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ên tập tạc mao và độc giả phúc hắc – Khí Phụ A / Qifu A

Tên gốc: Tạc mao biên tập hòa phúc hắc độc giả

炸毛编辑和腹黑读者by弃妇A

从报摊上买到这期《型男志》后,王杰皓立即翻到了“读者来信”栏目,果不其然,他在这期栏目中看到了自己的来信。

“八月号的封面明明是美女大明星尹洁,结果翻到里面居然做了整整十页的男色专题,我想看的尹洁专访只有十页!怎么回事啊!这是欺骗读者,谁想看男人的身体啊!!……哼哼,不过我在你们做的《捐赠精`子》专题里看到了你们编辑胡里拿着捐赠确认书的插图,我用放大镜看了N遍,终于看清楚上面写的人名和电话了!!看我不骚扰你几天!”

而来信下面就是编辑胡里的回复:“啊啊啊啊啊啊,讨厌,原来你就是那个三天之内打了我84个骚扰电话的人!!!”那股子悲愤感,都透过印刷机深深的附着在了纸页上,几乎一翻开书页,那幽怨感就扑面而来啊。

看着胡里气愤填膺的回复,王杰皓如果不是现在正站在报摊旁边,要不然绝对会阴险的笑出声来。小狐狸啊,你是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没错,这封信确实是王杰皓写的,打胡里的骚扰电话的也确实是王杰皓干的,但是理由根本不是什么“想看美女专访却看到了男人身体”这种不靠谱的理由——他王杰皓就是一个喜欢男人、喜欢看男人身体的GAY,怎么可能为了什么美女专访就去骚扰一个普通的编辑?……他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举动,完全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杂志那端的炸毛小编辑也~

胡里不认识王杰皓——唔,或者说他对王杰皓唯一的认识就是一个打他电话骚扰他三天的混蛋,但是这并不代表王杰皓也对他一无所知。而且并不单纯的如胡里所想的那样,他们二人的关系只是普通的读者与编辑,而是更深一点——王杰皓就住在胡里楼上,但是胡里不知道。

要说现在的邻里关系也是够生涩的了,别说楼上楼下的了,就连对门的人长什么样,很多人都回忆不起来。要说王杰皓在三个月之前也是这样,根本对胡里一点印象都没有,完全不知道自己所住的居民楼里有这么一个生涩的小狐狸,但是一切都在三个月之前的一天傍晚改变了。

那天晚上王杰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正坐在客厅里用顶级的家庭影院看着大片,谁料片子刚刚进入高`潮,他就听到他家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砸门的声音。王杰皓皱着眉头去开门,却看到一个醉鬼一手拿着钥匙往他家防盗门上戳,一手砸着门框:“臭门、臭门……怎么连你都欺负我?”那声音已经带了哭腔,王杰皓定睛一看,只见那个耍酒疯的人眼泪已经流了满脸。

如果是平常遇到这事儿,王杰皓肯定会痛揍打扰他雅兴的醉鬼,但是现在看到门外的人两眼都是泪水的可怜样子,不知怎的心里就像是被触动了一下。他就那样站在防盗门内,看着门外的人倚着他家铁门哭着叫着,原本清秀的小脸完全被酒意弄得通红,而且边哭边抽泣,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一般。

总让人在外面那么吵吵可不行,王杰皓难得一次大发善心,皱着眉头把胡里临回了自己家。他看着面前被他捡回家、正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哭的小男人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层的住户,喝醉酒跑到了他家门外耍酒疯。

王杰皓直到这时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难得的怜悯是爱情的先兆,只是去洗手间洗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给这个可怜的醉鬼擦脸。

谁料冰冷的毛巾刚一碰到对方的脸,对方却忽然像是发疯一样抱住了他的腰,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王杰皓是个GAY没错,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随便对奇奇怪怪来路不明的男人发情。他皱着眉头几次想要把男人从自己身上推开,但是努力了几次反而被抱的更紧。

“你到底想干嘛……”王杰皓差点就要骂出声来。

他话音刚落,醉酒的男人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把所有的事都倾泻了出来。原来他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进了一家杂志社只能当实习小弟,好不容易表现良好转正了,想要好好表现自己当个正经栏目的编辑,结果却被人使绊子成了一个读者来信栏目的闲职,这个栏目的编辑一般都是给那些老板准备裁员的人,要不然不会去负责这么不重要的栏目。

除了这些,醉酒的男人甚至还没遮拦的讲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什么他叫什么名字啊、什么大学的时候被人叫书呆啊、什么喜欢的女生成了舍友的女友啊……这些在王杰皓眼中看来完全是鸡毛蒜皮根本算不上“挫折”的事情,从这个名叫“胡里”的醉鬼嘴里讲出来,都跟天塌了一样的沉重。被迫听了一个小时的“宅男奋斗史”的王杰皓不禁郁闷扶额:亏他叫“胡里”,这哪里像狐狸,完全就是一只小笨猪嘛。

而王杰皓最想知道的胡里住在哪里的问题,胡里却根本没说,只是一个劲的抱紧王杰皓,甚至还颇不自觉的使劲往他怀里拱,身子还不自觉的摩擦到了王杰皓的下`体。……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一个清秀佳人在怀但是不能吃更糟糕的?

王杰皓难得的当了一次正人君子,把醉酒的胡里安置到了卧室里,然后准备自己抱着被子去睡沙发,可是未等他离开胡里一米远,少了温暖怀抱的胡里就又开始哭闹,直嚷嚷着要抱抱,不要王杰皓走。所以那天晚上王杰皓就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醉鬼胡里窝就上了床,不过这个床上的比较纯洁,俩人抱在一起整晚,王杰皓眼看着胡里抽泣着在自己怀中睡着后,才跟着慢慢睡着的。

睡着之前他脑中浮现出来的最后一句话说——操,自己上辈子是欠了这只笨狐狸多少债啊!

而当王杰皓醒来后,怀里空荡的感觉让他更加不满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在与他躺在一个晚上一整晚后就这么拍拍屁股跑了!一个字条、一句话、一件衣服都没有留下!……啊不,至少留下了一个东西——

王杰皓看着自己枕头旁边凭空多出来的两根棒棒糖,霎时黑了脸。

这啥啊?谢礼?他王杰皓的怀抱和床也太廉价了吧!

不过当王杰皓把他从来没吃过棒棒糖塞进嘴里时,还是为它们那甜蜜的味道慢慢牵起嘴角。

======

胡里沮丧的垂着头,拖着沉重的公文包迈步走进了电梯间,等待电梯下来。他过的真是衰死了,而这衰运是从上个月开始的:想他一个大好青年只是因为不会趋炎附势不会拍马屁,就被杂志社的人排挤孤立,明明都是同期进来的实习生,人家现在已经能负责一个正正经经的版块,而他只能当读者来信栏目的编辑。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上个月,负责“性”版块的编辑突发奇想,搞了一个什么捐献精`子的主题,号召他们这帮新进编辑去捐献中心捐献精`子,而他们就在一旁拿着相机去拍。

这种丢脸的事情有谁会做?几个新进编辑你推推我、我推推你,也不知怎的,就把胡里给推上去了。

胡里当时软着腿、红着脸,一步一颤的那着采精试管走向一旁的小单间,身后是其他编辑们恶意的笑声,当时胡里连死的心都有了。

实际上,那给捐精人准备的小单间还是挺不错的,一个满宽的白色沙发,对面就是一个超大超清晰的液晶电视,屏幕上播放着小泽玛莉亚的爱情动作片,要是一般人看了,绝对没多久就有了感觉。

可是胡里傻呆呆的看着那□好长时间,也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这并不是因为他有阳痿什么的,而是因为……

胡里垂下眼睛,红着脸拿起遥控器调了台,果不其然,在经过苍井空、小泽圆等一系列火爆的日本□后,某个频道里正上演着两个男人的贴身情戏。

——没错,胡里是个GAY,还是个处男GAY。

胡里坐在沙发上,紧紧的盯着电视上面两个越吻越烈的两个男人,电视上的两个男人都是亚洲人,一个身材壮硕挺拔,一个样貌可爱身材白`皙,二人忘情的拥吻着,那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的双手正在可爱受君的身上不住游移着,一会儿便把对方扒光了。

胡里渐渐觉得有些热了,口干舌燥的他咽了口吐沫,手也开始不自觉的向着身下移动了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牛仔裤里的小兄弟已经硬了起来。

电视中的两个人已经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攻君极尽温柔,手法高超,没过多久就让受君呻吟的不能自已。甚至攻君还主动低下头,含住了受君的□,摄像头推进到攻君的头顶处,攻君一边含吸着受君的□,一边抬眼盯着摄像头。从那个角度看上去,帅气俊朗的攻君长得很像胡里认识的某个人……

胡里手下的动作渐渐加快,摩擦着身下肿胀的硬`挺,他闭上眼睛,幻想着心目中的那人对他露出温柔的神色……而在奔向高`潮的那一刻,胡里终于抑制不住的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王先生——!”

黏稠的乳白色液体洒进了胡里手中的试管当中,胡里慢慢清醒过来,望着手中那一小管精`液,红了大半张脸。

实在是、实在是太丢脸了。胡里缩在沙发上,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里。早在搬来的第一天,他就在小区花园中认识了住在他楼上的王先生,王先生潇洒帅气,彬彬有礼,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他,还会对他微笑,这样子的他让本来就喜欢男人的胡里很快就沉迷了。

可是胡里即使暗恋对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王杰皓说过。在他看来,喜欢一个人是他自己的事情,完全没必要把对方牵扯进来。

可是一个月之前,他居然在醉酒后意外的发现自己在心心念念的王先生的大床上醒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来对方床上的,但是与心上人共睡一张床的事实,还是让他闹了一个大红脸。胡里几乎像是逃命一般,跌跌撞撞的从王杰皓家离开。而且他最傻的是,他为了赔礼道歉,居然傻兮兮的掏了两个棒棒糖塞到了王杰皓的枕边。这件事情让他之后回想起来,都气的直垂脑袋。

现在在精`子捐献中心里,一边打着手枪一边向着王杰皓的脸,简直就像是亵渎一般。

……如果被王先生知道的话,一定会骂我是变态吧……

这么自怨自艾的想着,胡里浑浑噩噩的把那管精`液交到了护士手里,周围其他编辑的哄笑声也全都入不了他的耳朵。而他更是被摄影师拉着,和他自己的捐献单合了张影,最后还被登到了杂志上去。

结果就是因为那张忘了打马赛克的照片,一个好事的变态读者居然给他连着打了好几天的骚扰电话,他一个都不敢接,又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换电话号码,只能由着那个陌生的号码一遍一遍的骚扰自己。

胡里觉得自己简直是衰到了家。

而就在他回想到这里时,他手中的电话居然又一次响了起来。胡里低头一看——果然,又是那个已经打了自己几百遍的骚扰电话,这电话号码他熟悉的都能背下来了。

胡里的怒火从来没有这么高涨过,他死死的盯着电话,脑中的念头千回百转,几个月来所受的怨气在这一刻膨胀到了最高点。在电话响了三声后,他气势汹汹的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的王杰皓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天来锲而不舍的“骚扰电话”居然有一天真的能被对方接听,一时间也有些愣了。

电话两端的人都沉默了。

最终还是王杰皓先开的口:“胡里吗?”

“废话你都打了几百个电话了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嘛!!!!!”胡里隐隐约约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耳熟,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足够的理智去思考这件事情了。在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后,胡里终于忍不住的咆哮出声:“我靠你个傻`逼啊你干嘛骚扰我啊又不是我编的杂志我只负责读者来信啊你知道不知道!!!!!我告诉你啊我是变态啊我是同性恋啊你要是天天打我电话会让我误会的!!!!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就喜欢你啊我绝对要把你恶心死啊有没有!!!”

而就在同一时间,胡里等了许久的电梯终于缓缓的落到了一楼,“叮”的一声后,电梯门缓慢打开。

站在电梯里的王杰皓捧着手机,有些怔愣的看着电梯外的炸毛狐狸背对着电梯门,对着电话疯狂怒吼的傻样子。

而吼道一半的胡里也觉得不对了——他怎么觉得自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僵硬的转过身,只见他已经暗恋了好久好久的住在他家楼上的王杰皓正站在电梯里,手里正握着一个手机。

胡里傻了,愣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王杰皓笑了,乐了,走出电梯拉住胡里的手了。

“笨蛋胡里。”王杰皓站在胡里面前,笑着示意胡里把手机听筒放在耳边,然后他对着自己手中的手机缓缓说了一句话。

胡里呆在那里,耳边的手机和面前的帅哥同时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让他想骗自己是在做梦都不行。

王杰皓说——“我巴不得你喜欢我呢。”

【完】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Biên tập tạc mao và độc giả phúc hắc – Khí Phụ A / Qifu A

  1. Pingback: Biên tập tạc mao và độc giả phúc hắc | Nguyên Đỗ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