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âm sơn ngộ mỹ nhân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深山遇美人 by 云上椰子

古代 无赖痞子攻温柔内敛受 HE

文案:

救人一命, 以身相许, 得寸进尺, 东郭先生…

深山遇美人, 风月无边, 艳福不浅啊

这就是一个 【 无赖痞子攻 】X【 温油内敛受 】 的梗… 梗… 梗… 我一向都萌这种 CP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 主角: 顾云殊, 谢珏 ┃ 配角: ┃ 其它:

☆, 【 一 】【 二 】【 三 】

山间, 小竹楼.

“嘶 —— 美人你轻点么 ~ 真的很痛啊 ~”

“啊呀 ~ 轻点轻点, 我皮都快被你扯下来了 ~”

“呃 —— 慢点成不成 ~ 美人你怜惜一下我嘛 ~”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之前顾云殊也是这么觉得的.

可现在他不赞同了.

如果早知道自己会救到这样一个厚颜无耻顺杆上爬的极品, 顾云殊绝对懒得睬他.

给谢珏上好药换好绷带.

顾云殊面无表情的把汤药端到谢珏面前示意他喝.

谢珏懒洋洋的靠在床头, 笑嘻嘻道: “美人喂我喝好不好? 最好是嘴对嘴的那种 ~”

“你爱喝不喝!” 顾云殊深知自己不善言辞, 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人家的, 不如少说多做.

早日把这瘟神请走是上策.

“啊呀 ~ 美人不要这么无情嘛! 你这样可伤透了我的小心肝啊 ~”

顾云殊抬眸, 冷冷的看着谢珏.

对方 ‘ 毫无所觉 ’, 继续道: “你忘了, 今天早上我可是刚刚才向你表白心意的.”

这让顾云殊想起, 今天早上谢珏倒是说过喜欢他之类的话.

可就冲着谢珏厚颜无耻的德行, 他的话岂可相信.

“你喜欢是你的事, 与我无关.”

谢珏听了做以手捧心痛苦状: “美人不要这么无情么, 我生平第一次表白心意, 你怎么忍心这般打击我.”

顾云殊不言, 把汤药往前送到他嘴边.

顾云殊倒不是有多少傲气的人, 如果实在做事能让某人安静下来, 服侍他喝药又算得了什么.

【 二 】

看着某人乖乖喝完药, 顾云殊道: “夜已深, 等下你便躺下睡吧.”

说完要走, 却被谢珏拉住手.

“放手.” 眼神示意, 淡淡警告.

谢珏弯唇一笑, 不但不放, 还调整了一下变成十指相扣, 一脸期待的看着顾云殊道: “今晚可不可以和我睡?”

“放手.” 顾云殊冷冷重复, 恍若未闻某人的无耻要求.

“不放! 除非你答应和我睡.”

“放手.”

“不放.”

顾云殊懒得再费口舌, 一个甩手挣脱了谢珏的手.

转身走人.

【 三 】

谢珏败了.

可谢珏从来就是个不肯乖乖听话的主.

夜半, 月华清辉, 投落室内.

顾云殊在床上轻轻一个翻身, 惊吓! ! 他身旁何时躺了有人! !

“不要怕不要怕 ~ 是我 ~ 是我 ~” 谢珏伸手拍拍顾云殊的胸口.

被顾云殊一爪子挥开, “半夜来我房间做什么? !”

“嘿嘿, 今晚你不是不肯同我睡吗, 我不勉强你. 所以我来同你睡啊.” 谢珏在黑暗中笑嘻嘻.

顾云殊气结: “这两者有何不同?”

“大不同了, 一个是你主动, 一个是我主动啊 ~”

“不听你胡扯, 滚下去!”

“不要嘛美人 ~~” 谢珏双手滑到顾云殊腰腹, 紧紧抱住.

顾云殊皱眉, 他其实很不会应付谢珏这种无赖之徒.

要不是从对方眼睛里看得出他并无那种色 ` 欲的亵 ` 渎, 顾云殊是不会客气的.

在顾云殊看来, 谢珏更像一个有点痞气的孩子.

他跟你在这件事上拧着, 你就不能跟他一起拧着.

不然没玩没了, 吃亏的还是自己.

索性由着他去, 这家伙玩笑开腻了自然就会正常点.

顾云殊目光幽幽地看了谢珏好一会儿.

终是什么也没说, 微叹一声, 转身睡去.

谢珏马上往顾云殊颈间凑了凑: “美人怎么了? 生气了么? 乖 ~ 不气不气了 ~~”

顾云殊不语.

谢珏轻笑一声, 便也不再说话, 保持着从后面抱住顾云殊的姿势, 开始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 图个自娱自乐, 各位担待了

☆, 【 四 】【 五 】

【 四 】

第二天醒来顾云殊只觉得自己是腰酸背痛.

维持着一晚被人抱住的姿势, 身子都是麻的.

因此看向谢珏的眼神都不禁冷了几分 .

谢珏恍若未见. 一贯的笑嘻嘻, 以及各种插科打诨行为.

直至顾云殊外出采药. 谢珏了脸上的笑意才渐渐敛起.

坐在竹楼下的木槿花丛边, 谢珏无聊地玩着手中的叶子.

三步远处跪了一个人.

那冷艳的美女的脊背微弓, 单膝跪地, 姿态就像傲雪的红梅.

“公子.”

“嗯…” 谢珏懒懒的拖了个长音.

静影等待良久, 只得冒犯问: “公子何时下山?”

“不想.”

“公子…” 静影无奈, 像是面对小孩极为无奈的语气.

“府中怎样?”

“一切安好.”

“宫中怎样?”

“一切安好.”

“军中怎样?”

“一切安好.”

“你看, ” 谢珏扔了手中叶片, 笑道: “一切都挺好的, 有我没我一样过, 你们干嘛要催着我下山呢.”

“可公子, 南夏那边情况不好, 长公主同幽定王已撕破脸皮. 属下怕那边再派了人来扰了公子清净.”

其实是威胁他的安危吧. 谢珏嘴角抽了抽. 这帮属下讲话总是那么注意措辞.

“其实依我看, 只要你们撤了留守山下的人, 我一个人要躲在这僻静的山里还是很容易的.”

“公子, 万万不可.”

他当然知道这不可能实现.

谢珏慢慢地站起来, 拍了拍身上的土.

“好了, 不可就不可吧. 我的那救死扶伤的美人快回来了, 不要让他发现你们这帮煞气过重的家伙.”

“… , 是.” 静影闪身告退. 心里却无比清楚, 这其实才是公子留下来的真正原因 –!

【 五 】

在顾云殊拎着草药快要回到自己的竹楼时.

远远的就看到了某个站在竹楼前, 奋力挥舞着抹布欢迎他归来的神经病.

“夫人!” 劈头就是一声柔柔的惊雷, 这声出自谢珏之口.

完了还极度热情地抢过顾云殊手里的草药, 帮他在空地上铺开.

顾云殊闲闲地站立良久. 问: “你刚才叫了什么?”

“我叫你夫人呐 ~ 喜欢么 ~~” 谢珏笑嘻嘻, “经过昨晚你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正好你又救了我… 哎 ~ 这种戏文里的剧情都让我们遇上了, 结果我俩必定是恩恩爱爱团团圆圆的生活在一起的. 所以 ~ 我觉得我们得遵从上天的安排, 不能将这大好的姻缘… 哎? 夫人?”

身后早没了顾云殊的身影.

谢珏走进竹楼, 顾云殊正坐在圆桌旁喝水.

喝完了, 冷冷开口: “你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了.”

“好吧, 我只是表达那个意思而已.” 谢珏垂首找了个离顾云殊最近的凳子坐下.

“我救你, 不要回报, 但求你给我最起码的尊重.”

“我很尊重你的.”

顾云殊不语, 眼神微怒.

谢珏败下阵来, 可怜兮兮道: “我真的很尊重你的, 所以就想着怎样才能表达我的尊重.”

“我想把我最宝贝的东西送给你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和尊重.”

“于是思来想去, 我最宝贝的东西也就是我自己了.”

“干脆便把自己送给你! 以身相许!”

“此外为了表达那份尊重, 我还要把你放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上.”

“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就是夫人之位.”

“也正巧那里还没有人, 所以把恩人你奉为夫人一样捧着爱着护着尊重着, 有何不对?”

“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一举多得!”

可怜顾云殊哪里说得过谢珏这种厚脸皮的无耻家伙.

夫人的称呼也就随他去了.

等谢珏的兴头过了, 自然就不会叫了 —— 顾云殊如此这般的开导着自己.

☆, 【 六 】【 七 】

【 六 】

此后的日子, 顾云殊还是坚持每天进山采药.

谢珏一个人呆在小竹楼几日, 觉得实在无趣, 就开始闹着要跟顾云殊进山采药.

“夫人 ~~ 让我跟你去吧, 我可以帮你背药筐!” 谢珏围着顾云殊转圈圈, 满脸乞求.

“不行.”

“夫人 ~~ 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很寂寞的! 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 真是深受折磨啊 ~~”

“闭嘴.”

“真的! 而且看你一个人进山我也很担心的 ~~ 怕你遇到野兽什么的 ~ 你怎么让我安心?”

“住口.”

“让我跟你去吧 ~~ 我可以帮你采药 ~ 也可以保护你安全 ~ 还可以排遣你的寂寞 ~”

“谢珏!”

“嗯 ~?” 一双好看的眼瞳水光潋滟, 满脸期待.

“去睡觉.” 顾云殊手一指房间.

谢珏忽然就计上心来, 邪笑道: “嘿嘿, 除非你答应我跟你进山采药, 不然我今晚就在床上闹得你睡不着, 让你明天起不来床 ~~”

这话说的歧义又邪恶.

顾云殊无奈至极, 事实上他对于谢珏提的要求, 好像没有哪个是成功拒绝掉了.

只得冷声道: “给我安分睡觉! 明天起不来就不要跟着我!”

【 七 】

其实谢珏还挺希望顾云殊强硬拒绝自己的, 这样他晚上就有理由在床上逗逗顾云殊了.

但事实是顾云殊的为人瞧着是冷淡了些, 可心底还是很善良很温柔的.

瞧他不怎么会拒绝人就知道了.

这也激得谢珏这种无耻的家伙更加恶劣, 忍不住就像再多逗逗他.

看冷清美人无耐又隐忍的样子真是最有趣了.

这种性格在床上翻云覆雨时一定… 呃! 打住!

谢珏虽然不是什么善人, 但对于顾云殊, 他还是潜意识的希望自己能掩埋真正恶劣的一面.

好歹那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不好太过了.

至于为什么自己会有”不好太过了” 的底线, 谢珏自己都没意识到.

晚上睡觉的时候谢珏果然乖乖听话的没有闹顾云殊.

像往常一样把手搭在人家腰上, 就安静入睡.

对于揽腰的问题, 顾云殊也很不满的表示过愠怒.

他觉得谢珏玩他一次也就够了, 怎么那天以后的每个夜晚都要揽着他的腰睡呢.

谢珏道: “我习惯抱着东西睡啊.”

“抱被子去.”

“我习惯抱着温暖的东西睡啊.”

“被子抱久了很温暖.”

“可… 我就是习惯抱着人睡啊.”

“… …” 顾云殊沉默, 良久道: “我可不是暖床的人.”

听语气, 谢珏意识到美人是真正生气了.

忙哄道: “你误会了, 我在家的时候都是抱着我侄子睡的, 小家伙很黏我.”

天知道谢珏的侄子还在哪个角落里没出生呢.

顾云殊不语.

“真的! 难道你生气了?”

“… 睡觉.” 顾云殊冷冷道.

他转了个身, 谢珏便跟着贴近些, 从背后抱着他.

前胸贴后背.

顾云殊感慨身后的家伙未免也太厚脸皮了些!

☆, 【 八 】【 九 】

【 八 】

第二天, 顾云殊起了个大早就要进山采药.

谢珏是真的很想再睡会儿, 赖在床上留恋被窝的温暖.

顾云殊其实挺乐意看到谢珏起不来的.

温和道: “你睡着吧, 我进山去了.”

“唔…” 谢珏迷糊应着, 待意识到自己答应的是什么, 猛的起身喊道: “别啊! 嘶 ——”

一声痛苦的抽气声让走到门边的顾云殊折了回来.

就看到谢珏坐在床上, 手捂腰側, 脸色苍白极其痛苦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起得这么急? 不知道伤口要静养么!” 顾云殊有些严厉道.

赶忙解开谢珏的里衣为他检查伤口.

“我这不是怕你丢下我么.”

“… …”

“唔 —— 夫人你轻点 ~”

谢珏又恢复了嬉皮笑脸, 顾云殊看着来气, 冷声道: “伤口出血了, 你今天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

“不要!” 固执的语气.

顾云殊冷淡地看谢珏一眼.

谢珏很识相的缩了缩, 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

最终顾云殊不发一言, 转身走了.

谢珏看着自己敞开的衣襟及有些渗血的伤口, 无奈, 他真的把美人给惹毛了.

【 九 】

顾云殊还是一个人进山采药了.

傍晚时分回来, 煮了饭.

谢珏主动在美人跟前忙前忙后, 都是添乱, 顾云殊也没说什么.

晚上吃饭时, 谢珏卖乖道: “我错了, 阿云你别生气了嗯?”

顾云殊眉心微动, 没听到轻佻的”夫人” 让他心气稍顺, 不过这个亲密的”阿云” 又是怎么回事? !

顾云殊道: “你不要再拿我消遣, 我便不会生气.”

谢珏道: “这个… 我本性如此嘛.”

顾云殊道: “在我面前不要这般.”

谢珏为难道: “这个… 我尽量?”

顾云殊认真道: “说到做到.”

谢珏道: “嗯, 我可不可以保留一样?”

顾云殊问: “什么?”

谢珏微笑道: “跟你睡.”

那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微笑, 谢珏俊美的脸上唇角微勾, 眼神明亮, 牢牢地锁定着顾云殊一人的身影, 那魅力自是无可阻挡的.

顾云殊一个男人也扛不住这温柔的目光, 竟觉得有些脸热了.

所幸他不是脸皮极薄的人, 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出现明显的脸色泛红.

所以他淡定的抗下了谢珏如网般缠人的目光, 道: “随你.”

其实脑子已经有点紧张到不清醒了, 不然他怎么会冷淡的回答”随你” ? !

顾云殊很失望于自己的表现.

相反谢珏则当然是很高兴了, 心道, 以前怎么没发现柔情攻势对顾云殊这么管用, 善良温柔的人果然是吃软不吃硬的.

☆, 【 十 】【 十一 】

【 十 】

谢珏身上的伤稍好点便跟着顾云殊进山采药了.

山里的景色秀丽奇峻, 悬泉瀑布, 倒挂山间, 崖壁岩底, 百草丰茂.

真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好去处.

谢珏对于进山采药一事也渐渐有了热情, 而不是一开始单纯想跟着顾云殊闹腾他.

如此几日, 都过得不错.

不过第五天的时候, 还是出现了一点小状况.

顾云殊有心往一个从未走过的方向去寻一味药.

结果就是迷路了.

等快要天黑了也没找到来时的方向.

谢珏摊摊手, 道: “看来我们要在山上度过一晚了.”

顾云殊皱眉: “今天下午我让你回去的时候你就该回去的.”

他本来就不打算跟谢珏一起走这个从未走过的方向.

毕竟到陌生的山头寻药, 这种状况是很常碰见的.

谢珏挑挑眉: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先回去? 再说了, 晚上没抱着你, 我怎么睡得着 ~?”

顾云殊不语.

当发现谢珏开始没皮没脸口无遮拦的时候, 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没听见.

谢珏道: “现在也别找路了,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共度良宵吧 ~”

“谢珏!”

“哎是是是! 今晚月明星稀, 我们找个好地方赏赏月色怎么不算是共度良宵呢!”

“… …”

【 十一 】

最后, 他们也没赏月色来共度良宵.

而是找了一个崖底山洞来休息.

燃烧的火苗散发着暖暖的光, 映着谢珏的面庞.

高贵凛冽, 俊美无双.

再联想他之前受伤的经历.

顾云殊清楚, 他不是平头百姓家能育出的人物.

今夜月色柔和, 山间静谧.

是个说话的好时候.

于是顾云殊淡淡问道: “打算什么时候下山?”

“当然是明天天亮了再走, 今晚还要同你共度 ——”

顾云殊眼神凌厉.

谢珏投降.

“好吧, 你说的那个下山… 我近期内可没这个打算.”

顾云殊静静地看着他.

谢珏继续道: “或许再呆个十天半月? 或是三年五载? 也可以考虑考虑陪你呆个十年八年, 咱们躲在山里相夫教子生儿育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什么的…”

“谢珏!”

“好吧好吧, 我说话又不顾及你的脸面口没遮拦了.”

顾云殊叹一口气.

“你很希望我走么?”

“伤好了自然要走, 我不收留没病没伤之人.”

谢珏点点头, 勾唇道: “真狡猾, 你可没回答我的问题.”

他问的是内心想法, 而不是一贯原则.

顾云殊语塞.

谢珏忍不住哈哈大笑.

顾云殊被笑得莫名其妙.

谢珏看着顾云殊的眼睛, 认真道: “只要你说希望我走, 我明天就走. 不希望我走… 那我会很高兴的.”

认真的眼神, 牢牢地锁着顾云殊.

映着跳跃的火光, 顾云殊能在谢珏如星空般美丽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那种脸烧的感觉竟然又来了.

而且比上一次要来的强烈.

所幸旁边就是火苗, 脸颊早已被映得有些温热.

顾云殊垂下了眼眸, 平静道: “随你.”

看不到的是, 谢珏又笑了.

怎么会有这么善良温柔的人? ! 连拒绝的话都不忍说出口? !

顾云殊虽然表面上总是冷淡的样子, 可内心真是柔软的不得了了, 软得谢珏很想扒开他的外壳, 在那心上滚上两圈.

【 耽美文学公共主页发布, 版权归作者所有, 盗文自重 oihioho】

☆, 【 十二 】【 十三 】【 十四 】

【 十二 】

晚上睡觉时, 谢珏很厚颜无耻的手脚并用缠上了顾云殊.

理由是: “我冷.”

顾云殊感受着身后比他还要热的暖炉般的身体, 连反驳的话都懒得说了.

早上是听着清脆鸟叫悠悠转醒的.

顾云殊感觉到自己半个身子都靠着一个温暖的躯体.

一睁眼, 果不其然却又窘迫万分.

谢珏仰躺在地上, 而顾云殊则是半个身子都快靠在了他身上, 头还埋在了他颈窝呢.

因为细小的动静, 谢珏也醒了过来.

四目相对.

谢珏低垂的眼眸, 定定的注视着顾云殊的脸.

顾云殊忍不住皱了皱眉, 以此来掩盖一些慌乱.

他发现谢珏只要认真的时候眼神便特别专注, 牢牢地看着你, 眼神温柔复杂又强硬专 ` 制, 会让人产生一种紧张的情绪.

两相无言地研究了对方的眼眸良久.

顾云殊忽然发现谢珏的脑袋在渐渐靠近.

等意识到那家伙想要做什么的, 唇上已经结结实实被轻吻了一下.

只是单纯的唇唇相碰, 顾云殊全身都僵了.

“不要开这种玩笑!” 虽然脑子里还很震惊, 顾云殊却强迫自己看着谢珏的眼睛, 冷冷道.

“我… 知错了.” 谢珏诚恳道.

顾云殊不再说什么, 起身整理了一下子自己便走出了山洞.

谢珏懒懒的从地上坐起来, 一时也有些悔恨自己怎么就越过了自己定的”不好太过” 的底线.

现在要怎么哄回来呢? !

【 十三 】

“阿云, 等等我…”

“阿云, 你别走那么快嘛…”

“阿云, 我很累了, 咱们休息一下吧…”

谢珏跟在顾云殊身后状似可怜的叫唤着.

顾云殊恍若未闻, 继续在树丛藤蔓间行路.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啊呀!”

顾云殊立马回头看去, 不见了谢珏的身影.

一颗心又很莫名其妙的提了起来.

他很想继续前行不管某人, 可一种情绪揪着他, 让他不得不折返了回去.

那是一种担心的情绪, 顾云殊很清楚.

他的折返行为却又是对令一种情愫的放任, 这点顾云殊不去想.

【 十四 】

谢珏摔在了一个比原地低两米的小涧口里.

山泉潺潺, 下自成蹊.

谢珏摔的不雅, 整个身子都被冰冷的泉水给弄湿了.

“好冷啊 ~~”

“让你走路不看路.”

顾云殊扶起他, 第一件事便是解谢珏的外衣.

谢珏挑眉笑道: “你脱我衣服做什么?”

“检查伤口.” 顾云殊头也不抬.

“哎 ~ 我还以为…”

“闭嘴.”

“哼哼, 只要你不生气了我就闭嘴.”

“谢珏, 不要逼我不管你.”

“这么说你心里一直是想管我的?” 谢珏一脸惊喜的表情.

顾云殊刚见到伤口无碍, 便听到他这欠扁的话, 转身欲走.

被谢珏一个情急拉了回来.

顾云殊不设防, 忽然就撞入了谢珏赤 ` 裸的怀里.

谢珏比顾云殊高一些.

顾云殊的眼眸差点撞上谢珏的鼻子, 双手抵在谢珏赤 ` 裸的胸膛上.

感受到光滑胸膛下的力量感.

恍然想起, 这样的家伙武功不可能太差, 掉下小涧也不该摔得如此狼狈.

“回去吧.” 顾云殊淡淡道.

他真是什么都懒得追究了.

☆, 【 十五 】【 十六 】

【 十五 】

谢珏全身被冰冷的泉水弄湿, 然后又穿着湿冷的衣服一路走了回去.

山间树木茂盛, 即便是白天也可遮天蔽日.

山风一来, 更是吹得谢珏寒毛直竖.

晚上终于回到小竹楼的时候.

谢珏忽然就抓住了顾云殊的手, 放在了自己脸颊上.

顾云殊先是被他的举动惊到, 感受到手心的温度后, 才皱了皱眉.

“发烧了?”

“嗯…” 谢珏应的可怜兮兮, 垂头耸脑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疲惫.

“以后你还是不要进山了.”

谢珏呆愣地抬头, 委屈道: “这个不是我想表达的重点…”

“但这个是我想说的重点.”

“你欺负人.” 谢珏越发可怜.

顾云殊抿了抿唇.

明知是假装可怜, 可看到谢珏的样子, 他怎么就忍不住想勾唇呢.

但如果笑了就是如了谢珏的意, 所以他选择了抿唇.

“先去洗澡, 等会儿喝药.” 顾云殊转身走了出去.

谢珏这才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

顾云殊这人, 说话总是冷冷淡淡的, 什么事都好像撇清了关系似地.

他不说”我给你煎药” 而是”等会儿喝药” .

听起来无情其实却是有情得很.

起码这意味着他会给你开药, 给你煎药, 按照他的习惯, 还会给你端药.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这般, 谢珏意识到, 顾云殊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个把温柔都隐藏起来的冷淡的人.

谢珏很少这样留意过一个跟他没有任何政治利害关系的人.

留意的结果就是, 他有些在意这人了.

【 十六 】

晚上谢珏喝了药就乖乖入睡了.

半夜的时候醒来, 独自一人来到竹楼不远处的灌木丛旁.

这次是两个身影跪在了那里.

谢珏笑问: “打起来了没?”

“青州, 复州已战三场. 幽定王损兵两万, 长公主因有王师相助, 并无太大折损.”

另一名暗影道: “公子, 这是傅先生的书信.”

谢珏取了信便挥手让暗影撤了.

回到竹楼看了信.

傅豫老先生总是会将天下的情况讲的一清二楚的给谢珏知道.

某些方面来讲, 他不仅是个时事通, 还是个点评分析师.

就是内容看起来有些枯燥无味.

谢珏打着哈欠看完了信, 就着烛火烧了信.

才偷偷摸摸的爬上床去.

半夜还要醒来的经历实在不愉快.

再加上谢珏回了床上大脑就不由自主的在想信中提到的诸多杂事.

习惯使然, 遇上这些档子事他就不受控制的深思熟虑了起来.

在床上躺了许久也不过是个假寐状态.

期间, 忽然感觉到身边的顾云殊醒了, 谢珏没有睁眼.

他感觉到顾云殊微微撑起了身子… 倾了过来.

顾云殊柔柔长长的头发轻抚在谢珏脸上, 脖颈上, 有些痒痒的.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芍药香.

那似乎是顾云殊长发的香味, 实在太淡, 以至于之前都没发现.

然后, 谢珏就感知到, 自己露在被子外的肩膀部分, 让被子给盖了起来.

他竟是在帮自己盖被子? !

顾云殊确实实在帮谢珏盖被子, 因为他拉扯完被子后就躺回去继续睡了.

他醒来, 既不是为了如厕, 也不是为了喝水.

他半夜总是会有迷迷糊糊醒来一次的习惯.

既然醒了, 做点小事是顺手而已.

可谢珏一颗心就像被丢进了小石子, 慢慢地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以至于顾云殊留在他脖颈上几缕长发, 都仿佛还透着淡淡诱人的芍药香.

缠在他颈上, 缚住了他.

☆, 【 十七 】【 十八 】

【 十七 】

山中的日子过的娴静而悠闲.

谢珏身体恢复的好, 不久后就能拿着木剑在竹楼下舞剑了.

他的身法极好, 招式干脆利落,

顾云殊偶尔从二楼的走道上站着向下看去, 都能看到一个宛若蛟龙的身影在用剑气破坏着围绕在他竹楼四周的花草灌木.

一场剑舞下来, 落花无数, 灌木也被整的绿肥红瘦.

顾云殊真是好不心疼.

饭点到了便叫人进来吃饭.

谢珏坐在桌旁看了眼菜色, 都是他喜欢吃的口味.

再回想他初到这里所吃的饭菜, 口味要比现在清淡许多.

不可否认这改变又是顾云殊那隐藏的细心与温柔.

他就是这样的人.

这点在谢珏有心注意后, 就发现了许多令人忍不住微笑的细节.

这些都或多或少的会让谢珏产生一种想要把人抱在怀里的冲动.

青天白日的没有理由去做.

到了晚上就不一样了.

谢珏已经不满足于揽腰, 他想要抱着顾云殊睡觉.

当看到顾云殊流丽俊美的面容, 就会想到他的冷清下的温柔.

然后就会有想要抓在手里的冲动.

谢珏依偎过去, 双臂环了顾云殊的腰, 手掌停在了顾云殊的背上.

更是将脸埋在了对方的脖颈处, 呼吸他发间那极淡的芍药香.

顾云殊昏昏沉沉正欲入睡, 忽然被谢珏的动作弄醒.

低声道: “你做什么?”

“我想抱你.” 谢珏的嗓音低沉优雅.

顾云殊闭眼不悦道: “你已经抱着了.”

谢珏低低笑了一声, 没有再说.

顾云殊扛不住睡意, 也就没有深究谢珏的冒犯.

【 十八 】

偶尔, 顾云殊也会下山, 到不远处的青城去与老字号的药铺交易, 也置办一些他生活所必需的东西.

这次顾云殊下山, 谢珏自然是闹着要跟去.

顾云殊无法, 便问: “你方便大庭广众的出现?”

谢珏挑眉, “我又不是被通缉的钦犯, 为什么要躲躲藏藏?”

顾云殊看着他不语.

谢珏满眼乞求.

顾云殊便同意了.

既然谢珏不怕被仇人伤着, 那顾云殊也懒得为他担心.

青城是南夏的一个中等城池.

南夏则是祁东大陆的最大强国.

不过现在的南夏, 长公主与幽定王正争着帝位.

幽定王的势力在南, 长公主坐拥皇都势力在北.

某些地方可以说是战火纷飞, 民不聊生.

顾云殊与谢珏在茶楼小坐片刻, 时下的消息便纷拥而至飘入耳中.

顾云殊听得频频皱眉.

谢珏一手托腮, 一手执杯, 目不转睛地看着顾云殊.

谢珏道: “别皱眉了, 天下大事再怎么愁也就是这样.”

顾云殊点头: “说的也是.”

谢珏眉开眼笑: “那你还皱着? 来, 给爷笑一个.”

顾云殊板起面孔, 冷眼相对.

谢珏忍不住哈哈大笑.

☆, 【 十九 】【 二十 】

【 十九 】

顾云殊一般下山都是要在青城呆上两天的.

所以夜晚的时候就难得的和谢珏走在了夜市的街上.

沿街走巷, 具是铺席买卖, 五花八门.

金水河畔, 杨柳依依, 偶有花船划过, 阵阵飘香.

谢珏见识过许多更繁华更热闹的州城.

却觉得今晚的这个特别有意思.

或许是身边有人陪着一起走的缘故?

就连河对岸花楼里探出窗的姑娘, 仿佛都比繁都的要娇美一些.

停留的目光久了些.

便有几位姑娘发现了谢珏这极品.

有胆大的便大着嗓门朝河对岸喊了一声: “对面的俊公子 ~ 过来呀 ~”

河面不宽, 立时吸引了四周不少人的目光.

走在前面的顾云殊停步回头, 就看到谢珏这祸害拈花惹草的一面.

一时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

谢珏也没料到自己会惹来这一出.

看着四周有些驻足的路人, 又看到顾云殊不悦的表情.

谢珏笑了, 笑得恣意风流.

迎风扬袖, 谢珏很厚脸皮的冲对岸喊: “夫人在侧, 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 ~”

四周的驻足的路人爆发一阵哄笑.

有好奇者还左顾右看, 似乎在猜测哪位年轻女子是那俊美公子的夫人.

谢珏则是抬脚就走, 追妻去也.

【 二十 】

夜晚在客栈休息的时候, 顾云殊还没睡着, 谢珏就将人抱在怀里了.

顾云殊挣了挣, 没挣脱.

他也察觉了近来谢珏对他的亲近, 可这般亲密的举动, 谢珏一般是在他睡着后才行动的.

有好几次顾云殊尚未完全入睡就被谢珏紧紧抱住, 他也假装不知.

可现在两人具是清醒, 顾云殊就不好再鸵鸟下去.

冷声道: “你做什么? ! 放手.”

谢珏埋首在顾云殊颈窝, 闷闷道: “夫人真小气, 连让我抱一下都不行.”

“谢珏!” 顾云殊不悦, 谢珏说话时带出的气流撩得他的脖子痒痒的, 让他心慌.

谢珏抬起头, 用手臂撑起自己上半身.

墨玉般的长发披散下来, 垂在脸侧, 将顾云殊牢牢固定在自己营造的幽暗空间里.

顾云殊习惯性皱眉.

因为那种感觉又来了,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

谢珏的目光专注霸道, 却又溢满柔情.

顾云殊面上的表情仍是冷淡的.

被下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抓了床单.

他觉得现在的谢珏是有侵略性的, 这感知让他一个男人都有些不安.

“谢珏, 你现在还是清醒的么!”

“我很清醒.”

“那我需要下床.”

“要丢下我不管?”

“你的伤已经好了, 没有理由再跟着我.”

“我不觉得.” 谢珏勾唇浅笑, “外伤好了又添内伤算不算?”

“什么内伤?”

谢珏低头亲了亲顾云殊嘴角, 低声道: “心都被你偷空了, 还不算内伤?”

☆, 【 二十一 】【 二十二 】

【 二十一 】

心都被你偷空了, 还不算内伤?

这句话让顾云殊的思维彻底乱了.

完全没有准备听到的一句话.

让他一口气哽在喉咙口, 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谢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有点风流本性顺水推舟的意思.

可等到完全说出来了, 却又有种忽然轻松, 心里安定的感觉.

他不得不承认, 这或许就是心声了.

得到顾云殊是他心里最直白的念想.

此刻的他想要俯下头去, 亲吻顾云殊因震惊而皱得厉害的眉心, 亲吻顾云殊紧抿的嘴唇, 亲吻顾云殊优美的脖颈和锁骨… 得到他, 占有他, 拥抱他.

把这个外表冷淡内心柔软的家伙彻底变成自己的!

想要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有这个人陪在身边.

这样, 自己无论在哪里, 或许都不会那么寂寞, 那么迷茫.

因为有人陪着.

阴谋, 权术, 战争… 南夏的事, 北齐的事, 统统都是不入流的小事.

跟这么个人悠闲的生活是他明确的退路.

那他以后无论做什么, 都将不再有那种迷茫感.

【 二十二 】

谢珏一想通, 便对顾云殊势在必得了.

顾云殊还在呆愣着, 谢珏就已经俯下头去.

轻轻柔柔的吻落在顾云殊眉心, 眼帘, 鼻尖, 然后是停在唇 ` 瓣, 辗转亲吻.

顾云殊的反射弧似乎是有些长.

所以谢珏很快就撬开了顾云殊的牙关, 舌头长驱直入, 寻了对方的舌, 深吻起来.

“唔嗯…”

顾云殊挣扎, 谢珏温柔却又强势的按住了顾云殊的手, 压在他脑侧的床上, 十指紧扣.

顾云殊反抗不及, 只觉得自己快被谢珏吻到窒息了.

他的亲吻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 连让自己呼吸的机会都不给? !

等到谢珏放开顾云殊的唇辗转而下时, 顾云殊已经有些不甚清醒了.

顾云殊的胸口起起伏伏, 贪婪的呼吸新鲜空气.

谢珏的唇则是来到了顾云殊的脖颈, 锁骨, 留恋允 ` 吸.

顾云殊的衣襟被弄得有些散乱, 但谢珏还不满足.

他像一只发 ` 情的小兽, 撩 ` 拨顾云殊, 亲吻顾云殊.

偏生不敢放开来, 压制着自己想要狂乱的渴 ` 望.

他的手从顾云殊的里衣下摆伸进去, 本能的沿着顾云殊的腰线抚 ` 摸而上.

来到了胸口, 摸到了顾云殊胸前的突 ` 起, 轻轻抚 ` 弄了起来.

“你…”

顾云殊呼吸刚缓过来就又受惊吓, 脸上的表情都快要不受控制了.

谢珏亲亲顾云殊的唇, 深沉的眼眸锁着他, 低声道: “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我喜欢你.”

又是这种认真的眼神!

顾云殊愤恨他自己似乎抵抗不了.

一时只听到自己胸腔里穿来的激烈心跳, 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谢珏微微的笑了.

他的云殊, 怎么就柔软的不会拒绝人呢?

不过他希望顾云殊这辈子不能拒绝的人, 只有他谢珏.

于是他低头在顾云殊耳边反复低语: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就像魔咒.

顾云殊的思维又乱了起来.

这一乱, 就让”心怀不轨” 的谢珏得逞了.

☆, 【 我真不想放上来 】

压抑的呻 ` 吟, 粗重的喘 ` 息响至夜半.

古人口中的良宵, 过得很是混乱.

以至于顾云殊第二天醒来后, 有一时脑子是完全空白的.

当看到谢珏满足的睡颜, 才渐渐想起昨晚之事.

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悔.

心道, 他真是着了谢珏的道了, 所以才放任自己像个女人一样雌 ` 伏于他.

谢珏随后也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顾云殊躺在他怀里若有所思的样子.

两人都是尚未穿衣, 谢珏可以清楚得看到顾云殊脖颈胸口上的欢 ` 爱痕迹, 全是他留下的.

这让谢珏唇角微弯.

进而想到昨夜顾云殊张开修长的双腿接 ` 纳自己进 ` 入的样子, 隐忍而又绝丽.

做到后来谢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没问顾云殊的意思就抱着他坐到了自己身上, 顾云殊俊美的眉在那一刻皱得厉害, 仰头压抑着一声极致痛苦的呻 ` 吟.

那瞬间顾云殊优美的颈项曲线, 长发散乱纠 ` 缠身躯的画面, 谢珏真是难以忘怀.

某人的思绪往很不堪的方向跑去, 顾云殊很快就感觉到了下腹抵着他的东西.

某人的手也很无耻的在他腰间游走了起来.

“谢珏!” 顾云殊厉呵, 不过嗓音有些低哑.

“给我好不好?” 谢珏亲了亲顾云殊的唇, 可怜兮兮像个要饭的小孩.

“不要以为我还会顺着你!”

“可你已经顺着我这么多次了.”

“手拿开, 我要下床.”

“夫人…”

“我要下床!”

“阿云…”

顾云殊愠怒, 不语.

谢珏无奈缩回了狼爪, 委屈道: “你不要生气, 我让你下床就是.”

============

============

经过一晚的发酵, 两人的关系就像拨云见日.

不管顾云殊同不同意, 反正谢珏是很霸道地把他看作是自己的人了.

最明显的是, 谢珏又很无耻的开始称呼顾云殊为”夫人” .

这让顾云殊很不满意.

不过谢珏也学乖了, 一看到顾云殊不悦的表情, 就开始厚颜无耻地撒娇卖乖.

其行为可耻的到一点也不当自己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子.

最后顾云殊总是拿他没办法.

还有一点另顾云殊很恼火的是, 谢珏在 □ 上很不知节制!

当然, 这一点谢珏绝不承认, 他还反过来认为是顾云殊太过禁 ` 欲.

于是, 谢珏在竹楼本来就挺乐和的日子中, 又多了一项心心念念的乐事 ——

怎样把他家美人拐上床?

为此谢珏尝试过多种方式.

最喜欢的莫过于 —— 在顾云殊洗完澡后直接闯进去把人抱上床.

今晚谢珏又那么做了.

他将不设防的顾云殊抱到了床上, 自己也覆了上去.

美人刚刚出浴, 身上还滚动着晶莹的水珠, 真真活 ` 色 ` 生 ` 香.

“谢珏!” 顾云殊对无耻无赖的某人都快词穷了, “我说过事不过三.”

这正好是第三次了.

谢珏一手扣着顾云殊的手, 一手揽着他的腰, 单膝挤进他修长的双腿间.

嬉皮笑脸: “不要那么注重形式, 无论如何你我都是要在床上云 ` 雨的, 以什么方式上床不都一样么 ~ 况且现在这种还省了脱衣服的时间! 还是. . . 你喜欢我帮你脱衣服, 所以才厌恶这种方式?”

“你真是得寸进尺!”

谢珏笑: “不然怎么得到你?”

说完也不再废话, 埋首在顾云殊锁骨上亲吻起来.

顾云殊为人虽然冷淡自持, 但在床上却不会扭扭捏捏像个姑娘家.

他不放 ` 荡, 却绝对坦然.

只是性格的缘故, 他不喜欢放声的呻 ` 吟出来.

虽然躺在谢珏身下承 ` 欢, 可他到底还是个男人, 他本能的有抑制自己呻 ` 吟的潜意识.

就像受痛的男人不会放声哭出来一样.

细细碎碎极致压抑的呻 ` 吟让谢珏很难把持住.

比听到放 ` 浪的叫喊更让他疯狂.

这会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抱着的是顾云殊这样一个人.

“… 唔嗯… 你慢些…”

顾云殊坐在谢珏腰腹上, 因为需要支撑的缘故, 他抱着谢珏的头.

谢珏则是埋首顾云殊胸前, 舔 ` 吻轻咬着顾云殊的乳 ` 珠.

两人的长发皆是散乱的纠 ` 缠在身上, 不知是谁的绞着谁的.

初遇顾云殊时, 他瞧着冷冷淡淡的.

谢珏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这家伙会以这种姿态坐在自己身上, 对自己提出这种要求.

忍不住轻笑出声.

“笑什么…”

“笑你啊.”

“… 唔… 你!”

顾云殊推开在他胸前作怪的脑袋, 怒视某人.

谢珏恶劣, 故意挺 ` 腰狠狠顶了顶顾云殊那处.

顾云殊受不住, 身子都弓了起来轻轻颤抖着.

谢珏温柔的将人搂在怀里, 因为体 ` 位的关系, 他抬眼对上顾云殊低垂的眼眸.

轻轻啄了啄对方的唇角, 哑声道: “笑你平日很冷的样子, 可在床上却…”

说着又顶 ` 弄了顾云殊那处, 凑到他耳边道: “… 很温暖.”

顾云殊一双俊眉都皱了起来.

压抑着喘 ` 息道: “不要拿这些话惹我… 想谈心就先. . . 出去…”

“不要!” 谢珏暧昧道: “你这里很舒服.”

顾云殊恼火, 双手撑着谢珏的肩膀就欲起身, 却被眼明手快的谢珏按着腰身坐了回去.

“啊哈 ——”

一声呻 ` 吟猝不及防呼了出来.

顾云殊真是更加恼火了.

【 完结 】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 你没看花眼, 这是俺在 JJ 论坛上心血来潮码的, 就想要个故事开头练笔, 现在把它贴这里. 但作为一个故事来看, 这也是 he 结尾的美好小故事啊… 啊… 啊…

这就是一个 【 无赖痞子攻 】X【 温油内敛受 】 的梗… 梗… 梗… 我一向都萌这种 CP

【 耽美文学公共主页发布, 版权归作者所有, 盗文自重 21222212】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Thâm sơn ngộ mỹ nhân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