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ơn quỷ – Tùng Thử Quế Ngư

山鬼by松鼠桂鱼

( 温馨 / 短篇 / 治愈 / 鬼神 )

也许,山鬼会一直沉睡不醒——如果柳公子没有来到凤栖山。

凤栖山是邺城城南的一座小山,没有依山傍水的优美景致,也没有翠绿映山的雅致氛围。只是一座光秃秃的小山,灰蒙蒙的,山头上的那片天总是有很多云堆积着,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就在这凤栖山里,住着一只小小的山鬼。

或者说……是睡着一只小小的山鬼。

山鬼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谁,他只知道自己叫山鬼,是凤栖山的山鬼。直到柳公子踩烂了它的小枕头,他才从那个很长很长的梦里醒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眼前那个一脸诧异,青衣白面的年轻人。

“你是山神?”柳公子是邺城城北柳家庶出的公子,不大受柳老爷柳夫人的喜欢。这次误打误撞地进到了凤栖山,跟随着的仆人先回去报信了,留柳公子一人在山里等待。

柳公子自小便喜读神鬼志,也相信那些被夫子斥为“乱神怪力”的东西。此时双目盯着眼前这个瘦瘦小小,淡白色的一脸茫然的纤细小人儿,煜煜发光。

“不是。”山鬼摇摇头,“我是山鬼。”

“鬼?”柳公子皱起眉头来,黑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山鬼瞧,“那我怎么还能看见你?”

山鬼愣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啊……我也能看见你呢。”

柳公子恍然大悟,举起纸扇敲了自己脑袋一下:“哦,我知道了!我肯定是第一个见到你的人!昨夜我读的那个故事里就写着,鬼怪通常能被第一个发现它的人看见自己的形体。”

山鬼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不过他没有纸扇,只能伸出巴掌猛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哦,原来是这样!”

柳公子看见山鬼附和自己,喜滋滋地拍了拍山鬼:“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的。”

山鬼不大明白他的意思,不过看见柳公子唇红齿白的笑靥,心里也美滋滋的,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哦。”

两人又东一句西一句地聊了一会儿,柳公子家的仆人还是没来。

柳公子有些焦急了,可又因为有个山鬼在身边陪着自己而觉得开心。

“山鬼,你没有名字吗?”柳公子问。

山鬼摇摇大脑袋:“我就叫山鬼。”

“我叫柳垂碧,你可以叫我阿回,这是我的小名哦,除了娘亲,没有人知道的。”柳公子冲山鬼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眼前这个小山鬼有种投缘的感觉。

“不如,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了!”柳公子自信满满地说。

山鬼睁着一双迷茫的眼,捕捉到柳公子弯成月牙状的黑眼睛,情不自禁地点了头:“好啊。”

“嗯……叫我想想,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柳公子咬着折扇,苦苦思索。片刻间想了七八十个名字,可每一个都觉得配不上山鬼。要么太俗,要么太艳,都不适合眼前这个糊涂的小山鬼。

“哎,我给你取不了名字。”最终,柳公子放弃了。一声叹息,哀怨地看着山鬼。“我想不到配你的名字。”

山鬼直直地伸出小手去,贴在柳公子蹙起来的眉心,努力地熨平那些褶皱:“没关系,我就叫山鬼,挺好。”

柳公子看见山鬼小小的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伸手抓住额上那只微微有些冰凉的小手,扑哧一声笑了。

“你真好,山鬼。”柳公子眼里全是笑意,衬得一张白玉似的脸生动起来。

“啊?”山鬼不解。

“如果有朝一日我死了,我就来找你,也来做个快活懵懂的山鬼。”柳公子拍拍掌中蜷缩起来的淡白色小手,“你说好不好啊,山鬼?”

山鬼点点头,这回他听明白了:“好啊,我等着你。”

柳公子开心地一笑,露出一颗顽皮的虎牙。“那说好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山鬼不知道什么是拉钩上吊,可是“一百年不许变”他是明白的。区区一百年,对于一个山鬼来说,只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况且山鬼足够自信,就算是一千年、一万年,他也不会忘记柳公子的。毕竟,这是他醒来后认识的第一个人。而且这人还会冲他笑,给他取名字(虽然没取出来)。

天黑的时候,柳家的仆人终于来了。柳公子坐进轿子里,掌心依稀还有一抹凉凉的触感。

“再见,山鬼。”

柳公子冲着帘子外那个淡白色的身影微微笑道:“一百年不许变哦。”

山鬼点点头:“我知道,一百年嘛,我会记着的。”

柳公子满意地挥挥手,撂下的帘子。柳家的仆人互相对视一眼,眼中有什么隐秘的光。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嗤笑起这个神神叨叨的二少爷来。

山鬼坐在碎石堆积的山头,望见坐着柳公子的轿子一点点消失在山的那头,心里忽然空落落的。他飘回自己的小洞里,想继续做那个没做完的梦,可是小枕头已经被柳公子踩碎了。他只好靠在山岩上,闭着眼睛,想进入梦乡。

可是……满心满眼,全是柳公子开心地微笑着的脸,还有那颗顽皮的小虎牙。

山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睁着圆眼睛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了,只好垂下头,自己数手指头玩。

咦?!怎么又想起来柳公子握着自己手指的感觉了?!

山鬼好郁闷啊,只能睁着眼睛,一直一直地盯着凤栖山头顶上那片灰蒙蒙的云彩。山鬼开始觉得,也许一百年,也是很长很长的。

迷迷糊糊地想着,耳边忽然传来不大真切的呼唤。

“山鬼,山鬼!”那声音澄澈悦耳,像是柳公子的。

山鬼伸出巴掌,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他一定是太忧愁一百年的约定了,所以才出现了幻觉。

“山鬼!山鬼!我是阿回啊!!”那个很像很像柳公子的声音还在不休止地叫着,一声比一声近了。

山鬼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山的那边,一抹淡青色的身影愈来愈近,朝着自己飘过来。

真的是柳公子!

山鬼顾不上疑惑,大眼睛里已经萌生了笑意。

“不是说好了一百年呢吗?”山鬼看着飘到了自己面前的柳公子,忽然伸出手去,贴到了柳公子的眉心。“你怎么也变……”

“嘻嘻,我实在想你得紧,就来了啊。”柳公子打断他的话,淡淡地笑起来:“怎么,山鬼,你不欢迎我吗?”

山鬼迷蒙的大眼立刻睁得圆圆的:“怎么会!”

那日柳公子并没能回到柳府,抬轿子的仆人受了柳夫人的指使和好处,在半山腰就将柳公子连人带轿子一起推了下去。凤栖山突兀得很,遍山没有一棵能够阻挡的树木。柳公子嘴角还挂着一丝恬笑的时候,便死在了凤栖山山脚。

柳公子还是笑嘻嘻的,飘过去,牵住山鬼的小手:“那不就得了,山鬼,往后,记得叫我阿回。”

山鬼很用力地点点头,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任由柳公子,哦不,是阿回,牵着自己的手,往山上走去。

这下,小小的凤栖山里,便有两个山鬼了。

——完——

One thought on “Sơn quỷ – Tùng Thử Quế Ngư

  1. Pingback: [Quà mừng năm mới] Sơn quỷ – Tiểu Lâm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