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ây là một câu chuyện về minh chủ và giáo chủ – Bạc Mộ Băng Luân

Tên gốc: Giá thị nhất cá minh chủ dữ giáo chủ đích cố sự

这是一个盟主与教主的故事By薄暮冰轮

( 古代輕鬆甜文短篇 )

盟主近来鸭梨很大,原因嘛……自然是因为近来武林太过安逸,大家开始吵着闹着要去和魔教切磋切磋。

盟主头疼,摊开信纸刷刷写道:赶快夹紧尾巴滚回西域去,再高调下去老子要带人来收拾你了!

从署名到称谓一个没加,出门抓了一只鸽子就给教主送去了。

鸽子很无辜,原来就在地上左啄右啄挑食吃,一时不查被盟主一个猴子捞月逮个正着,不得不劳苦功高飞往魔教。一面飞一面默默流泪,混蛋啊老子好不容易攒了二两肉准备过冬这下长得膘全贡献在长途飞机上了。鸽子决定回去要把盟主的砚台当恭桶使。

教主正在悬崖上吹风,这晚月明星稀鸽子东飞,给教主带来书信一封,信一被接下就跑没影了,大概是找教主家的鸽子叙旧吐槽去了。

教主一看上面潦草的字迹就直摇头,这个家伙从小字就写得丑,就算当了武林盟主也没长进过,平时写请帖一律手下代笔,也就给他写信的时候不怕丢人,把字往死里写,越难看越好,简直生怕教主认出来。

教主拿着信往回走,回去大笔一挥:待汝久矣,勿忘七年之约。

写完了一样出门逮鸽子,教主家的鸽子十分狡猾,一看有盟主家的鸽子来访就纷纷躲起来,生怕自己被逮住了送信,冬天来了大家应该好好吃饱了过冬啊,风大路长的,谁没事想给这俩家伙送情书啊,再说了去盟主家有风险啊,他一炸毛就喜欢炖鸽子汤,去盟主家送信的兄弟们时不时就会失踪一两个,可是不送到信更悲惨,教主那个偏执狂搞不好会发动整个魔教翻遍全国找一只鸽子,抓住了再上十大酷刑,上完了带给盟主熬汤喝。唉,折腾来折腾去还不是被熬汤,认了。

最后有一只趴在教主窗外睡得太早没发现险情的鸽子被逮了个正着,无奈拍着翅膀带着信披星戴月往盟主家赶,心里抱怨着它怎么躺着也中枪啊,下次睡觉绝对不能靠近教主。

又几日盟主收到飞鸽传书,被教主那淡定的口气惹毛了,当即拎着教主家的鸽子去厨房烧了一锅开水拔毛炖汤,冬天快来了是该补补身子了。鸽子内牛满面咕咕叫。盟主阴恻恻一笑:谁让你家主人不好对付,我只好欺负欺负你们了。

于是教主家的鸽子又不明失踪了一只。

一个月后盟主约战教主,正道魔教两方人马齐齐见证这几年就要发生一次的决斗,结果不外乎三种:盟主赢了,教主带着小弟们回西域(通常不久后教主就卸任不干了,然后失踪);教主赢了,盟主带人回中原(通常盟主没多久就会卸任不干了,失踪);两败俱伤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通常不久后两人就一起失踪)。总之教主和盟主是个高危工作,时不时就会失踪。

谁胜谁败咱们暂且不说,总之三个月后盟主和教主一起失踪了……

官道上两人骑马一路疾行不知去往何方。

“喂,还有多久啊?”盟主不耐烦地问

“累了?”教主回头笑问。

“切,骑马骑得老子蛋疼。”盟主撇嘴道。

“要是让你师父听见你这话指不定又要关你禁闭。”教主叹气道。

“关就关吧,要是让老子和他一样放个屁都要在肠子里绕三圈,叫个床还要深吸一口气沉丹田,老子宁愿关到死。”盟主一想起他师父那恐怖的“优雅”习惯,不寒而栗道,“再说了还有你师父顶着,不怕。”

教主笑而不语。

七年之约已到,他们已经自由了。

两位被提起的大叔则一人一个喷嚏。

其中一个以手掩口小呕一口,方巾上一口梅花状血迹。

另一个人一脸无奈道:“喷嚏而已,你非吐出口血来。你吐血也就算了还非得吐成梅花型你累不累啊。”

“喷嚏有碍观瞻。”那人用方巾小心地拭去嘴角的血迹,生生在方巾上呕出一幅梅花寒枝图。

“……”

盟主和教主的狗血故事还在继续。

END

番外?目标是萌死个把人(有希望吗)

大侠们的家里普遍是大量囤积鸽子的。

因为这玩意儿是消耗品,往外送信什么的总是被人打落了烤鸟吃啊,飞得过劳死啊,恐高症不慎坠机啊,和未来世界穿越来的飞机撞了啊……

而对鸽子们而言,传说中的百慕大就是武林盟主家。而武林盟主正是传说中鸽子界的魔王总boss,据说去他家送信的鸽子统统都会被拔毛下锅涮肉吃。

鸽子们总是在被窝里咬着羽毛诅咒他,鸽子妈妈们还用“盟主要来了”之类的话恐吓不听话的小鸽子们,小鸽子们都吓得一哆嗦一哆嗦的,抱团瑟瑟发抖,盟主真是个鸽渣。

可是魔教教主家的一只鸽子暗恋着武林盟主家的鸽子。

这真是个罗密欧与朱利叶式的恋情,啊不对,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恋情。教主家的鸽子每天痴痴盼着盟主家的鸽子能翩然送信而来,但是其结果往往是他的兄弟会有一人失踪……永远失踪。

教主家的鸽子觉得对不起兄弟,可是又无法抑制爱慕着盟主家膘肥体壮的壮士鸽子的心情,那份悲情啊……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这天,盟主家的鸽子送信来了,正是教主家鸽子的梦中情鸽,教主家的鸽子欢快地扑腾上去想要表达亲近之意,却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嗯,就是你了。”教主逮住了一只鸽子说道,声音真温柔,言语真残酷。

鸽子内牛满面,他只是想和梦中情鸽亲近亲近啊!

被绑了信往盟主家飞的时候,盟主家的鸽子也顺路回家,一路上和教主家的鸽子抱怨说:“太讨厌了,一路上飞来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几两肉都变成汗了。”

教主家的鸽子含情脉脉道:“我割给你。”

盟主家的鸽子用看变态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拍拍翅膀飞远了。

教主家的鸽子伤心了,盟主家的鸽子真是和他的主人一样的傲娇。

到了盟主家,教主家的鸽子果不其然被抓了,盟主一看教主的信就两腮充气双目圆睁,愤愤然揪住鸽子翅膀甩大葱似的用力甩,鸽子头晕目眩口吐白沫。

盟主欢快地去烧水了,大冬天的就是要来点鸽子汤补补身子才有力气和教主掐架啊。

教主家的鸽子内牛满面被绑在走廊的柱子上等待极刑。

这时候他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比如说他在教主家阁楼上藏的一两葵花籽,比如说欠了他二十颗花生没还就被下锅了的好兄弟,比如说……比如说让他一见钟情的傲娇鸽子。

TAT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这就是一只悲催鸽子的淫生啊。

这时候盟主家的鸽子扑棱着翅膀叼着刀片飞来了。只见他利索地割断了绳子呸地吐掉刀子,得意地抖抖小细腿抬着下巴看着教主家的鸽子。

“你为什么要救我?”教主家的鸽子傻了,他记得不久前他才鄙视地看着他飞跑了。

“我救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与其让盟主吃了你不如让我吃了你吧!”盟主家的鸽子高抬着下巴傲娇道。

“……啥!”

次日又一只盟主家的鸽子背着书信往教主家赶,通篇是盟主的咆哮:混蛋啊你家鸽子怎么突然长腿跑了?老子刚烧完的开水啊!一出门就发现鸽子没了!连带着老子家的鸽子也少了一只,说,你怎么教的!!!

教主回信道:鸽子本来就有腿,还有,它们通常是飞跑的。两只一起跑,这叫私奔。皮埃斯:什么时候咱们也私奔吧。

于是这次等待负责送信的教主家鸽子的,是滚烫滚烫的油锅。

One thought on “Đây là một câu chuyện về minh chủ và giáo chủ – Bạc Mộ Băng Luân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