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ông vô bất thắng – Thâm Sơn Tầm Yên

攻无不胜by 深山寻烟

(【温柔痞子攻X别扭受】)

1

沈翔是头猪,下班回家后就瘫在沙发上不想动,撒娇着让李濂帮他端茶倒水,那待遇简直比皇帝他爹的还要好。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濂趴在他身上数着他的腹肌,越数越不对劲,问他:“你以前不是八块腹肌的么,现在怎么成了四块。”

沈翔支吾了一阵,答非所问。

李濂说:“下个星期开始去健身房吧,我帮你办张卡。”

“你就这么看重腹肌么。”他纳闷地说,“你究竟是喜欢腹肌还是喜欢我?”

“腹肌。”李濂一本正经地答道。

2

于是沈翔郁闷了。

他郁闷了就喜欢折腾枕边人。

邪恶的黄金右手包裹住李濂的唧唧,他恶狠狠道:“说,你究竟是喜欢腹肌还是喜欢我?”

李濂气不过他龌龊,大吼:“腹肌!”

“好一个口是心非,你说不说实话?”

“就不说!”

可惜唧唧不争气,被他又亲又弄了没多久就射了。

李濂一脚踢开趴在身上的沈翔,恼羞成怒:“妈的你怎么这么幼稚!”

3

第二天早上李濂照旧起得比沈翔要早,支着脑袋看着枕边人的睡脸,不禁有些心疼。

沈翔的皮肤比一般男生要白皙,而且无论夏天怎么晒,一个冬天就立刻白了回来,前功尽弃。

后来他也认栽了,皮肤白就皮肤白吧,一白遮百丑。

李濂对此哼了一声,没做评论。

不过现在看来,这皮肤白根本没遮住任何瑕疵,反而还把浓重的黑眼圈给衬托了出来。

健身卡的事情只好缓缓。

4

沈翔在一家外资银行上班,做的是基础工作,主要为见识银行各个部门是如何运转的。

他先前去国外镀了层金,回来立刻就找到了这份工作。薪水不错,更重要的是发展潜力,熬过这一年熟悉了银行的内部,过后就是做管理高层。

可是沈翔性子太倔。

别人随随便便做也是领那份工资,他偏要把每一个细节都摸得清清楚楚,结果把自己给累垮了。

5

李濂评价沈翔:“这个笨蛋。”

偏偏他就是喜欢。

6

不同于沈翔在外奔波,李濂很清闲地蹲在家里,上上网,听听歌,看看漫画。

当然这些消遣的前提是他把这个月的连载给顺利生产下来。

7

李濂是个职业小说家。

大学时代,他跟沈翔一样读的是金融,可惜越学越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甚至有了还不如当初选个历史或者地理什么的想法,毕竟那一直都是他的强项。

毕业之后他写起了推理小说和盗墓小说,下定决心这回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两年内出了四本书,还算畅销,便决定朝着这条路一直发展下去。

8

看电视的时候,沈翔躺在他腿上,小睡片刻。

李濂眼睛不眨地盯着,哈哈大笑,忽地觉得腿上的脑袋往膝盖滚去,顿了顿,猛地摔了下去。

“咚——”的一声响,沈翔嘟囔着从地上爬起来。

“你怎么这么二啊。”李濂啧啧两声,脸上是还没退去的笑意。

沈翔二话不说,五指先生已经迅速袭击了李濂裤裆中间的那根东西。

9

“妈的你能不能换一招!”

10

实际上,沈翔并不是个二货。

能再商场上混的人,脑袋和口齿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是因为回到家里,他把所有的防备与算计都脱了下来,还原成最真实的沈翔。

误吃辣椒辣得掉眼泪的沈翔,打扑克总是输给李濂的沈翔,生病了也不想吃药的沈翔,宠着李濂又爱打压他的沈翔。

想着想着,李濂的脸突然红了。

11

昨天饭桌上,沈翔说过些天要跟上司去了欧洲出差。

李濂点点头,说:“好。”

说的时候十分轻易,没想到在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背对自己收拾行李的样子,心下是五味杂陈。

12

李濂对那个背影看多几眼,转身拎着浴巾进了浴室。

沈翔先前跟他说,晚上要大战三百回,赶紧把自己干净。

13

早上李濂醒来,看见沈翔正坐在床沿穿衣,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李濂挪了过去,搂着沈翔的腰,靠在他的颈窝上。

“一路平安,早点回来。”

14

“我会跟你发短信的。”

“嗯。”

“还会跟你打电话。”

“嗯。”

“要是寂寞了,电话ML也不是不可以的。”

“嗯——啊?你个混蛋,快滚!”

15

沈翔走后,李濂想要睡个回笼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大床的另一边忽然之间空了下来,很不习惯。

他翻来覆去,最后捞过另一只枕头。

枕边人喜欢用清凉型的洗发露,连带着他的枕头也有了一股清新的薄荷味。

李濂把脸埋进枕头里,坚决不承认他已经开始想念沈翔了。

16

两个人认识的那会儿还是大二。沈翔是李濂哥们的同学,跟沈翔同系不同班,一直没碰过面。

沈翔的选修修了心理学,有天要做一个测试,李濂正好经过,被他哥们拦了下来,让他帮沈翔做最后一次测试。

测试的内容是记数字,李濂听沈翔这么说,觉得无所谓,便应了下来。

一群熟悉的人围在他旁边,沈翔把手机递给了他,让他带好耳机。

耳机里传来平和的音乐,紧接着,一串数字缓缓出现在界面。

17

62405。

问题:顺序是不是64205?

李濂点了不是。

743108。

问题:顺序是不是743108?

李濂点了是。

2349610。

正当李濂盯着手机专心记着那串数字的时候,一张血肉模糊的鬼脸猛地弹了出来,占据了整个屏幕!与此同时,耳机里传来震破耳膜的惨叫。

李濂吓了一大跳,手机立刻脱手而出,被他扔到了坐在对面的人脸上。

18

整个公共休息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转过头,望向李濂和沈翔这边。

事后李濂才知道,那天他不只把手机大力扔了,还被吓得尖叫出声。

19

沈翔没想到他会被吓得这么厉害。尖叫,扔手机也就算了,怎么人看起来好像傻了一样。

“你没事吧。”沈翔拿手在李濂眼前晃了晃。

李濂的眼眸亮亮的,没一会儿,一滴豆子大的眼泪蓦地掉了出来。

沈翔震惊了。

20

李濂前几天才被小男朋友给甩了,对方丢下一句我不喜欢别扭攻,便傍着大款的手走进了宝马车里。

他欲哭无泪,连续买醉好几天,终于在光棍节前夕振作了起来。

光棍就光棍,光棍不可耻,我光棍我自豪。

结果第二天他出门忘带钥匙,下楼摔了一跤,吃饭吃出虫子,好不容易走到了教室,老师递给他那张一个月前的模拟考试卷,上面用红笔写着大大的不及格。

真是人倒霉喝水都能塞牙。

带着成绩单失魂落魄地经过休息室,被拦下来做个测试,他也没多想,戴上耳机开始背数字——结果被鬼脸吓了个半死。

21

李濂生平什么都不怕,除了鬼。

22

沈翔觉得自己罪孽大了,本来只是个测试,看看不同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并没有想要把人给吓哭。

从他哥们那儿问出了李濂哪个宿舍,每天带着早餐在门口蹲点,讨好测试的受害者。

25

沈翔自己喜欢以豆浆油条搭配的早餐,每天带的也都是这两样东西。

结果在吃了对方一个星期早餐之后,李濂苦着脸,对沈翔说:“你能带点别的么,比如说包子什么的,别油条了,我嘴角都生疮了。”

26

几年后的某一天,沈翔问李濂:“你是不是早在我给你带早餐的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嗯?”

“想得美。”李濂嗤笑一声,“我只是喜欢你给我带的早餐。”

27

李濂的弱点是鬼片,偏偏他又喜欢看,纯粹是没事找虐。

寒假的时候,宿舍的哥们都回家了,李濂看到贴吧上的新片推荐,不禁心里痒痒的,便把家住附近的李濂叫来宿舍陪他一起看。

每到恐怖的地方,李濂就会往沈翔的位置缩一点,结果看到差不多剧中,李濂已经紧紧挨着沈翔,身子抖得不行,眼睛却还是犯贱地往电脑屏幕上看去。

主角正在一处荒郊野外,手电筒的地方打照空无一人.

然而那奇怪的呼吸声却是那么得贴近,她有些狐疑地转过身——

“啊——!”李濂看到那被放大无数倍的可怖的鬼脸,扭头缩进了沈翔的怀里。

28

“别怕。”沈翔揽着李濂的肩,在他头顶印上一个吻。

29

沈翔没回来。

30

沈翔还没回来。

31

沈翔这个笨蛋。

32

李濂做了噩梦醒来。

没有人抱着他,安慰他,替他擦掉被惊吓折腾出的泪水。

沈翔是头猪,出差几天了都没给他打过一通电话,打过去是冰冷的女声告诉他该号码以关机。

沈翔你妹,说好的电话ML都是骗人的。

33

他把手机关机,避免编辑打电话上来催稿。

新构思的小说已经快要写完了,差个结尾。

但他好懒,不想动,沈翔不在整个人都好像没了动力。

真是糟糕,居然被枕边人吃得死死的。

34

沈翔不在,没人管他半夜谁不睡觉。李濂也睡不着,所幸开着本本上网。

常逛的贴吧已经开始庆祝2011年11月11日这个百年一遇的超级总攻节。

与此同时,QQ群里面也欢脱了起来,几个认识的同城写手说不如下午出来聚一聚,难得一次6个1什么的。

有人问他去不去,李濂披着笔名攻无不胜在群里回复了一个好。

反正没事干。

35

李濂除了写推理小说和盗墓小说,还会偶尔写点耽美文调下情。

他的正职出版书里不能涉及耽美,但又对BG不了解,只得写无CP。有几次憋得慌了,上百度逛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这么一个神奇的贴吧,同时注意到有几个ID在八他小说里的人物CP,男主和男二好暧昧,反派BOSS和路人甲应该来一发。

……原来自己写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写出暧昧和擦边球的戏码。

满腔热血索性不忍了,他披上个马甲,也跳进了写文洪流当中。

36

不是第一次聚会,李濂随意打扮了一下,便出了门。

37

聚会上他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看看来电显示,如果是编辑的就假装自己没收到。

结果来电人是失踪已久的沈翔。

李濂愣了愣,手指一拨,电话就接通了。

“阿濂你在哪儿呢?打你电话也不接,你是要急死我是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可以听出那人是多么的焦急和担忧。

李濂眨了眨眼:“我在一个聚会……”

“什么聚会?”沈翔疑惑地问。

“就贴吧写手的光棍节聚会——呃。”

“人的光棍节你凑什么热闹,你又不是光棍!”沈翔说道,“你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找你。”

38

李濂跟朋友打了声招呼说要先走一步,他爱人出差回来了。

出了大门,便见到沈翔风尘仆仆地赶过来,不顾周围人的目光,一把把他搂进怀里,就和他们刚恋爱的时候一样。

39

“不接我电话不回我邮件,胆子大了啊。”沈翔恶狠狠地说道,“看我等下不干死你。”

李濂理直气壮地反驳:“你哪有给我电话,我完全没收到。”

“那是因为你关机。对了,你没看邮件吧。”

“什么邮件?”

“我就知道。”沈翔无奈道,“我到达的时候发现中国的卡在那边没信号,打不了给你,只好发了个邮件到你邮箱去,告诉你我到了,忙过了头两天我就去买卡给你打电话。”

“啊……”李濂气势顿时弱了,他为了逃避编辑,连QQ都是隐身,更别说登录邮箱查看信件这种事,“我这不是快到交稿期了么……就把手机给关了。”

“那打到家里你怎么没接?”

“我那天洗澡……围了围巾出来之后你就不响了。”李濂也很委屈,“我回拨了,但是说是没有该号码。”

“因为那是电话卡。”沈翔揉了揉历练的头发,“笨蛋,下次开着手机,找不到你我会担心的。”

40

李濂脸红红地点点头,好半天,忽地揽过沈翔的脑袋,在他唇上印上一个吻。

“我很想你。”

41

“说起来,你的百度ID是什么来着,攻无不胜?”

“是啊,不给么。”

“给,当然给。”开着车的沈翔笑得一脸狡诈,“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惨败。”

42

于是当天晚上,卧室的床遭遇了史上最惨烈的折腾。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