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ương gia muốn sa ngã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Vương gia yếu đọa lạc

王爷要堕落BY云上椰子

( 宫廷侯爵 怅然若失 春风一度 )

文案:

王爷在经历了四段无果的婚姻后

终于堕落了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怅然若失 春风一度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芜 ┃ 配角: ┃ 其它:

回复 5楼2013-02-21 13:52举报 |来自贴吧神器

乀失心腐蛊灬

万象归元7

☆、王爷有点衰

当萧芜走出皇帝的龙乾宫时,已迫近傍晚。天边是一派绚丽多彩的云霞。艳丽地晃眼。

心情却并不因如此美好的景象而好起来。虽然刚刚临走前小皇帝拉着他的手一脸认真道:“小叔你别想太多。即使天下人都离你而去,朕也不会的。”

可这种话也只能安慰一时。他知道萧言这孩子粘他。哥哥们都去世的早,他大哥更是只留下萧言这一根独苗苗。可以说,他叔侄俩十几年便是这么相依为命地走过来的。即使孩子幼年时因为政治原因不能常待在他身边一把屎一把尿地带他,可精神上又当爹来又当娘却也是真的。也只有那孩子,不怕他天煞孤星的命格。

“唉——”想到天煞孤星,萧王爷不禁再叹一声。

一步步拾阶而下,眼神是空洞得可怕。

第五位了!

截至上月,他已经“克死”第五位王妃了!遥想十七岁娶妻的场景,好像近在昨日。家里人为了让他坐享齐人之福,王妃与侧妃,那是同时进门的。也正因为那两位小姐都是朝中权贵的千金,门户相当,侧妃自是十分不甘。三天一小斗五天一大争是家常便饭。而那时的朝廷恰逢皇帝更换,萧芜忙于朝政无心顾家。待局势平定,回到府中时,两位王妃都已不在了。

据说是吵得厉害,失手造成的。萧芜真真是哭都哭不出来。第二次婚姻就更失败了。姑娘倒是他亲自选的,但忘了顾虑人家的想法。大婚前一天跟人私奔了!他老父吓得是跪倒在王爷面前不住磕头。

王爷心善,终是挥挥手说就传她是死了。

第三次婚姻,亦是维持时间最久的一段。可到头来的结果又是什么?一顶绿帽!以及无奈的成全!如今他倒也不怎么怪王妃了。谁叫那五年他走了政治生涯的下坡路,在边疆一呆就是五年呢?王妃孩子没生出来就是够给他面子了。

第四次婚姻,是王爷最有心过好的一次。可惜天不遂人愿,小家碧玉型的王妃身体羸弱。在怀孕后就更是每况愈下。终是在求医问药三个月后,带着他那尚未出世的孩子一起去了黄泉。

那一刻,王爷的脑子真是懵了。

想他萧芜也不过是活了二十六年,可身边的亲人却只剩下了一个侄儿。

常想当年的新年晚宴。全家人其乐融融,言笑晏晏。

尚未出嫁的姐姐们都笑从他国回门的长公主嫁了人是愈发的明艳动人。嬉皮笑脸的三哥却是将他往姐姐面前一推,“我看呐,你们都不如咱们的阿芜漂亮。”

“三哥你说什么呢!”

“啧,脸红了。”二公主一个眼尖笑着道出事实。

“我看人是不会错的,假以时日阿芜必是我们皇家第一美人。”

“只怕阿芜还没成为皇家第一美人,你先成了皇家第一酒鬼。传出去可不好听。”从灯火阑珊处传来大哥的声音。立时引得姐姐们笑成一气……

可如今,这些人都已不在。

只有他和箫言还在撑着这个萧氏江山。很累很幸苦是自然,可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身边人的离去。

这令他痛心,恐惧,甚至是自卑。

或许真如民间传言般,他就是个天煞孤星的命……

收起回复 6楼2013-02-21 13:53举报 |来自贴吧神器

luciferlalala: 这王爷的命真硬。。。。。。。。

2013-2-22 17:11 回复

我也说一句

乀失心腐蛊灬

万象归元7

☆、王爷有点受

作为繁都最大的销金窝。长月楼是一个灯火流离,华丽奢靡的世界。是酒楼,亦是青楼。

萧芜在喝下第五杯酒后,醉意便一下子上来了。连带着厢房内翩翩起舞的舞姬,数量都好似徒然上增。

乘着还能认人,王爷赶忙起身道:“醉了醉了。本王只能陪各位大人到这里了。”

因为皇帝生辰,他可是今天早上才赶到繁都的啊。这些官员倒是打着为其接风的名义,大吃大喝,寻欢作乐。一点也不体谅下这场接风宴的正主。加之近日本就心情不好,如今的他只想快快离开这个厢房。另寻一个清净所在。

“既然王爷累了,不如就在长月楼的后院歇下吧。”

“那是下官特意为王爷准备的。”搀萧芜出门时葛大人才低声说出了后半句。

萧芜只是笑了笑,葛大人被王爷的笑容晃得一愣。

穿过夜色下的小桥流水,长月楼的后院就像是富贵人家的庄园。九曲廊榭都湮没在一片绿肥红瘦下,静谧,清幽。在如此夜色下行走,王爷不禁放慢脚步直至停住。

因为此时的走廊拐角处,凭栏而坐的青年已经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青年的目光深深地投在暗处的花丛里,一时瞧不出个喜怒。唯有俊美的面容在月色下宛如天神般清明。一身素白色长袍再配着及腰的墨色长发更显出他的高贵清华,翩跹出尘。

“前面坐的是?”

跟在后面的小厮也有些讪讪然:“回王爷,小的也不知。不过如此样貌的恐怕也只有长月楼的头牌清雅公子担得起了。”

王爷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回去吧,替本王谢了你们家大人的好意。”

“呃,是。”

待小厮退下后,萧芜也没有走近那位青年的打算。只是就近寻了个可以休憩的地,同青年一样凭栏而坐。

事实上,他醉意不减三分。被夜风一吹更是漫上两分。王爷心中叫苦,早知道就不喝那劳什子“三杯醉”了。挣扎着起来,却是一个踉跄,幸而右手忽然被那青年扶过才不至于摔倒。

“我还当公子会过来呢。”

头顶的声音仿佛是从九重天上传下的天音。就是语气有些轻佻,一听便知是风月场上混的。

“嗯,没过去让你失望了。”

王爷自觉神智已经从不清开始转向混乱。他必须马上离开。可是青年扶他的手不知从何时转变为了抓。

“都已经喝得这么醉了。还能走么?”

“那不走如何?你留——”王爷马上住口,这醉的,竟变得口不择言了。

可青年还是领悟到了他未说出口的话,脉脉一笑道:“好,我留你。”

再往后的事,王爷就觉得更是混乱了。只知道在青年的搀扶下,跟着他提的一盏小巧灯笼,穿过前方的曲折廊榭。

直至进入一个陌生的房间。末了,他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大哥的一番苦心。要不是因为十六岁时的他差点走上这条道,他大哥也不会早早给他指了两位王妃。更不会有往后的一切。

其实一开始就错了,只不过现在又绕回来罢了。多的,只是一份无所谓的承认。

承认他萧芜是个断袖。 而且还是天生的断袖。  。  。  。

“唔——”喉咙里溢出一声羞耻的呻吟。

此时的王爷是气得浑身打颤。

要怪就怪自己方才颓废走神得厉害,待身下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感时。才惊觉被青年压在了身下。

“你——唔——你给我出……”

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唇瓣,身上的人贴近王爷耳边蛊惑道:“难道你不喜欢?”

“你——你……”

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妖孽! 为什么他当时就那么眼瞎呢!

“啧,不要这么瞪着我,这会让我以为自己没伺候好你。”

青年埋首于萧芜颈发间,温热的呼吸激得他打了一个寒颤。□的动作却不减半分……

次日醒来时,萧芜已躺在了繁都的王府。身上是清爽的,也不知是谁替他清理过了。若不是□的疼痛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昨晚遭遇了个胆大妄为的小倌,他真的会以为是场梦。

“来人!”王爷叫得咬牙切齿。

“王爷。”

“备轿,去长月楼。”

“…………”

“你还愣在这儿做什么,本王说的话难道你没听到么?”

“呃,王爷,奴才只是觉得在去长月楼前,您是否该先去……上朝?”

“…………”

他忘了这已不是在秦南。

现在的他是个该要上朝的王爷。

收起回复 7楼2013-02-21 13:53举报 |来自贴吧神器

本一圆: 被上了,噢噢噢噢~被上了【这么兴奋干嘛啊喂】

2013-2-21 20:31 回复

我也说一句

乀失心腐蛊灬

万象归元7

☆、王爷有点蔫

下朝后,御花园,凉亭内。

“小叔,这回进京就呆久点吧。当是陪陪阿言。”皇帝落下手中的棋子,头也不抬地对王爷说道。

“好。”王爷一门心思不在棋盘上,迷糊之中随口答应。

“小叔。”皇帝微微抬头,眼神中带点试探。

“嗯?”可是王爷全然不知。

“你这盘棋怕是要输了。”

“哦……”王爷呐呐作答。

这才将注意力放回棋盘之上,发现自己已被对方的凌厉攻势给进攻的毫无反击之力。可刚下棋时,萧言的棋路明明就似一潭平静无波的湖水。

无奈,王爷只有认输。“一年不见,你的棋艺又长了不少。”

“这全是丞相教得好。”

“哦。”

凉亭内一时又是无话。偶有夏风吹来,远处湖面上漂浮的片片莲叶便在轻风中摇摆,衬着雪白的莲花,更显寂静。 皇帝实在没辙,便有些无话找话,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道:“丞相他最近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差了,频频请假。他也向朕提出了辞官,可朕还真有些舍不得放掉这么一位栋梁。”

王爷这才回想过来,今天确实没在朝堂上见到丞相来着。

于是王爷沉吟一阵,开口道:“陛下,臣今晚便去一趟丞相府。”

……

出宫,回府,下拜帖。

当然这期间王爷也没忘了派人去长月楼把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倌给秘密带回来。不过尚未等到那小倌。拜访丞相的时间却先到了。王爷只有平复那愤愤然的情绪,踏上马车。虽然说萧芜是去给丞相探病的,但人家到底是身份尊贵的王爷。

其实质也就变成了丞相带病招待王爷。这让萧芜有点过意不去。

丞相是个雅人,这从步入丞相府后就可看出。略带些江南风格的园林布置,令九曲廊榭湮没在一片幽绿的青影之下。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湖心莲叶,美不胜收。

小厮把他引到一处绿树红花掩映之下的小憩之地,才告退。坐在小几边等待的萧芜便四处打量起来,不经意的一转头,就看到了此时此刻他最最不想见到的某某人。

第一反应是,怪不得派出去的心腹久久未归,原来是此小倌被请到丞相府来了!

第二反应是,好你个丞相大人啊!枉本王和陛下如此看好你,而你却称病和小倌厮混?!

远处的月下美人也似乎看到了王爷,朝他轻轻微笑。那气质,端的是素莲般明净,幽兰般清华。萧芜自然是被那一笑震得脑子短路。美人的脸转瞬就已放大在他面前。

“想不到还能再看到你,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肯见我了。”美人说这话时笑得眉眼弯弯,毫无恶意。

“你……你……”欲开口,萧芜发现自己的组织语言基本丧失。

只得气得两眼通红,像只发怒的小白兔。在美人看来,这却很是可爱。于是趁着萧芜犹在震惊时,俯下头去。轻吻了一下人家的脸颊,犹觉得不够,便流连至耳垂。

“你这是在做什么?!”许久,王爷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神志,厉声喝道。

“如你所见,做适合晚上做的事。”

“你你你……”王爷被激得暴怒!蹭得起身使了招擒拿手制住美人。并且恶狠狠道:“我还正愁抓不到你呢,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走!跟我回府!”

就这样,王爷被气得是连自己到底干嘛来的也忘了,拎着美人,在守门小厮的惊讶目光中踏上了回府的马车。

收起回复 8楼2013-02-21 13:54举报 |来自贴吧神器

本一圆: 是萌文1里的皇帝和丞相么~

2013-2-21 21:10 回复

梨挽木痕: 回复 本一圆 :貌似不是的说,这几篇文的背景都互不干扰的说~

2013-2-22 12:01 回复

我也说一句

乀失心腐蛊灬

万象归元7

☆、王爷有点惊

只是经过了一个夜晚而已,但有些事情要发生变化却是可以在一瞬间的。

萧芜醒来时便是如此感慨。

昨天夜里他怒气冲冲得把人从丞相府拎回来,可不知怎么的又给那妖孽迷得滚了床单。咳咳,而且还是他在下。想想就郁闷无比。不过念在没有第一次那般痛苦的份上,王爷决定暂时先允许自己堕落一下。

这才发现,第二天的晚霞已经踱进了房间,绚丽地晃眼着他的眼。

而身边的人……又不见了。

昨天断断续续来来回回折腾了一夜,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时美人才放过他。所幸王爷知道自己这付状态明天是肯定上不了朝的。沉沉入睡前倒是吩咐了请假事宜。

可连他一国王爷都能抛开一切来补眠,一个小倌咋又跑得没影了呢?! 特别是听到小厮报告说那家伙今天早上就离开了王府时,王爷觉得心气顿时变得奇堵无比!

于是对话又开始周而复始。

“来人!”王爷叫得咬牙切齿。

“王爷。”

“备轿,去长月楼。”

“…………”

“你还愣在这儿做什么,本王说的话难道你没听到么?”

“呃,王爷,奴才只是觉得在去长月楼前,您是否该先去……赴宴?”

“…………”

王爷一愣,这才想起今日宫中有萧言的生辰晚宴。愧疚感忽得爬上心头。那可是他的侄子啊,他在这世上的最亲的亲人了,可最近却是为个小倌而冷落甚至忽略了萧言。

一时间,王爷好像看到了无数个身穿龙袍却又馒头大小的小皇帝在他四周晃来晃去,一边晃还一边泪奔道:“朕讨厌小叔!朕讨厌小叔!小叔重色轻侄!小叔重色轻侄!……”

……

皇帝的生辰宴布置在御花园。碧波湖心的碧月台上,舞姬们翩翩起舞,往来的女子个个明眸皓齿,粉妆玉琢。 乐师们奏向各种乐器,飘出的声音或空灵,或柔美,或委婉,或清逸…… 琴箫和鸣,钟声互织,丝毫不乱。

而皇帝陛下就站在花红掩映中的凉亭里,众多大臣紧随左右。看着少年那临风扬袖,恣意风流的样子。忍不住让人感慨: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但王爷的感慨却更实际一点:皇帝陛下简直就是一堆烂菜叶中的娇艳玫瑰。

“小叔,你可算到了。”十五岁的少年热情的抓住王爷的衣袖,略有些撒娇。

“嗯?”

“朕刚才和刑大人下了一盘棋,结果输了。”萧言说着还目光指引萧芜往亭中的那盘棋局看去。

刑大人亦笑着从人群中上前给萧芜打了个照面。然后便是不知对萧芜还是对萧言客气道:“陛下棋技已然十分了得,臣也只能勉强赢一子。”

“刑大人太过谦虚了。和本王下一盘如何?”

“呃……这……”

“怎么?不肯赏脸?”

“臣确无谦虚之意,方才也确实是勉强赢陛下一子。和王爷下恐怕注定会输了……”

“刑大人话不可说的这般绝对。本王的棋技现在也不如陛下了。”说着还笑看了萧言一眼,想起了那盘输掉的棋局。 收到目光的皇帝马上跳出来声明。

“小叔,朕只是采丞相之长来应你其短。况且你那天心不在焉。”

“哎,丞相来了。不如王爷和丞相下一盘好了。”不知某位眼尖的大人提议道。

方才还围着的众臣自然而然的开出一个口子。高贵清华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端得是把天上的明月给比了下去。玄黑之中略带暗紫的衣摆在空气中划出一个内敛又不失华丽的弧度。他单膝跪下,对着皇帝行了一个君臣之礼。

要不是丞相右手手背上有一道细红的划痕,王爷还真会以为站在他面前的是别人。因为那道划痕是萧芜昨晚用指甲不小心给划出来的。

【完】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严重无厘头,只讲述王爷和某某人的初遇注意文案,“只”

收起回复 9楼2013-02-21 13:57举报 |来自贴吧神器

本一圆: 等等,这个皇帝和丞相不是上一个故事的!我要再看一遍……

2013-2-21 21:14 回复

我也说一句

乀失心腐蛊灬

万象归元7

我只能说,王爷你都克死五个老婆了,天生的搅基命啊

回复 10楼2013-02-21 13:58举报 |来自贴吧神器

乀失心腐蛊灬

万象归元7

☆、番外

和丞相下的那盘棋,萧芜自然是输了。

棋如其人。

王爷再经受了打击之后下的棋是溃不成军。丞相略发三分功就赢了个漂亮。

悄悄地远离宴会中的人群,王爷躲到了湖边某个幽暗的角落——在精神上画圈圈诅咒某某人。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事实摆在眼前不容他怀疑半分。要怪只怪谢云当丞相的两年间,他一面都没有见过。去年难得进京,也正赶上丞相生病。故而没在朝堂上碰面。 萧芜总有退隐之心,只想下半辈子安安分分的呆在秦南。所以近些年除了慢慢转交兵权之外,对于这些处在政治权利中心的高官也是能不接触就不接触的。

要不是觉得谢丞相口碑好,又是谢皇后的亲侄,小皇帝的表哥。那晚他也不会拜访丞相府。

察觉到有人站在了他身后。王爷头也不回,继续把目光锁定在波光粼粼的湖面,偶有几条红白相间的鲤鱼从水下游过,王爷却怎么也想不起这种生物叫嘛玩意。

好吧……他承认自己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了身后的人身上。以及两只从后面穿来攀上他腰间的手。

王爷那一颗破铜烂铁满是裂缝的小心肝顿时融化成一潭浓水,还咕咚咕咚的冒着气泡。一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身后的人倒先开口说道:“我初次见你是在十二岁那年,宫中年夜,不过我料想你也记不住了。”

王爷的大脑马上高速运转起来,却怎么也没在少年时的记忆中收索出这么一位风姿卓越的人物。

“哦。你想不出的。因为那时我很胖、很矮、很丑。”

那年的谢小公子在年前不小心摔下马伤了脸。本是不愿意随同家人来赴宫中年宴的。奈何家人态度坚决硬是拉了他去。却在宫里迷了路。正在焦急状态中,忽然听到桃花林边传来一阵笑闹声。往前走两步,隐隐可听见他们的谈话。

“我看呐,你们都不如咱们的阿芜漂亮。”说这话的是三皇子。

“三哥你说什么呢!”

“啧,脸红了。”二公主说道。

“我看人是不会错的,假以时日阿芜必是我们皇家第一美人。”

“只怕阿芜还没成为皇家第一美人,你先成了皇家第一酒鬼。传出去可不好听。”太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

“大哥你转移什么话题,即使咱们的阿芜真成不了皇家第一美人也没什么可丢脸的。”

“对的,只要别长得跟谢家小公子似的就可以了。”二公主说这话时只是忽然想起了今天晚宴上见到的某个身影。爱漂亮爱苗条的她当然是给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当做反面教材。

“那个……人?”萧芜愣然道。一时竟找不出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一个又矮又胖又丑的家伙。

话题就此偏离。

“对的对的,哎我说你今晚是没注意到那家伙啊长的可真倒本公主的胃口,亏我以前还认为谢大人长的不错他儿子肯定也不差呢,谁知道却是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哎可怜的孩子以后也不知道谁敢嫁他啊……嘿嘿,阿芜?”

“啊?”

“假若你是六公主而不是六皇子,父皇下旨让你嫁这样的人你肯嫁么?”二公主总是喜欢做出一些不可能的假设。

而萧芜也很讨厌二公主的这种无厘头的假设,于是把头摇得向拨浪鼓似的。草草应付道:“不嫁,当然不嫁。如果嫁了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那什么什么上了么。”

话一出口,一切声音戛然而止。萧芜不明所以为什么刚才还在那边说话的长公主和大哥都停了下来。三皇子看好戏的吹了一声口哨。于是萧芜随着哥哥姐姐们的目光,转身就看到了那个依着桃花树站立的阴暗身影,以及他那往外射出利剑的眼神。

“阿芜,你伤到人家的心了。”记忆就停留在三皇子的这句充满戏谑的调笑中。

尘封……直到今天再被翻出来。于是一切,便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却又有了解释之外的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十年早已过去。

但丞相大人用亲身实践给王爷上了这一课。

于是萧芜终于认清了某人的本质:他谢云就是个十分记仇的小人,小小人,小小小人,小小小小人……

无限循环中……

——————————————————————————–

原楼主(潘围巾)有话说:其实云上椰子还有两片文写的是萧芜王爷和他侄子萧言皇帝的,偶怕拆CP神马的,所以想看的请举手

————————————————————————————————————————

楼主(我)有话说:原帖里并没有那两篇文,如果有人想看我就去找,争取尽快贴出来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Vương gia muốn sa ngã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