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àn bộ mười đồng – Khí phụ A / Qifu A

Tên gốc: Toàn tràng thập khối

全场十块BY弃妇A

(可爱短篇, 都市情缘)

文案:

“全、全场十块!!”

“老板,你也十块吗?”

梗来源于我的盆友:shadow。

今日我俩走过西单,听到有个老板娘在叫卖:“十块钱,全场十块!”

shadow笑了:“难道老板娘也十块?”

于是有此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主角:

第一章

男孩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箱,另一只手夹着一个小折叠桌。他红着脸在各个摊位之前串来串去,央求着摊主能够给自己腾出小小一隅的空间,够让他摆下自己的小桌,能让他叫卖公文箱里的手工串珠。 

可是所有摊主的回答都是摇头、摆手,让他快走。 

——真是笑话,谁不知道这条街是夜市里生意最好的一方宝地?谁在哪儿、摆什么摊都是大家约定俗成的,哪里有地方让他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横插一脚?。

被拒绝的次数多了,男孩的脸色也跟着涨的通红。他本就不善言辞,这次软语央求了这么多人,结果却都被拒绝,这一切让男孩的羞耻心膨胀到最高。 

他低着头,拖着沉重的脚步继续向前走着,心中打定注意,最后再试一次,如果下一位老板还是不同意让他摆个小摊的话,他、他就回家!

他紧紧握了握拳头,然后像一名即将赴死的战士一样,带着必死的决心扑倒了敌人、啊不,是那老板面前。 

“请请请请请……”结果一开口他就漏了怯,原本雄赳赳气昂昂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一下去了大半。 

而那老板却很淡定的该干嘛干嘛,像是根本没有听到男孩的声音。他一手握着几串羊肉,一手往上刷着秘制的调料——这是一家烧烤的摊子,而且看上去,生意很红火。 

“请请请请请……”男孩紧张着抱着自己的小包,又一次磕磕绊绊的重复起来。

老板一边招来小工把羊肉串送到客人那里,一边叼着烟问道:“你结巴?”

“啊?我、我不是啊……”

老板又拿来一把串好的鸡翅架在火上,依旧不给男孩一个眼神。“不结巴还这么结巴?”他一边扇着风,一边撒着调料:“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男孩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吭吭哧哧的说着自己的请求:“我想卖货……就是这箱子里的!都是我自己做的串珠……”

老板这时候才第一次抬头看了男孩一眼。男孩不矮,已经有一米七几了,可是这老板却比他生生高了大半个脑袋,配上那壮硕的身体,以及脸上摸不透的表情,还真让男孩心惊胆颤。

“你串的?”老板叼着烟上下打量着他,又很快把视线转回了自己手中的烧烤上。

“嗯、嗯,是我做的!这箱子里的都是我串的!”男孩拼命点着头。 

“那你这是打算卖给我?”

“啊,不是的!……我是想问问您能不能让我在您摊子的角落占个地方,就一个小小小小的地方就够,让我摆下这个小桌还有这个包就行……”

男孩还以为他还要再多费些口舌,却没想老板居然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哦,那你随便找个临街的地方吧。”

“真的?”男孩兴奋的眨眨眼,像是怕老板返回一般,飞快的给老板鞠了一躬。

他兴奋的像是一只小仓鼠,在老板的摊位上转了两圈,快速的在烧烤摊的一个临街的角落里摆下了自己小小的折叠桌,然后把自己的公文箱放到了桌子上。他打开公文箱,把里面放着的小耳坠、小串珠、小项链都小心翼翼的用大头针别在公文箱的内层绒布上。 

那些亮闪闪的东西挂在绒布上,到还真显得挺上档次。老板在烧烤的空隙斜眼看着男孩的动作,心中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可是没想到,男孩把东西摆好后,居然再不做什么,反而傻呆呆的抱着腿坐在小桌子的一旁,睁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看着人来人往的客流。只有在有姑娘被他的手工吸引过来,问价格的时候,他才会扭着双手低垂着眼睛报出价格。 

这么个好位置,居然没有卖出多少东西。 

因为客人不多,男孩也有时间探着脑袋观察者自己暂时“栖息”的地方。这条街道的夜市之繁华,在他在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就有所耳闻,据说这夜市里每天从晚上六点会热闹到凌晨一二点,客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周围的摊位也是一个挨着一个,着实的热闹。 

要说这么好的街道,一个摊子能占上四五平米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很多摊主和男孩一样,都是随身带着货物,到了地方直接铺开,不过他们用的就不是那小小的桌子,而是一张一两平米见方的大布,往地上一铺后,就把卖的货胡乱堆在上面。 

可是男孩所在的这家烧烤摊位,占地却着实不小,这烧烤摊光桌子就有十几张,顺着街道铺开,甚至还有两张摆上了路,可是却没有人指责摊主的摊子占了车道。 

这摊子光是跑堂的小弟有五六个,但是烤串的却只有老板一个,那巨大的烤架一次能烤一百多个串,火力十足,让男孩叹为观止。旁边还架着一个小风机在股股的吹着火势,老板光着膀子,忙的汗流浃背,汗液顺着一身的腱子肉往下淌,男孩看了却只有羡慕的份儿。 

可能是注意到了男孩注视的目光,老板一边头也不抬的烤着串,一边冲着男孩喊道:“你怎么不喊啊。”

周围那么乱、说话的人那么多,但是男孩就是知道,老板一定是在冲他说话。男孩怔愣的反问:“喊什么啊?”

“叫卖啊,你不叫,哪儿有客人上门啊!”

“叫什么啊?”

“怎么好听怎么叫呗!”

“我叫了就有人上门了?”

“不说别人了,你一叫,我肯定上门了。”

周围吃饭的人全都捂着嘴压着声笑着,听着男孩被老板调戏还不自知。

男孩傻傻点点头,站起身来,手呈喇叭状放到嘴边,运了半天气,大声喊了起来:“十十十十块!全全全全场十块!”

所有人哄堂大笑。 

老板也被他逗笑了,摇了摇头,手中的烤串烤的滋滋作响。 

男孩终归还是腼腆,喊了几声见只博得了众人善意的笑,便干脆赌气不去叫了,重新坐在地上,撅着个嘴巴不吭气。

这样下来自然是没什么客人的,一直到夜市安静下来,七八个小时过去了,他才卖出去三根手链两幅耳环,一共得了五十块钱,可是抛出去工本费什么的,也就净赚二十块钱。

见夜市里也没什么人了,男孩默默站起身子开始收拾东西。一旁的烧烤摊也关了,老板正招呼着活计把桌子擦干净,把椅子架在桌子上面。

见男孩要走,老板伸手招呼他:“诶,那个全场十块那个!”

“啊?”男孩下意识的回头。

老板乐了,他就是随口一喊,没想到男孩居然真答应了。“我看你六点多钟就来了,现在都凌晨两点了,也没见你吃点什么东西,你不饿啊?”

几乎是老板的话音一落,男孩的肚子就响起了雷鸣般的鼓声。他啊的一声惊叫,蹲下身子捂住了肚子:“你干嘛提醒它啊……”男孩委屈不已:今天晚上他抱着“旗开得胜”“一本万利”的想法,蛮早就赶到这里了,完全忘了吃饭。结果今天根本没卖出去多少东西。倒霉的是他还把摊子摆到了靠着烧烤摊的旁边,闻着那飘荡在四周的香味,他好几次都差点流下口水。

见他这样子,老板摇摇头,从烤架上摸下来五串肉串和两串鸡翅,递到了他的面前:“喏,吃吧。”

“啊?给我的?”

“废话。”

“真给我?”

“又他妈废话。”

男孩一乐,赶忙伸手接了过来,然后一边不住的吹着,一边把这肖想了一整个晚上的烤串往嘴里塞。

老板也不说话,就站在一旁,叼着烟静静看他吃。

第二章

男孩即使饿得很了,吃起东西来也斯文的很。要说怎么算斯文?普通的汉子吃那肉串,先用牙咬着肉串最下面的那块肉,然后从下往上用嘴巴一捋,那肉便都进了嘴里。可是男孩呢,一个肉串上就五块肉,还要分十口吃。那不大的鸡翅膀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卸下来吃,而是直接就着签字,一点点的啄着吃。用老板的话来说,这吃法太不够爷们。

等到男孩终于吃完了,他开始张着油花花的手四处寻觅纸巾。当然,无果。

老板问他:“找什么呢?”

“纸巾。您有吗?”

“只有卫生纸,要不?”

“啊?卫生纸和纸巾有什么区别啊?”

“纸巾主要用来擦嘴,也可以用来擦屁股。卫生纸主要用来擦屁股,也可以用来擦嘴。”

“……没事儿,就给我卫生纸吧。”

老板把烟屁股扔地上,转身把桌上的一卷卫生纸扔男孩手里了,他看着男孩认认真真的擦着手,忽然开口问道:“闲的没事儿到这大街上摆摊,是你们有钱人的新娱乐活动?”

“啊啊啊?”男孩连着三个啊字,大眼睛一眨可无辜了:“什么是有钱人?能吃吗?”

“别装了,”老板伸手过去,出其不意的掐了男孩的鼻子一样:“就你这样,T恤阿玛尼,短裤古奇,装着串珠的公文箱上还印着那么大的LV,普通话都说不好……你真当我是没见过有钱人呢?”

“都是假的、假的。”男孩赶快摆手:“我这衣服裤子箱子都是地摊货,加起来不到一百块钱。”老板斜眼看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场面一时有些冷。男孩赶快生硬的转移话题:“啊,老板你做的烤串儿真好吃,不过我也不能白吃你的呀,多少钱?”

老板这时才重新开口说话:“十块。”

男孩的脸一下耷拉下来了,不是说中国人都爱客气嘛?这个时候老板不是应该说“没关系我不收你钱”了吗?怎么真管他要钱了啊……

一想到今天刚赚到的块钱现在就要掏出去五分之一,男孩觉得割肉都比这要轻松很多。见他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老板也不忍心再压榨他,郁闷的摆摆手说:“算了算了,十块钱的事儿,你就随便给我你摊子上的一个东西吧。”一听到不用实打实的掏现金出来,男孩立马多云转晴,他赶忙从他的“盗版LV”包里找了半天,最后献宝一样翻出来一个手机链。“老板老板,你看这个怎么样,我亲手做的,上面的珠子都是我一个一个拿针穿上去的!十块钱绝对值了!”

那手机链是靓丽的粉色,坠着铃铛吊珠实在少女的不行。老板自然用不上这东西,可是他眼角撇过男孩的手指,见那上面还贴着创口贴,心里忽的就软了。想他大少爷一个肯定很少做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今天怎么突发奇想过来摆摊,结果一天就没卖出去几个,也着实可怜。这么想着,他就把那手机链一把拽到了手里,然后随手塞进了裤兜。

第二日男孩又来了,装模作样的跟老板打了声招呼,照例在烧烤摊的一角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摆摊。今天挂出来的小玩意更多了,手链手镯什么的也有了,小小的“盗版LV”挂的跟个圣诞树似地。不过相对的,手上的创口贴也更多了。

今天倒是多吸引了几个小姑娘,很多都是等着老板烧烤的女顾客,没事儿干就过来挑几个小首饰,顺便调戏一下男孩,掐掐脸摸摸手,顺便要个电话号码什么的。要说今天能卖出去这么多东西,男孩也真是借了烧烤摊的光。

等到晚上人流少了,男孩高高兴兴的拿着他今天剩下的货里头最lingling的一个手链,高高兴兴的过来找老板了。

“这啥啊?”

“这给你的!”老板一听,眉毛一挑,心说昨天还说这男孩傻,结果现在看来,男孩还是挺有心眼的嘛,还会拿这种东西来当谢礼。这么想着,老板的眼神有点黯了。

“所以老板,今天我想吃三串烤鸡翅!再来仨肉串!”。

啊?这“所以”二字怎么来的啊……

老板眨眨眼才明白过来,敢情男孩是拿自己的东西过来换吃的了,就跟昨天一样。老板心里笑自己想太多,又笑男孩果然可爱,手下却麻利的给男孩烤了起来。

不到两个星期,老板全身上下“鸟枪换炮”,大走粉红少女系路线。手机链,粉色串珠带铃铛的;钥匙扣,粉色小兔子缀丝带的;手机套,hllokitty不织布带蕾丝边的。每当老板五大三粗的光着膀子烤着羊肉串,腰带后面还挂一串叮叮当当的钥匙链,然后从粉色的小口袋里摸出挂着粉铃铛的手机打电话时,坐在他身后的顾客们都会喷笑出来。

偏偏送东西的人,和收东西的人,都心照不宣的不去注意这些东西到底符合不符合老板的身份,照旧每天凌晨在收摊后,两人相对而坐,吃的酣畅淋漓。

“老、老板,你这烤肉真是太好吃了……到底是怎么做的呀!”男孩吃的满嘴流油,望向老板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老板叼着烟,手里玩着自己挂着铃铛的手机:“有秘方,用了特质酱汁腌制的。”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接着问:“那这秘方怎么做的呀?”

老板抽烟不搭话。

“老板你怎么不说话了呀。”

“你想知道我这秘方是怎么配的啊?”

“是啊。”

“那你待会儿别走了,跟我去我家吧。”

“啊?”

“我待会儿给你当面腌制一遍,你不就会了吗。”

男孩开始点头如捣蒜,但过一会儿却又没了声息,半天后才捏着烤肉的签子犹犹豫豫的说:“这个……那我得先给我哥打个电话。”

“这么晚回去,出来瞎闹摆地摊,你哥不担心;你一晚上不回去,你哥倒是担心了?”老板哼了哼。

男孩赶快赔笑,抱着手机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五分钟后,倒是满脸喜气的回来了:“我哥同意了,那今天晚上我就得叨扰老板了!”

老板说:“就算你不去,我抢也要把你抢去啊。”

当天晚上(或者说凌晨?)男孩就拎着他那假冒LV的箱子,小包袱款款的入住了老板家,跟他忙前忙后忙了三个小时,这才把十几斤的各种肉,分门别类腌制在几个大盆里。

眼看着天边已经微亮,在旁边打了三个小时下手的男孩却一点困意都没有,满满的都是兴奋,因为他能亲自参与到制作美味烤肉的过程当中,真是太棒了。

老板家不大,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可是因为厨房太小,其中一间小一点的次卧因为背阴,所以就被老板拿来当作腌制肉类的场所,甚至之后串肉串也要在这里进行。这样一来,老板和男孩只能挤在主卧的一张床上。不过好在老板的床是双人床,两个人睡也不挤。

可能因为之前太累了,男孩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老板定定看了他几眼,便也跟着合眼休息了。

男孩平日家教甚严,这生物钟早已训练出来,不管每天多晚睡觉,保准在八点准时醒一次,然后才能入睡。今天男孩醒来后,却意外的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在这两个小时里滚到老板怀里了。他顿时脸一红,赶忙推开老板,急急忙忙奔向厕所——没办法,尿急。

结果等他解决完生理问题后,走出厕所后却发现老板摊子上的四五个小工居然都来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来这儿,把老板做好的腌肉拿出来写成条,串肉串的。

“咦?你昨天在老板这里睡的?”小工甲道。“真没想到你和我们老板的关系这么好啊!”

小工乙捂着嘴笑:“要是不好,老板身上的那些小手工都是谁做的啊!”

男孩赶快说道:“昨天因为累了,所以才在老板这里睡下的。”

小攻丙点点头:“我猜也是,若你要说是老板带你回来做肉的话,我们非要气死不可。”

男孩心里一惊,但是脸色不变:“为什么这么说啊?”

小攻丁笑了:“谁不知道老板就是靠他的一手腌肉绝活才能招揽这么多生意的?我们给他打了三年工,也不见他透露亇一点风声。他可是说过了——这个做腌肉的生意,他可是只告诉未来老婆哩!”

男孩一下就从脚尖红到耳朵尖了。

第三章

老板的烤肉摊子之所以能这么好,就是因为在烤肉之前,提前用秘方腌制了好几个小时,再伴以特殊的烧烤手法,这才成了远近驰名的好东西。老板的烤肉,不光是平民百姓爱吃,就连一些有钱人,都频频驾车过来一饱口福。

要说这帮有钱人也真够怪的,也不嫌这小地方又脏又乱,居然就大咧咧的开著名贵跑车颠颠过来,坐在歪腿椅子上,靠着油腻的桌子,一次就点一大把的烤串,吃个过瘾。

要说有钱人的圈子也不大,大家都互相认识,几个人一宣传,大家也就都知道这里有个可以吃好吃的地方,所以很多电视上才能见到的面孔频频出现在烤肉摊子上,周围人也渐渐习惯,刚开始看他们像凤凰,现在看他们也不过是一群贪吃的麻雀。

而这麻雀里,最贪吃的一只则是这片土地上有名的食品大亨的太子了。这食品大亨的大儿子从小就是吃着山珍海味长大,一张嘴叼的不得了,长大后接管了父亲的食品公司,更是做的风生水起,从精致的私房菜馆到方便廉价的罐装食品都有涉及。这个食品公司的大总裁,在吃了老板的一次烤肉后就爱上了这里,每次来便费尽口舌的想要说动老板卖出腌肉的秘方,然后由他做大做广。

老板自然是不同意——他这腌肉的秘方还要教给自己的老婆呢。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位总裁先生好久不出现。让老板都在闲的没事儿的时候叼着烟寻思这家伙死哪里去了。

没想到刚一说曹操,曹操便到了。

这天总裁先生开着他那辆拉轰的兰博基尼轰隆隆就过来了,当时才五点多,天还没黑。逛夜市的人还没吃完晚饭,摆摊的男孩还没来,而烤肉的老板还坐在椅子上叼着烟屁股玩自己的手机链。

总裁先生下了车,二话不说抛出一块密封的半成品牛肉扔到了老板面前。

“这啥意思啊?”

“你打开尝尝。”

老板心里不知怎的咯噔一声,伸手撕开包装——不用尝,光是闻着味儿他也明白了。这味道正是他每天早上都会闻见的、由他亲手一遍遍改进了近百次配方的味道。这味道已经刻到了他骨髓里,他不可能忘掉。

总裁幽幽的说:“这是半成品的腌牛肉,只要顾客买回家,不论是上油锅煎、或者自己支烤架烤,都能弄出和你做的一样味道的东西。”

老板挠了挠头,闭着眼一声不吭。

啥都不用说了,他的秘方泄露了。

从不远处响起了男孩的脚步声。男孩每天过来摆摊,都会踩着轻松快乐的步伐,一蹦一蹦的跑到他面前,跟他打招呼。然后才开始拿出他的假LV箱子,开始搞他的圣诞树。

但是今天男孩的脚步声有点迟疑,停在了老板三米外的地方,像是在迟疑什么。

老板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男孩一脸做错了事儿后被父母逮到时心虚的样子,扭着手冲着总裁先生轻轻唤道:“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总裁先生皱着眉看他:“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我在这儿摆摊儿啊!”男孩扬了扬手里的手提箱:“我不是跟你说我要打工吗?”

“打工……”总裁先生揉揉额头:“我以为你说的打工是在哪家-轮值晚班,结果是跑来夜市摆地摊吗?”

男孩点了点头:“咦,我没告诉过哥哥吗,我那天不是说我要住在朋友家嘛,那时候我以为你知道我指的人是其他摊主。”

“其他朋友……我当时以为你指的是共同打工的朋友。”

一旁的老板闲闲的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啊,是我。”

“什么?”

“你‘弟弟’(重音)之前那晚是住在我那儿。”

“住你家?干嘛啊!”总裁在老板和自家弟弟之间看了半天。

弟弟一时口快说了出来:“老板让我帮他做腌肉啊!”

总裁先生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他的目光在自己弟弟和老板之间不住游移,过了半天才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笨弟,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说着他一把拉住老板的胳臂,大声怒斥:“你都占了我弟的大便宜了,干嘛还要把秘方卖给别家啊!!!”

“……你说什么?”老板抠抠耳朵,以为自己听错:“这秘方不是已经落在你手里了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的?!!”总裁气疯。

老板指指桌上的半成品腌肉:“要不然这是什么?”

“你的眼睛被屎糊了?你看看,这上面印着商标呢!!”总裁把那被撕成两半的密封包装拼好,手指狠狠的点了点上面的商标:“你看这长得一副脑残样子的商标,会是我们‘棒棒你好大’的东西吗?!这是我家死对头‘大大你好棒’牌呀!!”

总裁的话一出口,也惊觉不对。他与老板面面相觑,半天才道:“不是你把秘方卖给了我的对头?”

老板眨眨眼:“不是你让你弟……”

“去去去,我还干不出利用我弟的事来!”

老板挠挠头,终于明白自己居然误会了男孩。还好男孩懵懵懂懂一直处在状况之外,才没有发现老板对他居然有一瞬间的动摇。

总裁雄纠纠气昂昂的开着车又走了,嘴里嚷嚷着要把不收商业规范居然派人卧底的对头告到法院,结果走的太匆忙的他连自己的弟弟都忘了带,白白让老板和男孩站在便道上吃了他一嘴的尾气。

见哥哥走了,男孩也没啥反应,照样和老板高高兴兴的打了招呼,开始自顾自的摆摊。老板却一直偏头观察他,他虽然早就猜出他身份不低,却没想到居然是那个馋嘴总裁传说中的神秘弟弟。再一想他一点架子也无,笑容又甜(只对自己一人),人又腼腆(叫卖都不出声),又擅长手工(虽然手上总是伤),不觉整个心都软了起来,心里越发懊悔自己刚才居然有一瞬间怀疑了男孩。

虽然男孩可能永远不知道他的动摇,但是他却一定要用实际行动去补偿。

他唤男孩:“今天吃晚饭了没?”

男孩一听晚饭二字,(恬着脸)笑了出来:“没有~”他可就等着来老板这里蹭东西吃,反正老板长得帅、人又好心,不管吃多少东西都只算他十块、只要他一样东西,所以他每日都要吃到小肚子滚圆。

老板点点头,招呼他过来:“现在还早,你先吃些东西垫垫,等收摊了我再给你多烤几个鸡翅鸡腿。”

有东西吃,男孩自然笑得更开心:“老板那你今天要什么?我昨天新做了一对儿耳环、还有个项链我也很满意,如果送人的话我又做了新的手链……”

老板却打断他:“你那摊子上,真的什么东西都十块钱?”

“那是当然,老板你认识我多久了?样样十块,我可是童叟无欺啊!”

“那好,”老板说道,一伸手抓住了男孩的胳臂:“那我就要你了。”

“哦……啊?”男孩惊呼:“要我干嘛?”

“你说要你干嘛?自然当暖床的媳妇,管账的老板娘。”

“啥?不行不行,我不卖的。”

老板眼睛眯了起来:“你不是说,你摊子上,全场十块吗?——那我就想问问,老板是不是也是十块钱就能买的呀!”说罢他拉过男孩,不顾他油汪汪的小嘴,恶狠狠的就吻了下去。

一吻完毕,男孩吓得宛如受惊的小动物,啊的一声就从他怀里跳起,一把推开他就回了自己摊位。

老板好想去追,结果这时候才发现他们二人居然被当做了戏剧的主角,周围一堆人正嗑着瓜子看得正欢,还有人起哄什么“再来一个”!。

无法,老板只能按下心中急躁,硬等着夜市关闭,人潮散去。

可是等到关门之后,他却发现男孩早已不在原位,小桌子小箱子也跟着男孩一起消失不见。

老板心中懊恼,正要掏出电话去问总裁先生,却未想男孩居然就在他身后,甚至大胆的一把抱住他的胳臂,吓了他一大跳。

男孩低着头,连后脖子都羞红了一片。

“老板……你、你那日做的腌肉,我忘了要加多少花椒水,今日能不能再做给我看看?”

——正文完——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