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ãnh mạc tình nhân – Chuế Mộng

冷漠情人 by 綴夢
小攻高天翌:電腦網路公司的工程師,25歲
小受季蘭清:大學生,21歲
1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嗎?」
季蘭清雙眼圓睜,氣勢磅礴的瞪著坐在沙發上專心打著筆電的男人,那張清秀的臉蛋正發出像聖誕節烤熟的火雞般盛怒的紅光,像高貴品種的波斯貓般神氣活現的眼睛射出盛氣淩人的迫力,似櫻桃般薄嫩的嘴唇任性的噘了起來,幾乎可以吊三斤豬肉。
「無!」一身體面打扮的男人連頭都不抬一下,僅只是冷淡的應了一聲。
「高天羿!」見他視自己為無物,季蘭清忍無可忍的沖到他面前,把他的筆電搶過來摔到一邊。
這 下男人終於有了反應,他抬起頭來正視季蘭清,英俊的臉龐沒有任何表情,看來睿智的幽深黑眸依舊清冷,看不出喜樂哀樂,正當季蘭清慶幸總算成功將戀人的注意 力轉到自己身上之際,只見他不急不徐的站起身來,將那臺筆電給撿了回來,用手拍掉沾在上面的灰塵後,重新坐下來,然後小心翼翼的把筆電打開來仔細檢查有沒 有壞掉,一副那臺筆電是什麽珍貴的寶貝似的。「請你別摔我的筆電,這是很重要的工具,我工作所需的重要的資料都在裏面。」
雖然他的口吻淡淡的,卻有一股令人震懾的威力。
季蘭清聽了差點沒吐血,一臺筆電竟然比他這個活生生的人更有吸引力!!這個工作狂魔!連難得的休假日都不離工作二字,把他這個戀人丟在一邊坐冷板凳,太過份了!「一天到晚工作工作的,有完沒完!在你眼裏是我比較重要還是這臺破筆電?」
高天翌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說了一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筆電!是我工作時不可或缺的寶貝。」
「你!」真是晴天霹靂,季蘭清的臉都黑了一半,「那我算什麽?」從相識、交往到同居也有四年的時間,雖然他什麽家事都不會做,廚藝又爛到連狗都不吃,但至少他每晚都無怨無悔的奉獻他的身體與心,好歹也算是他的戀人吧!可是他竟然說這樣無情的話來。
「戀人。」高天翌邊注視著筆電上的液晶螢幕邊答覆。
季蘭清安了一下心,還好他沒答”炮友”,不然心髒再怎麽強大都不夠傷。「你既然知道,還說筆電比我重要是什麽意思?」他得理不饒人,咄咄逼人,非要他說出個像樣的理由來。
「對我來說,工作就是一切,戀人是調劑品。」高天翌簡單明了的陳述,「有什麽不對?」
「你 這個無情的人!」季蘭清大受打擊的往後退了好幾步,「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什麽嘛!虧他特地推掉朋友去聯誼的邀約,只為了能和難得休假在家的戀人一 整天都在一起,他還計劃兩人出去看電影、逛博物館、在美麗的夜色之下吃一頓燭光晚餐等,就像普通的戀人們恩恩愛愛的約會。
「我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這樣,一點也沒變過,你不是從認識我的時候就知道了嗎?」
說的沒錯,高天羿一直以來都是冷漠的個性,除了工作之外他對其它人事物都漠不關心,當初也是季蘭清先去向高天翌告白,繼而死纏爛打,好不容易才贏得交往的機會成為他的戀人,但是高天羿從頭到尾都沒說過一句喜歡他的話。
「我知道了啦!」季蘭清在一時悲憤之下,像負傷的野獸,沖動的吼著:「分手!我要和你分手!我不要你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不喜歡我!」

2

「哦,是嗎?」高天羿打字的手停了一下,不一會又繼續敲打,彷佛季蘭清只是在做例行的報告一樣,臉上表情一點也沒變,似乎沒有為這宣言震撼到的樣子。
「你聽到我說分手沒有一點反應也沒有嗎?」見他無動於衷,真正受到震撼的反而是季蘭清,「是不是有沒有我你都無所謂?」
「不,」高天羿的聲調一如往常冷如水淡如冰,「是你至今已經說過太多次分手了,卻沒有一次實現過,所以不是很稀奇。」
「我告訴你,我這次是認真的!」季蘭清氣到理性全失,直接撂下狠話。「我要離開你,我現在就從這裏出去,不會再回來了!」
「你有地方可以去嗎?」
「當 然有!」季蘭清打腫臉充胖子,既然都到了這個下不了臺的地步,就算是沒有也要說有,早知道當初就不要為愛迷昏頭,把租的小套房退掉,不顧尊嚴的搬進來,到 頭來卻是剃頭擔子–一頭熱,他這廂愛得火熱,那廂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你可別小看我,我認識的人多得是,以我受歡迎的程度,不用我開口,隨便一個大學 同學都會讓我住。」
「那就隨便你羅!」高天羿紋風不動,好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該說他太冷靜還是太過不在乎。
「你沒有別的話要說嗎?」季蘭清咬牙切齒的擠出話來,兩只手捏得緊緊的。「我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再見,慢走。」高天羿就像在道晚安一樣雲淡風清。
可惡!氣死人了!他竟然毫不挽留。
「好,你就不要後悔!」守住最後一絲尊嚴,季蘭清不讓自己在他面前掉下一滴淚,他賭氣似的轉過身,往門口走去。「我真的要走了哦!」他走到門前又停了下來,決定再給高天羿一次留他的機會。
「出去之後記得把門關上!」滿心期待一下子遭到戲劇性的毀滅。
「放心,我會關的!」季蘭清臉都歪了,真恨不得能剖開高天羿的胸膛看他裏面到底有沒有心!他把門打開時故意弄得很大聲,又慢條斯理的穿鞋,就當他大發慈悲給高天羿最後一次機會,快追上來!
「那不送了!」
但他千等萬等等到的還是令人失望的言語。「我走了哦!你以後不會看到我了。」他臉臭臭的穿上鞋子,正當他准備負氣離去之時,從背後又傳來高天羿的聲音。

3

「聽說等一下會下大雨呢,還會刮大風,因為臺風很快就會降臨本地了。」
「你說什麽?有臺風?」季蘭清放在門把上的手霎然僵住,他轉過頭看向高天羿,眼睛驚詫的瞪得大大的。「我怎麽不知道?」
「剛才網路上的天氣快報登的。」高天羿又說,「是強度臺風的樣子,不知會不會又要鬧水災了,甚至發生土石流,到時有很多人會流離失所吧,臺風這麽強,搞不好連招牌都會被吹下來,砸傷那些路人或沒地方躲的遊民吧。」
「招牌掉下來?砸傷路人?」季蘭清越聽臉越綠,怎麽這麽不巧?偏偏挑到他要出走的日子刮臺風!他最怕痛了,要是他這一走剛好遇到臺風把招牌吹落,好死不死砸到他臉上血流如注,那不痛死了?
「對了,等一下晚餐我打算煎冰箱庫存的牛排吃,幸好昨天就買好不用出去買。」
「等等,」那不是他最愛吃的食物嗎?季蘭清把眼睛張得很大,腦子裏立刻浮現香味四溢的牛排,忍不住口水直流。「你剛說有牛排?」
「對呀,本來是兩人份的,不過既然你都要出走了,那我就可以一個人吃兩份了!反正不吃也浪費。」
「誰說我不吃的?你怎麽可以一個人獨吞。」
「你不是說要分手要離開我不再回來嗎?那我當然一個人吃掉了。」
季 蘭清憤憤的咬了咬牙,他居然拿話堵他!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不能收回,他大可就這麽走出去,證明他說到做到,不會再受他影響,然而耍任性的結果可能會造 成一生的遺憾,不但曝露在臺風的威脅下生死堪虞,也永遠沒辦法再回到高天羿身邊,當然他也可以回心轉意,選擇留下來,與高天羿兩人在溫暖的房子裏共同享用 香噴噴的牛排。
「牛排是上等的牛肉,鮮嫩多汁,我准備淋上肉醬,一定很好吃。」高天羿像是料理節目的主持人般描述得令人食指大動,不知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說給他聽。
季蘭清在美食與自尊中掙紮,牛排與臺風要選哪一個,真是困難的抉擇,「我決定今天先不走!」內心的天使與惡魔兩相纏鬥後,終究難敵美食的誘惑,他重新走了進去。「有臺風怎麽走得了!渡過今晚再說。」
「真可惜,我還以為我可以一個人獨享!」高天翌慵懶的靠在沙發上。
「別想,我也有出一半的錢!」季蘭清氣嘟嘟的說,搶奪食物的怨恨比殺父之仇還要大,完全忘記他先前發下的豪語。「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吃掉的!」
「隨你!」高天羿瞄了他一眼,嘴角微微的上翹,不露痕跡的微笑,但季蘭清卻沒有發覺到。
小貓真好騙,給他點餌就上勾了。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