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ợi dây đỏ mềm mại – Tinh Xích Yến

Tên gốc: Ôn nhu đích hồng tuyến

温柔的红线 by星赤宴

<一>

寒露。每年这天,我总会提早半个小时出门,绕到公园旁的小树林后面,那棵年老的树。我总认为,在这里我会遇见什么,那将会是我生命中不可抹去的永恒。

原本我想今天将和过去十几年一样,带着那份由兴奋疾转跌落的失望而归。但我知道,今天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起来,不可再停止地。

沐浴在晨曦下的金发男孩,安谧的脸庞柔和而美丽。

外国的少年果然是个美好的物种。

或许是那根不小心被我踩断的树枝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少年。他回过头时,露出一个天使般温柔的微笑,“……你来了,乔。”

乔。我吗?

<二>

—喂,乔。你为什么又是男生。

—我怎么不能是男生?就算是女生也应该是你。你比较可爱。

—可是……

<三>

男孩说,我叫乔,他叫亚力。上辈子是恋人。

是吗,恋人。相爱的人啊。

我每天都会去树下找亚力,而每次他给予我的笑靥总给我最大的愉悦。每一次的相距是短暂的,每一次都是听亚力讲上辈子发生的事,每一次那张柔媚的脸总会露出或高兴,或悲伤,或幸福的表情。那就是上辈子的我带给这个金发男孩的回忆么?

忽然有些妒忌上辈子的我呢——让亚力露出那种幸福的表情。

只是两个人的记忆,为什么只有我不记得。

如果我记得,就……

“喂……乔……乔……?……乔!”

“……啊,对不起,我走神了。”

“真是的,至少尊重下讲话的人啊。”

“是,是,抱歉。你继续。”

不满着抱怨的脸也很可爱。

如果我记得,就不会妒忌上辈子的自己了。

<四>

“……那时候,乔每天都会来找我呢。我真的很开心。……”

“……可是后来,我们的事被神父发现了。神父说我们这样是污秽的,我们的心在上帝的圣光照耀不到的阴暗处被恶魔控制了。神父说要给我们洗去邪恶。……”

“……那时乔好英勇地打伤所有使徒把我救出来呢。……”

“……再后来不知为什么,传言说我的祖母曾是女巫。于是所有人都把我当成异类,远离我,他们说我有女巫的血统。还有人说,是我用巫力迷惑了乔让你迷恋着我。……”

“……村民们开始针对我。有好几次还烧了我的屋子。他们是想烧死我吧。可是没成功。……”

“……但是后来教会还是要烧死我啊。因为我是女巫的后代。……”

“……行刑前你的仆人偷偷跑来告诉我说你被你父亲关起来了。乔,还记得吗,你那时让你的仆人告诉我,你会生生世世记得和我最初的那个约定。……”

“……乔,你现在还记得那个约定吗?我还记得哦。……”

<五>

昨天回家时,才忽然发觉亚力似乎从没体积过自己现在的名字,我也并不知道亚力现在的情况。只是每天的见面和讲述。而顾着回想过去点滴的我们,完全忽略了今世的存在。

“嘿,许源,发什么呆呢。”死党猛地搂过我的肩膀,过高的体温让我有点闷。

“没什么。”

“嗨,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女朋友?亚力是男的,能算吗?

“勉强算是吧。”

“诶!真的!?长什么样?漂亮吗,还是可爱?”

“嗯,柔美……吧。”

“啊,是个美人吗!?……你小子真命好,找到了美人当女朋友啊。可怜我还是光棍一条,……”

亚力应该算得上是个美人吧。那种像天使般干净透明的美,温柔而暖和的美。可是那样的美却并非我所独享,还有上辈子的我。亚力总是以幸福的言语讲述自己和上辈子的我之间的事,即便知道亚力口中那个乔也是我,但总觉得是在听他和别人的故事。

莫名的妒忌。只因我不记得。

“喂,许源,等哪天带你女朋友过来碰个头吧。”

“嗯。”

<六>

诶?我?白蔚海。

<七>

—乔,人们说,月老会在相恋之人双方的尾指上绑上红线呢。

—嗯,怎么?

—你看见那条红线了没?

—我?……没有。……亚力你看到了?

—嗯。

亚力手指上那条红线的彼方,是我,还是乔?

今天下起了如尘般的雨,落在发梢时白蒙蒙的,然后越积越多,最后变成水滴落下。

我撑着伞来到树下,发现从树缝中垂下一只手臂,往上看才发现是亚力。像小猫一样得安睡,金色的发丝乖巧的贴着白皙的脸颊。会感冒的哦。

外国的绅士,都是亲吻女士的手背的吧。

“……唔……”

“抱歉,吵醒你了。”

“……你来了,乔。”

绽放的笑颜,以及与初次见面时相同的话语。

也许,亚力只是透过我寻找着那个叫做乔的灵魂。

“蔚海,你喜欢乔吗?”

“嗯,我最喜欢乔了!”

<八>

最近亚力不再讲上辈子的事,他说该说的都说完了。

所以我们最近总是静静地坐在一起,无言地看着太阳下山。似乎还算得上是件罗曼蒂克的事吧。

就像现在。亚力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橘红色的彩光染红了平静的脸。

“……许源……谢谢你……”

我颤了下。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好听的声音,轻唤我的名字。为什么道谢。

“……或许,是我太乱来了吧。只因为你和乔长得很像就固执的认定你就是乔的转世。”

“也许,乔还没转世吧,或者,他并不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

“我每天每天地向你讲我和乔的事你会不会觉得无聊,或者很恶心?”

“我想去其他地方找找,看看能否遇见乔。”

“……”

亚力要离开了吗?认定我不是他要找的人就要离开了吗?那这样的我,连个替身的都不如。也许我真的不是他所说的那个乔。我没有与亚力能产生共鸣的记忆。

所以,我还是许源,也只能是许源……吗?

“……你为什么就那么肯定我不是乔呢?我……”

“许源,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乔和我有个最初的约定吧?”

“……”

“那,你知道那个约定是什么吗?”

最后一点弧度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余下漫天冷静的黄昏。

我,不过是许源。

<九>

自从那天后,我就再也不见蔚海的踪迹。也许他真的已经离开,去寻找那个乔了吧。

他和乔的那个约定究竟是什么,重要得连我的心情都能弃之不顾。

“老师,我头痛,想去下卫生室。”

如果我记得,如果我是乔,如果我知道那个约定……如果这些都不是如果,我就是乔了。那么,与那些事产生共鸣,拥有上辈子的记忆,成为蔚海口中的那个真正的乔。

如果能,就好了。

“许源,要不要去看看学姐学长们排练舞台剧?”放学后死党跑过来问说。

“不要。”

“哎呀,走吧走吧。”

……我说过我不要的吧。

礼堂里,学姐学长们的排练让我有点想睡,断续的剧情拼凑不全变得很没看头。

“我要回去了。”

“等等啦,他们今天排练的是最后一幕哦。看完再走啦。”

英俊的王子对公主说:“哦,我亲爱的玛利亚,我该如何向你倾诉我真诚的爱意呢!?”

公主说:“弗瑞德,英俊的王子,那么请给我一个誓言吧,让我永恒相信的誓言。”

王子单膝跪下,亲吻下公主的手背,道:“玛利亚,我以皇族高贵的血统起誓,我弗瑞德对公主您的爱意绝对无半点虚假,从今天开始,我的心将永远陪伴您,……”

原来是这样。

“……我有事先走了。律理,谢谢。”

<十>

今天蔚海依旧没来的样子,但我觉得,他一定就在这附近。

“……蔚海……蔚海……”

“亚力……亚力你出来好不好?”

“亚力……你不是要我说那个约定是什么吗!?”

“亚力,无论你去往何方,无论你变成何样,我,乔,生生世世绝不忘你,绝不弃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永恒的羁绊……”

“亚力……出来好不好?”

“……”

难道我错了吗,他真的已经不在了?

“……唔……”

我回过头,亚力擦着止不住的眼泪,哽咽着笑了。

那样温和美丽的笑容,和着眼泪,融在晚霞暖暖的温度里,变成化不开的深深欣慰。

“……我来了,亚力。”

<零>

“蔚海,我看见那条红线了。”

“是吗……好温柔呢。”

*E N 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