。

方敬,人如其名,方方正正,恭恭敬敬,既不耀眼也不突兀。是一个放进人群中就再也难以发现的角色。说起话来就像一条拧干了的毛巾。

之前也交往过一个女孩子,绅士的地方是够了,可惜没有抓紧时机“SHUA流MANG”。人家女孩子以为毫无进展,忍不住说了“再见”。方敬心里滔滔不绝的难过,最终都化为一声“哦,那你路上小心”。

天知道方敬从心理到神情到语言的通道其实是完全不通的。

他那天想,有人在暗地里关心着我,这是很好的。可是看在观察者的眼里,这瓶“营养快线”送了出去,如同石沉大海,对方冷淡地看了一上午加一下午的书,时而对着窗外沉思,俨然是平时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第二天方敬依旧是一大早就神色冷淡,大步流星。路过小卖部的时候他只停顿了一会,就忍痛割爱地走了。

他往座位上一坐,就开始觉得饿,偏偏还要站起身来去书架那里查书,站了没有半小时就头昏眼花。

可惜,今天没有昨天那般的惊喜。

也许今天有事请没有来吧,他想。

电视或者小说里的主角总是能够拥有某种特异功能,投递或者感受到炽热的目光什么的。远远地就能够眉目传情,得知对方的心意。可是为什么自己四处一望,全然感受不到光源呢?

方敬把脑袋枕在手上用力地感受,最终听到了自己肚子“咕咕”的叫声。

第三天去图书馆的时候,方敬犹豫了下,还是买了瓶“营养快线”带上了。到了那个座位的时候,他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包“闲趣”饼干。

莫非被人占了?他好奇地走过去,却看到饼干下面压着张纸条。他连忙去把纸条攥在手里,坐下匆匆地瞟了一眼,又瞟了一眼。

没错,上面写着:学长,别相信广告,要吃早饭。

要说本来细心的人的话,在这寥寥几句的留言里还是能得出一些推论的:比如那人年级比我小,肯定观察了我一段时间了,性格比较细心体贴,喜欢用“闲趣”饼干来做早餐或者点心……还有就是——这几个字一点都不娟秀……

不过方敬所做的就是:喝着“营养快线”把“闲趣”饼干默默地吃掉了,然后在那张纸条上写了“谢谢”……仿佛对方能够感应到一样。

方敬这天回去之后,时不时地把这张纸条拿出来瞅瞅,面无表情。纸是一般的白纸,墨是一般的墨,可是加起来却似乎不一般了。

对于恋情,方敬自己也不是没有过想象的,就是一副宁静祥和的画面。至于过程和发展,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按照室友小肖的话说:“你丫这就叫想‘一步登天’吧。喂,女生可是要你主动去追去哄的哎!”

所以这种不必见面不必说话,也目光也察觉不到的交流让方敬真的上了心了。具体表现为:他的早餐里多了一包“闲趣”饼干,他的笔记本里多了一张纸条。他神色冷淡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无表情地感受起了这种透明的小感情。

而在角落里的观察者眼里,这是一种让人抓狂的状况:那个学长确实听了自己的话吃上了自己喜欢的“闲趣”饼干,可是为毛自己手拿这种饼干在他身边打了好几个圈圈了,对方却是完全目不斜视啊啊啊!

期末的复习周往往只有三个星期左右,眼看着接近尾声,就要放假了。

那天方敬和室友小肖去吃了晚饭,往寝室楼走的时候小肖突然拽过方敬,就把他往一片小树林里拖。方敬也好脾气地跟着他走:“怎么了?”

小肖神秘兮兮地:“有人在跟踪咱们!”

方敬说:“那让他跟好了。”

“你都不好奇是谁?喂,你说,会不会是有人看上我了?”

方敬想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拉起小肖就跑。他本来就长得高,步子迈得大,简直是把瘦小的小肖当扫帚,一路风卷残云地过去了。

到了寝室,小肖气喘吁吁地PU上来揍他。方敬好脾气地挨着,心想,我这算不算是保护了人家呢?

过了一会,又懊恼了起来:跑太快了,估计人没发现自己住那栋楼呢。

这么想着,方敬走到阳台上去往下望。

冬天的晚上天黑得特别快,再加上宿舍楼之间种满了树木,一眼望去蒙蒙地黑。唯有大门前有一盏路灯,灯光昏黄,散在空气里,浮沉飘动。

这时候正好刚刚自己回来的方向奔来了一个人,低下腰喘了会气,抬头正往楼上看来。于是四目相对。

要说人与人的气场真是种奇怪的物事,那人那么远地在大晚上站着,最多就是个轮廓,看得到衣服的大概颜色而已。

可是方敬瞅过去,偏偏就看到一包“闲趣”饼干杵在楼下。

他下意识地就喊:“喂,闲趣!”那人悚然一惊,立刻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小肖揉着自己刚刚打痛的手走到阳台上来:“你喊啥呢?”

“闲趣。”

“我认识的?”

“不认识。”

“那是谁?”

“一个男的。”

然后方敬后知后觉,恍然大悟,惊涛骇浪,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句:“嗯,一个男的。”

7楼

然后不管多少人欢天喜地,多少人不情不愿,寒假就冲进了整个大学。

因为家里正在装修,方敬这个假期就多呆了几天。那时的图书馆已经门可罗雀,方敬就坐在自己一贯的位置上看看单词,做做阅读。

自己的专业书也是要多看看的,翻了翻,那张纸条就冒了出来:学长,别相信广告,要吃早饭。现在这张纸条在方敬的书里夹得尤为平整,连那天被一包“闲趣”饼干压出的印子都消失了。

方敬回忆到那天看到他的那个晚上。路灯昏黄的,照在那人身上,面目全是模糊的,可是整个人就像一包金黄色的“闲趣”。其实仔细想来,连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也没记下来。

或许就是低年级的学弟来示意的吧……那为什么又跑了呢……我下学期就毕业了啊……其实留个手机号码以后也许能帮到他……怎么说也没有恶意吧……可是心里不怎么舒服……他,他也没说自己是女的啊……总该告个别吧?

脑袋里塞了太多的不确定,自然就心烦意乱了,拿过吃上瘾了的“闲趣”饼干就啃得“咔嚓咔嚓”的,听得不远处的一个人冷汗涔涔。

方敬自己也想不到,这种情绪演化到了后来就变得不可理解了。比如会一再地想:至少要站出来做个解释吧,我看起来不像是很凶的人吧?然后又是琢磨:到底要怎么再碰见他呢?自己是长期驻扎在图书馆的,可是对对方却是一无所知。

这种心情方敬从来没有过,所以自己也不知道已经到了一种幽怨的程度了。

每当这种幽怨到了极点的时候,方敬就会听到隔着几排书架的地方传来啃饼干的“咔嚓咔嚓”声。

于是他想: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寒假就这么过去了,新学期也就是方敬在这个大学的最后一学期到来了。

那天晚上,方敬回到寝室的时候,就听到室友小肖一声惨叫,然后捂住了自己的电脑屏幕,带着扭曲的复杂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了?”

这么说着的时候,音箱里传出两个男人的CHUAN息声。

方敬神色平静地地看着小肖。

小肖连忙辩解:“我看那个名字叫《CHUN光乍XIE》啊,怎么想到……怎么是两个男人啊……”

方敬说“哦”,想了想,自己应该安慰下被残酷打击的小肖,于是续道:“两个男人……也没什么。”

小肖放开了屏幕去关电影,方敬就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JIU缠在一起的年轻的SHEN体,内心惊涛骇浪,排山倒海。

两个男人……也没什么。

那天夜里,方敬做了个奇怪的梦,从本质上来说应该算作是那啥梦的,但是从表面上来看——是一包“闲趣”和一瓶“营养快线”抱在一起。

迟钝如方敬,想不出这个梦究竟应该如何归类,又说明了什么心理变化。

新学期刚刚开始,图书馆依旧人迹罕至,方敬就和小肖去吃了早饭,自己再过去。两人聊的最多的无非是毕业之后的出路,难免会互相拍拍肩膀,唏嘘感叹。

最后一学期了呢,方敬想,牵挂了那么久,好歹也来说声再见么?莫非是真的怕了我了?

那天,小肖先走一步,方敬正要去端盘子,就听一个声音叫他:“学长,能帮忙做份调查问卷么?”

方敬放下东西,面无表情地接过了一份问卷,大约十几页的厚厚一叠。

粗粗地一看,虽然问卷都是不要求写姓名的,但是这一份所要求的个人信息也太多了点:QQ、邮箱、手机、生日、星座、血型、住址等等等等,方敬“呃”一声说:“这个……”

那人马上解释道:“呃,其实是为了便于被调查者做选择用的啦,呵呵,也可以不填的。”

方敬“哦”了一声,再翻过去,上面要求填的是所读专业,是否有考研打算,目前的兴趣爱好,爱好下面连喜欢的网络小说是“悬疑类”还是“科幻类”都标了出来。

方敬继续翻,问的是喜欢的人的类型,从身高到体重,从个性到爱好都清清楚楚。

迟钝如方敬,也觉得有点不对了。

从厚厚的问卷中抬眼看过去,面前站着个男生,和自己差不多高,清爽的短发,和自己一样普普通通的长相。见方敬看他,他就笑了笑,笑起来之后——就像是一包“闲趣”饼干一样……

“呃……”

“学长,帮帮忙吧。”“闲趣”笑着说,“填一份问卷送一瓶‘营养快线’的。”

方敬面无表情地提笔,内心大起大落,此起彼伏,YU XIAN YU SI,无语凝噎。手一抖,就在“闲趣”惊喜的目光里,把自己的姓名写了上去。

FIN.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Bị thầm mến bị chú ý – Tu Sáp Đích Dược

  1. Pingback: Bị thầm mến,bị chú ý [Đoản văn] | Ái biệt li khổ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