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ác giả ta thích không thể nào vô vị như thế – Xuân Khê Địch Hiểu

Tên gốc: Ngã hỉ hoan đích tác giả bất khả năng giá ma vô liêu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 by春溪笛曉

文案

精分作者VS精分讀者。

大致感覺是這樣的——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

「你喜歡的作者是誰?」

「三千弱水啊!水平甩了高樓林立幾條街!」

「噗——」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1

蘇明是個寫書的。說實話,這年頭最不缺的就是寫書的,只要會打字,都能開兩篇文過癮。

蘇明這人平時挺缺存在感,扔在人堆裡絕對找不著。寢室另外三個牲口整天出去禍害師妹,蘇明一個人坐在床上開手提打字,或者拿出專業書來看。

更新完以後,蘇明點開一個群。

「聽說沒有,後花園那幾尊大神又掐起來了,」群裡最活躍的成員又在侃大山。

蘇明認識這個叫黑貓神的傢伙,因為他就是為他進群的。

這人不是什麼作者,更不是什麼知名人物,只是一個曾經出現在蘇明文下的讀者。

沒錯,蘇明就是這麼無聊的人。他以前有個一個黑馬甲,在後花園那兒早就成為腥風血雨的存在。

去年他才開始換上這個正兒八經的正裝馬甲。

這個黑貓神,以前在蘇明那個黑馬甲下也出現過。不過嘛,當時這傢伙恨不得把那個馬甲的文往死裡踩。

第一次看到他在追自己新馬甲時,蘇明就注意到他了。然後他順藤摸瓜,加進了黑貓神常混的群裡。

「有人爆料說某作者為了打擊盜文潛伏到讀書群裡去了,」黑貓神繼續八卦,並發表感想:「我喜歡的作者絕對不可能這麼無聊。」

蘇明看著右下角跳動得很熱鬧的盜文群,這是他用黑馬甲時加的,潛伏得太深反而不好退了,真煩惱啊!蘇明端起水喝了一口,隨手敲下一句疑問:「你喜歡的作者是誰啊?介紹來看看。」

「三千弱水啊!」

噗!蘇明一口水噴了出來。

「看名字就知道了,這作者可深情了,筆下的女主有血有肉,不像有些無聊的作者——比如那個高樓林立那個種馬男,寫的哪是女人啊!」

「……」

「對了,你沒看三千大大的新書嗎?今天的新章太燃了!趕緊去看!我這個萬年潛水黨都忍不住冒頭了!」

「……好。」

蘇明打開文章界面,一個名字靜靜地出現在文下。

黑貓神。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2

後花園並不叫後花園,它曾經也是眾神云集的原創網,可惜站主的管理模式太理想主義,作者流失嚴重,原創這一塊也就慢慢地敗落了。

它的論壇依然很興旺。

由於許多大神都出身於後花園,後來某點中文網許多紛爭黑幕都擺到這裡來解決,於是人稱某點後花園。

黑貓神很愛看後花園那些把作者扒光的帖子,很有「現形記」的感覺。

三千弱水是他目前最愛的作者,自從在高樓林立那踩雷以後他就很少真正成為哪個作者的鐵桿,可是三千弱水的寫法卻深深地吸引著他。

更難得的是三千弱水的人品很好,這年頭要找個不賣肉不賣腐還不抱團、一本接一本默默出新文的作者比登天還難。

他甚至不搞讀者群,連留言區也不怎麼管理,只是安安靜靜地踏點更新。如果不是文實在寫得太好了,讀者們口口相傳,傳到了黑貓神耳裡,黑貓神恐怕會錯過這個低調的小神級作者。

神秘,超脫,淡薄名利。

一個都市高人的形象自然而然地出現在黑貓神的腦海中,他有時覺得三千弱水筆下的主角就是他自己的化身,太帥了!

黑貓神點開後花園,突然看到一個新帖,然後就再也移不開目光。

主題:號外號外!高樓大神又開新文了!咱拭目以待,這種和諧時期淫/蕩流能不能再創輝煌!

看著剛發十分鐘就變得火紅火紅、很快翻了近二十頁的帖子,黑貓神死死攥著鼠標,手背青筋畢現……

高樓林立這種馬男真是陰魂不散!!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3

蘇明開新文是因為編輯的威逼利誘,都直接把大封推拉了出來,他還推託就太不上道了——反正三千弱水那篇文存稿也過半了,不怕忙不過來。

前段時間是敏|感時期,和諧了他老文的不少章節。頂風作案總歸不是好,編輯也就放任他去養個根正苗紅的漂白新馬甲。可要論起賺錢,還是那個黑紅黑紅的黑馬甲來得快。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會折騰的作者才有訂閱。

開文後蘇明進群吆喝了一聲,群裡的水軍就自發地去佔領後花園新書發佈貼,不少資深鐵桿冒頭說「高樓大趕緊簽|約,打賞月票都準備好了」。作者群也很熱鬧,私聊也不少,都是熟悉的作者,「新書大賣!加了推薦,也給了你個單章,厚道吧嘿嘿」。蘇明記下對方的作者名和新書書號,一一加到自己新文裡。

忙完一切,已經九點多了。蘇明爬下床洗了個澡再回到電腦前,不由樂了。

「刷版!抱團!」黑貓神又在群裡咆哮起來:「到處都能見到高樓林立那種馬男!果斷把這些作者統統拉黑。」

「我看高樓大神這次的開頭挺好的,雖然還是走淫|蕩路線,可劇情真心強大!能成神也不光靠刷點擊和抱團。」有人客觀評價。

「那是因為你不瞭解他的黑歷史……」黑貓神開始給「被迷惑」的路人洗腦:高樓林立當初如何蹦噠、如何黑人踩人上位……總之把那個種馬專業戶從人品到文品都批得一無是處。

蘇明看著黑貓神不厭其煩、如數家珍地說出高樓林立以前幹過的每一件事,指出高樓林立每一篇文的崩壞點以及扭曲的人物……突然心靈福至地抓住了閃過眼前的某點亮光。

「我說蚊香啊,你是愛他呢還是愛他呢還是還他?」蘇明慢悠悠地敲下一句話。

「……滾!小心我踢人!」黑貓神炸毛。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4

黑貓神被屏幕上閃爍的那句「你是愛他呢還是愛他呢」刺激到了。

他得承認他曾經是高樓林立的鐵桿粉絲,他被黑時永遠站在他這邊,而且在他還默默無聞時就加過他的Q,在他成為眾矢之的時毫無原則地挺他……結果呢!

結果這傢伙紅了,劇情崩壞了,為迎合新粉絲不停賣肉不停收女人。

黑貓神看著獨自躺在黑名單裡的一個名字。

高樓林立。

他很□□地每天關注對方簽名的變化,甚至記得今天早上是開新書了嘿嘿嘿,前天晚上是謝謝某神友情支持,前天中午是編|輯兇猛差點嚇萎了。

叫你手賤!黑貓神發洩似的最小化窗口,點開三千弱水的最新章節。

女主依然出彩,劇情乾淨清爽,男主三觀正。雖然帶著點理想主意,但是看得好爽!比高樓林立不知道好多少倍。

黑貓神忽然冒出一個非常扭曲的想法:幫三千弱水推廣!造勢!聚集人氣!在一切榜單上壓倒高樓林立!叫他再得瑟。

黑貓神果斷地在三千弱水文下留言說:「大大,我幫你開個vip群吧!」

剛發出去黑貓神就後悔了。他忽然想起自己當初也是這麼跟高樓林立說的,當時高樓林立還裝得挺單純,點頭答應以後甩手把管理全交給自己。

後來因為粉轉黑,他把群轉讓給高樓林立本人,徹底不管了。

萬一把三千弱水變成了另一個高樓林立呢?黑貓神開始擔憂起來。

不過三千弱水的回應很快就到了:「謝了,但我不想開群。」

看到沒有!沒有多餘的話!沒有裝乖賣巧!氣場太正了!黑貓神覺得自己的心已經激動到顫抖!

果然!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

但是,高興之餘怎麼會覺得很失落……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5

蘇明很高興。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麼。

三千弱水這筆名除了編輯基本沒人知道,養得乾乾淨淨白白胖胖,可惜雖然靠著勤奮更新和基本推薦小紅了一把,卻沒能遇到當初那個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力挺自己的讀者。

明明是按照他的萌點設定劇情跟角色的,怎麼對方就不上鉤?

本來蘇明百思不得其解,等看到黑貓神那似曾相識的話,他突然釋懷了。

作者跟讀者之間,本來就是這樣的。作者文下的讀者一批換一批,讀者收藏夾裡的文也一批換一批,一轉頭誰又記得誰是誰啊。

就算那時自己的做法真的讓那個讀者失望透頂了,又怎麼能保證他會喜歡這個新馬甲?

不過轉念一想,蘇明決定還是把這個漂白馬甲好好養著,反正也不費勁不是嗎?

至少坑品不能丟啊,萬一他來了呢?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繼續05

很快地,蘇明不得不放下網上的雜事。因為他馬上要去實習的公司報到。

這份工作是個拐了很多彎的親戚介紹的,對方正好要蘇明星這專業的人,蘇明又正好打算找份安穩的工作混日子過,所以這學期開始實習了。

蘇明來到辦公樓底下的時候,一台閃亮又拉風的跑車也停在相距不遠的地方。微側頭,蘇明看見了從車裡下來的人,大約二十四五歲,眉毛有些濃,而且很直,襯得那雙眼睛格外有神。可他看起來也不是冷靜型或冷酷型的人,正相反,讓人覺得他挺像自己的老朋友。

真是頂好頂好的活素材啊!蘇明很高興。他正愁著高樓林立那馬甲的新文主角不夠鮮明呢,這一瞬忽然就有了更完善的構想。

當然,蘇明沒忘記自己的本分,把突然造訪的靈感記起來以後就去預定的部門報導。接著是跟著前輩瞭解工作內容、熟悉同事和工作環境,一番忙碌下來,居然就到了下班的點。

工作起來果然夠充實啊!作為畢業班的學生,蘇明是很自由的。他悠哉地在外面吃了個飯,順手給宿舍那幾個牲口也打包了宵夜,才踩著點回校。

再次打開電腦時,蘇明登上後台把前文和存稿大略地修了一遍才把新章發出去。

點開最熱鬧的群,居然又看到了關於自己的話題:「蚊香蚊香!高樓林立的新書真心很神!你真的不看?女主終於不是光賣肉了,看得我狼血沸騰!」

「+1!今天更那段賺了我一泡馬尿,我失戀都沒哭過,愣是被它戳到了!」

「……無論他寫得怎麼樣,我都不會去看。」黑貓神冒頭:「再提他我踢人了啊。」

所有人立刻縮了。

蘇明其實有點想不明白,為啥這傢伙對高樓林立那馬甲的仇恨值那麼高?他隱約記得黑貓神從出現開始就是高樓林立死黑了。

有點想不明白,蘇明也沒太糾結。他打開評論區看了看評論,挑了棟人氣挺高的評論樓點了進去,都是在議論修改過後變掉的一些細節。

看起來這次修改挺成功的,許多讀者都說添了一些神來之筆,情節更緊湊了,主角的外形和個性也更拉風了,真心很帥!下面一水地排隊並崇拜地追問「大神啊!這到底是怎麼想到的,太神了!」

蘇明隨手回應:「今天看到個挺符合男主形象的人,所以靈感爆發了……」然後他關掉那樓,繼續挑著樓回覆。

搞定評論再進群溜一圈,蘇明換上三千弱水的號,這邊的留言區相對沒那麼熱鬧,不過分析劇情討論人物的樓挺多的,而且沒那麼水,所以蘇明看得更開心。

咦?前段時間一直佔領新章第一樓的黑貓神這兩天沒來? 掃完大部分分析樓後,蘇明突然發現了新情況。

他瞅著群裡亮著的蚊香頭像,有些納悶,難道這兩天的劇情不夠吸引人?

「三千弱水最近的更新怎麼樣?我還沒補完呢。」蘇明扔出一句疑問。

「啊!我沒看!我居然為了……「

「為了什麼?」蘇明問。

」啊,剛剛打錯,我居然沒有看更新!馬上去看!」黑貓神擱下兩句話,消失在群裡。

「沒有”和「為了」無論五筆拼音都相差挺遠的吧?蘇明摸了摸下巴,有古怪,有古怪啊!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6

客觀地說,高樓林立的新書真的很抓人。

黑貓神這樣為自己的行為辯解。

實際上從高樓林立一開文他就點進去了,而且還強迫症一樣刷新頁面,蹲留言區,不放過高樓林立的每一個回覆。

他甚至從高樓林立隨手回應的東西里想起當年那個青嫩的新生好像該畢業了,大概已經開始找工作……

哼,就他這整天泡網上廝混的尿性,能找到工作才怪!

不過以高樓林立現在的收入,找不到工作也餓不死吧?

可惡!

這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黑貓神惡狠狠地關掉最新的留言頁面,忍著不再去刷新。

反正按照習慣,高樓林立這會兒應該已經睡了。

滾蛋滾蛋滾蛋!!!高樓林立你滾出我的腦海!!!!你這種馬男睡不睡關我什麼事!!!黑貓神在心裡咆哮。

不過新章真的好神,他到現在都沒緩過神來去看三千弱水的更新!不能跟人討論好撓心……

黑貓神躊躇老半天,弄來一個高級號,買了高樓林立的前面的v文又給新文仍打賞,然後用馬甲Q號截圖去加高樓林立的vip讀者群。

就當是看著他找工作困難的份上給他點零花吧!黑貓神自我安慰,然後開始混群。

應付完群眾對新人的調|戲,黑貓神瞄了一眼,高樓林立的頭像居然還亮著。

黑貓神討論情節的心思立刻沒了,他開門見山地問:「高樓大大,這文會種嗎?」

「哇新人不是mm吧,居然問這種話!」

「當然是全收全處!」

「老闆娘好像肯定不是處了吧,可是好帶感怎麼辦?也收了吧!」

「收了+1」

「全收全收!!」

下面一溜排隊的。

你妹的全收!你妹的全處!黑貓神心頭火起,正要舌戰群雄,卻突然看到一句水藍色回覆。

「吾見,吾至,吾征服,哈哈!」

「高樓大你來了!!!」

「近距離合影!!!!」

哈哈你妹!!!征服你妹!!!!!黑貓神看著被那群wsn粉絲簇擁著的高樓林立,感覺心裡有一萬頭神獸在奔騰。

他再繼續關注高樓林立就是腦殘!!!黑貓神咬著牙把群退了。

就在他準備把這個馬甲號永久廢棄的時候,一個私聊窗口在右下角跳動著。

是高樓林立的頭像。

黑貓神的心很不爭氣地猛跳起來。

哼,是捨不得他的打賞吧?他想了半天,終於找到了輕蔑對方的理由,點開私聊窗口。

只見水藍色的字體很安靜地躺在聊天框裡。

只有一句話。

「是你嗎?」

黑貓神忽然就覺得,自己整顆心都軟了。

可是他在窗口敲了一會兒,卻打不出半句話。這算什麼事兒啊?對暗號?他們有熟悉到那個地步?從他為了迎合市場改變初衷毀了作品的那一刻起,那些激動得像熱戀一樣的日子就什麼也不是了。

最終黑貓神還是退出了馬甲號,沒有回任何話。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7

那邊的人縮了。

蘇明看著那頭像迅速暗下去並且沒有再亮起來的趨勢,更肯定自己沒認錯。

他不由有些懊惱。剛剛自己只是跟平時一樣隨便進群溜一圈,看到話題是「全收全處」就習慣性地給讀者們一些肯定,根本沒注意到新人的話。等回過味來,那傢伙已經退群了。

可這也沒辦法啊!高樓林立的讀者群就是面向愛好種馬的那批人,雖說挑戰自我很有成就感,但口碑也是很重要的,這馬甲真要轉型絕對是吃力不討好——原本的讀者流失、新的讀者又不敢跳坑,那不是找死麼?

蘇明想了想,做了一個決定。

首先他把三千弱水那邊的存稿又翻出來修整了一遍,加進了不少的衝突點,讓情節更爽更跌宕起伏。

然後他進入高樓林立的後台把第二天的存稿調出來,在最後加了幾句話:「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看到一個以前說『再也不看你的文』的傻×,他居然買了舊V文又給新文打賞,混進VIP群裡了,笑死人了有沒有!爺的魅力就是大啊……為了犒賞他,我決定今天多更一章!」

新章發出去沒多久蘇明家編輯就來私敲:「高樓你受了什麼刺激啊?你這不是想趕跑一個鐵桿粉絲嗎?」

「……沒見我修了馬甲裡的文嗎?」

「……?」

「我就是想把他從這文裡趕跑,然後讓他到那邊去啊。」

編輯那邊只回了一串「……」,因為已經沒有語言能夠表達他此刻的心情。

蘇明這人吧,說他幼稚,平時又混得挺開,說他成熟,有時候他那詭異的腦回路又讓人難以理解——只能說他那個鐵桿粉挺倒霉的。

過了一會兒,編輯的說話技能終於回血:「他不一定會去三千那邊看文吧?萬一他真的跑了呢。」

「這個值得想一想。」蘇明琢磨了一會兒,說出個主意:「這樣吧,下期我不要大封推,你找個位置把我的新文和馬甲文排在一起,這樣他發現的可能性就高了。」

「……」

「……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

——只是腦內一直循環著狗血劇情,一邊是「你再怎麼雷我我還是忍不住被你吸引我就是犯|賤犯|賤犯|賤」,一邊是「對不起我毀掉了曾經的美好你走吧你走吧……我養個馬甲送給你好不好?」停不下來了怎麼辦!!!

——好像看見真愛了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

編輯表面很鎮定,內心卻有萬尺巨浪翻騰個不停:我的愛情觀它怎麼了!!是不是壞掉了!!!!!一定是因為昨天答應給鄰居開的那個小型文學網當臨時編輯把把關,看了太多糟糕東西被洗腦了……明天那傢伙再拿著甜食過來也沒商量,絕對不干了!

呃……如果是手烤栗子蛋糕的話還可以勉強考慮一下。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8

嘭!嘭!嘭!

某間房間裡傳來一陣重物落地的聲音。黑貓神死死地盯著屏幕上的字眼,彷彿想把它摳出來。

到了這地步還追著高樓林立跑,他果然是天字一號大傻瓜!

黑貓神心情壞透了。第二天到了公司,他好像看什麼都不順眼,來報告的人來一個罵一個,遞上來的策劃書看一份駁一份。

所有人都感覺到,黑暗狀態的BOSS又來了……

到了設計部,黑貓神正要開罵,卻看見一個面生的新人走了進來,五官清秀,不算高,但有點瘦,所以看起來很勻稱。更重要的是,還像個學生。

黑貓神破口而出的怒罵憋了回去:「你是設計部的新人?其他人呢?」

「前輩們叫我過來說一聲,他們還沒把設計稿趕出來……BOSS你能不能寬限兩天?」對方明顯有種硬著頭皮咬牙上的感覺。

黑貓神看著有點緊張的新人,心情終於轉換過來。無論再怎麼不爽,都不該把情緒帶進工作裡來。

他的臉色緩和了:「去把老馬叫進來吧,我想認真聽聽設計部的構想。」

新人退了出去。

進入了工作狀態,黑貓神效率很高,精力也很集中。再次回到家打開電腦時,他覺得自己太不理智了,跟個比自己小幾歲的傢伙較什麼勁啊!

那傢伙大概跟今天那個新人一樣,有福沒得享,有難他先上……他要體諒這可憐的人!

又找到了寬慰自己的藉口,黑貓神點開高樓林立的頁面看更新,然後照例在留言區找高樓林立的身影。突然,在一棟主題為「高樓大我看你的文被boss抓到了,你要用三更撫慰我受傷的心靈!」的水樓裡,黑貓神看到了一則回覆:

「咦?你boss沒有激動地跟你握手說『原來你也看』嗎?我以為他會給你加薪!說起來,爺今天也差點就被boss秒了,刺激啊! 」

署名高樓林立。

黑貓神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麼。開文時說找工作,現在說挨批,時間聽起來挺巧的……

要不拉出來瞧瞧?反正也不費勁。

他登錄公司內網,調出人事檔案。

蘇明,二十二歲。

長得很平凡。

但是想到白天看見的那個小新人,黑貓神心裡又生出幾分奇異的感覺。

哼,設計部部長老馬居然對個新人讚不絕口,可以想像那傢伙肯定像高樓林立一樣長袖善舞、左右逢源吧。

想到他在現實中也跟人勾搭成奸,甚至沒臉沒皮地抱人大腿,黑貓神就覺得很窩火。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做的事就那麼齷齪!!

黑貓神越看蘇明越覺得不順眼。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把蘇明的號碼存進去。

「高樓?」

編輯好簡短的試探,黑貓神毫不猶豫把信息發了過去。可是發出去以後,他的一顆心又不爭氣地忐忑起來,是他嗎?是他嗎?

他甚至想把手機摔幾下:怎麼還不回啊!!

就在黑貓神像個戀愛中的小毛頭在屋子裡轉悠時,那邊終於有了回應:「誰啊?大力神你又換號碼了?還是羅十?」

還真能猜!黑貓神先是被蘇明是高樓林立的事實驚到了,然後又被對方的話氣得內傷。

果然是抱團出名的!隨便來個號碼都能說出兩個對應的人!

黑貓神怨念燎原。

他不甘心只有自己不爽,所以他迅速發了一個回覆。

「我是臨淵羨魚。」

那邊沒了回應。

黑貓神很痛快。臨淵這號遇到高樓林立的時候,果斷成了他的腦殘粉。天天跟高樓林立聊劇情、幫高樓林立建讀者群、不斷開小號給高樓林立收藏投票訂閱,那時還沒有打賞系統,要不然他直接給他送錢了。可是一個人的支持畢竟比不過一群人的支持,高樓林立漸漸被其他讀者影響,劇情越走越偏,崩壞對讓人看不下去。後來爆出各種刷點擊、抱團、黑人的黑幕,他去質問,也只得到「關你什麼事」這種讓人心寒的回答。

這些都不算什麼大事。

但是想起來的時候總會覺得自己傻透了,而高樓林立可惡透了。

「你這文繼續種馬,我就找你真人pk。」

黑貓神又發了一條信息,然後壞心眼地關機。

他上黑貓神的Q號進群,得瑟地說:「今天知道了高樓林立真人,哈哈哈哈哈哈!!看我不玩死他!! 」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09

「……看我不玩死他!」

蘇明一直定著鼠標死盯著電腦屏幕裡的那行字,過了一會兒,他惡狠狠地刪掉了花了十幾分鐘打出來的回覆。

說實話,看到「我是臨淵羨魚」那句話時他確實嚇得頭皮發麻,不過很快就高興起來——這傢伙終於肯冒頭了!雖然不知道那傢伙用什麼方法知道自己的號碼,不過仔細想想,跟那幾個和他熟悉的作者打聽一下也不是什麼難事,所以他沒太深究。

可是黑貓神這話代表著什麼!!

蘇明覺得自己快要自燃了!!

剛收到信息,黑貓神就出來得瑟,世界上有這麼巧的事嗎?除非黑貓神就是臨淵羨魚。

——所以他一直在自己文下!而且孜孜不倦地黑著自己!

其實蘇明一開始並不是那種拉得下臉自黑的人,他的下限應該是臨淵羨魚跑來問「你是不是真的刷點擊了?還有那幾個跟你抱團的傢伙是怎麼回事?那些人爆料說……」時,才被他徹底扔掉的吧?

反正連一直力挺自己的人都不相信了,還死守著原則幹嘛。

所以他拿著剛到手的收益財大氣粗地打開淘寶店:「店主,給我刷一份大的,直接上榜首。」

不是愛潑髒水嗎?你潑啊,你潑啊!蘇明冷笑看著在文下上躥下跳的人。

等到蘇明從那個風口浪尖緩過神來,才猛然發現臨淵羨魚不見了。

帳號活躍度不斷下降,投票記錄再也不更新,Q號永遠沉寂。嘗試著發信息,蘇明終於知道自己已經進了黑名單。

那時蘇明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不過戰鬥已經開始,他當然不能認輸。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高樓林立這馬甲越來越黑,越來越沒下限,大批黑蜂擁而至,賣力地給高樓林立增加知名度。

黑紅黑紅。

蘇明這是破罐子摔破。

那時他想:「反正他也不來了。」

可是,他居然一直披馬甲出現在自己文下。

蘇明能注意到黑貓神自然是因為他不是一般的黑,黑貓神有考據癖,每次黑起來都有理有據,甚至還能發現許多蘇明自己沒注意到的遺漏。雖然對方的話難聽了點,但蘇明一直把黑貓神挑的刺當建議來用,每次都沒臉沒皮地說:「這板磚砸得我好爽!謝謝指正啊!」

這也是他一直沒把黑貓神和臨淵羨魚聯繫起來的原因,他怎麼可能想到這個老喜歡指著自己鼻子罵的黑貓神居然是以前一直熱情地跟自己討論劇情的臨淵羨魚!

這感覺就像是你跟很要好的朋友不聯繫很久了,某天突然聽到別人轉述:「哎呦你果然就是XX說的那個混蛋!!無恥、齷齪、下流!你太讓人噁心了!這是原話,我沒添油加醋。」

日日日日日日日!!!!

只有這句話能表達蘇明的心情。

你想玩死我?我看你怎麼玩!蘇明恨恨磨牙。

他同時打開兩個馬甲的文,拉出一溜存稿噼裡啪啦地修改。

不種馬有什麼難的?玩曖昧膈應死你!左摸一把右捏一把只要沒到達本壘就不算種!這個芳心暗許那個投懷送抱只要主角不表態就不算種!

當然了,三千弱水這號也不能扔,黑貓神前陣子不是剛表達了他對三千弱水的愛意嗎?

這赤/裸裸的表白怎麼能無視啊?

叫你精分!叫你威脅!

不知不覺間,蘇明又跟當年一樣,迅速進入了黑化狀態。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10

黑貓神心情很好,處理完基本的公事以後他就裝作隨意地在公司裡溜灣。

他不承認自己是想繞到設計部去瞧兩眼。

咦,不在?

黑貓神掃了一圈,失望地拍拍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員工:「好好工作啊!」

正專心致意地畫著設計圖的員工手一抖,差點毀了整張圖。他淚流滿面地說:「是,BOSS!」

黑貓神滿意地走了。

在他背後,一干人等悄然議論:

「好心情boss出沒,我們是不是趕緊把被駁回的設計趕出來送上去啊?」

「嘖嘖,離上回看到這樣的BOSS,都多久了?」

「奇蹟啊奇蹟……」

黑貓神依然在溜灣。他知道實習中的蘇明不可能翹班,可能是去了洗手間或茶水間……

看見了!

蘇明正在仰頭喝水,從黑貓神的角度看去,那側臉顯得格外清秀,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上下滾動,使得那漂亮的皮膚也隨之而收緊。

見鬼!黑貓神被自己的狂跳個不停的心嚇了一跳。他怎麼會覺得蘇明有點……有點誘人,好像……很可口?

雖然早就意識到自己的性向不同於一般人,還為此跟家裡鬧翻了,出來單干。但是黑貓神發誓,自己沒對高樓林立動過歪念頭,正確來說,這幾年公司剛起步,他根本沒空對誰起歪念。可是看到剛剛看到蘇明的那一刻,他感受到自己的心開始不受控制。

這時有另一個人走進茶水間,好像和蘇明挺熟的樣子。

那傢伙在幹嘛!手搭著蘇明的肩!蘇明你低著頭幹嘛?嬌羞一笑嗎?!

好吧,是在加水。

黑貓神理智地評判蘇明的動作,繼續無聲地走近。

他可不是想偷聽。

「……晚上吃完飯,一起去看吧,那個講座挺有用的。」搭著蘇明肩頭的傢伙笑嘻嘻地說。

「……好,下班門口見。」蘇明沒有拒絕的意思,語氣很愉快。

黑貓神黑著臉現身:「上班時間你們在這裡閒聊?」

蘇明一愣,掛在他身上的同事立刻站直:「我們馬上歸位,BOSS!」然後拖著蘇明火速離開火山口。

「……BOSS他每個月都有這麼一兩天,蘇明你要早點習慣,千萬不要往槍口上撞。」那自以為壓得很低的聲音漸飄漸遠,卻還是一字不漏地傳進了黑貓神耳裡。

這傢伙死!定!了!

他都沒拉過蘇明的手!!!

呃,黑貓神沒注意到他自己的關注點……有那麼一點奇怪。

兩小時以後,公司上下就接到了今晚全體加班的慘痛消息。

沒錯,黑貓神就是掐在下班點前宣佈的消息,他要那兩個傢伙在滿懷期待的那一刻希望破滅!!!哼,才上班幾天就跟人勾肩搭背。

聽到公司上下一片哀嚎聲,黑貓神勾起嘴角,心情莫名地爽了起來。

短暫的晚飯時間過去,整個公司又在BOSS的威壓下高速運轉起來。「好心情狀態BOSS為何突然變成黑暗狀態BOSS」,儼然成為了流傳在公司裡的十大未解之謎之一……

加班結束,黑貓神走出辦公室火速把車開車停車場,然後他把車停在路邊,等著每天都會走到公車站牌前等車的蘇明出現。

來了!

黑貓神發現自己的手心居然在出汗。緊張個什麼勁啊!!又不是求婚!!求婚……誰會向那個種馬男求婚!!想像了一下,黑貓神耳根都紅了。

當然,他覺得自己是被氣的。

黑貓神踩了油門,努力讓自己的臉色恢復正常,然後緩緩將車開到蘇明面前,搖下車窗:「小蘇啊,回T大嗎?我正好順路,載你一程。」

蘇明先是有些發怔,然後微微緊張。拒絕是不是太不給面子了?他想。

停頓了一會兒,蘇明點點頭說:「那謝謝BOSS!」

黑貓神打開副駕座的門。

蘇明鑽進車裡,系好安全帶。

黑貓神悄悄從打量著他,除了一開始有些侷促,很快就調整過來了嘛。

可惡!!他怎麼隨便上別人的車,好像還習以為常的樣子!!!黑貓神又不爽起來。他邊發動引擎邊說:「今天你跟林禮那傢伙在聊什麼?」

他輕巧的一句話,解除了蘇明「BOSS怎麼會認識我」的疑惑,看來這是個走親民路線的老闆啊!居然記得每一個員工的名字,太難得了!心裡讚嘆著,蘇明回答:「林師兄也是T大出來的,他拿到一場專業講座的入場劵,叫我一起去看。講座是由國內最權威的安教授主持,我覺得應該挺有用的吧。」談到專業,蘇明目光有些亮。

「那我臨時叫你們加班,不是讓你們錯過講座了嗎?」看到蘇明的眼睛,黑貓神語氣帶上了點愧疚。

「不會啊,講座是後天才開始的。」蘇明說。

什麼!!黑貓神的愧疚全沒了。後天該加班吧?必須的!

「而且林師兄說錯過了也沒關係,他可以拿到錄像。不過不能外傳就是了,到時我去他家看。」

什麼!!!!黑貓神覺得自己的腦門都快充血了。還師兄!還去人家家裡!還一起看錄像!!

光是想到那個畫面,黑貓神就受不了了。

「……BOSS,紅燈……」

「哪裡?」黑貓神語氣很兇狠。

「……過了。」

「……」

把蘇明載回去,黑貓神糾結了一會兒,拿出手機查了查,然後撥通一個電話:「二叔啊,你那個會場不是要開個勞什子講座嗎?給我留一批好位子,我組織整個公司的人去聽。……發什麼神經?當然是為提高公司員工的整體素質!對了,錄像也給我留一份,我給員工內部培訓用。」

得到那邊的肯定回覆,黑貓神心情那叫一個爽!師兄? 一邊玩兒去!

等等!我幹嘛為那個種馬男跑去求二叔……

黑貓神笑容一僵。然後他又安慰自己:說不定他改了呢?回去看更新!!

奔回家打開電腦,最新章果然沒有太多女人出沒,劇情一波三折,看得他的心情也跌宕起伏。

「高樓的新劇情太神了,大家趕緊去看!!我保證這次他不會再寫種馬!」

「老婆,出來看姦情!」

「蚊香你真的去和高樓林立真人PK了?」

「求籤名!!其實我是高樓死忠粉,呼,終於可以說出來了。」

「我也是,而且種馬我也看!」

「而且據可靠爆料,當年高樓大是被黑以後才自黑的……走黑黑的路,讓黑黑無路可走,多豪邁!」

「……」

黑貓神的注意力已經完全不在討論得異常火熱的群裡。他想起當年的事確實有些蹊蹺,也許蘇明真不是那樣的人……

蘇明蘇明蘇明……

黑貓神拿出手機編輯短信:「那時候……我是不是誤會你了?」

發送。

那邊會得很快:「你想多了。難道又犯病了?乖,多吃點藥,早點兒睡。」

日日日日日日日!!!!!

他得有多傻才會再問這種問題,要有誤會那傢伙早解釋了,哪還用等到今天!!群裡那些傢伙就是傳說中的洗白黨吧?手伸得真長!

黑貓神一口氣憋在胸口,蘇明,你行的!!就你白天那小樣兒還真看不出來!!!

沒等他順過氣了,那邊忽然又發來一條消息,沒有半句多餘的一種話,只有簡單的兩個字。

「晚安。」

黑貓神覺得手裡的手機變得滾燙無比。

整顆心也變得滾燙無比。

他也飛快回了一句:「晚安。」然後奔向衛生間洗了個澡躺上床。

「拖了這麼一小會兒,不知還能不能趕上一起睡……」黑貓神帶著這個傻得冒泡的想法,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怎麼辦,今天還沒有結束,他已經開始期待明天了。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11

其實收到黑貓神的短信時蘇明正在制定一個龐大的計劃。

目前的人物關係圖是這樣的,首先臨淵羨魚是黑貓神,黑貓神知道他的電話以及高樓林立這個馬甲,但是不知道三千弱水就是高樓林立。然後蘇明知道黑貓神最經常出沒的群,知道黑貓神的電話,知道黑貓神在看三千弱水的文,而且有一個跟黑貓神說得上話的小馬甲。

也就是說他可以利用的是小馬甲和三千弱水。

蘇明準備用高樓林立的號去勾搭黑貓神,表示自己對磚神的愛慕之意;又用三千弱水的號繼續勾搭黑貓神,表示自己對熱心讀者的感激之情;平時小馬甲去提醒「三千弱水更新了」「高樓林立又鬧騰了」等等重要的環節。

日後的主要走向已經定好了:

第一條線,上三千弱水那個號時一見到黑貓神上線就拉他討論劇情,對三千弱水的文更上心;另外還要摸清他的萌點,寫到高樓林立那邊去。

第二條線,用高樓林立的號跟黑貓神建交的時候所有意見虛心聽取,堅決不改;摸清他的雷點,寫到三千弱水那邊去;更重要的是一定要熱烈地跟他吐槽「哎今天又遇到了那個混蛋讀者……」

第三條線,開小馬甲進入看戲狀態。

真是完美啊!蘇明對著自己的計劃感慨。

相信接下來那傢伙的表情一定會扭曲再扭曲,光想想就樂死了。

為了讓計劃更完善,蘇明私敲編輯:「下一期不要把我兩本書排一起了,三千弱水那篇先別上榜吧,我有新計劃!」

「……什麼新計劃」

「我給你發份文檔吧。」想了想,蘇明覺得這計劃有時是要自家編輯幫忙的,於是把《三線計劃》發了過去:「情況有變,所以改用這個計劃……對了,如果你發現我的舊文又被拉出來鞭屍,不要大驚小怪,那是我自己幹的。」

「……你又幹了什麼……」

「看後花園。」蘇明言簡意賅。

他自己也點了進去。

今天出門前他就先批了一個新馬甲,以淳樸的語氣表達一個三觀不正的新人對高樓林立的愛意。多年踩在風口浪尖往上爬,蘇明能夠拿捏每一種語氣,更清楚怎麼戳到自己自帶的那群黑人軍團的炸毛點。

果然,帖子剛放出去沒多久黑黑們就來了。他上班一天,回來時已經熱鬧無比。而且跟以前一樣,黑貓神的分析貼再次被拖出來當論據,引用了一遍又一遍。

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啊!一定要落實黑貓神的磚神名號!

果然完美啊!就在蘇明無恥地誇著自己的時候,編輯那邊的反應也很直觀地傳達過來:

「???」

「………………」

「!!!!!!!!!!!!!!!」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12

黑貓神發現自己被封為「磚神」已經是第二天午休時的事了。

他看到那個腦殘粉絲發表的言論,頓時氣得要死,這樣瞎誇不是把高樓林立往風口浪尖上推嗎?一個腦殘粉果然等於十個黑!

同時黑貓神又想到,如果蘇明知道自己是黑貓神時會怎麼樣。

一定會氣得要死吧?那時他公司這邊也不順利,看到蘇明的文就像眼中釘肉中刺,一有不爽就披著黑貓神馬甲上去把它往死裡踩。

如果被他知道了……

不行!堅決不能讓他知道!

黑貓神拉出塵封已久的「臨淵羨魚」,噼裡啪啦地寫了一通力挺高樓林立的話。當然,他不像那個粉絲一樣腦殘,他是有理有據地對黑貓神的磚頭進行辯駁,並且讚美高樓林立的進步越來越大,新文比他的封神之作還要棒。

此貼一出,無數黑黑蜂擁而上,直接把臨淵羨魚當靶子。

黑貓神既然是磚神,舌戰群黑一點壓力都沒有。等高樓林立的粉絲看見勢頭大轉,紛紛驚喜莫名,興沖沖地來參戰時,黑貓神才退出戰場。

他要……去遛彎。

純遛彎。

嗯,設計部風景特別好。

黑貓神毫不意外地看見蘇明正打開後花園在看。他有點兒緊張,又有點兒期待。

蘇明會是什麼反應呢?

噗——

蘇明的反應很激烈,直接把一口水噴在屏幕上,然後手忙腳亂地找東西去擦。

這麼激動?黑貓神很高興,他戀戀不捨地瞅了幾眼,然後才溜回辦公室拿出手機給蘇明發短信:「後花園有人黑你,我去幫你大戰了一場,這次千萬不要寫種馬來打我臉啊。」

按了發送鍵以後黑貓神像個向大人討糖吃的孩子,樂滋滋地等著蘇明回覆。

那邊的回應很快就來了:「嗯,我不會。」

這麼平靜?!剛剛明明很激動的!!黑貓神撓牆。

糟糕,他又想出去遛彎了……

不過黑貓神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上的好友申請轉移了,一個來自高樓林立,一個居然來自……三千弱水?

而且他們申請的對象都是黑貓神!!

可惡!蘇明剛才那樣敷衍自己,卻跑來說「磚神我想跟你深入探討一下BLABLA……」?跟一個追著他砸磚的人有什麼好聊的?聊人生理想?

黑貓神的心思又偏了。

他並沒有發現自己似乎、好像……在跟自己的馬甲較勁。

糾結了一會兒,他點了同意,順手把三千弱水的申請也通過了。

剛準備跟高樓林立溝通,三千弱水那邊就說「我看見你給高樓林立的磚評了我想跟你聊聊因為我最近好像進入了瓶頸期……」。黑貓神猛然發現自己最近都沒好好追三千弱水的文,趕緊點開上次看的章節往下追。

這一看,完了,他好像被吸引了!這文絕對不比蘇明那篇新文差啊……

可是他好像不太能狠心挑刺?把前文大致溫習了一遍,黑貓神開始跟三千弱水討論劇情設定,三千弱水很謙虛,所有意見幾乎都被他接納了,慢慢地,黑貓神也就放開了,居然還找到了當初跟高樓林立聊天的感覺。

黑貓神忽然又糾結了:「我這樣是不是有點渣?」

回頭一看,高樓林立那邊也在鍥而不捨地表達他對黑貓神的欽佩之情,請他的磚頭來得更猛烈些……見黑貓神沒回應,他還用上無數表情來各種賣萌各種躺平任調戲。

看上去就像是當初高樓林立追著臨淵羨魚跑一樣。

自己哪裡算渣,這才是渣!!!!

黑貓神很不爽,非常不爽,於是他毫不猶豫地在聊天框裡掄起磚頭猛拍高樓林立的文,措辭那叫一個狠,言語那叫一個毒。

高樓林立發出個表情淚汪汪地看著他。

黑貓神想到蘇明這麼淚汪汪地看著別人,心裡更不爽了,拍得更起勁。

突然,他的手機收到一條短信。

「我被人拍了,不想寫文了。」

發件人蘇明。

日日日日日日日日!!!!!

黑貓神立刻就崩潰了。

蘇明找的人可不就是自己麼?自己跟自己較什麼勁啊!這下好了,還得想辦法安撫因為磚頭而不想寫文的蘇明!!

怎麼能坑啊,那個看似風情萬種實則情根深種的老闆娘立刻要遇到危險了,坑了自己上哪找下文看!!!

======================================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13

蘇明看著對方一條一條短信地發過來安撫,再瞅瞅屏幕上閃動著的對話框,忽然就覺得有些好笑。

自己這不是無聊麼?

其實他能夠把黑貓神耍得團團轉,是因為黑貓神還喜歡他的文而已。

老拿自己的文折騰也沒意思,誰也不欠誰的,何必弄得那麼苦大仇深。

蘇明拿出手機,編輯信息。

「我知道你是黑貓神。」

「其實三千弱水是我的馬甲。」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14

黑貓神看到蘇明的短信時差點跳了起來!!

可是今天是月底啊!午休時間一過,各個部門的人就像走馬燈一樣走上來,殘忍地剝奪了黑貓神出去遛彎的權利!

一直到下班,黑貓神才從繁忙的公事裡脫身,他也不去開車了,直接衝向公交車站。

因為跑得太急,他扶著站牌很沒形象地喘著氣。

蘇明顯然被嚇到了,他小心地挪後一步:「……BOSS?」

黑貓神終於緩過氣來,抬起頭看著他,眼神發亮:「我是臨淵羨魚。」

蘇明:「……」

我喜歡的作者不可能這麼無聊-終

「高樓,我,那個……我拿你的三線計劃為原型寫了篇文……」

「沒啥。」

「它、它一不小心紅了……QAQ」

「在哪?」

「接下來我不知道該怎麼寫啊,你跟我說說你們接下來的發展行嗎?」編輯沒敢說他被文下一堆「X死老闆」「求燉肉」「肉肉肉肉肉」嚇到了。

萬惡的甜食!他只是去當臨時編輯而已,作者不夠幹嘛要親自上場啊!!

「哦,沒啥,你可以這樣寫,」蘇明笑著回覆:「謝謝大家,我們已經相愛了。」

「……!!!!!」

寫在最後的話

揉臉,作為一個深度拖延症&刷新網頁綜合徵晚期晚期患者……

LZ這人難控制自己不在網上閒逛,所以想著找點事情轉移注意力……

結果一不小心寫了一萬多= =|||||||這字數已經嚴重超標了有木有……

結果這文還是跟以前一樣有點爛尾orz對不起了各位

今天把屯了好久的全職高手看完了,好開心,希望大家都能找到好文看啦XDD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