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 khi ma giáo giáo chủ tẩu hỏa nhập ma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Đương ma giáo giáo chủ tẩu hỏa nhập ma chi hậu

当魔教教主走火入魔之后 BY 云上椰子

( 古风淡定攻 X 教主受 HE)

1、【一】【二】

魔教教主练功走火入魔的后果就是——失忆了。

他怎么也不能回想起自己生平半点事,大脑完全一片空白。

这种不安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所幸的是,他现在的处境并不危险,因为有人收留了当时重伤的他。

那人似乎就是个山间的赤脚郎中。

平日里无事喜好下山去帮附近村子里的人看病。再闲着便是上山采药。

他独自住着一座竹屋,屋旁环境清幽留有大片空地。

偶尔出门一看,便能看到那人在空地上晒草药的身影。

身形修长挺拔。虽衣着如乡间村民一般朴素,可面容却宛若神祗。

“你不是一般人!”魔教教主看着他下论断。

那人听了哈哈大笑:“我当然不是一般人!我是神医!神医你懂吧!”

“可你上回还给山下村民开错了药,闹得人家上山找你茬!”

“嗯……这个嘛,病不分大小总有特例,偶尔犯个小错很正常!”

魔教教主继续狐疑的盯着人家看。

“哎,你别看了,吃饭吃饭。”萧白把饭菜摆上桌,“什么时候你能下床了,可就轮到你煮饭了,我这个救命恩人把你命救回来了还要天天伺候你,没天理啊……”

他说这些话时声音是不大的,是一种淡淡的调侃语调,听起来便让人觉得他也是满不在乎的。

魔教教主想了想,他不记得怎么煮饭了(其实是根本不会):“不煮行不行,报恩什么的,换个方式。”

“换个方式?”萧白看着魔教教主良久,真心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于是说:“那就以身相许怎么样?”

“以身相许要做些什么?”

“嗯……什么也不用做,只要晚上陪我睡就好。”

“你现在每天晚上不都是和我睡?”

魔教教主现在每晚都会被体内冒出的寒气所折磨,所以萧白每天都是给他做暖炉的。

“那又有些许的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

“如果你答应以身相许,那么晚上睡觉时……咱俩便可做些快活的事。”

快活的事……

魔教教主思考良久,如果做些快活的事可以让晚上没那么痛苦的话,似乎也不错。

“好,我答应你。”说完,教主继续扒饭。

萧白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世道拐个媳妇似乎太容易了点。

【二】

魔教教主现在每天晚上都会被体内冒出的寒气所折磨。所幸的是他身边有个暖炉一样的萧白。

夜晚,教主自动自觉的抱着萧白,整个身体都恨不得蜷缩在萧白怀里。

体内的寒气就像是潮水,一浪一浪的往外冒,让他忍不住就想要汲取更多的温暖。

萧白本是睡着的,半夜再次被怀里乱动的活物给弄醒,很无奈的把教主再抱紧一点,嘴里忍不住嘀咕:“所以说练那么阴寒的武功做什么……”

这些教主都听不到,他唯一能感知就是萧白的手,他的手正放在教主的腰腹处。

那儿正是教主最难受的地方,可只要萧白的手放上去轻抚,感觉便会好上许多。

就好像寒气都被他温暖的手掌给驱散了一样。

痛苦渐渐散去,教主的意识也开始慢慢回笼。

“你今天说的快活的事,怎么不做?”

萧白懒懒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瞧了瞧教主眼巴巴的样子,“我明天还要早起下山,今晚不想做。”

“那你什么时候有心思做?”

“过两天吧。”

得了回复,教主也不再问,转身睡去。

萧白倒是觉得搞笑,他越发的觉得自己是在戏弄小孩子了。

回复 2楼2013-01-23 17:07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2、【三】【四】

待过了两日,教主的身子又恢复了许多,不过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半点记忆也无。

仅有的,都是被救后和萧白一起生活的片段。

虽说表面是一贯的冷淡狐疑,但内心里唯一认可在意的活物也就是萧白了。

他的生活似乎只有萧白。

可萧白的生活却并不是只有他。

因为是萧白的朋友找来了。还是个女的。

那女人头上插着三根木簪,稻草般干枯的头发,干燥到微裂的唇毫无血色,以及一身毫不飘逸只讲实用的布衣长袍,身后背着一把剑。

作为女人她无疑是失败的,是毫无威胁感的。

可当教主看到她跟萧白在屋外的空地上坐着谈笑的情形,不免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不舒服教主却又说不上来。

想来也大概是那女人太普通,萧白太好看所造成的视觉差异感?!

当外面的人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时,教主忍无可忍的冲外面喊:“萧白!我不舒服!”

然后就听到那女人问:“怎么里面有人?”

“哦,上个月他被我所救,现在失忆了。”

“这么可怜。”

……

教主发誓他讨厌那个女人。

直到那女人和萧白一起走进来。教主用一种很不友好的目光看着他俩。

那女人却是毫不在意,事实上在她看到教主的那一刻双眼都是像是被点亮了一般。

“好漂亮的美人儿!”

“你说什么?!”教主皱眉,这话虽然是夸赞,可此时他听来就是万分不爽!

“小紫,我这朋友就是这样,人家是真心夸你。”

教主撇过头去,跟萧白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他小紫!!!不就救他时他的状况已经严重到嘴唇都是泛紫了么!这到底是怎么取名的啊喂!

【四】

那女人其实也没给教主填太大的堵,当天便下山去了。

夜晚两人双双躺在床上,萧白问:“你不喜欢杨漫?”

杨漫就是那女人的名字,不过她似乎更喜欢别人叫她江湖上的名号风七娘。

可萧白却是直呼其名,这点又令教主不爽了。

便干脆装睡不吭声。

“哎,我这朋友其实人还是挺好的,少年时曾跟着她在江湖上见识过一遍。若不是因为她一心想要成为女侠过快意恩仇的潇洒日子,我估计……”

等了很久没下文,教主忍不住问:“你估计什么?”

“我估计她早就嫁人生孩子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教主有些恼怒。

忽而想起前两天的话题:“你说的快活的事呢?”

萧白抽了抽嘴角。

“你到底做不做?我不想半夜又是那么痛苦!”

教主在黑暗中撑起上半身,目光灼灼的看着萧白。

“你想用那快活的事来冲淡寒气的痛苦?”

“是。”

这令萧白忽然想到了某条确实可行的门路。

类似于双修,如果他们的身体能交合相融,让萧白更加接近教主体内的那团作乱的寒气,他倒是有办法逐渐化解。

可……萧白有必要为个陌生人这么做么?

“你低下头来。”萧白对教主说。

教主冷冷看着萧白,却还是乖乖低下头去。

萧白的手扣住了教主的后脑勺,把人彻底带进了自己怀里,附唇吻了上去。

唇齿纠缠,教主慢慢闭上了眼睛。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牙关被萧白撬开,他的舌头钻了进来,缠了自己的,一起嬉闹。

缠绵的吻隐隐升起了快感,教主的手本能的便抱紧了萧白,有些漫无目的的在他背上游走。

快要失控的时候,萧白放过了他的唇。

两人额头相贴,呼吸交缠,皆在平复一吻带来的余韵。

“呐,这就是我说的快活的事,其实也不能缓解什么痛苦。”

说完萧白打算转身睡去,忽然被教主抓住。

“可我觉得方才感觉挺好,咱们再来多几次。”

“……!!!”

生怕玩笑开大发了,萧白果断制止:“不成,我明天还要早起采药。”

转身,睡觉。

回复 3楼2013-01-23 17:07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3、【五】【六】

【五】

可夜半的时候,还是照例得醒来一次。

教主痛苦的蜷缩在萧白怀里,忍着那从腹部传遍全身的遍体生寒的痛意。

他的嘴唇泛着苍紫,微微皱眉的神态在幽暗中看来也是凄美的。

萧白也知道这种折磨是钻心蚀骨的,之前没想到法子,他看着也顶多就是心感无奈。

现在有了法子再看着,便衍生出一些愧疚之情。

心想,如果现在躺在他怀里这般痛苦的是杨漫,他想他是会救的。

可怀里这人么……

“呜……”实在难忍,教主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萧白在黑暗叹了口气。

其实救个人于他而言似乎也不会损失什么。如果不救天天晚上这么折磨自己倒也辛苦。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萧白抱紧了教主。

“乖了,等一下便让你好过些。”

……

(以下省略拉灯内容XX字)

【六】

教主昏昏沉沉地从睡梦中醒来,天已大亮。

察觉到自己浑身赤`裸地躺在被窝里,这才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痛苦到难耐的时候,他似乎听到萧白在他耳边说:“其实方才是骗你的,我现在就带你把快活的事做全套。”

然后是亲吻,脱衣,萧白的手在他身上游走抚摸,两人便渐渐纠缠在一起……最后那家伙分开了他的腿,把滚烫坚硬的东西抵了进来,狠狠地进入了他的身体。

真的很痛苦!完全就是痛上加痛!

教主再也忍不住大声喊叫了出来,他的双手抓着萧白撑在他脑袋两边的手臂,指甲狠狠抓紧人家肉里。

他有将萧白碎尸万段的冲动!什么快活的事!这分明就是凌迟的痛苦!

“你给我出去!!!”教主拼尽全力咬牙切齿地说。

“乖了,等一下会好很多的。”萧白低头在他脸颊印下一个轻吻。

然后就感觉到萧白在他体内抽动……每一下都跟要了教主的命似地。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交合的地方异常滚烫,就像在那里点了一把火,待萧白抽动十几下后便幻化成了燎原之势。将教主体内的寒气消耗殆尽。

再之后,便渐渐升起来了快感……

总之是个混乱的夜晚。

转头看看躺在身边的人,他也正好挣眼。

“你骗我。”教主质问,声音低哑,“昨晚我很痛苦!痛苦到简直想杀了你!”

“后来不就快活了。”萧白微笑,让人觉得犹如冰雪消融,春风拂面。

不受控制的,教主觉得脸颊有些微发烫。

这到底是为什么?!教主不求甚解!!

回复 4楼2013-01-23 17:07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4、【七】【八】

【七】

找到了化解体内寒气的法子,往后医治起来便轻松简单了许多。

教主的身体很快便恢复如常,起码对于白天来说。

他开始跟着萧白上山采药,偶尔要是有了兴致,他也愿意跟着萧白下山去给村民看病。

那些村民似乎都与萧白很是亲近,大叔大婶们一口一个“小白小白”叫的亲热,小孩子们则是“白哥哥,白哥哥”的叫。

当然,跟那帮村民打交道,偶尔也会遇到让教主郁卒的事。

比如说某次萧白在给一位老婆婆看完病后,老婆婆拉着萧白念念碎:“小白啊……婆婆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好,可也不要折腾的太过了啊……看看那漂亮孩子脖子根的印儿,让村里还没出嫁的大姑娘看见了可是会脸红的……”

教主闻声看向里间受教育的某人,正巧对上他含笑的眉眼,不知为何不敢再看,急急转过头去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真郁卒!!

【八】

回山时天色已经转暗。

“天黑之前回不到了,咱们慢慢走吧。”萧白建议。

“可我要洗澡。”

“……”

“我今天出了一身汗,这时都是该洗澡的时候了。”教主跟在萧白身后,面无表情的陈述着事实。

萧白无奈,抬头向四周看看。

然后便带着教主走了一条茂密的小路。

尽头的景色犹如仙境。

山间寒潭,月下生烟。

像有碎金洒落,伴着源头流下的潺潺清水,漾起一圈圈金色的涟漪。

“如果你不怕冷的话,倒是可以洗洗。”

教主用手戳了戳潭水,当真寒凉,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便退了衣裳,抬脚进入了潭水。

墨玉的长发随意放下,似融散在水中的墨汁,衬着赤`裸的身子若隐若现。

萧白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然后选择默默转头修炼定力。

不过天不遂萧白愿!因为教主忽然开口说:“萧白,我想在这里和你做。”

“……”萧白无奈:“你做人倒是诚实。”

“为什么要隐瞒?我现在确实想和你在这里做些快活的事。”教主懒懒的眯了眼“你愿不愿给我?”

萧白继续无奈,不过脚下却是慢慢走向教主。心想失忆了的人倒也活得率真,做事不受世俗约束,统统都是最原始最真实的反应,也挺可爱的!

两人都赤`裸地在水里缠`绵一阵后,萧白才轻轻掰开教主修长的腿将自己的欲`望送了进去。

开始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不适,教主双手揽着萧白,高高的扬起了自己优美的颈项。

待适应后便叫萧白开始律动。

“再深一点。”教主双脚缠在萧白腰上,毫无羞耻感地提着要求。

萧白自然是满足教主,狠狠地将他贯穿。

做到情动时,他们不仅下`体相连,双唇更是会纠缠在一起,疯狂的接吻。

……直到两人的欲`望双双发泄了出来。就着相连的姿势,两人都没有再动。

感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如涟漪一般渐渐消散。

教主餍足的身子透露着深深的疲惫,将头埋在萧白颈项里,双腿还是缠在萧白腰上。

“你方才不够专心。”教主懒懒地说。

“啊……那是因为我忽然发现有人在把咱俩当活春`宫欣赏了。”萧白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吻教主的耳鬓湿发。

黑暗中的人便再也忍不住爽朗的笑了起来:“果然是美色误人!小白,这大概是你第一次被人接近到跟前了才发现吧?!”

萧白叹了口气:“确实。”

回复 5楼2013-01-23 17:08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5、【九】【十】

【九】

黑暗中的来人其实是杨漫。

萧白在把教主安顿在床上后才出去与杨漫交谈。

“你那天托我打听的事其实挺好办的,一下子就打听到了。”杨漫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沧月教教主受伤闭关去了,所以我觉得屋里那位八成就是他。”

“据说那家伙右耳喜好带着银针一样细长的耳坠当暗器,你回去可以看看他右耳有没有耳洞,如果有那就九成了。”

“哦,那就是他了。”萧白点点头,教主右耳的耳洞他是早就发现了的。

一时有些静默。

直到杨漫茶水喝足了,忍不住开口:“小白,你把武林中魔教的教主给上了。”

“不要用‘上’那么难听。”

“那你把他给睡了。”

萧白抽了抽嘴角。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呐?”

萧白想了想,对上杨漫关切的眼神,淡定道:“继续睡。”

“…………”

【十】

萧白说继续睡那就真是继续淡定的睡。

他们依旧每天都和和睦睦,偶尔教主单方面发个小脾气地过着日子。

夜晚则在床榻上缠绵。

教主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萧白的怀抱了。

有力的臂弯将他温柔的收纳其中,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

“你是我的。”教主半抬起身子目光坚定地锁着萧白。

萧白懒懒把人按在胸口:“小紫,大半夜不要又发疯。”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是我的。”

“哦,那为什么不能‘你是我萧白的?’”

教主思索片刻:“如果没什么差别的话,也可以这么说。”

萧白忍不住轻笑。

“你笑什么?”

“我笑你很……可爱。”

“我不喜欢你用这个词来形容我。”

“为什么?可爱的人总是特别招人喜欢。”

喜欢……

这个词在无意识的用出去后,教主才开始思考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事实上,自从他失忆以后,对很多词汇的表达都是慢慢捡回来的。

喜欢这个词么,可以用在哪些情绪上?……

“萧白,我喜欢你。”教主忽然轻轻开口。

“…………”萧白一时默默无语。

“我要你也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

“…………”

“你办的到吗?”

“…………”

回复 6楼2013-01-23 17:08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6、【十一】【十二】

【十一】

那天晚上的谈话教主没有得到答复,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而这点小小的不舒服堵在心里尚未消散,更大的堵又添了上来。

在一个萧白外出采药的日子,一群外人找上了山。

他们一见到教主甚是激动,单膝跪地抓着教主的衣摆直喊:“教主,属下可找着您了!!”

之后长达一下午的谈话让教主弄清楚了自己的状况。

如果不是骗人的,那么他就是沧月教的教主,因为练功将进的关键时候被教中蓄意谋反的右尊所害,这才遭遇了不测。

那些人希望教主尽快回去,由教中的“怪医风芜”给他医治调理,再清除教中反贼。

该是那么做的。

教主心中也隐隐觉得这些人颇为熟悉。

可……

“我须得等一个人回来再做决定。”

“什么人?”

“我喜欢的人。”

众属下万分震惊!!!

出乎意料的是,萧白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

月色冷清,寒凉渐起。

教主再也坐不住,跟属下一通吩咐,便去找人。

众属下自然是为教主分忧,发散来找。

【十二】

山间的情况教主已经熟悉大半,越走便越觉得冷意泛起。

……直到天亮,教主都没有在山里找到萧白。

回到小屋,众属下早已等候许久。

“我需要再找几日,把这座山好好找一遍。”

“教主,教中情势危急,还请您……”

教主冷眼一撇,果断道:“我一定要找到他!”

……于是,教主不肯放弃的又在山中找了五日。

直到把山中的一草一木都快熟记于心了也没有发现萧白的身影。

萧白真的走了!

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这让教主万分恼恨。可恼恨的同时又觉得还有一些情绪汹涌而至。

狠狠地堵在心口,让他喉咙发紧,眼眶发酸。

第六天的一场大雨来得猛烈,下的凄惨。

也浇灭了教主心中的最后一点期望。

……第七天,教主便带着属下离开了山间小屋。

回复 7楼2013-01-23 17:08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十三】【十四】

【十三】

三个月后,盛夏悄然而至。

娇羞的白莲在云浮山碧波湖中摇曳。

教主斜倚在湖心凉亭的软榻上,长长的青丝随意披散,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夏日的慵懒。

这三个月他也是做了不少事的。

在怪医风芜的医治下,教主的记忆恢复了,教中逆贼也已经清除。

虽然这过程中手上又沾了不少的血腥,可这丝毫也不会影响教主的心情。

倒是教主失忆时与萧白的事,每晚都会蹦出来扰乱教主的心神。

那些过去就像利刃,把教主折磨的万分痛苦。

他觉得他是十分恨萧白的。他恨萧白那张迷惑人心的俊脸!他恨萧白把他当□孩童般的戏耍!什么快活的事!一想到那些亲密无间的缠绵温存的夜晚,教主就恨不得将萧白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要报仇当然就要找人。

可教主动员教众在江湖上打探了许久,也不曾听过有医者名唤萧白。

教主觉得这很正常。

因为他开始怀疑自己遇到的不是萧白,而是月白。

江湖上的人,你可以不知道月白的武功到底是个什么程度,但却必然知道传说中可以号令江湖黑白两道的祈夜和素雪剑都是掌管在他手上的。

那曾经在江湖上人人相争差点闹出不小乱子的两把绝世好剑,也只有在月白手上江湖才得以安生。

可是月白却很低调,见过他的人十分之少。

唯一与他江湖传言纠葛最深的便是风七娘杨漫,但也都道不明他们是个什么关系。

教主还记得他与萧白在寒潭厮混那日杨漫所说的话——“这大概是你第一次被人接近到跟前了才发现吧”

杨漫的武功在江湖上已算一流,由此便不难推断萧白的武功高的不像话!

此外令教主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紊乱的内力修为确实是在那段时日被萧白给调养好了大半。

也只有月白这样的,才有能力帮他。

【十四】

想要找到月白,自然就要以风七娘杨漫为突破口。

很快,杨漫就被“请”到了教主面前。

不过杨漫是个热心善助神经大条的,倒也不怪罪教主的那些小手段。

她豪爽的坐在正准备用膳的教主面前,豪爽的用手捻起起一块黄瓜丢进了嘴里。

教主原本就有点恶心的胃口顿时丧尽。

“月白在哪里?”教主冷冷的问。

“嗯?小白不是在山上竹屋吗?”

“你少装傻!”

“……我没装!”杨漫问: “怎么?小白又不见了?!”

“你到底说是不说!”

“我……我真不知道!那家伙向来随性,如果他有心让你找到那一下就能找到,如果他无心让你找到,那你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当初我有心找他时费了两三年才在江边偶遇,这会子主动消失,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把握再找到。”

教主沉默,整个人都处于低压状态。

偏偏杨漫似有所悟,“怎么?!难道是小白将你始乱终弃了?!”

教主阴测测的瞪视杨漫。

“哎!那家伙真是不像话!怎么可以对你做出这般不负责任的行径!”

教主怒火中烧。

“你放心!我杨漫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个负心汉!不管两年三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说完就闪了个没影。

也幸亏闪得快,不然教主可不保证杨漫是否有命活到明天。

手执筷子打算随便吃点,可菜刚送到口里嚼没两下胃里便一阵恶心上涌,差点没控制住给吐出来。

因为近期的劳累,他的脾胃现在很是虚弱。

不过刚才那一下子忽然就拨动了教主的某根神经,让教主陷入了沉思。

回复 8楼2013-01-23 17:09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8、【十五】【十六】

【十五】

不久之后,教主把教中大小事务吩咐妥当便去了云中城静养。

回来已是大半年后。

令教众震惊的是,教主这次还带回来一个刚出生的宝宝。

白白嫩嫩的一个小团子,甚是可爱。

一下子就俘虏了不少女教徒的母爱泛滥之心。

红茗手里怀抱着小孩,绿萼在一旁用小波浪鼓逗他。

“宝宝好可爱,瞧他的大眼睛水灵灵的。”

“跟个黑葡萄似的。”

“长的真好看。”

“是像教主的缘故吧。”

“那宝宝以后也会和教主一样好看咯。”

教主懒懒的斜倚在一旁的榻上,唇含浅笑,只是那笑不怎么有温度。

……

魔教教主有孩子的事一下子便传开了。

连带传开的还有孩子生母的名字——萧白。

于是大家都在想,这萧白姑娘到底该何等绝艳,竟能被眼高于顶冷血无情的大魔头给看上。

【十六】

冬季的白雪飘飘扬扬,云浮山上一片银装素裹。

孩子刚出生便要经历这么一个寒冬,着实不易。

好在教主每天晚上都亲自跟宝宝睡觉。

不然哇哇的哭声可要把大家给吵死。

夜半,月辉清寒投入室内。

光亮处,平白多处一双白靴。

那双靴的主人悄无声息地向床榻走来。

人动,月不动。

这相对运动的结果就是营造出了一种正主儿缓缓登场的效果。

月光照着他,从脚开始慢慢上移。

白色的外衣,淡金的里衣。搭配起来白底金边的,会让人想到雪地里洒落的阳光。

教主在幽暗的床上静静地看着,直到人走在面前,才冷冷挑眉:“穿得这么风骚,月白公子是刚和佳人幽会完吧!”

“小紫别开我玩笑,我这不是好好打扮来见见传闻中的儿子嘛。”

“你倒有脸来?”

“我脸皮一向糙实。”

嬉笑的语气无比的欠扁。

教主再也忍不住,一个身影飞出来,瞬间就和萧白交上了手。

教主武功一流,可奈何萧白是已不能用等级来形容的存在。

打斗很精彩,结束的也很迅速。

教主被萧白牢牢制服的怀里圈着,不得动弹丝毫。

“你放手!”教主怒目圆瞪。

“小紫,我错了。”萧白温柔低语。

“你放手!!”

“小紫,我真的错了。”

“你滚吧你个混蛋!口口声声说你错了可你的诚意在哪里?!只会仗着自己武功高强说跑就跑说来就来!你萧白到底当我是什么!!下贱的陪睡工具?!要够了玩够了就随意丢弃的么?!……”

教主怒吼,偏偏怒火中隐藏着脆弱。

那极尽隐忍的姿态让他美艳的容颜看起来竟是我见犹怜。

此时此刻,哪怕是一个丝毫没有做错什么的人见到教主的摸样,少不得都要自我愧疚一番。

更何况萧白还确实就做错了。

“你知道我这十月过得有多么厌恶自己么……我是男的……却被你弄到怀孕了……我知道这是我少时为了催进内力常年吃秘药的缘故……可你也不能这么作践我……我天天都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唔——”

萧白吻住了教主。

强势的亲吻结束后教主已经靠在萧白怀里气喘吁吁。

好像在这一刻有点和解的迹象了。

可萧白的眉头却微微的皱了起来。

“你对我下毒。”问的冷静。

“这点毒对你来说算什么。”

教主从萧白怀里抬头,对视的双眸,冰冷无情,没有半点方才的隐忍痛苦之色。

回复 9楼2013-01-23 17:09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9、【十七】【十八】

【十七】

这点毒对萧白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可用内力催出毒素也是要时间和精力的好吧!

“小紫,我认错,随你怎么罚吧。”

“我哪有本事罚你。”教主冷冷道。

他转身回到床榻,在萧白还在猜想之际就将孩子从床榻内抛出。

萧白一惊,飞身去接。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床榻内凌空传来一掌,狠狠打在孩子胸前!

一切都似乎发生在一瞬间。

待萧白将孩子接下,“哇——”地一声,孩子就哭了起来,期间还伴随着痛苦的呛咳,声音弱小的仿佛随时都会离去。

萧白立刻给孩子点穴,大大的手掌附在孩子背上用内力护住心脉。

双眼却是死死看着教主。一张俊脸都冷得快掉渣了。

“这就是你的处罚?”

“你要是不想接,可以现在就把孩子丢弃。”

两个人都冷声冷语的,室内的气氛一时降到冰点。

僵持许久。

孩子一声微弱的呛咳打破了沉闷。

萧白压下满肚子怒火,抱着孩子一步一步走到教主床前。

“你想作甚?”教主问。

萧白用快到令人不设防的点穴回答了教主。

然后他抱着孩子盘腿坐到了床上。

他现在需要时间,用内力来保住孩子脆弱的生命。

教主看着认真为孩子运功的萧白,冷笑:“月白公子不要太投入,不然等我冲开穴道你就死定了。”

“你的速度不会比我快的。”萧白闭目,平静回道。

【十八】

堪堪破晓。

萧白为孩子的救治暂时先告一段落。

就着破晓的微光,萧白仔细的看清了孩子。

不过粉嫩的小脸现在已经涮白,紧闭的双眼就好像死去一般。

“看看你做的好事。”萧白无奈道。

教主未将那复杂的穴道冲开,索性闭目不理萧白。

当红茗绿萼端着洗漱用具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副“教主及小公子被挟持”的情景。

吓得跑出去,再回来时教中各路高手将教主的寝室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

“都给我滚出去!”教主怒吼。

众人进退两难,心道:教主啊!这会子你就别再傲娇啦!都是被人挟持了还顾及什么脸面啊!

倒是萧白潇洒一笑,下床向各位抱拳行了个礼。

“在下月白……”

“嘶——”统统默契的后退一步(被吓得)。

教主想将手下都拉出去宰了!!

“……是贵教小公子的‘生父’……”

“嘶——”统统再默契的后退一步(被震惊的)。

“……此次特来看看云夙(教主名),还望各位行个方便。”

静默。

持续了有一盏茶的功夫。

教中高手终于在月白公子若有似无释放的强大气场面前败下阵来。

左遵低头不敢面对教主,上前一步道:“那我等就不打搅公子与教主团聚了。”

然后众高手忍受着教主快喷出火的目光,看似淡定的退了出去。

众高手也苦啊,但他们也很清楚,得罪教主拼了老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得罪月白那就只有被秒杀的命。

回复 10楼2013-01-23 17:09举报 |

杀薇樱

女王受10

10、【十九】【二十】完结

【十九】

萧白就这样在魔教总部的云浮山住了下来。

一边为宝宝治疗,一边与教主和解。

不过教主不领情。

倒弄得萧白与宝宝像是被抛弃的可怜父子一般。

教众无不同情。

但萧白在武力值上 毕竟胜过教主。

很多时候用强硬加无赖手段还是能取得一些小小进步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萧白没有像往常一样与宝宝同眠。

而是来到了教主的房间。

“你来做甚?”教主冷冷问。

“来给你暖床。”萧白微微笑道。

“滚出去。”

“滚到你床上可好?”

“你给我滚出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那就滚到你床上吧,我不会再让你说第三遍。”

说完萧白身影一晃,转瞬便已翻身上床。

教主自然是会出手反击的,但被萧白点穴搞定。

“你就只会用点穴来制服我?”教主冷冷的嘲讽。

“哎……”萧白侧身在教主身边躺下,状似无奈道,“其实手段我也有很多,只是不愿意对小紫用罢了。”

“不要叫我小紫!”

“云夙。”

萧白轻柔的一声呼唤,教主的脊背不受控制变得僵硬。

“云夙。”萧白又唤了一声,更加温柔。

教主闭眼不答。

印象中,从来没有人这样轻柔的唤过他的名字。

连那个生他的女人都不曾。

那个女人很强势,却又是个被男人抛弃的可怜虫。

她对男人的恨意自然转嫁到教主身上,以至于教主十岁以前都是关在魔教藏冰的冰涧里。

在那里,滴水成冰。

他永远都只有一件衣服。

那个女人会来教他习武,也会有人来教他习字。

不过统统都是冷冰冰的打交道。

……

被人抛弃是那个女人终生的梦魇。教主也是那梦魇下无辜的遭罪人。

纵使他后来亲手了结了那个女人的生命,纵使他成了魔教的教主。

仍有些东西缠绕着他,令他不得解脱。

【二十】

萧白轻轻的吻了吻教主的嘴角,这让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在黑暗中抬头与萧白对视,心境是第一次能够那么平静。

事实上,萧白的容颜犹如清风明月,十分的安抚人心。

“孩子不是你的。”教主垂眸。

“我知道。”答得平静。

“你既已知,为何还要全力相救?”

“因为这样能让你消气。”萧白平静的笑了笑,凑近教主耳边道,“孩子被你伤得那么重,为了救他,我确实耗了不少内力。”

再者,那也确实是条人命。

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就又是一条背负在云夙身上的人命。

这一点,萧白不愿看到。

教主不语,萧白便将他揽在怀里,解了穴道。

不过教主还是没动。

也任由自己以一种无比温顺的姿态靠在萧白怀里。

两人长长的发丝有所交缠散落在锦被上,就跟那段日子的每个夜晚一样。

也会讲些话。

不过今晚却几乎都是萧白在讲。

萧白告诉教主,他是在一个山谷里长大的。

他讨厌那个山谷。

因为那个山谷里有两个疯老头。

自能记事起,那两个疯老头就逼着他没日没夜的练武。

他们教他练会了许多武功,也拿秘籍叫他自学了许多。

但这不是看重他。

更多的是一种试验。

他不会忘记至阴跟至阳两种路数的武功在幼年时将他狠狠折磨的情景。

直至十六岁他亲手杀了那两个疯老头并自废阴派武功才获得重生。

走出山谷的他是不懂感情的,无论友情、亲情、爱情。

是后来的许多经历遭遇渐渐改变了他。

不过这个改变还不彻底。

所以他才会离开教主,他以为这是很平常的。

教主的属下找上山来了不需要他了,他也不是非教主不可。

为了继续过平静的日子而离开,有何不对?

不过真的等到再次一个人过日子时,却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杨漫到江边的一处居所找到了他,告诉他,云夙在找他。

萧白拿不准自己此时的感觉,便向老友说了说。

不料杨漫听完后笑了。

她说:“初遇时,我便知道你的性格是不完整的,之后经历的许多事虽让你有所改变,不过我总觉得还少了那么点。你这人,看起来完美,初初接触也觉得不赖,不过心里最深的戒备却还没有放下过,想要得到你的认同很难,想要真正跟你交心更是难上加难。而那位魔教教主嘛,或许是他的失忆让你觉得无害,一个不自禁就放下心防咯!~小白,你觉得我说的对是不对?”

杨漫说完这席话就走了。

而萧白又在江边住了几月,在发现思念之情有增无减后,才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

然后他便动身,来到了魔教。

……

【二十一】

清晨醒来时,萧白睡在身侧。

晨曦跃进房内,冷冷的寒,暖暖的光。

教主忽然觉得自己竟然这么没用。

只是听萧白说了一晚,第二天自己的心就平静了。

该明白的,萧白甘愿自耗内力又跑来自诉可怜身世是博个同情。

要的就是他心软。

可该死的,他还真就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心软了,气消了。

现在呢?……

“小紫,昨晚睡得好么?”萧白睁开眼,笑眯眯地亲了亲教主的耳鬓。

“不好。”教主冷冷道,“有个苍蝇一直吵着我。”

“哎……小紫真是太可爱了,总是这么冷冰冰地冲我撒娇。”

“你说什么?!什么可爱!什么撒娇!”

“哎……就是你现在这样。”

……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