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ách quan không thể – Tử Mạc Thanh Chủng

Tên gốc: Khách quan bất khả dĩ

客官不可以 by 紫漠青冢

(冷面腹黑客官攻x單純店小二受 短篇)

文案

冷面腹黑客官攻,店小二受

內容標籤: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翰逸林安莫 ┃ 配角: ┃ 其它:萌受

(一)

悅來客棧。

翰逸抬頭看店門口的招牌,邁步進入,正是中午,裡面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這位客官,您打尖還是住店啊?”清脆乾淨的聲音由遠至近,店小二慇勤地跑過來。

翰逸被聲音吸引,低頭看了眼這店小二——十七八歲的年紀,稚氣未脫,臉蛋清秀,一雙大眼睛不住大量他,身材看著倒是有些消瘦。

“客……客官……”林安莫被眼前這位客官盯得不自在。早在他進入店門的時候林安莫就注意到了。他在這客棧當店小二多年,還從沒見過長得這麼,嗯……這麼好看的人。沒讀過什麼書,林安莫也只能用“好看”兩個字來形容眼前的男子。

“雅間。”翰逸薄唇微張吐出兩個字,林安莫丵立刻機靈走在前面帶路,腦子裡卻不可控制地重複剛才那雙唇開合的畫面。心跳得有些快,林安莫覺得自己可能是病了。

將翰逸帶進雅間,隔離了外面的嘈雜,一下子安靜下來。

“客官您要來點兒什麼?我們客棧的招牌菜有……”林安莫一面開口準備報菜名,一面給剛坐下的翰逸倒茶。

“你看著點。”翰逸打斷林安莫,放了一錠銀子在桌上。

“啊?……哦……好……客官您稍等。”林安莫拿過銀子,識趣地退了出去。看來是個不喜歡多話的主,林安莫記住了,下樓把銀子交給掌櫃的,想了想,報了幾個特色菜名。

菜端上桌的時候,翰逸默默蹙眉。那一錠銀子雖說不多,可不至於只有這幾樣還占不了半桌子的菜。想不到那店小二看著挺順眼,結果還是個貪錢的小人。這會兒拿了錢叫別人來送菜,人卻不敢親自來。

翰逸冷哼,不動聲色吃著飯。菜雖然少,可樣樣精緻,便是平日吃慣了山珍海味,也忍不住在心裡稱讚這悅來客棧的廚子手藝精湛。

“客官……”林安莫小心地敲門,得到許可後推門進去,拿出找的碎銀子放到桌上。

翰逸微愣,抬頭看著站在旁邊不安的店小二,等他解釋。

“找您的銀子。”林安莫被這麼一看又不好意思地低頭。

“我說了你看著點。”翰逸放下筷子,喝茶繼續看不安的店小二。

“可是,客官一個人……菜多浪費……啊不……是錢……要不了這麼多……”林安莫更加不安,看來這位客人並不滿意他的自作主張。本來嘛,人家給了銀子,按照那個把菜點足了,管他吃不吃得完,反正銀子賺到手,客人吃高興。吃不完還有城外收剩菜的養豬戶,用不着他個店小二操這份心。可是林安莫就是不想讓這位客人花多餘的銀子。

現在可好,惹惱了客人,告到掌櫃那兒,免不了又是一頓訓。林安莫心裡有些難受。

翰逸拿了碎銀子,看了看侷促不安的小二,低頭小心翼翼的表情怎麼看怎麼可愛。伸手,拉過店小二比他小一號的手。常年勞動讓這雙手的皮膚有些粗糙,翰逸也不嫌棄,反而有些淡淡的心疼。還沒弄清楚心疼的原因,翰逸變將碎銀全部放到小二手裡,然後讓他握緊。

“客……客官……”林安莫不知所措,剛從被這位好看的客觀抓住手的震驚中清醒過來,便發現手中被塞進了銀子,這可是值得上他好幾個月的工錢。

“賞錢。”翰逸看到小二的樣子頗覺有趣。鬆開小二的手,揉揉小二才到他胸口高度的腦袋,揚長而去。

“誒??”等林安莫回過頭,哪裡還有那位客官的影子。

(二)

林安莫下定決心,下次見到那位客官的時候,一定要把錢還給人家。

這幾年沒少收過賞錢,都是些找剩的零頭銅板,哪兒收過這麼一大筆的賞錢。

林安莫心裡不踏實,自然睡不好,大半夜鬼迷心竅從被子裡把右手伸出來,湊到眼前,就着月光發神似的看。手上彷彿還殘留着那人的溫度。被握住的時候覺得呼吸困難,心跳加速,臉燒得難受。林安莫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從見了那位客人之後就不正常,邪乎得很。

輾轉反側,林安莫睡得並不好。

一覺醒來,繼續去客棧做店小二。一天下來沒看到那位客官。也是,誰沒事兒每天跑這兒來吃飯。興許只是路過這裡,人早就走了。想到這裡,林安莫心裡覺得有些失落。嘆口氣,摸摸藏在枕頭裡面的碎銀,這才迷迷糊糊睡去。

過了三天,林安莫幾乎放棄了。送走一桌客人,轉身收拾碗筷。

“小二,雅間。”

林安莫驚喜地回頭,眼前果然是那位客官。“好……好的,這邊請……”

翰逸跟在小二後面,想到他剛才轉過頭來眼裡藏不住的驚喜,不覺心頭一暖,嘴角拉出一個細小的弧度。這幾日時常想起這小小的身影,終於忍不住,再過來看看。

一坐下,依舊拿了一錠銀子放桌上。

“客官,上次的錢還夠……”林安莫吞吞吐吐。

見這位客官似乎不悅地看過來,林安莫閉上多事的嘴,拿了銀子下去。

這次倒是給點了滿桌的菜,那位客官應該不會生氣了吧?林安莫在廚房幫着打下手,還唸唸不忘樓上的那位客官。忙完出去的時候,那位客官早已離開。

不管怎麼樣,今日又見了一面,林安莫心裡還是莫名地覺得高興。枕頭底下那些銀子,林安莫不敢還了,又捨不得用,索性就放著,每晚睡前摸摸,說不出的安心。

(三)

那之後林安莫經常看到這位客官過來吃飯,有時還帶了朋友一起。

從他們談話中,林安莫終於知道客官叫“翰逸”。林安莫不會寫,就藏在心裡默默念幾遍。

他還知道翰逸只是來這裡拜訪朋友,小住幾日,下月便要離開。林安莫心裡難受,卻不知道為什麼。

翰逸每次來,他便小心地多看他幾眼。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林安莫覺得翰逸也老在他背後盯着他,每當這麼感覺的時候,林安莫總是心跳加快,臉更是止不住地發熱。

這日中午,翰逸又帶了朋友過來吃飯,坐進雅間,點了菜,翰逸品茶等菜。

“我說我家的菜哪裡比不上這悅來客棧,原來是人比不上。”朋友打趣道。“怎麼,看上那店小二了?”

翰逸不語,默認。

“喜歡直接帶回去就好了,何必老是跑到這兒來吃飯。”

“不想強迫他。”翰逸放下茶杯。

“噗!”那朋友很不給面子地噴茶出口。在翰逸殺人眼光的注視下一面訕笑一面擦嘴:“我知道了,我幫忙,試試這小二喜歡你不。”

於是吃好下樓,走過林安莫身邊,朋友開口:“翰逸,醉花樓真的不錯,今晚你一定要給我這個面子,來了這麼久,都沒招待你去過……”

林安莫擦桌子的手一頓,心裡忽然就痛得難受。翰逸是富家子弟,有權有勢,他應該是喜歡醉花樓會彈琴會唱曲兒的姑娘,而不是在這裡擦桌子大字不識幾個的店小二。林安莫這麼想著,卻忍不住紅了眼圈。

翰逸回頭一看,剛好看到林安莫低頭沮喪的身影。

“都快哭了,還能不喜歡你?”朋友這麼說著,打開扇子,瀟灑地扇着,“我可是要去醉花樓找我的紅顏知己了,你看著辦。”說罷頭笑着離開。

翰逸嘴角噙着笑。小二啊小二,我原本不想強迫你,可現在是你情我願的事,就別怪我把你吃得一乾二淨了。

在城裡買了些東西,臨近傍晚,翰逸回到悅來客棧,找位置坐下。

“客……客官……”林安莫意外發現本該去醉花樓的翰逸又回來了,“是……忘記拿什麼東西了?”

“你看著點。”又是一錠銀子。

“……雅間?”林安莫茫然詢問。

“我就坐這裡。”翰逸說罷,悠閒地喝茶。

林安莫拿了銀子,心裡不解,好幾次偷偷瞄坐在大廳不動聲色的翰逸。

正瞄着,翰逸卻轉向他“小二,開間上房,今夜我留宿,宵夜送房間裡。”末了加一句:“你親自送。”

林安莫有種被看穿的窘迫。卻又有種不知名的期待。

入夜,估摸着因為老是偷看翰逸要被打的林安莫端着宵夜送進某上房。

“客官你幹嗎”剛講宵夜放到桌上,林安莫突然被翰逸從後面抱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扔上床。

翰逸壓在他身上,一個邪笑把林安莫迷得七葷八素。“你天天偷瞄我怪累的,索性讓你從裡到外看個夠”說罷就開始解林安莫的衣服。

“客官不可以,唔……”

2 thoughts on “Khách quan không thể – Tử Mạc Thanh Chủng

  1. Pingback: Khách quan không thể – Tử Mạc Thanh Trủng | Cố Gi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