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you want me – Nam Tẩm

Dont you want me – 南浸

A大有个莫名的风俗,就是每年四月的花式跳绳大赛。

即使运仧动神经迟钝如董家鸣,也不得不拿起跳绳练习做着跳跃运仧动。

他掂了掂手里的跳绳,是曾经是邻居现在同寝的学弟帮他买的。虽然绳重一点比较好摇但是为了各种花样所以不是很重,在三四月已经不会有冻裂的危险的塑料外壳是花哨的粉色,好像不太适合这个年龄的男性的样子,收到这个三块的跳绳的时候他在无框眼镜后的眼镜微微眯起

,眉毛浅浅地皱了一下,学弟爽朗地笑笑说附近地超市都卖光了,如果学长不喜欢的话他可以用彩色胶带帮他缠一缠。

他用中指推了一下自己下滑了一点儿的眼镜说没事不用麻烦了。

他不太喜欢麻烦别人,但除了这个朝气蓬勃的学弟也没有其他人为他无条件服务。对了,背包里还有前天学弟送来的饼干来着,趣多多曲奇饼,很可爱的样子。当时问他问什么总买这个牌子,学弟笑笑,没说原因。

学弟似乎很喜欢可爱的东西。他这么想着。

不过在叹了口不知为何的气紧接着去练习跳绳之后他就忘了刚才似乎一闪而过的想法。

因为学校的跳绳比赛,平时只有寥寥几人的操场终于挤得熙熙攘攘,连校内的食杂店都门庭若市了。

跳着跳着,因为鞋的缘故脚就崴了。他清晰地听到了骨头错位的声音,眼镜后总是淡漠神情的眼睛有着一瞬间的慌张与羞赧。离他比较近的一个女孩子扶起了他又很快地闪在人群中,原因他没多想,因为右脚疼得不行。

看来是没办法走路的了,高中的时候因为打篮球崴过几次右脚,因此右脚很容易受伤。把浅粉色的跳绳卷了卷塞进卡其色外套的衣兜里,硬是挺着蹭到了附近的一棵还没有抽芽的树边,靠在树干上掏出手机,按了一个快捷键。

很快地,董家鸣就看见唐青小跑着赶了过来,还撞了几个人。

“学长你没事吧!”语气很焦急。

还没等自己多说什么他就把董家鸣一背,直接冲到了医务室,似乎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一样。不过董家鸣自己知道趴在这个人背上是一种比较踏实的感觉,但这种感觉还是没有右脚传来的疼痛来得剧烈就是了。

经过一顿折腾后,总算是把脚裹成了个粽子,然后董家鸣就在唐青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回了寝室,如果他不是个二十岁的男人那么这个场景活像一个少年在扶着他的爷爷或是奶奶参观学校一样。

唐青还有课,走前像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要小心、注意脚之类的话。偶然觉得很感动。

唐青走后寝室就剩他一个人,把眼镜一摘,人横躺在下铺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上铺的床板——对了,这个下铺还是和现在他的上铺的唐青换的来着。

偶尔少女心一下的大男人突然不知道是被自己雷到了还是被他的学弟感动到了。

总之就像是心被戳了一下。

拽出身边背包里的曲奇饼,扯开包装,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用力地嚼着。好甜。

容易受伤也就容易好,没几天董家鸣又拖着腿到操场跳绳了。想着单脚跳绳也算是个花样了,董家鸣还是以一个X青团员的优良品质,去练习了。

跳了不到三分钟自家上铺就像老母鸡看小鸡雏一样冲了过来,“学长!你不能做剧烈运仧动!”说罢就把自己新买的墨绿色的跳绳抢走。算了,外套里还有那副粉色的呢。

董家鸣讪笑一下,“我不是想着早点儿练练嘛。”

对面的人一下子就像是被自己的表情shock到了一样,不过之后就抱着一脸委屈的小样子不满地说:“可是不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你要是再受伤的话我也是会担心的啊,学长你也不希望我因为担心你的身体而成绩下降吧——啊天啊,明天还有抽测!”随即委屈的表情就像川剧变脸一样变成了悲怆。

董家鸣反而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挥手叫唐青赶紧去复习并示意自己不会再做剧烈运仧动,小学弟才像是如获大赦一样神速撤退到图书馆。

反正没事,甚是无聊,他就在人挤人的操场中找几个可以言语祸害的对象。

例如寝室里另一张床的下铺小隋,风流不说,整天笑眯眯的,连跳绳的时候都是一边笑一边做花样,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然后他推推眼镜,刚好有着经典的腹黑反光。

“小隋啊,你知道么,跳绳的时候最忌讳笑了哦。”不粗的眉毛一挑,并不秀气,倒更是阴谋得逞的笑容。

“哦?何出此言?”

“有砖家说过。跳绳的时候由于人体上下震动,一笑丹田就漏了,丹田一漏就会泄气,一泄气下面就软了。”

“……”

然后董家鸣又一笑:“淡定点,我说的是腿软,不会耽误你夜夜新郎的生活的。”

没有唐青,也只能做点这种无聊的事情打消时光。

跳跃式的思维的结果,就是又几天过去了,那个倒霉催的比赛也迫在眉睫了。即使运仧动神经迟钝如董家鸣也不得不参加,当然初赛就下场这是后话。

唐青虽然从不练习,但他高中就是花式跳绳队的,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决赛。

董家鸣就默默地带着最近被自己用言语蹂躏的可怜的两个室友来为另一个室友加油——没准是为了比赛会场提供的免费饮料也说不定。

距离决赛开始还有十分钟。

董家鸣站得很靠前,抱着饮料杯子,低头看着挤进来的时候被人踩了一个脏鞋印的球鞋发呆。

然后属于介质的空气为他传来了一个无论何时他都会辨认出来的声音:

“学长!”

唐青脸上有点汗,被光一照看起来有些油腻,却也朝气十足。“谢谢你来!”然后塞在他手里一些零食,就赶快地跑走了。身后似乎有个别女性声音的荡漾笑音。

旁边平时对他畏敬三分的室友见食忘义,一人抢了两袋小食品。于是董家鸣的手里只剩下了趣多多曲奇饼一包。

反正很爱吃,也没介意那么多,顶多回去多祸害两人几句。眼下便一边嚼着饼干一边看着比赛。

曲奇饼的味道很好,足以填充心的空间。

日子过得很快的,晃眼这学期就过去了。暑假的阳光很热辣。

曲奇饼董家鸣吃了一包又一包。一直不讨厌这个味道。

他和唐青是同市的,于是一起挤火车回家。

但还是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

回家后无聊看电视,看到某个广告。几个小曲奇在敞篷车里唱着欢快的歌:

“Don’t you want me,baby~”

Fin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Don’t you want me – Nam Tẩm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